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一个产品好坏-上线一年 如何评价知乎 Live 这个产品?

一 : 上线一年 如何评价知乎 Live 这个产品?

  “时薪”似乎是知乎现在最喜欢谈的事。上月底,知乎公布了Live的最新数字:从去年5月16日上线至今,知乎Live已经举办了2900场,平均每位主讲人、每场要讲65分钟的语音,平均时薪已经超过了11000元。在Live里,主讲人主要通过语音分享自己的知识与见解给付费的观众。这是知乎最愿意谈的业务,已经是第三次公布Live的收入情况。根据知乎的数字,有269万人次的用户购买了Live,其中有115.

  “时薪”似乎是知乎现在最喜欢谈的事。

  上月底,知乎公布了 Live 的最新数字:从去年 5 月 16 日上线至今,知乎 Live 已经举办了 2900 场,平均每位主讲人、每场要讲 65 分钟的语音,平均时薪已经超过了 11000 元。

  在 Live 里,主讲人主要通过语音分享自己的知识与见解给付费的观众。

  这是知乎最愿意谈的业务,已经是第三次公布 Live 的收入情况。根据知乎的数字,有 269 万人次的用户购买了 Live,其中有 115.67 万人买了不止一场。

  相比之下,已经运作近两年的广告业务收入,知乎一次都没细谈过。

  但这个收入对于创业六年的知乎到底意味着什么?它给讲者带来的收入是否能激励足够多足够好的用户参与进来?

  我们整理了从去年 5 月 16 日第一场 Live“商业银行年报分析”到 4 月 27 日已经举行完毕的 2661 场 Live 数据(知乎当时发布的 2900 场,包括已经公布但还没开的数字),包括每一场的收入、定价、参与人数。据此,我们对知乎 Live 第一年的表现作出分析。

  这对知乎是一年 2000 万的收入,不够高、而且最近几个月在下滑

  将近 1 年的时间里,知乎用户一共为 Live 支付了 7712.96 万元。

  这些钱知乎分文未取。

  不过从 5 月 1 日起,知乎 Live 开始向主讲人收取分成,比例为 30%。如果用户使用苹果手机支付,苹果要先收 30%,知乎在剩下来的钱里抽 30%。

  按照苹果和 Android 手机各占一半来计算,一场收入一万元的 Live,知乎只能抽取 2250 元。实际上,苹果所占消费比例可能更高一些。

  照此计算,Live 的第一年,如果知乎抽成,从中获得的收入大约是 1966.8 万元。

  在过去一年中,知乎的团队扩张了 50%,从 200 人扩大到将近 300 人。单人力成本这一项,每年的支出就会超过 1 亿元。

  

 

  去年十月是 Live 总收入最高的一个月,这因为李笑来举办的一场“一小时建立终生受用的阅读操作系统”,单场收入超过了 1200 万元,去年 10 - 11 月的营收高峰由李笑来、左小祖咒等几个主讲人的爆款撑起来的。

  不考虑受春节影响的 2 月,过去半年 Live 总收入和场均收入都呈现出了下降趋势。

  如果知乎想把 Live 变成核心收入来源,它需要吸引比今天更多的主讲人,以及,让他们每场赚到更多的钱。

  考虑准备时间,一些大牌主讲人的时薪也只有 3 位数

  知乎“时薪”的说法,来自于平均下来,做 Live 时每小时的平均收入达到了 11000 元。

  这是用户支付的费用。开始抽成以后,一场万元 Live,苹果和知乎抽成后留给主讲人的数字是 5950 元。之后还要向国家缴纳所得税,对于单场收入较高的人来说,最后拿到的不到用户支付的五成。

  对“时薪”影响更大的是准备时间。

  写作类 Live 主讲人、《智族 GQ》总主笔何瑫已经开了 6 次写作 Live,他在每次 Live 举办之前都需要写好逐字稿、反复彩排,准备上一周的时间。

  “知乎的用户相对其他平台的用户而言,他们对内容是比较‘挑剔’的,对主讲人会有更高的期待和要求,是没办法糊弄的。”他说,“这应该是知乎主讲人的共识。”

  艺术经纪人翁昕一共举办了 26 场 Live,总收入 14.4 万(不计税和促销)。他每场的定价都在 20 元上下,最多的一场是主题为“艺术经纪人这门职业”的 Live,有 1279 人参与,最少的一场讲印象派画家毕沙罗和西斯莱的 Live 也有 111 人参与,翁昕每场的平均收入是 5531 元。

  但这并不意味着翁昕在 Live 上获得的时薪就是 5531 元,他也没有这样去计算过。

  一般来说,准备一场 Live,翁昕会先花一整天的工作时间完成从构思到框架的准备。比如在知乎开的第一场 Live主题是“艺术难倒我们的三件事”,他回忆说:“知乎运营告诉我随便讲,我就总结了平时在知乎上经常被问到的问题,选择了这个话题。”

  这一个阶段要花 8 个小时。框架确定之后,翁昕会再收集资料,查阅文献,验证构思中确定的论点。“这个时间比较弹性,少则 3-5 个小时,多则 20 个小时。”他说。

  一般,这个 Live 都会提前几天甚至几周发布,发布之后,购票进场的观众就可以在 Live 的页面中用文字提问或者留言。

  和大部分主讲人一样,每次 Live ,翁昕会在前半部分讲准备好的讲稿,后半部分用来回答观众的问题,在 Live 的进行过程中,参与者还可以持续提问,主讲人会挑一些来回答。在这个过程中,除了语音,主讲人还可以发布文字、图片乃至小视频,许多主讲人会准备一个 PPT,一边讲一边发出来,就像在线下的讲座一样。

  

 

  一场 Live 每次做 1-2 小时,即使是按最少的准备时间 11 个小时算,翁昕每场 Live 的时薪其实是 5531 /(8+3+2)=425 元。

  翁昕还告诉我们,今年知乎荣誉会员、国家博物馆讲解员河森堡的准备时间更长。“他(河森堡)告诉我他一般要花三周时间,因为不能出错。”翁昕说。

  妇产科医生田吉顺每场 Live 的准备时间是 1-2 天内的空闲时间,大约 6-8 小时。以他最近的一期主题为“如何科学度过怀孕前三个月?”的 Live 为例,这场有 963 人参与的 Live 定价 39 元,算下来,他每小时的时薪应该是 4000 元出头。

  我们采访了十个主讲人,每场收入最高的有十几万,最低的也有 3000 元,但没有一位说可以完全不用准备就开讲,他们的准备时间少则 5、6 小时。

  我们统计的数据显示,进入知乎 Live 收入前 20% 的最低门槛是一场收入在 2 万元,即使按照准备 6 小时、分享 1 小时来算,这位主讲人的时薪是 2850 元。

  所以知乎 Live 主讲人的时薪,可能只有知乎公布的数字——“时薪过万”的几分之一甚至几十分之一。

  此外,还有开设频次的问题。并不是所有的领域都可以像翁昕讲艺术一样,开几十个 Live 一直讲下去。

  田吉顺办了 12 场 Live,他倾向于将平时收到的咨询集合在一起,在一场 Live 里集中答疑。现在他已经很久没有更新 Live 了,“最常见的问题我都已经讲完了,”他说,“我理解 Live 就是这种形式,讲完就放在那里。”

  山东大学在读经济学博士陈茁办了两场经济学的 Live。据他的观察,现在 Live 的收入是呈下降趋势的。“开 Live 的人越来越多了,每个人的油水被摊平了。”他告诉《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他现在对 Live 的收入还算满意,但是未来要抽成了,也得考虑一下成本和收益。

  他的第一场 Live 收入是 12500 元,在 知乎 Live 的讲者中,排在前 35%。

  从我们的统计来看,平均每场 Live 收入确实是在下降的。

  

 

  在我们接触到的主讲人中,大部分都表示最看重的并不是收入。翁昕告诉我们,他最看重的是现场的互动感,也有几位主讲人告诉我们从 Live 的分享中,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何瑫也表示,Live 是进行深入有效学习的一种很好的方式,也是检验学习效果的方式。

  在知乎 Live 相对精选的第一年,场次收入依然是“二八分布”

  知乎在 Live 正式上线之后的大半年时间里,都处于半封闭的试运行状态。

  Live 并不是一个覆盖全用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