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来临的经济崩溃-科学家称互联网面临容量危机:将在8年内崩溃

一 : 科学家称互联网面临容量危机:将在8年内崩溃

  月入百万 2018互联网创业项目加盟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5月5日凌晨消息,科学家称,互联网正在走向“容量危机”,可能会在短短8年内达到极限。

  科学家警告称,用于向互联网用户的笔记本、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传输信息的电缆和光纤将在8年内达到极限,届时光纤将无法再承载数据:“按照当前的速度,短短20年内英国的所有电量供应都将被互联网使用所消耗掉。”

  据英国《每日邮报》(Daily Mail)报道,英国皇家学会(Royal Society)将在本月晚些时候召开一次会议,并邀请业内领先的工程师、物理学家和电信公司与会,以便讨论能采取什么措施来避免这场危机。

  此次会议将在5月11日召开,其联合组织者之一安德鲁·埃利斯(Andrew Ellis)教授表示:“我们正开始达到研究实验室中的一个点,到那时我们将无法再通过哪怕一条光纤承载任何数据。”他还补充道:“需求正在日益上升,一次又一次地不断增长,想要跟上需求的脚步变得越来越难。在过去多年时间里,我们在跟上其脚步的问题上一直都做得非常好,但现在则已开始接近我们永远都无法再跟上脚步的那个点。”

  科学家指出,互联网电视、流媒体服务和越来越强大的计算机的繁荣发展已令通信基础设施所承受的压力变得越来越大。

  互联网公司一直都在铺设更多的电缆,但这意味着费用将随之提高。专家指出,用户可能将需支付双倍的费用,或是不得不容忍时断时续的互联网连接。

  在2005年,宽带互联网的最大传输速度为2MB/秒;而在今天,世界许多地方都已有了100MB/秒的下载速度。

二 : 运营人即将站起来 跨入知识经济行列里

  2012年的时候,我做网站运营108将社区,打出了一个口号:拳打产品经理,脚踢网络编辑。惹恼了很多人。一些产品经理不太高兴,说你一屌丝运营,有毛资格说我们产品经理;而一些网络编辑则是撒娇态,说我们小编都被欺负成这样了,你也当过编辑,为啥还踢我们。

  

 

  两个岗位的人,明显差异很大的态度,一个张扬,一个有哭腔。而我那时候正儿八经变成了一个运营人。

  为什么要提这个口号?

  我原来彻头彻尾是个网编,“脚踢网编”更多的是给自己励志;而“拳打产品”,完全是嫉妒心,因为产品经理当时的薪水正是水涨船高的时候。高到什么程度:如果我的工资是郭敬明的话,那产品经理的工资就是姚明。所以,我怜悯网编,“羡慕”产品。

  那时候,网编虽已没落,但贵族气质还在,产品正当年,俯瞰天下,而运营,没身份可言。

  我来讲讲我的经历。

  编辑

  我念书的时候,受台湾意识形态广告的影响很深。毕业后一直削尖脑袋往广告公司里钻,碰壁半年,不得已去编了地摊书。就是这段编书的岁月,让我发现原来编辑的日子也很唯美。我喜欢编书的感觉,觉得终于找到了自己职业生涯的发力点。

  但编书是个苦力活,身累脑也力,加班是常事,必须在浩如烟海的信息里找到一本书的架构,我戏称目录为缝衣服的线,这条线能把散落的内容串成一本地摊书,售价5元。比如《从36计看管理》《中国式沟通》等。做了有一个季度,每月1本书,终于受不了大脑的高强度,再加上编书的同事们都是女性,就我一个男编辑,害羞之下,索性去体验人性做了销售。

  但是,依然难忘编辑岗。终于在2008年入行互联网重又拾起了网编的生涯。

  做网编一段时间,我发现网编怎么和搬砖那么像,就给网编起了一个昵称:CV工程师(Ctrl+C,Ctrl+V)。每天把文章搬来搬去的,文章都不高兴了。领导过来体察民情的时候,总会留下一句话:韩利,你辛苦了。每当这时,我心里就砰砰乱跳,坐等领导说出那走心的文案,结果领导扭头就走,没了下文。

  我当初是很渴望让这句话变成“韩利,你辛苦了,马上给你加薪”。然并卵,因为在领导的眼里,我早已经变成了抓站软件。他的那句“你辛苦了”,不过是个弹窗广告,走到我这里是自动弹出的,很精准。

  后来,我觉得日子不能再这么厮混下去了,我应该做点什么。

  改变我命运的是2008年金融危机。整个集团大举裁员,我们业务部门要从180人裁掉130人,只留50人左右。我很害怕。可是,我有一个优势,就是我的薪资是全公司最低的,估计是财务部门在评估我薪资的时候,发现裁不裁我,财务状况都没有波动,既然这样,不如留个活口继续搬砖。我有幸捡回一条命。

  因为裁员,我有幸在搬砖的基础工作上接触了更多工作。开始做一些新闻和策划一些专题和活动。就是这个新闻,让我对编辑又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当时教育圈出来一个热点词:国民校草。说是某学校有个男同学脸庞长的很符合黄金分割比例。我就根据这个词写了一篇小短评文章,结果第二天就收到了国民校草本人的警告电话,让我删掉文章,因为我在文章里加了评论,说这是炒作。当事人说我一屌丝学生,哪有钱去炒作呀,纯属无稽之谈。后来我百度搜了一下国民校草这个词,发现我写的文章竟然出现在了头条上,而且好多转载的。

  我开始迷恋上了编辑的力量,每天盯着热点词来做文章,终于把网站流量从日均7000uv带入了日均100000+的境界。老板还正儿八经的给我封了个最佳员工,送了一个电饭锅给我,没涨薪。

  后来,我就开始研究网编这个职位,也开始学一些技能,比如ps,dreamweaver,html,伪原创,SEO等。

  那时候网编们有自己的集会场所,也是网编情感交流的地方,叫鞭牛士。他们搞的网编训练营很火,每周四晚上总会搞一场网编知识类的沙龙。当时觉得这个网编训练营真是个有诗意的地方。我偶尔去听,经常逛论坛。很有归属感。后来他们把论坛关了,我还正经的彷徨了一段时间。我的网站运营108将社区就是模仿他们的。

  从这家在线教育公司出来之后,我正式失业。就经常跑中关村图书大厦。搜到一本书,就是《沸腾十五年》。发现ChinaByte这个单位的网编好牛。网编们都是在地毯上走路的。当时就搜ChinaByte的招聘信息,看了好多JD,不招编辑,只有一个运营经理岗,当时我不知道运营岗是干啥的,就看JD里写的我都能干,力气活居多,就冒蒙投了,然后真的就中奖了。入职后说是做社区产品运营,一个针对IT人的SNS社区。

  

 

  当时,坐我旁边的就是ChinaByte的主编,很漂亮的一个姑娘。后来又打听到说那些编辑记者每天都出去跑会,据说还有车马费,我越发觉得我应该混进编辑记者的队伍里。

  可惜好景没几天,我就感觉到风声有点不对,网编好像不太受宠了。因为单位要转型为产品型公司。

  当时,公司老大邀请了一个朋友做客直播室专访,访谈完之后,特意预留了1个小时的时间,让这个被访嘉宾给我们做培训,讲讲如何做互联网产品。那个时候,我才开始知道什么是互联网产品。这个被访嘉宾叫周鸿祎。

  会后,大老板专门训话了:说公司要转型为以产品为中心,而不是内容为中心。

  后来才知道,网编已经没落好久了。在我08年刚入行网编的时候就已经没落了。而我因为缺少眼光,所以白白浪费了青春。现在想想,我发现我总是赶不上形势:当网编没落,正准备交棒给产品经理的时候,我当上了网编。当产品已经登上历史舞台的时候,我选择了运营。这是我的一个悲剧,但是现在也没切断我做一个优秀小编的心。

  剪不断、理还乱。后来转做内容运营,也是因为即考虑了形势又考虑了爱好。

  后来有一次被一老同事介绍去面试一个策划编辑岗,面试官说我资历不错,要给我个高级运营经理的头衔,我说我更喜欢做点编辑的事,给我个策划小编的头衔就行,不求官衔。面试官说在公司薪资体系里,运营小编的工资最低,我说那还是给我个高级经理头衔吧,然后我做点小编的事。

  产品

  既然ChianByte要转型为产品驱动型公司,我就开始钻研产品这个岗位。

  我专门搜集了一些有关互联网产品的书。当时搜到的第一本书叫《就这么做产品》,是周宏桥老师的,看不懂。

  这里有个小插曲,2013年,公司邀请周老师给我们做了为期两天的产品培训,当时我是个小兵,没有我的资格,是我硬生生的攒掇一个有资格的朋友别去了,然后捞了一张票。培训现场,当时我是个新员工,要做个自我介绍,我没自我介绍,站起来和周老师搭讪了几句话:我说,周老师,我2010年就对你垂涎三尺了,因为我是看你的书长大的。周老师很高兴。周老师是个调研控,吃饭排队的时候特意问我:韩利,你是在哪里找到我的书的。我说是在中关村图书大厦。他问:读着怎么样?我说太棒了,就是看不懂,现在还在我枕头底下压着,偶尔拿出来钻研一番。他说:那就对了,这本书是写给高端人士的。给我闹了个大红脸。

  后来买了2本书,就是苏杰的《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和王坚的《结网》。才弄明白互联网产品究竟是个什么鬼。

  看完书之后,我就回忆我原来当网编的工作,发现我也曾经做过产品呀。只是原型画的糙,需求文档写的糙,没考虑过交互设计,也没搞过需求研究。因为在第一家公司,我做过频道策划,做过销售联盟系统,这都是产品。

  做这些产品的时候,还闹过一个笑话,研发说你页面原型出来了,怎么弄后台呀,我说后台只要能控制前台就行了,别搞的太复杂,研发是个姑娘,当即在QQ上砸了我一锤子,说后台控制前台就够复杂的了。

  再后来,我还完整的做过一次问答类网站的产品。所以,我其实是有过产品经历的,只不过那时候叫网站策划。

  当时我理解的产品工作就是画画原型,写写PRD,然后和技术、前端沟通,都是照抄别人的。现在,我才明白,产品不仅仅是原型,体现在骨子里的是用户利益体系的设计和业务价值的糅合。也绝非是单纯的用户中心论。因为以用户为中心是互联网产品最好的营销手段。

  所以,我就开始深思产品经理这个岗位火的有点问题,我起了一个名,叫伪产品经理时代。当时感觉到一个现象:

  大部分中小型互联网企业和创业公司,多数是BCD(以老板为中心),而非UCD(以用户为中心)。产品经理往往受制于BOSS的约束,更多被沦为高衙内的角色。这些中小型企业,鉴于产品经理职务的牛市而聘请了价格不菲的产品经理,投入有限资源,经过缜密的产品逻辑、产品工程出炉的产品,放在互联网上,却鲜有问津。因为资源投入到产品太多,导致运营、营销资源跟不上,产品刚诞生不久便告夭折。

  后来我就研究了一下哪些互联网企业才会诞生神一样的产品经理?发现只有Tables可以,即当时互联网的六大力量:腾讯、阿里、百度、雷军系、周鸿祎系、盛大(一说新浪)。此外搜狐、网易等门户站也有机会。因为这些企业,用户基数不是问题、资本层面也正当受宠、资源充裕,能专门成立用户体验、交互设计等研究部门,产品氛围业已形成,产品管理也日趋专业化。

  运营

  因为有过做产品的经历,我发现搞产品不如搞运营有意思。

  我那时候做社区,老搞线下活动,我喜欢什么就搞什么,比如我喜欢踢足球,就怂恿领导说批500元活动经费吧,我搞场足球赛,领导不知道我喜欢足球,还以为我工作积极性高呢,挥笔就批了。

  我第一次搞足球活动,发了个论坛帖招募,然后在网站首页加了个入口,因为是新社区,需要从全站首页倒流过来。结果,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入口放了三天,竟然才来两个报名的。现在想想很正常,因为门户站只有流量,没有用户。当时就要比赛了,没人参加,万般无奈之下,我打电话给一个朋友,他说这好办,到时候我带20个人过去。结果第一次足球赛全是马甲。我是背着领导造了假。

  举办完足球赛后,我拍了很多照片给领导,还做了个专题,领导很高兴,说再搞场篮球赛。这次批3000元,再买点奖品,比赛完了之后再聚餐,顺便做个调研。我很高兴,就又打电话给我的原同事,他说正好他们哈尔滨老乡在北京有个篮球队,30多人,还有十几个姑娘组成的拉拉队。到时候都一起叫过来。那次来了40多人。晚上吃饭的时候,领导说他也出席,给我吓一跳,赶紧嘱咐这些人,别说露了。

  当时办了四张酒席,领导边吃边和他们聊。不知道哪个人说漏了嘴,被领导识破了,瞪了我一眼完事。后来我去申请经费想再搞场台球赛。领导没搭茬。后来领导也觉得不搞活动不足以振兴论坛,就说还是搞线下沙龙吧。我这才步入正轨。

  但是,这些足球、篮球活动还真吸引了一批用户上来,误打误撞的冷启动,为论坛增添了气氛。

  搞沙龙也一样,头两场很难,因为搞沙龙要照顾讲师的情绪,如果一场沙龙只来十几个人,那讲师也很没面子,所以我基本上也是每场都雇佣十几个朋友上来。晚上管一顿饭完事。当有了两场沙龙的素材呈现了,后来慢慢的就不用作弊了。

  就因为我天生爱活动,为了一己之私,就爱上了运营。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动过转型的念头,直到现在。

  当然,也因为我的一己之私,踏上运营行当后,没少背锅,由一个帅哥变成了一个屌丝。

  如今,运营终于有了盖过产品风头的迹象。风水轮流转,虽然这句话只是个经验,也还有点道理。

  我有这样一个感知:运营将成为一个指导产品和编辑的人物。内容运营通过制定方针政策和策略来优化编辑,用户运营通过数据透视用户、把控用户行为,优化产品,科学的忽悠用户。产品运营变为一把手,由运营总监担纲。这样,一个简约而不简单的产品运作架构就出来了。

  

 

  所以,“拳打产品,脚踢编辑”已不再是一个口号。运营职位已从卑微下贱中跳出来,跨入了知识经济产业的行列。

  大家搂一眼窗外,今夜月光皎洁,不正是为我们运营人而圆的吗?

三 : TV商业将会崩溃?

商业互联网的第一个十年是1990年代早期到2000年代,可谓是报纸的王国,报纸商业炙手可热。

但之后不久,随着人们对生活质量提高的期许日益明显、电视出现,不久之后,报纸就被电视机渐渐代替。

人们不再需要报纸看电影,看新闻,看股票,取而代之的是动感的视频,只需要打开电视机,这一切都将搞定。

但从另一方面说,用户的行为也促使了一个世纪的元老级报纸商业的新革新。这一举措使得报纸订阅持续攀升,广告费用持续攀升,股票持续攀升。

但紧接着,下面的一幕发生了:应对通货膨胀的报纸广告改革,1950到2011

这使很多报纸商业公司破产倒闭。纽约时代公司的首发报纸从50美元跌至6美元。

总之,报纸商业是真的淘汰了,是用户的获取信息的行为的改变使报纸商业倒闭。

而再十年之后的今天,类似的事情很有可能发生在电视商业上。

随着网络的普及,电脑的个体化,很多用户已青睐于电脑的针对性强、通讯性好的特点。

1、 传统的“网络”模型可能会崩溃,取而代之的是更大的“图书馆”的内容,以及对产品、需求和分配更有效的利用。

2、 电视商业不得不放弃对传统的电视成本的收费,使用户愿意把钱花费在电视上。

3、 最终,随着网络电脑的发展进步,其他视频内容与电视的差别将消失。

如果要问电视世界将在何时消失,答案或许应该是——现在。

而另一方面,据可靠消息得知,电视收视率在今年减得厉害:

而回顾当年的报纸商业,我们看到了这样一幅图表:

或许,这张图表不久就会改名为电视商业前景展望图。

本文由最科技张一丹编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uitech.com/?p=7126

四 : 雅虎CEO致信安抚员工:真正的变革即将来临

北京时间3月15日晚间消息,雅虎CEO斯科特·汤普森(Scott Thompson)周三致信雅虎员工,称雅虎未来将发生更多的变化,并试图安抚员工对公司前景的不安情绪。

雅虎近期正处于多事之秋。多名高管已经离职,董事会也进行了调整。在未来几周内,雅虎很可能将进行重组。此外,雅虎还与关键的合作伙伴Facebook发生了法律纠纷。

斯科特的邮件并未谈到具体信息。不过,邮件模糊而坚定地表示,雅虎未来将发生更多改变。汤普森表示,自今年年初他出任雅虎CEO以来,他已经深入到公司内部,专注于“雅虎的独特之处和不足之处”。

斯科特指出,他希望使雅虎更加积极并向前发展,因为“真正的改变即将来临”。根据消息人士的说法,雅虎正计划进行重组,以解决成本过高的问题。汤普森已经取消了雅虎的销售年会,这一会议原本将于本月晚些时候在佛罗里达州举行,约1300名雅虎员工将参加。

汤普森的邮件称:“我们正在以真正的紧迫感快速行动,使雅虎能再次回到向前发展的道路上。我们正在从根本上重新思考业务的每一个方面,并考虑所有选择,从而投入我们最大的实力以实现成功。我已经向领导团队施加了很大压力,这将使我们的行动速度更快,更加慎重。”

汤普森同时表示:“我们做出的改变并不是增量式的,我们将对所做的工作以及工作方式进行大胆而基础性的改变。”根据他的原则,汤普森列出了雅虎将要专注的3方面核心工作,分别为:

1)有目的性地专注于雅虎具有竞争优势的业务。

2)解放所有人,从而更快地工作,更好地做出决策。

3)以创造性的方式思考如何利用雅虎与用户之间的信任关系发展新业务。

汤普森同时谈到了雅虎的关键5个方面,分别为:包括主页和新闻服务在内的核心业务、包括云计算和发行平台在内的平台业务、尚未得到足够重视的数据、国际化,以及雅虎的“未来”。

汤普森表示,雅虎将保护核心资产,并围绕核心资产进行创新和收购。他同时称,知道未来将做什么以及如何去做对雅虎来说非常重要。为此,他列出了雅虎的3大核心原则,包括:

1)倾听、理解、客户至上。

2)在一切工作中快速行动。

3)确保工作完成。

汤普森在邮件中特意突出了“倾听”一词。他表示:“在我职业生涯的早期,我了解到,如果缺乏执行力,那么创新的理念毫无价值。未来的雅虎需要成为一个能给世界带来惊喜的组织,无论是在所做的工作方面,还是在向消费者提供服务方面。”

汤普森在邮件的最后提到了雅虎与Facebook之间的专利权诉讼。他表示:“我想要指出,这一诉讼只有一个简单的目的:保护公司和股东有价值的资产。对于我们有价值的创新,其他公司表示了尊重并取得了授权,因此Facebook也必须这样做。”

五 : 让手机判断你的心情 情绪识别技术即将来临

腾讯科技讯(琴岛)北京时间6月11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互联网时代的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孤独地面对着笔记本电脑和智能手机,无论是大笑还是情绪失控地大喊大叫,仿佛都只有这些电子设备在倾听我们的情绪。因此,发展情绪识别技术是十分必要的,基于这种技术开发各种实用有趣的应用和服务也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

苹果数字化个人助理Siri背后的声控技术公司Nuance最近宣布了下一款技术产品,即基于汽车和电视节目的语音识别服务。此外,Nuance还想利用语音识别技术打造真实版的霹雳车KITT(全称是Knight Industries Three Thousand,为美剧《霹雳游侠》里面的智能跑车),即在汽车系统中添加情绪识别功能,这样系统就能根据你说话的言语腔调了解你当下的情绪感受。通过整合其他先进技术,这将能改变人和设备的交互模式,基于强大的功能和方式发现新的服务和信息。

Nuance市场总监彼得·马奥尼(Peter Mahoney)上周在接受波士顿环球报(Boston Globe)时谈到了公司未来的技术产品,并且强调了情绪识别技术在在驾驶环境中的重要作用。比如,当你的汽车通过你说话的语音判断你此刻压力感很大,那么它可能会自动致短信告知办公室你今天可能会迟到,或者为你建议另一条不堵车的上班路线。然后,你沿着这条从没有去过的上班路线,沿途发现了不少意外惊喜,比如一个不错的咖啡馆,或许你会觉得这条上班路线更让人愉快。

不过,Nuance公司表示未来更大的计划是让用户的情绪输入系统更具价值,并且在寻找建立基于语音系统的商业模式,包括通过用户的情绪输入表达来推荐相关的服务和场所。这个计划或许是来自Nuance本身的构想,又或者是受其合作商苹果正在酝酿的智能广告的启发。苹果智能广告的运用情境是,比如当你询问Siri某部电影的信息时,她可能会察觉你细微的情绪状态有些伤感,会为你推荐一部喜剧电影和相关的广告。

这种基于情绪输入测试的技术已经在广告领域中进行了应用,麻省理工大学旗下支持的Affectiva公司打造了一个情绪测试平台,该服务可以用网络摄像头来追踪消费者观看视频时的表情来评估广告和品牌效应,这对广告商来说至关重要。公司刚刚宣布获得了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50万美元的注资,美国著名出版商福布斯(Forbes)已经使用Affectiva的服务来测试读者对公司网站上广告的反应,同时美国超级碗大赛(Super Bowl)也使用这款服务进行了相关的广告设计和策划。

除了复杂的基于声音和面部表情的识别系统,人体皮肤反应也被用来检测感觉状态。有一家叫做Sensum的公司推出了一款服务,可以基于皮肤电反应(galvanic skin response)来测试人体的出汗水平,从而推断出人们在观看电影时候的恐惧程度。公司在SXSW电影活动中对这款服务进行了测试。公司未来计划基于这种技术打造一个消费者奖励系统,即基于用户的恐惧程度提供社交媒体积分的奖励。微软也正在开发一种更加复杂的情绪识别技术,计划整合进Kinect设备中,这就意味着下一代的游戏和广告将能基于用户的面都表情发出不同的反应。

如今,我们随身携带的智能手机具有的复杂的计算能力和功能强大的云计算连接能力,以及越来越多的前置摄像头的存在,这多种因素将合力促成下一代的广告模式,即基于用户的反应来提供相应的内容。这不仅仅是进行情绪识别,而且是通过用户表达的情绪状态来发现新的信息。本质上来说,未来的广告将与用户当下的感受情绪联系得更加紧密,复杂的游戏将基于受众的情绪做出反应,甚至是汽车也能基于你的感受来推荐一个全新的目的地。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小学生家长评语和期望-小学三年级下学期家长评语和期望 下一篇: 无题-无题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