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简介-《活性炭》:《活性炭》-简介,《活性炭》-剧情

一 : 《活性炭》:《活性炭》-简介,《活性炭》-剧情

《活性炭》是一部由喻荣军编剧的温馨话剧,由许承先、宋忆宁、郝平、吴静为主演,是热演百场的话剧《去年冬天》的姐妹篇。《活性炭》自2006年首演至今,已赢得好评无数。话剧《活性炭》是一个发生在冬天里的故事,讲述的是一对处于情感冬季的男女,一段冰封已久的如烟往事,一双历经严寒霜冻的心灵。

活性炭_《活性炭》 -简单介绍

(www.loach.net.cn)著名编剧喻荣军的话剧新作《活性炭》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开练。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艺术总监吕凉“演而优则导”担任该剧导演,表演艺术家许承先、著名话剧演员宋忆宁、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郝平与优秀青年演员吴静为联袂主演。 2000年初,沪上金牌制作人李胜英推出了喻荣军的第一部作品——小剧场话剧《去年冬天》,在当时演出市场低迷的情况下,该剧创造了话剧演出的1个奇迹,连演连满,再加演。并在以后几年的时间内,连续数轮演出近百场。2001、2002和2003年,该剧连续三年作为上海话剧艺术中心—青话的新春贺演,连演连满,并于随后推向上海各高校进行巡演,引起沪上师生们的强烈反响。2000年年底,该剧应邀参加在广州举行的中国第二届小剧场话剧节,荣获优秀剧目奖。2002年,该剧参加全国话剧新剧目展演,一举荣获优秀剧目奖、优秀编剧奖与优秀演员奖等多项大奖。2003年,该剧应邀赴日本参亚细亚戏剧节演出,引起轰动,并被翻译成日文,由日本数家剧院演出。 时隔六年,喻荣军再次续写《去年冬天》的姐妹篇—小剧场话剧《活性炭》,创作历时四年,数易其稿。该剧延续了《去年冬天》的温馨感人,仍旧讲述发生在我们身边两代人的故事,于温馨之中进行反思,在轻松诙谐风趣中透着伤感。

活性炭_《活性炭》 -剧情


《活性炭》

已离婚的夫妇陈子来与董米雪暂时住在同一屋檐下。董米雪的爸爸董雄山是山西某矿退休厂长,患有心脏病,要到上海来治疗。为了不刺激爸爸的病情,董米雪与陈子来向董雄山隐瞒了他们离婚的事实,仍象一家人一样。董雄山来上海,一方面是接受治疗,另一方面,是想来了却一桩心愿。三十三年前,由于历史的原因,他与自己的恋人梅映雪错误地划清了界限,深深地伤害了她。几十年来,董雄山一直愧疚于心,自知时日不多的他请陈子来帮忙,希望能找到已回上海的梅映雪,向她忏悔。冬日的静安公园,梅映雪穿着当年的布鞋来了。几十年后的重逢,多了分从容,少了份激情,多了份宽容,少了份抱怨。董雄山对自己过去的忏悔与对历史的反思,让年轻的陈子来与董米雪深深感动,他们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情感与家庭。最终,在董雄山的感召下,他们又走到了一起……

活性炭_《活性炭》 -幕后

《活性炭》反映了城市里为了生计而奋斗着的年轻人,也反映了他们父辈们对于生活的无奈与对历史的反思。两代人对于生活与历史、情感与忠诚的不同感悟。这里有理解,有碰撞,有隔阂,有交融,有诙谐生动的城市生活,也有沉重悔恨的过去记忆。

经过六年的磨砺,无论是在思想内蕴还是在剧作技巧方面,喻荣军的作品都迈上了1个新的台阶。正如制作人李胜英所说:“我一看完剧本,就定下来要排这个戏。我制作过喻荣军好几个戏,但这个是我最喜欢的,作品中透出的温馨细腻的情感、对历史的反思以及如何对待爱情、家庭这个主题,都是生活在今天的我们所需思考的。” 对于“活性炭”这个剧名,喻荣军解释说:“炭由煤生成,是煤中精品,而活性炭更是炭中精品,却具有净化的作用。本剧通过来自煤矿的董雄山自我心灵的净化,影响下一代重新思考情感与家庭,他就是一块活性炭,在净化别人的同时,也净化了自己的心灵。”

作为一名高产编剧,2000年以来喻荣军已有《去年冬天》、《天堂隔壁是疯人院》、《卡布其诺的咸味》、《谎言背后》、《城市禁忌之人模狗样》、《纽约地铁》、《简爱》等15部话剧作品被国内多家剧院轮番上演,荣获包括曹禺戏剧奖编剧奖、全国剧展优秀编剧奖等国内外多项专业大奖。

相较于喻荣军的高产,艺术总监吕凉则是1个“新手导演”,《活性炭》是他成功执导《午夜的哈瓦那》之后的第二部作品。如果说上次是小试牛刀的话,这次,吕凉则是有备而来,光前期坐排就与编剧、演员做了1个星期的功课。对于“演而优则导”,吕凉认为:“导演工作非常有挑战性,与当演员有很大的不同,演员只要考虑如何按照导演的要求去完成角色塑造就行了,而导演,需要全盘考虑,不光是演员,还有舞美各个部门。”而对于这次执导是否会比第一次导得更好,吕凉看看他的演员团队,眯着双眼以他标志性的笑容从容地表示有信心。

在制作人李胜英的支持下,吕凉“网罗”了剧院的优秀主创人员与演员,包括获“金狮奖”的舞美设计桑琦,《正红旗下》的灯光设计胡华庆以及许承先、宋忆宁、郝平、吴静为等优秀演员。看过《去年冬天》的观众都知道,这次《活性炭》从制作人到编剧、舞美设计、灯光设计与主要演员都是当年的原班人马。那台由年轻人创作的戏,以其紧贴当代的生活内容与脉脉温情一时大红大紫,用制作人李胜英当时的话说是“给当下的剧坛吹进一股清新的风”。六年后,当年的原班人马再次聚首,又有著名演员吕凉、宋忆宁夫妇与郝平的加盟,相信会给观众带来新的期待,再一次“给当下剧坛吹进一股清新的风”。

活性炭_《活性炭》 -首轮演出

时间:2006年8月23——9月12日19:30(逢星期一星期二休息,9月11、12日照常)
地点:上海话剧艺术中心D6空间(安福路288号)
票价:100元
订票电话:6473012364734567
二轮演出
时间:2006年9月14——16日19:30
地点:东方艺术中心演奏厅(丁香路425号)
票价:100、120元、180元(VIP)
订票电话:68541234(上海东方艺术中心)
50351288(上海东方世纪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活性炭_《活性炭》 -北京出演

《活性炭》于2013年3月28日晚在北京人艺实验剧场首演。该剧将从3月28日演至31日在人艺实验剧场连演四场。

二 : 《黑板》:《黑板》-简介,《黑板》-剧情

《黑板》是由玛雅丝.罗丝特米,本罕姆.高伯迪,本纳兹.杰弗里,塞德.默罕默迪主演的影片。它讲述了库尔德难民教师背着黑板走村串户,四处寻找愿意在边境继续上课的学生的故事。

黑板_《黑板》 -简单介绍

《黑板》

《黑板》是伊朗女导演马克马巴夫SamiraMakhmalbaf的作品,也是我看的第一部伊朗电影。作品极其简单,纪实性地再现了两位背着黑板的老师穿山越岭地寻找希望接受教育的孩子,其中一位老师跟随的几个走私军火的孩子在两伊边境被士兵开枪射杀,另一位老师跟随一群返还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难民,走到边境就分手了,因为他是伊朗人,不想跟着去伊拉克。影片情节单调到不能再单调,但就是这部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片子在2000年的戛纳获了“评委会大奖”。

由于政治、宗教等限制,伊朗影片多关注儿童小事,而莎米拉却每每批判政治环境。《黑板》犹如现代寓言,在荒凉的土地上拍出苍凉之美。“我的心像是一行列车,每一站都有人上落,但有1个人永远也不会下落,那就是我的儿子。”片中寡妇一句最经典的台词把荒原上荒谬与真实的生存状态展现。黑板在艰苦的环境下,为了生存不断发挥不同作用,人们命如草芥。在镜头拍摄上,非常冷静客观,大量大全景的远拍只呈现生活原生状态,平实的细节走着与华丽好莱坞完全不同的路线。

片中提到的库尔德人历史上骁勇善战,如今分散在土耳其、伊朗和伊拉克的北部边境区,尤其在伊拉克,库尔德人要求自治的呼声一直不绝于耳,萨达姆当政期间最为头疼的1个问题就是库尔德人问题。西方国家巧妙利用落后国家内部种族民族矛盾的历史悠久,从罗马帝国到20世纪的大英帝国和美利坚帝国,屡试屡爽。1991年海湾战争爆发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暗地支持库尔德人以令萨达姆焦头烂额,比如海湾战争胜利后,美、英、法三国军队为防止萨达姆对库尔德人的打击而在库尔德地区驻兵。尤其“倒萨”运动以来,西方国家一直希望借助库尔德人推翻萨达姆的“暴政”。

《黑板》是世界第一部用库尔德语反映库尔德人悲惨生活的影片,作品将库尔德人的生存现状艺术化地推向全世界,堪称功不可没。2000年第53届戛纳奖评选时期,正是伊拉克和西方针尖对麦芒的冷热战时期,描述库尔德人的流离失所的片子不可能不得到西方那些向来追求“自由、民主、独立”的艺术家们的垂青。

黑板_《黑板》 -剧情

《黑板》

战争中两伊边境伊朗一侧,一群老师背着黑板招揽学生。其中两位结伴同行后又分开。一位叫赛德的老师穿村走巷,遇上返乡的伊拉克难民。另一位走上山头,拦住了一群过境走私的伊朗少年。两位老师随着人流走向边境。赛德以四10个核桃为价为难民们带路。并与难民队伍中的唯一女性哈拉结为夫妻,却难以赢得爱情。

哈拉的爸爸正在生病,三天未尿痛苦不堪。历经路途的磨难,赛德终于在夜雾沉沉中带领难民走到了边境,而他的婚姻也到了尽头,唯一的财产——黑板被哈拉背走,上面还留着赛德的字迹:我爱你。与走私少年同行的老师随几个少年偷越过国境,他的黑板因绑扎少年哈亚的断腿砍去了一半,正当老师洗去黑板上涂抹的黄泥,少年里勃认真地摹写着自己名字的时候,枪声响起,少年和残破的黑板倒在了黄尘中。

那个自己只读了两年书的“教师”,遇见了一队迷途的伊拉克流浪者,其中一位老者因为三天无法小便而痛苦不堪,教师愿意为他们带路,酬劳是40枚核桃。中途,他为了5枚核桃贡献出黑板来抬病重的老者。他还莫名其妙地和老者的女儿结了婚,那个女人只管拖着自己的儿子走路或者露宿,从来不回答教师的问话,也丝毫不理会教师向她煞费苦心地教授(“我爱你”这类简单的文字和阿拉伯数字),教师的黑板对于她来说就是用来晾晒衣物的东西。

教师对自己的徒劳无功表示愤怒,女人第一次开口说了一段完整的话:“我的人生就像一列火车,不断有人上来又下去,唯一没有走的是我的儿子。”——语出惊人。在一家人藏在黑板下躲避了一次空袭后,流浪者们回到了自己的国土,女人不希望和教师呆在一起了,于是两人继滑稽但合法的结婚仪式之后,举行了同样滑稽但合法的离婚仪式,教师的黑板作为这场滑稽婚姻的见证,被女人给背走了,上面写的“我爱你”仍然清晰可辨。

黑板_《黑板》 -影视制作

《黑板》

1966年乌斯马纳·桑贝纳以一条新闻为蓝本拍摄了非洲第一部故事长篇《黑姑娘》。而后非洲电影在保兰·苏马努·维伊拉、鲁伊·格拉、米斯塔法·阿拉桑纳等开拓者的努力下,为电影这类团体合作艺术在非洲的发展提供了可能,其后的1975年到1985年间,非洲第二代电影人在法国,苏联,德国等电影大国学习成归来后掀起了非洲电影的第二次高潮。非洲电影人在经历了在之前历史不幸和种族现状的回避到最后在长期的制片经验中找到了电影艺术与本土文化的切合点,非洲电影的时间、空间与节奏的统一性与地域文化之间的融合,而创造独特的时间与空间同样的伸缩性的影像特点。

与非洲电影一样,第三世界电影在长期欧美电影对全球电影美学意识的强势引导下,若要电影产业得到发展的可能性,唯有在电影艺术与本土文化中找到切合点。并在原有国家电影审查制度下,寻找并建立1种隐形电影语言,在介入的前提下得到1种创作自由。“伊朗新型电影”的出现为第三世界电影树立了这种“创作自由”的旗帜。

电影最早出现在伊朗是在20世纪初,可正是在1904年第一家电影院在德黑兰开业不久穆斯林神职人员就发出了对这一新艺术形式的反对呼声。清真寺,特别是伊朗的清真寺,长久以来没有任何图像装饰,他们认为只有真主才有对人类意象描述的权利,唯有神才是人类的缔造者。遂尔数百年来文字的力量主宰着伊朗的社会。由于没有任何视觉艺术表现传统(14-15世纪的细密画除外),“虚构性”的描绘只是作家和诗人独有的表现。

毛拉(伊斯兰神职人员)们认为电影院是西方国家无神论的象征,所以在以清真寺为首的毛拉面前,电影是他们的劲敌,直接威胁到了他们的权利,虔诚的清教徒认为电影里不戴头巾的妇女是对神灵的侮辱,清教徒家庭孩子会因为偷偷去电影院看电影而遭到责打。这场电影与“真主”的斗争一直战斗了半个世纪之久。伊朗电影院被袭事件频繁发生,一直到1978年8月在阿巴丹莱克斯影院还发生爆炸事件,导致400人丧生。

电影在信徒的眼中真正取得合法化是在1979年2月革命以后。因伊朗人民对统治者沙河国王的长期不满,政治领袖的阿亚图拉·鲁霍拉·霍梅尼在革命后成立“伊斯兰共和国”,阿亚图拉受益与电影政治宣传,充分认识到电影在政治宣传上的作用,所以电影在伊朗作为政治巩固工具存在。

到目前为止在伊朗境内,所有媒体都受到国家直接或者间接控制,并且必须有伊斯兰教义指导部的批准,才能公开运作。对于电影创作者来说,政府给予的创作空间几乎是封闭的。作家、记者以及艺术工作和因触及政治审核问题而惨遭杀害霍拘捕的情况在伊斯兰共和国不算新奇。

好在电影工作者并不屈于这样的环境。作为国家宣传组织指导的莫森·马克马尔巴夫于1987年拍摄《小贩》因公开批判统治集团,谴责“清真寺的谎言”而引起轰动。又在1991年拍摄《恋爱时节》未通过审查便公开发行,而失去文化部职位。2000年金狮奖作品《圆圈》因涉及妓女问题而被禁止。1995年贾法尔·帕纳希没有将剧本提交审查委员审核便直接制作了《白气球》。对比这些以强硬方式与电影审核对抗的电影人来说。伊朗“新型电影”的出现为电影工作者提供了一条宽广的创作大道。

一些电影工作者在这样的环境下通过纪录片与故事片结合的方式,从日常生活和波斯诗歌里获得了灵感,努力创造了1种可以避开严格审核的语言。既把注意力集中在本土文化和百姓生活上,在贴近生活亲近文化的过程里,呈现“现实生活中的奇妙时刻”,并从中发觉出人类生活形态与政治环境的细微落差达到符号升华的作用,其中最杰出的当属伊朗电影大师——阿巴斯·基亚罗斯塔。

阿巴斯于1969年与人合作在儿童与青少年智力开发学校创建了电影制作系。在长期的电影制作过程中拥有了自己的独特风格,并与伊朗同时期电影产生了深远影响。《抉择1,抉择2》(1979)鞭笞了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