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情场高手遇到坏女人-当高层遇到停电

一 : 当高层遇到停电

  住高层,有电梯,上下真方便。住得越高,视线越宽阔,看到的风景越多越远。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有一天停电了,会是什么情况?

  上周五,我去上学,看见门口贴了张告示:4月10日至4月12日,13:00-18:00师大检修停电。呀!楼这么高,难道让我们爬楼梯不成?这是要累死人的节奏吧!

  周五,放学后没有电梯,于是我就把书包放到了楼层低的同学家然后就户外活动去了,他家还在7楼呢。

  周六,上英语课,从18楼走楼梯下到1楼,用了将近十分钟时间,我走了半天,一看牌子:才十楼!真是气人啊,不过我自我安慰就算锻炼吧。周六20:40才来电,整个师大一片漆黑,所有的窗户都没有一点亮光,仿佛整个校园都安静了下来。不过,我20:30才下课,到家已经21:00了,电梯也运转了,我又躲过了“一劫”。

  平时备用的安全通道——高层楼梯是悄无生息的;停电了,楼梯一下热闹了起来,声不绝耳地蹬、蹬、蹬、蹬,那是住户在上下楼呀,一层17阶台阶,31层就是527阶台阶呢,我认识的一位四年级的小哥哥住在30层,还有一位同学住27层,真够他们爬的了。

  周日,还算好,16:45就来电了,看来工人叔叔提前完成了检修任务。

  我们都习惯了有电的现代城市生活,以为无论我们用不用它,它都是一直存在的。停电了,才让我们更深刻地体会到,人类生活真是少不了你呀!

    三年级:韩泽薇

二 : (二)当爱情遇到爱情,爱,一定很疼

当爱情遇到爱情,爱,一定很疼

(二)

——文:泪——

(不是吗?所有的暗恋,是一个人的事情,其实,与别人有多少关系呢?我知道,我的暗恋,只和青春里那场惦记有关,很美,也很苍白。我知道,爱情,有时,也可以是一个人的事情。现在终于明白,那场暗恋,只是我一个人的寂寞,与他,无关。)

我轻易地拒绝了逸凡。

但他依然坚持和我们三个在一起。在冰城,在有一千一百年历史文化的这座名城里,我们常常一起去那些古老的园林里玩。在松峰山,轻柔和凌风走在前面,凌风一直牵着轻柔的手,我和逸凡走在后边,若即若离。(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有时下了雨,凌风脱了上衣给轻柔披上。

逸凡也脱,我微笑着拒绝,说,不。

我对逸凡说得最多的字就是“不”。拒绝的这样坚决,我义无反顾的不给我的爱情留有退路。决绝而任性着,除了我没有人知道我的喜欢。我用含泪的微笑掩饰着爱情给我的伤痛。

情人节,轻柔拉着我给凌风买礼物。她眼光很庸俗,挑选着一些看似华丽而却无用的东西,而我说,你应该买一件东西,让他每次拿起就会想起你。

什么?她茫然。

白衬衣。你不知道凌风很喜爱白衬衣吗?

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很可笑,他爱的人既然不知道他的喜好,而他不爱的人确是如此的了解。是的,真的是很悲哀。

我和凌风对于色彩有着相似,都喜欢素色,特别白色。因为白色纯粹到几乎单一,纯粹的东西总是好的,有一种极致的美。我喜欢一切素白的东西,白到骨子里,并不知道,它也是最不耐脏的,稍微染上杂物或颜色,就是一生的痕迹,永远不可能洗掉。但还是喜欢。那么美丽到极致的东西总是我想要的。

那天,我和她仔细的挑选着白色的衬衣。

她执意要买杂牌子,而我说,就要最好的,YKsuit的。没有那么多钱,她淡淡的说。我知道她有,她只是不想为凌风花费这样多。我掏出自己的钱,戏谑着说,算我资助你的,不用还了。

我掏出八百元钱,那是我的生活费,我想,我将撒一个谎,再向父母再要八百来。爱情就是这样,你可以为它撒谎。而我曾是个那么讨厌谎言的一个人。

那天晚上我们四个人又在一起,天很凉,我们在一个叫局外人的小酒馆里喝酒。凌风感动的眼睛都红了,这件价值不菲的国际品牌白衬衣让他非常满意。他送给轻柔一个手链,上面刻了他的名字。

他们相拥着喝酒,并且在我和逸凡的面前发誓,一生一世不分离。

我几乎落泪,此情此景,如若换成我,真是天长地久有尽时,此爱绵绵无绝期。

我渐渐喝多,一是感动,而是惆怅。我喜欢的男子,他给别的女子买了手链,想天长地久地好合,我算什么,寂寞丽人心。

那天酒很烈,我吞了一杯又一杯,逸凡看得心疼,拉着我去吐。

后来我终于醉了,凌风和轻柔也走了,我再也听不清什么,趴在桌子上,动弹不得。耳边有个声音小声说:丽君,何必这样苦自己?其实,爱情到处都有。

我记得他抚摸着我的长发,眼泪掉在我的头发里。

我记得他说:丽君,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再也不能,再也不能了。

多情又作一番愁,此处哪关风与月?

我被逸凡背起来,直接回学校,那是我与一个男子的第一次肌肤之亲。我想挣扎,却没有力气,我想说,放下我,却留下了眼泪,弄湿了他借给我依偎的肩膀。

第二天,我们四个人又聚在一起,每个人脸上都嘻嘻哈哈,可我知道,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我感受到了轻柔脸上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芬芳,凌风总是会伸出手去爱怜的抚摸一下轻柔的小脸。逸凡注视着我,我浅浅的笑着,轻声问他:逸凡,我喝多了没有非礼你吧?说出以后,连自己都觉得唐突,唐突的感觉不是我自己。

冰城的春天,就这样翩然而至。

但我依然是寂寞的。我们仍然去园子里玩,天下起了雨,凌风把衣服脱下来给轻柔披上,那个细微的动作让人心酸。我坐在凉亭,远远的看着他们亲昵的说着话,我想,有时,晚了一步,就会晚一生。

不知什么时候,逸凡站在了我的身后,他说:好多寂寞是需要分享的,他是一件灰色的头纱,会让人颓废的窒息。

我默默的流着泪,莫名其妙的微笑着。

早春的园子,有我的伤逝,远处的人不知道,而在近处的逸凡,却不是我爱的。他有着俊朗并温和的容貌,高高的个子,喜欢微笑着,没有凌风身上那种流浪的气质。那时,我多么爱着一个叫凌风的男子。他拿起画笔来给轻柔画像时我充满了嫉妒。但我面对轻柔时却又要强颜欢笑。我在别人的爱情里尝着什么叫甜蜜。

那时的我只有十七岁,为一份暗恋焦头烂额。尽管,逸凡会站在我的窗下,给我送来我爱吃的那些小吃,但我知道,这个人不是我爱的。

未完待续

三 : (三)当爱情遇到爱情,爱一定很疼

(三)

——文:泪——

(我的爱情,是隔着一层华丽而透明的玻璃看过对方一眼,当把玻璃推倒,碎了一地,那碎玻璃,曾扎碎过我的心,仅此而已。)

轻柔不是一个专情的人,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但没有想到她移情别恋的如此快。世上既然有瞬间产生的迷恋,就不应该有瞬间的移情。

我无法做到否认轻柔的美,每次她都这样问我,丽君,为什么我会如此的美丽?这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里散发着自恋到底的光芒。

后来,有一天,凌风来找我。他脸色如此的憔悴,神态颓废,眼里有着心碎。我以为他病了。(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你病了?我问。

他黯然的摇摇头。我们走在校园,天微雨,早春正释放着不是很张扬的绿,我不喜欢这样的绿,有一种难言的尴尬与等待,好像春天没有完全绽放,缺少了极致的美,于是,就像绿褪了色,是没有成熟的春天,不好看。

这是我与凌风第一次单独在一起,我明白是为了轻柔。

轻柔和一个学兄的事情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现在,这个中文系的才子站在我面前,潸然泪下,他声声问,声声叹,不断的用眼神问着我,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下雨,校园内人极少,我们坐在树林旁的凉亭里,他无声的流着泪,肩膀一抖一抖。我走过去,他揽住我,把头埋在我胸前,压抑着自己的哭声,继续着悲情。

我颤抖着,不知所措。怀里,是我喜欢的那个人,距离这样近,但心的距离却这样远。帮帮我,他说,我真的爱她,离不开她,她是有妖气,丽君你知道的,但我还是要她,连同她的魂与身我都要,我无言以对。

这个梦中有的拥抱,是以这样的形式降临的,也许只有几分钟,他掏了纸巾,然后有些腼腆的说,对不起,对不起,你看我,这样的冲动。

他又恢复到了彬彬有礼。我看着他,离他如此的近,近得可以看到他脸上细微的所有我曾思念的一切,他如雕塑一样,每笔都刻画着美,这样的忧伤,眼里有着寂寞的神情。那天,我们就这样一直做了好久,谁都不再说话,听着雨声。

天黑下来,我们走出校园,去附近吃晚餐,要了几个小菜,凌风说,你陪了我一天,算我请你吧。回去后,轻柔竟在校门口等我们。她怒视着我,说丽君你好卑鄙,连朋友的男友你都要抢,大声的说着难听的话。

我无从解释,无从说明。眼泪刹那间滚落下来,凌风跑过去,连声说,不是,不是的,轻柔,你误会了。轻柔不听解释,挽住凌风说,我错了,凌风你原谅我吧。原来,那个学兄,又有了别的女孩。轻柔现在才晓得了凌风的专情,就又回来和他和好,得知我和凌风出去,便有了醋意,便有了失去他的惶恐。

她哪里知道,我们一直说的是她。爱她的这个男子心里没有我的位置。她不知道,我和凌风说,放心,我会全力说服轻柔回到你身边。

那个晚上,我一直垂泪,哭得那样绝望伤心。那个晚上,月亮好美,我好孤单。之后,我决然的搬离了201宿舍,和另一个女孩子调了宿舍。从此,我与轻柔成为陌路。

尽管凌风来找过我,说了又说,求了又求。我只是摇头,我知道我已无法做到原谅她。我们四个,从此不再在一起。

少了我,逸凡也自然也做了退出。

此时,离毕业已经不到半年,逸凡天天跑来找我,每天提着小吃,气喘喘地跑上来,但我心里并无几分感动。宿舍里的女生都说他是我的男朋友,我无力辩解,只是轻轻的摇头,说:不,不是。

偶尔我们会去操场上散步,我独自想念着梦中人,他坐在我的身边。但他真的是很细心,知道我爱吃糖炒板栗,每次买来栗子,都会一粒一粒的剥开给我,然后说:油乎乎的,你的手这样好看,不舍得弄脏了你的手。

我不提轻柔和凌风,他也不提,我们偶尔遇到,如同路人。

凌风和逸凡依然来往,但因为我和轻柔,我们在毕业之前四人再也没有聚过。

凌风为了避嫌,即使遇到,也尴尬的错过眼神,我唯有心酸。所以,如果他遇到我和逸凡在一起,我就会张扬的笑着,坐在逸凡的单车前,放肆的让风吹乱我的长发,然后和逸凡暧昧的亲昵着。

但这不过是演戏。

逸凡一次醉后问我,丽君,告诉我,你还要暗恋一个人多久,你还要等多久?

我的眼泪,就这样落了下来,也落在了他心疼的眼里。

聪明的他,这个后来考取了计算机系的高材生,什么不懂得?托福考了全校第一的人。

但他说,他留下来,等待,春暖花开。

【未完待续:】

四 : 当亲情遇到爱情

看着熟悉的风景都随着汽车的前进而倒退,又一次离开踏上奋斗的途中,就连汽车上的音乐也十分应景,一首《在路上》引起无数共鸣!

一大早为了担心他没有电脑复习考试,早早的起床把电脑送给他。他常常说,粗心大意的我,粗心到对他的事从不上心。

妈妈一大早由于昨天的超负荷劳动,腰疼的毛病又犯了,但还是拖着疲惫的身体做早饭,还是每一个房间敲门起床吃饭。

不免觉得自己的自私,

经常有这样的问题:爱情与亲情哪个重要?

答案无非是:亲情, 同等,爱情,没有可比性……(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回答亲情的人,其心系于家毋庸置疑!

当爱情与友情划上等号的时候,这种天秤真的是平衡的吗?无从考究!

回答爱情的人,不论是对是错,但真的需要一种勇气。

无论是哪一种答案,其实只有自己了然!

在爱情面前,似乎所有的原则都是限制!在爱情面前,似乎所有的习俗都是迂腐!

在爱情面前,似乎父母所有的关爱,不是爱,而是碍!阻碍的碍!

我们常常会因为所谓地爱死你去对抗家人,甚至恶语相向!害怕外人地一句话击垮了苦心经营的爱情。

是吧所谓海枯石烂的爱情,就那么不堪一击?

对抗亲情唯一的筹码无非是家人是不会选择离开。。

在爱情面前,所有的算计都成了柏拉图爱情的一种高端解释。

在爱情面前,父母所有的争取成了柏拉图爱情的一种低俗玷污。

那个能陪一起走的,答应陪你白头到老的难道不回毁约?那些说好一起白到头,谁9能保证她不会偷偷焗了油?

此文,仅是个人言论,无针对,仅仅是个人反思!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囚禁舞姬替身弃妃-《囚禁舞姬:替身弃妃》番外:舞阳的使坏 下一篇: 关闭显示器会断网吗-笔记本关闭显示器会断网吗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