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个故事-《第三16个故事》:《第三十六个故事》-简介,《第三十六个故事》-剧情

一 : 《第三16个故事》:《第三十六个故事》-简介,《第三十六个故事》-剧情

《第三十六个故事》(Taipei Exchanges),第三十六个故事是它的译名。2010年五月在台湾上映的新片,由萧雅全导演,桂纶镁等主演。这是一个关于都市人内心情感的故事,交流寻找发现解读升华自己和他人的情感。第36个故事讲的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关于梦想,关于心中的价值。

第三十六个故事_《第三16个故事》 -简单介绍


《第三16个故事》

★2010台北电影节观众票选奖、最佳音乐奖

★每个故事,都是从城市的咖啡馆开始的

《第3六个故事》,是1个发生于台北咖啡店内3五个“以物易物”的交换游戏,继而发展出引人入胜的动人故事。由《命带追逐》萧雅全导演,侯孝贤监制,《不能说的秘密》桂纶镁、《街角的小王子》林辰唏和《双瞳》张翰主演。

第三十六个故事_《第三16个故事》 -剧情


《第三16个故事》

浓密的行道树拥抱着安静的街道,路旁的"朵儿咖啡馆"亮起温暖的灯光,咖啡馆的主人是一对年轻的姊妹-朵儿和蔷儿。因为喜欢咖啡和甜点,朵儿利用工作积蓄下来的存款以及家人的资助,和妹妹蔷儿打造了一间风格别具的"朵儿咖啡馆"。在她想像的蓝图中,她自己就是这间咖啡馆的招牌,就像同心圆一样,她的好朋友会带来另外一群好朋友捧场,她的人缘也将转化为店里一波又一波的人气。

果然,开幕当天来电影下载了好多的朋友,带来好多有趣的贺礼,朵儿高兴极了,说要让这家店长长久久经营下去。言犹在耳,开店之后的营运状况却让人大失所望,连续几天客人稀落,空荡的店面对照着满仓库的贺礼更显冷清,朵儿的好人缘反倒成了仓储的负担。

出师不利的朵儿和蔷儿,在一次偶然的对话中,开启一场"以物易物"的活动,在这间咖啡馆里,唯一能用金钱买到的只有咖啡,客人如果想要拥有其他东西,就必须拿出等价的物品和主人交换。因此,客人可以用无敌铁金刚公仔换到一张老相片、可以用清水沟换到店内的泰文食谱,不谈客观的金额,只在意彼此对价值的共识。"朵儿咖啡馆"于是不再仅是一般的咖啡馆,反而更像一处串联城市情绪的集散地。

这样的想法竟意外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客人,其中包括一位带来了3五个城市故事的副机师群青。这些交换的过程,不停地让朵儿和蔷儿重新衡量自己的判断标准,最后甚至改变了彼此的价值观,让两人决定出发去寻找第3六个故事,实践真正属于自己的目标。

第三十六个故事_《第三16个故事》 -角色分析


《第三16个故事》

主创谈角色:像还是不像

林辰晞与蔷儿

林辰晞:我觉得我自己跟蔷儿蛮像的,当然也有些不一样的地方。我觉得我私底下还蛮严肃且现实,…或是说理性吧。但电影中的蔷儿是比较三八的,其实这角色我是我参考我妹(笑),因为我妹就是比较三八。不过我感觉自己演完蔷儿后,好像骨子里的那种三八特质有稍稍浮现一些…。

张翰与群青

张翰:其实我跟这角色一点都不像!我觉得群青是那种标准的中产阶级思维,虽然这角色在电影里并没有过多着墨,但其实他自己心里也在经历1种旅程,1种核心价值的追寻。透过那些自己经历的旅程以及自己认知的价值观中,逐渐转化为1种比较接近'人'的价值,而不是'社会'的价值。虽然这部分并没有被刻意强调出来,但跟着电影走你会从中发现到群青比较清楚方向,最后也能坦然面对他自己的生活,内心得以平静。因为他从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虽然他有不错的社会地位,某种头衔或专业技能,但他过的并不是很快乐。那种把自己的全部都奉献给工作的人,往往会产生价值观上的错乱,群青这角色正是如此。直到他把过去那些无法安稳睡觉的东西拿出来,然后碰到姐妹的交换机制,让他终于可以思考自己存在的价值是什么,最后勇敢走出属于自己的价值观。

萧雅全谈群青与蔷儿

萧雅全:群青这个角色没有太多线索是故意的,因为我觉得来咖啡馆的客人都会用1种方法让自己在这里被认识,那个形象可能只有在这个空间才会出现,但那未必就是他平常的样子。应该这样说,群青只有1种面貌在咖啡馆被认识,他是1个说故事的人,每次都点一样的东西。你不能说你认识这个人,你只能说你认识他在咖啡馆的样子。这往往是片段式的而非全貌。群青是这种概念而定的角色。

至于蔷儿,我觉得这个角色反而是电影里很重要的真实感。其实安排张翰说那些象征的故事,一开始会担心很不切实际。但后来觉得可行,主要是因为想到有蔷儿这个角色,因为她能呈现出其他面向的冲突性。电影中如果没有蔷儿,只剩下群青跟朵儿这样两人在那说故事其实有点可怕(笑)。所以一定要有个现实点的存在感。而蔷儿就是1个现实观感。

第三十六个故事_《第三16个故事》 -幕后制作


《第三16个故事》

《第3六个故事》与以物易物

谈到为什么会想用以物易物这个原点的来源几乎不可考。萧雅全表示,自己其实觉得金钱制度也没什么不好,它是1种规范。但在《第3六个故事》3E电影下载站中萧雅全想带给大家的,是在这个制度之外,其实还有很多可能性,这恐怕是金钱制度里无法获得的。如果把金钱制度视为理性,那以物易物可能就是感性。但肯定每个人都会有理性与感性的两面,人的心中都有座天平,但随着生活经验、社会、职业等关系,天平会失衡。于是要学会自己去提醒自己,然后努力去调整到比较平衡的状态。像是电影里的朵儿,一开始感觉比较现实,然后蔷儿比较感性;但后来似乎会看到了相反的状态。其实那并不是改变,而是内心的某种自我被唤醒。

空间表达性格

戏剧中使用空间时,常会考虑'人前人后',这很容易表达人物角色的个性。很多空间有其先天性格和属性,客厅就是典型的人前,一般招待客人就是在客厅,如果要讲悄悄话,就会拉到厨房或阳台,这样的空间相对于客厅就变成人后。或者不一定是要跟人讲悄悄话,在客厅是1种表现,跟客人在一块儿的时候是1种样子。有一幕萧雅全拍摄了1个人到阳台抽烟,就会看到这个人在人后的样子,人物的个性就建构起来了。在戏剧里头空间的运用挺有趣的,在电影里面摄影机可以无所不在,就有机会看到人前人后如何表现。

在想像这个场景的时候,萧雅全觉得有1个ㄇ字型的吧台很重要,用意是想让观众感觉到主人翁喜欢跟人交往,喜欢跟人相处。换个角度来看,如果咖啡店主人是1个非常害臊靦腆的人,吧台的设计大概就会窝在1个小角落,他把咖啡递给客人的时候可能也就躲在吧台后面。因为希望主人翁是大方热情,喜欢跟人交往,《命带追逐》(萧雅全的首部剧情长片)中的当铺显然就不是这个气氛,男主角东清永远在铁窗后面,防止抢劫,视觉上就觉得他的状态是被捆绑住的,当时确实是想藉此讲1个人的心很想飞,却被捆绑住了。《第3六个故事》在空间的设计上,则希望传达出角色乐于与人交往、接触的感受,片中,朵儿在第一分钟就完成梦想了,她成功开了咖啡馆,但最后一分钟她改变了,她要去实践第二个梦想,这个变化的过程并非她个人的自觉,而是被人影响的,好多人来,听了好多故事,于是她改变了。这些影响或改变是别人给她的,别人带来的,她是受惠的。这是人与人互相带来的正面影响,就应该营造出1个适合人交流的空间,这部影片的观点是在赞美人跟人的交往。

奇异的街访

片中插入数段街头访谈,让民众直视镜头,谈他们心中认为最具价值之事、追求的梦想等等。萧雅全开始决定在片中加入这一段的时候是出于直觉。就是想把一些话题开放给一般观众,让他们参与或回答,然后就想到街访这种形式,便到街上问人。但剧组也不是随机在路上抓人,而是先透过朋友约访,只是他们也不知道会问什么,答案也完全没有规范,希望他们凭直觉说。

萧雅全想在影片放入了这段街访,想听听观众的反应,因为有不同意见,光我们工作人员当中就有些人很支持,有些人很反对,支持的一方觉得很有趣,很有另外1种空间感;反对的人则是认为会破坏故事线,故事会被打断,或是认为把1个抽象的事情讲得太具体了、太露骨了。萧雅全犹豫了非常非常久,在最后版本敲定前一直卡在这里,到底要不要放街访,他们做了2个版本相互比较,最后决定要街访。决定的理由就是因为觉得有趣,很好奇观众会怎么看,会觉得是打断或让影片变得更丰富。


《第三16个故事》

关于影片音乐

雷光夏和侯志坚担任了本片的配乐。两人都与导演萧雅全有着长期的合作。雷光夏的音乐有1种很难言语的美感,非常优雅。侯志坚的音乐则一直都很灵活,可以呈现非常多种不同的情绪跟情感。萧雅全表示从好多年前就很希望他们2个可以一起合作,有1种音乐上的撞击,几年前他们一起做过一支短片《地图》,觉得很好玩,一直希望再合作。这次3E看看他们合作的方法是,这个人丢了一段旋律,下个人就接棒,再丢回来、再丢回去,2个人的互动非常有趣。电影开拍前和拍摄期两人就一直来朵耳咖啡馆做音乐,收一些声音,包括剧组跟演员见面、谈剧本,他们也加入,去想像角色种种,然后开始做音乐了。拍摄期间两人已初步做出来一些旋律,这些音乐其实也会反过来影响导演的执行,摄影师和演员也会觉得被音乐感染。

静谧的最后1个镜头

《第3六个故事》里头的台北显得轻盈、自在且充盈着温润的人情。片末有1个镜头是利用台北市举行万安演习时特别拍摄的,从淡水河的彼岸俯瞰台北城,平日车水马龙的忠孝大桥竟顿时空无一人,透露出静谧、开阔或者一点点寂寥的意味。对于这个镜头,导演的解释是:"那个画面当然有些象征,但跟那一句话必须放在一起看,我喜欢我自己写的那段台词:城市是空的,故事是人写的。我想谈的也是这件事,若是要讲台北,最真实的台北也不是这些硬体建筑,而是里头的人。如果把人全都抽离,就像画面中那样,你说这是台北吗?其实也不对。什么叫台北?你如果形容给别人听,一定不会讲说台北有五座桥、4个摩天轮,而是会说台北人如何如何,其实都是在形容人。这些人物和城市是相互影响、相互养成的,但如果我们想说故事,故事是在人身上,所以那个空城其实是想谈人才是城市的核心。"

第三十六个故事_《第三16个故事》 -相关视频

二 : 第六个故事《阳关调》

《阳关调》——谁煮酒,一生醉笑,千杯难销,浮花浪蕊的拥抱。  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一路上,浩浩汤汤的队伍迎着芳草败落的痕迹,缓缓而来。只见那中间处,一顶八抬大轿,轿子上面所坐之人乃是当今大唐天子之公主。将要嫁与西域于阗国王。  为了保持友好的和睦关系,这样的下嫁已然不是什么奇事。自然带了好多嫁妆,金银珠宝,丝匹玉器,应有尽有。  送亲队伍带着嫁妆,经过长途跋涉,即将到达阳关。  队伍之前有一位甲胄闪光的威武将军领路,轻轻提着剑柄,滚过阵阵尘土的时候,胯下黑马壮硕,嘶鸣一声,四蹄生风,快步踏清秋,朝前飞奔而去。  来到阳关,有了两位士兵把将军的黑马前去喂食,一切都已列好阵势,等待着公主下一刻的到来。陪在公主轿前乃是另一位将军,安世阳。  “安将军,前方所到何处啊?”公主身边贴身侍女,掀开马车前面的帘子,探出头来娇柔问道。  “阳关,我们需要在此休整一日,过了阳关,可就是一望无际的沙漠了!”  “哦!”那侍女点了点头,然后缩了进去,帘子自然缝合。  。。。。。。。。  此处人多眼杂,各色人物都在这里停歇,阳关乃是丝绸之路除去玉门关之外,唯一通往西域之路,已有渐渐繁华之势。  虽然比不上中原地大物博这般富饶,却也是独据一方,占尽地利。  领路将军萧漠安排好了一切,公主已经进了客栈休息,门外一对对士兵轮流巡查,以免出现以下犯上的异常举动。  萧漠则是一个人独自坐在台阶上,看看四周,倍感荒凉,手中拿着一壶水,喝了一口,顿时一股凉意袭上心头,四散而发,全身觉得舒服之极。  “喝什么水啊?来,喝点这里地道的西北酿酒!”安世阳手中托着一个酒坛,朝萧漠走了过来。  “我们的任务是什么你忘了吗?”  “你不要这么严肃嘛!”安世阳走了过来,拍着萧漠的肩膀,两人有些交情,这下又是一起负责这件差事,自然一路上是各司其职,相互照应。笑着又道:“放心吧,没事的,除非大风沙席卷而来,但是这里的掌柜的说了,这些天平静的很,绝对不会有什么异常天气,他们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了!”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唯有把公主安全送达,我们才算完成任务!”  “那是,那是,准能送达!”  “我且问你,如若公主受到损伤,我们怎么向西域于阗国王交代?”萧漠一脸的镇定自若,他必须时时刻刻想着公主的安危。这是作为一个臣子的责任。  “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我劈了他!”  萧漠不屑地笑道:“你以为你是天下第一?”  “你不能这么没有自信,我们两个联手,差不多也就天下第一了!”  “你不要这么盲目地自信,这世间,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们不是在中原,不是在大唐天子脚下!”  “萧漠!”公主走了出来,直接叫出来他的名字,而旁边的安世阳看得一脸茫然,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了。按道理他们两个应该没有这么熟悉吧?  “公主!”萧漠还是恭敬地行了礼。  “见过公主!”安世阳也跪拜。  “安将军不必客气,平身!”公主转过身去寻找萧漠的视线,萧漠却是一直闪躲,不愿对视。  “你就不能再唤我一声沧素么?”  安世阳见情况不对劲,自己想要一个人离去,却被萧漠叫住。  “安世阳!”  “我们也不要拘泥于身份了,毕竟再过几天我就不再是你们的公主了,让我们成为朋友一样说说话吧!”  萧漠却是无话可说,只是站在原地一声不吭,安世阳站在中间更是觉得尴尬,但是这个时候除了自己,恐怕没有谁能够打破这个僵局了。  安世阳突然拉起沧素公主的手,这要是旁人看见,一番言语,颠倒黑白,那就有可能是死罪,可是这里除了他自己的士兵,就是萧漠的亲信,谁也不会将看到的一切说出去。  萧漠看在眼里,心中惊起一丝波澜。不过很快平静,有隐隐泛起一丝痛楚。  “如果我们所有的人今晚就会死在这里,那么公主你最大的希望是什么?”  沧素公主虽然是个爽朗之人,却也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娇羞地挣脱开了安世阳这双长满老茧而粗糙的手,一双拥有强大力量的手,却也是难以牵住儿女情长。  “不如萧漠先回答吧?”沧素公主将问题推给了萧漠。  “我希望可以活过今晚!”萧漠眼珠一转,嘴角上扬,微微一笑。略带苦涩,可是不会有人看得出来。他隐藏地那么深,那么地令人难以感受。  “如果公主死了,你怎么办?”  “你在胡说八道,小心我对你不客气!”萧漠手握剑柄,将剑抽出几分,一脸怒气地看着安世阳。  “老子喝酒去,懒得理你!”正如安世阳所言,他找了一个桌子,与另外几个不认识的人坐着,独自喝着闷酒,倒不是生气不高兴。只是觉得有的人不可理喻,不可教化。  。。。。。。。。。  夜渐深  萧漠怀中终究还是环抱着他最心仪的女子。  “今夜就带我远走高飞吧?父皇还有很多公主,只需要再派一个人过来和亲就是了,我们再也不回中原,就做一对世人羡慕的情侣!”  当初在你父皇面前,为何不这么说?你不过是不想伤了他的心。可是如今还不是一样违背这个意愿?  羡慕感到一丝为难,就在自己都还没有准备还怎么样成为驸马之前,就突然得知了这么一个消息。  他只得放弃。  “这必将引起于阗国对我大唐的不满,到时候倒戈相向,我们岂不是成了罪人?我萧家世代受着皇上的鸿恩,不敢有丝毫懈怠!”  沧素公主挣脱开来他的怀抱,嗔道:“一个小小的西域国,敢对我们不敬?要不是父皇心怀天下,他们哪里还有逞强的余地!”  她即将走进屋里,似乎觉得现在已经晚了。  “沧素,我们不能就这样消失了!”  “那你走吧,我不需要你的保护!”  “我会找到一个万无一失的方法!”  “真的?”她欢呼雀跃地转身,跑下来投入萧漠的怀抱。“我就知道你心中放不下我,你一定要想办法让我不去西域于阗国王那儿,去那儿还不如死了算了!”  “不许你说这样的话,今夜我就会想出一个万全之策,过两天我们既可以不去西域,也可以不再回长安了。”  “是什么办法?”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你先回去休息,明早就带你远走高飞!”  。。。。。。。。。。。。  萧漠祖父乃是一位术士,去过不少地方,天山之上,有一脉宗教,离阳关虽然很远,但是萧漠有办法。  是该那一匹黑马展现自己的时候了。  在萧漠眼中,这匹黑马可不比赤兔差,日行千里。  。。。。。。  过了一日,大军准备起行,安世阳不见萧漠,询问公主道:“萧漠将军呢?”  “他去玉门关取一件宝物,准备献给于阗国王!”  “那我们为什么不经玉门关去西域?”  “父皇飞鸽传书临时的计划,我就吩咐萧漠将军一个人去了,他那匹神驹有日行千里的能力,我们只需要在这里等待一日便可!”  安世阳没有再怀疑什么了,只是萧漠一走,他也就变得警惕起来了,毕竟自己的责任重大。  这日夜里,大家一阵慌乱,百马嘶鸣,一阵跺脚,都停不下来。听说是大风沙突然来临,百年不遇,可能会将整个阳关都毁掉。  这个历经沧桑的关卡,有着多少可堪回首的记忆。昔日的刀光,不依不饶,被深深地埋葬。  大漠黄烟,塞上吴弈  满城萧条,西出阳关,人迹渺茫,暮云天虹,夜中见冷的凄凉。  古道上面,还有谁在缓缓前行。  一个时辰之后,整个军队所在的地方,都将化为乌有。安世阳已经顾不上许多了,自己的部下一个个自作主张,手底下的士兵,谁也不听指挥,都各自逃命去了。  久居中原的士兵,哪里见识过这么厉害的风沙,无论往哪里跑,那都是死路一条。如今或许可以救得一命的,就是阳关地下通道了。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本来地下通道就小的可怜,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往里面挤,脚底下踩的都是人命。  “果然我们还是遇上了奇迹!”安世阳带着沧素公主走在了人群的最前面,后面还有好多人在杀戮,争着要躲进来。  “按道理今日不可能会有大风沙啊!”掌柜的名为怀光,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早就对这里熟悉得不得了,今日之事觉得蹊跷。  “既然我们即将受到惩罚,那么这既是天意,也是命矣!”  安世阳看了一眼说话之人,长得眉清目秀,一表人才,谈吐之间也是十分优雅,却看到他手中持有一把长剑,不像一般之人,忍不住问道:“这位兄台哪里人?”  “天山弟子浪云逍!”众人听到天山弟子,都投来羡慕的目光,一种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的姿态,痴痴地望着浪云逍。  “那你可得救救我们啊?”众人一阵喧嚣,都求着浪云逍。  “我又不是什么神仙,这种自然之力,岂是人力所能控制的?如果不是很大的话,我相信大家躲在这里都不会有事,躲过一劫就好了!”  安世阳以为遇见了一个什么神灵,却不想也是一个平常人,说不定本事还比自己差,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宗派么。  浪云逍一下子忘记了回问,当下不好意思地道:“不知兄台贵姓?”  “哦,我叫安世阳,这位是沧素!”安世阳指着沧素公主,没有说她是公主,只是说了她的名字。  浪云逍笑了笑。  “怎么那边还在吵闹?”  “进来的地方只有那么少,进来的想要关门,可是外面地还在不断地吵着要进来。”掌柜的怀光解释。  大风沙过后,外面没有进来的人,全部掩埋,不见了尸首。而困在地下通道里面的人还是出不来,很多人又在里面起了争执,害死了不少人。安世阳几个人被挤在最前面,也没有办法回过头去管别人,只得任由他们生死。  暂时命是保住了,可是却不知道头顶上被掩盖了一层多厚的黄沙,或许就只能在这里慢慢地等死。  阳关不保,估计玉门关也好不到哪儿去,整个西北差不多就找不到救援了。  原本人迹渺绝,现在更是了无生机。  “不知道萧漠怎么样了!”  公主看了一眼安世阳,又不说话。她在等待着萧漠回来,他们可是说好的要一起远走高飞,可是到如今,一个生死未卜,一个被困于此,接下来的事情该如何去想象。  她闭上双眼,不去想。  她深呼吸,希望一切都是一个梦。梦醒来的时候,就是她与萧漠一起远离纷扰的时候,可是这一刻却迟迟未到来。  。。。。。。。。  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吃完了。  他们还保留仅有的一丝人性。  。。。。。。。。  已经有人开始食人了。  他们大多数已经没有了人性。  。。。。。。。。  出口被堵的死死的,没有人能够顶开。没有希望了,有人已经自杀了。  最后那些人都来围攻安世阳等人,浪云逍可不是吃素的,本想着吓退他们即可,可是都是一群没有人性的恶狼,反正都是一个死,还会怕一个天山上的小弟子,结果都是自寻死路。在浪云逍的剑下,他们毫无还手之力,这下让安世阳看到了异于常人的本事。  这里面就剩下安世阳,沧素公主,掌柜的怀光,天山弟子浪云逍。  “你们天山弟子不是修道之人么?据说可以飞天遁地!”怀光也是听说,从来不曾看见过,如今能够看到一个弟子都是三生有幸。  “可是我还没有学会!”浪云逍很无奈,自己虽然很努力,资质也不错,可是毕竟修炼年限太少,还有很多事情不可为。  “唉。”怀光叹了一口气。  “这个地下通道就这么简单吗?”安世阳突然问道。  怀光敲了敲四周,无奈地道:“这已经是尽头了!”  安世阳一直都在最前头,没有到后面去看看会觉得很遗憾,于是转身去了刚刚进来的地方,起身的时候,就好像自己沉睡了好久,突然醒过来一样,全身乏力,顿时心血上涌,有股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不过镇定几分之后,就克服了这种不适。但是双手确实无力,就连爬在地上,都觉得吃力。  “我找到了!”安世阳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还能找到另外一条通道,就在进口的地方,大家都急急忙忙地忽略了这么一个地方。  就连怀光都不知道这里还有另外一条通道,说不定就通向地面上某个地方。  为了这最后的一丝希望,大家都不曾放弃,尽管身上已经没有了力气,只有浪云逍不同,本身是修道之人,身体素质比一般人要强不少。  再就是安世阳,一个将军,体格强壮。  怀光很脆弱了。  沧素公主更是气息微弱,眼前一片迷糊。需要浪云逍背上。  。。。。。。。  “怎么会这样?我们的计划不是这样的啊?”萧漠去了天山,回来之后,发现这里一片荒芜,整个阳关都被风沙掩埋,一望无际地萧条。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一定要找到沧素公主,你们一定有办法的!”  “这里确实太可怕了,一夜之间,全部化为乌有。你还是回去大唐复命吧!”  “为何只有我一个人没事?我现在回去就是一个死。他们会不会躲在什么地下通道里面?这里应该有这样的机制救命的!”  “百年不遇的大风沙,就算是有地下通道,也都垮塌了,躲在里面也是一个死!”  他这么地信誓旦旦,可是最后一刻,都没有留在他最爱的人身边。  这个遗憾,这一辈子都无法弥补。  萧漠知道,就算自己再怎么固执,也不可能再有什么希望了,与他同来之人乃是天山绝顶高手,连他都断定这里没有了生命的感应,萧漠知道漠然长叹。  怀着这一生的远走高飞,期待下一世的明月同邀。  心思愁绪渐生,断了浮生。  为何我不直接将你带走?为何我要想个什么万全之策?失去了拥有你的最佳时机,上天为何就不能宽容一些,宽限几天的时间,了我一桩心愿。  大唐回不去了。  于阗国更是没法交代了。  萧漠决定去天山。  在阳关,那一片寂静的广阔天地间,他等候了那么多天,可是终究还是不舍地走了,这里留下的是满地的黄沙,埋葬的是满地的黄金。  。。。。。。。。  当年的一个运油商队也遭遇了同样的事情,当时阳关重建,才有了今日的辉煌,可是安世阳他们不会想到,在接下来的这条路上,遇见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老者悠然自得地生活在地下六十多年了,这里有火,有食物。  “你不能在这里一直都吃干食吧?你们这个商队是有多么庞大啊!”  “三千人的队伍,就剩下我一个人侥幸活下来,还与所有的物资活在一起,其实这里最好吃的美味,绝对是你们想象不到的!”  他挖出了一条小虫,怀光见了,觉得奇怪,便问:“这可是传说中的狂草虫?”  “他在西北大漠不断地消灭青草,才导致如今一片荒芜的景象,我也是在这里才发现的,却不想它们都活在地底下了!”  “那它们靠什么为生?”  “我哪里管得了那许多,我只知道我要活下去,怎么样?你们要不要来点?”老者直接吞掉了一只,问问安世阳他们,每一个人敢。  “起初我也和你们一样害怕,不过没有办法,既然你们刚来,就吃点干食吧!”老者拿出来一些黑色的东西,安世阳看在眼里,却心生畏惧,但是眼见怀光第一个吃了,而且什么事情都没有,为了活下去,他们也必须吃。  这个地下王国什么都有,有一个收集滴水的地方,也不知道是哪个地方的水滴,慢慢地渗透到这里来。  “你难道就不想出去吗?”  “想过!”  “那有没有办法?”  “历经千辛万苦,始终无法出去。”  “我们来的地方那个出口,在没有被淹没之前不是应该可以出去的吗?”  “你太不了解这里的情况了,那个进来的们,本来是不在那个地方的,后来因为大风沙的运动,整个地面的黄沙都跟着风起云涌,一层一层地随之改变,那外面就像是千层浪拂过,你觉得你们还会在原来的地方么?”  四人还是不太相信,但是最终都没能逃出去。  。。。。。。。。。。  过几年,江山风雨飘摇,雪若花凋,苍茫天山,萧漠站在山上,他又决定去阳关看看了。来到阳关,风沙移动,偶尔可见黄金宝物浮出沙面,来这里的人,都可以捡到宝物回去。  后人称之为古董滩。在这片砂砾平地上,散布着许多钱币,兵器,装饰品,陶片等。分布广泛,随手可捡。  进了古董滩,空手不回还。  昔日的阳关城早已荡然无存,仅存一座汉代烽燧遗址,耸立在墩墩山上,依靠这座墩墩山,方圆百里尽收眼底。  多少将士曾在这里戍守征战,多少商贾,僧侣,使臣,游客曾在这里验证出关,又有多少文人骚客面对阳关,感慨万千,写下不朽诗篇。  “人算不如天算啊!”  “萧师弟,一切都已成过往,修道之人,应该看得开才是!”  “我也想看得开!”萧漠摇了摇头,没有了乱世年华,却不能拥抱自己所爱之人。一片盛世天下,红尘注定单薄。  何止是爱啊!  一杯离别的酒都没有来得及喝。  谁煮酒  一生醉笑  千杯难销,浮花浪蕊的拥抱。

三 : 第三十六个故事



第三十六个故事


我一直很喜欢桂纶镁。看着就觉得舒服的那种女孩子。喜欢她短发的样子,很清新。听她说话也很让人安定。音色没有多动人,却像呓语一般,即便是生气发火时也丝毫不让人厌烦。

我一直很喜欢蛋糕甜点。这一点应该是大多数人(尤其是女生)的共性吧。小时候去到蛋糕店,看到水晶似的玻璃窗里一朵朵彩色的甜点,就幻想着总有一天把那些都尝个遍。现在见到那些曾经深深吸引自己的东西,却只会轻轻看一眼,转身离开。

我一直很喜欢收集奇怪的东西。断了线的彩色风筝钉在墙上。我的房间里,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一盒旧电池,几本邮票,一盒旧钢笔,一盒星星,小时候的作文本和日记本,换掉的牙齿,红领巾。

于是,我喜欢《第三十六个故事》。

这是一部电影。卓恩朵的梦想是开一间咖啡屋,然后存钱。卓恩蔷的梦想是环游世界。她们长大了,卓恩朵终于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咖啡屋。大大的环形吧台,满墙的格子窗户。朵儿咖啡馆。这里一个星期每天的甜点都不一样。如果你想要吃手指泡芙,那么你只能星期三来。咖啡馆开业的时候,卓恩朵的前同事来捧场,带来了奇奇怪怪的不实用又占地方的礼物。摩登女郎的雕像,大大的泡沫杠铃,木马,吉他···多到没地方放。一次偶然的机会,卓恩蔷发现了一个处理那些东西的好办法。她骑脚踏车去大街小巷发传单。她看起来很快乐。她对路边的环卫工人说,辛苦咯,记得来朵儿咖啡馆。后来,咖啡馆的人的确多了。因为卓恩蔷的方法是——以物易物。看热闹的人虽多,可是真正换东西的人却很少。但是人们在思考换什么东西的时候,会点一杯咖啡。那么,卓恩朵的目的达到了。但是她却一点也不开心。因为技艺。客人并不是因为自己的技艺而来的。

后来咖啡馆来了一个男人。叫群青。他带来了三十五块香皂,各自不同的精致香皂,每个香皂都有一个故事。可是一直没有人愿意用什么东西和他换。卓恩朵很据群青说的故事,给每个故事画了一幅画。长成仙人掌的男孩,空无一人的城市,纸片女孩与画家。过了很久,都没有人要和他交换。有一天,群青来到咖啡馆,突然说,他不想要换那些香皂了。把香皂收进包里。然后,又把卓恩朵的画也收走了。群青说,这三十五幅画是我用三十五个故事换来的。如果我不告诉你那些故事,你也画不出这些画。

群青离开了。

卓恩朵决定去环游世界。做沙发客。临走的时候,对卓恩蔷说,咖啡店要好好顾。然后背着大大的行李包,启程。

这个故事就是第三十六个故事。

即使后来卓恩朵收到群青的卡片,请她陪他写下第三十六个故事,她还是背上了行李,丢下了咖啡店。


我和我姐小的时候,妈妈准备了两支签给我们抽。那两张签,一张写着读书,一张写着环游世界。我抽到了环游世界。我去了很多地方。见到很多的人。后来住在一个亲戚家,他们有空的时候就带我出去玩,没空的时候就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我一点也不快乐。我那时候好恨我妈,也恨我姐。为什么我妈可以决定别人的生活。为什么我不可以读书。

我姐呢,她抽到了读书。于是她就留下来读书。她努力学习,很努力的学习,最后考上了很好的学校。可是她却不快乐。她恨我妈,也恨我。她想,为什么我要读书,为什么我不可以环游世界。

我想,如果我把学费全部换成机票,那一定能去很多地方。

——卓恩蔷


他不应该拿走那些画。你为什么不生气。

我为什么要生气啊。

他拿走了你的画哎,那是你的。

可是他不讲那些故事,我也画不出来啊。

可是我还是觉得他不应该拿走你的画。

——卓恩朵与卓恩朵

你知不知道你的名字是一种颜色。

你说群青哦。

对啊。我高中的时候最喜欢两种颜色。一个是群青,另一个是钴蓝。

——卓恩朵与群青


四 : 《第三十六个故事》

和亮亮期待了N久的电影

只因为里面有桂纶镁和林仔仔

意料中的文艺片意料外的小情趣

我发现我越来越爱看这种PPS上评论为不知道拍的什么主题的电影

从第一分钟她开始泡拿铁我就开始微微笑着看,因为那也是我喜欢并向往的白日梦

自己的咖啡店环游世界 手工香皂 沙发客 以物易物 白色海芋

来讲35个故事的男人打开信封第36个期待


也许每个女人都有这样相反的两个自我

一个穿着蓝色竖条纹的围裙伴着咖啡香气静静烘焙手指泡芙乖顺并乐于倾听

一个留着乱乱短发骑着脚踏车想要去更远的地方大声说你好自我却也迷茫


我又这么晚睡我真是该忏悔,每天眼睛都要废掉了

可还是如此珍惜接近零点时看部喜欢电影的小惬意,只有这一刻,我可以把脑袋放空

忘记那些要远行 要离开 要变化的人

忘记那些要努力 要争取 要筹谋的事

只是看着那样的生活已经让我觉得快乐了

侯孝贤好卑鄙 他总是絮絮叨叨的讲完一个故事 就完成一次浮华大清洗

脑袋被洗空掉了 睡觉好了

五 : 第三十六个故事

[www.loach.net.cn)
上一篇: 我的自述作文-我的自述作文 下一篇: 正式开启预售-魅族15正式开启预约 价格或让魅友泪奔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