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玉柱和马云-史玉柱的刀和马云的剑

一 : 史玉柱的刀和马云的剑

  近期中国从事互联网大行业的创业者都将是兴奋的,前面有金山的上市,后面还跟着巨人史玉柱在纽交所的上市,过了一个周末,阿里马云又在联交所成功上市,这么短的时间,这么多偶像级的公司上市无疑带给了大伙对自己事业无比的信心与激情。天道酬勤,只要执着加上正式的生意,你就能成功,仿佛2000年经历的那场网络创业风暴又回到了我们心里。

  史玉柱的成功是个人力量的体现,从一个负3亿的失败再到一次近500亿的成功,期间的历程唯有他知晓,尤其是在中国,这样一个对失败并不宽容的国度里,失败往往意味着一切都完了,但史玉柱却是一个例外,就像会使小李飞刀一样:复出后几乎伴随的全是成功:脑白金与征途,都令所有的张目结舌,成了小史飞刀,例无虚发了。按巨人的招股书,2007年上半年,巨人的营收总额达到了6.87亿元人民币,同期净利润为5.12亿元人民币,就这两个数字的确说明了太多问题:1、中国网络游戏市场的确TM的大,就算是这么晚做网游,都还能搞得这么牛,这不能不说是市场的魔力;2、网络游戏这么赚钱,6个月净利润率达到74%,这种赚钱的事情,全天下难找,要是他后期再推出的《万王之王》也火上一把的话,如此带来的规模效应说不定会将净利润率带到80%以上的高点。

  而大家看一下,在上市之后,史同学还占有公司68%的股份,这种修为怕是连当时的丁磊也赶不上,以个人为核心,始终不分散股权与控制权,缺钱了从市场上去要,而不是去通过降低股权进行融资,这一点上,他的刀法到了最高境界了,这也许是他当年分散股权给团队,导致内乱后得到的教导。事在人为,机会对每个人都是均等的,网络游戏行业里这么多的高手大佬,却让艺高人胆大的史同学后发制人,这不能不说是巨人的奇迹。总结一下史同学的刀法:用户第一、团队第二、资本第三。

  马云的成功是资本力量的体现,起步于火热的1999年,经历了至少三波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起起伏伏,用自家创的商业模式--全球首创的马式B2B剑法,硬是在高手如林的全球互联网行业站得了一席之地。如同IT时代周刊总编曹健评价的一样,阿里巴巴核心不是网络,而是商人,可以说互联网就是阿里的一把剑,而剑的魂是人,剑的价值也来自于人。Thomson Financial的数据显示,阿里巴巴本次全球发售将是2007年全球最大规模的科技公司IPO,也是自2003年8月Google上市后最大的互联网IPO,招股说明书显示,2005年,阿里巴巴公司税前利润额为1.034亿元,2006年税前利润额为2.914亿元,2007上半年,阿里巴巴公司总收入为9.58亿元,税前利润约4亿元,净利润2.95亿元。虽说在利润总额上比不上史同学新创的半年就达5亿,但马同学的未来将更加的有前途,因为阿里是一个生意的平台,只会越来越好,利润只会越来越高。

  与史同学相比,马同学这次在IPO后,占上市公司的股份不足5%,这与史的68%相比,是很大的反差,造成这种主要原因是阿里的融资,在八年的时间里,阿里先后融资超过5次,天使投资人、软银、Investor AB、高盛、富达投资(Fidelity Capital)、新加坡政府科技发展基金、雅虎、日本亚洲投资、Granite Global Ventures和TDF风险投资有限公司这都是站在阿里后面的资本力量。马同学在这个过程中,给我们大家表演了一出《诛仙》里的“诛仙古剑阵”,高手无为而治,借资本之力才能打造最大的力量,马同学舍小股份成就大阿里,但马同学也很聪明,每次融资都通过文件将表决权紧紧控制住所有权力,虽有大股东,但小马依然掌握全部主动,资本不介入管理,只帮忙不添乱。而另一方面,马同学对团队很看中,无论是高管还是60%以上的员工都拥有股权与期权,这一点上看,马同学组织的是一个阿里集团军。总结一下,马同学的剑诀是:团队第一、资本第二、个人第三

  一个独善其身,一个兼济天下;一个专注产品,一个架构平台;一个败中致胜反新意,一个芝麻开花节节高;这是他们的不同,而同样注重市场,注重用户,注重销售,这是他们的共同特点。在我们眼中,两位大侠都成功了,而且都成功的非常有个性,非常经典,这也验证了一句老话:条条大路通罗马。我们没有必要将哪条道路奉为圣旨,将谁奉若神明。创业之路千百条,找到适合自己的一条,再配之以正确的方法,务实的团队,加上勤奋与执着,不成功很难。

二 : 纪学锋回应与史玉柱不和风波:有争执很正常

11月19日消息 11月18日晚,针对日前坊间关于《征途2》制作人纪学锋因为游戏理念与老板史玉柱发生分歧的传闻,纪学锋本人在微博侧面做出回应。

纪学锋在微博上写道:“这几天有不少传闻说我和史总的,还有不少朋友打电话来询问,谢谢大家的关心。其实游戏制作细节有不同看法甚至争执都是很正常的,我是史总一手带出来的,我们的目标都是把《征途2》做得更好,希望大家多支持我们。”

此前据有消息称,《征途2》制作人纪学锋与史玉柱在《征途2》的研发理念上发生冲突,两人在办公室发生激烈争吵,随后纪学锋当场摔门而出,iPhone4手机在期间摔碎。媒体猜测称,两人主要分歧在于《征途2》的研发理念不同。前期史玉柱一直不参与具体研发,但到了最近不限号技术测试前夕,突然开始大张旗鼓张罗游戏的筹备工作。由于发现一些游戏的设计元素与老《征途》差异太大,史玉柱提出要在11月底的不限号技术测试阶段改掉,遭纪学锋等人强硬拒绝,冲突以史玉柱的妥协告终。

《征途2》官方一直未回应这一消息,本次纪学锋的回应是首次有官方人士对这一传闻作出回应。(完)

三 : 史玉柱陈天桥谈和 上海滩俩大佬对手或变战友

1日消息 今日凌有晨,确切消息表示,上海两网游大佬-巨人以及盛大在近期达成一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推出一个游戏联合运营计划。众所周知,盛大与巨人在网游圈中向来水火不容。在过去几年中,两公司不仅数次开展过唇枪舌战,还经常高薪挖对手的游戏人才。两个网游业暗战多年的上海同城对手即将变身战友,真可谓是“没有永远敌人只有永远利益”的最好阐释。

虽然巨人与盛大之间有多年纠葛,甚至之前有评论表示,在这之前两家公司的商业利益从来就没有一致过,甚至有人以“老死不相往来”形容巨人于盛大之间的关系。2007年11月巨人奔赴纽交所上市的当天,陈天桥面对媒体未发一语祝贺之词。

但知情人士透露,在得力下属的安排下,陈天桥与史玉柱一个多月前在上海某会所会面,双方就盛大之前倡导的联合运营计划展开了探讨,并达成“握手言和、合作至上”的初步意向。随后,双方项目部门进行实质性的合作推进。据了解,这是极其难得的史、陈坐到一起的机会。陈天桥为了打造娱乐帝国梦想,已很久没有在网游场合出现。而疏于社交的史玉柱整天泡在游戏里,也很少混迹网游圈。媒体印象中,很少能看到两人同时出现在一张照片中的场景。这次盛大、巨人谈成的联合运营计划,有望让媒体一饱眼福。

有消息人士认为,盛大、巨人敲定合作也等于否定了巨人与金山之间进行直接合作的可能。不过金山已是盛大的合作方,不排除巨人通过盛大与金山达成曲线合作关系。金山高层昨日确认,将与盛大旗下浩方平台展开大规模联合运营,除《剑网3》外其他产品全部都采用与盛大联合运营的模式。有细心的业者指出,《剑网3》不给盛大,是否给巨人接手留出了想象的空间?

同样有业内消息称,在与盛大、九城联合运营《剑网3》的谈判接连失败后,金山把目光对准拥有强大地推能力的史玉柱不失为一个选择。至于这款后劲不足的游戏,是否能获得巨人的青睐,有待两主角揭幕。

四 : 草根站长,我要和马云、丁磊、史玉柱一起打麻将?

  草根站长有太多的好像,总希望自己网站能在一年或半年就发展大,甚至想一个月就把网站做大,这种急功近利,好高骛远的心态,试问怎么能做出一个好网站呢?

  互联网与传统行业相比,现在出现的只是冰山一角,它的发展前景是不可估量的。衣食住行、休闲娱乐、新闻媒体、体育文化、情感交流等等,都是一座座隐含金矿的大山。然而,挖到金矿的人往往就是那些,坚持到底,永不放弃的人。只要你有心,无论是什么类型的网站,只要做到耳目一新,创新,创新,加内容,绝不可否认三年后的今天,就像现在成名的网站一样出类拔萃。

  好的内容题材还有及时的内容更新,往往是一个网站成功的关键。可是有多少位80后的站长做到了呢!!?看来没有几位,因为在站长网Admin5看到很多文章为流量唉声叹气,还有的就是为状告百度不近人情,胡乱拔毛的。这样的个人站长太多太多,与其说他们是站长,还不如说他们只是网络爱好者,只是自娱自乐的网站罢了。有多少个人站长,做网址是从网友的角度出发,为网友的需求而着想的呢?说得难听些这样的网站,仅是一个给自己看的摆设品。难道一个放在自己卧室里的摆设品,会为你引来“旅游者”吗?不会的绝对不会,如果有的话,那也是仅有的一个问路的迷路者。这样的ip和pv是不会有回头多看一眼你的网站的,更何况让他们去点击你的广告!

  草根站长应该如何成功呢?

  第一:请不要做“网址站”。不管你现在是如何的有信心,你的网站是如何的有个性和特色。反正百度是不会给你信心的,如果你没有钱给李老板请马上放弃吧!

  第二:请不要做色情垃圾站。这些只是目光短浅的人才会去做。

  第三:私服类网站。有不少这样的年轻人,为此去体验了“越狱”生活。希望你不要去加入他们的“团队”.

  第四:请不要做懒惰站长,做了网站十天半个月才更新一次的网站。就等着被打入冷宫吧!所以,既然做了网站就要像牛一样的勤劳。请各位站长做好心理的准备。世界再怎么颠倒黑白,美国再怎么横行霸道。请记住:有付出,必有收获!天上不会无缘无故掉馅饼。

  第五:网站没有或者只有首页是html静态页面的,也是一个不成功的网站,不管你的页面内容很原创,很新鲜,很个性。请你吧它做成html静态页吧!应为搜索引擎他不喜欢玩“捉迷藏”,所以不要将你的网站做成完全动态的,一个成功的网站最起码也要有几个静态页面。

  第七:请不要做“小偷”站长。“小偷”一看到这个词就气愤,这世界上本就不应该有这样的人存在,在现实社会理小偷永远是过着忐忑不安的日子。何况是互联网,想做真正的站长,那我请你不要做小偷站长,偷别人资源的,用别人的服务器资源带宽资源来满足自己的需要,就算访问量上去了,别人资源到底不安全的,如果哪一天别人知道你偷他东西,他不让你偷的时候,你的什么资源都没了,就算访问量暂时还有,但是一天会比一天减少,也会让更多人知道你是一个没有水平的网站。

  草根站长同志们,请不要固执己见,浪费青春!有错就改,只要我们坚持到底,永不放弃。某年后的某一天你会和马云、丁磊、史玉柱一起打麻将的。相信自己,相信未来!

五 : 陈天桥和史玉柱的对决

  梁朝伟演过电视剧版的鹿鼎记,黄晓明也演过;古天乐演过的神雕侠侣,黄晓明也演过;周润发演过的许文强,黄晓明还演过。黄晓明和他们要么神似,要么形似,这些大牌明星演过的招牌角色,黄晓明一一尝试,所以难怪他最近这么火。

  当然,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新上海滩》。我对这个新版的上海滩的好感,也许建立在老版上海滩的基础之上,但我有时还真说不清楚,我到底喜欢上海摊的哪一点。我只记得,上海滩这个地方英雄辈出,矛盾重重,地方虽小,却是一个大舞台。

  其实,现实中的网络游戏行业也是如此:

  “巨”与“大”两个特色

  07年互联网企业财报已经公布,网游行业出现两个热点:一个是陈天桥和他的盛大;另一个是史玉柱和他的征途网络(现在改名为巨人,他在做一款名为《巨人》游戏)。史玉柱不比陈天桥,代理和研发的游戏有一箩筐,而且品种丰富、类型齐全;史玉柱目前就有两款游戏,前者征途已经公认取得了巨大成功,后者《巨人》才刚刚测试。不过,即便是这两款游戏,却已经吊足了媒体的胃口。

  史玉柱两个游戏的名称很讲究,前者很低调:征途,意味着他要踏上网络游戏的征途,颇有点苦行僧的感觉;后者“巨人”,略显张扬,这个名字让人想起那座70层的巨人大厦。史玉柱热衷“巨”,陈天桥偏爱“大”。看来,两者都不是平凡的角色。

  

 

  07年四季度的收入对比上看,盛大的收入超过网易和巨人排在第一;但净利润却在网易和巨人之后。

  单位美元07年收入07年净利润

  盛大3.38亿1.91亿

  网易3.16亿1.73亿

  巨人2.094亿1.558亿

  九城1.754亿0.33亿

  而07年全年的收入来看,盛大在收入和利润方面都超过了网易和巨人,稳居第一。

  “巨”与“大”的背后

  十多年前,史玉柱打算盖一栋70层的巨人大厦,但最终未能如愿,反而跌入了事业的低谷;十年间,史玉柱凭借残余的人脉和资金,建立了名为“健特”(英文为巨人)的保健品公司,东山再起;十年后,史玉柱资金将征途改名为巨人,并在纳斯达克顺利上市。

  两年前,笔者和一些网游行业的观察者都对史玉柱做网游普遍不看好。当时资金不愁,但人才和产品却是史玉柱面临的大难题。两年过去,我们发现史玉柱都顺利解决了。人才,最初从盛大挖走的一拨人,产品也是盛大的《英雄年代》的改版。之后,产品方面,玩家出身的史玉柱成了策划牵头人;营销方面,走的是脑黄金的路子。在推广方面,连央视都避让三分,征途的广告轻松登上央视的黄金时段,一放就是一个月,这也算开了先河,史玉柱在营销上的资源和人脉远非常人可比。

  可以说两年来,史玉柱在一款游戏上(征途)精耕细作,很有当初丁磊的风格,而且也取得了和丁磊一样的成功;而另外一款游戏《巨人》要在三月底才开始测试。史玉柱在一款游戏上,足足花了2年多的时间,但就 07年四季度的净利润而言,史玉柱的一款游戏,竟然超过盛大的几十款游戏游戏的总和(包含各种类型),颇值得人们玩味,那么,如果他用5款以上游戏的话,又当如何?

  征途网络后来改名了,改成了巨人,史玉柱的心态也应略有不同,当初的网游坎坷的“征途”之路,让史玉柱成了网游业“巨额利润受益人”。而盛大走上了另外一条路:广泛播种,四面出击,网游业务线之全,让行业为之惊诧,盛大的产品线和产业链条已经构成一张覆盖网游全行业的网络。

  史玉柱要做活一角,而陈天桥玩大模样,盛大的棋子是满天飞。

  “网络游戏”与“猪”

  中国人有一句损人的话,“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意思是,事情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是见识过,略有了解。据说这个典故来自《红楼梦》第十六回:“偏你又怕他不在行了。谁都是在行的?孩子们这么大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如果把中国的网络游戏比作成猪肉,的确有些人不但没吃过这块猪肉,他们甚至没看过猪是怎么跑的,他们就是在美国的那些所谓的华尔街的分析师们。

  中国的网络游戏是在单机盗版游戏横行若干年,造就了网络游戏的潜在市场,这在美国和日本都没这条件,这也造就“中国网络游戏”这头“本地猪”的生存环境——这些,美国的分析师们不了解,所以,他们每每看到中国网游报表上的巨额利润时,就会感到迷惑;

  中国玩家,颇有中国特色,喜杀戮,喜装备,喜升级;美国的虚拟人生,第二人生在中国火不起来;美国的龙与地下城,在中国也没火起来。——这些,美国的分析师不了解,他们也会迷惑;

  如果把网络游戏比喻成猪,史玉柱喜欢养猪,陈天桥喜欢买猪;史玉柱喜欢养一头大肥猪,陈天桥喜欢买很多品种的猪,像宠物一样养着。

  中国的猪有中国的做法,中国人喜欢红烧肉东坡肉,喜欢京酱肉丝、水煮肉片;美国人喜欢吃猪排。中国的网络游戏也有让美国人看不懂的地方,比如道具模式、虚拟货币,所以陈天桥和唐骏要跟美国人讲网络游戏的新模式,告诉他们红烧肉和猪排一样好吃。美国的次贷危机,美国的猪肉不好卖,让他们对中国的猪肉也没了信心,最近史玉柱巨人网络资产也大大缩水,没办法,史玉柱做的猪肉,美国人更是看不懂。

  美国的股票分析师们,真像那句话说的一样,没吃过猪肉,也没见过猪跑,他们更不懂陈天桥和史玉柱的手艺了。

  “系统”与“阶级”

  Techweb在三周年庆祝会上,把《南方周末》的《系统》评为07年度最佳原创报道。这篇《系统》直击史玉柱《征途》的软肋,据说,让史玉柱大为恼火。其实背后还有几段小插曲:

  史玉柱向来了解媒体厉害,当然也极会利用媒体炒作。对于媒体的采访,史玉柱向来是慎之又慎。《南方周末》在行业内颇有影响力,但在采访史玉柱的时候,却曾经碰了软钉子:原来,在写《系统》之前,已经有一拨记者采访了史玉柱,由于对网游行业不了解,问了些特不专业的问题,被史玉柱不软不硬地回应了。写《系统》那一拨记者,于是花大力气找了一个真实玩家,从玩家角度去分析《征途》的问题。据说,史玉柱对后面的记者挺重视,正打算让写《系统》那几个记者去欧洲旅游。当《系统》刊登出来的时候,据说几个记者已经在去欧洲的路上了。

  当然,这篇文章主要是行业影响比较大,但并没有影响到玩家,很多玩家看了这篇文章,反倒勾起他们的兴趣。

  《系统》的确是一篇好文章,它从一个玩家的角度(吕洋一程度某医院的B超检查师)去分析征途,征途的世界,和这个虚拟世界的法则。一个很小的视角,却反映出系统一直就存在着的根深蒂固的问题。在1.2万字的篇幅中,文章用“勤奋”来形容这个系统,当然还有“花钱的陷阱”“核裂变一样蔓延的仇恨”“可以赌博的游戏”“花钱买你生气”“丑恶,荣誉被建立在仇恨和贪婪之上”

  《系统》就象是玩家自己写的游戏体验文章,其中不少是“游戏专用术语”,去掉评述性的文字,基本可以给征途网络(现改名为巨人网络)拿去做玩家指导了。这个游戏中,最深刻的体验,则莫过于“金钱至上”的游戏规则。这种规则在现实社会是遭遇抵制的,“钱不是万能的”;而在《征途》里,这俨然成了一种文化,一种游戏的文化,一种游戏系统的文化:有钱人统治着虚拟的世界。

  《征途》据说也是道具模式的先行者,不过征途的道具模式让玩家分成了两个派别或者阶层:一类是有钱人,他们可能城市中的富翁,对游戏只略懂皮毛,但一掷千金,舍得花钱,他们拥有最好的装备,当然也拥有至上的权利和等级;另一类人,或许是穷学生,没钱的打工仔,他们能支付起的,就是上网费和他们的时间。

  征途也因此成为一个舞台,穷人杀怪物,富人杀穷人的舞台,久违的“阶级”在虚拟社会重新出现。

  《系统》算的上中国网游第一稿,它让中国网游第一人的史玉柱很头痛。

  后记:

  我仍然地怀念老板《上海滩》,也许《新上海滩》实在太象老版,才深深地打动了我。上海,这个弹丸之地却总是英雄辈出,不但是黑社会,在网络游戏行业依然如此,陈天桥、史玉柱、唐骏、王子杰、朱骏,他们让我想起了冯敬尧、许文强、丁力,网络游戏的上海滩依然风云变幻。

  顺便引用寇晓伟在去年网游年会的一段话,结束本文:

  “但是,近一个时期以来,我们大家都明显感受到有一些不和谐的现象,在滋扰着我们的产业。有的企业为了自己的利益,采用不道德的手段,恶意破坏竞争对手的合法商业运作;有的企业利用媒体无中生有,恶意贬损竞争对手的形象”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公司年会主持人开幕词-公司年会开幕词 下一篇: 怀孕两个月胎儿有多大-怀孕2个月胎儿有多大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