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花都要开了-桂花开了

一 : 桂花开了

  清晨,我从梦中醒来,忽然,一阵带有桂花香的风,从窗外吹来,我吸了一下鼻子,啊!那股好闻的香气沁人沁脾,我打开窗子,啊!映入眼帘的,是点点黄色,我欢呼起来,“哦!桂花开了!桂花开了!”

  出门,我迫不及待地下了楼,啊!空中弥漫着桂花温暖,柔和的香味。向远处一望,到处是黄色的海洋,奔向桂花,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摘下一朵桂花,看那,那娇小优雅的身姿,是如此美丽动人。一朵朵桂花藏在叶子下,就像一个个害怕见人的小仙子,楚楚动人的身姿,是那样吸引人。禁不住,我又摘下一朵,放到手心上,我将手一合起来,转了转,又将手打开,一闻,啊!我的手上也是那好闻的香味了。抱住树干,一摇,那朵朵如黄色火焰似的小花儿,飘落了下来。看啊,它们优雅地在空中打转,那身姿,简直可和蝴蝶比美,接着它们又悄悄落到地上,这一切,就似下了一场雨,它们落到地上,香气,却还在空中畅游。看!人们都来采桂花了,他们采着,还不停夸奖几句,最后,人们身上全都弥漫着桂花香,人们笑着,唱着,桂花优美的舞姿在天空划出一道完美的曲线。

  啊,桂花,你真美!啊!桂花!

  桂花开了!桂花开了!

  杭州市萧山区劲松小学五年级:张佳怡

 

二 : 桂花开了

秋风送爽,金桂飘香。我们校园里最大的桂花树开花了。

从远处看,桂花树高大、粗壮,像一把绿色的大伞。它大概有六米多高,它的身体有碗口那么粗。我用手摸摸树的枝干,很粗糙。它的枝叶很茂盛,叶片很厚,也很绿,树叶边缘上有很多尖尖的小刺。还有,最美的是它满树黄色的小花,芬芳扑鼻,让整个院子里都香喷喷的。尽管每一朵小花只有四片花瓣,花瓣很小,小的像米粒。

桂花可以装扮我们的小院子,还可以做桂花粥、桂花糖,我喜欢桂花。

本篇状物散文“桂花开了”,文笔清新自然,感情真挚,语言含蓄典雅。修辞的巧妙使用和多次欲扬先抑的写作手法的运用,令人读起来耳目一新,同时引人思考。

三 : 桂花开了

前些日子,我一直在纳闷:都快到国庆节了,桂花怎么还不开放?要知道,往年的这个时候,必定是桂花开得正欢的时候呐。

那么,今年的桂花究竟是怎么了?带着这个问题,我专门询问了身边的几位老年朋友(他们阅历多、见识广),他们的回答不外乎是:气温太高、空气太干燥、风力太大等等。也就是说,没有一个适宜于桂花开放的环境,所以今年桂花的花期延迟,也便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记得“十一”出行的时候,桂花树上还没有一瓣桂花,也闻不到一缕桂花的香味。然而,在大约一周之后,我出行回来,刚一下车,拖着行旅箱就径直往小区里走,就在这时,有一股非常熟悉的清香味扑面而来。

“桂花开了!桂花开了!”我当时就激动得叫了起来。然后,我的目光便在那一丛丛绿叶间搜寻,我发现一串串浅黄色小米粒一样的桂花,如青春少女一般,正羞涩地躲在那些绿叶的背后,忽隐忽现,似乎在窥视着路人。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这是李清照当年赞美桂花的佳句,也正是对桂花的形体与品性的真实写照,我一直非常喜欢。

尽管桂花名列“花中第一流”,招来“梅妒”、惹得“菊羞”,但它还是开得如此矜持、如此淡定,毫无半点的炫耀,也没一丝的清高。也许,它从来都不管别人对它的评价会是怎样,它只想做最好的自己,把芳香献给人类,把快乐留给自己。(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当下已是仲秋季节,在我每天散步的那条“绿道”上,尽管绿色依旧,但是,能看到的鲜花却已很少了。最多也就时不时地在草丛中看到那么几点蓝白色的小花,都叫不上名儿。

好在绿道的两旁都栽着许多桂花树,每走几步便可以看到一株,尽管那些树干并不很高(最高的也只有一人多高),但是,在最近的这些日子里,几乎每一株树上、每一根枝条上,都堆满了一串串可人的淡黄色小米花。

而那一阵阵清香,也会一直紧紧地跟着你,只要你人还在这绿道上,无论你的脚步到哪,这清香就会一直萦绕在你身边,而且,它会时不时地钻进你的鼻孔,惹得你忍不住连连地做深呼吸。

因为花多,所以那些绿叶再也不能把它们全都遮掩起来,只好随着它们赤裸裸地暴露在行人的眼底。如此一来,就会招致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譬如今天早晨,我在绿道上行走的时候,就发现有好几个人手提方便袋子,正在路边明目张胆地采摘桂花,弄得满地都是残枝败叶,而那些细碎的桂花也纷纷落了一地,我只感觉一阵阵的心痛。我估计,要不了几天,这满树芳华,将会被那些“劫掠者”洗劫一空。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桂花的价值,它不仅可以用来泡茶喝,还可以用来做枕头、做香囊,甚至是入药(例如,用白酒将其浸泡成桂花酒,时常饮之,既散寒暖胃,又怡情养性;还可留存至寒冬,用它来疗治冻疮)。如此说来,桂花理应为我们生活中的一宝。

但是,这些桂花树是政府出重资栽培出来的,它是国家的财产,是我们社会公共的财物,而且,它主要是用来美化环境、净化空气,以及供人们欣赏用的,怎么可以随便采摘?任意糟蹋?真的希望有关部门出面好好管一管这件事,从而维护好这绿道上的风景,让每年这最后的一缕花香能飘得更远、更持久一些。因为,毕竟此花开尽更无花了。

眼下,桂花全都开了,开的热烈奔放、如火如荼。我多么希望,它不仅仅是盛开在枝头,更盛开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2016.10.10宿松

四 : 桂花开了

长大的风

带着落叶飞翔

隔着一层雨

深深浅浅的黄

垫高了

秋的台阶(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桂花开了

密不透风的香

裹着秋

柔软的情节

托起下沉的风景

擦亮一些发光的词汇

阳光迟钝。遮掩不了

蝉和蚂蚱仍然相爱

在霜的背面,继续

一声男,一声女

将爱情进行到底

大雁从云的身边经过时

把爱和疼痛,留给天空

桂花献给秋的敬词

在沉默中,通向爱情

五 : 桂花开了

??1???风,撕裂冬衣。天阴得象要塌了。傍晚的路人缩肩笼袖行色匆匆。忽然就想起顾城的《感觉》:天是灰色的/路是灰色的/楼是灰色的/雨是灰色的/在一片死灰中/走过两个孩子/一个鲜红/一个淡绿,这就是生活。他看着窗外,喝了一口茶,有点自嘲,冷天气把自己弄得也多愁善感起来。??分公司在这个城市成立不久,上面让他来做督导培训工作。每天朝九晚五,从没有过这么正常的作息规律。快三十岁了,才知道原来可以这么轻松地活着。想想这几年职场里沉浮,汲汲营营。历经种种,有的象骄阳朗月,光辉耀眼;有的如水面泡沫,旋生旋灭。磨掉了一身傲气,沉淀出一种纯朴敦厚的平和心态,就象眼前湿热的普洱。可是心里总觉得空,真正想拥有的从来没有得到,似乎一直在努力地接近幸福,结果总是徒劳而返。有机会换一个环境真不错,只是北方的气候不能适应,骨缝里都灌满了风。??喜欢的哲学书摊在桌上,看与不看都好。他环视周围,这是昨天无意中撞到的,实在是让人喜欢的好地方。一半书吧,一半茶吧,空间不大,却清静优雅,可以看书品茶。只有两个店员,各负责一边,都是年轻安静的女孩,不多话,会微笑着说“您好”。初来也不觉得陌生,一屋子的书香茶香,一屋子的旧光阴。??这样的空间容易让人陷入回忆。遗忘了太多过去的时光,不知是悲哀,还是幸运。有些东西,太美好,让人不愿意动用任何词语来形容,只在心里默默放着。什么时候开始怀旧了,原来不知不觉就要老了。当年马不停蹄的热爱与忧伤,只剩一把瘦瘦的记忆。??他想起归人,在一个安静的文学网站写字的女子。并不看好铺天盖地的网络文学,也无暇流连其间。她的字不多,每个月会写两三次,他闲时就去看。她的文字里没有笑,却足见生命的清澈。词淡意深的句子,字字有寒梅之香。她总会在某一刻令他心里惊动,眼望着屏,心里说,是的,就是这样的。然后就有了怨: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把这短促又寂寞的人生一语道破呢?喜欢遗世独立的凄艳,甚于平铺直叙的雍容。有时不禁会想象,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子?极有灵性,善悟事物的真谛。眉目样貌却无从猜想,犹见她细细地,指尖捻花。??“这是今年第一场雪呀!”??“是啊!”??两个女孩在低声交耳,语调里掩不住欢喜,是年轻的不着纤尘的欢喜。每个人出生时都是洁白的天使,后来羽翼被染了色,沾了灰,想象凤凰一样栖在高枝上。经历一番沧海桑田,最后只想做一只雪地上轻盈跳动的麻雀。他含了一口热茶,移目窗外,就是那个时候,看到了她。????2????很久以后他还会惘然,那一刻的场景怎么就象一幅相片,定了格,落了框,再也不能改变。如同宿命。她静静地站在门前的灯影里,微微仰视着天空。然后缓缓伸出一只手臂,摊开掌心,不再动。雪花大朵大朵地落下来,周遭阒静,时光凝止。??思维出现空白再回过神来的时候会恍若隔世,又似乎不是很久,她推开厚重的玻璃门走进来时,他手里的茶还是暖的。她不漂亮,一点也不。只是素,素得令人心惊。直发泄在肩上,不染不束。脸色苍白,不胭不脂不粉不黛之下,透着一股灵秀。??从她与两个女孩的对话中知道,原来她是这里的主人,叫“蓝”。??他每天晚饭后都会来,如果人在生活里心甘情愿地形成一种习惯,时间就有了香气。喜欢在这里坐着,藏起一颗是非心,浮生清凉,风烟俱净。??她总会在。很多时候,她就那样坐在窗口,静静地看,静静地听。大自然的声色眉睫比凡俗人事更能蛊惑人心。红尘中一日日上演的都是雷同的戏,有着相似的烟火气息。有时令人灰心,人生如戏,一人饰千面,千面如一人。演戏人即是观戏人。若置身静里,一阵天际来风,一场不速之雨,或是满屋子微弱的光线,人倒是格外地清透安逸,仿佛换了一个天地,仿佛虚空把一切都说明白了,言语多余。这人,是青冢上的草,是刚落蒂的婴。??偶尔,她也会回答买书人的询问,或者给客人上茶,声音低又软。见了他,一句“来了”,象是极熟的人又无意寒暄。脸上是淡淡清喜。??真正聊起来是因为那一次,他感冒了,不停地打喷嚏,流鼻涕,以至书也看不下去。忽然眼前就多了一杯姜糖水和一盒“快克”,抬头正迎上她暖暖的目光,??“我常感冒,随时备着的。”??他有一刻地走神,以至忘了说谢谢。????3???自那以后两个人的对话变得自然起来,内容也渐渐丰富。他告诉她自己的名字:桂。有点女性化是吧?因为我有一个哥,在我没出生之间父母很希望我是个女孩,母亲又极喜欢桂花,所以提前取好了这个名字。没想到事与愿违,名字也懒得改了,我就这样冒名顶替。??“桂花很美吧?”她问,“我没见过,看着图片却是很喜欢。”??“非常美,花一簇簇的,秋天开起来的时候,芳香四溢。母亲喜欢做桂花茶和桂花糕……”听得她一副喜悦向往的神情。??她也对他讲自己的童年:那时候因为身体不好,爸妈怕我受欺负,总不让我和小朋友一起玩。邻居有个小女孩,每次受了欺负都会大声喊:我去告诉我哥!真是羡慕死了。好想也有一个哥哥,陪伴并且庇护着自己。可是,有些愿望,是不算数的。??“没问题,我当你哥吧。”不知怎么就破口而出,他想都没想。??那以后,她就一直叫他“哥”,叫的时候就会浅浅地笑。可是他不很情愿,有种感觉难以名状。??和她在一起,寂静也是一种欢喜。??“写小说的****蠢蠢然,但还不到时刻,有时饿不见得真饿,是贪。”她把书摊在他面前,指着书页让他看,“这是在说我呢。”??“你写文章?”他一脸惊讶。??“呵,不会写的。”她轻笑着,低头不语。??“准备写吗?”??“还不到时候。”??“要是写,别太苛刻,留些余地。”??“好吧,我只写生离,不写死别。其实我不喜欢小说,早些年读过不少,近几年几乎不看了,尽量避开那些感动我的、赚取我眼泪的东西。也越来越没有耐心看长篇,有时诗都嫌长。这样发展下去,今后我不用看文了,只偶尔翻翻词典就可以了。呵呵!”她淡淡地笑着。??他却如同从深秋的夜里兜了一头雨回来,凉意传遍会身。究竟有只什么样的魔手在她的生命里抽丝,一点点抽去她的热情和勇气,人不可以由着自己疲下去,殆下去,最后连活着的耐心也会失去。可他没说。突然隔桌俯身过去,贴近她的脸,定定地凝视着。??她吓得后缩,“怎么了?”??“你看完了吗?”??“什么?”??“我就是一首最美最短的诗呀!”??两个人开怀大笑。他渐渐停住了,她仍然笑不能止,因为发现他大笑的时候竟然有深深的酒窝,而且只在右脸颊有一个。那么可爱。一下就醉了。??时间,每一天,开出一朵花来。????4????任务期满,回公司复职已经三个月了,又陷入忙碌混乱的生活状态,开始失眠,并且越来越严重。思念有多重,不重的,只是一整座秋山的落叶。??那一天公司十周年庆典,他醉了酒。芸一直陪在身边,这个美丽热情的女孩喜欢他很久。喜欢,有时是因为相似,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我自己。喜欢,有时是因为相反,我在你身上发现了我所没有的好。芸对他,近乎崇拜。但凡与他有关的,都是好,那是年少时才有的盲目与执着,芸一直保持着。??他让她离开,她不肯。他吼她,她仍不走。??“你不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吗?”她终于表白。??为什么心没有一点点的潮湿竟然感到枯萎?“我做你哥,叫我哥,永远是你哥……”他有些语无伦次。??芸终于哭着走了,他一个人瘫软在地,眼泪汹涌:“蓝……”??“蓝,跟我走吧,到南方去。”??“哥,我不能。”??“那么,我留下,只要你让我留下。”??“哥,我不能。”??“是不想还是不能?”??“不想。也不能。”??……??那样绝诀的对峙象把利刃,每次在心上掠过都会出血,痛不能忍。??“蓝,为什么我只能做你哥……”他兀自喃喃昏睡过去。万劫不复。??应该怎么和不想失去的人说再见?他什么也没说,悄悄离开的。还是忍不住在路上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蓝,桂花开的时候,我带着桂花来看你。????5???偶尔还会上网去看归人,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出新,“如果你给我的一切,只能是一场梦。请你,永远不要将我唤醒。”还停留在这篇散文的结尾。蓝说过她也有梦,她从没离开过那个城市,远方,对她来说是个绚丽又虚幻的梦。我呢?我大概是那个“远方”里的断垣残壁。翻归人旧字的时候总会想起蓝,想起初见她的那场雪,想起她微微咳的样子,相对时甜美安静的鼻息,想起所有与蓝有关的细节,太疼。她不给他任何消息,他想听听她的声音,好想。很多次拿起电话又放下,他怕,怕电话里听到那一声“哥”。??归人怎么了,他猜疑,有事吗?病了吗?还是放弃了文字?她曾经写过:把冷的字写出来,心就暖了,至于为什么,连自己也无由解释。他想,其实她一定懂,他也懂。“写字呵暖的人,保重。”这是他唯一一次给她的留言,署名:桂。??对一个人,想极了,她就成了影子,蓝无处不在。有时又似乎不是在想她,只静静地窝在椅子里吸烟,黑暗中偷窥时间那贼。有时候夜里脱梦自醒,拉开窗,抬头看,月明星稀。深吸几口,夜凉如水,水气中有桂花的清香。??那天,很意外看到归人更新,发表时间是十天前。更意外,竟然是一篇小说,那名字让他的心忽地一沉——《桂花开了》。??一行行看下去,他觉得震惊,渐渐地快要窒息。??“……我有先天性心脏病,是不能结婚的。”他呆住了,又回头重看,看了数遍,每个字都是一根钉子,嘭嘭地钉在心上。??“……”??“我们只有轻薄的命,却在这样短短的遭逢里,相知如镜。哥,我是欢喜的。有些人的缘分,是错肩。有些人的缘分,是厮守。而你与我,只有想念……”??他看不清屏幕,用手擦掉眼泪,要不停地擦,??“……”??“我本不欲生,忽而生在世;我本不欲死,忽而死期至。哥,我答应过你,只写生离,不写死别,我失了约。哥,你答应过我,桂花开了,会来看我,你也失约。真有来世吗?孟婆是慈悲的,我要向她讨碗汤喝。”??“……”??他疯一样抓起电话,拨了她的号码,等待的时间在掌心里抖成碎片,终于通了——??“蓝!”他撕心裂肺地喊。??许久,传来一个陌生女人喑哑的声音:“一周前,蓝过世了……”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国家图书馆借书-图书馆借书的借条 下一篇: 从浴缸而来的幸福生活-幸福生活来自中山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