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德培行动-特种部队经典战例—约那达行动-恩德培救援(Operation Jonathan)

一 : 特种部队经典战例—约那达行动-恩德培救援(Operation Jonathan)

--------------------------------------------------------------
1976年6月27日9点,法国航空的AF-139班机从特拉维夫(Tel Aviv)起飞前往巴黎。[www.loach.net.cn)这架A-300空中巴士(Airbus)飞机在中途于雅典停留,起飞后在12点10分,它遭到一名叫鲍斯的德国人所率领的7名巴勒斯坦恐怖分子所劫持。当驾驶员将飞机转向班加西(Benghazi)时,他成功地按下“劫机钮”,在那里,经过6个子小时的延迟后,飞机得以加满油;然后继续飞往恐怖分子的目的地——乌干达(U—ganda)的恩德培,那里正处在“陆军元帅”艾迪·阿明·达达(Amin Dada)的恐怖统治之下。
阿明竭力维持其中立态度,但是却偷偷摸摸地支持恐怖分子们的要求,也就是除非各国释放他们所监禁的巴勒斯坦人犯,否则在7月1日12点人质将会被杀。乌干达部队部署在恩德培机场,看来像是在“维持和平”,但他们事实上却在协助看守这些人质。阿明甚至去拜访这些人质,在他离开后,以色列和其他国籍的犹太人被隔离开来,不过全部的法航机员坚持要加入他们之中。

在7月1 日早晨,以色列为拖延时间,宣称他们愿意考虑释放巴勒斯坦犯人。劫机者渐渐地确信最后胜利即将到来,以延迟最后期限3天以为回应。他们还释放了所有的非犹太裔人质,人质们随即飞往巴黎,给予法国和以色列情报局详尽的报告。

以色列的筹划者有许多的难题。第一个明显的问题是时间的短缺:要防止恐怖分子杀害其中任何一位人质和设定救援计划的时间。第二则是找出人质被囚禁在何处,处于何种状况下。第三,如何将救援部队送往恩德培和如何将救出的人质护送回来的问题。第四,如何处理非犹太裔人质的问题。

幸运的是,问题一个接着一个的自行解决了。肯尼亚(Kenya)政府同意他们使用内罗毕(Nairobi)机场;苏丹发生政变,结果除了一座空中管制雷达外,其它所有雷达都已关闭。恩德培机场和该地区的情报开始输入,这些是得自那些被释放的非犹太裔人质不可轻视的报告之助。除了法国仍继续参与外,这也解决了知会其它外国政府的问题,因为这不只是因为法航的班机于第一现场被劫持,也是由于那些勇敢的机员坚持与犹太裔人质待在一起。

以色列参谋总长古尔中将(Mordecai Gnr)认为突击该机场是可行的,在7月3日7点30分总理拉宾(Rabin)检视所有的情况后,下达许可令。当天早晨稍后,一项全程的演习在以色列北方展开。部队在48岁陆军准将夏隆(Dan Shorm'on)指挥下,在进攻由以色列部队所操纵的假人部署中表现良好,从飞机着陆的那一刻到他们再度起飞的瞬间,演习只花了55分钟。部队进入机场终站和救援人质的行动皆由陆军中校约那达·内塔尼亚胡所领导,他在以色列陆军中以“约尼”而闻名全军。夏隆是一位有经验的伞兵,曾领导数次进入埃及的突袭,并曾在1967年以阿战争中成为第一位到达苏伊4架C—130在埃拉特(El[at)加油,然后飞至红海,沿着苏丹衣索比亚边境进入恩德培。另一组(2架波音707)跟着,一架在恩德培上空盘旋作为指挥站,另一架作为医疗飞机飞往内罗毕。这些救援者经内罗毕返回(绿腺)时受到英雄式的欢迎。

士运河的步兵营指挥官。内塔尼亚胡较之夏隆年轻9岁,是位因英勇而获勋章,非常受欢迎的军官。当日下午16点(7月3日),在以色列全内阁皆知晓“准许出动”的决定后只2小时,4架以色列空军的C—130力士型飞机起飞,踏上前往恩德培的长途航程。在航程中它们以高空飞过红海中部,以期望沙特阿拉伯的雷达认为他们是不定期的民航机。事实上沙国并无任何反应,所以它们便转向飞往苏丹、衣索比亚边境,然后进入乌干达。
在较慢的C—130起飞后2小时,2架波音707也参与此行动。其中之一作为飞行指挥站,装备有特殊的通讯器材;它在恩德培附近赶上那4架C-130,整个行动中该机载着裴利德(Benny Peled)少将和亚当(Yekufiel Adam)少将持续待在此区域。另一架707装备为紧急医院,直接飞往内罗毕,刚好在午夜前抵达,然后在那里待命,它的医疗人员已准备好为任何从境外乌干达战场上受伤的人治疗。

4架巳130在毫无意外的情况下到达恩德培,精确地于1点降落。第一架飞机降至控制塔台附近,并且在滑行时就放下载有伞兵部队的一辆奔驰和三辆路宝(Land Rover)吉普车。伞兵们攻入塔台,成功地阻止航管人员关掉降落灯;尽管如此,他们仍然布置了紧急灯号,以防万一。其实这些并不需要,第二和第三架则滑行至人质被囚禁的机场大厦,放出他们的伞兵直接进入作战。第四架C—130则加入第一架降落至控制塔台附近。
以色列的主要小队将乌干达陆军守卫轻微和无效的抵抗视若无睹,杀死了大约20名士兵,并且攻入航站大楼。第二组则尽其可能地破坏乌干达空军位于跑道上的MiGl5、17和21喷气战斗机;目的是起牵制作用,避免突击者再度起飞时遭受敌机追击。

第三组人员则前往机场周边阵地以掩护通往机场的道路。

众所皆知,在32km外的首都坎帕拉(Kampala),有许多前苏联制的T-54坦克和捷克OT-64装甲运兵车辆。如果这些部队出现的话,会有决定性的影响,因为以色列并无任何的重型武器;幸运的是什么也没发生。第四组由33位医生所组成,都是以色列人,也是训练良好的士兵,从已130带来掩护火力。

在夏隆控制塔台时第一阶段行动圆满达成,接着就该“约尼”内塔尼亚胡上场,领导突击航站大楼以解救人质。恐怖分子的领导者鲍斯,因意外而犹豫不决,首先瞄准人质,接着又改变主意,走向外面,向以色列部队发射数发子弹,然后绕到休息室以阻止以色列人;他在回来时遭到射杀。他的同伙德国人蒂德曼(Gabrielle Tiedemann)也在大楼外被杀。

以色列士兵冲进囚禁人质的休息室,大叫每个人趴在地板上;在混乱中有三名人质遭流弹击中,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是不可避免的结果。当一些士兵冲往楼上格杀留在那里的2名恐怖分子时,人质被引导至等待在外的C-130上。就在“约尼”内塔尼亚胡于航站大楼监视人质上机时,邻近建筑物内的乌干达士兵竟以一发子弹将其射杀。

在零点45分时,第一架C—130呼啸着飞向夜空,装载着获救的人质飞往内罗毕,同时担任前哨的防卫部队也被撤回,第四架于零点54分最后离开。整个行动只花费53分钟,比演习还少两分钟。

以色列失去了中校内塔尼亚胡并有3名人员受伤。在救援时有3名人质被杀,还有第四位布洛克夫人(Mrs.Dora Bloch),在遭到对这次突击进行报复的乌干达人枪击后,于送往医院的路上死去。

这场战斗是辉煌而成功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和最不可思议的方法取得胜利。这确定了以色列能以快速和特别行动获得高评价,他们以极高的效率和技巧来处理战事。乌干达并不能视为实质上的敌人,但恐怖分子们很明显地为他们的任务做过训练。有趣的是,稍后得知GSG 9的魏格纳(mlich Wegener)上校在作战中一直与以色列部队在一起,可能是因为知道有两名德国人与恐怖分子为伍的关系。

二 : “恩德培行动”

今天有个朋友木木要回国,从坎帕拉的唯一机场--恩德培国际机场起飞离开。
因为没什么事情,便一同前往,送机的同时,侧[www.loach.net.cn]面看看这个拥有历史的小机场:
恩德培机场的名声在外,源于1976年的“恩德培行动——以色列拯救人质事件”
1976年6月27日,一架载有248名乘客的法国航空公司飞机从以色列特拉维夫飞往法国巴黎,途中被巴勒斯坦和德国恐怖分子劫持,转而飞往利比亚,最终在得到阿明将军(亲巴勒斯坦)的同意后,飞机落在恩德培机场。
恐怖分子把乘客关在机场主楼(老航站楼,现在是很多人的必游之地,提别是以色列人)里,关了一星期。他们以乘客为人质,要求交换被以色列关押的53名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成员。最后,所有的非犹太人乘客都被解放,只剩大约105名人质。
被看作有史以来最大胆,最富有戏剧性的人质拯救行动开始了。
某天夜里11点,由大约100个突击队员组成的特遣部队悄悄的从C-130“大力神”货机上滑下来,落在恩德培。飞机刚停稳,几辆冒充阿明将军随行车辆的奔驰车就从飞机上滑出来,以色列突击队员随即突袭航站楼。
30分钟内,7名恐怖分子和大约40名乌干达士兵被打死,交火之中,也有3名以色列人质被打死。
趁着乌干达士兵四处乱射的时候,被解放的人质被转移到飞机上,期间有一名以色列士兵被打死——他是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胡尼亚的兄弟。
与此同时,超过半数乌干达空军飞机被以色列军队摧毁,目的是防止乌干达为了报复空袭以色列。
作为回应,阿明下令杀害因伤留在坎帕拉的医院里的75岁英籍犹太人质Dora Bloch。
出入机场的路边不远处,老式的军备机,战斗机,小飞机停在机场的不活动地带,宛如飞机博物馆
如今的恩德培机场,虽然机场还是原来的老样子,但却是繁忙的景象,进进出出的黑人,白人,印巴人,还有熟悉的中国人。

上一篇: 班组年度工作总结范文-2017班组长年度工作总结范文 下一篇: 价值投资的内涵有哪些要素组成-露天采场最终边帮构成要素有哪些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