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岁的眼泪-最美的十二岁

一 : 最美的十二岁

十二岁,青春与稚气并存的季节,人们总说十六岁时雨季,那十二岁呢,我始终认为,十二岁时最美的季节,在这最美的季节里,我们笑,我们哭,我们呐喊,我们青涩那是长大后永远不敢做的,勇敢的十二岁,情窦初开的十二岁,最美的十二岁....

十二岁的我喜欢看侦探小说,可以为了福尔摩斯和华生之间发生的事惊叹,可以为了一句话浮想联翩。十二岁的我喜欢挑战,可以为了一道难题放弃飞快的时间,可以半夜一个人看鬼片却又连连尖叫。十二岁的我喜欢幻想,可以飞马行空的想象自己是任何人,可以毫无禁忌的说八卦。十二岁,那青春与激情齐飞的季节。

十二岁,执着,勇敢,一个人在大雨下淋着,只为了一个赌局。一个人去人流中穿行,只为了一个承诺,一个人把作业写完,只为了掩饰孤独和寂寞。我还没到成熟的季节,不必去缅怀人生,不必去回忆过去,我要做的,是把握现在,人生或许会有遗憾和后悔,但遗憾和后悔,正是青春的一部分,那也是一种美。。。

十二岁,这条路上或许会有坎坷,有嘲笑,有孤独,有遗憾,但这才是青春,不只是十二岁,还有所有人,把握好现在的剧情,不要回忆过去的遗憾,因为你不可能回去,把握现在的每分每秒,不要然现在也成为以后的遗憾。

二 : 操蛋的二十岁

千咪

“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我哼着儿时常挂在嘴边的歌艰难地起床了,妈的,学校今天又没开暖气,前几天刚过完二十岁生日的我,顿时觉得不止老了一岁,连抵御寒气的能力也下降了,当然,这一切都是拜时光所赐。

二十岁,我小时候一直期待的模样,它像缓冲液一样,镌刻了我的稚嫩,却原谅了所有的愚昧;二十岁,在灯红酒绿的世界里没心没肺地唇红齿白着,如汪东城所唱:“不怕别人围剿,不听谁的劝告”;二十岁,可以干所有疯狂的事,可以爱所有爱的人,也可以挡住所有风暴。

或许以后,再说起自己的二十岁,就变成了“那时候”,那时候我剪奇怪的发型,染奇怪的发色,那时候我经常翘课,那时候我经常为朋友两肋插刀,那时候……

终于,爱情风波历尽,友谊劫后余生,后来慢慢发现,曾经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如容颜般渐渐苍老,而时间如说书般以优雅的姿态让我明白:烟云终消散。于是,在“二十岁”前加了一个定词“操蛋”,便草草概括了那一年的风吹雨打。

而人类总是这样,越苍老越喜欢平静的生活,也越喜欢最初的自己。(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三 : 泪痕《二十五》

各怀鬼胎

李家的计划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迫切希望改善李家现状的相亲也由博文的妥协而得到了进展。机不可失,向来老谋深算的大金牙生怕错过了攀一门好亲家的机会,也为自己完美计划的成功而暗自窃喜。但是,他的设计真的会如他所愿吗?还要看看这出好戏如何发展了......

转眼初五就到了,一大早的李家就开始了忙活。大金牙老早起来,抱着烟枪坐在火炕上,不停地吸着烟土,眼神却很复杂。按理说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博文的亲事已经按计划进行了,大美人那里也安排妥当,看似成功了一办,喜事当然要喜上眉梢才对。可是,此刻,大金牙的心里却是忐忑不安的,眼神里少有喜悦,飘忽不定。因为他不确定下一步博文会不会把这个亲相成功,博文的固执这中间还会不会出什么乱子?自己心里没底。还有老吴回来说,人家忌讳玉莲的介入,可这个相亲要不让玉莲参与还说不过去,直接和玉莲说吧!怕玉莲闹,接受不了,不说吧,害怕玉莲到了场真的耍泼,怎么好收场呢?想到这里,大金牙左右为难。这个儿媳妇着实是一个难缠的主,只有静观其变了。大金牙纠结着,不停地从抱着烟枪的怀里掏出了西洋怀表看着时间,生怕错过了时间,对亲事有影响。“他娘,你还磨蹭啥呢?时候不早了,赶紧去看看博文收拾的咋样了?别让人家等急了!还要去接大美人呢!”大金牙不耐烦地喊着老伴。

“ 来了,我这不给你找衣服吗?你不穿的体面点,亲家会小瞧我们李家的。我马上去看看,博文那里我交代了玉莲好好打扮一下呢!你就别操心了!还是多想想亲家到时提彩礼怎么应付吧!好好安排大美人多说些好话吧!”李老太答复着焦虑的大金牙,起身走向了博文的屋里。

博文坐在床头面无表情,玉莲和张婶围着他团团转着,穿戴整齐的汉文也在一旁不停地插着嘴,提着建议。

大家的焦急对博文丝毫没有影响,他依旧无动于衷的任凭摆布,眼神很迷茫。此刻,只有无语才可以形容他 内心的痛苦,他或许是麻木了,心底的痛已经无法比拟,他仿佛没有了思想,一个心在无助的游走,也和做梦一样。(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 快点,赶紧的,准备好了吗?你爹都着急了,别去晚了,要人感觉不重视是的。”李老太催促着。

“娘,马上好了,看看,博文今天可帅气了!今天准成,嘻嘻.....嘻嘻.....”。玉莲笑着和婆婆说。

“车套好了,赶紧的,别磨蹭了,早去早回呢!”等不及的大金牙开门探进了头,对着屋里的人喊着。

“这老头子,急啥呢?赶紧的玉莲去穿大衣,张婶去给我帽子和狗皮褥子拿出来,要不坐车挺冷的。”李老太拉着收拾妥当后呆愣着的博文一边往外走,一边交代着。她紧紧握着儿子的手,生怕博文要逃跑一样。

其实,此时李老太心里也是千般滋味不好言说。她看着儿子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真的心疼死了。心里暗说,娘的心头肉啊!娘这样做,是伤了你的心,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儿子为了孝道,甘愿失去自由,做娘的心里怎么好受呢!心底发出一声叹息。

一切就绪,李家相亲的队伍也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大力卖力地吆喝着那匹老马,马车开始慢悠悠地走在韩家屯的乡道上了。

“大力,在屯子中央走,不拐弯,好久没有在屯子里逛了,顺便看看。”大金牙指挥着大力。

“老爷子,走屯子里绕远,抄近路快呀!时间不多,不还要去接大美人吗?”大力回头疑惑的问着。

“要你走就走呗,哪里来的废话呢 ?”玉莲不耐烦地接着话,数落着大力。

“嗯,好的,老爷子,我知道了。”大力不敢顶嘴,掉转马头,径直向屯子中央走去。

大金牙不是着急吗?怎么舍近求远?原来他心里的算盘早就开始了又一轮的计划。他就是要韩家屯全屯子人知道,博文去相亲了,而且还全家出动,这样足以证明女方的地位和身价。况且,李家之前的不顺利,真的希望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显摆一下,将晦气扫的一干二净。今天在屯子里一走,大伙就都知道了,秀娥和春柳也会知道,这样春柳就更加会对博文死心。误解越深对李家越有好处,那样儿子接受不了春柳的指责,势必会狠心了断这段情缘,那样岂不两全其美!大金牙心中窃喜,观望着韩家屯的每一寸土地,都成了他眼里不错的风景。

“老太爷好,老太太好,过年好.”

“老太爷,老太太这么清闲呀,大过年的一大家子去哪里呀!”

“好,都好,都挺好的。没事,这不今儿二少爷相亲,顺便也出门去镇上转转。”坐在马车上的大金牙一家仿佛领导检阅一般,接受着行路的村民礼貌的问候。洋洋得意的大金牙不时回复着,也不失时机地说着此行的目的。一家人的脸上都带着喜悦,唯独此刻的博文沉默不语,眼里一片黯然。

“李......老太......爷,老太......太太,过年好,大......大......少爷,大......少奶......奶,二少爷......过年好哇!”大力的兄弟二狗迎面走来,看着车上的众人,结结巴巴地问着好。

“好,挺好的,这个是二狗子吧?真的不经混,过年也出息不少呀!”李老太笑着问着大力。

“嗯哪,是二狗子,现在懂事多了!”大力搭着话。

“啊就,大......大哥......去哪里呀?还赶车去?今......今天......啥......时候回......来......?”二狗问着哥哥。

“二狗子呀!今天你哥哥要晚点回来,二少爷去镇里相亲。告诉你娘,就不要等他吃饭了,晚上在院子里吃了。”大金牙答复着二狗子,脸上带着喜悦。

“啊......就......,那就......是去要......娶媳......媳妇了,二......二少爷恭......喜恭......喜了,老......老太......爷,恭......!”二狗子羡慕地看着英俊的博文,嘴里结结巴巴地说着。

“驾.....驾.....二狗,回去跟娘说,不要等我了,走了。”大力扬起鞭子抽了一下马背,老马一惊,迅速加快脚步,脖子下面的铜铃铛发出悦耳声音,载着李家人向村子外面轻快的跑去.....

二狗子愣在了原地。他刚要给大金牙报喜,喜字还没有出口,李家的马车已经走远了。二狗子一拍大腿,暗自懊悔,这个说吉利话的机会,被自己的笨嘴给耽搁了,真他妈的误事了,龇着牙的嘴迎着风,那些吉利话冻在了肚子里。

“哎,二狗子,你干啥呢?过来,跟我说说,刚才李家一大家子去哪里了?”看着李家的马车远走,二狗子也转身离去,准备回家告诉娘一声,今天大力不回家吃饭的事情。刚要转身,就听见有人喊他的声音。

啊......四奶......奶......呀?”奶......奶......呀?啊就 ...... 啊就......。”二狗子有开始了结巴。

“赶紧说呀,急死人了,就什么,快点。”手扶墙头摇摇欲坠的四奶奶看着二狗子说话的费劲样,急得直拍大腿,不停地催促着。

"啊就,去......去......相亲,老......气派了,老......老太爷......还和我......说......说话了呢?"二狗子很兴奋。

“二少爷去相亲?李家全体出动了?还在屯子里亮相了?妈呀,真玄乎了!”四奶奶不停地对着二狗子发出问号,漏风的嘴也发出噗噗的声音,小眼睛叽里咕噜地转着,闪着贼亮的光芒。

“嗯......呢,就......是呢!看......看穿的......真好。”二狗夸着李家人的富有。

“赶紧回家吧!二狗子,别羡慕人家了,你哥哥大力还没有媳妇呢!你就等他有了,你在做娶媳妇梦吧!”四奶奶斜着眼瞄着二狗子,讽刺挖苦。

“你......还别瞧......瞧不起......我......啊就,啊就,我......。”二狗子被四奶奶的藐视激怒了,他张着嘴不停地辩解着。意思要四奶奶看着他怎么娶媳妇,心里不服气可是嘴就是不给力,气的他脸都红了。

“行了,赶紧回家吧!你能娶媳妇,行了吧!瞅你那个熊样?”四奶奶嘴撇上了天。

“切,小......瞧人,我......我......。”二狗子还是在气着四奶奶的话,正在想还击时,却发现墙头上的四奶奶已经踪迹全无,气的他有张大了嘴边,不住地跺脚,恨自己的笨嘴,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二狗子无比纠结地向家中走去,而此时的四奶奶,也开始了迫不及待的行动。刚才为了不错过好戏,差点忘了上茅房的事情了。和二狗子一拌嘴,突然,她感觉到了肚子疼了起来,便无暇争执,先解决了内部问题再说。她匆忙地褪下了高过腋窝的棉裤,扶着茅房的土坯墙费劲地蹲到了茅坑上,来不及仔细享受放松了的惬意,匆忙解决着内部问题。还没等屎尿落地,她急忙顺手拽过一个高粱杆,折了几节,胡乱地在屁股上面抹着。此时此刻,四奶奶已经没有心思搞个人卫生了,她心里都急的火燎屁股了。听着二狗子的话,在看着李家人坐着马车远去的背影,她的心长了草,一刻也不想耽搁,脑子里飞快地想着故事发展的细节。嗬!这下可有好戏看喽!博文真的去相亲了,那春柳不得哭死,这样韩家还要一锅粥,李家也会乱哄哄,相亲成了,自己也可以去大吃一顿,解解馋,肚子里的馋虫可是等不及了呢?嘿嘿嘿 ...... 嘿嘿嘿......,四奶奶心里不停地盘算着。现在她首要任务,是要把这个头条的新闻说出去,心里才更加舒服呢?提起裤子,不顾散了的裤脚,四奶奶尽情摇摆着芭蕾,继续开始了韩家屯新闻的宣传工作......

四奶奶扭着小脚远去的身影,消失在洒满阳光的雪地里,而李家的马车也出了村子,如期向镇里奔去。那么李家的相亲计划真的进行的不错吗?是不是真的和预想的一样呢?也要看看大美人如何给李家说亲讲起了......

“家里有人吗?应一声呀!”一路急匆匆而来的老吴,站在大美人家的院子外头喊了起来。

“憨娃,去看看 是谁来了?”屋里传来大美人的声音。

“哎, 娘,来人了,你看看,呵呵 ...... 呵呵......,长得真胖.呵呵 ...... 呵呵......”,大美人的儿子边抹着鼻涕,边走出门迎着老吴,嘴里含糊不清的跟娘说着来人的样子。

“谁呀?你不认识吗?没大没小的,我看看谁来了。”门开了,大美人斜靠在门框上,刚刚洗过的头发上包着头巾,湿漉漉的还在滴水,长短腿错着位,媚气十足的眼睛盯着走进院子的老吴。

“呦,不是老吴大兄弟吗?咋这样闲着来我这里呢?大冷的天,快进屋,进屋,暖和暖和。”大美人一看门外的老吴,眼睛顿时放出了光,热情地招呼着老吴进屋。

“嗯,好,好。来你这里就是有事情了,没事怎么好求你这个大忙人呢!”老吴憨厚地笑着,顺着大美人让出的门口,进了屋。

“ 咯咯咯...... 咯咯咯......。大兄弟,真会说话。平常你可是不来我这里的,找我有好事吗?憨娃,去一边玩去。红梅,红梅,去给你吴大叔倒水。哎,他爹,赶紧起来吧!家里来客了,不要你喝那么多酒偏不听,要人家笑话着呢?”大美人边用手推着喝醉了酒躺在炕上的男人,边对老吴不好意思的笑着,嘴里连珠炮似的指使着一家人。

“嗯,干啥?死老娘们,多睡一会儿你不愿意?困死了!”热被窝的男人根本没有在乎女人的意思,睁开猩红的眼睛白了一眼老婆,斜瞄了一眼微笑着的老吴,翻了一个身,又接着会周公去了。

“ 哎呀,快起来吧!咋这样呢?天天喝了睡,睡了喝,就不能精神点?都几点了?还不起来?不怕外人笑话?”大美人看着男人的反应,心里着了急了。她是一个爱面子的人,外人面前都是风光的很,哪里要人小看过?可偏偏这么要强的女人会摊上一个不要强的男人,整天烂醉如泥的样子,要大美人无可奈何。大美人心里这个气,看着无动于衷的男人,也难免要老吴看了笑话去!

“ 死样,一天就知道喝,啥也不会。这个家要是没有我,早都散了,喝,喝,喝,你就喝吧!最好喝死在外边,省的看了你心烦!”大美人嘟囔着,发泄着心里的委屈。

“美子姐,今天,我来没啥事,你叫大哥睡吧!酒不醒挺难受的,我没事的。”老吴看着大美人尴尬的样子,忙出面打着圆场。

“ 呵呵 ...... 呵呵......,大胖子,娘,这个胖子也叫你美子,我也叫美子。美子,呵呵......呵呵......,真好玩!”憨娃听着老吴叫娘美子,也跟着起哄,含糊不清的嘴里不停地流着口水。

“大叔,来喝水,别笑话我哥哥,他不会说话。哥哥,你干啥呢?怎么你也跟着叫娘,你傻呀!赶紧过来,我给你擦擦。娘和大叔有事,你一边玩去,等会儿我给你糖吃。”大美人的闺女红梅拉过了哥哥憨娃的手,顺手拿起一块手巾帮他擦着流下来的口水,一边擦一边给老吴解释着。

“ 哎,大兄弟,要你笑话了。我呀!天生命苦,找了这个男人,又不知道哪里作孽了?生了这么个儿子,你瞅瞅,都二十五了,没有人给媳妇,我可以给别人做媒,轮到了自己,哎,难那!”大美人看着一双儿女,心底泛起了酸楚,和老吴吐着苦水。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要在意了,以后日子会慢慢好的。再说,看你闺女,多好呀!看着就讨人喜欢。”老吴安慰着忧伤的大美人。

“但愿吧,人就是命呀!人的命,天注定,真的挣不来呢!对了,今天你来是不是有事,那赶紧说吧!光顾唠叨我的事了。”大美人提醒着老吴。

“哎呀,我还真的忘了,还不是二少爷的亲事?老太爷想找你帮忙,去女方定下日子,打算初五就相亲呢!”老吴传达着大金牙的话。

“这么急呀?刚年初五就去,人家能那么早吗?还有我记得上次二少爷不是不答应相亲吗?怎么突然同意了呢?”大美人说着顾虑。

“没事了,年轻人想想就通了,这不老太太今天突然病了,二少爷心疼他娘,就同意了。”老吴说着经过。

“ 这样呀,那就好,那就好。我等下就去王家看看,定一下日子。不过 ...... 不过......”大美人说着说着犹豫起来。

“怎么了?有什么不好办的吗?”老吴疑惑着。

“是有点难办呢?这家按理说条件挺好,闺女也不错,也知道李家的背景,相当同意。就是......就是......。”大美人吞吞吐吐起来。

“ 说吧,美子姐,是彩礼、嫁妆、还是排场,对李家来说还有什么办不到的呢?”老吴解答着大美人的疑虑。

“都不是呢!闺女到没啥事情,就是 人家的要求,你们不一定答应的。”大美人撇着嘴说着。

其实,大美人心里不是要推脱婚事,而是有着自己的想法。她想不能就这样便宜了李家,上次自吃了玉莲的苦头后,心里真的憋气呢!自己碍着大金牙的淫威,受了气又无可奈何。她心里想,这次李家有求与我,玉莲上次给她的难堪,一定要补回来,不给自己风光的面子,也要压压她的威风。可细细想想大金牙急于给博文相亲,那么钱肯定不是问题,彩礼、嫁妆、酒席、李家都不会逊色。唯独要想难为李家的办法,就是在玉莲身上找缺口。转念一想,今天不能话说的太死,自己也要适可而止,不要装大发了,免得失去赚大钱的机会。能狠狠敲他大金牙一笔,自己不也宽裕不少,即挣了面子,也得到了实惠。

“那因为啥呀?快说吧,我好回去给老爷子说,看看怎么办,要不误了相亲的日子,我们还不好说呢!”老吴看着大美人卖着关子,心里这个急,忙不迭地给她说着好话,生怕大美人不帮忙,自己无法跟大金牙交差。

“ 这个也不好说呢,关键人家就是看不惯你大少奶奶的作风,好像当家人是的,人家怕进门受气呢!听说,这家的闺女他爹可不是善茬,有名的钱匣子,不光爱钱抠门,还是霸道的主,李家能受得了吗?”大美人故弄玄虚给老吴压力。

“ 美子姐,你可要帮忙呀!这十里八乡的你最能了,你办不到的,别人不就是更不行了吗!老爷子信任你,你就多帮忙吧!”老吴近乎恳求。

“ 咯咯咯 ...... 咯咯咯......。那成,大兄弟有你这句话,我能不卖力吗?日子我就定了,不过回去和老爷子说说,这个媒不好说,搞不好油水没有,我还闹得里外不够人,你说呢?”大美人挤咕着眼睛,暗示老吴转告大金牙多出血,事情就好办。

“好,好,知道了。一定转达到,那没事我先走了。”老吴点头答应着,看看大美人笑眯眯的样子,心里早明白了七八成。暗想,这个女人,绕了半天弯子,不就是要钱吗?还左右挑毛病,她找大少奶奶做说法,不就是因为受了玉莲的气,而耿耿于怀吗?女人心哪,这样的复杂,非要挣个高低不成。眼前这个铁嘴女人,心计够多的了。不过老吴转念一想,看看大美人的家境,炕上酩酊大醉的男人,流着口水呵呵傻笑的儿子,一个女人养家也不容易。况且,李家有钱也不在乎,就算满足她的需要,能办成这门亲事,自己也好在大金牙那里交差,至于其他什么彩礼、嫁妆、酒席、什么玉莲关我老吴什么事情?做好自己就够了呗!老吴想到这里,起身告辞,回去和大金牙交差。

“大兄弟,你慢走呀,有空来,我就喜欢和你聊天,实诚。咯咯咯 ...... 咯咯咯......”大美人浪笑着,看着老吴推门要走,她连忙将高低柜的长腿先着陆,之后屁股一扭,那个短腿也随之落地,为了把握平衡,她使劲甩了一下丰满的屁股,高一脚低一脚地跟在老吴身后,出门送客。

大美人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游说在十里八乡,那么李家相亲的日子确定也就不在话下了。然而,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时间、人物、地点都安排妥当了,可接下来事态的发展却是无法意料的。李家众人粉墨登场的相亲大戏,又将有更加惊人的表现上演......

四 : 十二岁的独语

  把梦中的童话放映在雪白的墙上,让我仔细观看;把天空中的星星一颗颗收藏起来,任我慢慢欣赏。

  十二岁时,爱把森林看作大海,爱把大海看作天空。爱在心中描绘森林和大海,爱在无人的地方把歌声洒向天空。十二岁时,开始学会独自回忆往事,开始学会控制自己,开始学会接纳别人。开心是,会和朋友一起分享;伤心时,会独自一人承受。十二岁时,心中充满了对大自然的好奇,对外星人与UFO的疑惑,对细小、恶心和有害生物的恐惧和对某人的崇拜。十二岁时,自我感觉良好,嫌只比我小两岁的表妹不懂事,和年长八岁的表姐在一起,又会满脸笑容的说:“其实你只比我大八岁。”十二岁时,梦想当老师。就算朋友说:老师最讨厌了,你长大了要是当老师,我就和你绝交。”也不能干扰我的梦想。梦想当演员当歌星,尽管别人说:“你相貌丑,五音不全,还是死心吧。”也要去努力一回。十二岁时,总离不开父母的疼爱,亲人的关心。十二岁时,理解了父母的苦心,明白了斥责也是他们‘爱’的另一种表达方式。十二岁,只有一次。十二岁,发现了很多,懂得了很多,也接受了很多。

 

    初二:晨萱

五 : 泪如晶(十二)

  “啊?我的包包在动?!等等!!!”结木哽哽咽咽的说。

  结木小耶的手伸进了包包里,触碰到了一个东西,又迅速抽了出来。

  “哦,只是电话响了而已,没事的。”结木小耶撒着谎说。

  “结木同学,你放学了来一下皇家园林好吗?就在学校的后门处。”一个男同学说。他叫边里藤风,是守护者的一名,他是国王K。

  “哦,好的。”结木说。

  “哇塞,小耶,有可能要邀请你进入守护者呢!那里好棒好棒的!”一个女同学不禁羡慕的说。

  “呵呵。”结木只是笑了一笑。

  藤风旁边。

  “藤风,你真的打算这样吗?”一个女同学走到了边里藤风的旁边,对他咬耳朵。

  “嗯,我看到了她的包包里的守护蛋,她应该是知道的。”边里藤风说。

  “哇塞!Q来了!”同学们又一窝蜂的朝边里藤风这边跑来。

  “Q?是什么啊?”小耶愣在那里发呆。

  “嘻嘻,小耶,你不知道吗?Q就是女王啊,守护者里的女王,她还是隔壁班的班花呢,也是守护者的一名成员,真名叫:佳藤月冰。”一个女同学对结木小耶说。

  “啊?还真奇怪啊!”结木小耶说。

  佳藤月冰:一头带紫带蓝的头发齐腰,经常用樱花扎头发的来把头发扎成一个马尾辫,眼睛是粉红色的,鼻子高挺,面容称的上倾国倾城。守护者的成员,职位:Q。拥有守护蛋:2个。

  边里藤风:一头黄色清爽男孩发,眼睛是蓝色的,鼻子高挺,帅气动人。守护者成员,职位:K。拥有守护蛋:1个。

  结木小耶:金黄色带红色短发,常常扎成两个辫子,喜欢用红色装饰带来扎,眼睛是金黄色,鼻子高挺,特点与面容都是可爱系列。目前不是守护者成员,拥有守护蛋:2个。

  放学。学校后门。皇家园林。

  “结木同学!这里!”边里藤风对结木小耶招手示意。

  “哦!”结木跑到了那里。“啊?这么多人啊?”

  “嗯,来大家自我介绍。”边里藤风说。“我先带个头,我是守护者的K,代表国王,我叫边里藤风。”

  “我叫佳藤月冰,守护者Q,代表女王。”佳藤月冰说完就坐了下来。

  真冰冷,怪不得叫月冰。小耶心想。

  “你好,我叫田俊天麟,我是守护者里的J。”

  “你好,我是月茗颖,我是守护者里的A。”

  “哇哦,你们好,我叫结木小耶。”、

  “你有守护蛋吗?”月茗颖问。

  “嗯?”“守护蛋?”小耶问。

  “你不知道守护蛋吗?”田俊天麟问。

  “不知道。”

  “咳咳,所谓守护蛋,乃神话之物,以你的梦想而变成的蛋,来,炫,出来。”田俊天麟说。

  “哦。”远处飘来声音,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了。

  音乐顿时响起,“看!我帅吧!”名叫炫的小东西说。

  “额,小东西,你是什么东西?”结木问道。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东西!我是守护甜心!帮助你们的守护甜心啊!”炫发飙到。

  “呵呵,我的梦想就是让我炫,所以就有了他这么一个守护甜心。”

  “呵呵,炫都出来了,现在轮到国王登场!哈哈哈哈哈哈!”雄大的气势立马传开……

 

    五年级:紫露茗冰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党员转正会议纪要-党政联席会会议纪要 下一篇: 中国企业互联网市场-朱则荣:十万亿互联网产业市场如何分割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