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到库的尝试无效-尝试到它的源头去

一 : 尝试到它的源头去

尝试到它的源头去

文/鱼石散人

从一粒米饭开始

尝试到它的源头去

我看到了梨耙、土箕和禾桶

看到了水碓、米筛和饭甑(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看到了父母辛勤劳作的身影

从一块腐乳开始

尝试到它的源头去

我看到了翠绿的豆荚

看到了篙抟、豆筛和磨盘

看到了豆腐块在禾草上长出了白毛

从一头猪开始

尝试到它的源头去

我看到了池塘中的水浮莲

看到了猪食桶、大铁勺和杀猪刀

看到了猪皮鞋、猪鬃刷和皮衣

从一切事物开始

尝试到它的源头去

我看到了山顶洞

看到了沱沱河

看到了甲骨文、屈原和鲁迅

因为知道了源头,所以感恩

所以更加珍惜,我感觉自己

此时,正与万物融为一体

二 : 从生存到存在的尝试

从生存到存在的尝试

文/邓忠胜

什么才是生存与存在?或许一切存在都是一种生存,抑或是生存本身就是一种存在。从本质来说,存在只是生存的一种证明,而生存才是存在的推理,也即是说存在是生存的最高价值肯定,真正形而上的生存。从这点来说生存要比存在更显得惨悴一些。

存在作为一种标示并已经存在着,在本质上其意指的方向就成为一种朝向,但又不具备确切的方向性。而意指的实现是事件再加工的结果。也即是说我们都只是作为存在的仿效者,同已存在或是即将存在在事件之中具有相同的行为。但终归来说,我们的存在都是存在的一种特殊存在方式,于普遍之中得到特殊化。人的特殊就在于能够根据存在而从单纯意义上把握到存在的实质,从而更进一步明确纯粹的存在方向。

关键的问题在于,每一个存在都包涵存在者本身及被存在者。二者是如何交接起来?凭陵人这种特殊存在方式还是因为存在本身的特殊方式?如果我们说存在就是存在者,存在者也即是存在的话,如此循环往复的规定在理智上就犯了“逻辑错误”。如此顺理成章的相应就不能够从存在者中得出什么了,也就是说存在也不过如此简单而已,即是只要有一个循环往复的规定即可。但存在只有一个,而存在者却不计其数。假若从一个存在者不能够提取对于存在的依据,那也可以从其它存在者那里作为存在的开端。

当然,我们既知存在的包涵,那么我们从另一方面就可以得出一个通常的推理,即是我们可以攫取存在者的全部内容以至于最后只只剩下存在本身。不过,如此而来的问题又不再是存在的存在本身了,无论在形式或是本质上都作了改动。(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在尼采看来“存在就是强力意志”,而“强力意志”又是相同者的永恒轮回。我想,是否可以为存在而生存,而非为生存而存在?因为我们可以将存在的本身外延化而可追溯于存在的意义,诚然生存亦可朝着意义转向而得到最根本的解答。那么也就是说生存和存在不单是停留在生存和存在本身上,而是可以跨越最艰难的思想获得另一个未知存在的艰难,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没有确定性的可能不存在探索。

但就存在来说,可以肯定地说绝非如贝姆勒说“存在也即是永恒轮回学说就意味着生存的静止。”这个不具备可靠性的裁定源自于赫拉克利特的主张,进一步毫无顾忌地阐述了尼采本人的存在观为不断流逝意义上的生成。关于这点卡尔•雅斯贝斯也踏入了“同一条河流”。实足在本质上就已然忽略了尼采本人对于人存在的真正价值取向与思考和确定。不过这也不失时机地证明了尼采本人的了不起的思考力。

我们要从生存去证明存在的话,就需要寻找到存在的理由之后生存才能够得到推理。那么就得说明存在之前就有一个存在,且存在的存在者又是如何显现的。但如此下去又不得不回到亚理士多徳的狭义形而上学观那里寻找到答案,一直不可递减地追问到最终的一个本原,这俨然是不可取的。当然,可以从另一方面入手,即是可以先设定存在的原因,存在者就是存在的存在,而生存作为存在的开端。如此而来就可以从生存逐而向存在进军了。

生存作为存在的一种原因,而存在作为生存的一种结果。原因也是存在的一种方式,结果恰如其分地成为了生存的证明。之所以能够或者要作出如此设定,是因为存在的价值不能够没有尽头地循环往复下去,循环只能是无休止的提问,根本的证明还是没有得到合适的解决。一种问题的结果不能从自身出发又回到自身,这种只会增添问题的繁复性,同时还徒劳无功。

至于何为生存的存在来说,我想存在是生存的确认,且生存本身就是一种存在。不妨这样作个比方,存在是心灵上的特质需要,生存是为存在提供特质所需要材料的肉体。在一定程度上说来存在是生存的再度肯定,而生存需要这种肯定,更需要比自身更高的追求。相对于生存而言,存在比生存深刻得多,但凡是存在的存在者都怀揣着的敬畏,一切的发生都是为着寻求最高价值而准备。我相信,这最高价值不仅平常的生存的存在者不知道,因为有价值就说明了不平常,但也不足以说平常不具备价值,而且最好的价值并非知道者所知道,知道在某种意义上只是一定程度的知道,如此构成了存在的意义。

转言之,我们将存在转向为意义而寻找到那最高的价值,意义才是我们需要寻求与规定的东西。但要紧的事情是何种方式才是我们能够找到意义的方式,哪里才能够从本质上掘发出来,且找到这种意义来源之后以便不在失去它。可问题又不再是我们如何寻找,而是我们如何清晰地认识到意义所意指的东西,拒绝那些从本质上不能支撑的。人是寻找与能够找到意义之后最高价值的唯一确定,同时还是价值设定的掌控者。这一切都源自人与世界万物相处并通过生活的加工之后得出的价值。

或许有一天我们都会领悟到一个结果,这个结果会使我们彻底放弃对生活的希望而选择开始不断地逃避。那时要么继续没有尊严地找个很小的缝隙作为空间活下去,要么向自己哭诉的同时而向别人与生活笑着有点卑微的尊严活下去,要么干脆远离生活这个是非之地,从新找个空间开始新的生活。

甚至于有时可以这样说,生活给予我们的无处不透露着最深层次的悲凉。那些悲凉常常让我们为之望而生畏,止步不前。但是我们却喜欢不断地佯装着自己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这不是我们的自我解救精神,而是生活赋予的。唯一能够作出卑贱的抵抗便是不断让自己睿智,怀着一个坚毅且敏锐的心去感谢生活。

有一天我们会发现生活留给你我不仅单是一些不再重复的记忆的真实,而且教会了我们如何去等待该有的存在与感谢生活所带来的一切畅快与不顺畅之事,有一天我们也会发现那些曾经不可忍受的所有的事实都会成为最美好的自己,假若生活允许的话宁愿再度经历一次去找回那些留着的遗憾,再度过好生活。

世界本来就是那样,不会因为我们而有所改变,最终改变了的还是我们自己,尊重与保护好自己内心的那份该有的温暖,一切无奈都会伴随我们最沉痛的决绝渐行渐远。而且有一天偶然再回头看看,曾经那些无法撒手的无奈都只不过是些无几的缘由,或许还会暗自为自己那些无知无觉的痛作出深深的忏悔。

不是这个世界太冷漠,而是我们内心缺少温暖。如果我们能够带着爱与这个世界和平相处,那又何愁不能与之相拥;不是这个世界不近人情,而是我们远离这个世界而生活而与之缺少了交流,至始至终都保持一个最远的距离去过度揣测它。我相信,人原本与世界一定是相处得最好的,甚至是超过了同自己相处。

人与世界一定有着一个最适宜的距离,世界不会抛弃我们,我们也不会对之感到陌生。如果能够找到这个最适宜的距离的话,我想人与世界就像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相互抱头痛哭流涕,那时我们也将看到人心不在冷漠,你我不再是那么陌生,甚至于我们穿着同一双鞋走着同一条路。

三 : 从生存到存在的尝试

从生存到存在的尝试

文/邓忠胜

什么才是生存与存在?或许一切存在都是一种生存,抑或是生存本身就是一种存在。从本质来说,存在只是生存的一种证明,而生存才是存在的推理,也即是说存在是生存的最高价值肯定,真正形而上的生存。从这点来说生存要比存在更显得惨悴一些。

在尼采看来“存在就是强力意志”,而“强力意志”又是相同者的永恒轮回。我想,是否可以为存在而生存,而非为生存而存在?因为我们可以将存在的本身外延化而可追溯于存在的意义,诚然生存亦可朝着意义转向而得到最根本的解答。那么也就是说生存和存在不单是停留在生存和存在本身上,而是可以跨越最艰难的思想获得另一个未知存在的艰难,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没有确定性的可能不存在探索。

但就存在来说,可以肯定地说绝非如贝姆勒说“存在也即是永恒轮回学说就意味着生存的静止。”这个不具备可靠性的裁定源自于赫拉克利特的主张,进一步毫无顾忌地阐述了尼采本人的存在观为不断流逝意义上的生成。关于这点卡尔•雅斯贝斯也踏入了“同一条河流”。实足在本质上就已然忽略了尼采本人对于人存在的真正价值取向与思考和确定。不过这也不失时机地证明了尼采本人的了不起的思考力。

我们要从生存去证明存在的话,就需要寻找到存在的理由之后生存才能够得到推理。那么就得说明存在之前就有一个存在,且存在的存在者又是如何显现的。但如此下去又不得不回到亚理士多徳的狭义形而上学观那里寻找到答案,一直不可递减地追问到最终的一个本原,这俨然是不可取的。当然,可以从另一方面入手,即是可以先设定存在的原因,存在者就是存在的存在,而生存作为存在的开端。如此而来就可以从生存逐而向存在进军了。(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生存作为存在的一种原因,而存在作为生存的一种结果。原因也是存在的一种方式,结果恰如其分地成为了生存的证明。之所以能够或者要作出如此设定,是因为存在的价值不能够没有尽头地循环往复下去,循环只能是无休止的提问,根本的证明还是没有得到合适的解决。一种问题的结果不能从自身出发又回到自身,这种只会增添问题的繁复性,同时还徒劳无功。

至于何为生存的存在来说,我想存在是生存的确认,且生存本身就是一种存在。不妨这样作个比方,存在是心灵上的特质需要,生存是为存在提供特质所需要材料的肉体。在一定程度上说来存在是生存的再度肯定,而生存需要这种肯定,更需要比自身更高的追求。相对于生存而言,存在比生存深刻得多,但凡是存在的存在者都怀揣着的敬畏,一切的发生都是为着寻求最高价值而准备。我相信,这最高价值不仅平常的生存的存在者不知道,因为有价值就说明了不平常,但也不足以说平常不具备价值,而且最好的价值并非知道者所知道,知道在某种意义上只是一定程度的知道,如此构成了存在的意义。

转言之,我们将存在转向为意义而寻找到那最高的价值,意义才是我们需要寻求与规定的东西。但要紧的事情是何种方式才是我们能够找到意义的方式,哪里才能够从本质上掘发出来,且找到这种意义来源之后以便不在失去它。可问题又不再是我们如何寻找,而是我们如何清晰地认识到意义所意指的东西,拒绝那些从本质上不能支撑的。人是寻找与能够找到意义之后最高价值的唯一确定,同时还是价值设定的掌控者。这一切都源自人与世界万物相处并通过生活的加工之后得出的价值。

或许有一天我们都会领悟到一个结果,这个结果会使我们彻底放弃对生活的希望而选择开始不断地逃避。那时要么继续没有尊严地找个很小的缝隙作为空间活下去,要么向自己哭诉的同时而向别人与生活笑着有点卑微的尊严活下去,要么干脆远离生活这个是非之地,从新找个空间开始新的生活。

甚至于有时可以这样说,生活给予我们的无处不透露着最深层次的悲凉。那些悲凉常常让我们为之望而生畏,止步不前。但是我们却喜欢不断地佯装着自己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这不是我们的自我解救精神,而是生活赋予的。唯一能够作出卑贱的抵抗便是不断让自己睿智,怀着一个坚毅且敏锐的心去感谢生活。

有一天我们会发现生活留给你我不仅单是一些不再重复的记忆的真实,而且教会了我们如何去等待该有的存在与感谢生活所带来的一切畅快与不顺畅之事,有一天我们也会发现那些曾经不可忍受的所有的事实都会成为最美好的自己,假若生活允许的话宁愿再度经历一次去找回那些留着的遗憾,再度过好生活。

世界本来就是那样,不会因为我们而有所改变,最终改变了的还是我们自己,尊重与保护好自己内心的那份该有的温暖,一切无奈都会伴随我们最沉痛的决绝渐行渐远。而且有一天偶然再回头看看,曾经那些无法撒手的无奈都只不过是些无几的缘由,或许还会暗自为自己那些无知无觉的痛作出深深的忏悔。

不是这个世界太冷漠,而是我们内心缺少温暖。如果我们能够带着爱与这个世界和平相处,那又何愁不能与之相拥;不是这个世界不近人情,而是我们远离这个世界而生活而与之缺少了交流,至始至终都保持一个最远的距离去过度揣测它。我相信,人原本与世界一定是相处得最好的,甚至是超过了同自己相处。

人与世界一定有着一个最适宜的距离,世界不会抛弃我们,我们也不会对之感到陌生。如果能够找到这个最适宜的距离的话,我想人与世界就像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相互抱头痛哭流涕,那时我们也将看到人心不在冷漠,你我不再是那么陌生,甚至于我们穿着同一双鞋走着同一条路。

2014/3/21

四 : 街旁 5.0 版本:“后签到”时代街旁的 SNS 尝试

两年前,用智能手机签到、拍照、领取徽章是一件很酷的事情,那时候可玩的应用不多,分享签到成为很多人玩机的乐趣。这也催生了 Foursquare、街旁这类应用的崛起。

然而,随着移动应用的丰富性大大增强,各大主流社交平台加入了签到功能,单独的签到应用越来越难吸引用户。最典型的案例,红极一时的 Foursquare 用户活跃度在今年开始下滑,开始转型挽留用户。

街旁同样面临这种状况,街旁 CEO 刘大卫告诉我,去年底开始街旁的签到数量增长开始放缓,最近几个月则打平。目前街旁有 500 万用户,月活跃用户大约 50 万人。

种种迹象表明,单纯的 LBS 签到应用正在没落,不足以支撑一个产品的未来。

为了应对变化,街旁在昨天推出了 5.0 版本,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改变。除了界面更加新颖时尚,产品形态上也发生了根本的转变。街旁 5.0 极大的弱化了 LBS 的地位,转而把 SNS 放在重心。用户可以在上面分享生活的方方面面,与好友互动。界面采用时间流的形态,以图片和标签为主,活脱脱一个生活图片社交应用,签到只成了其中一个小功能。

在街旁 5.0 中,拥有了 16 个场景标签,包括饮食、旅游、K 歌娱乐、聚会、工作、运动、电影、宠物、卖萌等,几乎覆盖了用户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且发送的内容还可以圈好友,增强熟人之间的互动。在每个场景标签下,有自己与好友发送的图片归类,以及该场景下所有街旁用户的图片。

比如你点击电影场景,不仅可以查看所有好友看电影发的图片,还可以查看所有街旁用户看电影时发的图片。通过兴趣连接找到更多共同爱好者,扩展陌生人圈子。

在昨日的发布会后专访中,我让刘大卫用一句话来描述街旁 5.0,他的描述是:帮助你继续记录生活,帮助你认识生活相关的朋友。

我问他街旁现在是 LBS 多还是 SNS 多,刘大卫果断回答:SNS。

是的,那个专门用来签到的街旁一去不复返,转而开始做生活类社交。如果说产品推出初期街旁在沿着 Foursquare 的脚步前进,那么从 5.0 版本,二者的形态开始分道扬镳。Foursquare 朝着本地搜索发展,而街旁则开始走 SNS 路线。

从“where are you?”变成“what are you doing?”,从一个维度变成了 360 度,产品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在 SNS 应用格局已经日益明朗的今天,街旁还有机会钻进去吗?

刘大卫认为现在时间并不晚,并且街旁要做的在国内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范本。微信主打熟人,陌陌主打陌生人,而街旁则介于两者之间,且围绕真实生活来展开。他说自己很佩服豆瓣,而新的街旁似乎也在朝着移动版的豆瓣努力,即积累用户兴趣爱好的信息图谱,这样做可以更有针对性的开发商业模式。

事实上,他们曾一度在团购风潮下跟风做团购,当时街旁在不少城市有驻点,与 7000 多家商户有推广合作,拥有做团购的基础。最后他们还是忍住了,坚定的转型 SNS。在发现其他的友商可以提供更好的本地服务时,他们选择把外地的员工聚拢起来,统一在上海上班。

增加了产品维度的街旁,无疑在商业化中面临更多的机遇。由于场景标签的存在,街旁还是围绕本地生活做文章,与签到性质雷同。所以过去的那一套商家推广方式可以很顺滑的搬迁到 5.0 版本上来。而且产品功能更加丰富的情况下,商家能更精准的找到用户。

在发布会现场,街旁举了几个成功的合作案例。比如与李施德林合作,借助美食推广口腔保健。街旁为李施德林开发了虚拟徽章,用户签到即可获取徽章,通过徽章可打折购买产品。尽管没有提供具体的销售数字,但李施德林的工作人员称效果比其他的社交媒体更好。我们可以从其他几个品牌的数据中一窥效果:星巴克活动有 4 万人参加,其中 45% 到店兑换;马莎百货有 8000 人参与,2000 人持徽章兑换礼品。

由于结合了内容,街旁的广告并不容易让用户反感,他们已经按照这一思路做了 2 年,并且效果也不错。街旁去年底收入接近千万,与 Foursquare 相当,而 Foursquare 的用户数是街旁的 6 倍。

不过即便是在商业化拥有明朗模式的情况下,他们还面临一个巨大的对手:微信。微信必定会进军本地生活服务,依据平台效应吸引大量商家,结合高粘性用户,杀伤力可想而知。

刘大卫认为街旁至少还有 1、2 年时间聚拢用户,因为微信当前的重心是游戏。而且两者够不成冲突,微信的路是做大平台,会比较粗放,而街旁会更加个性化、精准。即大树之下还会有灌木丛。

最后,我问他如此巨大的改变风险在哪里?刘大卫说最大的风险就是国外没有成熟的模式可参考,当时的判断是没有继续学习 Foursquare,如今看来至少这一步是对的。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svchost.exe占用cpu-svchost.exe占用CPU 100%的解决方法 下一篇: 轮奸改变了我的人生-智能手表70年轮回:盲目扎堆也改变不了历史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