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好书乐趣无穷的下联-乐趣务穷的冬天

一 : 乐趣务穷的冬天

今天是XX年的第一天——元旦,放假。早上,震耳的鞭炮声说从睡梦中醒起。一看表,都快七点了,看到爸爸妈妈没有起床,我便先想起来写作业。

当我拉开窗帘,便望去窗外白茫茫一片,真是一个白色世界。啊!下雪了。窗外的景物都被一层白雪盖住了,大地就好象盖着一个巨大的白羊毛毯,汽车、房顶、树木,还有草地都藏在白雪下。再看空中,纷纷扬扬的雪花忽起忽落,像柳絮杨花,为我们挂起了天幕雪帘……欣赏完这心旷神怡的美景,爸爸妈妈也便起床了。

吃完早餐,写完作业。我就去找里几个小朋友出去玩打雪仗。我们分成两组,组织好双方的阵地,并各自做好雪球。之后,一场激烈的战斗开始了,一个个雪球向我们砸来,我们一个人还击,一个人进攻,一个人防守,另一个人则负责制造雪球。我主要是负责进攻,从侧面偷偷的进入敌方的阵地,我看到树后有一个人正在制造雪球,我拿着雪球向他身上砸去,他大叫了一声“支援”。敌方队友全都听到了,都连忙赶来,他们的注意力都在我身上了。于是,我方部队便马上赶来,一个人手里都拿着两个雪球,猛向敌人衣服上砸去,还没等敌人反映过来,就都成我们的“俘虏”了。这场雪仗的胜利多亏队友们的团结和我做出的“牺牲”。

啊!冬天真是乐趣无穷。

二 : 贫穷的乐趣

蛀木蜂

春天,没有雨的日子,天地间弥漫的到处都是花香。

阳光下一个小孩,坐在四壁残破的木柱旁正凝神地看着远景浪漫的油菜花黄和听近处从条条天路飞来的蛀木蜂的嗡鸣。

那些一个秋冬都了无声息的蛀木蜂,又开始沸扬起来,它们在没有衣穿的木柱旁、房梁上盘旋、探测和选择。

它们在找自己的“家”,它们在蛀食小孩的家。

千疮百孔的木柱上有几只蛀木蜂正停在已有的旧孔旁,刺嗅一阵便朝洞穴的深处钻了进去;有几只则悬挂在房梁下,正用它们如风钻般的钳齿打钻它们的新窝。(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木屑象雪花一样飘下,坐在木柱旁的小孩,沐浴阳光也在感受着蛀木蜂送来的春天里的“雪花”。小孩没有好与坏之分,他在好奇。也许这春天里的满屋“飞雪”,象童话一样的美丽。

甚至在想,如果冬天的落雪,也是这样的温柔,母亲就不用为他添新棉衣、新布鞋发愁了。漏风的四壁也会温暖。

迎着洒洒飘下的“雪花”,淘气的小孩找来节节木枝,等待蛀木蜂钻进了木孔,便把洞口堵住,整天也乐不之疲。

他无意于把蛀木蜂至于死地,只求听到洞穴里传出“嗡嗡”的鸣叫,好开心的……。

云麻雀

稻子熟的时候,远远近近的晒谷坪上,总会看到一群群小鸟在飞。——那是被乡下人叫着的云麻雀。

云麻雀是害虫,老辈人这样说。

守在晒谷坪上的小孩,不知老辈人为何那样的诉斥和憎恨这些灵动而可爱的小鸟。云麻雀飞落晒谷坪时总会被不雅的辱骂和一根竹制的响篙所驱赶。

“叭、叭”的响篙声一旦响起,此刻在晒谷坪上欢跳着觅食的云麻雀便会惊慌飞远。但飞远了,它们还会飞来。

长大后,小孩才明白,云麻雀不惜受到辱骂、驱赶和伤害,并不是因为它们专门去偷食农家人用辛劳换来的金黄金黄的谷子,而是抗不住晒谷坪上那些爬动在谷物上的小虫子的诱惑。

云麻雀似有的冤情被响篙掩盖了。

然而,小孩对云麻雀却是有好感的,因为那是他孩童时见到的也只能近距离见到的最灵性、机敏的鸟儿。云麻雀飞来时,小孩就会天真地藏匿于屋子的一角,或从门缝里偷偷窥视出来,一只、两只、三只地数着数着……。

可就要数着或永远也数不着的当口,响篙响了,鸟儿便飞了,小孩的祈盼也随之飞了。小孩恨那响篙。

看着飞起又飞落的云麻雀,被太阳烧烤得焦黑的小孩有些意懵。他想,如果自己也是只小鸟就好了,老辈的响篙打不到它们,那饥饿的木棍也会打不到他的……。

三 : 与文字打交道有无穷无尽那个的乐趣

九十多岁的冬哥整日伏案磨砺,笔耕不止。这让我产生了极大的好奇。

认识冬哥完完全全是一次偶然。

那天在会议的夹缝里,我走进一家编辑部。本想会一会老朋友,却意外的迷上了一封信。

老朋友说,人们都在用电脑手机码字,投稿,老人家仍然是活跃在传统的圈子里。

老人家?我不由得对老朋友的称呼产生了兴趣。

老朋友说,九十多岁的冬哥清心寡欲,笔耕不辍。看,三天两头寄来稿件。(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我捧起那个传统的信封,盯着上面的地址,认认真真默读三遍,相信它已铭刻我心,才恋恋不舍的放回原处。顺手又拿起冬哥寄来的稿件。

字面清晰整洁,字迹娟秀而有力。透过那张纸,仿佛看到了冬哥深厚的功底。我的心不由自主的产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好奇。

某日,天无情的悬在肉眼即将看不到的地方,淡淡的白云悠悠晃动,微风轻拂脸面。缓缓西去的太阳即将于火红的晚霞相接。我的心中突然跳出一个念头——记忆中的地址时时刻刻在折磨着我,何不走上一遭,了却一桩牵肠挂肚的心愿?!

夕阳西下,霞光万道。我启动“北京现代”,开始了寻觅冬哥的旅程。

车时快时慢,时走时停。我接二连三地向人打听下一步的旅程。

当计程表上增加61公里时,我穿过一座山,慢速前行。

山脚下坐落着一个村庄。

优雅的环境,古老的建筑。

我的突然到来惊动了农家小院的看家狗,汪汪的声音响彻天空。有老乡打开房门,悄悄窥探。我趁机询问冬哥的住处。

月上枝头,天高人静。冬哥独守空房,伏案笔耕。身边的电脑在静静的睡眠。

我真不忍心打扰辛勤耕耘的老人。

冬哥献上一杯茶,又取出饮料,水果,连声催我吃喝。而我的双眼,死死盯着熟睡的电脑,分分秒秒也不愿移动。

东哥说,电脑是女儿送的。她说现在的编辑大多数不喜欢纸质投稿。可我却不愿改变自己。

我的眉头微微抖动,瞬间瞬间演变成甜甜的微笑。

冬哥说他已经写作几十年了,仍然是名不见经传。连续不断的投稿,只是偶尔收到一个回音,基本是石沉大海,杳如黄鹤,查无音讯。身边不乏大学生,他们都乐意帮忙。可是,他们却生活在不同的城市。望着林立的高楼,冬哥心里烦闷。他说,还是在这里有无穷无尽的乐趣。

冬哥的手轻轻叩击着写字台,脸上的表情好像早已经僵硬。

我说,注册几个网站,只要把你的稿件投进去,读者就可以看到。

什么东西这么神奇?

冬哥沧桑的脸上,露出了隐居多年的微笑。

差点忘了,冬哥对电脑相当陌生,网络更是一个无法理解的谜。我打开电脑,帮冬哥注册网站,手把手教他如何操作。

夜深了,真怕老人体力不支,我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幽雅的山村。

就这样,连续半个月,我坚持每天驱车前往。不厌其烦地教冬哥复制,粘贴,发送,浏览。直到老人家能够独立操作,我才松了一口气。

冬哥的子女,孙辈得知情况后,急忙回到家中——几位大学生聚在一起商议:共同行动,助老人成功!

真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

就在这个时候,我有事出差远方,一忙就是40多天。当我再赶到冬哥的住处,已是人去屋空,寂寞无声。独立院子中央,有一种久未经历过的压抑,让人透不过气来。

冬哥的邻居告诉我,老人弥留之际,连声呼唤我的名字。

可惜,我在远方。

冬哥,原谅我没有来及送您一程。

回到家里,我把自己关进书房,静静的打开为冬哥注册的文学网,亟不可待地浏览。

哇!我酸溜溜的心一下子活跃起来,眼泪顺着鼻夹滚滚而落。——冬哥的文章点阅数大都在9000以上。散文《老人的春心》点击数突破!

我兴奋不已,连连鼓掌。

冬哥,你知道吗?你的文章很受读者欢迎。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你最想知道的科学-想知道真正的山科大 下一篇: module-Module 5 Problems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