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顾一切-QQ为了PV不顾一切

一 : QQ为了PV不顾一切

  A5创业项目春季招商 好项目招代理无忧

    晚上上QQ突然看到有关于TVB的群星博客怀着好奇打开看到了QQ网的又一次炒作,前段时间不段传出有香港的明星落户QQ博客新闻从而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至少PV上升了不少。暂且不分析是真是假(细心用户一看就知道是真是假)那么QQ为什么不真正找一些名人来写博呢?个人感觉相比于新浪博客来讲还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也许也没有那么多的资源可以跟新浪拼,既然没有能力而又需要提高用户流量只有靠吹,靠炒,QQ的娱乐的新闻题目无一不是一些带着色情的文字吸引用户的眼球,走光、露底、偷拍等都可以算得上去QQ娱乐的代名词跟中国色情门户猫扑可以拼了,做为个人站长特别是娱乐站长得学会炒作,写一些“独家”的新闻发到各BBS上去说不定那天会出现在门户的新闻中。

二 : 管理大忌:管理就是不顾一切地赚钱!

管理大忌:管理就是不顾一切地赚钱! “舍得”才会“取得”。舍弃不属于你的利润,取得忠实的顾客群体,并以此为企业带来基业常青。

当我们说起“管理”这个词时,它隐含着一个不言而喻的前提:我们是在说如何管理一个组织,而并不是在说如何管理一群人。只有当“一群人”具备了明确的组织制度规章,并由此成为非人格化的组织,我们才称其为正式组织。接下来,“一群人”怎样才能更有效率的工作,才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棘手难题。

管理大师德鲁克精辟地指出“做正确的事,而不是正确地做事”,前者强调的是个人效率,后者才是组织绩效。

常识一:企业是组织,而非赚钱的机器

现代企业组织与中国传统商业之间最大的不同在于:传统商业以赚钱为目的,而企业组织以创造顾客为目的。

企业是一个赚钱的组织。然而,企业不仅不是一个赚取利润的组织,而且与利润无关。赚取利润不是制定管理决策的动机,而是对管理效能的一种测验,而创造顾客,才可能是企业的正确目的。

利润可能保证不了企业生存,而外部顾客才是企业生存的保证。如同可口可乐公司所说,即使一把火烧掉厂房照样重新建立起来——大火可以烧掉厂房,却烧不掉企业的顾客。

事实上,只有把现代企业看作一个组织,而不是赚钱的机器,我们才会清晰地将企业划分为组织内部与外部,并且知道外部顾客决定内部利润的道理。

我们需要回归基本的管理常识:第一,组织外部的顾客更重要,而利润只是创造顾客的结果;第二,“创造顾客”需要企业组织既专业又专一。企业越专一,顾客识别度就越高;第三,拒绝利润诱惑比寻找商业机会更重要,尤其是当下中国处于变革中“机会很多”的情况下

常识二:向内管理叫“绩效”,向外管理叫“创新”

事实上,现代企业管理之所以取得今天如此辉煌的成就,正是基于每一个岗位或职务的“可重复性”。

因此,制造业的内部员工绩效管理,并非我们假想中“听话、忠诚”等道德性词语,恰好相反,排除非理性的个人情感因素,员工标准化的工作方式,才是生产或制造的根本。流程化、标准化、职业化才是现代企业管理的基石!

譬如,美国的肯德基和中国的全聚德,是如此的相似,但企业规模以及企业成就却相差几十倍之多,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全聚德的传统商业随意性经营,在肯德基现代企业管理的复制能力面前败下阵来。

网上有一个诺基亚手机“摔不坏”的经典段子,很能说明仅向内部管理产品会发生什么事情:你说App多,诺基亚说我们扛摔;你说屏幕华丽,诺基亚说我们扛摔;你说设计优雅,诺基亚说我们扛摔;你一激动把iPhone摔地上了,诺基亚说,你看摔坏了吧??总之,号称“摔不坏”的诺基亚手机,我们可以笼统地将它等同于产品质量过硬;而一旦外部消费者需求发生某种悄然变化,质量过硬的好产品就会变成滞销品!

诺基亚对于网络时代的需求反应迟钝,在iPhone市场挤压下竟然遭遇退市困境!这也是工业社会遗留的恶劣管理遗产之一:仅向内管理员工,对于外部需求变化视而不见。

因此,创新的本质,是创造外部新需求,而非创造内部新产品,即向外管理,而非向内管理。向外管理(其实是创新管理)有一个次序:首先是定义企业外部所处的时代,其次才是定位“顾客是谁”。换言之,新时代决定新需求,新需求决定新产品。

这也正在提醒我们注意这样一个陷阱:如果我们依旧像工业组织那样狭隘地向内管理员工,对于外部的变化像井底之蛙般熟视无睹,也就离企业带着利润而倒闭的日子不远了。

三 : 不顾一切

成语名字:不顾一切

成语发音:bù gù yī qiè

成语解释:顾:顾惜,眷顾。什么都不顾

成语出处:叶圣陶《孤独》:“既然见到一点儿光,便不得不不顾一切地逃开。”

成语繁体:不顧一切

常用程度:常用成语

感情色彩:中性成语

成语用法:动宾式;作谓语、状语;比喻什么都不顾

成语结构:动宾式成语

产生年代:近代成语

成语例句:我闭上眼睛,不顾一切的向着他手里的刀迎上去。★巴金《长生塔·塔的秘密》

四 : 不顾一切简谱

不顾一切简谱 作词:周正祥 作曲:赵海远 演唱(奏):马楠 苏伟

五 : 不顾一切地老去

不顾一切地老去

张丽钧

天光有些暗,我侧脸照了一下镜子,竟被镜中的影像吓了一跳。那个瞬间的我,像极了自己的母亲。一愣神儿的工夫,我越发惊惧了,因为,镜中的影像,居然又有几分像我的外祖母了。我赶忙揿亮了灯,让镜中那个人的眉眼从混沌中浮出来。

——这么快,我就撵上了她们。

母亲有一件灰绿色的法兰绒袄子。盆领,掐腰,用今天的话说,是“很萌”的款式。大约是我读初二那年,母亲朝我抖开那件袄子说:“试试看。”我眼睛一亮——好俏气的衣裳!穿在身上,刚刚好。我问母亲:“哪来的?”母亲说:“我在文化馆上班的时候穿的呀。”我大笑,问母亲:“你真的这么瘦过?”

后来,那件衣服传到了妹妹手上。她拎着那件衣服,不依不饶地追着我问:“姐姐,你穿过这件衣服?你真的那么瘦过吗?”

现在,那件衣服早没了尸首。要是它还在,该轮到妹妹的孩子追着妹妹问这句话了吧。

人说,人生禁不住“三晃”:一晃,大了;一晃,老了;一晃,没了。 我在晃。

我们在晃。

倒退十年,我怎能读得进去龙应台的《目送》!那种苍凉,若是来得太早,注定溅不起任何回音,好在,苍凉选了个恰当的时机。我在大陆买了《目送》,又在台北诚品书店买了另一个版本的《目送》。太喜欢听龙应台这样表述老的感觉——走在街上,突然发现,满街的警察个个都是娃娃脸;逛服装店,突然发现,满架的衣服件件都是适合小女生穿的样式??我在书外叹息着,觉得她说的,恰是我心底又凉又痛的语言。

记得一个爱美的女子曾说过这样一段话,揽镜自照,小心翼翼地问候一道初起的皱纹:“你是路过这里的吧?”皱纹不搭腔,亦不离开。几天后,再讨好般地问一遍:“你是来旅游的吗?”皱纹不搭腔,亦不离开。照镜的人恼了,对着皱纹大叫:“你以为我有那么天真吗!我早知道你既不是路过,也不是旅游,你是来定居的呀!”

有个写诗的女友,是个高中生的妈妈了,夫妻间惟剩了亲情。一天早晨她打来电话跟我说:“喂,小声告诉你——我梦见自己在大街上捡了个情人!”还是她,一连看了八遍《廊桥遗梦》。“罗伯特站在雨中,稀疏的白发,被雨水冲得一绺一绺的,悲伤地贴在额前;他痴情地望着车窗里的弗朗西斯卡,用眼睛诉说着他对四

天来所发生的一切的刻骨珍惜。但是,一切都不可能再回来了??我哭啊,哭啊。你知道吗?我跟着罗伯特失恋了八次啊!”

——爱上爱情的人,被时光的锯子锯得痛。

老,不会放掉任何一个人。

生命,不顾一切地老去。

多年前,上晚自习的时候,一个女生跑到讲台桌前问我:“老师,什么叫‘岁月不饶人’啊?”我说:“就是岁月不放过任何一个人。”她越发蒙了:“啊?难道是说,岁月要把人们都给抓起来吗?”我笑出了声,惹得全班同学都抬头看。我慌忙捂住嘴,在纸上给她写了五个字:“时光催人老。”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回到座位上去了。其实,再下去几十年,她定会无师自通知晓这个词组的确切含义的。当她看到满街的娃娃脸,当她邂逅了第一道前来定居的皱纹,当她的爱不再有花开,她会长叹一声,说:“岁月果真不饶人啊!”

深秋时节,握着林清玄的手,对他说:“我是你的资深拥趸呢!”想举个例子当佐证,却不合时宜地想起了他《在云上》一书中的那段话:一想到我这篇文章的寿命必将长于我的寿命,哀伤的老泪就止不住滚了下来??这分明是个欢悦的时刻,我却偏偏想起了这不欢悦的句子。

——它们,在我的生命里根扎得深啊!

萧瑟,悄然包抄了生命,被围困的人,无可逃遁。

离开腮红就没法活了。知道许多安眠药的名字了。看到老树著新花会半晌驻足了。讲欧阳修的《秋声赋》越来越有感觉了。

不再用刻薄的语言贬损那些装嫩卖萌的人。不经意间窥见那脂粉下纵横交错的纹路,会慈悲地用视线转移法来关照对方的脆弱的虚荣心。

柳永有词道:“是处红衰绿减,冉冉物华休。”这样的句子,年少时根本就入眼不入心。于今却是一读一心悸,一读一唏嘘。说起来,我多么为梅丽尔·斯特里普和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这两个演员庆幸,如果他们是在自己的青葱岁月中冒失闯进《廊桥遗梦》,轻浅的他们,怎能神奇地将自我与角色打烂后重新捏合成一对完美到让人窒息的厚重形象?

不饶人的岁月,在催人老的同时,也慨然沉淀了太多的大爱与大智,让你学会思、学会悟、学会怜、学会舍。

去探望一位百岁老人。清楚地记得,在校史纪念册上,他就是那个掷铁饼的英俊少年。颓然枯坐、耳聋眼花的他,执意让保姆拿出他的画来给我看。画拿出来了,是一叠皱巴巴的仕女图。每个仕女都画得那么难看,像幼稚园小朋友的涂鸦。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兴致勃勃地欣赏。

上一篇: 大连哪家银行可以做房屋抵押贷款-以房屋抵顶贷款是否缴纳营业税 下一篇: 不戴胸罩的女人-女人不戴胸罩会影响健康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