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飞蛾-书讯:《红飞蛾》之三,《红飞蛾-金三角畸恋》成书

一 : 书讯:《红飞蛾》之三,《红飞蛾-金三角畸恋》成书


作者简介

王曦,1950年5月出生于云南石屏宝秀,1966年于昆明第21中学初中毕业,1969年2月到云南边疆德宏州陇川县邦外区弄安社当插队知青。1970年5月出境参加缅共游击队,1971年7月加入缅甸共产党;历任缅甸人民军3037营和4045营战士;4045营部文书、连指导员;五旅旅部干事、参谋;683旅参谋;685旅参谋;685旅042营副政委代理政委兼营党委书记;68师教导队主官、师政治部保卫处长等职。曾于1974-1975年由缅共派赴中国昆明军校学习。1985年4月彻底脱离缅共,回国后在昆明机床厂当铣工7年,1992年调昆明某外贸公司工作,1997年公司破产倒闭,沦为无着无落的特色社会边缘人。作者于艰难谋生的余暇,在烟壳纸上、汽车方向盘边草创《红飞蛾》120万字初稿,并初习电脑,在网络博客发表自传体纪实小说《红飞蛾》、《万水千山壮少年》、《母亲-1949》、《两航悲歌》等。2010年后陆续推出铅字版本《红飞蛾.萨尔温江绝唱》、《红飞蛾.丛林炼狱》、《红飞蛾。金三角畸恋》、《红飞蛾。国际悲歌》,总计160余万字并附有大量照片和珍贵历史资料,为波澜壮阔、悲怆沉重、精彩纷呈的中国知青文学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内容梗概

1975年末,王山的昆明军校生活提前结束返回缅共,调任五旅作战参谋,立即随五旅前指执行旨在开辟中下缅甸新的红色根据地的《7510计划》,他与军花玛娜、罂粟女阿春的情感纠葛也因之中止。中国知青的双肩担起了缅甸革命武装斗争重任。在西渡萨尔温江深入敌后的背水首战和一波波敌重兵围剿中,知青战友江宗云等众多将士付出了宝贵的生命。因监军的缅共高层领导吴剑的刚愎自用、多疑、残暴、无能而跌遭挫折,经受不住严峻考验的军区参谋投敌叛变,致使五旅前指举步维艰,难以立足中部丛林而败返江东。王山临危受命,在部队陷入绝境的突围中救出精神崩溃的军区参谋长吴剑,并带小分队掩护前指转移,打散归队后,夜间带队溜溪突围,涉水潜行至萨尔温江边,以精疲力尽之躯泅渡怒水找船救出前指残兵败将,创下令人叫绝的殊勋。

1976年,王山与知青战友刀锋等数度带领683旅(由五旅分编而出)小分队西渡萨尔温江,迎、送掸邦统战部队,刀锋在江边触雷牺牲。

王山所在683旅待命萨尔温江边,继续执行《7510计划》。为逃避过江厄运,四眼、马力、大明等知青战友纷纷与山寨民女成婚,“以婚赖战”、“结婚抗战”之风在斗志疲软的缅共老兵群体中盛行。率先吃缅共军婚铁律“螃蟹”的四眼锒铛入狱,急于从红色炼狱脱身的马力开枪自残,落草为山寨奴民。王山借执行渡江任务之机,探望久别的罂粟女阿春,不料阿春家中床上已经躺着另外一个老兵男人,二虎争偶,大动干戈,打得头破血流。王山以战场搏命之勇夺得与已为人妇的阿春的一夕之欢,此后,各奔东西。

“四人帮”垮台的祖土佳音传到缅甸丛林,正在等俄山“以婚赖战”的五旅知青哥们喜不自禁,鸣枪庆祝,酒酣耳热中尽情喧泄厌战情绪,此日正当国民党“双十节”,又触犯了极左的缅共领导的敏感神经。此前在缅共哀吊毛泽东去世大会上,王山未哭反笑,口出“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之不恭言,此次在等俄山寨又拈花惹草,与未过门的小媳妇少女闹出绯闻。王山因之遭到整肃,幸遇已贵为中央首长夫人的军花玛娜搭救,被秘遣往景北深山中训练经缅共策反而投靠过来的掸邦军统战部队。

1977年初,683旅再次执行西渡萨尔温江深入敌后重任,作为“有问题干部”而侥幸得脱的王山被发配到担任守土之责的685旅任参谋原职,因暴打失礼的旅长警卫员而发落深山修路。不久后,颇受新主政的副旅长青睐的王山出山,再次抖擞精神披挂上阵。是年夏,王山始得以享受当缅共七年之后的第一次回国探亲假。然而,“两个凡是”的阴霾仍紧紧笼罩着文革浩劫后百孔千疮的祖国故土,王山的父亲仍在牛棚中惨渡非人生活,流落境外的王山们回头无岸,他们那极其残酷的斯巴达克斯式的搏命生涯还得硬着头皮苦捱下去。归队后,王山在缅共根据地贺岛街子偶遇阿春的养女阿香,双双坠入畸恋之河。可是正当“以婚赖战”的港湾在建之际,格外挠心的军令突来,王山又被派往缅泰边境,护送缅共各部暗中盛行的公私兼顾的“特货(俗称牛屎,即鸦片烟)”。罂粟女阿香欣然随行,可是,鸦片魔鬼和金钱欲念最终无情吞噬了阿香,王山的金三角畸恋再次夭折。

1978年末,迫于漫长无涯的残酷战争生活之无奈,王山与貌似阿香的缅共女兵米琪匆匆建立战乱中的“养命”港湾,可是洞房花烛之夜,一场震动全军的桃色事件在王山的婚榻旁突发,牵扯出一桩缅共军风腐败的大案,案中主犯杨世奇(时任685旅作战处长)情急之下投敌叛变,乃次年差点令缅共红色江山崩溃的班马高战役的导火索。

1979年末,马拉松式的缅共中央全会和党代会在赌风盛行、士气低迷的邦桑楠佧江畔召开,前线各部主官纷纷云集后方。缅政府军借机发难,向缅共根据地发起旨在一举剿灭缅共的《敏仰翁战役计划》,其前锋已达嘎累,直逼仅半天路程的缅共红都邦桑。已请婚后探亲假的王山临危受命,带领增援部队奔援已陷入包围的班马高孤山,在敌飞机大炮日以继夜的轰炸和地面猛烈围攻中,绝地奋战40余日,经历了空前绝后的缅甸版“上甘岭”。此乃王山和缅共战友们十多年戎马生涯的巅峰之作,当为不屈不挠的中国知青军人、为神圣的理想主义和自身命运而打拼的草根英雄族群红飞蛾们的军旅骄傲!

序言

做善良仁慈有良心道德的中國人

曾焰

認識紅飛蛾先生似乎是偶然,更確定是必然。

偶然的原因是三年前,在台灣中央大學任客座教授的王立堅先生,突然傳給遠在加拿大的我一封電邮信,其中提到有位紅飛蛾先生也是寫金三角的高手,只不同的是,紅飛蛾寫的是從知青參加緬共,而我寫金三角方面系列的文章,多是我和先夫投奔自由九死一生的真實經歷以及當地奇風異俗等神秘傳奇。聽到都是知青作者的我立即上網查閱,果然有幸閱讀到紅飛蛾先生驚心動魄的三本大作,更巧的是紅飛蛾先生竟然也是昆明知青,更令我一時真是有相識恨晚的激動。我們離鄉去國的方向雖大相庭徑,但在金三角經歷的諸多險惡卻是大同小異。我立即不揣冒昧給紅飛蛾先生寫信,介紹了我的情形,一談之下,雙方果然有很多共識,更為曾經同是知青命運的不同遭遇惺惺相惜。__我們都曾被迫在文革荒廢學業三年,然後被強迫遠離父母家園,下放到巒荒邊陲去墾荒種地,過刀耕火種原始的生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

為了不想再無謂的浪費青春年華,為了尋找真正美好的幸福和未來,我們__與紅飛蛾以及很多知青朋友們開始踏上了人生的險途:紅飛蛾們鋌而走險去參加了緬共,絕大多數的中國人不清楚參加緬共的知青,他們,把年青的生命做賭注,在生命隨時岌岌可危的金三角,究竟經歷了哪些世間罕見的險境。在那種無奈的悲哀痛苦中,他們,把青青熱血灑在異國的土地上,他們又怎樣極盡艱辛地或是僥倖地存活下來,或是不幸地年紀青青就埋骨異國荒山……讀紅飛蛾先生的大作,絕對令你崩緊的神經,不由自主地隨著他的敘述而飛揚起伏,他的神來之筆時而妙趣橫生,令你在徬徨中不由破啼而笑,在淒然裡又忍不住含淚而泣,是的,原來大家以為,去當緬共是一條比當知青更有前途的好路,或許,也如同留在大陸境內去當解放軍一樣有「光榮美好」的未來。

有誰知,這是一條更可怕的不歸路啊!

在當時,最響亮的口號是:支援世界革命,實現毛主席解放全人類的偉大理想。而去參加緬共,就是革命的輸出。

革命的輸出,也就是階級鬥爭的輸出,階級鬥爭就是仇恨,這種仇恨對當時大多數年少無依的下鄉知青而言,是一種茫然的無知,一種難理解的「深奥道理」,一種孰是孰非的糢糊概念。懂嗎?不懂也?當緬共為何而戰?為誰而戰?為何而為?

  知乎?不知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麼?管他三七二十一,被下放到中緬交界的不幾日,連行李都顧不得提,就拔腿越過邊境線,不顧生死艰難未知前程的揚長而去!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參加緬共的年青知青們,他們餐風露宿,翻山越嶺,浴血奮戰──跟緬甸政府軍,跟緬甸境內各種占山為王的民族武裝,跟國共內戰潰敗定居在金三角的國軍部隊……跟所有的「敵人」戰鬥戰鬥──鬥什麼?有如此難解的深仇大恨?

  他們大多數人當時不明白,他們侵略了緬甸人民的國土,他們在公路上和田野裡冒險埋地雷,結果被炸死的大部分是善良淳樸的緬甸農民和普通百姓。他們奮勇跟緬甸政府軍英勇「對抗殘殺」──這些政府軍的官兵,是緬甸人民的子弟兵,他們為保衛自己的國家和領土而上戰場,與無知的中國「緬共」知青相互戰鬥……

  因為是殘酷的戰爭,就會有必然的傷亡,緬共中部分最不幸的知青當他們不幸在無知中亡命異國,他們留給父母親人的是永恆的傷痛。受傷斷腿失臂的知青,你們的後半生有誰來關懷照顧?僥倖存活的返國知青,你們內心的種種思維對照,深夜捫心作何感想?人生最美好的歲月,你們真正做了對「解放全人類」的是什麼有意義有價值的貢獻?

  紅飛蛾的大作是一種對人性的反思,對當年無知行為的虔誠懺悔,是的,同樣都是人,無論是與我們無冤無仇的緬甸人,或是當年充滿「革命熱情」的年青知青,我們要做善良仁慈有良知有道德的中國人。我們要征服的是我們人性中的殘忍和好鬥!要征服的是文革似的把別人狠踩下去,再踏上一隻腳的殘忍!我們當年因前途茫茫而做出的無奈選擇,在幾乎都年届花甲之年,做出良知道德的審判懺悔吧!

  數年前在電視上看到一位年高八十多歲的美國老人說: 他這一生人中,最痛苦的就是他在二次世界大戰中,兩軍相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無奈時刻,他不得不槍殺了一位十九歲的德國士兵,而這士兵也是人家的兒子丈夫家人……老人希望,這個世界永遠不要再有戰爭,不要再無謂的殺人也被人殺……人類需要的是和平,善良、仁慈,有同情心、同理心、這做為人應有的是高尚的品格──人生而自由平等博愛!當人們都有了這種最起碼的道德品格,國家才能在精神上真正的強大!才能得到世人的尊敬和友善認可!強權武器只能征服軟弱可憐的弱小,而品格的力量才能贏得世人真正的順服──再重復一遍:由衷的尊敬和友善認可!

曾焰簡介:

  一九五二年生於雲南昆明,老三届知青。被下放瑞麗只待了四十天。經緬甸、泰國去台灣。

  台灣國立大學中文係畢業,任職台灣國防部青年日報副刊編輯、主編三十餘年。出版發行文學書籍三十餘本。曾榮獲中山文藝獎,中國(台灣)文藝協會小說獎,中興文藝獎,國軍文藝金像獎等。現定居加拿大。


《红飞蛾》作者王曦与台湾女作家曾焰女士(注:同属昆明老三届知青)。

淘宝售书:?id=23574764385


二 : 红蛾

窗外树梢停了一只飞蛾

翼在不停地拍打,抖动

忽上,忽下,无规律地摆着

是否屋里烛台也在摇晃

忽左忽右中,凤一吹过

便短暂地摆动长长的灯影(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羽翼快而稳地抖动着

轻轻拂过窗台,迟疑了

又一次停落在窗台

莫是屋里温热的气息

惊动了飞蛾的羽翼

火苗也似是停了下来

不再重复地摆动着

红红的泪渐渐地又流了下来

蜡烛上的纹理亦愈奇特

就像是飞蛾的羽翼

虽只是灰黑的一片

却也很清晰得能够

看到不同的条纹纵横交错

纵然不如红烛生来完美

羽翼不觉间停止了摆动

灰黑的眼眸火光如此耀眼

一切都是那么地安静

安静得连风都发颤了

忽然间飞蛾拍打起羽翼

不一瞬间扑向了红烛

火光里飞蛾落满了

三 : ●骠国舞姬与红飞蛾

前一个时期,坚持了好长一段时间,终于看完了一部电视连续剧《舞乐传奇》。

故事说从前有一个骠国,这骠国的国王派王子带着一个乐园,到大唐的首都长安献乐,以求两国之间的和平,一路上谋杀迭起,险情不断,波澜起伏,且有些许悬念。

能让我坚持看下去的电视剧,不多。

也不是说这部剧就有多好,但是与更不好的比较,这部还算可以。

喜欢看它并坚持看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白居易的一首诗,也算是“爱屋及乌”吧。

那首诗叫《骠国乐》。【详见附后】

这证明了,历史是确实存在着一个国家,叫骠国。

骠国在哪?就是现在的缅甸或是泰国那一带。

从骠国往中原走,可能路过越南的某处或是云南的西双版纳的某处。

过去这一带也曾经有过一个国家,叫南绍。

这部剧里也说,他们这一行人路过了南绍,还得到了南绍王的帮助。

查历史,唐朝的时候在天宝年间,确实曾经有一场发兵攻打“南诏”这个国家的记载。据说那是在一个大奸臣杨国忠的指使下,以“裙带关系”进行的。

至于这场战争是不是为了“输出革命”还是为了改造那些“南蛮子”,还是为了转移国内的矛盾,咱就不知道了。但是有记载说,这场战争是以失败告终的,20万中原子弟做了他乡之鬼,使得天下怨慟,民不聊生。

假如没有这场战争,说不定那个匈奴人安禄山也没有机会造反,更不会夺取长安城。

咱们这个国家,与那一带的人,总有许多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结。不然的话,为什么那一带统称叫“印度支那”,咱们这个赫赫有名的天下大国却叫“支那”呢?

说着说着,便想起了那场“大革文化之命”的时候了。

话说到了那些革命的红卫兵纷纷下乡到北大荒到新疆到宁夏到陕西到云南到海南岛的时候,有那么一批十二分革命的红卫兵,在一个领袖的指挥下,冲到了那片曾经叫骠国的地方,去搞“世界革命”去了。

这段故事,当时许多人并不知道,也许那时候是国家的“机密”;

这段故事,现在许多人也未必知道,因为不允许讲那段故事,是许多个“不讲”之一。

但是现在网络打开了,曾经参加过那场革命的人回来后,在网上发过那段催人泪下的故事。(当然,也可能有更多的人没有回来或是根本回不来了。)

想看这段故事的朋友,可以到这里:

http://blog.sina.com.cn/wangxi1950。

这是一个叫“红飞蛾”的朋友,用一个“红飞蛾—地狱毒火精灵”的名称发的博,比较详细地记录了那一段如地狱、如毒火般的悲惨往事。

在那本名字叫《红飞哦—萨尔温江的绝唱》的书里,记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一批共和国同龄人在求学无路、报国无门、生存无计的窘迫中,纷纷铤而走险,投奔烽烟滚滚的东南亚丛林,他们披挂起了英特纳雄耐尔重甲,骑上瘦骨嶙峋的赤色战马,挥舞着“解放全人类”的精神战旗,挺起“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英雄主义长矛,以唐·吉柯德之勇向异域大风车冲刺……尽管与“纸老虎”碰得头破血流,体无完肤,但燃烧青春的强烈欲望仍使他们俨如飞蛾扑火,前仆后继,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与那场甚嚣尘上的世界革命运动一起灰飞烟灭……

这是那一代牺牲者中最惨痛的牺牲……

这本书的作者笔名就是红飞蛾。

这位作者1950年5月生,1966年昆明21中学毕业,1969年2月上山下乡于云南边境的陇川县景颇山寨,1970年5月出境参加了缅甸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缅甸人民军,度过了15年艰苦卓绝、凶险残酷的丛林革命武装斗争生涯,在异国赤色炼狱中九死一生,历任缅共人民军炮连战士、营部文书、连指导员、旅部干事、作战参谋、营政委、师教导队主任、师保卫处长等职,曾于1974—1975年由缅共党组织选派往中国内地某军事学校学习。1985年后血盆洗手,卸鞍解甲,脱离了烟毒缠身、腐朽堕落的缅共和官场黑暗,回国当个小工人靠诚实的劳动艰难谋生,终于大彻大悟。

读了这本书,便知道了,现在网络里,偶尔还能看到谴责波尔布特的红色高棉什么大屠杀之类的东东,但是没有人知道,在那个叫“印度支那”的地方的战争,有多少从“支那”运过去的枪支弹药,有多少生命在以革命的名义进了地狱。

在我们的传统文章里,时常能看到把国家比喻为母亲。

呵呵,一个母亲绝不会让她的儿子为了没有价值的目标送命,但国家可不一样,它会鼓动自己的百姓为了随便一个目标送死。在中国历史上,有好多次,都是战死上百万军民的战争,那样的战争,就是这样打起来的。

也许,这就是母亲和国家的区别,是“以人为本”和“以国为本”的区别。联想到前几年那次许多人上大街上叫着喊着灭了谁谁谁,砸了汽车砸了人,想想还真得要小心啊。

爱“国”是对的,但是“国”又是很抽象的,何况咱的祖宗还说过“工人无祖国”的名言警句呢!

但是仅当百姓受侵犯的时候才有必要动点真格的,比如乌克兰。

看这段往事,再看《舞乐传奇》的故事,虽然都是故事,但是让人怆然泪下,把那时候的领导与大唐时候的领导放在一起,怎么也不敢相信,时光竟然倒退了千把年。

同时也明白了,那位骠国王子所追求的“和平”是何等珍贵。






骠国乐-欲王化之先迩后远也(贞元十七年来献之)

白居易

骠国乐,骠国乐,出自大海西南角。雍羌之子舒难陀,
来献南音奉正朔。德宗立仗御紫庭,黈纩不塞为尔听。
玉螺一吹椎髻耸,铜鼓一击文身踊。珠缨炫转星宿摇,
花鬘斗薮龙蛇动。曲终王子启圣人,臣父愿为唐外臣。
左右欢呼何翕习,至尊德广之所及。须臾百辟诣阁门,
俯伏拜表贺至尊。伏见骠人献新乐,请书国史传子孙。
时有击壤老农父,暗测君心闲独语。闻君政化甚圣明,
欲感人心致太平。感人在近不在远,太平由实非由声。
观身理国国可济,君如心兮民如体。体生疾苦心憯凄,
民得和平君恺悌。贞元之民若未安,骠乐虽闻君不叹。
贞元之民苟无病,骠乐不来君亦圣。骠乐骠乐徒喧喧,
不如闻此刍荛言。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上一篇: 左手中指戴戒指什么意思-男生左手食指戴戒指什么意思 下一篇: 毕业自我鉴定范文-毕业论文自我鉴定范文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