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里佩奇-拉里佩奇发表公开信 G is for Google

一 : 拉里佩奇发表公开信 G is for Google

  以下为拉里·佩奇的公开信《谷歌创始人就改革公司架构发表公开信》:

  11 年前 Sergey 和我写下了最初的创始信,“Google 不是一家普通的公司,我们也不想成为普通的公司。”这句话的另一层含义是,你可以期待我们在“看起来更具投机性的领域放下赌注,哪怕与我们现在的业务相比有点奇怪”。出发点是,我们一直努力利用我们的资源,做更多、更重要、更有意义的事情。

  我们当年做了许多看起来很疯狂的事情。很多疯狂的事情现在有了数以十亿计的用户,像 Google Maps,YouTube,Chrome,和 Android。我们没有停止脚步。其他人眼中的疯狂在我们看来超级令人激动,这些事我们仍在尝试去做。

  我们一直相信,公司随着时间推移会对现状感到舒适,只做出微小的改变。但在科技产业里,革命性想法裂变出一个个新爆点,你需要保持不舒适才不会落伍。

  我们公司如今运营良好,但我们认为公司还可以变得更明晰、更可靠。因此我们创造了一家新的公司——Alphabet。在我得力伙伴、总裁 Sergey 的帮助下,我将担任 Alphabet CEO,对此我非常兴奋。

  什么是 Alphabet?Alphabet 可以说是一系列的公司。最大的一家当然是 Google。新的 Google 会更苗条,其他离互联网产品较远公司将被纳入 Alphabet。离的较远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在健康领域的尝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Life Science(葡萄糖感应隐形眼镜),Calico(研究长寿)。总而言之,我们相信这么做能带来更多的管理维度,原本与互联网不太相关的项目现在可以独立运作了。

  Alphabet 的创立,是为了让各家公司在强力领导人和独立性下繁荣发展。总体上说,我们的模式是为各子公司找一个强力的 CEO,而 Sergey 和我则会为他们服务。我们会严格控制资本和任务的匹配,保证各个子公司都能很好地执行。我们也会保证每个子公司的 CEO 都是最好的,并为他们确定薪酬。另外,新架构下我们将以各子公司为单位汇报经营情况,Google 也将提供自己的财务报表,与其他 Alphabet 业务分开。

  这一新的架构将会使我们有更多的精力关注 Google 内部一些特别的机遇。Sundar Pichai 是我们的关键人物。我很喜欢和 Sundar 一起工作,他可以把我本来会说的事情说得更好。在上一年的十月份,当 Sundar 承担了我们互联网业务的产品和技术职责后,他就开始了非常快的进步。Sergey 和我对 Sundar 的进步和奉献精神感到非常的激动,因此我们和董事会都非常明白,是时候让 Sundar 成为 Google 的 CEO 了。

  我感到非常荣幸,在 Google 出现轻微退步的时候,能够有这样一位人才接任要职,而这一更替也让我能够有精力树立更加远大的志向。我已经花了非常多的时间,通过我所掌握的任何方式,帮助 Sundar 和 Google,我也将会继续保持这一习惯。Google 正在开发各种各样的新产品,我相信 Sundar 将会继续关注创新,继续扩大 Google 的边界。

  Sundar 非常关心我们能否持续在核心使命——集合全世界的信息上大步前进。最近我们发布的 Google Photos 和 Google Now 等基于机器学习的产品就是极大的进步。除此以外,Google 也有很多业务正在独立运作,比如 Youtube。Susan Wojcicki(Youtube 的 CEO)干得非常好,她不仅能够运营一个优质的品牌,还能够让它不断实现惊人的增长。

  我和 Sergey 执着于开始干一些新的事情。Google X 实验室将会被囊括在 Alphabet 旗下,这是一个进行新尝试的地方,比如可以运送货物的无人机 Wing。我们也将把努力发展 VC 投资作为新架构的重要使命。

  Alphabet.Inc 会替代 Google.Inc 成为公开交易实体,所有 Google 的股份将会被自动转换成相同金额和权益的 Alphabet 股份,因此 Google 也将成为 Alphabet 的全资子公司,现有的两支股票——GOOGL 和 GOOG 将会继续在纳斯达克上运作。

  对于 Sergey 和我,Alphabet 的成立将会是 Google 激动人心的新篇章。我们很喜欢“Alphabet”这个名字,Alphabet 即字母表,代表着人类最为重要的发明——语言,也是 Google 搜索的索引!除此以外,Alphabet 也可以写作 alpha-bet,意味着投资回报高于基准,这是我们一直以来奋斗的目标!我还想强调,Alphabet 将不仅仅作为一个拥有子公司关联产品的品牌,还将独立发展属于自己的品牌,保持独立性。

  以下这些事情是我们非常期待的:

  1. 完成更多伟大的事业;

  2. 着眼长远;

  3. 让优秀的管理者和企业走向繁荣;

  4. 给予我们发现的机会和资源充足的投资;

  5. 提高现有业务的透明度和监管力度;

  6. 让 Google 在更广阔的视野下也能有更好的表现;

  7. 作为上面所述目标的结果,我们希望尽可能地改善更多人类的生活。

  还有什么能够做得更好?当然我们非常愉悦,能够与 Alphabet 这个新的大家庭中的各位共事。别忘了,我们也在努力适应这个新的名字!

  Larry Page


【请搜索微信“今天的科技新闻”加关注】

二 : 谷歌CEO拉里-佩奇在太阳谷峰会上谈隐私问题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7月14日上午消息,谷歌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在参加太阳谷峰会时与其他业界高管探讨了隐私问题。

参加此次峰会的媒体和科技大亨就自己相关的业务展开了沟通。而作为一家靠搜集用户上网数据赚钱的公司,谷歌对隐私问题的态度十分引人关注,更何况,该公司还推出了谷歌眼镜都搜集更多数据的设备。

据与会人士透露,佩奇7月9日在太阳谷峰会上表示,谷歌十分重视隐私问题,并对解决问题的方案进行了阐述。

“他保护数据的决心是发自肺腑的。”参加今年太阳谷峰会的艺术家普莱德·温肯沃德(Pride Winkenwerder)说,“我认为他很了不起。”

佩奇还在会上提到了无人驾驶汽车等项目。但谷歌发言人拒绝对此置评。(书聿)

三 : 拉里o佩奇谈谷歌I/O大会 遭到抗议很正常

网易科技讯 6月27日消息,纽约时报在谷歌I/O大会之后对CEO拉里•佩奇和Android负责人桑达•皮恰进行了采访。谈话内容涉及方方面面,但主要议题包括跨平台、Nest智能家居和Google Plus几方面。以下是采访主要内容:

谷歌希望引领多屏世界

纽约时报:今天的其中一个主题是,Android将不仅仅是手机平台,它将横跨多个设备。对于谷歌服务于不同的设备,你有什么样的长期愿景?

拉里•佩奇:这是一个很宽泛的问题。我们一直在谈论多屏幕的世界。我想它最终会是跨越许多不同类型设备的一个平台,最重要是用户体验良好。从手表、电视、笔记本电脑到平板电脑,再到手机。但我觉得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希望我们的产品拥有很好的体验,对于用户有意义,对于开发人员可以轻松进行开发。

纽约时报:多屏世界又有何用处?

拉里•佩奇:我现在越来越多的时间花在手机上,不过要是有大屏幕可以接在手机上就更好了。我们现在已经为此做了努力,比如Chrome的标签同步,可以横跨多种设备访问电子邮件的能力,你也许认为这些事情不重要,但是如果你每天使用100次那这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了。

桑达•皮恰:我也认为我们只是在初始阶段。今天,计算主要是让事情自动化。但从我们告诉电脑做事情,到电脑真正可以自动做事情还有一段路要走。例如,如果我去接孩子,如果我的车知道我的孩子已经进入车里并自动改变成适合他们的音乐,那事情就太美妙了。

纽约时报:那这条路上的障碍是什么?

拉里•佩奇:像任何事情一样,说永远要比做容易。

纽约时报:你是否担心越来越多的设备连接到谷歌会造成隐私问题?

拉里•佩奇:我认为互联网和移动设备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改变。而且我们都感觉到了这种变化。每个人都知道他们的生活会受到影响,只是不太知道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因为我们还没有使用这些东西,还有很多的不确定性。但我想我们最终会搞清楚。我们正得到越来越多使我们受益的产品、服务和技术,而且使生活得到显著改善。当我们做到这一点的,人们就会明白我们做的原因,不过这是未来的事情了。

Nest肩负生态系统重任

纽约时报:谷歌最近收购了Nest和Dropcam。但同时卖出了摩托罗拉。你对谷歌构建硬件的方法有何想法?

桑达•皮恰:当拉里和谢尔盖创建谷歌搜索时,最让我吃惊的事情之一是所有人都在使用它。我们殷切希望我们的服务能够被每一个人使用。这本质上意味着我们需要与合作伙伴合作。这是我们做一切事情的基本准则。

拉里•佩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服务可以在iOS上运行。

桑达•皮恰:我们做硬件的时候,我们认为我们需要引导整个行业,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开发Nexus。理论上我们坚定地致力于开发大规模的生态系统。

纽约时报: 那么Nest和Dropcam怎么融合进入这样一个生态系统?

拉里•佩奇:Nest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团队。10年前我就已经有了家庭控制的设备。我安装了各种各样的东西,但它们并不好用。这是一个新兴的市场。我认为Nest能够引领该生态系统。在早期阶段,我们看到的是这样。

桑达•皮恰:Nest是一款垂直整合的智能家居产品。但我们仍会支持其他的智能家居产品。

纽约时报:收购Nest的部分原因是旨在改善谷歌的硬件能力吗?他们擅长硬件,是你需要他们的专业知识为其他谷歌硬件进行服务吗?

拉里•佩奇:很多人都这么说,但我不认为这是主要动机。这是一家相当昂贵的公司。他们有很多的产品线,这对我们非常重要。如果我们用其他事情分散他们的精力,没有很大的意义。 我们得到的Nest是一个完整的、能够运作的公司和其品牌处在一个重要的新兴领域,他们做的非常好。

Google Plus发展前景光明

纽约时报:Google Plus怎么样了?

拉里•佩奇:我认为Google Plus上正发生有很多事情。我是它的一个忠实用户。你可以看到一些演示,展示其如何与Chromecast互动。这是让我很兴奋的事情之一。该服务已经大幅增长。它是一个大型的服务,并不断成长,我们使它一天比一天更好。

纽约时报:你认为“社交”的重要性还跟两年前一样吗?

拉里•佩奇:是的,可能更重要了。我们有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社交社区。人们忘记了我们能够通过了解你的人际关系,使我们的服务更好。这些都是对于我们作为一个公司深刻而重要的事情。

遭遇抗议很正常

纽约时报:我想问一下有关谷歌形象的问题。大会中有很多抗议活动。

拉里•佩奇:我们在旧金山,所以这种事在我们意料之中。旧金山有丰富的抗议历史。在一定程度上,我们正在被用来作为一种吸引眼球的东西。对于对C.I.A.抗议我理解,但对公司抗议我不明白。作为一个大公司,我们在为一些目标努力。但我认为人们对科技的担心也属合理。 (秉翰)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上一篇: 肺炎链球菌疫苗-肺炎链球菌疫苗:肺炎链球菌疫苗-简介,肺炎链球菌疫苗-再接种问题 下一篇: 雨中的故事作文-雨中的故事作文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