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嗒拼车-嘀嗒拼车要与Uber在一起?投资人称正谈判

一 : 嘀嗒拼车要与Uber在一起?投资人称正谈判

  [摘要]嘀嗒拼车投资人张旭安称,正与Uber探讨潜在投资或合作的可能性。

  腾讯科技讯 拼车应用嘀嗒拼车的一位早期投资者称,他正在与美国打车应用Uber进行合作谈判,希望能够帮助嘀嗒拼车在完全由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控制的国内打车服务市场杀出一条血路。

  嘀嗒拼车的早期投资者易车控股(Bitauto Holdings)的首席财务官张旭安(Andy Zhang)上周末对媒体透露,他已经与Uber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在北京会面,探讨潜在投资或合作的可能性。

  Uber发言人对此未予置评。

  投资嘀嗒拼车可在快速增长的中国移动(微博)打车服务市场为Uber提供又一个创收来源。与嘀嗒拼车合作还可以帮助它打破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对市场的垄断。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上个月宣布两家公司将进行战略合并,交易价格为60亿美元。

  打车应用市场一直处于艰难起步阶段,北京和全球其他城市的监管部门严令禁止能够从无商业执照的司机处获得收入的应用。但这并不能阻止它们从互联网巨头比如腾讯和阿里巴巴那里获得巨额投资。

  与滴滴打车、快的打车和Uber不同的是,嘀嗒拼车尚未获得收入。目前,它主要帮助司机和乘客进行匹配,由乘客负担燃油费和停车费,从而将出租车的成本减少一半。

  嘀嗒拼车的首席执行官宋中杰不愿就公司与潜在合作伙伴的谈判发表评论,但他说嘀嗒拼车将寻求第三轮融资。它在第一轮融资中获得了1000万美元的投资,今年早些时候结束了由易车领投的第二轮融资。

  宋中杰称,嘀嗒拼车自5月发布以来已在8个城市吸引到200万用户,公司对出租车或专业打车应用比如Uber的投资持欢迎态度。

  宋中杰称:“它们拥有相对清晰的客户群和司机群。总体而言,这是一个不同的市场。”(林靖东)‍

二 : 嘀嗒拼车朱敏:为什么传统拼车不够火?

随着以打车软件为代表的新兴工具兴起,移动出行服务方面的创业也越来越受关注,“拼车”正是其中之一,这也是目前打车巨头们几乎尚未染指的一块蛋糕。

然而,相比滴滴打车、易到用车,在线拼车服务市场却一直不温不火,还处于“雷声大雨点小”的态势,现有的移动拼车工具和服务市场存在哪些问题?哪些环节没有打通和改善?嘀嗒拼车联合创始人朱敏在3月7日猎云网创业公开课上做了干货分享,解析C2C分享经济模式。

嘀嗒拼车的管理团队此前几年一直深耕团购市场,2014年5月,公司迈上了二次创业的征程,推出嘀嗒拼车的项目。2014年9月份嘀嗒拼车上线了专车版应用,为临时发起拼车需求的用户提供一对一拼车服务模式,并已于2014年11月获得IDG千万美元A轮融资。

为什么拼车不够火?

当下,共享经济的概念已经被渗入到很多行业,而拼车也被认为是典型的C2C共享经济模式。朱敏在公开课上提出了拼车不够火的几点原因。拼车属于C2C模式,因此标准化程度很弱,供给和需求的非标准化、信息碎片化严重、交易复杂、信任机制的缺失、拼车强关系的影响,以及与B2C相比,c2c的服务关系更模糊。

朱敏认为拼车行业的互联网思维定义在于在用户的诸多体验上做大幅度的改变从而形成完全不同的体验,再通过互联网的形式传播出去,才能大幅度引爆拼车市场。

对于嘀嗒拼车来说,产品的试错更新是保证用户体验的前提。嘀嗒拼车的第一个拼座版类似于58的拼车频道。将线下的拼车场景搬到线下,主要是针对燕郊地区,尝试以送早餐的方式进行地推。通过信息撮合,将信息标准化,车主和乘客均可发起拼车,平台不做交易,由用户自由议价。

但是在不断的尝试中,嘀嗒团队发现这种形式对于用户既有的体验改变很小,“在一个刚需的地点,用户自发形成的标准化程度远超想象,他们已经将线下的体验做到极致了,一个座位十元。”朱敏表示,对于燕郊地区的刚性需求,嘀嗒拼座版想的太简单,其实在最需要的地方并不适合。

由于拼座版的试错,嘀嗒又做了专车版,也可以称为顺路Taxi的服务,为用户提供一对一的拼车服务。在专车版中,嘀嗒借鉴了之前的经验,为用户提供一系列完整的拼车服务,将标准化服务定位于乘客,只有乘客才能发起拼车需求,提供按需服务,朱敏认为,需求就是最完整的用户体验,既然两头的问题很难解决,那至少要保证一头的体验,要将拼车的实质架接到用户可以理解的体验上去。

做好拼车服务封装,嘀嗒如何做好c2c

朱敏认为突破拼车市场需要能够重构用户体验的平台,c2c最重要的是平台价值,如何有效的将非标准化的东西标准化才是最重要的,那么嘀嗒拼车是如何做好c2c的2呢?

首先,嘀嗒拼车建立了一系列的认证机制,拒绝黑车,下一步也将和国信通进行合作,加强认证,减少人工审核的错误率;其次是重建价格与服务的标准体系,建立车主的管理环节,明确规则,同时为了保障双方的利益,和中国人寿合作开发“拼车险”;最后实施人与人的平台中介服务,用户的所有问题都由嘀嗒来解决,运营社区文化,通过大量的UGC匿名评论来建立平台的粘性。

不少人认为嘀嗒拼车的专车版和滴滴、快的的专车是相同的,对此,朱敏在公开课上也做了解释。朱敏认为,嘀嗒拼车不是增加服务,而是对社会资源的重新配置,此外,嘀嗒拼车所创造的车主与乘客的关系,是一次邂逅,是帮忙,而不是一次服务。

嘀嗒拼车的场景多数集中在上下班,因此车主的接单量不高,车主也不是职业化的司机,顺路也不会给车主带来任何的成本。嘀嗒拼车将拼车定位于是一次旅行,给上下班带来旅行的惊喜和期待。

然而,就拼车本身而言,与打车行业一样并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可言,现在仍处于用户培育阶段。而由专车争议引发的监管制度与法律法规尚存有很大风险,拼车前景光明与否还未可知。

朱敏给c2c领域创业朋友的三条干货:

1、不要低估人的动力与多面性。一个人的多样性和能动性很强,需要被挖掘出来,同时,创业者还要对市场和人的社会交往有信心。

2、改变现有模式,微创新远远不够。创业者要能看到事情的未来,有很强的未来感。

3、封装服务,尽量做重,把手弄脏。为用户想的更多一点,得到的回报会更多。

三 : 嘀嗒拼车回应拼车顺风车新政:对政府支持的共享出行充满信心

  继今年10月份北京、上海出台《关于规范本市私人小客车合乘出行的实施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之后,今日北京、上海拼车顺风车新规正式落地,落地后的拼车、顺风车新规在人车绑定、接单定价等方面都有所调整、显现出更多的对拼车的鼓励和支持。

  以上海为例,在落地文件中修改了“人车绑定”要求的表述,参照拥有本市非营业性小客车额度转让的相关规定,以家庭为单位,将原条款“提供合乘出行车辆驾驶员应为车辆所有人”调整为“提供合乘出行的驾驶员应为车辆所有人或者车辆所有人的配偶、父母及子女”。其他方面,将合乘成本分摊的条款修改为“合乘出行可分摊成本标准由平台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合理确定”,不作具体成本构成规定。同时,删除了“合乘者的上车地点应在合乘出行车辆出发地周边半径1公里的范围内”、“平台所提供下载的合乘软件应独立设置,不应与巡游出租汽车打车软件、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软件合并”等条款。

  对此,嘀嗒拼车市场负责人李金龙表示:此次落地新规的调整代表了北京和上海地方政府对共享互助出行的肯定和鼓励,在政策细则制定方面,显示出充分听取民众意见,尊重企业发展自主权的特征。为此,嘀嗒拼车对共享互助出行的未来充满信心,嘀嗒拼车也将积极与政府部门一起,共同提升道路资源利用率,继续发挥缓堵保畅的绿色效应。

  截至2016年11月30日,嘀嗒拼车总行驶里程达51.2亿公里,按照拼车每公里减排0.27kg来计算,嘀嗒拼车在过去的时间里减排量高达138万吨。嘀嗒拼车方面表示,这个数量级别的碳排放,大约需要3700公顷,即接近20个奥体公园面积的森林耗费一年时间才能吸收完毕。

  这也意味着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拼车行列,认可共享互助的出行理念。与网约车出行不同的是,拼车出行是在不增加道路既有车辆基础上的出行,对提升道路运载力,降低碳排放方面有明显成效,是一种绿色环保的出行方式;拼车因不属于盈利性质,价格远低于专车、出租车,是一种低价舒适的出行体验;因基于LBS的顺路搭乘,拼车不止是出行,更是一次邻里之间的短途旅行,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顺路互助行为。

  嘀嗒拼车现已有5000万+用户,900万车主,通过互相关注、互加好友、结伴等功能的更新,嘀嗒拼车已成为一个共享互助出行平台,重复搭乘率高达16%。在嘀嗒拼车,拼车出行不仅是一种绿色出行的方式,还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加和谐。

  业内人士指出,此次北京和上海拼车新规的落地,对嘀嗒拼车而言是一个积极的信号,新规对其他地方拼车政策的制定也将会产生正向的影响,促使共享互助出行在降低碳减排、缓解道路拥堵、和谐人际关系方面发挥出更大的成效。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意大利旅游攻略-意大利西西里旅游攻略 下一篇: 天津渤海职业技术学院-职业海钓实战技术之“朝天钩”篇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