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性失忆-选择记忆

一 : 选择记忆

一个人出来逛街总是那么惬意。我捧着一大堆玛格丽特的东西,走在街边。现在的微雨怎么也不会影响到我,反之感觉更沁人心。没过多久我便等到了公车,车上乘客并没有我想象得多,但是因为下雨,感觉雾蒙蒙的车子变得分外阴暗。我直径坐在了车口的三座。

过一站,上来一对母子,母亲抱着孩子肩上还背了一个大包,里面放满了婴儿物品,我只是感觉她拿公交卡的姿势很有别扭。她也没怎么挑位子,直径坐在了我旁边,我蹭着身子忘旁边挪了挪,让出了两个半位给他们。

刚坐下没多久,那孩子就不安分地很,开始哇哇地叫唤。车里本来就不到十个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集中到这位母子身上。我本来就是个有音癖的人,听到一些噪音,脑子就像塞满了打结的黑线,心里变得浮躁不安。这母亲也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就塞给他一个球。突然,那母亲的电话响了,她摸索了一会儿从衣兜里拿起电话回短信。那孩子似乎并不满足,一会儿就放下了球,任由它掉下座位,越滚越远。我受不了他这翻不止的噪音,咬咬牙,将头别往另一个方向,手指紧紧扣住把手,让自己慢慢忍受。

另一只捧着刚买回来东西的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总是感觉被什么微弱的力量扯着,我惊愕地回头,看到一只小手抓着几张帖纸,断断续续地用力拉,我瞄了他母亲一眼,可她还是专注地按弄手里的手机。我无可奈何,只能放开本来抓着把手的手,悄悄把帖纸扯出那个小魔爪。他的手一下滑,刚好摸到了帖纸下面的文件夹,他还仔细打量了这个文件夹,似乎觉得这个也可以凑或,就又开始“抢”文件夹……

我真的很想把他的手拍开,可是我知道这样做了他一定会哭,这样我再怎么解释也会败给一个大多数人认为天真无邪的婴儿。这可是我周末挤出的那么一点时间,到那么远的地方来买我最爱的玛格丽特用品,现在我自己还没拆,就被他抓啊捏阿。要不是我家离得远,我几乎有了下一站就下车的欲望。正在我气得咬牙切齿的时候,我看见了那孩子眯着眼睛看着我,笑了起来。我诧异地望着他,呆滞了几秒,感觉仿佛从一个无尽的光明中蔓延出来一条条藤萝枝条,一份一寸地分布进我心中的每一个角落,但又仿佛带着尖利的叶刺,深深扎进我最软弱的地方。

我甚至不敢相信上一秒我曾怨恨过这个孩子。这个笑分明不像我们做错事,然后露出的那种邪恶而又谄媚的笑。(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或许我真的是错了,我责怪了一个可能连什么是对,什么是错都不明白的婴儿,我用了社会世俗的想法去看待一个,内心一尘不染的婴儿。可是他的确是惹怒过我,但只是惹怒过。他以后长大还会记得么?我小时候一定也像这样伤害,恼怒过许多人,而那些人在那时可能也是用我刚才那种憎恶,厌恶的眼光看我,只是我可能没有对他们笑,他们用成熟的思想记住了我,也许只是我不记得了而已。

原来记忆是锁不住一些我们曾经认为亏欠的东西。慢慢的,我们的心灵适应这个社会,我们也被强行记住了我们适应下去所需求的该记的东西。

莫姬腾讯空间:http://user.qzone..com//(姬漠烟)

http://user.qzone..com//(莫为忆)

莫姬讨论群:

二 : 选择性失忆

我要选择性失忆/把你忘的很干净

忘了你给我的信/忘了谁先说爱你

我要选择性失忆/抛弃凌乱的回忆

可又打开了日记/求自己忘了你

想要重新开始/回忆着我们之间的悲剧

像是应该在哪部电影

其实我们可以选择记忆,但是我们无法选择忘记,除非是失忆。

嘴里说着的忘记,又有几个能够从心底抛开,能够从心底放下?经历过就是一辈子的记忆,就是一辈子的印记,除非我们失忆。可是那样的我们谁也不愿意去接受,忘记身边所有的人、事、物一切重新开始。陌生的一切也许带给我们的是很多的惊喜很不确定的快乐,但是陌生的一切也带给我们的是无尽的担忧。

如果说真的可以选择性失忆,那么你们会选择忘记你已过去的生命力的那一段呢?

是想要忘记被好友欺骗的那一段?还是想忘记被自己的爱人伤害的那一段呢?还是选择忘记那些给过你帮助又给过你伤痛的人的那一段呢?

其实无论是曾经伤害过我们的人还是曾经给我们快乐的人,都是我们人生路上不可缺少的角色。那个给过我们伤痛的人教会我们呢该如何的成长,那些给过我们快乐的人教会我们寻觅人生中美丽的风景。人的一生总需要成长,也需要有那些美妙的风景的伴随。所以,我们不应该否定那些给我们伤痛的人,不应该去否决他们的存在,恰恰相反我们用该去感谢他们,在我们人生的路途中出现过,教会我们了成长。

其实,每一个人的一生都会有那些抹不去的记忆在缠绕着我们。同时,我们同样也会有很多美好的记忆在伴随着我们。痛苦和快乐的交织才能奏响美妙的人生之歌。

很多人之间存在的千丝万缕的联系,哪怕是分手了,哪怕是陌路了,那曾经有过的记忆,会一直存在,会永远的存在彼此的脑海里,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有开启的一天,但是在彼此的心里那段记忆是永远存在的,无法抹杀,也不可能抹杀。陌路的朋友、分手的情侣有几个可以做到真正的忘却?

有些悲剧很多时候我们以为只会是电(www.loach.net.cn]影里的某个场景,可是很多时候在现实中也还是会出现,只是不会有什么音乐的渲染,当然也是没有观众的。两个人或者一个人的舞台总还是会有那么一点悲凉和伤感。

对于爱情,我觉得不管是谁先说“我爱你”也不管事谁先说“我们分手吧”,在彼此的心里彼此存在过就是永远,我们没有办法选择性失忆,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我们不能添加记忆,同时,我们也不能删除记忆。只能是时间的洗礼让我们记忆更深还是随着时间我们慢慢的而以往彼此。甚至在若干年之后,我们再次重逢我们早已经认不清彼此的面容,擦肩而过确认不出彼此这样的情节不只存在于电影里,也不只是存在于写手们虚构的世界里,它也真实的存在在我们的生活中。分手后,我不会说忘记你,我想我只会把那些事,那段感情默默地埋藏在内心的深处,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开启,但是绝对不会遗失。

对于友情,也许原本玩的很好的两个人不知不觉的就成了陌路。我最不愿意的就是原本那么要好的人一个个都变成了陌路,可是我的能力是有限的,我们无法阻止事情的发展,我们也不能控制别人的心。经不起风雨的感情最终会走向死亡。很久以前一个很要好的哥们儿对我说:“爱情经的起风雨,经不起平淡;友情经得起平淡,经不起风雨。”现在想想也许他说的就是对的。在哦我的心里无论是爱情还是友情经不起风雨也经不起平淡的终究只会走向死亡。终免不了一死,早死早超生吧!

不是我变得无情和冷漠,只是真的我心痛了,也心寒了!对于身边的一切,我努力过,可以并不没有我想要的结果。

我一直对自己说的是,我不会去刻意的强求,我会很淡然的接受离别和重逢。可是很多时候我做不到那一抹淡然和从容,于任何事、任何人在我的生命里走过的,我都无法很平静的去面对每一次的离开和重逢。

还记得那个时候的高中,凤针去看我,梅也去看我,他们离开我都哭了!虽然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告诉自己,不可以如此的脆弱,可是我依旧还是那样,在一些地方和场景,我的眼泪依旧不争气。上次去武汉生物工程学院见到了分别两年的凤针,晚上她抱着我睡,那种感觉真的好温暖。走的时候,车快速的开走,我一直看着她看着她,直到她的身影缩成一个点,再也看不见!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上次去恩施,见到了佳音,原本以为我们会有大把的时间去聊这一年我们的经历,可是最终去没有时间。和海燕也是一样,虽然从分别到上次十一,我们两年不曾相见,甚至没有什么联系,可是走近了会发现我们的心还是栓在一起。

对于你们我从不会忘记,如果我选择了遗忘,那肯定是我失忆了。

我们不联系不代表忘记,我们不见面不代表不想念,很多我们都放在心里,等有一天我们一起聊,聊到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在以后的生活里,我不会去强求什么。是我的终究是我的,不是我的强求也不会是我的,一切随缘吧!

祝愿,我生命里出现过得每一个人都可以快乐!

不选择性失忆,或许我们可以选择性记忆!

我要选择性记忆/把你忘的很完整

记得你给我的好/记得我们的回忆

我要选择性记忆/抛弃有过的伤痛

在日记里写着关于我们的记忆

三 : 选择性失忆

我和明远在一起已经有三年多了,在我们的眼中都觉得是彼此的亲人,虽然已经没有了以往山盟海誓的冲动,但还是会为彼此的快乐而快乐。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一个叫叶子的女孩,她告诉我她还没有男朋友,我和她说和明远在一起的快乐,我们有很多的话题可以聊,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把她介绍给明远认识,后来我们三个经常在一起玩,每次都很开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几个月后,叶子已经不向以前那样来找我玩了,而且总是有意无意的回避我。我想她一定是有男朋友了,所以才没有时间来找我。

一天,我路过她住的地方,想顺便看看她,她的门没有锁,才走了门口,我就听见一个熟悉的说话声。

“给我时间好吗?”

“明远,我们还是分手吧·!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她,她把我当做好朋友,可是我却这样对她。”

“不,你知道吗?你在我心中已经是不可缺少一部分。我知道我歉她的,但我可以用另外的方式来常还。”(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可是,我真的觉得很对不起她,你还是不要和她说好吗?我真的不想伤害她。”

我看到他们相拥在一起,仿佛心被掏空了。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去的,我真的很想恨他们。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要怎样去恨一个我最爱的人和我最好的朋友。回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到最后只是眼中的泪水才是最真实的。

在见到明远,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关心我,一样的微笑,一样的问候,我却觉得它只是亏歉,他们天真的以为以隐瞒的方式可以做到不伤害我。却忘了他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只要他说他想要回自己的幸福,我就愿意给,即使我会心痛。

我走在慢长的街上,不在去想,好象这个世界与我无关,忽然觉得眼前一黑,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再醒来,我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明远和叶子都守在我的床边。

“这是哪里?”

“你终于醒了,倩美,你知不知道,你被车撞了,已经昏迷两天了。”明远高兴的拉着我的手。

我看着他“你是谁?”

“你说什么,我是明远,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明远啊”

“明远?我们认识吗?”

“你怎么了,倩美,你不记得我了吗?”明远激动的看着我。

“你认识我,那我们是什么关系。”

“我们、、、我们是、、好朋友。”他沉默许久说。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又恢复了以前的快乐,我们三个人经常在一起玩,只是原有的那份幸福已不属于我,我真的不是有意要骗他们的,我只是想给他他想要的幸福、、、、、、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班主任工作实习日记-实习班主任工作报告2017 下一篇: 修复硬盘坏道-巧用Norton8来修复你的坏硬盘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