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后的重逢-重庆第一代的网虫12年后聚首谈IT

一 : 重庆第一代的网虫12年后聚首谈IT

    “我们差不多有8年没见面了吧!”话音未落,只见两位三十多岁的男子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非常激动。上周五,在解放碑奇奇火锅的一个包房里,重庆最早上网的一批老网虫,自发聚集在一起,回忆重庆互联网十多年来走过的道路。在参加聚会的人中,包括1994年就开始上网的“网上解放碑”老总李滨虹。记者了解到,如今,他们中有许多位都在IT界供职。

  第一个发言的是罗渝,他是在1996年开始接触互联网的,也是重庆第一个在网上举行婚礼的网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老网虫在刚上网时,都曾有过欠下巨额电话费的经历。

  “最早上网时没有宽带,是电话拨号,最厉害的一个月,居然欠了4000多元电话费。”1995年便开始上网、被业内人士称为“重庆第一网管”的郑迁笑着回忆说。“那时上网真的太疯狂了,不懂节制。”重庆第一代程序员周游如是说。

  记者了解到,八成老网虫如今都在IT界供职,除了业界知名的李滨虹和郑迁外,制作出《电脑报》第一个电子版网上页面的黄毅刚如今在从事儿童的动漫互联网工作;1995年上网的车东林,如今掌管着西部最大的IT商情网站pcshow。“并不是为了钱,这是一种热爱。”黄毅刚说。

  在交流过程中,大家谈到重庆互联网这么多年来的发展道路,感到最可惜的是重庆IT人才的大量流失,很多优秀的人才都跑到了外地,“重庆的IT业留不住人。”

  重庆互联网历程大事记

  1995年 重庆凡诚BBS正式开通,大家主要通过邮件交流,话题主要是电脑技术。

  1998年前后 重庆开通169、163电话拨号上网业务,重庆网络界的第一代高手也是在这个时期开始显山露水。“银河聊天室”、“风雨聊天室”成为那段时间重庆网民最深的记忆。

  2000年 受国内互联网泡沫影响,重庆最早创立起来的一批网站,先后因为各种原因倒闭,存活下来的为数不多。

  2001年 重庆宽带圈地大战开始,随着宽带的普及,重庆互联网开始复苏。

二 : 15年后的相逢

敏和洁是师大中文系的学生,同届不同班。两人是在大三时候好上的。

敏在农村,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两个弟弟读高中,家中负担太重,妹妹辍学在家,帮助家里干农活。为了挣钱供三个哥哥读书,16岁的妹妹出门打工去了。

这件事成了敏心头的遗憾,他是准备毕业后,挣钱供弟妹上学的,可是妹妹初中没毕业就退学了。他也曾挽留过妹妹,但是家中实在困难,父亲肾脏不好,不能干重活,母亲和妹妹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

洁是城市的女孩,可他偏偏喜欢上了家境贫寒的敏。敏是那种文质彬彬的男孩,话不多,喜爱看书。他第一次认识洁,是在师大的图书管里,他没钱买书,就经常跑学校的图书馆借阅。洁也经常去图书馆,时间长了,彼此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就这样,洁爱上了敏。洁可是名门小姐,父亲是局里领导,长的高挑俊秀。大一时,身后就有那么多的男生追着,可他一个都看不上。他说那些男孩太轻浮。她不喜欢那些花花公子,不喜欢他们的油腔滑调,不喜欢他们的谄媚讨好。(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他偏偏喜欢上了敏这个家境贫寒的乡巴佬。许多追求过他的男生,都说洁下贱。可是洁听后,置之一笑,依然喜爱文雅的敏。

敏也喜欢洁,喜欢她的热情、大方,喜欢她独特的气质和非凡的才气。但是在洁的面前,敏又很自卑,所以,他拒绝着洁。

每次,洁邀请他逛街或者郊游的时候,敏总是找各种理由拒绝着。还有一个原因,敏在农村有女朋友芳。

芳是敏同班同学,两人是高中时恋上的。敏第一年就考上了师大,芳复读一年,再次落榜,只得回家外出打工,不时的寄钱给敏的父母,供敏和两个弟弟上学。

敏两个弟弟在读高中,只有母亲和妹妹是家中的主要劳动力。每当农忙的时候,芳就会从外地回来,帮敏的父母干农活。芳的嘴特别甜,大叔大娘的叫着。敏的父母听了,甜到了心里去。

村人都说芳是个好孩子,敏的父母也认定了芳这个儿媳妇。

敏的心里记挂着芳,可是他又放不下多情靓丽的洁。虽然芳也和他有过一段恋情,但无论是才貌还是品位,芳都无法和洁相提并论。

在两个女人的纠缠中,敏痛苦着。放下了芳,觉得对不起她对他家庭的付出。

洁经常在他的身边转悠着,拉着他去郊游,聊天,谈文学。洁是那么的飘逸,有种超凡脱俗的美丽气质,她就像童话世界里的公主,是那么的骄傲和高贵。在和洁共同营造的世界里,他是那么的轻松快乐。

洁并没有因为他是农村娃,而鄙视他,单就这一点,就足已让他感动。

他拒绝着洁的邀请,同时又渴望洁能经常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在矛盾的心境中,还是和洁走近了。

就这样,在彼此的温暖和亲近中,到了大四。

渐渐的,芳发现敏的信件少了。以前,他是经常给她写信的。芳预测到了什么。

大四那年,阳春三月的时候,芳到师大找到了敏。那次,她第一次见到了漂亮的洁。女人的心总是敏感的,她意识到,洁就是敏身边的女孩。

晚上,吃过饭后,芳要敏带她出去转转。他们走到了环城河边,芳不停的往前走,到了幽深无人的地方,芳坐了下来。敏坐在她的身边,芳猛的扑到了他的怀里,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不停的呢喃着:“我想你,想你,想你!”然后,芳又拼命的吻他,吻他的唇、他的颊、他的脖颈。敏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往上窜,他也拼命的回吻她。

两个人拼命的纠缠着,把各自融入了对方。

第二天,敏送走了芳,洁又出现在他的面前。洁说,我不在乎,只有你一天不结婚,我就有得到你的自由。

转眼毕业在即,同学们都在忙着找工作,准备各奔前程,敏和洁也分别在即。芳把她和敏的事告诉了爸爸。洁的爸爸不同意,洁劝说爸爸,说敏家在农村,你把他安排在市里,不就成了你的半个儿子了吗。敏的爸爸觉得女儿说的有道理,勉强同意了。

可是,洁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芳已经怀孕了,是敏的孩子。他的父母无论如何要他毕业后,一定回老家,和芳完婚。他们说,芳都有你的骨血了,你必须回来。

敏还是放不下洁。

他毕业前,回了趟家,找到了芳,要她打掉孩子,可是芳坚决不同意。芳把这件事告诉了敏的父母。他们气的把敏痛骂了一顿。敏的父亲说:“你要气死我啊!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小芳这些年帮咱家这么大忙,要是没有她,你能上完大学,你两个弟弟能读高中吗?你说你是要那城里丫头,还是要你爸,要小芳吧?如果你要是跟那个城里丫头走了,我就死给你看。”

可是,敏依然爱着洁,他想和洁在一起。他在准备着和洁一起去过城市的生活。这件事还是被父亲和芳知道了,父亲真的喝了农药,因发现较早,抢救及时,被救了过来。

当敏哭着在医院见到父亲时,父亲气的不停的咳嗽,撵他滚。在病床前,父亲说:“小芳已经有了咱的孙子,俺不能不讲情意。她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跑也跑不了。”父亲逼着敏,答应他毕业后回去和芳完婚。

无奈,敏只得点头同意。

敏又一次回到了大学,洁再次出现在他的身边。敏把家里逼婚的事告诉了洁。洁只是沉默,两汪清泉般的眸子里,有泪珠在滚动。

终于到了分手的时候,敏拿出了自己最喜爱的一张照片,郑重的递给了洁。洁没有接,只是痴痴的看着敏,然后说:“我不要照片,只想看你,把你刻进生命里。”

敏笑着望洁:“傻瓜,这两年还没看够呀?”说着,他把那张照片塞进了洁的口袋里。

洁是夜班车,敏去送她。

很巧,那晚,下着磅礴大雨,如瓢泼似的。当他们打的到火车站的时候,车站的广播喇叭里,播放着因为大雨,车子晚点的消息。

敏和洁并肩坐在火车站的靠椅上,静静的等着。已过了十二点,车子还是没有到。

洁说,我们到附近找个地方住下来吧。我实在困了,坐明天的车吧。

敏同意了。

仿佛是冥冥中的安排,他们就这样背着包,走到了同一个房间里。

又仿佛是生离死别,一放下包,洁一下子扑进敏的怀里,胡乱的说着:“我会想你的,永远都会想,想到死,想到老……”

敏被洁的热情点燃着,也紧紧的拥着洁,疯狂的吻她,吻她的发,吻她的颊,又找寻着她的唇。

洁比她更热烈,疯疯的回应着。他和她,发疯,癫狂。

感情的防线顷刻倒塌,他抱着她倒在了床上。瞬间,山呼海啸,波涌浪卷。

他和她化成了飘渺的云,又融合成了雨雾,潇潇的倾洒着。

此刻,她是他云间的公主,他是她雨间的王子。

灵魂和身体的缠绵,成就了一个爱情的经典。也许,这样的感受,一生只有一次。

一次,足已丰满一生。

那一刻,他忘记了芳已有了他的孩子,他忘记了他回去将很快将和芳完婚。

也许,和洁是永别;也许,还会再见面。但是,那一夜不会再来。永远。

所以,那一夜,他紧紧的拥洁在怀里,生怕她会飞走了。洁也温柔的趴在他的怀里,十足的小绵羊。

她一遍遍的吻着他。额,颊,唇,胸,她一遍遍的吻着,痴痴的,疯疯的。不厌不倦。

从此无心爱良夜!

人生能有几个这样的夜晚。那是韶光里最美的爱恋,那是不可复制的时刻。许多人明明知道,一夜后,也许是陌路,但是还是要抛洒所有的深情和爱恋。

因为有爱,有情。一切不和常理的事,似乎又有了足够的理由。

我们指责他们,但我们似乎又无权责怪他们。

在敏毕业的那年暑假,在父母的催逼下,敏娶了芳。几个月后,他们的儿子出生。

敏的表哥是县教委主任,借着这个关系,敏留在了教委。不久后,芳也找关系,被聘为小学教师,三年后转正。

几年后,敏由局长秘书,又升到了副局长的职位。工作如意,生活美满。

洁也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城市,嫁给了高中时拼命追求他的勇,几个月后有了儿子。两年后,勇和她离了婚。因为,勇发现儿子不是他的。

在大学毕业那年的元旦,敏给洁寄了张名为“红豆衫”的明信片。红豆衫上的颗颗红豆,像一个个燃烧的灯笼,亮的耀眼。

明信片的背面,敏写着:“想念!新年快乐!”

当洁看到明信片的那一刻,瞬间,泪涌满了眼眶,但她竭力的克制着自己。因为是在单位,有同事在身边。

她抽身到了卫生间,用纸巾拼命的擦着泪水。

在儿子三岁的时候,洁辞职去了广州,经过几年的打拼,她赚了一大笔钱。之后,又到了上海发展,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把儿子也接到了上海上学。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过了十年。物是人非事事休,她走后,再也没有和敏联系,敏也失去了她的消息。

常联系的同学都说洁在这个世界上蒸发了,不然,怎会没有她的一点消息。其实,只有大学时最好的同学瑾知道洁去了哪里,但敏走的时候叫瑾不要告诉任何人。

在敏儿子九岁的时候,不幸得了白血病,洁从瑾的口中得知这件事后,匿名给敏寄了两万元钱。敏感激之余,到处打听寄钱的人是谁。可是问遍了所有的同学,他们都说没给他寄过钱。

敏跑上海去北京,倾家荡产,还是没有救活儿子。儿子走了,留给敏和芳的是无限的哀痛。一年后,他们又有了女儿。

日子平淡的过着,每当夕阳西下,敏和妻子会带着女儿去散步,拉家常,说着身边的人和事。一个人独坐的时候,敏偶尔也会想起大学生活,想起美丽飘逸的洁,想起销魂的那一夜。但那些都如电影里的镜头,一闪而过。很快的,就过去了。

如果不是15年后的再相逢,也许,敏会平静的生活下去。

那是15年后的大学同学聚会。洁也去了。15年,经历了许多的事,沧海已变成桑田。再也没有了青春的痕迹,再也不是旧时人,有的只是岁月的轻叹。

谁能躲得了岁月无情的捉弄?谁能忘怀那一幕幕青葱的时光?蓦然回首,空悲切!

相聚,是为了离愁,记得?还是找回什么?

酒席间,杯盏传递,笑语盈盈,同学侃着毕业后的工作、家庭和生活。

敏和洁坐在同一个桌子上,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他和她目光相遇的刹那,似乎还纠缠着往事和旧情。

敏扑捉着洁的目光,洁游离着、躲闪着。

敏端起酒杯,注视着洁:“这些年,你让大家找的好苦。来,为你的再次出现,干一杯!”说完,敏一饮而尽。

旁边的同学附和着:“敏真干脆!洁,你一定要喝了这杯,找到你可不容易啊!”

洁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后说:“感谢记得!”不一会,潮红爬上了她白皙的脸庞,眼神迷离着,像一个醉美人。

敏偶尔瞥洁一眼,心醉神摇。那一夜的情景,又浮现在他的脑海:她温柔的喂在他的怀里,他拥吻着她,坠入云里雾里。

吃饱喝足后,他们去了歌吧。大家在一起,毫无拘束的说着笑着,唱着叫着。哪怕五音不全,哪怕不成调,只要能嚎两嗓子,就抱着话筒唱着逗笑。

洁唱的是《红豆红》:“红豆美呀红豆红,绿了初春绿了深秋,红豆美呀红豆红,绿是思念红是等候,红豆迷人迷上心头,红豆醉人醉上眉头。……问君知否,问君知否?这里有天下最红的红豆。问君知否,问君知否?这里的情怀为你依旧。”

洁唱的深情婉转,眼睛潮红,歌声里有压抑不住的苍凉和无奈。

在官场混的久了,敏也常和同事朋友进歌吧,次数多了,他也学会了唱歌。他最爱唱的就是《月亮代表我的心》。

在和敏久别重逢后,他仍然唱着这首歌:“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

敏和洁都在用歌声表白着逝去的爱。同学们都听出来了,敏和洁更是心照不宣。

一份情深埋于心底,就像窖藏的美酒,时间越久越见其芬芳。尽管这份情,已不属于自己,许多人,还是愿意去品味它的清冽与甘甜。

不是吗?

这次聚会分别后,敏和洁各自留下了彼此的号码和地址。

一年后,敏去上海出差,再次见到洁。洁依然是那么飘逸,白色的宽松长裤,束腰的黑色针织衫。只是,眼中多了忧郁和感伤。

敏一眼就看出来了。

洁和敏在酒吧里吃了顿饭,聊到了别后的生活。敏从洁的口中得知,洁离婚后,依然是孤身一人,只有儿子和她相伴。

敏问洁:“离婚后,为什么没再嫁?”

“已经没了那份心情,也没了激情。”洁淡淡的说。

“是我对不起你,”敏盯着洁,眼神里纠缠着旧事。

“已经过去了,”洁只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但敏分明看到了她眼底的幽怨。

敏也知道了为儿子治病的那两万元钱,是洁寄去的。他说着感谢的话。

离开了酒吧,洁邀请敏到他家做客。敏坐着洁的车,真的去了。

敏到了洁宽大的别墅。别墅里,简单,质朴,诗意,唯美,处处都能感受到洁的气息。那么浓,那么浓!

敏到了洁的卧室,只见洁床的上方,是裱糊十分考究的红豆图。敏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洁把他毕业那年送的红豆明信片放大后,挂在了墙上。

敏看到了挂图后,只是深情的看着洁。专注的,默默的。一言不发。

所有的语言都是那么的苍白!只有一份持久的爱,在这个房间里静静的流淌着,流淌着。

当敏看到床头柜上洁儿子照片时,更是惊住了。“照片上的男孩,和他死去的儿子太相像了。”

敏好奇起来,问洁:“你儿子多大了?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这与你有关系吗?”洁反问着敏。

“冥冥中,感觉和他似重相识。”敏疑惑着。

洁和敏来到了客厅,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敏分明感到洁满腹的心事,欲说还休,欲说还休。

敏靠近洁,死死的盯着洁:“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离婚?为什么离婚后没有再嫁?为什么你的儿子和我的儿子长的那么像?”

千头万绪涌上洁的心头,千般情,万般爱啊!

从何说起,从何说起?

春归梦里人,终于来了。那是她一生的爱恋啊!可当他真的出现在面前时,只有沉默,只愿沉默了。

洁的泪,大滴大滴的落着,一言不发。

敏摇晃着她的胳臂,催问着:“你告诉我,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洁一下子扑到敏的怀里,不停的哭着,哭着。然后,她泣不成声的说:“他就是你的儿子。”

敏紧紧的抱着洁,泪流满面:“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啊!我欠你的太多了,让我用下辈子来偿还吧。”

“我从没有奢求过你偿还我什么,儿子是我最美年华里爱的见证,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磨难,我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人生,有一次刻骨铭心的爱,已经足够。有些人,是体会不到这种感情的。所以,我从没有怨过你,我只想把对你的爱,寄托在儿子身上。”

敏更紧的抱住洁,拼命的,吻着洁面颊上的泪痕。

在那个周末,洁和儿子陪着敏在酒吧里吃了顿饭,敏给儿子买了几本书和一身衣服。在酒吧里,儿子叫着他“叔叔”。他听了,温暖,心碎。

父子相见不相识,这是多么的尴尬和无奈!可又能怎样?

这就是生活,无法改变,又真实的存在着。

第二天,敏回到了所在的小城,回到了妻子的身边。生活依旧,日子依旧,可是他的心,再也不能平静。

2009.10.29

敏和洁是师大中文系的学生,同届不同班。两人是在大三时候好上的。

敏在农村,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两个弟弟读高中,家中负担太重,妹妹辍学在家,帮助家里干农活。为了挣钱供三个哥哥读书,16岁的妹妹出门打工去了。

这件事成了敏心头的遗憾,他是准备毕业后,挣钱供弟妹上学的,可是妹妹初中没毕业就退学了。他也曾挽留过妹妹,但是家中实在困难,父亲肾脏不好,不能干重活,母亲和妹妹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

洁是城市的女孩,可他偏偏喜欢上了家境贫寒的敏。敏是那种文质彬彬的男孩,话不多,喜爱看书。他第一次认识洁,是在师大的图书管里,他没钱买书,就经常跑学校的图书馆借阅。洁也经常去图书馆,时间长了,彼此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就这样,洁爱上了敏。洁可是名门小姐,父亲是局里领导,长的高挑俊秀。大一时,身后就有那么多的男生追着,可他一个都看不上。他说那些男孩太轻浮。她不喜欢那些花花公子,不喜欢他们的油腔滑调,不喜欢他们的谄媚讨好。

他偏偏喜欢上了敏这个家境贫寒的乡巴佬。许多追求过他的男生,都说洁下贱。可是洁听后,置之一笑,依然喜爱文雅的敏。

敏也喜欢洁,喜欢她的热情、大方,喜欢她独特的气质和非凡的才气。但是在洁的面前,敏又很自卑,所以,他拒绝着洁。

每次,洁邀请他逛街或者郊游的时候,敏总是找各种理由拒绝着。还有一个原因,敏在农村有女朋友芳。

芳是敏同班同学,两人是高中时恋上的。敏第一年就考上了师大,芳复读一年,再次落榜,只得回家外出打工,不时的寄钱给敏的父母,供敏和两个弟弟上学。

敏两个弟弟在读高中,只有母亲和妹妹是家中的主要劳动力。每当农忙的时候,芳就会从外地回来,帮敏的父母干农活。芳的嘴特别甜,大叔大娘的叫着。敏的父母听了,甜到了心里去。

村人都说芳是个好孩子,敏的父母也认定了芳这个儿媳妇。

敏的心里记挂着芳,可是他又放不下多情靓丽的洁。虽然芳也和他有过一段恋情,但无论是才貌还是品位,芳都无法和洁相提并论。

在两个女人的纠缠中,敏痛苦着。放下了芳,觉得对不起她对他家庭的付出。

洁经常在他的身边转悠着,拉着他去郊游,聊天,谈文学。洁是那么的飘逸,有种超凡脱俗的美丽气质,她就像童话世界里的公主,是那么的骄傲和高贵。在和洁共同营造的世界里,他是那么的轻松快乐。

洁并没有因为他是农村娃,而鄙视他,单就这一点,就足已让他感动。

他拒绝着洁的邀请,同时又渴望洁能经常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在矛盾的心境中,还是和洁走近了。

就这样,在彼此的温暖和亲近中,到了大四。

渐渐的,芳发现敏的信件少了。以前,他是经常给她写信的。芳预测到了什么。

大四那年,阳春三月的时候,芳到师大找到了敏。那次,她第一次见到了漂亮的洁。女人的心总是敏感的,她意识到,洁就是敏身边的女孩。

晚上,吃过饭后,芳要敏带她出去转转。他们走到了环城河边,芳不停的往前走,到了幽深无人的地方,芳坐了下来。敏坐在她的身边,芳猛的扑到了他的怀里,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不停的呢喃着:“我想你,想你,想你!”然后,芳又拼命的吻他,吻他的唇、他的颊、他的脖颈。敏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往上窜,他也拼命的回吻她。

两个人拼命的纠缠着,把各自融入了对方。

第二天,敏送走了芳,洁又出现在他的面前。洁说,我不在乎,只有你一天不结婚,我就有得到你的自由。

转眼毕业在即,同学们都在忙着找工作,准备各奔前程,敏和洁也分别在即。芳把她和敏的事告诉了爸爸。洁的爸爸不同意,洁劝说爸爸,说敏家在农村,你把他安排在市里,不就成了你的半个儿子了吗。敏的爸爸觉得女儿说的有道理,勉强同意了。

可是,洁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芳已经怀孕了,是敏的孩子。他的父母无论如何要他毕业后,一定回老家,和芳完婚。他们说,芳都有你的骨血了,你必须回来。

敏还是放不下洁。

他毕业前,回了趟家,找到了芳,要她打掉孩子,可是芳坚决不同意。芳把这件事告诉了敏的父母。他们气的把敏痛骂了一顿。敏的父亲说:“你要气死我啊!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小芳这些年帮咱家这么大忙,要是没有她,你能上完大学,你两个弟弟能读高中吗?你说你是要那城里丫头,还是要你爸,要小芳吧?如果你要是跟那个城里丫头走了,我就死给你看。”

可是,敏依然爱着洁,他想和洁在一起。他在准备着和洁一起去过城市的生活。这件事还是被父亲和芳知道了,父亲真的喝了农药,因发现较早,抢救及时,被救了过来。

当敏哭着在医院见到父亲时,父亲气的不停的咳嗽,撵他滚。在病床前,父亲说:“小芳已经有了咱的孙子,俺不能不讲情意。她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跑也跑不了。”父亲逼着敏,答应他毕业后回去和芳完婚。

无奈,敏只得点头同意。

敏又一次回到了大学,洁再次出现在他的身边。敏把家里逼婚的事告诉了洁。洁只是沉默,两汪清泉般的眸子里,有泪珠在滚动。

终于到了分手的时候,敏拿出了自己最喜爱的一张照片,郑重的递给了洁。洁没有接,只是痴痴的看着敏,然后说:“我不要照片,只想看你,把你刻进生命里。”

敏笑着望洁:“傻瓜,这两年还没看够呀?”说着,他把那张照片塞进了洁的口袋里。

洁是夜班车,敏去送她。

很巧,那晚,下着磅礴大雨,如瓢泼似的。当他们打的到火车站的时候,车站的广播喇叭里,播放着因为大雨,车子晚点的消息。

敏和洁并肩坐在火车站的靠椅上,静静的等着。已过了十二点,车子还是没有到。

洁说,我们到附近找个地方住下来吧。我实在困了,坐明天的车吧。

敏同意了。

仿佛是冥冥中的安排,他们就这样背着包,走到了同一个房间里。

又仿佛是生离死别,一放下包,洁一下子扑进敏的怀里,胡乱的说着:“我会想你的,永远都会想,想到死,想到老……”

敏被洁的热情点燃着,也紧紧的拥着洁,疯狂的吻她,吻她的发,吻她的颊,又找寻着她的唇。

洁比她更热烈,疯疯的回应着。他和她,发疯,癫狂。

感情的防线顷刻倒塌,他抱着她倒在了床上。瞬间,山呼海啸,波涌浪卷。

他和她化成了飘渺的云,又融合成了雨雾,潇潇的倾洒着。

此刻,她是他云间的公主,他是她雨间的王子。

灵魂和身体的缠绵,成就了一个爱情的经典。也许,这样的感受,一生只有一次。

一次,足已丰满一生。

那一刻,他忘记了芳已有了他的孩子,他忘记了他回去将很快将和芳完婚。

也许,和洁是永别;也许,还会再见面。但是,那一夜不会再来。永远。

所以,那一夜,他紧紧的拥洁在怀里,生怕她会飞走了。洁也温柔的趴在他的怀里,十足的小绵羊。

她一遍遍的吻着他。额,颊,唇,胸,她一遍遍的吻着,痴痴的,疯疯的。不厌不倦。

从此无心爱良夜!

人生能有几个这样的夜晚。那是韶光里最美的爱恋,那是不可复制的时刻。许多人明明知道,一夜后,也许是陌路,但是还是要抛洒所有的深情和爱恋。

因为有爱,有情。一切不和常理的事,似乎又有了足够的理由。

我们指责他们,但我们似乎又无权责怪他们。

在敏毕业的那年暑假,在父母的催逼下,敏娶了芳。几个月后,他们的儿子出生。

敏的表哥是县教委主任,借着这个关系,敏留在了教委。不久后,芳也找关系,被聘为小学教师,三年后转正。

几年后,敏由局长秘书,又升到了副局长的职位。工作如意,生活美满。

洁也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城市,嫁给了高中时拼命追求他的勇,几个月后有了儿子。两年后,勇和她离了婚。因为,勇发现儿子不是他的。

在大学毕业那年的元旦,敏给洁寄了张名为“红豆衫”的明信片。红豆衫上的颗颗红豆,像一个个燃烧的灯笼,亮的耀眼。

明信片的背面,敏写着:“想念!新年快乐!”

当洁看到明信片的那一刻,瞬间,泪涌满了眼眶,但她竭力的克制着自己。因为是在单位,有同事在身边。

她抽身到了卫生间,用纸巾拼命的擦着泪水。

在儿子三岁的时候,洁辞职去了广州,经过几年的打拼,她赚了一大笔钱。之后,又到了上海发展,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把儿子也接到了上海上学。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过了十年。物是人非事事休,她走后,再也没有和敏联系,敏也失去了她的消息。

常联系的同学都说洁在这个世界上蒸发了,不然,怎会没有她的一点消息。其实,只有大学时最好的同学瑾知道洁去了哪里,但敏走的时候叫瑾不要告诉任何人。

在敏儿子九岁的时候,不幸得了白血病,洁从瑾的口中得知这件事后,匿名给敏寄了两万元钱。敏感激之余,到处打听寄钱的人是谁。可是问遍了所有的同学,他们都说没给他寄过钱。

敏跑上海去北京,倾家荡产,还是没有救活儿子。儿子走了,留给敏和芳的是无限的哀痛。一年后,他们又有了女儿。

日子平淡的过着,每当夕阳西下,敏和妻子会带着女儿去散步,拉家常,说着身边的人和事。一个人独坐的时候,敏偶尔也会想起大学生活,想起美丽飘逸的洁,想起销魂的那一夜。但那些都如电影里的镜头,一闪而过。很快的,就过去了。

如果不是15年后的再相逢,也许,敏会平静的生活下去。

那是15年后的大学同学聚会。洁也去了。15年,经历了许多的事,沧海已变成桑田。再也没有了青春的痕迹,再也不是旧时人,有的只是岁月的轻叹。

谁能躲得了岁月无情的捉弄?谁能忘怀那一幕幕青葱的时光?蓦然回首,空悲切!

相聚,是为了离愁,记得?还是找回什么?

酒席间,杯盏传递,笑语盈盈,同学侃着毕业后的工作、家庭和生活。

敏和洁坐在同一个桌子上,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他和她目光相遇的刹那,似乎还纠缠着往事和旧情。

敏扑捉着洁的目光,洁游离着、躲闪着。

敏端起酒杯,注视着洁:“这些年,你让大家找的好苦。来,为你的再次出现,干一杯!”说完,敏一饮而尽。

旁边的同学附和着:“敏真干脆!洁,你一定要喝了这杯,找到你可不容易啊!”

洁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后说:“感谢记得!”不一会,潮红爬上了她白皙的脸庞,眼神迷离着,像一个醉美人。

敏偶尔瞥洁一眼,心醉神摇。那一夜的情景,又浮现在他的脑海:她温柔的喂在他的怀里,他拥吻着她,坠入云里雾里。

吃饱喝足后,他们去了歌吧。大家在一起,毫无拘束的说着笑着,唱着叫着。哪怕五音不全,哪怕不成调,只要能嚎两嗓子,就抱着话筒唱着逗笑。

洁唱的是《红豆红》:“红豆美呀红豆红,绿了初春绿了深秋,红豆美呀红豆红,绿是思念红是等候,红豆迷人迷上心头,红豆醉人醉上眉头。……问君知否,问君知否?这里有天下最红的红豆。问君知否,问君知否?这里的情怀为你依旧。”

洁唱的深情婉转,眼睛潮红,歌声里有压抑不住的苍凉和无奈。

在官场混的久了,敏也常和同事朋友进歌吧,次数多了,他也学会了唱歌。他最爱唱的就是《月亮代表我的心》。

在和敏久别重逢后,他仍然唱着这首歌:“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

敏和洁都在用歌声表白着逝去的爱。同学们都听出来了,敏和洁更是心照不宣。

一份情深埋于心底,就像窖藏的美酒,时间越久越见其芬芳。尽管这份情,已不属于自己,许多人,还是愿意去品味它的清冽与甘甜。

不是吗?

这次聚会分别后,敏和洁各自留下了彼此的号码和地址。

一年后,敏去上海出差,再次见到洁。洁依然是那么飘逸,白色的宽松长裤,束腰的黑色针织衫。只是,眼中多了忧郁和感伤。

敏一眼就看出来了。

洁和敏在酒吧里吃了顿饭,聊到了别后的生活。敏从洁的口中得知,洁离婚后,依然是孤身一人,只有儿子和她相伴。

敏问洁:“离婚后,为什么没再嫁?”

“已经没了那份心情,也没了激情。”洁淡淡的说。

“是我对不起你,”敏盯着洁,眼神里纠缠着旧事。

“已经过去了,”洁只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但敏分明看到了她眼底的幽怨。

敏也知道了为儿子治病的那两万元钱,是洁寄去的。他说着感谢的话。

离开了酒吧,洁邀请敏到他家做客。敏坐着洁的车,真的去了。

敏到了洁宽大的别墅。别墅里,简单,质朴,诗意,唯美,处处都能感受到洁的气息。那么浓,那么浓!

敏到了洁的卧室,只见洁床的上方,是裱糊十分考究的红豆图。敏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洁把他毕业那年送的红豆明信片放大后,挂在了墙上。

敏看到了挂图后,只是深情的看着洁。专注的,默默的。一言不发。

所有的语言都是那么的苍白!只有一份持久的爱,在这个房间里静静的流淌着,流淌着。

当敏看到床头柜上洁儿子照片时,更是惊住了。“照片上的男孩,和他死去的儿子太相像了。”

敏好奇起来,问洁:“你儿子多大了?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这与你有关系吗?”洁反问着敏。

“冥冥中,感觉和他似重相识。”敏疑惑着。

洁和敏来到了客厅,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敏分明感到洁满腹的心事,欲说还休,欲说还休。

敏靠近洁,死死的盯着洁:“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离婚?为什么离婚后没有再嫁?为什么你的儿子和我的儿子长的那么像?”

千头万绪涌上洁的心头,千般情,万般爱啊!

从何说起,从何说起?

春归梦里人,终于来了。那是她一生的爱恋啊!可当他真的出现在面前时,只有沉默,只愿沉默了。

洁的泪,大滴大滴的落着,一言不发。

敏摇晃着她的胳臂,催问着:“你告诉我,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洁一下子扑到敏的怀里,不停的哭着,哭着。然后,她泣不成声的说:“他就是你的儿子。”

敏紧紧的抱着洁,泪流满面:“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啊!我欠你的太多了,让我用下辈子来偿还吧。”

“我从没有奢求过你偿还我什么,儿子是我最美年华里爱的见证,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磨难,我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人生,有一次刻骨铭心的爱,已经足够。有些人,是体会不到这种感情的。所以,我从没有怨过你,我只想把对你的爱,寄托在儿子身上。”

敏更紧的抱住洁,拼命的,吻着洁面颊上的泪痕。

在那个周末,洁和儿子陪着敏在酒吧里吃了顿饭,敏给儿子买了几本书和一身衣服。在酒吧里,儿子叫着他“叔叔”。他听了,温暖,心碎。

父子相见不相识,这是多么的尴尬和无奈!可又能怎样?

这就是生活,无法改变,又真实的存在着。

第二天,敏回到了所在的小城,回到了妻子的身边。生活依旧,日子依旧,可是他的心,再也不能平静。

2009.10.29

三 : 一年后的重逢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这是宋代大词人晏殊写的《浣溪沙》中的名句。是呀!我们不想有离别,可生活中却偏偏充满了离别。但在离别过后,又会有一种类似失去的这种事物来补还你的空缺。

  如今,我已经是一名中学生了。在过去的六年中,我已经对每一位老师都产生了深深的情感,但这也并没有影响我对新鲜事物的接受。在我小学的六年中,有一位老师给我的印象很深。他就是我们小学的科学老师,她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当我们不听话时,她都会说她那句永不会变的台词“傻瓜”。然而我喜欢她的原因却不止是这一个。她的课,听起来从不会很困,他总是把课的内容与生活相结合,使我们不容易忘掉这节课的内容。她不时还会给我们讲些人生道理,使我们懂的更多。她还有她独特的教育方法,她从不对学生大吼大叫,而是慢慢的给他讲道理,直到他知错为止。我想,这就是传说中的“以理服人”吧!

  当我上了初中以后,我的科学老师虽然走了,但我所谓的“似曾相识”的“燕”却又出现了在我的身边,她就是我们的政治老师。她有着和我们小学的科学老师一样的性格。这又让我找回了小学的感觉。同她一样,上政治老师的课也同样不觉得困。一切,除了老师,都和以前一样。

  但是奇妙的事情有出现了,现在马上要上初二的我听说初二将增加一门新课程,叫做物理。听说用这个暑假来补习物理对我今后学习有好处。当我问到补习的老师的名字的时候,我激动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小学科学老师的名字,时隔一年,我没想到我们竟然能再次见面。

  生活就是这样,有时喜,有时奇;真的是“没有不散的席”有是“失一物,得一物”呀!

 

    吉林长春德惠市第六中学初一:米彡糕

四 : 20年后的重逢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一眨眼就20年了。今天是不2025年7月15日。我一下飞机就往怀集市实验小学奔去。坐在车里,打开窗户往外看。哇,道路两旁都是高楼大厦,人行横道栽满了花草树木,看了就让人心旷神怡。

  不用15分钟我就到达了实验小学了。一踏进校门,我突然觉得我像是缩小了似的,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像只迷路的小蚂蚁。在几个热情的小学生的引路,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六<4>班。

  走进教室,先进的仪器随处可见。忽然,听到有人叫我:“张张,好久不见了,想念我们吗?”我随着声音转过头来。一看,原来是我小学的好朋友。“你们也来啦!好久不见了。这么久不见了,就各人说一说自己的现在吧。”听我说完,诗韵就高兴地说:“我现在是一个机长,住在美国。”茵茵接着说:“我现在是一个科学家,现在正想发明一种亿能手表。”我也不赖,我紧接着说:“我现在是一位世界着名的服装设计师。我已经实现了我的愿望了。”碧珠也得意洋洋地说:“我也实现了我的愿望啦,我现在是一位世界着名的大画家。”

  当我们说得正开心的时候,被三个老人的话打断了:“你们这几位着名人士还记得我们吗?”我们把目光转到了老人身上,每个人都在回忆。忽然,洁莹兴奋地叫起来:“您们是我们小学六年纪的蓝老师,潭老师和莫老师,对不对!”我们听后就高兴地走到老师跟前,扶着老师到座位上坐。蓝老师慢慢地坐下来,用欣慰的目光看着我们,说:“你们真的很乖,没有辜负老师们的期望,都出色地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我们老少谈了几个钟头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实验小学。
 

五 : 山蒜酱汤12年后的重逢ost片尾曲 笛子插曲

山蒜酱汤12年后的重逢ost片尾曲 笛子插曲

  • 演唱:山蒜酱汤
  • 所属类型:好听歌曲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泡茶的四大注意事项-喝袋泡茶注意几点(图) 下一篇: group-group 怎么读?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