疏影暗香下一句-暗香(一)

一 : 暗香(一)

温润如诗的江南是滋生爱情的温床。

可在这个暗香弥漫的九月却是个悲情的季节,因为这次是莫小凡独自一人坐在操场边的看台上,而不是两个人,他神情呆滞,眼泪却不争气地往下流,只能泪眼模糊的望着苏宛若渐行渐远的背影。他想开口,嘴唇翕合,却最终没有叫出她的名字……

这预示着莫小凡和苏宛若三年的刻骨铭心的恋爱宣告结束,从此,他们将一个向左,一个向右,永远不会有汇合的时候。桂花淡淡的暗香流动着,风也显得更加凄冷,枯萎的树叶被风卷起盘旋在那条熟悉的道路上,只是这条路上少了两个人牵手走过的身影。

都说人生的第一次恋爱是懵懂的悸动,第二次是刻骨铭心的,第三次是一念一生。可在莫小凡眼中,苏宛若就是那个他要执手一生的真命天女。可这竟然是莫小凡的初恋。

忘掉初恋就像女人堕胎之后留下的心理阴影一样,总是驱之不散。莫小凡从操场回到寝室已是晚上,没有吃饭,没有和寝室的哥们搭讪,静静地坐在阳台上,眼睛望着不远处的山,莫小凡又陷入了回忆的漩涡……(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两年前,莫小凡离开了那个山村,只身一人来到H城读大学,他拖着沉重的行李箱,兴致冲冲的来到了向往已久的大学。像每一个初入大学的高中生一样,心中都有一个自认为很宏伟的梦想。可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自从他结识了苏宛若。

苏宛若是H城本地人,家庭条件十分好,算得上是一个富二代。可她不喜欢人家叫她富二代,只要谁说她是富二代,她就立刻跟别人吵起来。有一次竟然是在课堂上,后排一个男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苏宛若竟然忽略了老师,顿时站起来大声说道:“你才是富二代呢,我爸妈有钱是他们的,干嘛要扯上我啊,我家有钱难道是我的错吗?”班级里鸦雀无声,都扭转了头,盯着苏宛若,她眼中噙着泪水,眼睛直直地着剜那个男生,好像要把男生的一块肉剜下来一样。男生自然是知道自己惹了祸,低下头,满脸通红,不知如何是好。当时莫小凡就坐在班级里最后面一排的角落里,他目睹了这一切。

莫小凡当时正在入神的玩手机,被苏宛若的一声怒吼给惊醒了。他看着苏宛若,她有一头飘逸的秀发,眼睛溜圆,戴着一副无镜片的黑框眼镜,显得眼睛更加圆润,雪白的脸,丹唇碧玉,雪白的颈,素腕柔臂,格子上衣,一双天蓝色帆布鞋,没有化妆,竟也生得天生丽质,像一朵出水芙蓉。这和一般的女生风格迥异,莫小凡心中暗想:怎么现在还有这种清纯的女生?就这样苏宛若的清高形象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心里,后来他每每想起就会不自觉的心跳加速。

中午吃完饭回到寝室,打开门就听到了老陆淡淡的不屑的经典的说话声:“今天那女的怎么这么拽的,你们说她像不像《水浒》里的孙二娘。简直是个母老虎嘛!”惹得大家一阵哄笑,有人接到:“我看不止吧,连老师都不放在眼里了。”

莫小凡没有加入他们的讨论行列,只是淡淡的应和了他们几句就拿出了一本《何以笙箫默》翻看起来。

老陆斜躺在床上突然又冒出一句:“不过,你还别说,我看苏宛若还是挺正点的,在我们班也算是班花了。现在这好的小白菜都被猪拱了,赖的小白菜都叫留种了。”

他的总结大家都是点头称赞,笑着问道:“老陆,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开始骚动了?”

老陆笑着说道:“我妈说大学里不让我恋爱,前天打电话的时候还教育我呢!”

“不过我觉得像她这么漂亮的MM,肯定有不少人追的。”

莫小凡放下书,扭过头,说道:“你们别在这里扯淡了,像她这种清纯型的怎么会看得上我们呢?再说了,窝边的草,你想吃啊?”

“老莫,你怎么自己瞧不起自己呢,再怎么说咱们寝室四个人也算得上中文系的四大美男了吧!”老夏说道。

“窝边草怎么了?是草我们就能吃!管他哪里的。老子就是要饥不择食。”老陆愤愤的说道。

“老莫,你还别说,咱们几个中间你还有几分姿色,我觉得你可以去追苏宛若试试。”老陆调侃道。

“你就别损我了!”当莫小凡说出这话的时候,脸竟然一下子红了,像个熟透了的苹果。

思念,在每一个日落黄昏里滋长着、蔓延着。莫小凡总会情不自禁地默默的打开苏宛若的空间,进入相册,盯着那熟悉的面孔,一看就是很久,忘却了一切,幸福也就在心底荡漾开来,嘴角便扬起了微笑。

二 : 暗香疏影(一)

  引子(一)

  密林中,清风拂过,杨柳依依。一座木屋,一块石碑,一个俊美男子。

  修长的手指划过石碑上清秀的小字,“柳清泉。。。”他喃喃,青丝散乱,一滴泪流下,他不禁捂住心口,心中,是那样的痛。

  一棵柳树背后,站着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头戴金冠,袍上金线,无一处不显示着尊贵,让这个不过八岁的男孩多了份威严。

  那个人。。。真的是父亲吗?从没见过父亲流泪,他永远穿着龙袍,头戴冠冕,怎么会。。。

  “殿下,殿下在这里。殿下该回了,皇后娘娘该着急了。”清脆而柔和的女声在男孩背后响起,他笑眯眯地走来,无意中瞅到草坪上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痛苦。

  男孩转过身,睁大好奇的眼睛,小声问道:“清河姐姐,你认识那个柳清泉吗?”

  清河一愣,摇了摇头,痛苦的将头扭到一边。

  ————————时间分割线路过~——————————————

  北燕皇宫,凤景宫。月光如水,夜色微凉。

  一行人匆匆走过,在一扇小门前停下,为首的转过身,轻声说:“殿下从这里进去,娘娘在里面等候,记住,您的时间不多。”

  他点了点头,走进小门,脱下黑袍,原来,他只是个孩子。那是一座富丽堂皇的皇宫,虽然光线很暗,却无法掩饰它的奢华。他慢慢进入内室,里面,站着一个女人。

  她头顶凤冠,一袭金丝红袍,身段优美,不过二十八九岁。听到脚步声,她猛地转过身,将男孩紧紧搂在怀里,露出一个妖娆的笑容,“浩儿,我的浩儿来了。。。”

  “母后今儿传浩儿来,可有事?”

  她不知为何,哽咽了:“浩儿,母后今日,是来向你告别的。”

  男孩一愣,立刻哭了出来:“母后要去哪!不要离开浩儿!”

  她的笑容多了一分凄凉,“母后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不能带浩儿,浩儿留下,学习怎样做一个好皇帝,好吗?”

  他再一次愣住了,母后从来没有拒绝过他,眼泪哗哗地流下:“母后。。。母后不爱浩儿了?”

  泪水顺着那张倾城的脸流下:“浩儿不哭,母后爱浩儿,”她的声音夹着一丝痛苦,“只是你父皇不会再让母后留下了。”

  “母后不爱父皇?”

  她笑的更灿烂了”何尝不爱?我为她生儿育女,付出了一切,他却为了一个叫柳清泉的女人要杀了我的全家!他从没爱过我!“

  男孩的眼中闪着惊慌,柳清泉?这是他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了,她到底是何方神圣?”浩儿,时间不多了,母后现在说的话,一定记着。“

  他郑重的点点头。

  她吸了口气:“母后三尺白绫,换来你的皇位,换来我家人的平安。以后没人保护你了,别相信任何人包括你父皇。实在不行找舅舅帮忙,我用我的命救了他的命,他会救你的。好了,浩儿快回吧,别跟任何人说起。”她最后吻了吻怀里的孩子,狠心推开了他。

  他望着母亲美丽的背影,最后一次向她行了大礼,转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

  他停住了脚步。

  “浩儿,记住,男女之爱,不存在。”

    初三:陌离

三 : 用暗香疏影造句

1.两个站在小桥上,[www.loach.net.cn)疏影暗香,自甘清冷,屋后山冈积雪如银,背着手玩赏。

2.说到梅花,便不能不提到她傲雪凌霜的高洁,和寒风中暗香疏影的落寞.

3.她是那么高傲冷霜,像一支梅花暗香疏影。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你好吗天气好吗-天国的你好吗 下一篇: 收购拼音-火币网创始人收购“鸡块”、“牛班”等拼音域名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