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党章修正案-对十八大党章修正案的认识

一 : 对十八大党章修正案的认识

对十八大党章修正案的认识

党章在全党具有最高的权威性和最大的约束力,是全党共同遵守的基本准则。作为一名社区工作者,同时又是一名多年的老党员,在十八大召开期间,我认真学习了胡锦涛总书记在十八大上的重要讲话,了解了在十八大闭幕前将要通过的党章修正案的有关内容。 通过学习,对新党章修改新增的内容也有了初步的了解,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的内容:一是对指导思想的丰富。十八大的党章修正案把科学发展观同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一道写入党的指导思想,给予科学发展观新的定位。二是在理论层面,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写进党章。【对十八大党章修正案的认识】。这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认识上的进一步发展,将会形成一个全面的理论体系。三是将生态文明建设与政治建设、经济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一并形成“五位一体”的社会主义建设总体布局写入党章。四是针对作为执政党的共产党目前面临的新情况和新问题,保持党的纯洁性也被写入党章。 作为一名基层党务工作者,我认为十八大期间修改的党章更符合我国的当前国情,更指明了我国社会发展的方向。有关专家指出这次修改把党的十八大报告确立的重大理论观点和重大战略思想写入党章,使党章充分体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充分体现党的十七大以来党中央提出的重大战略思想,充分体现党的工作和党的建设的新鲜经验,以适应新形势新任务对党的工作和党的建设提出的新要求。 党章是各级党组织坚持从严治党的依据,全体党员加强党性修养的标准,只有把党章学习好,贯彻好,才能确保我们党始终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领导核心,因此,我们每一名党员在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过程中,都必须更加自觉得学习党章,遵守党章,贯彻党章,维护党章,用党章武装头脑,用党章规范行为,用党章指导党的建设和党的工作

对十八大党章修正案的认识

党章在全党具有最高的权威性和最大的约束力,是全党共同遵守的基本准则。【对十八大党章修正案的认识】。作为一名社区工作者,同时又是一名多年的老党员,在十八大召开期间,我认真学习了胡锦涛总书记在十八大上的重要讲话,了解了在十八大闭幕前将要通过的党章修正案的有关内容。

通过学习,对新党章修改新增的内容也有了初步的了解,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的内容:一是对指导思想的丰富。十八大的党章修正案把科学发展观同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一道写入党的指导思想,给予科学发展观新的定位。二是在理论层面,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写进党章。这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认识上的进一步发展,将会形成一个全面的理论体系。三是将生态文明建设与政治建设、经济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一并形成“五位一体”的社会主义建设总体布局写入党章。【对十八大党章修正案的认识】。四是针对作为执政党的共产党目前面临的新情况和新问题,保持党的纯洁性也被写入党章。

作为一名基层党务工作者,我认为十八大期间修改的党章更符合我国的当前国情,更指明了我国社会发展的方向。有关专家指出这次修改把党的十八大报告确立的重大理论观点和重大战略思想写入党章,使党章充分体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充分体现党的十七大以来党中央提出的重大战略思想,充分体现党的工作和党的建设的新鲜经验,以适应新形势新任务对党的工作和党的建设提出的新要求。

党章是各级党组织坚持从严治党的依据,全体党员加强党性修养的标准,只有把党章学习好,贯彻好,才能确保我们党始终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领导核心,因此,我们每一名党员在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过程中,都必须更加自觉得学习党章,遵守党章,贯彻党章,维护党章,用党章武装头脑,用党章规范行为,用党章指导党的建设和党的工作

二 : 正文 第一章 连云十八堡

  西武历8329年,时逢乱世,人命贱如草芥,藩王割据,群雄并起。明武帝登基,镇压三大藩王叛军,杀人盈野,宇内为之一清。

  西武帝国中部东林郡,连云山脉深处,树木高耸参天,山岩陡峭奇峻,幽深的密林深处,座落着十八座岩石砌筑的堡垒,这些堡垒恢宏矗立,不知道前人废了多少精力,才把一块块方整的巨石从外面搬移至此,修建了这些雄伟的建筑。

  十八座城堡,每一座城堡都居住着一批同姓同宗的族人,号称连云十八堡,是东林郡小有名气的一股势力。

  叶家堡演武场。

  清晨的阳光透过远处两山之间的缝隙投射进来,天刚破晓,这里已是人头攒动。

  “武之一道,勤能补拙,初晨阳光升起,正是一天中元气最为活跃澎湃之时,若是此时勤加修炼,可以收到事半功倍之效。”一个身形健硕的中年人正在教一帮少年修习武艺,叶家堡居住着数千叶家族人,十到十八岁适合修炼武艺的少年,也有两三百之多。

  这些少年站成一个方阵,习练拳法,拳脚干脆利落,整齐划一。

  “不动如山,动若奔雷。克敌制胜之道,首先一个字,就是要快,天下武艺,唯快不破。我们叶家的武技,讲究的,正是快这一字!”

  那个中年人演练了一套拳法,虎虎生风,出拳时隐隐带着奔雷之音,那是叶家的奔雷拳法,独特的拳法配上叶家人修炼的雷鸣内劲,向来以霸道威猛着称。

  雷鸣内劲带起的猎猎拳风,刮得这些少年脸颊生疼,宛如刀割一般,他们一个个都退出两丈开外。

  “三叔好厉害!”

  “那是当然,三叔现在可是叶家的第三人,实力仅次于家主和执法堂堂主。”他们都向那个中年人投去了崇敬的目光。

  这个中年人叫叶战雄,专门负责教导家族后辈,在族内声望极高。

  场上的少年们爆发出一阵又一阵喝彩之声,叶战雄精彩的拳法令一众少年们目眩迷离。

  距离喧嚣的人群大概百丈远,一个少年正盘坐在演武场角落的一块石头上,他闭目盘坐,宛如一尊佛像一般,清晨的阳光照射在他身上,却照不进他的内心。

  他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身材颀长,五官犹如刀刻一般,长眉如剑,鼻如悬胆,英气勃发。不过他眉宇间的神情,却有着一丝与年龄不相符的沉稳和专注。少年名叫叶辰。

  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了,每当他按照雷鸣内劲的方法呼吸吐纳,聚集起来的玄气很快就在破碎的经脉中消失殆尽,他的身体根本无法积蓄任何玄气。

  两个家族子弟从旁边走过,看到盘坐不动的叶辰,露出鄙夷和不屑的神情。

  “他经脉尽断,已经不可能凝聚玄气了,每天还在这里装模作样。”

  “亏他每天都要用掉这么多丹药,要是那些丹药给其他人,不知道能培养多少家族高手,给他简直是喂到狗肚子里去了。如果换作我是他,早就跳河自尽了,哪还有脸面活着。”

  “小声一点,他毕竟是族长的儿子。”

  “族长的儿子又怎么了,我们叶家子侄辈向来不分贵贱,凭什么他就金贵一点!”

  那两个家族子弟故意说得大声,落在了叶辰的耳朵里,叶辰闭着眼睛,充耳不闻,硬生生地忍了下来,内心自嘲地一笑,要是换做以前的自己,肯定会冲上去跟他们打一架,但是现在,他已经学会了忍耐。现在的他,只是废人一个,根本不是这两个人的对手。

  以前的叶辰,十二岁达到玄气五阶,十三岁达到玄气六阶,十四岁到达玄气六阶巅峰,是叶家堡年轻一辈中当仁不让的第一高手,被誉为叶家堡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后来在一次家族任务中,叶辰跟五个家族年轻一辈高手进入连云山脉深处猎杀妖兽,结果被人伏击,那五个家族年轻高手全军覆没。那些敌人似乎是有意折磨叶辰,将他经脉尽废,虽然被族人救了回来,但从那之后,叶辰便成了废人。

  在西武帝国,实力为尊,没有实力的人只能任人欺凌。如果不是因为早晨元气充沛,最适合恢复经脉,他也不愿意到这种人多的地方来。

  “转眼已经三年了,恐怕我的经脉再也不可能愈合了。”叶辰心中有一种深深的不甘,他不甘心就这样变成一个废人。

  叶辰继续尝试凝聚玄气,但是毫无疑问,还是失败了,体内破碎的经脉,如同被虫蚁蛀空的枯木,没有一丝生机。

  他盘坐在石头上,如老僧入定,将意念沉入意识海中。意识海中浮现出一把飞刀的影像,这把飞刀通体血红,薄如蝉翼,晶莹剔透。正因为这把飞刀的存在,他的心里总还有那么一些希望没有完全破灭。

  叶辰不过是一个寻常的普通人,无意中找到了这把飞刀,才穿越到了这个世界。

  到目前为止他还不知道这把飞刀到底有什么作用,每当他的意念沉入意识海之中,便会发现它就这么静静地悬浮意识之中。不管叶辰用什么方法,都无法触及到它。

  三年了,从巅峰跌落谷底,一般人都无法承受这样的落差,但叶辰依然凭借着强韧的性格,在无数人的嘲弄中,苟且偷生了下来,这三年时间,叶辰磨平了身上的棱角,心性变得沉稳了许多。

  叶辰运起雷鸣内劲,小腹中传来一丝热感,一股玄气凝聚了起来,缓缓顺着经脉运转,但是每次运转到经脉破损的地方,这些玄气就会迅速地流散,没过多久,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玄气,便化为了乌有。

  “该死,为什么还是凝聚不起来!”叶辰愤懑地一拳砸在石头上,拳头上渗出鲜红的血迹,唯有剧烈的疼痛,才能缓解内心的压抑和痛苦,难道他这辈子注定是一个废人了么?

  以前实力巅峰的时候,他以非常惊人的速度,突破了一个又一个境界,身体就像一个漩涡,疯狂地吸收外界的灵气,迅速地转化成玄气,六阶巅峰的时候,他的玄气强度甚至可以跟七阶的高手抗衡。而现在,他的身体想要保存哪怕那么一丝玄气,都变得格外困难。

  叶辰许久才把沮丧的情绪平复下来,他没有退路,如果放弃,他这辈子都将是一个废人!

  跟往常一样,沉下心来,继续凝聚玄气。约莫一柱香的功夫,经脉的断裂处稍稍有了一丝气感,不过极其细微,而且随时都会流逝殆尽。

  叶辰勉力地运转,额头上渗出了一丝汗迹,终于,那些气感缓缓凝聚成了一支涓涓细流,以小腹气海为中心,向上涌动,但是每移动一小段距离,这些玄气都会流失掉几分,眼看着就要散失殆尽了。

  绝对不能失败!

  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玄气即将崩溃,叶辰仿佛感受到了某种奇异的召唤,内心突然沉静了下来,进入了一个古怪的境界,内心仿佛有一缕清风吹过,空明澄澈,没有一缕尘念。

  叶辰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把飞刀的模样,蝉翼般的刀刃,突然发出一阵奇异的嗡鸣。

  这把飞刀上,蕴含着某种奇异的力量,让叶辰想要一探究竟。是它带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不知道这把飞刀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

  最近一段时间,飞刀经常会规律性地颤动,振动的频率非常频繁。

  叶辰拼命地延伸着自己的意念,想要触及那把飞刀,想要试试看能不能引动飞刀。

  突然间,脑海里嗡的一声巨响,叶辰的耳膜不停地震颤,就像什么东西在脑海中炸开一般,一股骇然磅礴的力量从飞刀上倾泄而出,犹如肆虐的洪水,顺着残碎的经脉奔涌,叶辰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玄气,瞬间被冲散。

  叶辰惊恐地发现,这股力量完全不受掌控,他赶紧把自己的意念抽了回来,那股力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出现过一般。

  “到底怎么回事?”

  叶辰睁开眼睛,身体虚脱了一般,没有一点力气,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查看了一下身体,断裂的经脉依然没有一点起色。

  飞刀安静地悬停在他的脑海里,刚才那股力量跟玄气有一些相似,但好像更加强大,令人感觉神秘莫测。

  叶辰忽然感觉手上有些发痒,低头看了一下,他惊奇地发现,双手皮肤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皮屑,将那些皮屑掸掉,发现自己的双手就像脱胎换骨了一般,晶莹剔透,鲜红粉嫩,犹如初生的婴儿。

  “没想到仅仅只是引发了飞刀的力量,居然就有如此效果。”

  叶辰心中微凛,这把飞刀果然神奇,他很想继续深入探究一番,不过想了想,还是等夜深人静了再说。

  教导完一众家族子弟,叶战雄负手而立,目光扫过一众恢复晨练的少年,落在演武场角落的叶辰身上,不禁惋惜的喟叹了一声,神情极为伤感,如果叶辰没有遭遇伏击,现在的修为,说不定已经凌驾于他之上,成为家族年轻一辈中的第一天才了,未来也能承担起守护家族的重任,可惜天妒英才。

  其实叶辰的性格,他还是很喜欢的,前些年有些浮躁,但这三年来,性格却是沉稳了很多,若不是经脉尽断,日后必成大器,只是命运这东西,总是让人难以捉摸。

  沉默片刻,叶战雄向叶辰走去。

    五年级:三拳小子

三 :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网聚知识提醒您本文地址: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党的十八大党章修正案

网聚知识提醒您本文地址: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日期初恋这件小事-初恋这件小事 日期 歌词 下一篇: 因为爱你所以才会痛-因为爱你 所以才相信爱情_情侣qq图片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