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份北海道气温-默念,一份温婉

一 : 默念,一份温婉

雪夜,窗外寒风凛冽,阁楼里,翠帘低垂,烛影摇曳,静静躲在夜的隅,伏案、研墨、执笔,欲将婉转的心事铺展在一方素笺之上,却无从落笔……

孤独寥落,寒气逼人,穿透着这无穷无尽的黑暗,在那遥远的星空下,你是否如我这般,伫立窗前,感叹缅怀?

凌乱的思绪,伴随你的身影莺语成诗,虽然是灵犀相通,却奈何山水相隔,红尘对望。倦眠一冬的思念,如花般层层剥落,泠泠初绽那年相见时,那低眼伴行时的一抹娇柔,无语且依依!

胭脂泪,落叶殇,繁华落尽,红尘飘渺,远离尘嚣,静静徜徉在往日情怀的馨香里,抒写一段浪漫往事,留下点点笔墨馨香,给绚丽旖旎的过往增添浓重的一笔……

坐在期待的眷恋里浅酌低吟,总希望在那个叫天涯海角的地方,找到轻歌曼舞的脉络,在浸润的感动里,卷一帘幽梦,氤氲四季的每一个角落。煮墨香氤氲,诉冷窗飘雪,在清风夜唳之中,独自守望那明月,心却早已悠然飘远……。

坠入红尘回味沧桑的往事,一季花开,一季花落,伫立在岸边,看潮起潮落,海,于静的尘外,仍在抚琴吗?帘外飘扬浅色的帆,藴楣牵绳。素月寄孤舟,只影随水流,一盏残酒,酒淡怎敌晚风疾。凝眸处,点点愁,浮生叹,问世间,情之一物却为谁?(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又见,月白风清,幽篁点雪,高山流水,琴瑟和鸣,轻轻敲打在心间,犹如一声声滴泪的沧问,如果你读懂了望穿秋水的无奈,你会否用天使般的羽翼,轻轻依偎我,包容我嫩嫩的傻气与不悔的执着?

思绪人生,把过往收集,字里行间,幽怀千古,在古筝陶陨声中回归,那是千年的呼唤,醉卧琴弦,取听心音,抚出千丝万缕,婉约的琴音,古朴的心。

我还是你千年的等候,等候在时光的渡口,只为那深情的回眸,挥手的瞬间,伴着涌动的涛声,许我一世柔情,青山依旧,绿水长流,心中的思念,纵使追寻万年,情缘不变!

轻倚一袭梦的霓裳,让温柔点亮夜的妩媚。枕一泓秋水,梦里梦外,一直盼望着把那些爱恋,过滤成最美的纯洁,可秋水为谁流逝?来世,多希望自己能做一枝尘世外的水莲,呢喃在梦中人的耳畔。

手持古卷,辗转其中,莫道多情,都只为,柔肠缱绻妙韵。尘缘相遇,那些于流年里,演绎的执着承诺,固执地在心底坚韧成绝美,如此,潺潺流韵的字句中,默念,便多了一份温婉的暖意。

二 : 北京气温?十、十一、十二、一月份的北京气温会怎样?天气如何?该买

北京气温?

十、十一、十二、一月份的北京气温会怎样?天气如何?该买些什么?
(PS:我是南方人,因为要到北京上学所以求答,其实挺怕冷得受不了或者太干燥的要擦什么保护皮肤不?)


北京天气一般以晴到多云为主,下雨天很少,十二月一月会下雪,但没有像南方那样湿冷,比较干燥嘴唇容易开裂,学校室内一般都有暖气不会冷反而比南方的教室内舒服,冬天一般温度在零下几度,不过你从南方过去肯定能受的了,不像我们南方这边是湿冷往骨头里专。建议带点润肤,保湿之类的护肤品,衣服少带点,在那边也可以买的,物价跟这边也差不多,本人浙江的,在京待过3年

三 : WWOOF交换食宿:在北海道做一个月本地人 

2016-01-26 17:02 | 豆瓣:

从日本回来以后整个人处于失恋状态。常常莫名走神,不敢整理照片,脑海里总是有一个声音:“我想回去”。在这个状态下要提笔写它需要克服很多心如刀割,每一寸回忆都是折磨——哇,你看我又为一个月没更新找到了多么凄美的理由。

跟日本谈恋爱可以短期旅行,像一场恰到好处的风花雪月,也可以试试WWOOF,长期相处,累并快乐着。今天的这篇北海道WWOOF以在玲珑发过的问答沙龙为基础,增补了内容。写下这些字的时候,北海道的夏天又回到眼前。

如果可以,真的想跟你谈一场旷日持久的恋爱。

什么是WWOOF?

WWOOF(World Wide Opportunities on Organic Farms)是世界有机农场机会组织的简称,全球有60多个国家的有机农场参与计划,每天劳动4~6小时,换取免费的食宿,剩下的时间可自由安排,是一种集合劳动体验和文化交流的旅行形式。

WWOOF在农业发达的国家如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已很普及,但其实日本也是一个WWOOF发展成熟的国家。有不少台湾年轻人从最南的冲绳到最北的北海道,靠WWOOF玩完了整个日本。

为什么WWOOF?

想在北海道最美的夏天长住一段时间,体验当地人生活,练习我的渣日语,同时也可以省下一笔不小的食宿费用。

就像有一天休息日骑自行车去看日落,晚上回来没有路灯,只听到两边田地里的蛙叫,Host妈妈的家亮着温暖的光在前面等我。感觉切切实实生活在这里,而不是一个游客。

需要什么类型的签证?

我是Working Holiday Visa,也可以持旅游签证。遇到的两个美国姑娘和三个台湾妹子都是用的旅游签。因为WWOOF没有酬劳,并不违法。但也有人持旅游签入关时被拒,WWOOF官方建议入境时不要使用跟“工作”相关的词汇,以免引起入境处不必要的误会。

如何申请WWOOF?

年满15周岁,在WWOOF JAPAN的网站交5500日元的年费,找到感兴趣的Host直接联系,对方接受即可。有的Host一年里只在忙季招人,建议先在主页上查好。

只要Host同意,可以跟朋友结伴去,也可以带孩子一起,最多甚至可以带三个孩子,应该是很不错的亲子体验。

对日语水平有要求吗?

对日语没有硬性规定,但毕竟是在这里生活劳动,能够进行日常的沟通最好。也可选择少数会说英语的Host。

安全性如何?

Host必须在WWOOF上注册,有基本的安全保证。Host的主页上也会有家庭成员介绍,独自WWOOF的姑娘可以尽量去有老人小孩的家庭,避免选择单身的男Host。

每天的劳动是什么?

每家Host的内容不同。我去的这家是家庭旅馆加花果园,首先,Host妈妈做好早餐和晚餐后,我们负责摆盘↓↓↓

作为一个全民处女座的国度,主食、小菜、餐具的摆法全都有讲究,一开始基本记不住,各种手忙脚乱。后来渐入佳境,简直成为一种乐趣,感觉自己也被处女座附身,特别有成就感↓↓↓

我们吃的东西跟客人一样,只是没有摆得这么精致。必须要说,Host妈妈做的料理好吃得飙泪。有时一口下去,忍不住连说好几遍“幸せ(幸福)”。

等客人用餐完毕后,我们负责洗碗,另外Host妈妈已经请人打扫客房,我们只用打扫公共区域的卫生。七月是北海道的旺季,旅馆几乎每天都客满,最多的时候要洗二十个人的碗。

然后是户外劳动的时间。除草、摘蓝莓、做干花,在太阳底下晒成黑人。有机会我一定要问问《小森林》里细皮嫩肉白花花的桥本姑娘,你是怎么防晒的?

电影里是这样的

我和夏威夷姑娘是这样的

戴帽子袖套手套穿长裤防晒衣靴子全副武装,然后——

还是黑了几个号。

想问天问大地,人和人的差距为什么这么大呢。

你居然可以干这些活?

在这之前我也不相信。人不走出comfort zone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

作为一个双手除了写字什么也不会的都市废柴,第一天我就萌生退意。然后到了下午的自由活动时间,夏威夷姑娘带我出去玩。

我们骑着车在田野丘陵中飞驰,坐在花田前吃薰衣草冰淇淋。这是用辛勤劳动换来的自由。

晚上坐下吃晚饭的时候,饭也特别香,吃了好几碗,这是用辛勤劳动换来的食物。

没有辛苦的上坡,哪有扑面而来的美景,哪有下坡时的飞翔。

在每个一生悬命的上坡,都要提醒自己下坡时迎面吹来的风。

美瑛的丘陵地形,简直是为了让人参透人生而存在。

于是有了很多的第一次。

第一次用钉耙 #请叫我天蓬元帅#

第一次吃自己的劳动果实。在果园里摘的蓝莓和蓝靛果做成果酱,早餐的时候配上酸奶。“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到这时才真正懂得这首诗。

看见虫子会大叫的都市废柴,摇身一变成了蚯蚓杀手。锄草挖土的时候经常会不小心砍到蚯蚓,对不起真的不是故意的……

还在下了雨的果园,抬头看见彩虹。

最享受的是干完活的晚上,大家荡气回肠地对彼此道“お疲れ様(辛苦了)”,然后躲在厨房里调鸡尾酒,跟夏威夷姑娘和Host妈妈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好消息是,在一个月的WWOOF结束时,我的渣日语已经可以帮Host妈妈和中港台客人做翻译。

不走出comfort zone,你怎么知道外面是什么样的风景。

遇到了哪些有趣的人?

前面提到的夏威夷姑娘,比我早来一个星期。她姓中村,全家在她两岁的时候从日本移民到夏威夷,英语就不用提了,还说得一口native的日语(对天生自带双音轨的人表示羡慕嫉妒恨)。然而中学的时候她妈妈才告诉她,他们其实是韩国人。

八点档电视剧有没有。原来他们的曾祖是从韩国移民到日本,到她已是第四代。面对自己的确长得有点韩国的脸然而却一句韩文也不会,中学的她第一次有了身份认同危机。

她来日本WWOOF倒也不是为了寻根。她说从teenager时期开始就过得非常糟糕,drug上瘾,厌食,一晚上跑三家餐厅大吃大喝然后去洗手间抠喉咙全部吐掉。她想从大学退学,需要整理一下自己。

她非常能干。在夏威夷打工是做waitress,WWOOF的活儿完全难不倒她。在我手忙脚乱摆餐桌的时候,她手掌托两个盘,手臂上再托两个盘,四个盘就这么云淡风轻地送出来。佩服能在任何工作上做到professional的人。

我问她这段WWOOF的日子带给了她什么。她说回去以后要多做一些cleaning和cooking,从大学退学,努力攒钱,希望明年可以搬到东京,做一个英语老师。

英语老师是另一个东京姑娘建议她的。东京姑娘自己就是英语老师。她只来了一个星期,因为学校的暑假短。虽然才27岁,但家里已经逼着她相亲。原来在这个问题上,中日姑娘的命运并没有什么区别。休息日我们三个人租了一辆车一起去旭山动物园,她教了我很多动物的日文单词。回到东京后她给我们发短信,说北海道已经是她的第二故乡。

夏威夷姑娘、四川姑娘和东京姑娘

还有Host妈妈。她是第一个让我想用“地母”这个词的人。18岁生第一个女儿,女儿又在20岁的时候生了一个女儿,她38岁就当上外婆,整个青春都献给家庭。离了两次婚,现在一个人经营这间家庭旅馆,每天做一家人和所有客人的饭菜,还要照顾八十高龄的父母。读高中的儿子每个周末才回来,关在房间里玩游戏,叫他吃饭得发短信。她说,生女儿还知道她这个年纪在想什么,对着儿子,她完全不知道他现在脑子里想些什么。

她人特别好。下雨的时候让我们休息,客人少的时候让我们休息,有祭典的时候让我们休息,还给我们放假去看花火大会。所有离开的WWOOFer,都会叫她未实妈妈。

美瑛的冬天太冷,未实妈妈会休业,然后出国旅行。她说要开始找回前半辈子自己失去的时间。

还有欧巴酱(奶奶),已经82岁了,每天在户外干活的时间却比我们还多,让我们非常惭愧。如果客人爆满的时候她还会帮我们洗碗,不管我多么着急地说欧巴酱你还是去休息吧,她都笑眯眯地装作听不到的样子。

欧巴酱的手非常巧,旅馆旁边有一个艺廊,里面全是她亲手做的布绘、布包、各种布艺。一有中港台客人来买东西,我就负责帮她做翻译,每当客人听到她的年纪都大吃一惊的时候,她就指着满屋子的手作说,“这就是欧巴酱还没有变老年痴呆的原因。”我和夏威夷姑娘干活时手机没有地方放,她看到了,第二天就送我们一人一个布缝的手机袋挎身上。连我们两个门外汉去看花火大会,也是她帮我们穿的浴衣。

离开前,我在欧巴酱的艺廊里认真地挑选了一副布画,蓝天下黄色丘陵上的红房子,回来香港后摆在客厅,每次看到仿佛又回到美瑛。

做梅酒的欧巴酱,像在日剧里

有没有最难忘的经历?

一个月的时间里,玩遍了周围的美瑛、富良野和旭川,也碰到了很多本地的夏日祭典。比如火祭(点燃火把传至神社,祈求一年的平安顺利),肚脐祭(在肚皮画上脸谱跳舞游行,祈求身体健康),还有夏天最迷人的活动,跟姑娘们穿上浴衣去花火大会才是正经事。

但最想写在这里的,是最后一晚的花火。那是我WWOOF的最后一天,第二天就要踏上去东京的旅途。骑车去车站边的7-11买了一大包花火,晚上回来和大家在院子里放。夏威夷姑娘,未实妈妈,新来的台湾妹子,所有人玩得像小孩子一样。

在北海道这一个月WWOOF,就像手中的花火,转瞬即逝,却灿烂非常。现在回想起来,它远远的,仍然在黑夜中闪闪发亮。

查看原文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上一篇: 初中英语教学反思5篇-《真正的英雄》教学反思(2篇) 下一篇: 提升用户活跃度-比产品拉新重要一万倍的事:提升用户活跃度、ARUP值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