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狐-白狐

一 : 白狐

  清盈的风儿在吟唱,袅袅轻吟的风声中从远方传来一曲幽怨、哀婉的音律,那音律写满了忧伤,充盈着凄凉,她从那白雪皑皑的山峰上传来,带着积雪白色的单纯,带着山峰朦胧的雾霭,她似一缕轻烟悠悠地飘来;她从那苍烟漫漫的戈壁上传来,带着沙滩金色的浪漫,带着戈壁漫天的风霜,她似一阵薄雾轻轻地游来,这轻烟和薄雾,她们是这样的轻柔、这样的飘逸,她们轻轻地、轻轻地沁入我的耳膜,让我听到了一只白狐在吟唱:“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独,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在哭,灯火阑珊时可有人看见我跳舞?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千年等待千年孤独,滚滚红尘里谁又种下了爱的蛊,茫茫人海中谁又喝下了爱的毒?”耳膜的震荡随即让我的双眸泪流滚滚:“能不能为你再跳一只舞,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能不能为你再跳一只舞,只为你临别时的那一次回顾?”

  苍烟茫茫,风声萧萧,倾雨如注,雪花曼舞,越过岁月千年,辗转回到千年前的灵山秀水处,那时那里的风景如画,只见远处的山峦上青松苍翠,绿色的树木遮天蔽日,五彩的山花开满山径,桃红李白,相互掩映着衬托出一派缤纷斑斓的景象,高高的山峰上凌空悬挂着一瀑白绫,那是落自九天银河的瀑布,她从山峰上跌落身姿,粉身碎骨中绽放出白色的浪花,翻卷飘荡中写意出仙风和道骨。顺着山径流淌下一股溪水,溪水清澈、灵动,在那清清的小溪旁,一只白狐正在饮水,这只白狐通体雪白,那洁白的狐毛似一袭雪花织就的裘羽,是那样的轻柔、那样的顺滑,让人有一种欲摸而不忍的冲动,白狐的嘴尖尖的,此时正在小溪中饮水,在她三角形的面颊上,一双小小的,但闪动着灵光的眼睛此时注视着溪水,她看到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白狐正在水中看着自己,她不知道这个白狐就是自己洁白美丽的化身。正当这只白狐还在欣赏着自己的时候,她不知道此时危险离她越来越近,一只灰色的大狼正在亦步亦趋地接近她,准备将她作为美味的午餐,就在这千斤一发之际,“嗖嗖”两声,一支利箭从草丛中射出,不偏不倚正中灰狼喉咙,灰狼应声倒下,蹬了两下腿就死了。惊恐中的白狐回转过头来,她看到草丛中走出一位清瘦俊朗的书生,这位书生生得是目光炯炯,眉宇清秀,一身布衣洗浣得是纤尘不染,他看到这只惊恐中的白狐,他蹲下身,轻轻地将白狐揽入怀中,用手抚摸着白狐雪白的毛,看着白狐的眼睛温柔地说道:“漂亮的小家伙,以后可要小心了,我是上京赶考路过这里,看到你危险才将你解救了,以后没人保护,自己可要当心了!”随即,站起身,用温润的目光回头看了看白狐,然后就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惊恐的白狐回过神来,她的眼里充满了感激和欣喜,她的心里在“砰砰”地跳动,原来,就只一瞬间,她已经爱上了这位英勇的书生了,她感动于他的相救,她更倾心于他的威武,她的心此时已经随着书生的脚步越过千里了,这只白狐她下定决心她要修行,她要将自己修炼成千年的狐仙,她要做书生的新娘。于是,春光灿烂中,一片山花浪漫里,这位美丽的狐仙她将她的目光搭上那日出的朝阳,顺着朝阳照射的方向,她仿佛看到书生正在晨曦中朗朗诵读;夏雨盘陀中,一派风声鹤唳里,这位美丽的狐仙她将她的目光搭上那倾盆的暴雨,顺着倾雨如注的地方,她仿佛看到书生正在屋檐下小心避雨;秋风瑟瑟中,一片枫红月满时,这位美丽的狐仙她将她的目光搭上那夜空的月亮,顺着月光倾泻的方向,她仿佛看到书生正在月光下对酒当歌;雪花飞舞时,一派银装素裹中,这位美丽的狐仙她将她的目光搭上那飘洒的雪花,顺着雪花飘零的地方,她仿佛看到书生正在雪景中饮茶赏梅。千年修行千年孤独,千年等待千年孤独,虽有春花秋月的陪伴,但却难逃风花雪夜的寂寞,一颗孤独的心在寂寞中独饮,饮尽思念锥心的痛,饮尽期盼无望的殇,朝花夕拾中,这个美丽的白狐她终于修得了女儿身,她修成了一个如画的美貌少女,她面若桃花,眉若细柳,目如幽潭,口若樱桃,发若瀑布。于是,她开始追寻,追寻她梦中的情郎——那位救了她并且将她放生的书生。

  这位美丽的姑娘,她朝饮白露,夜卧夕阳,风餐露宿中她尝尽人间的甘苦,饥寒交迫中她饮尽世态的炎凉,她心中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她一定要寻到他,那位她梦中的情郎,她要让他看到她千年的修行,千年的等待,千年的孤独,千年的期盼都是为了他,她越过千山万水,她踏遍崇山峻岭,她的秋水为他而望穿,她的痴心为他而等待,终于,这一天,她听到他的消息,她奔了命地去见他,可是,就在那追梦的路上,一阵喜庆的唢呐声,声声闯入她的耳膜,一对新人正在众星捧月般地从前方过来,一袭花轿前的一匹骏马上,坐着一位新郎,这位新郎胸前一朵大红花将他打扮得喜气洋洋,“怎么这样眼熟啊?”还未回过神来,一个不详的感觉就占据了美丽狐仙的心了,“啊,是他,是他,这个新郎就是自己心中日思夜想的心上人——那位书生!可是他现在却要成亲了!”路旁行人的话钻进她的耳朵“这可是天下良缘啊,当朝的状元郎取了当今的公主”。“我爱你时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离开你时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两行清泪不由自主地就从狐仙的眼里流出来,泪眼婆娑中她看到接亲的队伍越来越远,唢呐声声敲打着她破碎了的心扉,她就这样呆呆得站立在风中,风的凌厉将她雕刻成一尊塑像。

  “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海誓山盟都化作虚无;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天长地久都化作虚无”。哀婉凄厉的旋律就这样随着风儿飘向了远方,苍天飘洒下细雨,是为那痴情的狐仙洒下的眼泪。千年的白狐,千年的等待,千年的期盼却换来一场痴梦一场空。空悲切,泪难洒,何时还我痴情一片付苍天,何时许我美梦能圆了心愿?我再等,再等一千年。

    六年级:冰羽梦天

二 : 白狐泪

终南山上,四季云蒸霞蔚,烟雾缭绕,有如蓬莱仙境。林子深处,流水潺潺,树木参天,鲜花野草,缤纷落英,静谧悠远,一派世外桃源景象。山腰处有条小径,小径的尽头便是一间小木屋,虽然是小,倒也别致古朴,与周围的花草树木浑然一体,仿佛自然天成。

老爹又出去打猎、采药了,他通常一出去就是一整天,在山林间穿梭转悠,为了给女儿碧环觅得食物和草药。碧环的娘早死,留下她和老爹相依为命。她生下来就腿脚不便,可是老爹和娘亲都对她疼爱有加,把她当宝,想把全天下美好的东西赐给她。老爹出身农家,祖上也以打猎为生,自幼练得一身林中捕猎的好功夫,虽没读过什么书,倒也识得几个字,也懂得些朴素的道理,天生乐观,从来只是安慰残疾的碧环,因此碧环倒也时常被憨厚乐观的老爹的情绪感染,兼有老爹的深情呵护和关爱浇灌,因此除了觉得腿脚有些不便之外也从来没觉得自己的残疾有什么关系。

其实最初他们并不住在这近乎与世隔绝的终南山间,而是自母亲早逝后,碧环也渐渐成人,老爹把她娘葬在了终南山上,为了与她娘守候终生,也为了不让周围人的眼光给渐渐懂事的残疾女儿造成伤害,于是老爹用心良苦地把家安在了无人打扰,以天为席,以地为床的林之深处。碧环倒也觉得每天与这些美丽的花花草草,虫虫鸟鸟,树树藤藤为伴,听着山涧泉水叮叮咚咚,小溪吟唱欢歌,也是件无比美妙的事情。所以在14岁之前她就一直生活在老爹为她精心编织搭建的美好生活里。只是偶尔行动不便时她也会有点沮丧地望着自己那两条毫无知觉的腿。每日清晨父亲都会给她把她一天的吃食准备好,放在她近旁。她的床就靠近窗户,每天醒来就可以看到窗外的风景,有小鸟陪她聊天,偶尔还会有白色的小兔子在附近散步呢,那些小花小藤也喜欢往她的窗棂上爬,所以她一点都不觉得寂寞和无聊。

老爹其实一直都在寻找治疗她的残疾的草药和方子,他是多么期待能有一天让女儿站起来啊。他的宝贝女儿除了那双残废的腿之外,是多么美好的一个姑娘啊,这样美好的一个姑娘却是个残废,不能说不是件天恨人怨的憾事。她也渐渐大了,她总有一天要嫁人的啊,可是谁会愿意娶一个残疾姑娘呢。所以老爹时常在女儿跟前非常乐观地安慰鼓励她,可是背着她时却也长吁短叹,于是他百草尝遍,翻阅医书,求医问药,却始终没有效果。

碧环绝对是个人见人爱的小家碧玉,娥眉似黛,粉面含羞,眼波衔烟,玉肤凝脂,唇红齿白,秀发如丝,身段曼妙,虽衣着朴素,可比绫罗绸缎更显地她的娴雅静素,更显她的恬静安好,她自己是不知道这些的,因为她稍微懂点事情就跟着老爹来到了这山腰深处,从来没有能够有人用话语和眼神告诉过她她有多美。

这天清晨,老爹又出去了,碧环一个人待在小木屋里,睡眼惺忪间,她像个睡美人一般慵懒地从床上爬起来,像往常一样趴在窗口跟小鸟小花们打招呼。林间树隙漏下来暖暖阳光照在她美丽的脸庞上,清风徐徐拂动她如云的秀发,仿佛一个仙子般媚眼如丝,风采飘逸。这时,一只白色的小动物来到她的窗口,她好奇地望着它,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动物,她从来没见爹捕回来的猎物中有这样的动物。它的毛是洁白洁白的,比小白兔还要白,不,比天上的白云还要白,蓬蓬松松的,还有一条长长的长着浓厚的白毛的尾巴。它的脸有些奇怪,嘴巴和鼻子尖尖的,整个脸呈一个倒三角形一般,可是它的眼睛却像人一样仿佛能够说话,她仿佛能从它眼里读到什么,有一丝水雾样的东西在他眼眶中流动,可是是什么呢,她不知道。它就这样定定地看着她,仿佛很忧伤似的。有那么一瞬间,日月仿佛停止了转动,整个天地暗淡了下来,山间寒风肆虐,远处似乎可以听到小动物的哀鸣,树叶也不见翻动了,连欢唱的小溪也停止了歌唱。(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这天晚上老爹没能回来,他在那个上午为了采摘那株长在悬崖边上的珍贵草药而失足摔下山崖,落地时头磕在了一块尖利的石头上,他的手里还紧紧地拽着那株草药。掉下山崖的一瞬间,他的脑袋里闪过妻子和女儿的脸孔,他来不及心疼就要匆匆离别这世间,告别他心爱的女儿,去黄泉路上见他的妻子了,她一定在那儿等着他,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他就来了。她一定会责备他的,因为他们的女儿从此要独孤终身,她一个人,一个残疾的姑娘可怎么办啊,老爹老泪纵横,死不瞑目。

碧环等啊,盼啊,望眼欲穿,望断愁肠,可就是没能盼来她那亲爱的老爹。她最初还安慰自己,爹一定会回来的,他只是这次走得有点远,不能及时回来,可是后来过了好些天爹还没回来,家里那些吃食都吃得差不多了,爹再不回来碧环就得饿死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那只白色的毛茸茸的家伙这几天每天都会来看她的,就站在她的窗前痴痴地守护着她,她仿佛能从它的眼中读到爱怜,因为它的脸是那么的悲伤,后来她看到了它的眼泪,那眼泪从它玛瑙宝石一样晶莹剔透的眼中流出来,就跟她的眼泪一样,一滴一滴垂落在小草身上,把它脸上和胸前的那片白毛都浸透了,她看着它的眼泪感受了从来没有过的悲伤,她终于知道它用眼泪告诉她老爹再也不会回来了,从此她要一个人孤独终身了。

这天那只白色的家伙没离开她的窗口,一直流着眼泪陪着她,泪水如泉,将它脚底下的小草浸得透湿。她的眼泪流得都快干涸了,也饿得奄奄一息了,沉痛的悲伤和饥饿把她的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了,她无力地沉沉睡去。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白衣少年告诉她,自己是只白狐,在终南山上已经修行了五百年,五百年前刚出生不久就与母亲失散,被一对猎人夫妇救起,猎人夫妇给他精心疗伤,又放他回到终南山,他从此永远铭记恩情。那天他感知恩人遇难,于是前来报信,只是碧环那时还不能读懂它的眼神,后来他看到她是那么的无助可怜,那么的悲伤忧郁,他为了她难过,也为了曾救过他的已经命归黄泉的救命恩人难过,他又从山神那儿得知,只要用他的眼泪浇灌一种小草就能救她的命治好她的残腿,只是这样他就会泪干而死,山神劝他三思而行。他顾不得这许多,心中百感交集,只想用自己的命来换回她的命,因为他的命就是她爹妈给的,除了感恩,他更是因为对她的仰慕,对她的爱,虽然他知道他只是一只狐,人狐是不可能有良缘的,即使有他跟她也不能共存于世间了,他们中必得有一个离开这个世界,他选择了用自己的命来换回她美好年轻的生命,虽然她从此要孤独此生。这样想着他的眼泪更加汹涌,很快,泪水流尽了,他软软地倒下了,身下被他的泪水浸泡过的那些小草变成了灵芝仙草一般的模样,死后他的身体成了人形,是个俊美的白衣少年,那么安详美好地躺着。

碧环一夜奇梦,醒来看见窗外的地上躺着昨夜梦中的那位白衣俊俏少年郎,知道他就是那只白狐,她心中一阵剧痛,他用他的命换来她的命,他虽只是一只白狐,却有着很多人都没有的深情,懂得知恩图报,也懂得人间情爱。如果他没有离开这世间该多好啊,因为他是多么美好的一个生命啊,可是这个美好的生命永远不会醒来了,山神哀叹,风雨交加,雷电闪烁,仿佛天地都为他而落泪。她哭号着,艰难地爬出窗口把那些珍贵的用他的生命和泪水浇灌出来的仙草无比虔诚地送到嘴里细细咀嚼,她的泪水和着甜甜的仙草在她的口中溶化,她马上觉得精神好了很多,也有力气了,她的腿居然能动了,她无比惊奇地站了起来。转而她又无限地悲伤着,她趴在他的身旁,抱着他的身体,像抱着一件珍宝一般,她第一次懂得了男女之间的情爱,虽然他已永远长眠,可是她觉得他永远在她梦中,是那样的鲜活,是那样的真实,因为她的生命是他给的,她的身体里藏着他的灵魂,她的生命承载着他的生命。她要永远在终南山上,在这个葬着他的生命和灵魂的地方为他守候此生,一定。

三 : 白狐

千年修炼化人形,千载守候无尽孤。

衣袂飘飘为谁舞,情到深处为你舞。

长夜红妆为谁补,爱到痛时为你诉。

红尘青丝为谁梳,今世来生为你狐。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上一篇: 明道个人资料简介-《黑道帝王》:《黑道帝王》-基本资料,《黑道帝王》-剧情简介 下一篇: 坦克世界不能打字-《坦克世界》网游第一技能 隔山打牛-跳弹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