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浮-浮云

一 : 浮云

  炎炎夏日,灼烈的阳光炙烤着大地,闷热得令人窒息;隆冬,寒风凛冽,冰冷的雪花席卷了整个世界,冻得人直哆嗦。谁会喜欢这样的季节呢?可你想过吗,当……

  夏天不热

  当年乌江边的楚霸王若不是心中一片灰暗,不再去寻找阳光;而是能看到光明,想到自己还有千万子弟兵,还有忠心耿耿的虞姬,或许他早已东山再起,而不是悲凉地离去……

  当然,在那个酷暑中,你若不是整天想着怎样同蚊子作战,或是在梦中咒骂太阳的高温;而是尽情的享受游泳的惬意、冰淇淋的甜蜜。或许你就不会因为心浮气燥导致考试失利或者老板冲你发脾气。

  如果你崇尚微笑,习惯于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那么40摄氏度仅仅只能改变你家中的温度,却永远不会改变你的心情。

  现在,还觉得那么热么?

  冬天不冷

  反之,当初的里根总统若不是在数次竞选议员失败和倍受打击的情况下不放弃自己,仍旧看到希望,向着曙光奋力走下去;而是受到唾弃就气馁、放弃,恐怕他会终身悲凉不已,永远失去了名垂千古的机会。

 

二 : 舍罢浮云

雨夜寂寞梧桐影,梦里伤月空愁逝。

遮月日雾霭千里,覆万丈苍穹壮志。

骤醒怆然悲无晴,沉醉心怡喜流萤。

再不悔而今决定,且舍风光且舍云。

三 : 浮云城

一抹残云一抹伤,

一曲悲歌换离散。

古城墙外是与非,

异说往事多少泪。

斜月望江空余泣,

良人还是未归人。(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却是那年烟雨时,

离散无悔两浮沉。

百年苍茫望归期,

只余青砖与瓦砾。

水天接于梦中月,

一城一事换浮云。

四 : 浮云(2)

萧飞一觉睡到天明竟然无梦,也许是昨晚红酒促使自己睡得昏天黑地。原本每睡必逢梦的他,倒借着酒精踏实了一晚。晨起只觉头昏脑胀,这也是拜酒精所赐留下的后遗症。他起身拉开厚重的窗帘,一缕阳光直耀他的眼,一个好天气,今天店里生意一定红火。不由多想,他就冲进洗手间,洗漱,后淋浴。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每早起来必洗个热水澡,给自己一天好心情,就象一个朝圣者般沐浴更衣。萧飞边洗边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感觉是个梦。梦醒了。他还在回味。他不自觉的笑起来,边洗边哼着昨晚浮云唱的歌。竟比平时多用了几分钟,哪知他妹妹萧佳在洗手间外等了半天,急得不行了,大叫:

“哥哥,快点。再不快点,我要就地解决了。”萧佳说着在洗手间外直跺脚。

萧飞在洗手间里回应:“马上好!小蹄子!”萧飞比萧佳大十岁,萧飞疼极了这个十八岁的小妹妹。

话说长兄如父一点也不假,自爸爸出车祸过逝后,萧飞连高中都没毕业就辍学在家帮着妈妈营生。一心把上大学的梦想寄托在妹妹萧佳身上,萧佳也很争气,考上了本市的艺术学院,选修了绘画系。圆了萧飞的大学梦。萧飞常想,自己辛苦点没关系,要让妈妈和妹妹过上好日子,全看他自己了。他每天不停的给自己打气,要努力,要奋斗,要创造美好未来。萧飞总是这样不停的自我加压,走到今天他也算不错了,开了个汽车装潢店,有了自己的两名员工。小小的成就,一家生活不成问题。

当萧飞穿好衣服走出洗手间的时候,他妹妹蹲在地上,见哥哥出来,急忙起身跑进洗手间后又迅速的关上门。萧佳在里面传出话来:

“哥哥,今天我要是上学迟到全怪你。”(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好,好,全赖哥哥占了你的时间。”萧飞边说边往餐厅走去。

萧妈妈每天起得很早,做早餐,打扫卫生,照顾他们兄妹的饮食起居,这会儿早在餐桌前等他们兄妹俩。一个不容易的女人,岁月的痕迹写满了她的皱纹。萧妈妈见儿子过来,就习惯成自然的给儿子准备这准备那的。萧飞也习惯妈妈为他做这些,他边看着报纸边吃着妈妈为他准备的早餐。

萧佳从洗手间出来,一看时间来不急了,就风风火火的往大门口边跑边说:

“妈妈,哥哥,拜拜。我上学去了。早餐来不急吃了。”萧妈妈抓了个包子追到门口,早不见了她女儿的踪影。萧妈妈边叹气边回到餐厅。

萧飞放下手中的报纸对妈妈说:

“妈妈,你还担心萧佳做什么,她不是经常这样嘛!说不定在学校里早有小帅哥为她准备早餐呢。”萧飞想起有次他在店门口洗车的时候,看到有个小男孩送萧佳放学的情景,说不定小蹄子早有意中人了。想着这些他笑起来了,妹妹比自己小十岁都有了男朋友,自己孤家寡人一个。萧飞对于感情总是有自己的一个别人打不破的理论,宁缺勿滥,跟着感觉走。唉!想这些做什么。他摇了摇头接着看他的报纸。

“怎么可能?她还那么小。”萧妈妈说着也吃起了早餐。在萧妈妈眼里,儿女永远是长不大的。看着这一对儿女,她总是觉得自己更应该疼爱儿子一些。毕竟那个时候没有能力让儿子上学是自己之过。萧飞没有回应妈妈的话,突然好象发现报纸上的大新闻一样对着妈妈说:

“我要向腾鹏程学习。他的事业现在扩大到外市去了。真了不起,白手起家……”萧飞说着放下手中的报纸起身又说,“妈妈,我吃好了。你多吃点。我上班去了。”萧飞拿起包就往大门口方向走去。

“怎么又吃这么少?”萧妈妈看着萧飞消瘦的背影喃喃的说着,一个母亲的爱。不知道萧飞有没有听到妈妈的这句话。

“萧飞,等等。这是给他们俩兄弟的。”萧妈妈追到门口说着,把一个便当盒递给了萧飞。这个便当是为阿华阿荣两兄弟准备的,这两兄弟来萧飞的店里当员工已经有两年了。萧妈妈总是会为他们俩也准备好一日三餐,就当成是自己的儿子一样照顾。现在的人很难得能做到这样了。

“噢!差点忘记了,不然又要回来拿。我这记性。”萧飞拍拍自己的脑袋,懊恼的说着。抬头看着天上的那片浮云在不停的移走。许是受头顶这片浮云的影响。

萧飞的店就在住宅区附近,他先去取回了放在修理店的电动车,骑着“小毛驴”哼着歌,乘着阳光,迎着微风,没几分钟就到了他的店门口。有两个顾客等在了门口,其中有一个见萧飞来了,就诉苦说:

“你该好好管管你的员工了,我叫了半天的门,也没个人影出来开门,我来取车,今天有事要出差呢。真是的……”顾客埋怨着。萧飞连连陪笑,明知这个顾客是最叼的一个,平时撒谎成精,附近谁不知道。萧飞停好车开了拉闸门,阿华阿荣还在做春梦。对员工萧飞总是照顾有佳,为他们提供吃住,付一定的酬劳。只要他们干活的时候认真卖力,每个月还给他们点惊喜。至于早上多睡会儿,谁去计较那么多,这会儿才七点半,通常情况下也要八点上班呢。再说,毕竟他们也是十八九岁的小伙子,和自己当年一样早晨贪睡。遇到下雨天没生意时,萧飞还会让出自己的电脑,让他们俩上网聊聊天,玩玩游戏,看看网络电影等等。无聊时,三个人像兄弟一样的彼此开着玩笑,打闹着,乐此不疲。

萧飞送走了这个叼顾客,接着去叫醒了阿华阿荣两兄弟,让他们快速起床洗濑用早餐,自己换上了工作服独自去应付另外一个顾客,一天的忙碌就从这一刻开始了。

傍晚。

太阳落到山后,晚霞送来了一日的劳动成果,笑容挂在了辛劳的人们脸上,华灯点亮了初冬的风,寒意溶在了夜幕里。

萧飞开着他的电动车一路过来,看到公路两旁早停满了小轿车,这条公路位于城市的东南部,路和大坝之间隔有宽敞的绿化带。虽然不是繁华地带,但是,是市民来大坝散步休闲游玩的必经之路。

萧飞找了个位置把车挤进去停好。步行向咖啡厅走去,眼光随意的瞄过宝马,大奔,XXX001,XXX002。毫无疑问用得起这些车的人不是本市的商业巨头,就是达官贵人。而自己昨晚却无意之中闯入这奢华之地,一定是鬼迷心窍。

萧飞边走边下意识的用手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无意识的眼光随意的扫视着咖啡厅周围的景色。远远看到咖啡厅门口上方,有几个红色的大字赫然映入他的眼帘————“腾云驾雾”。多么奇怪的咖啡厅,居然取这样的名字。想必是让你进去消费,出来后可以让你轻飘飘地腾云驾雾去了。难怪昨晚自己从咖啡厅里出来时也是这种感觉。

“噢!”萧飞恍然大悟的自言自语起来。想起今晨看报纸时,有关本市腾鹏程的事业,也提到他名下有一间咖啡厅叫“腾云驾雾”。对了,一定就是这里。腾鹏程姓腾会取“腾云驾雾”这样的名字也就不足为奇了。

萧飞很清楚今晚来咖啡厅的目的,不光是为了还昨晚消费欠下的那八十七块钱,还要找回昨晚留在这里的那部分思绪。他抬头看了看天空,一片浮云正悄无声息的从他头顶移向西方的天空去。不管此地有多奢华,他今晚还得步入。这样想着,他推开了咖啡厅的门,直接到大厅的前台,寻找浮云。今晚来消费的客人很多,萧飞从穿梭的人群里搜索那片浮云的影子。许久,也没有看到。正纳闷,这时从身边经过一个服务生,主动来搭腔:

“先生,您好!需要帮忙吗?”他很诚恳的询问。

“你好!我来找个人,她叫浮云,也是这里的服务生。麻烦你叫她一下,我有事找她。”萧飞说明来意。

“浮云?”服务生想了想回答说,“噢!她……她不在这里做了。她的合同昨晚就到期了。”服务生的嘴角微微的抽动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平和的微笑。

“是吗?就是昨晚弹钢琴的那个女孩。你确定?那她去哪里了呢?”萧飞怀疑的问。

“确定她昨晚合同到期。至于去哪里了嘛!不知道!”服务生开始有些不耐烦的说。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怎么样才能联系到她?我真的有事找她。”萧飞厚着脸皮追问。心想这些服务生什么服务态度。变脸比天上的浮云还快。

“没有她的联系方式。”服务生斩钉截铁的说着,随后借故有事匆匆忙忙离开了。

萧飞想也许是自己问得太多了,又不是来消费的,人家为什么要对你客气,在这样的地方对你这样的人,用这样的方式也很正常。可是萧飞还是不相信,浮云昨晚说过,这里的经理是她亲戚,找经理问她的联系方式一定不会错。正想着,他看到一个经理模样的人正走进收银台和收银员嘀咕什么。萧飞赶紧上前询问有关浮云的去向。经理的回答让他大失所望。萧飞失魂落魄的离开了咖啡厅。边走耳边还回响着咖啡厅经理的话:

“浮云?不认识。我们这里没有这样的人来工作过。不认识……先生,你如果不是来消费的话,请不要长时间的呆在这里。会影响客人消费和我们的工作。”

浮云?浮云?浮云?你去了哪里?这是你的真名吗?昨晚的一切难道真得是我在做梦吗?为什么会那么真实?我们一起喝酒聊天?难道你是幽灵?一个晚上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萧飞越来越想不明白。难道是自己生病了吗?不知不觉他来到了大坝边。半弯月已经升起来了,清浑洒落苍穹,星星相伴,浮云移到了天边。一个谜一样的女孩,她去了哪里?在月色下,萧飞坐了下来,耳边又响起了那片浮云昨晚唱过的歌:

待到风轻雨停

浮云它又得现原形

现原形……

萧飞百思不得其解,什么是她的原形……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它们是怎么来的-2015年最好最差快递出炉:原来是它们 下一篇: 北京邮政编码是多少-北京市西城区广外荣丰2008小区邮政编码是多少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