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尘

一 : 尘

当你来时,我微笑!

捋一捋领襟,

拉一拉衣角,

充充岁月,有你真好!

当你离时,我扶墙靠!

点一支香烟,(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放一张碟片,

听听流年,忆昔点点!

若无此缘,我于忘川河!

写尽三生石,

采遍彼岸花,

红尘滚滚,与你相盼!

一世相见,三千数回眸!

今又!

失却不见昨日缘!

徐子杨 2016年 3月 30日 作

二 : 尘

她是王朝唯一的公主,那年她十六岁,已出落的婷婷玉立,娇美动人,安静、洁白、美丽,是这位王族公主独特的气质,就像十六年前她出生时那天晚上的月亮。名“焉惜”。

潘大人是国王多年战略上的盟友,今年他得像往年一样来王宫进贡,带来的无非是一些珠宝玉器之类的物品。

“您好吗?公主,最初见您的时候是九年前,那时我第一次来王宫,您才七岁呢。”潘大人向她微微的一鞠躬,面带笑容地说。

她并不奇怪他的出现,这是王宫的花园。

她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表示回礼。

“听说陛下特别为您在大王宫中建造了广寒殿,宫殿建成以后,就很难见到您了。今天能再次见到您,真是三生有幸。”他英俊的脸上依旧带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虽生长于异邦,但这位潘大人身上却无蛮夷之相,倒生的俊雅非凡,气质也称得上是温润如玉了。(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公主并不说话,只是礼貌地别过这位谦和的潘大人,径自离去,罗裙飘逸,步履轻盈,美丽的侍女紧随其后。

广寒殿用最昂贵大理石砌成,共两层,白玉石铺成地板,走进去的那种凉,顿时能穿透你的灵魂。殿内除了白,很难发现杂色,不是那种简单的白,这种白,透着寒,渗着冷,你甚至可以用鼻子闻出它冰凉的味道。豁达的殿堂除了几根精雕细琢的浮雕柱,无其他摆设,这倒是给玉壁上的浮龙腾云留了更多瑕想的空间,好在它们双目无睛,不然指不定哪天真腾空而去了。

宫殿二层的房间很少,公主的香闺却极大,精心设计的布局让略显宽阔的房间看上去大方,且温暖舒适,几扇大窗都把窗门扣的严严的,把窗纱拉的紧紧的,就算没有阳光照射,室内照样明晃晃的,可阳光还是能从隔着露台的水晶帘钻进来,春风惹得帘子清脆脆的闪。

风,阳光,水晶,让人不去想象都难。

一盆被精心照料着却说不上名字的青藤如少年旺盛的青春,生的盘根错节;又似多情的女子紧紧依偎着情郎般附着宫墙向上延伸;有的则绕着洁白的护栏缠缠绵绵,透出碧绿的光彩。

又是白色,一袭白裙衬托着主人的曼妙身姿,焉惜公主站在露台上,秀发轻挽,露出修长脖颈,裸在白裙外的双肩在温和阳光下如水晶般剔透玲珑。

广寒殿处王宫较高的位置,公主能看到王宫大部份景色。她眯着双眸,似是而非地望着远方。

她在风景里,风景却不在她眼里。

她喜欢这么站着或坐着,静静地呆上几个时辰。

四周凄凉凉的,荒芜的只剩一片灰色,空气里渗透着股浓烈的怪味,刺得她睁不开眼来,阴冷的风啸啸地吹,吹乱了秀发,吹起了单薄衣衫,她光着脚,任凭冰凉的黑色泥巴弄脏美丽的双足和洁白的罗裙。她用双手提着裙子惊慌失措的四处乱走,分不清东南西北,又仿佛永远走不出这死灰般的苍凉。

她本是个喜欢安静的人,但是现在,她听到唯一的声音就是自己因为奔走的喘息声和毛孔的呼吸声,恐惧铺天盖地向她压来。

这时,另外一种声音由远而近,打破了死一样的沉寂。她不由自主的往那个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心里又是害怕,又是期待。

那个声音在她面前愕然而止,她看到一匹黑色的俊马上一个高大英武的男人。

男人身着凯甲,像战场上的将军,风尘仆仆,刚毅冷峻,他没有下马,用锐利的目光看了她一眼,她也正瞅着他。

“你的马呢?”将军突然开口问她,声如宏钟音般坚定冷酷。

“我的马?”她神思恍惚,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在问他。

半晌,将军没有说话,看着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她,冷冷的眼光渐渐变得充满了怜惜之情,将军伸出宽大厚实的手掌握住她的手,像握住了一个世界,却只轻轻用力就将她带上了马背。

公主从梦中醒来,宛如清晨渗着甘露的百合花,月光如情人温柔的眼神洒在她身上。

几个夜晚,她去了同样的梦境,做了同样的事。她迷恋她的将军,想找到自己的马,想一辈子都不要醒来,一辈子在他的马背上,靠着他,任他带着自己去任何一个地方。

她起身,拨开水晶帘,忍不住看着那株四处延展的长青藤,突然,一种莫名的稳痛也在她心中蔓延开来。

三年后,潘大人率领的百万大军攻克了王朝坚固的城墙,大王宫十二道厚厚的宫墙挡不过一个男人邪恶的野心。

他占领了王宫,也占有了美艳绝伦的王后。

从此以后,公主还是公主,王后还是王后,王朝不再是当年的王朝,潘大人的铁骥没有停止地占领和侵略,新的王朝越来越强大。

战争过后的人们不会因为谁是王朝的主人而改变他们对生活的向往,他们只希望有一个强大的政权,保护他们的生命,就算是孜然一身,也不想处在水深火热的战乱中,成王败寇,灾难无一幸免,但至少不是挨打。

新的国王保留了公主的宫殿,但这里已经不再是以前他无法驻足的禁地了。

她真正长大了,容颜如玉,肤若凝脂,秀发如微动的波浪轻柔地洒落香肩,就这样不施粉黛,也娇艳欲滴。

让他痛心的是,她对他始终冷若冰霜。

新的国王说:“我来看你,你却不肯跟我说半句话。”

“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那双美丽的眼晴深深的打动了我,它是如此清澈又如此智慧。”

“你那忧郁的气质就像是从前世带到今生来的。在你七岁那年,我就感觉出来了,你与生活在你周围的人不同,你的味道让我无法再平静地生活下去。”

“但是你占领了我的王朝,杀了我的父亲,污辱了我的母亲,你毁了这里的一切!”她冷冷地,带着恨地,“你回去吧,去过你那穷凶极恶,荒淫无度的生活,继续你的残暴向外宣战吧,你会得到你应有的报应。”

王说:“你的父亲他把你关在这个小屋子里,就想让你远离他的生活?远离外面的争权夺势?远离这个尘世的纷纷扰扰?我告诉你,他和我一样,嗜酒,爱女人,但他不爱战争,所以他灭亡了。”

王接着说:“但他却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改变不了你的本性,你冰冷冷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火焰般不甘于寂寞的心,纯情它掩饰不了你内心的野性和欲望。焉惜公主,相信我,我们是属于同一类人。我不会强迫你,我会等,等到你真正爱上我,我深信不疑,会有这么一天。你依旧可以在这小屋子里自娱自乐,但是你要清楚,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包括你。”

他的话气败了花容,他没管,罢袖转身离去,留下空荡荡的她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

她清楚的记得三年前,胸口那阵莫名的刺痛,或许这一切早已注定,她逃不了,有什么比失去国家,失去至亲至爱的人更让人痛苦呢。

大王宫似乎比以前更热闹了,经常会有一些身着华丽礼服的达官贵人出入。黑夜女神降临,王的寝宫依旧歌舞升平,酒精中欢笑的男女,富丽堂煌,玫彩夺目的宫殿……

这一切让战争的阴霾看似不复存在。

第二年秋,城里的人们欢呼雀跃着,他们在欢迎凯旋归来的军队和观看军队带回来的一名特别的战俘。据说王派出十万精锐,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攻下他固守的城池,并俘虏了他。王欣赏他,希望能将其归于旗下。但他宁死不屈,王又舍不得杀他,只好把他关进监狱。

夜的黑幕盖不过胜利之国的华灯丽彩,今晚这里又将歌舞升平,英雄如酒,美人如玉,人们都在庆祝着军队的凯旋。

月光白如雪,透着丝丝诡异的魅。公主站在月光下,优雅的倚靠着护栏。安静外表下那个颗心此时早已翻江倒海了。

“他是一个国家的俘虏,却是另一个国家的英雄。”她心里想。

侍女为她做好了睡前的准备,见她若有所思的站在那里,不敢去打扰。

突然,公主转身披上斗蓬,鞋都没穿就跑出了宫殿。

监狱里铺的石头远不及宫殿里华丽毛毯和光滑大理石踩上去舒服,而且还刺得她脚好生的疼。她命令狱卒打开牢门,她要见他。 [1] [2] 下一页

三 : 尘

尘世万千繁华喧扰

落入凡尘愿其飞舞

泪飘洒记忆的纽带

漂白了生命的年轮

人生凡尘坠落无声

飘洒飞舞人间天涯(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上一篇: 银行上半年工作总结-银行上半年度资金管理小结 下一篇: 5英寸是多少厘米-小米Max2将配备6.44英寸屏和6GB运存:5月抢?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