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之骄女梦溪石小说-小溪的梦

一 : 小溪的梦

  小溪,是个精灵,

  丁丁冬冬,

  唱着动听的歌去送梦,

  送给蝴蝶,一个五彩的梦;

  送给青蛙,一个欢快的梦;

  送给小鸟,一个美妙的梦;

  送给鱼儿,一个可爱的梦;

  送给宝宝,一个温暖的梦。

    三年级:孙悦涵

二 : 小狗梦溪

第六章 神秘失踪

小狗被一辆马车勾住了毛带了出墓地去,直到城堡附近才掉了下来。小狗被吊的晕晕沉沉,一摔下来,知觉全无,好一会儿以后它才慢慢苏醒回来。小狗把身上的草和泥浆都抖了下来,小狗有些不知所措,一直在草坪上嗅来嗅去。

小狗对一个铁栏杆上的红色按钮很感兴趣,一直又蹦又跳地努力碰到那个按钮。远处传来了士兵操练的声音。小狗累了,趴在草丛里休息,却被人提住后颈皮给拎了起来,急的它直叫。

“哟!是一条不错的好狗呢!”卡莉娜夫人仔细瞅了瞅梦溪,赞叹道,“只可惜是母的,但也不错!”

“夫人,您要喜欢,直接找将军去要啊!将军是不可能不给您这个面子的,您毕竟是将军夫人啊。将军一向疼爱您,怎会忍心拒绝您的要求呢?”丫鬟嬉笑着说道。

“没点分寸!别说啦,再说看我怎么收拾你!”卡莉娜夫人笑着,一把抱起梦溪,“你这小家伙,真是机灵过人,来,我带你进去瞧瞧!”(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夫人紧走几步,向丫鬟使了个眼色,只见那丫鬟把按钮一按,里边的士兵立马毕恭毕敬地出来开门,掌着嘴低声下气却又有一丝疑问地问道:“夫人,是我不好,有失远迎,怎么今日得闲来这里瞧瞧?夫人小心身子,别伤着了,我们这些小人怎受得起呢?”

“本夫人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们管了?玢儿,我们走!”卡莉娜夫人很气愤地扔下这么一句话,使得那个士兵大气也不敢喘,生怕夫人一句话就把他废了。玢儿见夫人也没太大的反应,只淡淡地一句“以后小心点,惹着了夫人,你我都受不起这个罪”。

小狗被卡莉娜夫人抱得很不舒服,不停地扭动着身体,试图从夫人的怀中挣脱出来,不自觉地伸出了爪子,把卡莉娜夫人的手臂抓出几道血痕。

“啊!!”夫人不由得惊叫起来,手一挥,把娇小的梦溪狠狠摔落在地。小狗毫无防备,被摔了个嘴啃泥,却也很快地恢复了神智,迅速地观察周围的情况。

“夫人,你没事吧?”玢儿不禁暗暗发冷汗。

“还在这里傻愣着干什么?快!把那条狗给我捉回来,它敢抓我,我就把它放到将军府里养着!”夫人咬着嘴唇,恨铁不成钢地训斥道。

玢儿有点震惊,夫人平时何曾发过如此大的火,今日怎会为了那一只小狗而动怒?她稍稍有些迟疑,但又继续夫人交代的命令。

小狗极机灵,身子一卷,溜进了密密的草丛中,浓密的枝叶挡住了视线,哪怕视力再好的人也不能一眼看到这个小家伙啊,玢儿不禁有些着急,屡次拨弄枝叶,却始终都没有看到小狗的身躯。小狗倒也不糊涂,没有一味的向前冲,只是象征性地跑了几步之后便躲在浓密枝叶的后边。

夫人不免有些恼怒:“我平时可从来没有亏待过你啊!叫你半点事儿,才手指那么大一点点,你却办不好!”

小狗很耐心地等着卡莉娜夫人的离去,直到卡莉娜夫人的背影渐渐远去之后,小狗才极敏捷地窜了出来。兴许是那由枪所散发出来的硝烟的气味引起了小狗的警惕,又或许是士兵们眼中的轻蔑让小狗受到了一丝惊吓,小狗又缩回了草丛中,躲在枝叶的背后瑟瑟发抖。

许久,周围除了巡逻的士兵偶尔过来转转圈以外,没人出现在这里。小狗安下心了。小狗的动作很轻,踩在干枯的叶子上,竟没有发出声音。

士兵穿着与草丛颜色相近的迷彩服,脚踩着用坚韧稻草做的草鞋,还缠上了些叶子,远远望去,还真像会移动的草,以至于当这些士兵踏着方步走到小狗面前的时候,都没有察觉出来一丝问题。

“嘿,埃里温!你看到没有,一只多么漂亮的小贵宾啊!它以为它藏在草丛里面,我们就发现不了它,殊不知它雪白的毛已经让它暴露了。”一个新兵见到这么一只娇小的狗,心里不免有点激动,一下子大声嚷嚷起来,召来许多士兵。小狗屡屡后退,最终被逼到了墙角,被几个士兵捉住了。小狗很不情愿,士兵的动作实在粗鲁,小狗被勒的紧紧的,以至于小狗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渐渐地,周围的士兵越来越多,都争先恐后地欣赏这只机灵的小狗。

小狗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再摆出一副抗拒的样子,装作很舒服的样子趴在士兵的身上,惹得那个士兵极为开心,不停地跟其他士兵炫耀:“你们看!你们看!这小家伙跟我多亲,看看我多有吸引力。”

小狗被抱了好久才被放下来,落在地上的感觉,比在士兵身上趴着的感觉好多了。可惜才刚刚落地,脖子上就多出了一根又粗又短的绳子,勒的梦溪连大气都喘不过来。

小狗被硬牵到了食堂里,那里的人可比刚才围观的人多多了。才刚一进门,几乎所有的士兵都站了起来,

文/希沫&隐隐

三 : 小狗梦溪

第四章 爱心集结

当曙光照耀到墓地的每一个角落时,艾尼弗揉着惺忪的睡眼出来,卡特萨牧师早已在门外恭候多时,冷笑着插着腰,“诶哟喂,今天的太阳光多好,怎么没见那些猫,倒见到一条朝气蓬勃的小狗了!”卡特萨牧师挠了挠头发,脸上一副不屑的神情,“要是我没记错的话,狗,是不能够带到墓地里面来的,要是我向手下人吩咐一下,你就可以滚蛋了!”卡特萨牧师一副懒散样,可是眼神中却透出一分犀利。

艾尼弗不经意的把手背到后面去,紧紧地把衣服抓住,“嗯······首先我要说的是,这条狗是很乖巧的,你看,从你一进门到现在,你听见它叫了吗?”

卡特萨牧师沉默了一会儿,一副气势汹汹地样子,眉毛紧皱着,刚准备开口,就被安卡利斯给打断了,“你难道没有发现吗?今年虽然说是多了一条小狗,但是你没发现,往年的那些害兽都跑得无影无踪,而那些可爱的小鸟却比往年多了不少吗?你应该看看四周,孩子们多么喜欢它,它又是多么的安静,它根本就没有影响我们!”安卡利斯尖锐的话语把刚刚睡醒的孩子们引出来观看,“所以,您不能对它做出任何伤害!”孩子们默默地点着头,赞许着,祈祷着。

“既然是这样,那么我们法庭上见!”卡特萨牧师趾高气扬地抛下这么一句话,如此气场令只图安享晚年的艾尼弗顿时有些恐惧,可就是因为这句话,让安卡利斯压抑在心底里的怒火一下子腾腾地窜了出来。

艾尼弗焦虑地在屋子里踱步,看得珍妮太太心烦意乱,“上法庭就上法庭咯,那有什么!况且还有安卡利斯在旁边的,以我们这样的经济条件,的确请不到多好的律师,但是还有安卡利斯啊,他的经济条件可比我们富裕多了,哪怕请不到顶级律师,至少还能够请到比较优秀的律师吧?”瑞丽蹦跳着跑过来,小狗很舒服地依偎在她怀里,均匀地呼吸着。(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可是······办一张养狗的证件可要七个先令那么多啊,你付的起吗?”艾尼弗托着下巴,思考道。

“这个······不是还有安卡利斯吗?他肯定能帮上忙的,别担心了。”珍妮夫人很清楚,这件事情如果摆不平的话,不仅小狗要被剿杀,而且还会牵连到自己,心里难免有些忐忑。

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让珍妮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她战战兢兢地开了门,两个官差一左一右,瞪得大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珍妮,“请您跟我们走一趟!”

“好的,请容我几分钟放好东西。”

珍妮夫人赶紧回到屋里,见到艾尼弗躺在床上酣然大睡,立马就来了气儿:“艾尼弗,你到底想怎么样!赶紧收拾好自己,去法庭啊!”

“什么?!”艾尼弗一骨碌爬起来,“怎么回事!”

“去法庭啊,梦溪的事情。”珍妮有些不耐烦了,娇媚的丹凤眼狠狠地瞪了艾尼弗一眼,就焦躁地坐在椅子上。

被召去的被告人不知艾尼弗他一个,还有店老板安卡利斯,他们两个的心情都一样,都在暗暗担心着梦溪与自己的命运。

安卡利斯临走的时候,正好撞见了小倩。

“叔叔,怎么走的那么急?”

“我要为梦溪打官司,可能需要七个英镑那么多才能够办一个准养证。”

小倩还没出声,安卡利斯就推门走了。

当法槌敲在桌子上的那一瞬间,他们都感觉到了一阵锥心的疼痛,仿佛这个锤子砸得不是桌子,而是他们的心。

卡特萨牧师得意洋洋地坐在原告席上,以轻蔑的眼光看着他们两个,嘴角歪着,一副不可理喻的样子;安卡利斯心里燃着熊熊的怒火,以同样冷酷的目光回敬于他。

“现在我们正在打击流浪犬,如果你们不选择收养它,那么,我们会实行法律程序,这条贵宾狗,也就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请你们慎重考虑。”法官面色严肃,眼里透出一丝不可侵犯的威严。

他们殊不知,当小倩知道了这个消息以后,已经开始了征集七英镑的计划。

小倩抱着一个大盒子,在教堂附近大声叫喊道:

“大家快来帮帮忙啊!只要捐出七英镑,就可以救出梦溪了!”盒子里只有十几枚一便士的硬币,和七先令相比,简直就是微不足道。

渐渐的,越来越多的孩子围过来。

“这是我一直以来积蓄的钱,是我帮邮递员送信赚到的。”

“这个是我今天中午准备多买一瓶牛奶的钱,现在我不喝了,给你。”

孩子们把给老奶奶买东西的钱;爸爸给的买烟的钱;午饭加餐的钱都拿了出来。盒子里的钱越来越多,有半便士的,有一便士的,有一侏儒的。

贫民区的孩子们向来都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一听到这个消息,个个儿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在家里翻啊找啊,把能够拿出来的钱全部都放进了盒子里。

盒子满了大半,孩子们找了块空旷的地儿坐着,把硬币一骨碌倒了出来。孩子们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钱,不禁目瞪口呆,张口结舌。孩子们两个一群,三个一团,分工数硬币。

当孩子们把所积累的硬币相加在一起以后,小倩惊叫道:“怎么办?才六英镑十八先令呢!足足还差两先令,也就是二十个侏儒,四十个便士,八十个半便士!”“这可怎么办呢?”“大家再找找吧,看看有没有遗漏掉的。”

此话一出,孩子们纷纷都到各个角落去寻找,可还是一无所获。

文/隐隐

四 : 小狗梦溪

第三章续

“你们刚刚说的话还算数吗?”瑞丽尽量忍着笑,嘲笑道。“我们刚刚有说什么吗?我怎么不记得了?是你听错了吧!”男孩子们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坐在了草地上。

“哟,有些人就知道吹牛,结果没做到,还怨别人没听清楚。”瑞丽插着腰,抱着小狗笑道。男孩们跑了起来,“快跟上!”梦溪一跃而起,不一会儿就超过了男孩们。

“前面不远处就是水塘了,我们等一会儿就绕过去,看看梦溪会怎么做!”布克提议道,“好嘞!梦溪,跑过去,别等我们!”

梦溪吠叫了两声,往前面的水塘冲去。到了岸边,它急忙停住脚步,抖了抖身上的毛,一骨碌钻到水里去,扑腾的平水面溅起了巨大水花。

“好狗!我愿意出五十先令买这一条勇敢的狗!”磨坊主朝孩子们喊道。(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这可不是我们的狗,我们无权做主,哪怕是我们的狗,我们也不会把它卖出去的!”孩子们大喊着,梦溪已经到对面的岸上了,“梦溪,回来!”孩子们大笑着喊它回来,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梦溪一脸怒容,耸着身子刨了刨脚下的泥土。梦溪吸取了老本以前给它的建议,从不会在一个地方重复吃亏,它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周围,从附近的一条小道上绕了回来,惹得大家都背过身偷笑。

“梦溪,你先去玩吧,过会儿我们再去找你,走吧!”思雨抚摸了几下小狗的颈部,懒散地坐在了草坪上。

凭着老本生前对它的教诲,那些灌木丛和矮墙对它来说根本不在话下,一俯,一蹦,就跳过去了。

梦溪时不时地钻进草丛里,惹得许多蟋蟀蚱蜢什么的,还有偶尔落到草丛里觅食休息的一两只小鸟,都被小狗给惊了出来。梦溪窜到较高的石头上,前面隐约透出一个小村庄的影子,下午灿烂温暖的阳光是小狗喜爱的其中一件不可触却看得见的东西,暖暖的,照在身上,亮堂堂的。小狗不是人,不懂得那么多,只知道太阳能带来光明和温暖。

飞奔而去,前面的小村庄离得越来越近了:木制的小屋,温馨的花桥,纤细的流水,潺潺的流水声,带来美好的记忆。

梦溪有些累了,想歇歇脚,便到小溪旁边休息。一个女孩无意间发现了正在蹭痒的小狗,许是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小狗吧,便大嚷起来,把她妈妈叫来。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包的里三层外三层,梦溪见到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倒也不恐惧,却将老本以前教给它的一些讨人喜爱的小把戏给一一施展出来。梦溪有些饿了,便越发卖力起来了,跑到女孩妈妈的旁边撒娇。

“这一定不是普通的小狗,肯定是那位太太家的狗,一不小心丢失了,把它捉走,给那些太太,还可以换两三个先令呢!”女孩妈妈把脸色一变,俯身抓小狗,小狗一个机灵,看出了女孩妈妈的恶意,便奋力一跃,跑出了她的魔爪,梦溪连滚带爬,逃出了这是非之地,气喘吁吁地跑走。

“哦,我的宝贝,你去干嘛了,出那么大汗,身上也脏兮兮的,还直发抖!盯着我的眼睛,你是怎么了?”瑞丽用手轻捋着小狗的毛,雪白的毛上沾满了汗水和泥浆。

梦溪抖了抖毛,钻到了瑞丽的裙子底下,瑟瑟发抖。冰冷的体温与厚实的毛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小家伙,怎么了,摆着一副扑克脸给谁看呢?去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回来的时候就变成这样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我帮你去揍它!”乔瑞托起哥哥的手,乔恩马上领会到了,把强有力的手举到空中,大声吼道。

小狗累了,没有理会他们,只把头靠在思雨的腿上,两只明亮的眼睛紧闭着,身子缩成一团,两只耳朵耷拉下来,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算了,我们回去吧,它也累了。”乔瑞无奈地站起身来,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梦溪应该累了,回去以后让它好好歇一歇。”

途中,梦溪蹦蹦跳跳的,丝毫没有刚才的劳累,可当经过一处的时候,小狗怔了一下,在之后的路程中,小狗走得越来越慢,眼角旁边的毛也湿了。

当他们回到安卡利斯的店里时,日落的号角正好响起,小狗颓丧的神情引起了安卡利斯的注意,“你们对它做了些什么,它竟变成了这样?”安卡利斯严厉的语言让孩子们倍感恐惧,瑟瑟发抖,“我们,我们没对它做什么,只是······”

“只是什么?”安卡利斯的语气稍稍放缓,急切地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本它还是好好地,可当我们回来时,经过一座钟楼的时候,旁边的旅馆引起了它的注意,它一直都在盯着它看,直到我们硬拽它回来,它才用嗓子低吼着抗议,抽抽搭搭的,直到现在,就是你看到的样儿了。安卡利斯先生,您可真的要相信我们,我们压根儿就没骗您,连这个想法子都没有。”乔瑞原本就胆子小,被安卡利斯一吼,更加恐惧了,原本装出来的一副粗犷样子,现在更是消散地无影无踪,嗓子细的跟个女孩子似的。

“照你这样一个说法,那么它停留的那个旅店应该就是老本去世的地方,多忠心的小狗!那么久了,它竟还没有忘!”店老板迈着缓慢的步子,从里边拿了平时梦溪喜欢吃的食物。

“你们这四个小家伙把梦溪安全送到了我这里来,我该怎么奖励你们呢?瑞丽五便士,思雨五便士,乔恩五便士,乔瑞五便士,每一个人都是五便士。这下你们满意了吧?”

梦溪正趴在椅子底下大吃大嚼着,思雨瞟了一眼,轻声说:“你们看,小狗在啃鸡骨头呢!”“真的是啊,它吃的好好啊。”孩子们感慨着,一个接一个地小声传话。

店老板听见了他们的窃窃私语,觉得在这个时候给他们看到有些不适当,便特意勾起话题,“你们知道野餐这个词吗?很美妙的。在那里,你能吃到很多东西。”

“野餐?听起来真的是很美妙呢!有烧糊了的米饭吗?有馊了的鸡蛋吗?”在穷孩子们的生活里,他们所能幻想到的只有这一些,“烧糊了的米饭?馊了的鸡蛋?你们是怎么想象出来的!真是令人惊异。在夏天,我们可以吃冰冷清凉的饮料,有草莓汁,有西瓜汁,还有很多很多,现在是寒冷的冬天,我们应该吃冻豆腐和冻鸡,那个寒彻人心的感觉,真是爽快啊!”

瑞丽很爽快地答应了,约定在下一个月的今天。

“妈妈,野餐是很美好的吧!”瑞丽期待地看着珍妮,“噢,我的孩子,你是从哪儿知道这个词语的?”

“是安卡利斯先生!他约我下个月的今天去野餐!我真是太幸福了,到时候我要带上梦溪去!”珍妮平静地看着激动万分的瑞丽,“到时可要小心啊,孩子。”

文/希沫&隐隐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上一篇: qq空间说说带图片-qq空间说说心情带图动漫 下一篇: 缘起缘灭-缘起缘灭1989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