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人物分析-LPL三强小组首轮迷失巴黎:三队弊病分析

一 : LPL三强小组首轮迷失巴黎:三队弊病分析

S5小组赛首轮的比赛已经结束,LPL三支战队的表现很不理想,EDG亏败于SKT,IG艰难保住出线希望,LGD仅存理论晋级希望,下面就让小编为大家带来LPL三强的首轮比赛分析吧。

本文主要针对EDG,LGD,IG三只LPL战队在首轮四天的小组赛上的表现,做一个综合的总结性的评定,尤其是指出三队的不足之处,并且试图寻找解决方法。

S5总决赛巴黎站小组赛首轮在昨天落下帷幕,最终四小组积分如图所示。其中我们LPL的三只战队,可以说是层次分明。首先是B组的IG,处在该组的平均水平,与AHQ,Fnc同积分,这意味着他们在第二轮的比赛中还有着很大的发挥空间,凭借实力出线。

而C组的EDG,处在该组的上游水平,位列C组第二,同时C组的外卡战队BKT一场未胜,且结合其实力来看,在第二轮基本上也不具备出线的竞争力,而H2K在与EDG以及SKT的对战表现出的实力较弱,与两队有着较大差距,如此看来,EDG在C出线,几乎可以说是十拿九稳了。

最后来看让人心碎的D组。LGD在C则是倒数第一,首轮三场比赛全部输掉,一场未赢。虽然有着第二轮,但是LGD的出线几率相当渺茫,不仅对自己要求高,还得看对手脸色。但总的来说,LPL目前三支队伍中没有任何一支是夺得小组第一的,也就是说,都是用着败绩的,而哪怕目前的局势再乐观,再悲观,这样的赛制之下,都还是有着多种可能性的,因此,分析问题并解决,争取在第二轮携手出线,就尤为重要了。

目前小组积分排名

虽然EDG目前成绩还算不错,但是他们的表现并没有达到大众所预期的那样。尽管在对阵SKT前,教练阿布就说过小组赛可以试练一些东西,胜负没有那么重要,但在与SKT的这场对局里,却实在是难以看出EDG练到了什么东西,从开局便被持续压制,且犯下了不该有的路人Rank似的低级失误。

战局复盘:

首先我们回顾一下EDG本场的战术展开。在开局,SKT就选择了主动换线,让轮子妈避开了与EDG强势的卡莉斯塔加安妮的下路组合对线,换到上路。SKT采取了速推的方式,早早将EDG的上路一塔拆掉,并且,极其关键的一点就在于让鳄鱼单人吃掉了塔钱的275块。

但此时的EDG则是双人路两人拆SKT下路,打野与上单并没有选择加入,而是在打石头人野怪,因此EDG并没有获得与SKT同样的一座塔的经济,转而去拿掉第一条小龙,而这期间,SKT的上单鳄鱼已经在上路单人吃线了一段时间,导致个人等级压制了诺手一级,且经济情况也要好很多。而EDG下路因为没有拆掉SKT一塔,选择继续对线,期间诺手只能是在没有防御塔保护,且前期视野也不够的上路抗压,这直接导致了其与鳄鱼的发育差距越来越大。

随后再看关键的小龙团,在小龙团之前,EDG安妮与皇子配合中单艾克,将faker成功击杀。但是他们因此交出了安妮的闪现+大招,皇子的大招。且人头是由辅助安妮拿到。而此时faker的复活时间很短,且带的是TP,随后立马赶到战场,但EDG依旧选择了打小龙。于是缺少必要技能的EDG面对状态良好的SKT,打出了一波5换3,SKT方核心均拿到人头,尤其是鳄鱼,收获两个人头。按照EDG经理三少的话来说,这波过后,EDG几乎是打不了了。

问题所在:

那么这样一场比赛中,就暴露出了EDG当前存在的几个问题

1、首先是对换线的处理不够好,选择拿龙换塔,以至于自己前期在团队经济上就稍微落后对方。

2、同时这一选择还极大的耽搁了自己上单诺手的发育,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第二点,对于新版本上单的理解似乎还有些停留在混线发育的阶段,没有足够的重视。

3、再就是打小龙的一波团战,则是明显的沟通有障碍,自己用掉了两个关键性技能,而对手能够马上TP赶来战场,选择打小龙,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好选择,并且自己拥有着一条小龙,完全可以放掉,最终反倒是造成了人财两空的局面。

改进建议:

1、个人觉得,EDG目前要做的,就是要好好想想自己在换线上,应该如何来处理上单这个点,不要再出现自己上单几乎无法吃线,而对方上单安稳发育,同时别的路还一事无成的糟糕局面了,并且团战前的沟通,要做的再好一点。

2、准备大招,一直藏着的koro1是最后的王牌,希望EDG能够真的拿出意想不到的东西给我们。

总的来说,EDG是当前问题最少的LPL队伍,而看起来他们也似乎藏有大招,期待随后的表现。

IG战队目前所暴露出的问题就在于其队伍短板过于明显,我并不是将所有的问题都归结到下路身上,但IG的下路确实是当前队伍表现最糟糕的。其次就是IG整体的战略部署,与EDG一样,在前两场比赛中,对于初期换线处理也做的很差。

战局复盘:

先看其首场对阵Fnc,开局IG就选择了一个极其有待商榷的3buff开局,想通过蜘蛛先打掉自己的蓝buff,再找机会转至敌方蓝buff,随后打掉自己红。但这被嗅觉灵敏的Fnc早早察觉,Fnc立马选择推掉IG的下塔,随后将轮子妈换至上路反压住上路寒冰的兵线,且之后凭借英雄优势拆掉IG上路,拿到了两座防御塔的经济优势,而IG下路兵线被压靠前,反倒是让自己的第二个蓝轻松被反,蜘蛛等级领先。

再看第二场对阵C9,这场双方进行正常对线,上路纳尔配合酒桶拿到了不错的优势,同时中路艾克还单杀了对方沙皇,但下路正常对线的轮子妈与巴德不仅没有做到“稳住别送”,还错误的出击遭到反杀,虽然艾克赶来收下小炮人头,但IG拿出轮子妈之后的推进节奏大乱,下路被率先破塔后转去中路推线又被沙皇莫名打残,中塔又告破。

而到了第三场对阵AHQ,IG在前期的处理终于是好了一些,让慎得到了良好的发育,但依旧还是有小瑕疵,两人遭到对面四人越塔,自己辅助却不知去向。同时kid的发挥还是不算太好,使用卡莉斯塔,打大龙却遭到挖掘机抢龙,险些背锅。

问题所在:

三场比赛之中,IG目前的突出问题如下

1、下路两人的发挥太一般,对线能力不强,辅助意识不是很到位,可以说是团队短板都不为过,而这一点也是远比别的都要致命的,C位选手实力不足的队伍,没有一只能够走远的。

2、IG在前期正常对线的话,kakao的表现还不错,但一旦换线,则全队都会有些适应不过来的感觉,尤其是打野这个点,一定要能够多从团队角度思考,辅助也要及时跟上。

改进建议:

个人觉得,IG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内

1、首先要做的就是让下路两人好好练习,提高自己,这是迫在眉睫的事情,如果自己的C位还是这样不稳定的表现,那么注定是难以走远的,同时辅助在前期何去何从,团战自己使用巴德这类关键英雄时要如何发挥自己的作用,也至关重要。

2、其次要好好研究如何将上单这个他们目前最强的位置给释放出来,zzitai可以说是在最后一场比赛才站了出来carry队伍,这并非他个人能力不够,而是前两场中他的发挥有些受到团队限制了。

首轮比赛三场下来,总体趋势上IG还是在进步的,相信他们自己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并且逐步改进。

说到LGD的问题,想较于前两只队伍,他们的问题极其明显简单,但却不好解决,而一旦解决不了,他们只能是接着输下去,这想到就让人无比的揪心。

战局复盘:

首先第一场对阵OG,他们选择了大嘴与璐璐这一体系后,在最后两手的选择上却拿出了颇为不搭的石头人与蔚,画风一转突然变成了去counter对方的发条与复仇之矛了。但他们在前大半场都打的相当出色,imp个人实力相当强劲。但到了后期失误代价越来越大的时候,他们却没稳住,且不论TBQ开安妮空大,石头人不限制发条,让发条无比惬意的R四人,实在令人想不通。

再到第二场对阵KT,最强的一个点imp在对线上急于求成,想压制兵线尽早推塔,反倒是被对方下套一波支援直接对线爆炸。而本场的BP也是巨大败笔,早早拿出了双AD阵容,且没有换线成功压制对方石头人,团战从头炸到尾。

而第三场的BP还不算太炸,虽然放出金属大师,但自己拿到卡莉斯塔以及璐璐作为补偿,拿出皎月带传送克制卡牌。但在对线上,下路再次出现问题,在不明白对方打野位置的情况下,莫名的压线结果带蹦中路。随后小龙团对方偷龙成功还反送两人,第二条小龙皎月奇怪的走位几乎0作为,好不容易抓住机会拿下大龙,队友又没有稳住,imp跳脸输出,acorn各种奇怪走位直接被秒,最终葬送比赛。

问题所在:

三场比赛中,LGD所暴露的问题就很明显了

1、首先是BP上的薄弱,这就不多说了,起码前两场的BP差的惊人,如果说第一场还能凭借个人能力打一打,最终归结于队员失误,那第二场被一个石头人轻松克制就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了,第三场放出了金属倒还并没有让金属打出太大效果,但也导致了重心偏移,TSM短板dyrus毫无阻力的完美发育。

2、再就是队员状态,第一场时imp与godv的表现都还是不错,但那时候acorn与TBQ就开始有些迷幻了,而到了后两场,更是全队走低,几乎就没了正常水平,低级失误,不该出现的走位开始出现,尤其是第三场Acorn的璐璐,简直要背一口大锅。

改进建议:

1、那么他们当前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纠正BP上的问题,不知道当前其教练组到底是何种水平,而此次比赛的参赛人员都需要提前上报,包括教练,所以说换教练请高人相助什么的,只能说是有些不现实,就看其内部能不能突然觉醒了。

2、而队员状态,这也是十分不可控的因素,并非是说调整就能够调整的过来的,但我还是相信LGD,他们一贯以来的心态都还不错,一周时间的调整,一切皆有可能。

个人觉得,目前LGD虽然看起来九死一生了,但还是有希望的,只能说,哪怕是有任何一点希望,都要去争取,不要放弃,所以就算最终命运无法由自己牢牢掌控,也要尽到自己的最大努力。

LPL三只队伍打的不尽人意,不是什么赛前毒奶所致,当年SKT夺得S3冠军,SSW夺得S4冠军,难得当时的舆论都是认为他们小组无法出线吗?怪了媒体怪解说,然后疯狂咒骂自己赛区的队伍,能有半点作用吗?说到底就是三只队伍还不够强,打不出自己要的效果,调整不到最佳的状态,不稳定,这些都是不够强大的表现,而如今要做的,就是抓紧这一周时间备战,期待能够在这一周彻底的适应巴黎,适应S5的竞技环境,在第二轮夺回我们该得的荣耀。

二 : 12巴黎圣母院中 Frollo人物分析

语文读书报告

——《巴黎圣母院》副主教克洛德·弗洛罗形象分析

目 录

作者、国籍、背景、作品梗概、普遍评述.......................................................................3.

克洛德——优秀的本质 .............................................................................................3.

克洛德——阴郁的副主教...........................................................................................4.

克洛德——痛苦的灵魂 .............................................................................................6.

克洛德——副主教的揭示.........................................................................................11.

巴黎圣母院——副主教克洛德·弗洛罗形象分析 作者:维克多·雨果

国籍:法国

背景:

本书作者原序:数年前,本书作者参观—— 毋宁说是搜索—— 圣母院时, 在一座尖顶钟楼的阴暗角落里,发现墙上有个手刻的字:’ANAΓΚΗ这几个大写的希腊字母,经岁月侵蚀,黑黝黝的,深深 凹陷在石头里面,观其字形和笔势,呈现峨特字体的特征,仿 佛是为了显示这些字母系出自中世纪某个人的手迹,这些难以描状的符号,尤其所蕴藏的宿命和悲惨的意义,深深震撼了作者的心灵。作者左思右想,这苦难的灵魂是谁,非把这罪恶的烙印,或者说这灾难的烙印留在这古老教堂的额头上不可,否则就不肯离开这尘世。 自从作者参观以后,那面墙壁经过了粉刷和刮磨(不知二者当中是哪一种造成的),字迹也就泯灭了。近两百年来,一座座巧夺天工的中世纪教堂,就是这样被糟蹋的,里里外外,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破坏。教士随便涂刷,建筑师任意刮擦,然后民众突如其来,把整座教堂夷为平地。这样,除了本书作者在此略表缅怀之外,那刻在圣母院阴暗钟楼上的神秘字迹,如今已荡然无存了,其催人泪下所概括的那不为人知的命运,也烟消云散了。在这墙上写下这 个字的人,几个世纪前便从人间消失了,这个字也从教堂墙壁上消失了,也许亦即将从地面上消失了。本书正是根据这个字写成的。

一八三一年三月

作品梗概:

吉卜赛少女艾斯米拉达在街头卖艺,圣母院的副主教克洛德深爱她并希望求得少女的爱情。但在发现艾斯米拉达已有情人后,副主教不能抑制心中的怒火而将她的情人刺死。教会法庭错将杀人凶手判为艾斯米拉达。在被羁押期间,副主教向她说明他的心。而艾斯米拉达对他的话只字未听,却一心想念她那早已变心的情人。在她面临绞刑之际,敲钟人卡西莫多劫法场,将她送进圣母院避难。后副主教又把艾斯米拉达劫出,一再询问艾斯米拉达是否爱他。但因艾斯米拉达依旧不改初衷,所以副主教把她交给官兵。而他自己在圣母院钟楼上看着绞刑的过程。卡西莫多因愤怒把他推下钟楼摔死,而他自己到鹰山墓地搂住艾斯米拉达的尸体,与她死在了一起,完成了“婚礼”。

副主教克洛德·弗洛罗人物形象分析:

普遍评述:

普遍对于副主教的评论已无需再过多赘述——无非是所谓“魔鬼的化身,淫秽,不纯洁,不信上帝,叛教,臵无辜者于死命”等等。但是我对于副主教的看法与此截然不同,他原是一个优秀的人,对他那样评述多少有失公正、全面(所以上面的作品梗概是按照我对书的理解写的,但尽量做到只叙述情节)。

克洛德——优秀的本质:

他那些引人憎恶的所为,并不出自其本性。对于他本性的描写,可见《巴黎圣母院》第四卷第二章。在此引用一些书中原句。“...这孩子生性抑郁,庄重,认真,学习勤奋而且学得快。...”这无疑体现出克洛德天赋很高且自律,勤奋,这些皆为难得的品格。“...克洛德〃弗洛罗早在幼年,就由父母决定终生从事神职。...”这一决定其实已为后文埋下了伏笔——克洛德所从事的神职是不可以结婚且生活禁欲的。“...那就是克洛德〃弗洛罗:他携带着硬壳写字板,咬咬鹅毛笔,垫着磨损了的膝头书写,冬天,他还得对着手指呵气。...因此,这个小神学生虽然才十六岁,

要是比一比,在神秘神学方面赶得上教堂的神父,在经文神学方面不亚于教义会的神父,在经院神学方面不逊于索尔朋的博士。...”在这一段里,又能看出克洛德的勤俭,虽然环境艰苦,但他依旧勤奋,并且刻苦地学习。此时,他生命的所有就是学习。假若这样的一个人生活在今天,就更是一位少有的优秀青年了。及至他以后的成就——当上若萨的副主教——也自是他这些年勤奋,求知,努力所应得的。

话说至此,还未见得克洛德对于感情的本性。因为自幼被送进神学院,他生命

的所有就是学习、冥想与求知。除此以外的一切,什么情感啦,人情世故啦他根本就不曾了解。直到他十九岁的那一年,父母在瘟疫中双亡,他不得不照顾他那还在襁褓中的弟弟——“这才开始了真正的生活”。这里同样引用书里的原文:“于是,他满怀悲悯,对这孩子——自己的弟弟激发起热情,献身于他,而这个年轻人以往只知道书本,这样富于人情味的感情可真是稀罕感人。...这种感情发展到某种奇特的程度。在他那样不谙事故的心灵中,这简直像初恋一般。”从这段文字来看,克洛德虽说从小没有接触过亲情,但当他第一次遇到的时候他表现出的是如火一般炙热的爱。与小说后面向大家展示出的那个阴郁,苛刻的副主教是截然不同的。这时的他,是一个“...托尔希学校的普通学生,小弟弟的温柔保护人,懂得许多事情,同时也不知道许多事情的年轻的爱沉思默想的哲学家。...”。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同时也不知道许多事情的...”这一句话,与后面他三十六岁时的心理“...他有无数理由必须巴结路易十一的炙手可热的御医...”形成了鲜明对比。

看到这里我不禁暂时停下了我的阅读。想想还是学生时代的他,整日沉浸在知

识的海洋里,不时也享受一下亲情的甜蜜,这是多么快活的一种生活方式!(至少他,克洛德,或者雨果是这样觉得。或许还在做学生的我尚且还不能体会这一点)。原文可见:“不过堂克洛德。弗洛罗并没有放弃做学问,也没有放弃对小弟弟的教育,既然这是他生活中的两件大事。然而,随着时间的消逝,这两件极为甜蜜的事情也略带苦味了。”而他后来也没能逃脱世俗这一劫,成为了阴郁,刻苦,庄重的教士。同时也老于世故的副主教。“无数理由”“必须巴结”(巴结也就罢了,还“必须”!),这样的字眼刺痛着我的心。我本反感这些世故,人情,心计,更不消说这些老于世故的人。而克洛德,这样一位以他优秀的品格,炙热的感情使我仰慕,钦佩的人,竟然也从高高在上的“净坛”上坠入红尘之中。看到这些我大为失落,好像心也跟着克洛德坠落谷底。我真的可怜他,疲于这些世故。但再想想,我也有了其他的感悟:或许这意味,世上没有一块纯洁的净土。有等级处,必有世故。

克洛德——阴郁的副主教:

按照书中的顺序,克洛德似乎是一下从那个不谙世事的年轻神学生成长为那个阴

郁,将灵魂深藏于心的三十六岁若萨副主教的。既然书是这样写,那么按照书的顺序去分析克洛德才会更能体会作者其中的深意。书中有一段对他此时的描写极为生动,虽是侧面表现,却使副主教的形象跃然于纸上。原文如下:“...那么,深渊也形成在他的心灵深处。至少当我们审视他的面孔,看见他的灵魂只是透过重重乌云才闪烁在面容上的时候,我们有理由这样认为。他那宽阔的前额没有了头发,脑袋总是低垂着,胸膛总是因叹息而起伏,这些是何缘由?又是什么隐秘思想使他嘴角时常浮现苦笑,使他紧蹙眉头,两道眉毛揪在一起就像两头公牛要牴角?为什么他剩下的头发已经花白?有时他目光中闪发着内心的火焰,两眼就像是火炉壁上凿出的窟窿,这又是怎么回事?...不止一次,唱诗班的童子看见他一人在教堂里目光异样地闪烁,吓得赶紧逃跑。不止一次,在做法事的时候,在合唱中,挨近他席次的教士听见他就在唱ad omnem tonum(赞美那雷霆万钧之力)的当儿,夹杂进不可理解的插语。不止一次,给僧众洗衣服的滩地洗衣妇,十分骇异地发现若萨副主教先

生的白法衣里面有指甲掐的痕迹。...”在这一段中作者从各个方面描写克洛德由于内心的原因所表现出的种种异样的行为。可以看出,这些内心的思想被小心翼翼地隐蔽着。正如那句话所说的:“他的灵魂只是透过重重乌云才闪烁在面容上”。他不能,或不愿以完整的语句记录下他所想的。难道仅仅是因为他“生性忧郁”?并不是,他的“忧郁”只是在那些并不时常深刻思考的人认为如此,而他的内心原先是快乐充实的。况且,他此时的行为已经不是仅仅忧郁之人就能做得出的。那么,这不禁使人疑惑,在他的心灵深处,有怎样汹涌翻滚的炙热波涛,以至于在他严密的隐蔽下这些内心的隐秘仍旧流露出来?书中在这一卷里并没有给出答案,但又给出了一个隐秘的提示:“...由于身份,也由于性格,他一向不近女色,现在他似乎更加憎恨女人了。...此外,人们还注意到:他对埃及女人和茨冈女人的厌恶相当时间以来是变本加厉了。他曾经请求主教颁布法令,明令禁止吉卜赛女人到圣母院前庭广场上来跳舞和敲手鼓;...”读了这段截取后的文字,副主教大人的意思就明确很多了。圣母院前跳舞敲手鼓的吉卜赛女人,读了这个还能想到谁?(当然我们也只能想书里的人)当然是艾斯米拉达,那个似蜜蜂一般的女人。可是副主教为什么要这样做?此卷没有再给予更多提示。作者在此为读者留下了一个疑惑,也是为后面的情节做了一个引子。

与描写学生时代的克洛德不同,作者在描写已有一定地位,权势与金钱的克洛德

时,先向读者展示的是克洛德那异常的行为——也就是隐约使读者了解克洛德的内心。其目的或许在于暗示后面,以至于整个故事的主题——克洛德的情感,而不是地位或是其他什么。但在第五卷的第一章里,作者还是用了整整一节的笔墨来描写克洛德此时在学术上的情况。在此也作为分析人物形象的一部分。

为了说明克洛德此时在学术上的情况,作者不再像前面第四章一样平铺直叙地描

写,转而安排了两个人来拜访他——当时法国国王路易十一的御医和所谓的“教友”法国国王路易十一本人——在他们的谈话中侧面描写。下面引用书中原文“...‘错了,雅各先生!你们的那些法术(指星象学,医学)没有一个有真实的结果。然而,炼金术有其发现。您难道能否认这样的成绩:冰埋在地下一千年就化为水晶,铅乃万金之祖(因为黄金不是金属,黄金是光)铅需经历二百年一期的四个时期,就能相继由铅态变为红砷态,由红砷态变为锡态,由锡变为白银。这难道不是事实?然而,相信锁骨,相信满线,相信星宿,这很可笑...’”若用现在的科学眼光来看克洛德说的这一段话,那么这一大堆话真是很有气势,但全都是一堆胡话,只能给人来取笑儿。更不用说他竟认为医学是根本不着边的事情(当然这也还可以理解,当时的医学界认为用烤老鼠治疗痛风是和二加二等于四一样是不可动摇的事实),正如他刻在墙上的一样“医学是梦幻的女儿——让勃朗克”。

就是因为这现在看起来是一堆胡话的讲演,有些评论人就因此认为此时克洛德

在学术领域的探索是“伪科学、假智慧,借以欺世盗名的”。但是,我并不这样看。甚至,我认为这样以现代人的观点去分析一个十四世纪的人并最终定下结论,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荒唐可笑的。正确地分析一个人,要把他放到他所属的大环境下去看。大环境中间就包括了时间背景,历史背景,社会背景等等。单单把这个人物——他的观点、他的行为——提取出来并且用今天的眼光分析,这种做法是偏激的。如果仔细观察,并且关注于此时克洛德对于知识,以及对于真理的态度,就会发现,他获取知识的热情与其学生时代相比,并未因内心的波涛翻滚而减退。书中通过副主教自己所说的话使读者了解他的状态:“‘可是,我仍在爬行;我在地下道路的石子上爬,磨破了脸和双膝。我只是隐约窥见,却不得近观!我不能尽读,我只是一个字一个字拼!’”。这虽是比喻,但也足以见得克洛德此时求知的欲望是多么强烈!书

12巴黎圣母院中 Frollo人物分析_巴黎圣母院人物分析

中另有一段话,是写副主教的实际行为的,原文如下:“确实,常常看见他沿着巴伦第人街行走,悄悄溜进作家街和马里莫街交角的一幢房子里。...附近有些人甚至证实,从一个气窗里,曾经有一次看见克洛德副主教在两间地窖(地窖的拱壁上,尼古拉〃弗拉麦本人涂写了无数诗句和象形文字)里掘土翻地。据信,弗拉麦就是把他的点金石藏在这两间地窖里的。...”这样的行为,假如不是由于对于真理,对于知识的渴求,又如何做得出来?况且,通过“悄悄溜进”这一动作我们就可以看出来,这种“实地考察”的行为当时并不被世人所看好,甚至被认为是“偷吃禁果”的行为。但克洛德仍不顾自己的副主教身份悄然前往“据信”的点金石埋藏地。这又从另一方面说明他对知识的热衷。

书中提到,克洛德此时的行为似乎是在偷吃禁果,原文如下:“克洛德〃弗洛罗

早在年轻时就涉猎了证实的、外在的、合乎规矩的人类知识的几乎一切领域,因此,除非他自己认为ubi defuit orbis(几近极限)而停止下来,他就不得不继续前进,寻求其他食料以餍足他的智能永无满足的活动所需。自啮尾巴的蛇,这个古代象征,用于做学问尤其适合。看来克洛德〃弗洛罗对此有切身的体验。好些庄重的人肯定说:克洛德在穷尽了人类的fas(善)之后已经鼓起勇气向nefas(恶)领域奋进。据说,他已经把智慧树的苹果一一尝遍,也许是由于饥饿,他终于咬起禁果来了。...于是,他更深、更低地去挖掘,一直深入到那种有限的、物质的、狭隘的知识下面;他甚至以自己的灵魂孤注一掷,探入洞穴,坐在炼金术士、星象家、方士们的神秘桌前...无论对错,至少假设是这样...”在这一段里,如果不仔细看,会以为克洛德真的在所谓与魔鬼交换灵魂。但斟酌着那些关键字,细细地去读,会发现其实作者是在贬斥这个时期过于森严的宗教制度禁锢了人的思想。首先注意到,修饰词很多:“合乎规矩的?,?好些庄重的人?,?据说?,?无论对错,至少假设是这样?在这些修饰词里,“规矩的”意指“合乎宗教制度的”,“庄重的”意指“遵于宗教制度的”。再加上那些不确定性词语,这段话的意思就远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了。这段话其实还是在说克洛德那永不满足的求知欲,就像贪吃的蛇一样:“自啮尾巴的蛇”。只是当时那些被宗教制度禁锢住了思想,和看不清事实的人认为副主教在做着“伪科学、假智慧,借以欺世盗名”的事。还要特别指出的是,“他甚至以自己的灵魂孤注一掷”这句话中提到了灵魂。那么他用灵魂干什么了呢?去探索炼金术和星象!假如不受当时过于严格的宗教制度的影响,探索这些又有什么过错呢?又何至于“以自己的灵魂孤注一掷”?这样分析,作者的寓意就十分明朗了。

克洛德——痛苦的灵魂:

作者在第五卷里留给我们的问题——副主教克洛德的心里究竟是怎么了——的

答案是在本书的第七卷以及后续的叙述中被一点点的揭开的。

首先是第七卷的第二章,克洛德的心理活动越发外在地表现出来,而他的意图也

越发明显:“...然而,于全城中,副主教只盯着一角地面,那就是圣母院前的广场;于人群中,只看见一个身影,那就是吉卜赛姑娘。要说清楚他的目光是什么性质,其中火光熠熠又是怎么回事,那是很不容易的。这是凝滞的目光,然而迷惘、狂乱。他全身僵立,是那样深沉,只有间或机械似的战栗使他微微惊动,就像风中的大树;他双肘撑着栏杆,比栏杆更像石头;微笑僵死在嘴角上,整个脸也抽搐起来,——看见这一切,真可以说,克洛德〃弗洛罗整个的人只剩下两只眼睛还活着。...”在看过了克洛德在在第五卷的讲演——激情,而又肯定的演说,——再看看此时的他,“比栏杆更像石头”。而且,我们又看到了在第五卷中看到的那火光熠熠的目光。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我们不禁又问出这个问题。然而作者这次明确地给出了答案,副主教所请求主教颁布法令,针对的就是那个吉卜赛姑娘——艾斯米拉达。这是读完

这一段话,首先可以得出的结论。再仔细读第二遍,又可以有一些新的发现:“这是凝滞的目光,然而迷惘、狂乱。”请注意这句话中所用之词,“迷惘、狂乱。”假如说副主教只是根据教义,憎恶吉卜赛女人的话,“凝滞”或许可以解释为他由“罪恶的”吉卜赛女人联想到了一些教令。但是他的目光中为何无端地多了迷惘、狂乱?这是无论如何也解释不通的。再看另一个可疑之处,“微笑僵死在嘴角上”,假如只是憎恶,为何要微笑呢?这里同样需要注意的是,这是微笑,而不是什么“邪恶的笑容”。说明他心里并没有在想关于如何处死“女巫”艾斯米拉达的事,而是某些美好的事情。然而,他为什么不面对着祈祷书微笑,去想美好的事情,而要对着这个跳舞的吉卜赛姑娘呢?说到这里,大家心里估计就大概有数了:他喜欢上了那个吉卜赛姑娘。但书中至此还没有这样说,也不可妄下结论。还需注意的,就是“僵死”这个词。这说明副主教早已魂飞天外,也难怪他“比栏杆更像石头”,但他的魂没有飞到先哲们的面前去讨教,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再看另一段话,副主教的意图就更为明显。他对那个与艾斯米拉达摔罐成亲的彼埃尔·格兰古瓦说出了这样的话:“你干出了这样的事情,混蛋!你竟然被上帝唾弃到这步田地:去碰这种女人!” 克洛德心里想的事情我们似乎已大概清楚,但为何他又要这样说,说碰这种女人就是被上帝所唾弃的?不是因为他本性虚伪,而是他迫不得已。想想看,一个堂堂的若萨副主教怎能对一个女人的事情问东问西,而且还是如此私人的男女之事?但他还是想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所以他只好假装关心他以前学生的生活,从而问及艾斯米拉达的事。而且言辞还必须激烈,所以他只好说“被上帝唾弃”之类的话来减少格兰古瓦的疑虑。

但是不知克洛德是否想过:碰这种女人是不是就被上帝唾弃了呢?我想,他是想过的。因为他这样盘问关于艾斯米拉达的这些私人事情,最终结果(不管他是不是愧疚),他都是会“碰”这个吉卜赛姑娘的。而他又深知情欲之事对于一个教士来说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更何况,他爱上的又是这样一个吉卜赛女人。正是因为这个,克洛德才会有前面那些异样的举动。这些感情纠结在心里,没有一个出口通向外界。就好似防水的大坝——水不断涨,就如他的感情日益狂热,没有出口—— 一旦决堤,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可是,可怜的克洛德只能任这堤坝里的水不断涨上去,他没有可倾泻的方式。更何况他还要尽力将这情感隐蔽于心,对于这样的情况,他外在的行为又怎能不“异样”呢?

此后,作者进一步描写克洛德——在格兰古瓦解释过“我和他两人都守身如玉”后——的面部表情变化以及可分析出的心理变化。“克洛德的面容越来越舒展了,说道:‘这么说,彼埃尔先生,您以为那个小东西从来没有给任何男人亲近过?’...副主教接二连三盘问格兰古瓦。...”身为副主教,对于一个吉卜赛女人的贞节问题这样再三地盘问,即使他在有意隐藏自己的情感,但此时,他由于过于激动,已经顾不得隐藏了。而且,显然引起了被盘问者的怀疑:“... ‘不过,尊敬的老师,请允许我也提一个问题。’... ‘这些跟您有什么关系?’...”。这句话问的恰到好处,既表明了意图,作为一个学生,又没有冒犯到老师。但可怜的克洛德的反应就十分有趣了。看作者在这里是怎么写的:“...副主教苍白的面孔刷地一下红了,就跟大闺女似的。他半晌不回答然后狼狈地说:‘请听我说,彼埃尔〃格兰古瓦先生。据我所知,您还没有打入地狱我关心您,希望您好。您只要稍一接触这个魔鬼埃及女人,您就会变成撒旦的奴隶。您知道,总是肉体毁灭灵魂的。您要是亲近这个女人,您就要大祸临头!就是这些!’...”正如作者所写,副主教的这段回答的确狼狈:全然没解释自己为何这样接二连三地盘问一个吉卜赛女人的贞节问题,还语无伦次地把这个提问题者训斥了一通。可以想象,那两颊的绯红,那半晌的不知所措,那狼

狈不周密的措词,对于一个脸上一贯只有阴云密布,一向以威严示人的副主教来说该是多么可笑!或许,这个场景算得上是这部气氛阴沉的作品中难得一见的幽默画面了。

随着事情的发展,读者再也不能看到以前的那个被旺盛的求知欲所驱使的克洛德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被其他事情扰乱了的,不能正常工作的克洛德。作者通过克洛德的弟弟约翰,对他的斗室里周围事物进行了描述,向读者展现了此时克洛德在做学问——这个在此之前他一向认为甜蜜的事情——方面的情况。

环顾四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炉灶:“...炉灶上乱七八糟地堆积着各种各样的瓶瓶罐罐,砂石的小瓶子,玻璃的蒸馏瓶,装木炭的长颈瓶。约翰叹息着发现这里连一口锅也没有。...”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乱七八糟地堆积着”这句话。按照克洛德之前的性格,一向有条有理的他怎么会把这些做实验用的仪器杂乱无章地放在一起?不,还不是“放”,若是“放”倒也罢了,顶多也就说明此人做事心不在焉了。可是这一“堆积”,就不是仅仅心不在焉这么简单了,它与心不在焉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此人已无心再做这件事,而且心里相当混乱,狂躁。暂且不问一向冷静、沉着的克洛德副主教心里的问题又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先随着约翰的目光看下去:“...而且,炉灶里根本没有火,看来就是长期未曾举火。约翰还发现这些炼金用具中间有一个玻璃面罩,大概是副主教炼制某种危险物质的时候用来保护脸的。现在这个面罩扔在角落里,尽是灰尘,好像被遗忘了。旁边有一只风箱,也积满灰尘...”此时时值初春三月,天气还是比较寒冷的。而这段话中提到“长期未曾举火”,看来副主教已经没有心情再管温度的事情了。在这段话里,“发现”这个词用得很有意思。有条理的人会把东西放得如此不堪,以至于到了需要别人“发现”才能看到的地步吗?而且这个玻璃面罩不仅仅是被“发现”,还“扔”在角落里。既然是扔,这样的玻璃制品不碎就已经是幸运了,更何谈摆放是否规整?接着,作者对这间斗室的整体做了描述:“...此外,这间小屋整个的面貌都显示出无人料理、破烂衰败。从用具器皿的肮脏残破上就可以想见:屋子的主人已经有好长时间由于其他的烦心事,安不下心来从事工作。...”这段话就明显说明作者要表达的意思了。

接下来,作者描写约翰在这间斗室里所听到的——克洛德的自言自语:“...是的,火,这就是一切。钻石存在于煤,黄金存在于火。但是,怎样才能提炼出来呢?...有一些女人的名字具有甜蜜而神秘的魔力,只要在作法时念诵就行了。...对,先贤说得对;确实,马利亚,索菲亚,艾斯米拉...该下地狱!总是想到这个...!...他猛力把书一合...唉!我现在也有钉锤和钉子,可是在我手里还不如刃具匠手里的锉刀可怕!但愿这枚钉子劈开任何名叫孚比斯(艾斯米拉达的情人)的人的坟墓...该死!总是,又是这个念头!...他愤然扔开铁锤,随后瘫坐在椅子上...”从这一段里读者就明白上面约翰看到的这些杂乱无章到底是为什么,克洛德心里的问题又变为什么:艾斯米拉达和孚比斯的形象始终萦绕在他的脑海里,使他不能安心工作。一颗曾经冷静、沉着的头颅,现在却被这些事所烦扰,对于他来说,这的确是一件痛苦、令人挣扎、耗尽精力的事情。看他的动作就能知道,且不说“他猛力把书一合”、“他愤然扔开铁锤”,这些动作是人在思考时被无意中钻出来的敏感想法打断的正常反应。而“随后瘫坐在椅子上”这一动作就显出此人的沮丧与不知所措。想想这位可怜的副主教在从前的时光中,何时为情所扰?在那一片知识的领域里,他就是这圣母院里,无上的王者。教士学生们来向他请教,甚至当时的法国国王路易十一也来向他请教。那时他是多么的快乐,多么的安适,多么的——用他的话说——纯洁!可现在呢,他是这样的不安,无所适从,就是做学问——这他曾经认为甜蜜的事,也无法让他的内心获得安宁。对于他来说,这是煎熬啊!哦不,不对,这对

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煎熬!都是折磨!

看到这里,我的心再一次痛了起来,比上一次看到他落入世俗时还要疼痛。上一次我只是失落,只是惋惜。可是这一次,却好像是我在经受和他一样的折磨与煎熬。不仅仅是惋惜,自然更不是失落——失落这个词用在这里是不合适的——而是一种设身处地感受到的,一个人在被一点点的毁灭。这就好像是一个逐帧缓慢放映的地震场面。其中镜头的捕捉无可挑剔的细致,每一个人的痛苦挣扎你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你就眼看着高耸入云的大厦一点一点地倒塌,甚至还能看清破碎玻璃掉落时,在天空中划过的弧线。可是,看得这样清楚的代价就是,你只能看着,眼睁睁地看着事情——或者说是悲剧——就这样一点点发展,无能为力,甚至离那些事物稍近一些都不行——它毕竟是写在书里的啊!若这一切,只是一瞬之间的事,作为旁观者,当时感受到的也只有震撼,因为实际上,只是看到了高楼倒下去,仅此而已。所以,悲剧越是缓慢地发生,越是能让人感受到彻骨的痛感。副主教克洛德就好像是那倒塌的、曾经高耸入云的大厦,也好像那从高空坠落的人,又好像是那震颤的、痛苦的大地...他是这一切,一切的整合体——那挣扎的,扭曲的,无能为力的,痛苦的灵魂!

在随后的第八卷第四章里,克洛德将亲口说出这一段时间里他内心的真实感受。这整整占据书中四大页的痛苦的诉说,在笔者看来,这些话对任何一个不是艾斯米拉达的人说完——可能还不及说完——都能令他或她为之动容。可是不幸啊,副主教爱上的偏偏就是艾斯米拉达,而她还所谓“坚贞不渝”地爱着那个根本不想再见她的孚比斯——其实也只是爱他的容貌罢了。可是副主教能怎么样呢,这就是命运啊。命运的意志不容改变的,就好比要用尽千钧之力推开电影中逃生的那扇窗,但只能碰到冰冷的屏幕。还是让我们听一听那发自副主教肺腑的炙热的表白吧!

在监狱的最底层,克洛德走到了艾斯米拉达的牢房前,说了长长的一段话(四页纸,几乎句句是经典,都值得分析,这已经是捡紧要的节选了,依然挺多):“‘你听我说!在我遇到你以前,姑娘,我生活得很愉快...至少我觉得是愉快的。我纯洁无垢,当时我的灵魂晶莹清澈。...要不是随着年龄增长,我也不会有其他的想法。不止一次,看见一个女人走过,我的肉体就要颤动不已。性欲的力量,男人热血的力量,在狂热的少年时期,我原以为已经终生扼杀,实际上却多次翻腾,不断抽搐,掀起那誓言的铁链,掀起把可怜的我牢牢锁在圣坛的冰冷石头上的铁链。然而,修院的斋戒、祈祷、绝食和学习,重新使得灵魂成为肉体的主宰。于是,我躲避女人。...不幸!如果说我没有始终保持胜利,过错全在上帝,是他没有使人和魔鬼势均力敌。...有一天,我靠在密室的窗台上。...那里,在广场中间,那时正当中午,在大太阳下,有一个生灵在舞蹈。她是那样美丽,上帝都会认为它赛过圣母,宁愿她做他的母亲,...唉,姑娘啊,那就是你!...我不觉惊倒、陶醉、心神荡漾,情不自禁地凝视着你。我凝视你,终至我忽然恐惧起来,浑身哆嗦,我感到命运紧紧抓住了我。...既然几近魂魄全消,我就力图抓住个什么,不要再坠落下去。我想起以往撒旦多次给我设下圈套。...她是一个天使,然而是黑暗的天使、火焰的天使,而不是光明的天使!...我再也不怀疑你是从地狱来的,是来毁灭我的。我就相信了这一点。...你的舞蹈始终在我头脑里盘旋,我感到神秘的蛊术在我心中发挥威力。我灵魂中原应觉醒的一切都沉睡了,就像雪中濒死的人,听任自己睡去反而觉得愉快。突然,你又开始歌唱,可怜的我,我能怎样呢?你的歌声比你的舞蹈还要蛊惑人。我想逃走,可是不可能。我呆立着,仿佛在土地里生了根。我觉得好像石板升上来,埋弃了我的膝头。我不能不站在那里听到底。...终于,你似乎怜悯了我,停止歌唱,走掉了。...于是,我瘫倒在窗凹里,僵硬,虚弱,赛过从底座上推到下来的石像。晚祷的钟声惊

醒了我。我站起来,赶忙逃走,可是,不幸!从此我的心中有个什么倒了,再也立不起来;有个什么发生了,再也无法逃避。...是的,从这一天开始,我心灵中出现了一个我不认识的自我。我想运用一切治疗方法:修院、圣坛、工作、读书。都是愚蠢虚妄!啊!科学是多么空虚,当我们用欲情沸腾的脑袋使劲撞上去的时候!...我到处找你。终于重见着你。不幸呀!我一旦见着你两次,我就渴望见你前次万次,渴望不断见你。...于是,我再也不能自持。魔鬼拴住我翅膀的线,另一端是缠在你脚上的。...每晚,我深思反省,发现自己更受蛊惑,更为绝望,更为妖法所迷,更加走投无路!’”这就是克洛德在爱上艾斯米拉达这一过程中他自己内心的真实写照。读完这一段话,我一时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评价与分析这段内心的真情倾诉。只是,当设身处地从他的角度来看这段话的时候,我不知流过多少次泪。真的,当我在读前面他还是“纯净、圣洁”的时候,我因他那坚定的意志,优秀的品格,对弟弟及他抱养的卡西莫多的爱而深深地尊敬他,仰慕他。这时的他显现出一种无与伦比的控制力与人格上的美。可是现在却看到他这样无助,前面所做的努力都要付之东流,看到他好不容易才一点点由身份、地位垒起来的高塔正在吱吱作响,即将倾倒的时候,心里真的会痛。想尽我所能来劝慰他,然而他又在哪儿呢?我所触到的,还只是这一本书,几百多页纸而已。我想,我在这儿写了很多都是我心里的感受,但我希望能以我内心的感受来衬托出此处动人的倾诉语言。原文写得非常棒,我所能加的任何评论对于它来说都是苍白的。但这样好的文字又怎能不放在这里,以更加深入地了解克洛德这个人呢?如果还是像前面那样分析这个词或那段话,连贯读下来所具有的动人心魄的感觉将荡然无存,反不如不这样分析。这样的语言要一口气通读下来方能使人沉醉于其中。

在意识到自己爱上了艾斯米拉达后,克洛德决定采取措施。希望这些措施能使自己重新不受蛊惑。于是他这样做了:“‘我首先设法不许你踏进圣母院的前庭广场,希望只要你不来我就可以忘记你。你却满不在乎,还是又来了。接着,我想到把你抢走。那天夜里,我抓住了你。我们有两个人,我们已经把你抓住,不料来了那个混蛋军官。他救了你。他就这样开始了你的不幸,也是我和他的不幸。终于,我再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自己会搞到什么田地,我就向宗教法庭告发了你。我也模模糊糊地认为,一场审讯可以使你委身于我在牢狱里我将得到你,我将占有你,...既然你那样长久地占有我的心灵,也该我来占有你的肉体了。既然作恶,就只好作恶到底。恶行半途而废,那就是疯狂!罪恶登峰造极就产生狂热的欢欣。...可是,我尚在踌躇。我的图谋有其可怕的方面,我自己也望而生畏。...我原以为继续或者中断这场审讯,始终取决于我。...正是在我自认为万能的地方,命运比我还强。...我们都是受命运的莫名其妙的拨弄而互相毁灭!...’”不幸,克洛德的措施没能达到预想的效果。究其原因,这大都是命运的安排。若艾斯米拉达从此不踏进圣母院的前庭广场,或许克洛德真的会将他一点点忘记;若他们抢走艾斯米拉达的计划成功,艾斯米拉达也不会认识那个“混蛋军官”,也就不会有此时这样的结果。但是实际上说这些“如果”是没有意义的,这就是命运的安排,没有人可以阻挡命运的意志。在这段话里,能看出的,不仅是命运的力量,还有克洛德那扭曲的心灵。扭曲的部分,体现在“爱”这方面上。克洛德在年轻的时候一次又一次地极力克制自己对爱情的渴望,到了此时,他已再也无法抑制这种发自灵魂深处的爱。于是,他茫然了。他一直在是该爱还是不该爱之间挣扎,而且他不知道就算爱了又怎么爱——从没爱过女人的他不会爱。分析克洛德所爱,他爱的是艾斯米拉达的身体,而且只是身体。对于其他的方面,例如气质、思维等他全然没有考虑过,——其实处在他那样的一个时代,男人也不会爱上女人的其他什么——就这样炙热地爱上了。

12巴黎圣母院中 Frollo人物分析_巴黎圣母院人物分析

况且对于这件事情,他也已经没有能力用那曾经理智的头脑去考虑了。所以,他只有盲目地挣扎,做的事情很混乱,全然没有顺序可言。

对于这样不知所措,而又得不到的爱,克洛德只能承受着更大的心灵上的痛苦。

可是极具戏剧色彩的是,这一切心灵上的痛苦却都发之于他自己——是他亲手将艾斯米拉达送进的牢狱。“‘...把你带进来的时候,我在那里;讯问你的时候,我在那里...是我自己的罪行,是我自己的绞刑架...每一证词,每一证据,每一指控,我都在那里;我得以经历你痛苦道路上的每一步伐...啊!我本没有料到会动用酷刑!...我跟着你进了刑讯室...我看见了你的脚,这双脚——我愿有一个帝国换得一吻在这双脚上,然后去死,我愿撞碎我的头颅在这双脚下,而获致大幸福。我却看见他们把这双脚用脚枷枷上,那样的脚枷要使任何活人的肢体成为血肉模糊的一团!啊!可怜的人!当我目睹这一切的时候,我的修士服下面藏着一把匕首,我用它一刀刀割我的胸膛。听见你那声惨叫,我就用匕首刺入我的身体;听见你第二声喊叫,匕首一点点向我心脏刺去!你看!我想伤口还在流血。...’”从情感上说,看过这些话后的确使人痛心,这是克洛德的灵魂在痛苦地挣扎——以肉体上的痛来减轻灵魂上的痛。但要从理智上来分析,也只能说,这都是命运。使自己的灵魂承受痛苦,这不是克洛德的错;把艾斯米拉达送进牢狱,这也不是克洛德的错。谁生来就存心要毁灭哪一个人呢!尤其是我们深爱的人!况且我们也看到,克洛德的本性是难得的好。要说过错在谁,也只能在于当时的宗教和命运了——是宗教里的制度使克洛德丧失了真正去爱的能力。由于整部书几乎是以这一悲惨故事为主题,(另一主题是“书籍将扼杀建筑”)所以这部书的中心思想之一即为宗教与命运。

话说笔者在此文中形容克洛德为可怜之人,实是由心所出,自然的情感流露。

但可讨论的是,书中对他的旁白描写从来都没出现过“可怜”二字。是否作者就是要把克洛德刻画成所谓“恶魔的化身、公山羊、撒旦在人间寄寓的肉身”?我想不是的。要引起读者心中真正的怜悯和同情,一遍遍地重复“可怜”之类的字眼是不起作用的。笔者注意到,在《巴黎圣母院》全书中,几乎在对所有人的描写中——格兰古瓦啦,约翰·弗洛罗啦,百合花小姐啦,甚至于卫队长孚比斯,都用过“可怜”、“倒霉”之词。当然最不得不提的是艾斯米拉达和卡西莫多,一切可以想到的怜悯之词全都用在他们身上了——似乎这样他们就是整本书里最不幸的一对。但是回过头来想想,假如把这些怜悯的话一股脑地用来形容副主教,反而会使他的灵魂中痛苦低层次化,就好像他和其他人承受的痛苦是等同的——并不是用在谁身上的怜悯之词越多谁就越可怜。这样的思维过于简单。作者在对克罗德的描写中没有用过“可怜”这些词,但是读过他的那一段内心告白,并不坚信他是魔鬼的读者们,谁的心又能不为之而痛呢——即使是一点点。

克洛德——副主教的揭示:

在这个主题中,我们将来诠释——也是从整体上透彻地再审视一遍副主教的一

生,同时就这个人物所引出的书中的主题进行讨论。

书中原文为我们提供很好的帮助,在第九卷第一章:“...他清清楚楚地审视自己

的心灵,不由得一阵哆嗦。他想到那个不幸的姑娘,是她毁灭了他,又被他毁灭。他失魂落魄地顾视命运让他们两人各自走过的曲折而并行的道路,直至在交汇点上,由于造化的无情播弄,两个命运互相撞击而粉碎。他想,永恒誓愿侍奉上帝是多么疯狂,守身独处时是多么无聊,求知、宗教、修身养性皆为虚空,而上帝又是那样百无一用。他满心舒畅地沉湎于邪恶思想之中,他越深陷进去,就越清楚地听见灵魂深处撒旦在狞笑。...他以医生诊视病人的冷静眼光,发现原来这种仇恨、这种邪恶,只是污化了的爱欲;人的一切美德之源——爱,在教士心中转化为可憎之物,

而像他这样气质的人成为教士,也就是变成恶魔。于是,他狞笑了。猝然,他又脸色煞白,因为他看见了他那致命情欲的最阴森的一面:这腐蚀心灵的、恶毒的、丑恶的、顽冥不治的爱,结果只是把一个人送上绞刑台,把另一个人送进地狱,她被处决,而他受天谴!...”在这段话里,需要稍加补充明确含义的是这一句:“是她毁灭了他”。对于这句话的明确说明在第八卷第四章里——也就是克洛德在牢狱里的告白那一章:“...被她憎恨,而自己却以整个灵魂的狂热去爱她,感觉到,为换取她嫣然一笑,可以献出鲜血、肺腑、名誉、不要灵魂得救,舍弃永恒不朽,牺牲今世和来生!...即使你是从地狱来的,我也跟你一起去,我已经做尽一切来达到这个结局...”作为一名教士,而且是副主教,做尽一切只希望去地狱,不要灵魂得救,舍弃永恒不朽,牺牲今世和来生!而使他有这些希望,这些举动的,就是艾斯米拉达!这怎能不说是“她毁灭了他”?回过头再看这些克洛德的自我心灵剖析,不难看出,实际上是作者自己在解析克洛德这个形象。雨果想通过这些深入的剖析,揭示出这部书的主题以及由此引出一些当时存在的社会问题。

这部书的主题——命运。这是大部分人都能看出来的,在书中也多次被提及。但

是对于这个主题,不同的人有自己不同的看法,其关键的不同之处在于命运之力到底体现在了什么地方。笔者认为“命运”这个主题主要体现在这几个主要人物的个人身上,通过这几个人的不幸人生遭遇,反映出当时神权与人权之间的矛盾——这主要体现在副主教克洛德身上。许多人认为克洛德这个形象就是魔鬼的化身——这并不是毫无道理——因为书中曾写“而像他这样气质的人成为教士,也就是变成恶魔?这样的话。但作者把这个人物描写得相当有血有肉,而且不惜笔墨地去描写他的青年时代,这显然不可能只是为了把他写成“魔鬼的化身”。而希望读者能够更多地想到:克洛德最终成为了恶魔——对于他来说这样悲惨的结局——其根本原因不在于他自己,而在当时于神权与人权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人们该恨的,不是副主教克洛德本身,也不是这个角色,而是这不可调和的矛盾。其次反映出的,是专制统治与民众意愿之间的矛盾。(由于这方面没有涉及到克洛德这一人物,所以在此不做讨论)

在报告的最后,笔者愿以书中恰当而又引人深思的比喻结束这一报告。“‘...啊,

是的!这是一切的象征。苍蝇飞舞,欢乐,刚刚诞生;它寻求着春天、新鲜空气、自由;啊,是的!但是它碰上了命定的克星那圆窗户,蜘蛛跳了出来,丑恶的蜘蛛!可怜的跳舞姑娘!(此处“跳舞姑娘”一语双关,既可指苍蝇,也可指艾斯米拉达)可怜的注定灭亡的苍蝇!雅各先生,随他去吧,这是命运!...唉,克洛德,你是蜘蛛。克洛德,你也是苍蝇!...’”

参考文献:

《巴黎圣母院》上海译文出版社 原著:雨果 翻译:管仲湖

三 : 《巴黎圣母院》人物分析

这个暑假,读了雨果的《巴黎圣母院》,体会了作者所追求的人间真善美。

这部小说的主人公卡西莫多是流浪的吉卜赛人的弃儿,生来身体就残废,长的奇丑无比。吉卜赛人偷偷地拿他换走了雷姆地方1个妇女的小女儿阿涅。巴黎圣母院的副主教弗罗洛收养了卡西莫多,在成年后让他在圣母院里当敲钟人。由于长年敲钟,他的耳朵也被震聋了。卡西莫多忠于职务,对弗罗洛唯命是从。1个节日的晚上,弗罗洛指使卡西莫多去抢吉卜赛少女爱斯梅拉达,被国王卫队撞上,队长弗比斯救下爱斯梅拉达。次日卡西莫多被判了刑,被绑在广场上鞭打示众。卡西莫多痛苦万分,要求喝水。弗罗洛看见后悄悄溜走,爱斯梅拉达却不计前嫌地送水给受刑的卡西莫多喝。使这个愚蠢无比的敲钟人感动得流下泪来。原来爱斯梅拉达正是被流浪人偷走的阿涅。她年轻、美丽,能歌善舞。节日晚上被卫队长弗比斯救下来以后就爱上了(www.loach.net.cn)他,约定相会。这事被弗罗洛得知,跟踪弗比斯,藏在他们幽会的地方,并在弗比斯和爱斯梅拉达互诉爱慕时,用匕首刺伤弗比斯,自己溜走。吓昏过去的爱斯梅拉达被逮捕,法庭控诉她以女巫谋害国王侍卫的罪名,处以死刑。在狱中弗比斯一再向爱斯梅拉达表示,只要她肯爱他就能免死。但爱斯梅拉达坚定的拒绝,弗罗洛恼羞成怒,宣布执行绞刑。行刑的前一天,爱斯梅拉达跪在圣母院门前执行忏悔仪式。突然,卡西莫多冲出来抱起爱斯梅拉达,然后冲进圣母院。因为那里是世俗法律无权管辖的地方。卡西莫多把爱斯梅拉达藏在钟楼最高的小房间里,拿自己的食物、被褥送给她,每夜守卫在她的房门口,对她十分爱护。不久弗罗洛找到了这个藏身之地,夜间潜入室内,想强奸爱斯梅拉达,被卡西莫多发现未遂。流浪人得知爱斯梅拉达被无理判处死刑,都非常愤怒,他们各自武装起来,一路冲向法院,一路包围巴黎圣母院。但热爱爱斯梅拉达的加西莫多,因为是聋子,误以为他们是来追捕她的敌人,在教堂顶上抛下用来修理房屋的各种修理工具,造成流浪人的大量伤亡。国王路易十一虽然不喜欢宗教势力,但又惧怕人民起来,派出军队去镇压。弗罗洛趁机骗走爱斯梅拉达,把她拖到广场上,逼她选择:有么被处以绞刑,要么答应嫁给他。爱斯梅拉达,宁死不屈。弗罗洛就把她拖到“老鼠洞”前,叫隐修女居第尔抓住她,自己跑去喊卫队。隐修女居第尔认出爱斯梅拉达就是自己16年前丢失的女儿。她在失去小女儿以后,带着留下的一只绣花小鞋跑遍各地寻找,在绝望的情况下皈依宗教,进了活棺材——“老鼠洞”,当了隐修女。当爱斯梅拉达看到那只小鞋时,她也拿出装在自己附身符里的一只同样的绣花小鞋,于是母女相会。隐修女砸断铁窗栏,把失去了十六年的女儿藏进“老鼠洞”,母女俩沉浸在亲人团聚的欢乐里。这时被弗罗洛喊来的监狱长和卫队包围了“老鼠洞”。母爱使居第尔产生了力量和智慧,她骗过了他们,使他们相信爱斯梅拉达已经逃走。但是当爱斯梅拉达听到弗比斯的名字时,忍不住冲出窗口,暴露了自己。于是母女被带到刑场,爱斯梅拉达上到绞架,隐修女惨死在绞架下面。最后,卡西莫多看透了弗罗洛的狰狞面目,把他从塔楼上推下去摔死后,找到爱斯梅拉达的尸体,紧紧地抱住她,然后遁入墓地。

敲钟人卡西莫多可以说是使这部长篇小说具有浪漫色彩的重要人物.在小说里,他的内心燃烧着对爱斯梅拉达纯真的爱情之火.因为自身的原因,他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对她的爱慕,只能以行动表现出来。当乞丐们攻打圣母院,用意是保护他们心爱的爱斯梅拉达,不让她绞死在广场上.卡西莫多不愿她离开自己,1个人奋战在圣母院的塔楼上,他的行为感动着每1个读这篇小说的读者.

爱斯梅拉达是一位善良美丽的女孩,受到大家的喜欢。她能歌善舞,虽然在“乞丐王国”长大,但心地善良。当不受任何人喜欢的流浪诗人甘果瓦将被绞死时,只有她勇敢的站出来去解救他,并让他成为自己的名义丈夫;当昨夜还袭击过她的卡西莫多被人嘲笑和辱骂时,只有她不计前嫌地把水送到他的嘴里,带给卡西莫多收到的第一份温暖。这正是现在的人们所欠缺的优良品德,不要太过于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过错,要懂得宽容。当自己处于艰难境地之际,同样别人也不会吝啬他们的帮助。这样生活才会更加美好。

诗人甘果瓦这是1个专会寻花问柳,喜新厌旧的花花公子.他本来已有未婚妻,如今遇到美丽善良的爱斯梅拉达,自然想逢场作戏,加以玩弄.爱斯梅拉达出生微贱,他不可能娶她为妻.他的表妹佛勒斯.德.李小姐出于名门,又有一笔诱人的嫁妆,这才是他追求的对象.为了骗取爱斯梅拉达的爱情,他把在许多相似的情景下许过许多遍的"我爱你,我除了你没有爱过别人"的情话一字不差地背诵出来,但他得知爱斯梅达因为自己被刺才被判死刑时,却根本不愿出庭证明她无罪.两相对比,他的无情无义昭然若揭

副主教弗罗洛是教会罪恶势力的代表.他外表道貌岸然,其实心地邪恶,不仅让卡西莫多劫持爱斯梅拉达,更躲在窗外用匕首刺伤了弗比斯。为了得到爱斯梅拉达的爱,不择手段,最后残忍的将爱斯梅拉达母女杀害。卡西莫多终于看清了弗罗洛的丑恶嘴脸,将其推下钟楼,使其得到应有的惩罚。

《巴黎圣母院》这部小说用反比衬托的手法,用卡西莫多丑陋的外表,善良的内心和弗罗洛、弗比斯英俊的外表,丑恶的内心做对比,让读者有了更深刻的印象。一切事物都不能只看他的表面,内在美才是最重要的!!!!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翠鸟教学实录-《翠鸟》课堂教学实录 下一篇: 2015湖南高考理科状元-2015湖南高考状元:理科孙嘉玮 文科顾殊涵(图)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