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阀张宗昌-让羊羔体死一边去吧,军阀张宗昌诗选,一等一的为人湿表啊

一 : 让羊羔体死一边去吧,军阀张宗昌诗选,一等一的为人湿表啊

一个外国朋友,五十多岁,酷爱中国,因为他喜欢中国的美食和诗歌。[www.loach.net.cn]

某次一边吃着美食,一边聊着诗歌的时候,外国老头说他非常崇拜孔子故乡的一位中国近代爱国诗人,名叫庄重禅(音译)。我说我没听说过这个人,老外就即兴用汉语给我朗诵了一首这位诗人的诗:

遥远的泰山,
展现出阴暗的身影;
厚重的基础,
支撑起浅薄的高层;
假如某一天,
有人将那乾坤颠倒;
陈旧的传统,
必将遭逢地裂山崩。

这是他看到英文诗之后自己翻译成中文的。他说这个不是原文,但意思应该差不多。之后还说,这首诗中蕴含着非常深刻的寓意(老外还真是没法理解中国人的含蓄,都这么直白了,还说有深刻的寓意),表达了他想要推翻旧制度、建设新国家的爱国情怀。
我非常不好意思地再次表示,这首诗我也没听过。外国老头就又给我讲了些这位诗人的轶闻。比如他的生活放荡不羁,与很多女人有染,但是他很尊重女
人,在他发现他的一个小妾与自己的下属有私情之后不仅没有追究还给他们路费放他们走(比楚庄王的绝缨宴还有胸怀啊)。还说他很注重孝道,小的时候母亲遗弃
他改嫁,等到他当了大官之后不仅不记恨母亲,还特意找到她,把她和继父一起接到自己身边颐养天年。还说他曾经是掌握几省的大权的高官,可是不懂军事,在内
战中战败,后被人刺杀。

----------------分割线----------------

后来费尽周折,我终于找到了这首诗的中文原版

……
……
……
……
……
……
……
……
……
……
……
……

游泰山 (作者:张宗昌)

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
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后来,又发现了张宗昌的更多大作:

张宗昌,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统治山东的一个军阀基本没上过学,却整天喜欢舞文弄墨,写点小诗啥的。张宗昌觉得自己既然身为孔圣人的父母官,不带点斯文,枉来山东一趟。于是,现场拜师学艺。一番苦练之后,那张宗昌功力大进,不久便出版一本诗集,分送诸友同好。

百年中国,诗人成群,但象张宗昌这样仍有诗句流传、仍被人惦记的诗人寥寥无几。以下摘抄几首,可谓奇文共欣赏。

1、笑刘邦
听说项羽力拔山,吓得刘邦就要窜。
不是俺家小张良,奶奶早已回沛县。

注:奶奶应读作奶奶的,以骂娘的话入诗,真是狗肉将军本色。

2、俺也写个大风的歌
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
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注:起句妙,足以流传后世。末句开始拽文,估计是经过了王状元的修改,“吞扶桑”实际上是句当时流行的空话。

3、游泰山
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
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4、 天上闪电
忽见天上一火链,好象玉皇要抽烟。
如果玉皇不抽烟,为何又是一火链。

注:只有烟鬼才有如此想象力。

5、大明湖
大明湖,明湖大,
大明湖里有荷花,
荷花上面有蛤蟆,
一戳一蹦达。

6、 游蓬莱阁
好个蓬莱阁,
他妈真不错。
神仙能到的,
俺也坐一坐。
靠窗摆下酒,
对海唱高歌。
来来猜几拳,
舅子怕喝多!

7、游趵突泉
趵突泉,泉趵突,
三个眼子一般粗,
咕嘟咕嘟往外出。

8、游西方
早听西方好,
他妈真不孬。
本想多玩玩,
睁眼却没了。

9、无题
要问女人有几何,
俺也不知多少个。
昨天一孩喊俺爹,
不知他娘是哪个?

10、混蛋诗
你叫我去这样干,
他叫我去那样干。
真是一群大混蛋,
全都混你妈的蛋。

11、求雨
玉皇爷爷也姓张,
为啥为难俺张宗昌?
三天之内不下雨,
先扒龙皇庙,
再用大炮轰你娘。

12、破冰歌
看见地上一条缝,
灌上凉水就上冻。
如果不是冻化了,
谁知这里有条缝。

13、咏雪
什么东西天上飞,
东一堆来西一堆;
莫非玉皇盖金殿,
筛石灰呀筛石灰。

二 : 军阀张宗昌诗选,一等一的为人湿表啊

张宗昌,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统治山东的一个军阀基本没上过学,却整天喜欢舞文弄墨,写点小诗啥的。(www.loach.net.cn)张宗昌觉得自己既然身为孔圣人的父母官,不带点斯文,枉来山东一趟。于是,现场拜师学艺。一番苦练之后,那张宗昌功力大进,不久便出版一本诗集,分送诸友同好。

百年中国,诗人成群,但象张宗昌这样仍有诗句流传、仍被人惦记的诗人寥寥无几。以下摘抄几首,可谓奇文共欣赏。

1、笑刘邦

听说项羽力拔山,吓得刘邦就要窜。

不是俺家小张良,奶奶早已回沛县。

注:奶奶应读作奶奶的,以骂娘的话入诗,真是狗肉将军本色。

2、 俺也写个大风的歌

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

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注:起句妙,足以流传后世。末句开始拽文,估计是经过了王状元的修改,“吞扶桑”实际上是句当时流行的空话。

3、 游泰山

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

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4、 天上闪电

忽见天上一火链,好象玉皇要抽烟。

如果玉皇不抽烟,为何又是一火链。

注:只有烟鬼才有如此想象力。

5、大明湖

大明湖 明湖大

大明湖里有荷花

荷花上面有蛤蟆

一戳一蹦达

6、 游蓬莱阁

张宗昌的诗 军阀张宗昌诗选,一等一的为人湿表啊

好个蓬莱阁, 他妈真不错。(www.loach.net.cn) 神仙能到的, 俺也坐一坐。 靠窗摆下酒, 对海唱高歌。 来来猜几拳, 舅子怕喝多!

7、游趵突泉 趵突泉 泉趵突 三个眼子一般粗 咕嘟咕嘟往外出。

8、游西方 早听西方好, 他妈真不孬。 本想多玩玩, 睁眼却没了。

9、无题

要问女人有几何, 俺也不知多少个。 昨天一孩喊俺爹, 不知他娘是哪个?

10、混蛋诗 你叫我去这样干, 他叫我去那样干。 真是一群大混蛋, 全都混你妈的蛋。

11、求雨

玉皇爷爷也姓张, 为啥为难俺张宗昌? 三天之内不下雨, 先扒龙皇庙, 再用大炮轰你娘。

12、破冰歌 看见地上一条缝, 灌上凉水就上冻。

张宗昌的诗 军阀张宗昌诗选,一等一的为人湿表啊

如果不是冻化了,

谁知这里有条缝。(www.loach.net.cn)

13、咏雪

什么东西天上飞,

东一堆来西一堆;

莫非玉皇盖金殿,

筛石灰呀筛石灰。

附:

1925到1926年,是中国最黑暗的时候,也是张宗昌最牛的年月。多年寄人篱下的他,终于占据了山东和河北、江苏的一部,成为国内最有实力的军阀之一。张宗昌的得势,令北方数省的土匪流寇欢欣鼓舞,纷纷前去投靠,害得张宗昌的部队番号一会儿一变,越变越夸张,不长时间,十几路军就出来了,更加坐实了张宗昌不知手下有多少枪的传言。

在中国近代上千个大小军阀中,张宗昌要算名声最差的一位,文化程度最低,一天学没上过,人称“三不知将军”: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枪,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姨太太。所谓的“不知”,实际上讲他这三样东西特别多。第一个“不知”,前面讲过,投奔他的土匪流寇太多,全凭投靠者自己报数,报一千增加一个团,报一万增加一个师,部队总是在扩军,确实没法统计得清。第二个“不知”也是货真价实,张宗昌的统治,是天底下最不讲规矩的统治,各种捐税和摊派,几乎无日无之,搜刮之酷烈,无人能及,而且没有其他军阀都或多或少都要顾及的乡土情谊,对自己的家乡也一样下黑手。过去相声界讽刺韩复榘关公战秦琼的事情,实际上都是他的原型(作为河北人的韩复榘,对山东倒还有几分怜惜)。除了搜刮以外,张宗昌还有一大宗来钱的路,就是公开地走私贩毒,其实这种事每个军阀都要沾,但都没有他张宗昌干得这样肆无忌惮。同样精于此道的小军阀孙殿英是个N姓家奴,跟谁都跟不长,就觉得跟张宗昌舒心。第三个“不知”自然也不是人家冤枉他,张宗昌的确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个小老婆。张宗昌随身“携带”的小老婆就很多,据说是“八国联军”,有日本、韩国、俄国等好几个国家的,此公走到哪里都乐意将他的姨太太队伍带着,甚至出入外国使馆也不例外,张大将军屁股后面的一队马弁和一队姨太太,这是上过外国报纸的。除此以外,他老先生走到哪里都要逛窑子,看上哪个窑姐就带出去给他做老婆,租间房子塞进窑姐,外面挂上“张公馆”的牌子,再派上个卫兵,他张宗昌就算又多一位姨太太。不过,几天以后,这个姨太太就被忘记了,卫兵开溜,姨太太再做冯妇,重操旧业。此地的闲汉再逛窑子,总会叫:走,跟张宗昌老婆睡觉去!这话传到张宗昌的耳朵里,他也就一笑置之。

张宗昌虽说浑,但能在那个竞争激烈的时代里崭露头角,却也不能没有他的过人之处。头一条,有点歪心计。他张宗昌治军是一笔糊涂账,士兵既无训练,也无纪律可言,但他看准了那个年月中国军人都被洋人打怕了,看到高个子蓝眼睛的白人兵就打哆嗦,所以,趁俄国革命,东北充斥了流亡的白俄之机,收编了一万多白俄兵,每仗都令这些白俄打前锋,其他军阀的士兵,碰上这些丧家的洋鬼子也照样脚软,所以,张宗昌就总是赢,从东北一直打回自己的老家山东。其次是有点急智,当年在张作霖手下混事的时候,张作霖委托洋学堂出身的郭松龄整肃军队,郭早就想拿张宗昌开刀,一次视察张宗昌的部队,两下一碰,话说岔了,郭张口便骂,操娘声不绝于口。谁知张宗昌接口道:你操俺娘,你就是俺爹了!随即给郭松龄跪了下来,害得比张宗昌年轻好多岁的郭松龄红了脸,整肃也就不了了之了。显然,这种

张宗昌的诗 军阀张宗昌诗选,一等一的为人湿表啊

急智,还得配上过人的厚脸皮才行。[www.loach.net.cn]

据有关人士考证,在1925年张宗昌统治山东期间,曾经花重金,请出清末倒数第二科的状元王寿彭做山东教育厅长,并拜王为师,让这位状元公教他作诗,结果是出了一本诗集《效坤诗钞》(注:效坤为张宗昌的字),分赠友好。这位状元据说本来不该是第一,只因殿试的时候正好赶上西太后的生日,主事的人为了拍老佛爷的马屁,故意将个叫寿彭(寿比彭祖)的人提到前面,好让老佛爷第一眼就看见吉利的字眼,龙心大悦。按说,虽然清朝最后一科考的是策论,但混到了状元,帖试诗总是作得的,不知怎么,王状元待到教学生的时候,居然一色的薛蟠体。其实,就是不做这番考证,看着这薛蟠体的“诗”,读者大概也能相信,我们的张效帅,的确作过诗的。

网聚知识请您转载分享:

其实,张宗昌当时不仅作过诗,而且还印刷出版过十三经,据看过张版十三经的印刷业人士说,那是历史上印刷和装帧都最好的十三经。在大印十三经的同时,张宗昌还让王状元整顿山东的教育,在学校里提倡尊孔读经,规定学校里必须设经学课,说是要挽回道德人心。看来,我们的张帅跟薛蟠确有不同,作诗不是和妓女戏子逗着玩,主要为了偃武修文。

耀够了武的有权有力者,总是免不了要弄点文,从小的方面讲,是他们总以为自家应该能文,甚至作诗,隋炀帝不是说过,就是跟士大夫们比诗才,他也应该做皇帝的。从大的方面讲,修文是为了更好的统治,毕竟,在中国这个“诗之国”里,修文或者能文的统治者,总是可以获得更多的统治合法性,因为“文”在古意里,也包含道德,修文也意味着以德治国。退一万步说,至少让众多的文人士大夫心里感到踏实——哦,原来上头的跟我们有同好!明朝的永乐皇帝朱棣夺了侄子的皇位,杀够了人(对建文的忠臣夷十族),于是有了《永乐大典》;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之后,清朝有了《古今图书集成》,有了《四库全书》。当然,到这个时候就用得着文人了,于是皇帝身边围了一群有能文能诗的“上行走”,有权的大臣身边有能文能诗的清客,人们围着一个中心诗酒唱和。传到我们的张宗昌了,身边来了一个状元公王寿彭,于是大家都不再稍逊风骚,不仅书编出来了,而且有诗传世。只是当年的乾隆皇帝留下了四万多首(写了可能有上十万),而张宗昌才薄薄的一小册,难怪康乾盛世总是那么让人看好,说也不够,写也不够,演也不够。

有权的人只要肯写,肯定会有人叫好,而且是哄然叫好,就像《红楼梦》里大观园刚建好,宝玉题诗的时候贾政的清客所做的那样,叫好必然搔到痒处。乾隆文思泉涌,逢事必诗的时候,自是喝彩声一片,当年张宗昌写出诗的时候,据说也反响异常,王寿彭就捻着胡子击节赞赏,还为之一一润色——估计是改错字。大家一叫好,能够始终保持清醒头脑也就难了,用不了多长时间,皇帝或者准皇帝都变了诗人,以为自己就是此中高手,再下去,天下的诗文好坏优劣,也都待皇帝的金口玉牙来评判了。于是,文网张开了,文字狱出来了。张宗昌虽然在写诗方面略逊于前朝的皇帝,但以言罪人的政绩,却不让古人专美于前,他和他昔日的主公张作霖,杀记者都有那么两下子。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武夫在忙于战事的时候,对那些乱嚼舌头的新派记者倒还能容忍,一旦开始吟诗作赋,偃武修文了,新派知识分子的脑袋也就有麻烦了。

清朝有人因写了“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之句,丢了脑袋,那是冤枉的。我想,如果不是冤枉的,用来写成匾,挂在康熙、乾隆老儿的以及张宗昌的书房里,那该多好!

网聚知识请您转载分享:

三 : 山东军阀张宗昌轶事:张宗昌是个什么样的人?

上世纪二十年代,军阀张宗昌曾任山东省督军。他虽是山东莱州人,但在老烟台却流传不少有关他的笑话,可见他这个草莽将军生活多姿多彩的一面。

张宗昌(1881~1932),字效坤,山东掖县人。家贫失学,识字不多。18岁赴东北,先在抚顺挖煤,后至哈尔滨为赌场守卫,再后到了海参崴,因体格高 大,膂力过大,擅长枪法,精于骑射,又天生一副绿林豪使的个性,交朋结友,挥金如土,所以很能得到当地流氓地痞的拥戴。后来,张自学俄语成功,又拉拢了一 批白俄入伍。辛亥革命爆发,黄兴派 李徵五到东北去招兵。这时张宗昌在千金寨的煤矿里吃“好汉饭”。张公然号召了一两千人,前往投奔李徵五,被编为管带,他们的武器全部是俄式,个个人高马 大,遂从海道运至上海。这时上海业已光复,陈其美任沪军都督,张部编为骑兵团,升为团长。二次革命时,陈其美派人刺死上海镇守使郑汝成。张背信弃义,又刺 死陈其美,投靠北洋系。后来张又投靠张作霖,当了旅长。从此以后,他即借奉军之势,从奉军进关那天起,步步登高,由师长、军长而山东军务督办、苏皖鲁剿匪 总司令,一直做到了直鲁联军司令,成了割据一方的土皇帝。由于他流氓成性,南方报纸曾给了他一个“狗肉将军”的绰号,后来看他打仗一败即跑,又给了他一个 “长腿将军”的别名。

重用乡人

张宗昌乡土观念重,重用他家乡掖县的乡亲。当时民间有话:“认识张宗昌,就把洋刀挎”。他家乡小伙子,只要是身强力壮,眉清目秀的投奔他,最少也给个营 长、连长干干。甚至在烟台街上,有些盲人拄着探路的棍子,遇见电线杆子挡道,也高喊:“我是掖县!我是掖县!”好心的行人拉着他的棍子,绕开电线杆子继续 前行,盲人才不喊了。可见那时在老烟台街,身为莱州人是一件很荣耀的事。

张宗昌智谋过人,善用疑兵之计。他的实力还不强时,就用豆面捏成一门门大炮,刷上黑色,用骡车驮着。在敌军的阵地前走来走去,煞是威风。豆面大炮重量轻, 压不住车,就在车厢后面放上大石头压分量,常把敌军吓得闻风丧胆,屁滚尿流。有一次,他手下的士兵赶着炮车在敌军阵地前晃来晃去,故伎重演时,一只麻雀把 炮筒子叼了一口。这下糟了,众麻雀纷纷前来啄食。士兵只好光着膀子,脱下军服甩来甩去赶麻雀。麻雀驱赶不及,把豆面大炮啃得有皮没毛,弄得士兵十分狼狈, 连忙赶着骡车跑回自己的防区,再也不敢到敌军阵地前示威了。

张宗昌身为山东督军,可谓威风凛凛,但他却是个大孝子。他在烟台逗留时,把父亲从莱州接来,安排在朝阳街上一家高级旅馆住着。他从官邸一天早晚两次到旅馆 给父亲请安,风雨无阻。张父脾气暴躁,当着随从的面,对张宗昌动辄就骂,举手就打。张宗昌总是笑脸相迎,从不犟嘴。一天早晨,张宗昌又去给老父亲请安。父 亲怒气冲冲地说:"你天天早晨叫勤务兵送给我一块中间带弯的小点心,不吃吧怕糟蹋,吃吧,一点也不好吃,好歹吞下去了。”张宗昌一看勤务兵和仆人都把头扭 在一边,捂着嘴和鼻子想笑又不敢笑,恍然大悟,说:“咳,爹呀,那是烟台特产罗锅牌香皂,给你洗脸用。妈拉巴子勤务兵,你饭桶一个,怎么不跟老太爷说明 白,这香胰子能吃吗?”

豪放随性

张宗昌的随性甚至有些孩子气。在徐州时,有次他母亲随他一起赴宴,席上有鲜荔枝,张母不知如何吃法,就将荔枝连壳吞下,众宾朋哄为笑传。张宗昌于是第二天 再摆宴席,将昨日主客统统招来,并嘱咐厨师专门制做荔枝状的糖果奉上。进食时,张母从容自若,仍囫囵吞食。客人因不知就里,反欲剥壳后食之,张见后哈哈大 笑,遂雪前耻。

张宗昌的随性还体现在对待女人上。他娶小老婆非常随意,只要看上了,租间房子,挂上“张公馆”的牌子,派个士兵门口一站,然后将人往里一塞就算万事大吉。 然而过不了几天,他就会把这位新娶的姨太太忘个一干二净,最后士兵溜了,牌子也摘下来。有人于是打趣说:走,跟张宗昌的老婆睡觉去!此话传到他的耳朵里, 他一笑置之,并不在意。不但如此,他还经常把姨太太赏给立功的部下,大手一挥,说:“奶奶个熊,老子的姨太太赏给你做夫人了,领她滚回去吧!”

张宗昌随性、豪爽,却是粗中有细,在处事上自有一套理论。曾有一队土匪慕名来投奔他,他特批一万大洋给他们做安置费。没想到土匪头目却在“一”上加了一 竖,“一万”变成了“十万”,领钱时,军需处发现异样,向张宗昌汇报核实,张点头称是,军需处于是照拨十万大洋。事后,张宗昌召见土匪头目,拍着他的肩膀 说:“老弟,幸好你只添一竖,倘添两竖,不就变成二十万了吗?钱嘛,日后多的是,老弟可得好好干呀!”那土匪自知理亏,日后果然竭诚效劳,再三立功。还有 一次,某报的记者求见他,张宗昌看完名片,便让侍卫把记者拉出去毙了,有人问他为什么,他回答说:“那记者的名片上,光头衔就列了十几条,足见他绝不是个 好人。”

张宗昌的佩刀上刻有七字铭言:事到万难须放胆。他还特制了多把刻有此言的佩刀,分赠送给亲信部下,以示激励。张宗昌的兵多,有人劝他裁员,他说:“人生在 世,不为名则为利。我张宗昌既没有创办军官学校,也没有设立什么训练班,现在所有的二十多万军队,不都是冲着我张宗昌来的吗?他们之所以投我,就是因为我 不吝啬封他们官,给他们钱,能满足他们‘名’和‘利’的欲望,假如我也和别人一样,既吝官,又吝钱,那么天下这么大,何处不容身?何必非投我不可呢?何况 我所有的‘名’和‘利’并不是从家里带出来的,而是众人捧来的,我取之于人,又送之于人,于我有什么损失呢?”

张宗昌没上过学,却很喜欢附庸风雅。在山东时,他曾专门向教育厅长王寿彭学写诗歌,还将这些诗作汇集起来,出版了一本诗集,名为《效坤诗钞》。这些所谓的 诗尽管文字浅陋,却极能体现其至情至性的性格。比如写景状物的《咏雪》:什么东西天上飞,东一堆来西一堆;莫非玉皇盖金殿,筛石灰呀筛石灰。《求雨》一诗 则是有感而发,1927年夏,济南大旱,张宗昌亲自到龙王庙去烧香磕头,一番虔诚之后,当场赋诗一首:玉皇爷爷也姓张,为啥为难俺张宗昌?三天之内不下 雨,先扒龙皇庙,再用大炮轰你娘。 还有一首让人叫绝的“游蓬莱阁”:“好个蓬莱阁/他妈真不错/神仙能到的/俺也坐一坐/靠窗摆下酒/对海唱高歌/来来猜几拳/舅子怕喝多!”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上一篇: 大班数学教案-大班数学教案:4的组成 下一篇: 狗头鼠脑-狗头鼠脑:狗头鼠脑-词目,狗头鼠脑-发音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