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爱可以重来-Tumblr投奔雅虎:有多少十亿美元可以重来?

一 : Tumblr投奔雅虎:有多少十亿美元可以重来?

过早出售与广告攻势会毁掉Tumblr原本更好的未来

  10亿美元的报价放在眼前,有多少人会拒绝?

  昔日的互联网巨人雅虎曾经数次开出过10亿美元的支票,而收购对象都是初出茅庐的小公司;虽然看起来前景光明,但当时却基本没有盈利模式。面对雅虎开出的10亿美元天价支票,这几家公司最初也曾经心动考虑过;但令雅虎感到讶异的是,后生们随后“无礼”地拒绝或者坐地起价,导致谈判最后一拍两散。

  在这些10亿美元的流产收购案中,后悔的结果都是雅虎。这几家狂妄的后生创业公司,后来都成长为互联网巨头,如今市值与影响力甚至远远超过了雅虎。这份令雅虎感到遗憾的10亿美元收购未果清单中包括了eBay、谷歌、Facebook及Yelp。或许,如果进入了雅虎体系,这些公司也不会有今日的成就。

  最经典的案例是在2001年,雅虎曾经以10亿洽购当时还没有盈利模式的谷歌,佩奇和布林开出了10亿美元的报价;当两周后雅虎开始认真商谈收购细节时,这两位28岁的年轻人居然报出了30亿美元的新要价,令雅虎当时的CEO勒梅尔非常不快。如今谷歌已经成为一家市值3000亿美元的互联网巨兽,而雅虎的市值还不到300亿美元。

  这些年来,雅虎高层不断更换,业务浮浮沉沉,从硅谷最有权势的公司衰微为一家普通的互联网公司。似乎他们最成功的业务,就是2005年斥资10亿美元获得了阿里巴巴集团40%的股权。这笔交易给雅虎带来了十余倍的回报,阿里的股权成为了雅虎最有价值的资产。阿里耗费了数年努力,才在去年以76亿美元的代价换回了20%的股份。而这笔巨资,也给雅虎带来了急需的重建资金。倘若雅虎能够以11亿美元收购Tumblr,还得感谢杨致远留下的这笔交易遗产。

  去年Facebook斥资10亿美元收购图片社交应用Instagram,似乎给互联网行业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促使着资金雄厚的互联网巨头加大加快收购新兴创业公司的步伐。拿下Instagram之后,Facebook不但在移动社交领域强化了竞争优势,还招安了一家用户过亿的未来竞争对手。从未来战略布局的角度来看,这10亿美元算得上是物有所值。即便是在最后时刻,Twitter董事长杰克·多西仍有意介入竞购,只是Twitter财力不及Facebook才无奈作罢。(由于是现金加股票的支付形式,Instagram收购交易的最后价值在7亿美元左右)

  回到正题,雅虎对轻博客Tumblr 11亿美元的现金报价看似巨额,但对Tumblr创始人大卫·卡普来说,却很难说的上是个好交易。在收购方面,雅虎可以说的上是“黑洞”,Geocities、Flickr、Delicious,诸多原本蒸蒸日上的公司在被雅虎收购之后,都因为雅虎内部的漠视与短视,最后不可避免失去了光彩而陷入困局。Tumblr能够逃脱这个“收购黑洞”吗?

  雅虎斥资36亿美元收购的网页托管服务网站Geocities曾经是全球第三大网站,仅次于AOL与雅虎。但1999年雅虎收购之后的一系列短视举动,让大批用户倒戈离开:雅虎先是发布了新服务条款,规定雅虎拥有网站上的所有权利与内容,包括图片等媒体文件(吐个槽:这听起来很像是国内网站的做法);然后又因为Geocities尚未盈利,雅虎开始实施收费托管服务,严格限制免费用户的流量,随着个人网站费用的不断下滑,Geocities终于江河日下,在2009年被迫关闭。雅虎的36亿美元打了个苦涩的水漂。

另一笔相似的交易是,2005年,雅虎斥资3500万美元收购创办只有一年的Flickr。

  图片社区Flickr是雅虎黑洞吞噬的又一家“曾经的明珠”。2005年,雅虎斥资3500万美元收购创办只有一年的Flickr。这一交易当初被视为一场双赢游戏,Flickr希望从雅获得更多资源支持,得到更好的发展空间。而致力于提供全方位互联网服务的雅虎则希望借助Flickr提升自己的图片服务体验。但在Flickr成为全球最大的图片社区之后,急于盈利的雅虎又再次推出了付费模式,对免费用户设定了严格的流量限制(最初每月20MB)。

  在谷歌收购Youtube之后不断投入填补亏损,换来Youtube当前发展的同时,Flickr却在雅虎的旗下一直背负着沉重的盈利压力。雅虎的财政危机使得公司无法为Flickr提供更多支持,Flickr必须实现自负盈亏才不至于被雅虎所抛弃,而盈利又是以牺牲普通用户的体验所换来的。在Facebook成为用户主要图片社交网站,iPhone等手机成为用户主流拍照习惯后,雅虎仍然没有任何应对的举动,对Flickr的漠视和短视达到令人感慨的程度。如今的Flickr已经成为精英小众的摄影网站,雅虎也失去了移动图片社交这一重要的未来资产。

  看到前辈的沉沦史,不知道Tumblr会有怎样的感受。这家成立五年的轻博客网站,投入雅虎的怀抱真能换来更好的未来吗?目前Tumblr已经成为一个轻博客平台,上面有1.05亿个博客,月访问量达到3亿人,每秒新增900篇博客,每天有12万新用户。他们已经累计融资了1.25亿美元,投资人包括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Spark Capital等风投。年初曾有消息称Tumblr计划融资8500万美元,但后来未有完成融资的消息,或许是因为资金短缺,Tumblr才愿意考虑雅虎的报价。

  和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一样,Tumblr创始人、年仅26岁的大卫·卡普也曾经致力于打造最酷的产品;正因为如此,Tumblr才和Facebook一样,一度强烈抵制在网站做广告影响用户体验,坚持数年才因为财务压力推出页面广告。Tumblr去年5月才开始出现广告,半年多时间已经实现1200万美元营收。凭借着庞大的用户量和访问量,Tumblr如果真想专注挣钱,这并不是一个大问题。

  但对一家以内容取胜的轻博客网站来说,显示广告的确是会影响到用户体验;如果Tumblr要出售,也应该寻找一个更好的买家,可以有充足的资源支持。雅虎并不是一家有财力雄厚的公司,虽然有阿里股份换来的大量现金,但收购Tumblr就要耗费四分之一的资金。即便Tumblr是独立运营,大卫·卡普还掌控业务,直接向梅耶尔报告。但以雅虎自己的财务业绩,Tumblr在雅虎旗下,未来会有怎样的资源支持,这将成为一个最大的疑问。

  虽然梅耶入主雅虎之后,带来了更多新变化,也着力打造新的竞争力;但从本质上说,雅虎还是一家互联网广告公司。雅虎已经明确表示会为Tumblr带来更多广告,那么Tumblr可能会离他们原先的用户体验越来越远。谷歌等待了数年时间,才将Youtube扶持为稳定的营收来源;Facebook收购Instagram之后,保持后者独立运营,Instagram可以不再考虑融资,继续做好用户体验;但那是谷歌和Facebook,雅虎有资金可以这样吗?

  雅虎收购Tumblr,或许是为了一个新兴的互联网产品,和巨大的年轻用户群,但Tumblr能给雅虎带来什么?如果想用Tumblr推广告攻势,那或许过不了多久,雅虎可能发现买来的只是个空台子。用户和内容才是Tumblr最宝贵的资产,如果因为看重眼前的广告营收,那么Tumblr只会得不偿失。

用户在Tumblr上表达“亲爱的雅虎,请不要改变我们的第二家园”

  与当初收购Geocities一样,很多用户已经威胁要离开雅虎旗下的Tumblr,这些不足20岁的年轻人并不是雅虎的用户,他们只在意Tumblr的产品是否够酷。如果体验出现下滑,Tumblr也并不是没有竞争对手。WordPress创始人马克·穆伦维格(Matt Mullenweg)昨晚透露,仅仅一个小时内就有7.2万个博客帖从Tumblr迁至WordPress。

  Tumblr前年融资的时候,估值就已经达到了8亿美元。两年之后,他们的业务不断增长,却只以11亿美元出售,对比下这两年估值急剧增长的同类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公司,大卫·卡普真的甘心廉价出售?或许只有急于退出的投资人才愿意接受这一报价。Tumblr目前的确营收不高,但他们的广告之路才刚刚开始,在这个发展阶段就投奔雅虎,将一个酷产品转型为广告平台,可能失去的不只是用户,还是未来。

  再回到历史,2006年雅虎拟斥资10亿收购Facebook。Facebook的投资人彼得·泰尔(Peter Thiel)后来回忆说:“我当时想了下,有两家公司曾拒绝了雅虎10亿美元的报价,就是eBay和谷歌。扎克伯格觉得,Facebook做的事情有很多是从未出现过的,而雅虎对这些未来方向是没有概念的,所以肯定会低估Facebook。”

  大卫·卡普几年后再看这笔交易,想起eBay、谷歌、Facebook和Yelp这些拒绝雅虎10亿美元的前辈,会不会觉得卖的太早、卖的太少和卖错了对象?

  有多少10亿美元可以重来?

二 :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微风拂面,一曲弦音徐徐飘来,

荡漾、荡漾···。

似慈母那远眺的目光,又似那久别老友的问候,

温暖而悠长。

活泼的节奏,一会儿跃上云端看海,

一会儿跳进花丛追赶蜂蝶,还会悠然的钻入胸腔,(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乖巧的藏在心肺的一角,

不肯出来。

像耍闹够了的孩子,好容易寻着了栖息地。

任你千呼万唤,故作不理不睬。

牵人魂肠的倦依,淘气又温顺。

肆意的撩抚心肺,那样的善解人意。

既让人爱怜而又想嗔斥两声。

婉转的声调还如恋人间的倾诉,

交织着恩恩怨怨,汇融成离别的情伤。

时而像鸟儿低语,时而又像花儿缠绵,

也在拨动着那心底的一丝丝颤动。一缕缕惆怅···。

漫步在琴的海,想到了花开花谢,看到了阴晴圆缺.

感叹生老病死,也拨动了藏在心灵深处的爱。

听着激昂交错的音符,沉寂的心也跟着澎湃。

交织的情绪如开了闸的溪流,

带着压抑的眼泪,倾泄、再倾泄···。

做了多少年轻的梦,模糊间犹能记清.

白头发的老爷爷,弯腰奶奶走路的身影。

还有老槐树下那从没有讲完的故事,

还想听,想再听···。

青青的草地,涌来了儿时嬉戏的孩童,

打呀闹呀的样子,装作生气的情景,

就像···,像那逾飘逾远的风筝。

同学的争论,对理想认识的不同,

互相挖苦的时候,虽然年少也会心痛。

谁谁的成绩好,有时还会眼红。

毕业了,再见吧,

一个个流着泪的相拥。

哭吧,哭过了明天就要各奔西东。

青春的冲动,变成了狂热的疯,

化简了的方式,凝聚了对爱的憧憬。

牵手勇渡爱情河,信誓旦旦说永恒。

繁琐的方程,并没有读懂。

没有结果的答案,还有那眼角的陌生。

带着遗憾告别,只怪岁月太匆匆···。

琴声缓缓循入梦,

梦中的人儿未相逢。撕心裂肺的哭喊,

谁在听,听不清。

多少次的擦肩而过,

换来了抱憾终生。

是虚伪在作怪,

是故作清高的心在欺骗眼睛。

是纠结于伦理,

还是违背良心的决定。

等都不成为理由的时候,

血肉与灵魂已埋葬于土中。

哭吧,远去的梦。

笑吧,颠倒的万花筒。

总是等到累了才知道亲情宝贵,

总是走到绝境方明白此路不通。

总是倦了才想到回家,

总是失意才想念初衷。

原著作者,不也先生

三 :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1958年,我出生那天,在北京,妻子也呱呱坠地了。那年,岳母41岁,她生在安徽,在四川长大,父亲是泸州一位律师。结婚老照片上,岳母穿着白色婚纱,清丽丰润,身材不高,但特有气质。

岳母在青岛读的中学,后来考上重庆大学会计系,1947年毕业时已30岁,到南京一家医院作会计,翌年和在上海银行工作的岳父结婚。1950年岳父调北京后,她在北京一所中学当老师。

妻子说,她出生后,正逢全民大炼钢铁运动,父母白天和晚上都要忙,只能把她放床上,没人照看。结果腿有了病,医院也没好办法。母亲毅然辞了职,和9岁的哥哥轮流背着她,四处求医,费尽周折,最后是一位中医治好的。

1961年,岳父从北京调到陕西一所高校工作,岳母以临时工身份,先在校财务处、工会工作,后去校幼儿园当老师,1985年以工人身份退休。学校里小时被她照看过老师、教授、处长,见面都叫她罗姨。

文革中,妻子哥哥下乡插队,1972年被招工,到上海实习时,意外身亡了。这对岳父母的打击,可谓天塌地陷。22年前,哥哥生于上海,谁能想到,又会从那里离开人世。他的骨灰,以后的数十年,一直放在父母的房间,陪伴着他们。桌上放大的黑白照片上,他憨厚、聪慧、年青的面容,也永远在对父母微笑。(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我们有孩子时,岳母已74岁,儿子一出生,就由她照看,晚上也和她睡,直到上初中才分开。在孩子身上,她倾注了全部的爱和寄托。岳母心脏不好,孩子睡梦中抡小拳头,碰到她胸口,老人会难受,要好几个小时才能缓过来。1996年到1998年,我在北京学习。妻子在高校做研究生招生工作,忙的时候,一早出门,很晚才回家。两年中,就是靠岳母——一位年已80岁,体重不到80斤的老人,在帮衬撑着这个家。

我们一起生活了22年。家里的缝缝补补,全是岳母在忙。她常年穿一件改过的旧蓝工作服,洗的泛白,多处都起了毛边。我和妻子有时对她生气,与她争执,全是因她对自己太节俭的缘故。但汶川地震,岳母捐了两次款,总数比我们都多。家中至今留有一些小本子,是九十年代她用旧报纸空白处裁钉的,上面工整地记着广播、电视上讲的有关健康、生活方面的事,不管我们是不是心不在焉,总趁闲空时说给我们。

2007年,孩子上高中住校了,岳母也进入了鲐背之年。她体重降到70来斤,吃的食品都必须打成碎末;心脏病、糖尿病、严重的脱肛等也伴随着她。但岳母仍是坚持自己做日常事,不让帮忙。总是说,等哪一天我动不了再劳累你们。

哪一天也终于来了。2011年5月,岳母感觉不适,身体发冷,体温到了39度,血糖反而转低了。医治后,好了些,烧也退了,但她不愿住院。我们知晓老人的心情,没有勉强。

从网上,我们买了一麻袋的纸尿布、纸尿裤,购置了奶瓶等老人用品,做了长期伺候的准备。但岳母的身体衰弱很快,

一天夜里,我听到岳母屋子里传来异样声响,赶紧披衣去看,发现她半躺在床上,脸上表情很难受,手哆嗦的厉害,因血糖低缘故,握着一把勺子想挖瓶子里芝麻粉吃,但怎么也控制不住,弄的瓶子砰砰作响。我赶紧帮她,但岳母嚼得很困难,眼里都难受的有泪。我去厨房弄了糖水,喂她喝,前后喂了两次。她好了些,轻声说:“我过去有事从不麻烦你们,养儿防老就指的现在,我也没多少天了”。

我鼻子发酸,说不出话。岳母拉着我的手,在左右脸上各贴了会,然后亲了一下。

岳母,岳父,还有早逝的哥哥,合葬在了凤栖山,近四十年后,他们永远在一起了。过去清明祭祀时,岳母常喃喃自语的话是:“小申,找到你爸爸没有,他腿不好,你要扶着他”。

老人走了,家里空荡了许多,和妻子从外面回来,再没人等你了,不用再招呼叫一声“妈”了。她房间里一切依然,只是再也听不到那声清脆的小刘、小燕了。也没人再絮叨、叮嘱,把广播电视里听来的养生知识说给你听了。

我们打开她的箱子,妻子小时玩过的布娃娃,儿子出生时剪下的胎发,哥哥下乡时留下的《赤脚医生手册》、理发推子,她八十岁生日时,我从北京写给她祝寿的信,我们给她买的,她从没穿过的新衣服,等等,都被一一收放在里面。那些旧日的往事,经过岁月的沉淀,一张张又铺展开来,几十年了,都是她全身心对子女在付出,而她从病犯到离去,给我们最后报达的机会还不到20天。

中国人内敛,我们也没有想到岳母走的那么快,至今,让我和妻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在老人清醒时,说爱她,拥抱她,和她做最后的告别。

要后悔的事还有很多,岳母想回南郊老房子看看,在那里她住了快50年,有诸多的往事和记忆。我们答应了,但总有这原因或那顾虑而没能成行。近在家对面的公园,只由妻子陪她去过一次。我想买辆轮椅,好常推岳母去公园走走,岳母不让,也就没坚持。现在想来,岳母最后的半年间,对一切充满了留恋,每天很晚才睡,似是不愿和这一天告别。她喜欢坐在我们旁边,听我和妻子、孩子说话,眼睛里流露出无限的疼爱,不时会轻握或抚摸一下我们手或肩膀,但我们当时都没有太在意。

我和妻子沉浸在深深自责中。

一天,朦胧中,我在房里见到了岳母,是她七、八十岁时的模样,我很惊讶,也怕是梦里,但我伸出手去,确实是她老人家,我紧紧抱着她,叫着:妈!妈!妈!惊喜不已。这种情景,持续了好一会,后来,我还是醒了,发现双手抱着的是我自己的身躯,终究还是梦啊!

我想起了母亲。她故去时,是1981年底,我大学毕业前夕。追悼会上,我难受,但哭不出来。一人静静独处时,想到再也没有了妈妈,想起和她相处的日子,想起她对我说过的话和做过的一件件事,特别是想到自上小学后,竟好像没有留下一张与母亲的合影,内心真是崩溃了,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30多年过去,我两鬓已白,比母亲年纪都大了。

当老人还健在,你回到家能叫他们一声时,那种幸福,那种当儿女的快乐,只有在他们永远离开后你才能体会到,而父母对你的心,对你所付出的一切,也只有你在当了父母,经历诸多事后,才能深刻的体会和理解。一代接着一代,一代替一代还账,这是一种传承,也或许是一种宿命。

七十年代末,有篇小说,叫《勿忘我》,写一对男女爱情故事。后来,还拍了电影,但改变的广播剧,更感动我,至今还记得其中这样几句歌词:

啊,你这淡淡紫色的小花。

你把一切给了我,

可是为什么,

自己什么都没留下。

…………

世事变迁,白云苍狗。而今,这类电影、电视剧、小说里的情节,对我来说,已不再复有少男少女时的感动。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我们已经不相信很多东西了。不过,也有一个几乎没人提出异议的例外——那就是深深的父母之爱,“把一切爱都给了儿女,自己什么也没留下”。这句话,他们当之无愧。

有时,我仰望夜空,仿佛觉得,逝去的亲人化作了星辰,就在那天上,父母们始终在默默地注视我们,关心我们,不舍我们。

听过一首歌,歌名叫《有多少爱可以重来》,生活中,我不知道有没有答案。不过,美国著名作家菲茨杰拉德说:这世上有成千上万种爱,但从没有一种爱可以重来。沉思中,我想,这成千上万种爱,就算不可以重来,应该还是能从别的地方多少得到弥补,只除了一种,那就是我们对父母的爱,永远无法弥补,永远无法重来。

父爱如山,母爱如水,珍惜拥有,就是珍惜永远!

四 :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那一声巨响,恍如隔世。

在黑幕里,散落了火色的梨花……

搬开老房那儿,整整有十年了。新房子很漂亮,也很宽敞明亮。可是这十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旧时那地方。怀念那里的白墙黑瓦,怀念那里的伙伴。我做梦都会梦到夏天的荧火虫;冬天的香松果;我和一群伙伴追逐嬉戏,晌午的时光在记忆的影象中化作六边形的光圈……

如今,我也只能在回忆时偷偷牵动嘴角,而每次想到那里的风景,我就不得不让思绪延续下去,直到它遇见一个人。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开始学会抽第一根烟。现在想来,那时只是好奇,和几个朋友躲在巷子里,把烟吸到嘴里又吐出来,觉得好玩而已,实则浪费国家烟草资源。

记得有一次,大家闲得无聊,便拿我开起了玩笑。几个伙伴要我发誓,无论下一个经过巷口的人是谁,我都必须娶这个人为妻。儿时刚学会誓言,好象总喜欢找些事情来打赌。那次,我寡不敌众,像被按了手指印的杨白老,只好听天由命,任天摆布。(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这是我儿时玩过最无趣,印象最深的游戏。可是,却改变了我许多事情……

时间流逝得好慢,慢得我敏感的视觉可以去放慢每个人的神情和动作。我当时很忐忑,我怕经过一个男人,或者一个老奶奶从这里经过,我就会被他们笑话一辈子。

没有来得及让我胡思乱想,巷子口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她经过巷子口,看着我们这群古怪的男生,莞尔一笑,那双眼睛大大的,泛着光,妩媚动人……

第一次见到她,从此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也许是把哪个承诺看得太重,每次看到她,都觉得她是自己的新娘,于是害羞得说不出话来。

很多时候,我可以看见她的身影,有时穿梭在跳皮筋的女孩们中,有时候也会和我们这些男孩一起烧那些日久附着在树段上的菌。她可能从没有注意过我,那时侯,我们这些男孩都一个样,蓬头垢脸的。而她,每一个微笑已经牵动我的快乐。

一年后,我和父母举家搬离了那儿,搬离了巷子,搬离了那些快乐的童年时光。我坐在大卡车上,透过车后的玻璃往外望。伙伴们自顾自打闹玩耍着,没有人注意,他们其中一个伙伴已经离他们远去。我想,在这个城市里,我们谁也不会记得谁。

我稚嫩的面孔都挤在车玻璃上,在她的窗口留下了遗憾和眷恋……

我们不会再见面了吧!那,只是个玩笑吧!当初开这个玩笑的伙伴都忘了,谁知道呢!

转眼四年过去了。家里的条件逐渐好起来,新家豪华气派,可记忆里的老房子一直抹不去,让我倍加思念。好几次吵着闹着要搬回去,当然,最后总是不可能的。

有许多时候,一些熟悉的面孔会在脑海里浮现,可大多数人,日渐模糊了,怎么也记不起来。那个誓言,没有人在提起,我也渐渐淡忘了。

初一的时候,我有了FRIESTLOVE。那女孩叫旭,她出生的时候阴雨绵绵,他父亲为她取了这个名字,是希望她的一生会有九个太阳陪伴她,不会再让她感受寒冷。

我们是同班同学,每次看到她,她冰艳的美丽让我从来都只敢站得远远的,似乎她一出现,世界就被封存了,美极了却又有些怕人的孤寂。回家的路上,看见停靠路边的汽车,我总会在附着薄薄灰尘的车窗上“写”一句:“我喜欢你,旭!”然后写上自己的名字缩写,好象既怕她看到,又怕她看不到。

初一下的时候,旭曾被班里几个男生欺负,我自然出来维护她,结果放学后被人打了,眼角和嘴都破了。旭在一旁吓坏了,怔怔的看我,那眼神,满是惶恐。

回到家,妈妈急得也不问怎么回事,就把我送去了医院,结果眼角逢了3针,嘴边逢了2针。

第二天到学校,因为刚受伤,体育课老师让我在一旁看别人玩,我孤独的心情难受极了。

“对不起~”身后一个声音轻若蚊吟。

回过头,我看见旭站在那里,依旧怔怔的看着我,可是这次,眼睛里盛满了泪水。

这三个字,是旭对我说过的第一句话。

那次事后,我和旭常常走在一起。那些日子很幸福,是因为有旭吗?每一次这样问自己,我都会偷偷的笑。旭开始为我每天带早饭,她说是顺便。我每次都很有礼貌的说“谢谢”,而她说“不用”。

有一天,旭对我说:“以后不要对我说谢谢了,好吗?”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后来一次篮球赛,我们班输得很惨,当我垂头丧气的走出球场时,旭一如既往的跑到我面前,微笑着看我。

“干什么,你来嘲笑我?!”

“怎么会,全世界的人笑你,我也不会!”旭说。

“谢谢”

“我说过多少次,不要对我说谢谢!”旭从口袋里掏出纸巾给我。我接过,这次没有说谢谢。

球场的人渐渐散去,橙黄的太阳把我和她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旭,我可以抱你吗?”

“什么?”旭被吓了一跳!

“我说~”我鼓足了勇气,“如果你不嫌弃我现在一身臭汗的话……”

我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旭已深深扎在我的怀里,我感觉到她在流泪,但一定是因为幸福,因为我这个笨蛋终于开窍了的缘故。

和旭在一起,整整两年。可是和她之间最亲密的举动不过是牵手和拥抱。我们纯洁如雪,只要小小的感动就能让彼此辗转难眠。

她让我陪同着看流星雨,结果两个傻瓜冻了一晚上,连一颗流星都没有看到。第二天晚上,我买了许多烟花,点燃在她的窗前。她哭哭笑笑,又像个傻子一样。

有时候,旭会问我会不会离开她。我说不会。

我也问她“那你呢”,旭却不回答!

初三的时候,旭的父母准备送旭去国外读书,听到这个消息时,我一点担忧都没有。我以为旭是不会走的,她会为我留下来。现在想来,呵~我以为我是谁!

后来的一个星期天,旭和我去看了电影,是那部风靡一时的《铁达尼号》。旭哭得一塌糊涂,我也轻轻陪着落泪。散场后,旭一直在那儿哭,最后,她艰难的说要去多伦多。

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没有……

她决然离开我,留下一句“对不起!”

我一直记得旭对我说过的第一句话,只是没想到两年后的今天,说得最后一句话,也是这三个字。

清场的老头远远吆喝着:“喂,走了,走了,散场了!”

是啊!该散场了!

火车和我去路摊喝了很多酒。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什么都没有问我,我也什么都不用对他说!

我第一次喝醉,没把胆囊吐出来。难受极了。在路边的一棵树下,我开始反胃作恶,眼泪被熏出来。之后一发不可收拾。我终于大哭了一场。

第二天火车说,昨晚我在大街上游走,看到停靠的汽车,就在车窗上胡乱写些什么,他说看不懂写得是什么,我也不记得有这么回事了!

中考的压力悄然而至,在忙碌中忘却了悲伤的颜色。我空前的用功起来。爱情,我不想再要!

中考得了不错的成绩,父母很开心。奖我200元钱去吃麦当劳。而那晚,我买了足足两袋子烟花,跑到旭的窗前。那里已经人去楼空。

“一种蛾眉,下弦不似初弦好。

庾郎未老,何事伤心早?

素壁斜晖,竹影横窗扫。

空房悄,乌蹄欲晓,

又下西楼了。”

我知道,旭再也听不到我念诵的这首《点绛唇》了。

各式烟花开始争奇斗艳,在半空中撒下所有的依恋……

初中是在市四读的,高中依旧考入了市四。当高中生感觉很不一样,同校有许多初中生,看他们放学后窝在角落浪费烟草,觉得很好笑。

上了高中第二个礼拜,我莫名做了个梦。我突然梦见了许多儿时的伙伴;梦见了老房子的一草有木;我还梦见了她,那双眼睛,大大的,泛着光,妩媚动人。

七年了,当这双眼睛又赫然入梦,让我勾起了儿时的记忆,那个游戏,那个誓言,原来没有忘记,而只是被冰封了七年!

第二天上学浑浑噩噩的,一晚上被那个梦搅扰得神志恍惚,骑着车都险些睡去。到了学校,像往常一样弯下腰锁车,可那一刻开始,宿命和我开了一个玩笑……

好象冥冥中有种力量,让我又遇见了她。我看到她,犹如看到梅杜莎的头,全身僵硬了。她更漂亮了,变了很多。但那双眼睛依旧未变,要不是昨晚的梦让那双眼睛重回记忆,我幸许根本认不出她来。我不得不相信这是事实,不得不相信这种冥冥中的力量。她是曾经经过巷口的女孩,我曾以为会是自己未来新娘的女孩~

我打听到了她的名字,但我喜欢叫她UIU。

我写信告诉UIU,我要和她在一起。她把我当疯子,不折不扣的一个疯子。

难怪,我像从天而降的一个外星人,突然告诉人家“我认识你八年了”。

UIU不相信我所说的,觉得我在编故事泡她。其实,后者是真的,前者却是她的误会了。

我开始想屎壳郎一样忙碌,只是一个为了堆粪球,而一个却在堆积回忆。

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在她身边周旋,虽然她始终觉得我在骗她玩,但30天的时间让我们互相认识了,做了不错的朋友。UIU说,她觉得和我之间有些东东很奇怪,她说不出来但感觉得到。

那是一个双休日,我约UIU去看电影,她欣然答应了,我和她坐上江南特有的三轮车,心情有些紧张。

“师傅,环城西路!”我说。

“喂!不是看电影吗?怎么去我奶奶家那里!”UIU疑惑的看着我。我微微一笑,不多说什么。轻轻闭上眼,捕风捉影般去追寻过往的点滴。

须臾,颠簸的小石路告诉我,目的地就要到了。我睁开眼,终于又看到了阔别已久的旧居。七年了,好奇怪自己在忙些什么,为什么都不曾回来看看。

“陪我看看……你奶奶家附近吧!”我本想说“我家附近”的,可是又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恩!”她点了点头。

黑瓦上的青稞,白墙角的湿苔,都在诉说这条巷子的古老和未衰。泥土中传来涩涩的味道,我贪婪的呼吸,像只濒临死亡的鱼。

左手道三条大胡同,延伸之下是四通八达的小巷。我熟悉这里每一条路,每一个转弯角,每一个暗道。所以,我有些喧宾夺主,远远的走在前头。

路过四号弄的巷口时,我本能的停了下来。我看到道旁每年都开的菌蓝草,星星点点。很多年前那些伙伴说笑的影音又在这里突显突灭,他们在开一个男孩玩笑说,下一个经过巷口的人,是他的新娘……

“喂~你干吗?”UIU用手在我面前晃了一下。

我从幻觉中回到现实,又看到她站在巷口,那双眼睛,大大的,泛着光,妩媚动人。

“这里……是你说的地方?”UIU问我,“当初,我也是在这个地方吗?”

我点点头。

四号弄底有一排长长的木板,日久腐烂,生出许多木菌。我怀恋起小时候,和伙伴们一起烧木菌的快乐时光,可能现在不会有人这么做了吧,大家都长大了。

“你还会来烧木菌吗?”我说。

UIU一惊,似乎有人闯入了她童年的秘密。天知道,我还知道多少她的过去,其实这些,不算什么!

一路轻车熟路的来到UIU奶奶家楼下时,她眼睛中又一次显现出惊讶。

楼底的白墙上,被乱七八糟的涂满了字。这些都是不懂事的孩子画的。我在左上角看到一排模糊的字迹,显然被利器划过,看不清写了什么。

“有钥匙吗?”我回头问UIU。

UIU诧异的看着我,递给我一串钥匙。我拿起一把极细小的,在白墙上重重刻了几笔。原先模糊不清的字迹立刻恢复了原型:

你是我的新娘!

不知不觉,我落泪了。这七年前被我随手涂鸦的稚气话语,却被我在今天重写,那么认真,那么坚定的信念。

“你究竟是谁?”UIU眼中也有了泪花,我相信,她终于意识到了和我之间那奇怪的感觉是什么,面前的我应该是那么熟悉。她当然知道这儿七年前都写了什么,如果我没猜错,那些字迹,是被她用利器刮掉的。可是,眼前的我让时光倒流了!

我上前,轻轻揽她入怀!

这是一个童话。

和UIU的缘分是天注定的。我想,不会有人了解。离实现自己曾经许下的诺言越来越近时,心中是怎样的喜悦。

我们一起登上高山,在庙里为彼此祈福;在莲花庄划着轻舟。快乐的时光数着数着就会多得晕旋。

我开始相信天上住着神,很慈祥的神。我想,UIU真的会成为我的新娘的,为什么不呢!这是宿命,从七年前她出现在巷口开始,就注定!

我记得一些事情,无疑都是刻骨铭心的……每次想起都好疲惫!

UIU爱溜冰,爱极了。她修长的身材,五年的舞蹈基础,让她在溜冰池里像个天使。我常常在铁栏边看着她,看得出神时,似乎周遭的人景光音都没有了,只有一束蓝色的光,合着柔缓的节奏,跟随UIU身轻如燕的滑行。

有时候,UIU会牵我的手一起溜,速度很快!她说快才刺激,我说:“但也很危险,对吗?”

她只是低头喝可乐,好象不开心的样子!

秋冬的菰城有许多美不胜收的地方。这座水乡城市有一种古典和现代相协调的美。不过我对UIU说,我更喜欢杭州,因为那里有美丽的西子湖。UIU就会生气的说:“这里有那么大的太湖,难道比不上西湖吗?”

我对UIU说:“太湖没有断桥,不能让我遇见你!”

有时候我们会坐公车,把整个菰城转一圈。菰城的公车很干净,人也很少,更像游乐场的观光车。

我和UIU就那么静静的坐着,不像别的恋人那么亲昵。我们有的只是一双手,不易察觉的相握着。阳光悄悄的钻进车里,我们会看对方的眼睛,好象身边的人比阳光更温暖。

我生日那天,UIU带来一个锦盒,说是生日礼物,却又不给我。

在老家那儿,UIU把锦盒藏在了她奶奶家的邮箱里,然后把钥匙给了我,说:“等你考上大学的圣诞节才能来拿,这个信箱我不会再用的!”临别前,UIU第一次吻了我。

但我还是有些闷闷不乐,我今天还是没有收到UIU给我的生日礼物啊!

UIU好象看穿了我的心事,调皮的说:“其实,今天我已经把生日礼物送给你了!”

“哪有?”

“猪!”UIU轻快的跑上楼梯,又转身对我说,“人家是第一次唉!”

那画面,让世界无声了……

那年冬天,唯美动人。皑皑白雪早早装扮了菰城。来迎接世纪末的圣诞。

市府在平安夜将会举行了盛大的烟花会,听说会持续3个小时,那会是怎样绚丽的一片天空。难以想象!

12月22日,我只身一人去逛街,我买了个精致的流沙瓶给UIU当生日礼物,虽然用不了很多钱,但我相信她一定会喜欢。

“嘿!”有人在身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回过头,眼前是一个气质非凡的女孩子,咖啡色的卷发,长及膝间的大衣,和一条大大宽宽的围巾。

“恩?”我觉得她有点面熟,却又一时想不起。

“KING,是我啊!”

“你是~”

“呵呵~~~你不认得我了?我变漂亮了哦!我是旭呀。”

旭?我心头被重重一击,仿佛一颗重磅炸弹从天而降,砸在我头上的,是许久未尝的哀伤。

——以后不要对我说谢谢,好吗?

——全世界的人笑你,我也不会!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一瞬间,我的脑海里开始充斥一些东西,那些说过的话,像狂风一样灌进我的耳朵。

“你……回来了!?”半天我才开口说话。

“是啊,语言课程都学完了,昨晚刚回来的,我本还打算去找你,没有想到这么巧可以遇上!呵呵~真好。”

“是啊,很巧!”我言语中的杂乱旭听不出来,她雀跃的拉着我的手臂,唧唧喳喳说个不停。

“我们还是很有缘呢!我们现在还是可以在一起的,对吗?你还记得吗?你说过不会离开我!我可是记得哦!呵呵~”

“旭,我有女朋友了!”我不想再让气氛这样下去。

刚才雀跃的旭,像遭雷击一般怔住了。

“对不起!”三年后,我终于也说出了这三个字!那种感觉让我觉得空荡荡的。

一如她当初那样决然从她身边擦肩离开时,我感受到了她的肩膀在发抖。那种痛,我尝过,我知道是真的!

12月24日,世纪平安夜。

终于到了九九世纪末,白色的圣诞夜。我和UIU步上桥头看那烟花盛会。

七彩的烟花在每个人脸上留下绚丽夺目的光彩。欢呼,掌声,她温暖的手心。我不明白还有什么是我缺少的。身边的UIU仰着头看那一片梦境般的天空。那双眼睛大大的,泛着光,妩媚动人……

12月25日,圣诞节。

说好和UIU去溜冰的,临行前,带好了UIU送我的日高滑雪帽,然后对着镜子傻傻一笑,把早早准备好的流沙瓶放进口袋。

关门离去前,电话不失时机的响起。

——喂~

——喂~KING?

——是!你哪位!?

——我火车!

——噫!是你小子。靠,现在才打电话给我,最近死哪里去了?

——呵!你先别骂我,快来FORGETBAR。旭在~喝醉了!你快来!

——喂~喂喂~

火车把电话挂了!

片刻的犹豫,我还是决心先去看看旭,我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也许上天注定让我接到这个电话,又或许,没有这个电话,什么都不会发生…一切,都会好好的……。

在FORGETBAR,我又看到了老朋友火车,也看到了睡在桌上的旭。

火车做了个手式,示意我不要惊动她。

“怎么办?”我说。

“YOUASKME,IASKWHO!?我有事先走,BYE~”

“喂~搞什么!”

火车这个没人性的禽兽!

我终还是把旭送回了她的住处,在出租车里,旭的面郏温烫,紧紧贴在我的胸膛。有那么一瞬间,我突然开始感动,我想,是因为和这个女孩之间,有一份珍贵的初恋吧!

安顿好旭,我匆匆走了。UIU还在溜冰场等我,失约可是UIU最记恨的事。

阳光城溜冰场外人声鼎沸,有两辆救护车从我身边开过,呼啸而去。我在不远处看见了火车。

“这么巧!”我说。

“巧你个头,你怎么丢下她出来了!”火车劈头就骂。

“我送她回家了,我和女朋友约好来溜冰的!”

“你小子有女朋友了?我以为你和旭还有续集呢!你女朋友呢,让我看看。”

“她在里面,我一会去找她!~”

“里面?里面没人了。都被疏散出来了!”

“疏散?干吗?有怪物啊!”

“呵呵~不是!有个女孩溜冰时出了事!送去医院了!”

“怪不得我过程看见救护车开过去。”我边说边四处张望,寻找UIU的身影。

火车看我找得满焦急,就问我,她穿什么衣服,他可以一起帮忙找。

我说:“白色!”

“白色?”火车面色凝重。

“怎么了,你脸色不好看啊!”

“KING,也许是我发神经病,不过,我得告诉你,那个出事的女孩~那女孩好象,也穿了白色的衣服!呵呵~也许是巧合!”

我和火车一时间都没有说话,“不行,我要去医院看看。”

火车和我拦了车直奔医院。一路上,我呆若木鸡,脑子里一片空白。

在空灵的病房里,我终于看到了我不想看到的事实,那种打击犹如无形的重拳把我击倒在地,很久,都没办法起来。

她在我面前安然的睡着,不说话,不看我。

一切消逝得好安静,只有心电图久久的扣击,无济于事的回荡……手中的流沙瓶在我和UIU身边摔成无数晶莹的碎片,那支离破碎的形状,也映射我的心~

[结局篇]

在这座大学城里,我又遇见了久违的烟花。那么灿烂,那么壮观。而你呢?UIU,我会习惯的去牵你的手,可为什么每次都只是空气。那天的伤痛延续了这么久,让我至今无法说服自己,一切就这样结束了。这篇回忆录是为你而写的,你看见了吗?也许一开始我就错了,老天给我的不是宿命,而应该是劫难吧!

两年过去了,无论当初如何的无法接受,现在想起你,不用伴随那灼人的泪水了,不需要了~我已经考上了自己喜欢的学校,今年的圣诞节我终于可以回老家去取那个锦盒,那里面,有你想对我传达的讯号吗?那应该是来自另一个国度的呼唤吧!

12月25日是欢乐的圣诞,也是你的忌日。老天爷和你开了个黑色的玩笑,却要我来承受每年这个时候,给你祝福和泪水的混杂。每年圣诞,我会放些烟花。让那五彩的火光,带着我的思念去伴随寂空中孤单如我的你。我还是会去老家那里,而且每次都坐三轮车,感觉你好象在我的身边。你奶奶家的窗已经破旧很久了,也许,他们已经搬走了这个伤心的地方,这个你从小快乐长大的地方。

CD机里,轻轻传来那首《走在红毯那一天》,提醒我你是我今生娶不到的新娘。

空中,又升腾起一朵紫色的烟花。

那一声巨响,恍如隔世,在黑幕里散落了火色的梨花。

那一刻,繽紛綻放的,仿佛都是你的笑臉,那雙眼睛,大大的,泛著光,嫵媚動人!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希望公司提供的支持-三餐美食为附近的美食外卖提供软件支持 下一篇: word如何使用分页符-如何使用word对学位论文进行排版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