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想哭.可谁的肩膀会借给俄-qq图片:我的肩膀借你

一 : qq图片:我的肩膀借你

二 : 今夜借你的肩膀

窗外,白茫茫一片。
雪越来越大,天气越来越冷,虽然在列车车厢里,依然可以感觉到。列车员说,空调开到了最大。
晚点两天后,还能登上列车,还能赶回家过年。叶辛的心情就像小鸟冲破鸟笼振翅高飞地那一刻,不再厌恶被囚牢的时刻,无比欢畅。
不过视线晃过那个女孩时,叶辛的心里还是有点异样。那个绝色女孩依然如初见时冷若冰霜。临窗而坐着,眺望窗外若有所思,有如一尊冰冷的玉人雕像,一动也不动。大半天了,没说过一句话,甚至没有回过头看上一眼。
女孩的铺位就在叶辛对面,她对叶辛却视而不见。叶辛自嘲地笑笑,想起了两天前。
在这个中南部城市无比寒冷的冬天里,叶辛和成千上万的人一样没想到,攥着火车票来到车站时,面临的是无比尴尬的悲惨境遇。黑压压一片乘客,满眼是焦急、痛苦的神情。听到的消息永远是晚点、晚点、再晚点,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待、再等待。当然也可以选择不回家、不等待,那就一个人呆在不属于自己的异地城市里寂寞无依。这是叶辛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他的耳朵竖得尖灵尖灵,生怕错过广播里那一声回家的号响。
人很多,无休止无数列车的晚点,候车室座位上挤满了人,很多人疲倦不支,直接坐在地上睡着了。叶辛小心地保护着自己的地盘,不敢随便走动。


无聊漫长的等待,全世界都因之失去了色彩,灰暗灰暗的。叶辛疲倦来袭,再次想入睡时,忽然感到眼前一亮,一道明亮鲜艳的色彩跳跃眼前。不由精神一振。一位二十五六岁左右绝世红衣美女拖着一个行李厢,挤进了候车室,停留在了离叶辛不远处。女孩太美,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集中到了她身上。女孩仿佛习惯了这等眼光,放好厢子浅浅地坐在上面,静静地若有所思。
叶辛的心不由一颤。从叶辛这个角度看过,看见的是女孩的侧面。可是侧面的柔和线条照样美得让人心醉。这是叶辛见过的最美的女孩,有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下凡,容貌美艳绝伦气质清雅高贵,令人不敢逼视。叶辛大四了,二十三岁正是青春年华还算英俊帅气,在她面前却滋生着不可抑止的自惭形秽。
已经晚点七个小时了,中途除了偶尔偷看那美女和吃吃东西外,百无聊赖。女孩没吃半点东西,除了去洗手间外好似雕像般不太移动。傍晚时分,终于看见女孩被什么人叫出去候车室去了。大约过了几分钟后回来了。脸上一道红红的掌印,还有美丽的眼睛里噙着眼泪泫然欲滴,却有一种决绝的坚定神情没让眼泪掉下来。
叶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女孩,依然将自己关闭在与世隔绝的世界中。众人对女孩短暂的惊艳后渐趋平静,渐渐被焦急、无奈、疲倦和忧伤所代替。
叶辛做梦都没想到,回家的列车整整晚点了两天,48个小时,漫长的等待已让他对一切都感麻木了。而对那个女孩例外,叶辛总是不自觉地关注着她。除了偶尔吃东西上洗手间,女孩基本上都一动不动地在想心事。边上的人们也换了一批一批,只有叶辛和女孩没有什么改变。这期间,叶辛出于年轻人的热情,递过给她几次饼干和水,都被她一言不发地拒绝了。
候车室里候车的两天时间里,这个女孩就在自己不远处一起候车,三天后竟然同一趟列车同一节车厢。甚至,铺位就在叶辛对面。这个时候,因为无休止的等待,放弃回家过年中途退票的乘客较多,这节卧铺位竟然只剩下叶辛和女孩两个人。呵呵,与绝世美女孤男寡女同处一节铺位,算什么呢?可是,与这样冷漠的旅伴自始自终没说一个字,这又算什么呢?
叶辛摇了摇头苦笑。回想完了无意间抬头一看,忽然发现眼前的女孩不见了。一定是去上了洗手间吧?叶辛也没多想,这时候趁机可以将自己扔在卧铺上摆大字舒展舒展身骨,不必在美女面前保持高雅的姿势了。
可是过了大半个小时,女孩还没回来。临窗前的茶杯还在,行李箱还在,女孩应该没有下车。已经接近晚上,天气无比寒冷,女孩会去哪儿呢?找找吧。面对这个陌生的旅伴,叶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了一丝担心。特定的时间,特定的情境,不自觉地滋生着一种特别的情感牵动了心弦。
半个小时后,女孩躺在床上,脸色苍白。面对叶辛关切地递过的饼干和水,终于说了这么多天来对叶辛说的第一句话。她眼睛抬都没抬,淡淡地说道:“不用”。
叶辛的手生生地僵在空中,不好伸前还是缩回。只好笑笑说“可是,你。。。。。。”
女孩把头别过,没理他。叶辛坐回自己的床铺,好生尴尬。
这个美丽而古怪的女孩,刚才是叶辛叫上列车员打开洗手间门才找回的。女孩虚弱地倚坐在洗手台上,泪流满面。裤子半脱着,流了一地血。大家大吃一惊,马上叫来随车女医生进行救护。听女孩说了一句话,好像是滑了一跤摔的。可是,叶辛远远地好像听见医生说是女人流产了。在列车上流产,在寒冷的冬天里流产?叶辛感到这事离自己太遥远而无策。自己对这些毫无所知,而且女孩对自己视而不见,就把她教给医生处理吧。
可是,叶辛想溜时,被医生叫住了。“就算你不是她的亲人,也请照顾一下她。她失了很多血,不能多动。我们已帮她换了衣服。明天早上七点左右到一个大站才有医院,到时送她去做深度护理。你坐她对面,就负责照顾一下她吧。”叶辛又苦笑了一下,这已经是遇上这个古怪的美女后,多少次苦笑了。
叶辛正回想着,忽然听见对面一声轻唤。原来是女孩淡淡地叫:“你过来!”
不知是什么原因驱使,叶辛乖乖地往前两步等她吩咐。
“扶我坐起。”依然是冰冷地命令般的语气,叶辛没有抗拒赶紧照做,并用枕头垫好她的后腰。可能是这个时候,谁都会听从使唤吧。
女孩靠着枕头和铺位床墙,轻轻地说了一声:“谢谢!”
这么多天了,叶辛终于听她说出一句有感情的温暖的话,不由的心中一阵激动。不管过去这个女孩多么孤傲,多么冷漠,也许这是美女应该的。可如今她这种惨况,也应该原谅她,何况叶辛心中之前并没有一点点芥蒂。
“我美吗?”女孩突然开口问。
“。。。。。。”叶辛没想到女孩突然这样问,一时懵在当场,支吾着不知如何回答。其实心中早就有过多少次答案,很美,美得无以伦比,美得不可方物。至少之前没有见过这样的美女。
“回答我!”女孩有点野蛮地逼问道。
“嗯,美,特别的美,美得不知道如何形容,好像,好像神仙姐姐。”叶辛突然联想到了古代武侠小说里面的仙女。
“你说话很真诚,我感受到了。”女孩点点头说:“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对你说话,可是,不说我又不知道该对谁说。”女人慢慢地说,脸上依然苍白,五指红印还留一点影子。“我看见你刚刚对列车员出示了学生证,你是学生吧。就对你说说,因为我两年前也是学生。”
叶辛没想到她还留意到这个细节,才知道她并没有完全与这个世界隔绝,她的灵魂还在。
“你一定觉得我很古怪吧,不说话,冷冰冰的。”女孩问道。没等叶辛回答,自己又抢先说道“可是两年前我不是这样,我和大家一样在校园里有说有笑,爱唱爱跳。”女孩虽然没有笑,可是脸色更明朗了一些,仿佛回到了初进大学的那一段美好时光。叶辛仔细地看了她一眼,又不好意思地将眼睛移了移。
“我是学校的大家公认的美女。很多人追求我,喜欢我,可是,他们只为我的美色而来,我不理他们,回绝他们,照样读我的书,参加学校的活动。由于回绝的多了,很多人开始对我敬而远之。慢慢地,我发现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与世隔绝的个人世界中,我的美丽反而成了社交的障碍。”
叶辛认真地听着,并递了一口水给她,这回她接受了,又对着叶辛点了点头。大眼睛中开始含着一丝真诚。
“我开始变得安静,连活动都少去参加了,这样大家以为我更高傲了。我的心里面开始感觉无比的孤独。其实,我也和大家一样渴望正常的生活,正常的朋友。我长得美,难道也是我的错吗?我找不到答案。周围的人好像都来自另外一个世界。我的神情开始有点恍惚,成绩也下降了。我开始想逃离校园,我宁愿在外面兼职,也不想过多的时间呆在校园里忍受异样。”
“我脸上的掌印你应该还看得见吧?打我耳光的男人就是我兼职的公司老板,三十二岁,我这两年的男朋友,我一直认为他会是我未来的老公。两年中,他对我很好,可以说是如掌上明珠般地呵护。我相信他不是为了我的美色,而是真正地对我好了。”女人回忆起这段时光时,脸上有点阴晴不定。
“可是直到上个礼拜,我才知道他是有家室的人,而我,只是他金屋藏娇的情人!呵呵,我傻不傻,这世上就我最后知道这个秘密?!”女孩开始轻笑了起来,带着自嘲,带着凄婉。“我二话不说离开了他。他来找我。在火车站外面吵起来了,他甩了我耳光,说我花了他的钱!我甩回了他,说他欺骗了我!嘿嘿,房子,车子,都是他自己主动买给我的,我以为他会和我结婚我才接受的。现在我一概不要,我已通通还回给他了!”
叶辛认真地听着,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到了这个时候,事情已经真相大白了。又一个痴情女负心汉的故事。只是这个故事发生在了眼前这个绝世美女身上,而此刻自己与这个绝世美女相遇了。
女孩说到这儿停住了,可能累了,闭目养神了一会。叶辛不敢惊扰她,又回到了自己的铺位。看看时间,夜间九点了。不知道她的身体如何,能不能挨到七点钟去医院好好检查。想到这点,叶辛等她睁开眼睛想说话的时候,先大着胆子问道“身体怎么样了,还流,流血吗?”
女孩略感惊愕后恢复了平淡,又把叶辛叫过去了。她睁开美丽的大眼睛,认真地看了看叶辛一会,看得叶辛大感羞赧,只好避开她的眼神。
“现在我告诉你,我叫聂婷。不过,过了今晚,你不要再记得我!”女孩静静地说道。“你很好,两天里总是关心我,给我饼干吃给我水喝,虽然我没接受,可是我心中一样感动一样的温暖。我才会对你说话,才会将这些讲给你听。我的身体还行,谢谢你!”
声音越来越温柔,语气越来越温暖,叶辛心中也喜欢起来。直到此刻,他才敢勇敢地与聂婷对视,看着她的眼睛说话。只是有一点不明白,为何过了今晚,不能再记得她。
“我不是摔跤流产的,我是,我是自己用拳头打自己的肚子的!”女孩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叶辛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不是我的东西,我坚决不要。我把女人最宝贵的东西,还有对以后所有的梦想都托付给了那人,可是那人辜负了我,粉碎了我的一切。我要告别一切过去,重新开始。我就一个劲地捶捶捶。很痛,很痛,痛得我快晕过去。可是我哭着继续捶击我的下腹,我要把那个人的孩子捶出来!就这样。我很喜爱孩子,可是,我不要我跟他的孩子,因为他不配做孩子的父亲!” 女孩说完这些话,眼泪快掉下来,又被她擦干了。
叶辛还是第一次听见自己捶腹流产的,惊讶之余才感觉到这个女孩,聂婷是怎样的一种倔强性子,怎样坚强决绝的一个女孩,甚至,决绝到傻,傻到不可思议,匪夷所思。但是,心底却有着一种莫名的敬佩和感动。
“我本来想去医院流产后再回家的,可是我想离开那个伤心地,早日回到父母的身边。我不知道这火车会晚点两天,也不知道会遇上你。”聂婷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只是苦了你,让你来照顾我。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对你那么信任,仿佛回到我刚进大学时的快乐时光。你不像我身边的那些男生,你不错。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叶辛将名字告诉给了她。聂婷点头道:“嗯,我记住了。可是,我只记今晚。天亮后我会忘记的。叶辛,我能提一个要求吗?”
叶辛点了点头。聂婷眼睛里闪过一丝喜色,眼睛盯住叶辛问道:“我,我很累,可我不想睡,睡下去好冷。今晚,你的,你的肩膀能够借我依靠吗?你能,你能抱着我让我取暖吗?”聂婷突然有了一丝羞涩,更多的却是真诚的渴望。
叶辛被聂婷的信任和真诚打动了,张开双臂向着她,再也没有一丝顾虑和犹豫。聂婷嘤咛一声,将身子靠过来,抱住了叶辛,头靠在叶辛的肩膀处,终于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眼泪顺着叶辛的后背流下来。叶辛一动也不动,任其热泪横流。是的,是热泪,一点也不冰冷。哭出来吧,哭出来痛快一点,好受一点。这个女孩子,其实,是温暖的一个女孩,是一个真实的女孩,不是仙女下凡,是此刻紧紧依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的一个温暖的真实的女孩。
就这样过了一晚,两人紧紧拥抱着,聂婷哭累了睡着了,叶辛仍然抱着这个高洁的女孩依靠着列车墙壁,盖上被子。唏嘘不已。不敢睡着,怕女孩寒冷,怕女孩孤独,怕女孩忧伤,怕女孩远去。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列车医生强行将聂婷带下医院去了。
许多的日子过去了,叶辛仍然会在大学宿舍同学们睡着的时候,拿出手机上聂婷的相片看看,心酸伤感地出神。那是她临窗眺望出神的时候,叶辛偷拍的。这是叶辛的心中惊鸿一瞥的秘密,连聂婷也不知道。
想起那天天亮时,那刻,聂婷终于在相识后第一次绽开了美丽的笑容,对着叶辛甜甜地笑道:“谢谢你,谢谢叶辛!我跟医生去了啊!”说完,又抱住叶辛,头靠在叶辛的肩膀上,轻轻地温柔地说:“叶辛,谢谢你的肩膀让我依靠,谢谢你给了我拥抱和温暖,度过了我一生中最痛苦最难忘的一晚。请原谅我,我不是一个好女孩。从此刻起,我忘了你,你也忘了我!我会好起来的。你不要担心,不要伤感,不要想念!永别了啊!”
叶辛正想说什么,忽然脖了上一凉,竟然被聂婷咬了一口,印了一个湿吻,然后耳边响起银铃般清脆的咯咯笑声。叶辛心底涌现一丝欢喜和感动,回过神时,聂婷的身影已随着刚刚到来的医生,一起远远地,消失在叶辛透过列车车窗外的视野中。。。。。。

三 : 借我你的肩膀(二)

好半天,思佳才醒过神来。她敲开门,把装着日常用品的两个箱子放在了自己住的房间.又把余下的几个箱子搬到楼下,放到厅的一角.她想给老大哥夫妇打电话,看了看表,才下午三点多钟,他们还在公司没有回家.想到明天还有考试,于是,她就坐在箱子上,边等边看书.厅里不停地有人进进出出,很多是学校的学生,他们好奇地看着思佳,思佳管不上那么多,她低着头看着书,不时地看着外面,她真希望有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可是她刚刚来这里,能认识谁呢?天色在思佳焦急的等待中一点一点地暗了下来.

晚上的时候,思佳和老大哥夫妇联系上了.夫妇俩急急忙忙开车过来,思佳看到他们,眼睛有些红,但她还是忍住了眼泪.老大哥安慰思佳,让她不要着急.他说,来的时候他已经和他的师弟打了电话,他就住在附近,思佳可以把这些东西放在他那儿,如果需要什么,取的时候也方便.

几个人把箱子装上车,车大约走了三,五分钟,就在街角的一栋楼前停下.老大哥让思佳和他的太太在车里等着,他自己先走进楼去,不一会儿,他和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一起走了出来,思佳赶紧从车里下来.

老大哥指着他对思佳说:“这是我的师弟铭,也是我们的校友,比你早两届.他现在和你同校,也在念硕士学位,不过不是同一专业.”他又侧过身对铭说:“铭,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思佳,多关照一下吧!”思佳走上前,伸出手对明说:“麻烦你了!”

铭轻轻握了握思佳的手爽快地说:“嗨,不要客气,师兄委托的事,我能不帮忙吗?”

老大哥的太太这时也从车里下来,她热情地和铭打着招呼.几个人一起把思佳的箱子搬进了铭的住处.铭的房间不大,思佳的几个箱子把厅挤得满满的.思佳有些不安她望着铭,歉意地说:“我的箱子把你的活动空间都占了,过几天我会尽快处理它.”铭笑着说:“别担心,这里只是我睡觉的地方,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学校,这个活动空间对我来说是多余的.”灯光下,思佳才看清铭的脸,他的皮肤黑黑的,眼睛不大,但显得很机灵.他笑嘻嘻地看着思佳,手指在房间的四周划了一圈说:“你想用哪儿就用哪儿,再有几个箱子也没有问题!”(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几个人简单地聊了几句,就和铭告辞了.

下楼的时候,思佳对老大哥夫妇说:“长期放在铭这里也不是个办法,他这里也挺不方便的.我想把有些必须用的东西慢慢地拿回去,其他的就扔了或送人,箱子就扔掉算了.”老大哥的太太对思佳说:“思佳,你刚刚来,经济上不宽裕,需要的东西很多,从国内带来的这些也东西不容易,还是留着吧,我们那里也有地方,如果铭实在觉得不方便,就放到我们家.”思佳不禁紧紧地搂住她的肩膀,红着眼圈对她说:“谢谢你们!”老大哥笑着对她说:“思佳,一切都解决了,就别担心了.”

告别了老大哥夫妇,思佳慢慢地往回走,她感到两腿发软,头也有些发晕.这才想起来,从早上到现在还没有吃饭.她看到街角有家萨店,就走了过去.走近的时候,她特意又仔细地看了看写在窗上的价格,还不贵.于是她走进去买了一角披萨.

街上静静的,偶尔有几个行人在匆匆地赶路.天上又飘起了雪,大片的雪花飞舞着打在思佳的脸上,落在身上,和着雪她边走边大口地吃着披萨……

回到家,房东老太太正在厅里看电视,思佳轻声地和她打了个招呼,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打开箱子把那些日常生活用品拿出来安放好.又把属于自己房间的小卫生间打扫了一遍.这时候,房东老太太过来给她送来一把房门的钥匙.她看思佳在擦卫生间的浴缸,就对思佳说:“这个卫生间我已经打扫过了,以前的那个房客给弄得很脏.”边说边摇头.思佳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一切安顿好后,已经很晚了.思佳打开书本准备明天的考试.复习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她把时间定在了早上七点,然后赶紧上床睡觉.

第二天思佳的考试出奇的顺利.考完试后,思佳到图书馆去看书,在那里她又遇到了铭.看到思佳,他的眼睛一亮,热情地和思佳打招呼,思佳也很高兴.

铭简单地问了思佳的专业课选课情况,他以一个过来人的口吻对思佳说:“这里和国内一样,和教课的教授搞好关系,或多或少在考试分数上能给你一些照顾,你也不至于太辛苦.”

思佳对他说:“实际上,我并不很在意考试分数.因为这几门课程以前接触得比较少,而在以后写论文又要用,所以我还是要下一些工夫.”

铭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了思佳,他告诉思佳,如果需要拿箱子里的东西就随时打电话给他.处于礼貌,思佳也给了他自己的电话.

说起来也很奇怪,以前思佳从来没有注意到铭.但自从认识了他后,思佳总能遇到他,虽然他们的系不在同一个楼.

每次见到思佳,铭总是非常热情和她打招呼,简单聊几句.有时他也会给思佳个电话,问候一下.铭给人的印象很精明,脑子很活.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上一篇: 冯提莫晒照-冯提莫晒“下海”写真:这衣服我自己都把持不住 下一篇: 事故隐患排查治理制度-安全生产事故隐患排查治理制度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