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日记-尘封的日记

一 : 尘封的日记

破旧的日记里

到处是泛黄的记忆

渐渐看不清

那些沉甸甸的往昔

梦不见,梦不见了

过去的让它过去(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太多太多东些

我们只能把它

留在某个角落里

让灰尘慢慢堆积

一粒又一粒尘埃

堆了一层又一层

余烟温暖过的灰烬

像雪一样的冰冷

二 : 尘封的日记本

摊开爬满尘埃的日记本,闻着尘封的墨迹香味, 心中顿然杂草丛生。 在满是伤痕的脆弱里找不到一方空白的净土, 拿起沉重的笔尖,划不出一句真心的话语。 黑色的云朵恨不得能够多挤出更多忧愁的泪水, 浇灌我那开不出花的语言。酒入愁肠涤不断郁孤台下的清江水,一个人漫步在最熟悉的陌生路途上,心早已经走远曾经的誓言不知道付出了多少辛酸的回忆夜朦胧满怀的心事蹦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语,碎碎念叨破碎的记忆在月色中显得清冷肃穆收起我的日记本,重新隐藏把我的伤痕掩盖把我的泪水擦拭把我的孤独埋葬把我的想念剪断把我的回忆撕碎把我的眼睛蒙蔽把我的语言浇灌。。。。。。。放下的,是一片痛苦的汪洋我迈着步履维艰的印记前行在,没有星星的夜晚只有,我哭泣的思想在我画地为牢的那一荒艰辛中徘徊,彷徨着期待月亮的上升。。。。。。。。。

三 : 爱情,在泛黄的日记中尘封

随着岁月碾过的痕迹,心情不断的变化,闭上眼静思往事,在思绪游荡到某一个回忆片段时,一阵阵熟悉的味道慢慢飘来,在这尘封的记忆里,居然能想到那么多过去,缓缓的睁开双眼,去寻找压在箱底的日记,遗忘的角落里时常会有一些曾经属于自己的物件,翻开褶皱的日记本,懒散的看着回忆里的回忆,仿佛一切都渐行渐近,从撕碎的记忆中慢慢拼凑那份爱情,让自己沉浸在咖啡色的世界里……。原来,爱情也可以遗忘,痛苦也可以抚平,看着那些被摧残出来的文字,似乎并非出自本人之手,然,记忆犹新,放到日记本里的心情,怎会轻易忘掉?喧闹的人海中,无论有多快乐,无论有多匆忙,都无法让脑海中的那扇抽屉遗落,每个人的脑海中都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小抽屉,或许就算是属于自己,但一辈子都不曾打开,这里面存有太多的秘密,太多的繁琐与忧心,而这却也是真正私有的财产,当时光匆匆流逝,当心境不再随着节奏前行的时候,也许打开这扇抽屉需要的只是勇气,那些年少的光阴,那些琐碎的言语,顷刻间会让自己苦笑,原来,很多事情只是人生的一个小插曲,一次微不足道的经历,只是自己曾经太过于在乎,太过于重视罢了。

拿着泛黄的日记本,向附近的小山迈进,那是小时候经常去的地方,似乎就是自己的第二个世界,在可以寻找那份记忆的时候,也在重温曾经走过的路,那时,多少次的伤痛都会伴随着冉冉清风写入日记,有首歌里说到过刻着名字的小树,有这歌之前我已经这么做了,而今,那棵小树已经变成参天大树,我的名字依稀可见,却给大树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疤痕,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继续在回忆中蹒跚,已经被淡忘的情感此刻却愈加浓烈,刻意的让双目停留在最难忘的字眼上,让麻木的心扉心甘情愿的落入那张破旧的情网,在这寂静的山野,再一次留下回忆的片段,只为缅怀,也只为祭奠那些早逝的美好时光。

也许很多记忆,只有在驻足的时候才会回味,总喜欢把一切愉快的伤心的事情记录下来,陈列到最不容易发现的地方,岁月不饶人,却饶恕了人的记忆,大喜过后可以大悲,开心的时候可以流泪,在这个花花世界里,轮回着无数相同的故事,每个人都是主演,每个人也都是受害者。除了隐藏在脑海中的小抽屉,除了不断更新记忆中的信息,人这一辈子又有多少时光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既然人人平等,为什么有人痛苦有人欢笑?原来都是这个世界在改变人类,人类改变了世界的表面,但世界却侵蚀了人类的心灵,在充满了欲望与灰尘的心灵里,寻找不到那些原本原始纯洁的东西,只有随着社会而改变的世俗,冷漠,势利和衰老!

日记里的每一行字都是青春的划痕,或许这是负面情绪所造成的,快乐的时候怎会悲伤,悲伤的时候又怎会快乐?当一个人远离快乐的时候,就会向悲伤靠近,快乐是一种简单的情绪,www。rijiw。com悲伤却是复杂的心情,所以,人们寻求简单而避免复杂。简单的就是最容易的,原来,快乐是这么容易得到!恍悟之后,用平静的心看着泛黄的日记,那些忧伤的往事居然也会变成美好的回忆,那些至今纠缠不清的爱恨居然此刻都能化解!当看清了那些风花雪月,明白了人生轮回,知道了谁也不是谁的谁,何不让这份记忆继续尘封?

合上日记本,不再寻找回忆,那毕竟只是过去,春天泛着浅绿色,发芽的小草翘首等待春雨的滋润,当树叶遮挡住阳光的时候,小草已经长大,年复一年的岁月里,也许只有在树叶遮挡住阳光之前,自己先去享受这份大自然的厚礼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假如错过了,就等明年春天的到来吧,有希望就会有幸福,有期盼才会有动力。如果只是在回忆中成长,失去会更多,得到也会越来越少,不管人生多么短暂,失去了精彩也就缩短了寿命。不管道路多么崎岖,没有了动力也就丧失了信心。人,本应该为自己而活,但,现实中太多的人活在别人的世界里,这不是悲哀,是环境造就了一切……

四 : 尘封的日子

尘封的日子

一辆镭射灰色的小轿车,穿过幽静的小巷,平静地停在一座旧式的灰砖门楼前,张教授推开后座们,舒展了一下高大的身躯,铃上背包,步履款款地走进自家的庭院。

“时间过得真快啊,出国的时候,海棠还是含苞待放,今天可是枝叶凋零了。”张教授轻声概叹,沉吟了片刻,然后迫不及待地推开了房门。

“庆来,你终于回来了。”张教授的妻子——王丽笑逐颜开,用双眸脉脉含情地打量着风尘仆仆的丈夫,张教授的脸上欣喜地绽开了渴望好久的笑靥,正在这时,通往卧式的房门打开了,一句娇柔稚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爸——,老爸带回来什么好吃的啦?”女儿努着小嘴,娇憨地嚷道。

张教授俯下身子,机灵的女儿亲昵地抱住爸爸的脖子,“老爸给宝贝带回来德国的巧克力、糖果、饼干、玉米片”。(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老爸真好。”女儿在老爸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自顾地开始品尝这些美味了。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丰盛的晚餐上,喜气伴着甜蜜,快乐透着幸福,和睦追逐着温情。

饭后,张教授洗了一个热水澡,妻子在有条不紊地收拾着饭桌。张教授洗完后,走进书房,坐在台式电脑桌子旁边,电脑桌面上忽闪的标志,引起了张教授的注意,他下意识地点了一下,打开了一个聊天的对话框,瞥了一眼聊天话语的内容,顿然使他有些恍惚,正在这时,妻子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情景,神色立刻显得异样起来,脸上泛起一些红晕,深谙世事的张教授对近在咫尺的妻子产生了一种疑惑。他在竭力克制自己,尽一切努力,舒缓妻子的不安与难堪,尽快想知道个中的前因后果。

窗外,一轮朗月在天际徜徉地行进,婆娑的树影、轻柔的月光、宁静的院落,该是一个温馨、美妙而情意缠绵的夜了,可是二人之间由此滋生的疑惑,估计今夜难以成眠了。

王丽给丈夫倒了一杯开水,女儿已安然入睡,夫妻二人坐在客厅的茶几旁的沙发上,妻子面带些许赧色,一字一句的开始说话了。

在年芳二十多的时候,与自己的大学同学相爱了,大学毕业后,正准备订立婚约的时候,一场不幸降临了,男友因意外过失身陷囹圄,带着酸楚的泪水送走了这场花好月圆的良辰美景,在好心人的媒约下,走进了比自己大十岁张教授的怀抱。

几年后,初恋的男友出狱,几经周折,打听到王丽的境况,竭力找回青春年少的浪漫,重拾少年的情怀,王丽是想尽所有的办法去推辞,规劝这位痴情男友,恰好,所有的这一切,正发生在张教授出国的半年时间里。

起初,王丽冷漠地扫却他的一片痴心,但是,青春年少给他们心灵深处刻下的烙印,在他传神的演绎下,泛起了王丽情感的波澜。

一个傍晚,王丽在他的苦口婆心地邀约下,他们并肩走在街心花园的林荫小道上,王丽竭力地遮掩,而他却是口若悬河,一幕幕地叙诉着当年牵手的细枝末节,携扶的薄物细故。

王丽毕竟是个有家室的人了,理性的、机智的面对着那份炽热的情,冷静地反复思忖,事情如果戛然而止,又怕生出是非,于是将计就计,利用闲暇时间,二人网上对话,见面的机会少了,就少了一份担忧,少了一份闲情逸致,也就多了一份对家的责任和一种神圣的使命。

“丽,我羡慕你。想当年你我相恋,并立言海枯石烂相守一生,可是,现在,你已有个温暖的家,而我呐,孤零零一个人,只有影儿相随。丽,我悔恨你,当初,我为了你和我们以后的家,铤而走险,以身试法,走得今天如此悲惨。”

张教授端起茶杯,噎了一口已经发凉的茶水,不再去揣摩已经过去的、尘封的往事,微微眯上双眼,颓废地躺在床上,妻子神色茫然地凝视着丈夫,走到床边,轻轻地给丈夫盖上早已铺开的床被,张教授深情地轻声说道:

“小丽,时间不早了,该休息吧。”

五 : 尘封日记

(小说)

繁星闪烁,轻风微微撩起窗帘,春花撒着浓香,蟋蟀啾啾,两颗年轻的心聚在一起。燃着腊烛,但不是洞房花烛,没有那样的豪华,也不允许有那种喜气。就一幢木楼,一间三平方的卧室。一个孤僻的男人和一个多情的女子。沉浸在毛阿敏制造的卡拉ok的音乐氛围里。他们没有说话。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在开启爱的闸门。他叫志远,她叫蓝玲。

一叠稿纸,一支钢笔,一个坐着,一个倚着抽屉,这里只一条靠椅。她拿起笔:

“有那么一天,你会认为我是一个轻浮的女人,但我不会改变自己的承诺,爱我所爱,无怨无诲。要不是你那憨厚的微笑,要不是你那真情的文字,我才不喜欢你。”

“我感谢你,真的。没有你就没有我现在的感觉和血液。”

“我想尽力改变你,故付出代价也不在乎,只要你能实现你的梦想。但是,你又不能想的太多,人活在世上要凭自己的想法去活,为别人而活,太累了。这一点,你千万明白。”(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我知道,我的血液不能流动着邪念,我只有在文字上取得成功,才不会辜负你的情意。”

“当你认为我是坏女人的那一天,你也许真的醒悟了或者说成熟了。”

“我可感觉你不坏,你有你的原则和特有方式,你的活法具有色彩,你并没有堕落,你的内力让人想象不到,你甚至被人误解,但你不在乎,你真的给我带来勇气和灵感”

“别奖我,我很平庸。我还真相信迷信呢。我好希望好人有好报。你算过八字吗?你信不信天命?”

“不信,历来不信。”

“好吧,我等你好消息。”

“真没想到,在我默默无闻的一生中能遇上你这样奇妙的督促力,以后要是我真的有了收获,我会把这段时光视为珍贵的一页”

“这段生活虽然短暂,但我希望它不是一潭死水和永恒,也不只那么一次冲动。”

“妙!看来我们没有庸俗,你同意吗?”

“同意,但从今以后,这段日子,不能再提,因为爱最伤人。”

“好,但难。”

“要忘记我并不难,尽往坏处想就是,我有太多太多的缺点,我将永远把它留在生命里。我会设法忘记你,因为我有太多太多的理由。”

“是,你应忘记我,你要有新的生活,正如你所说,要去寻找那一块蓝天,走出沼泽地。”

“那么,你答应我的要求了?”

“好景不长,我认了,我们会自然分开。”

“不,自然分不开。”

“那好,到时候,我们唱一曲《再聚首》。”

“不,不能到时候,只能时候到。

其实,她也很乱,她只是在快刀斩乱麻。一种莫名的冲动在她的心头燃烧,她就喜欢志远这样笃实憨厚而又成熟的男人,她甚至在想要是志远没有结婚,她一定要嫁给他。她搁下笔,挪到他身旁,嘴唇凑近他的耳朵,情不自禁地轻轻地温情地说:

“吻我吧,这是‘我最后给你的温柔’。”

志远被她这突然的举动弄得心头发烧,看着蓝玲红红的脸蛋,宛如欣赏春天的桃花。他忘掉自己的妻子,也忘掉了自己的身份,他甚至生出一个正当的理由来:要写作,不是要体验生活吗?他们四目相视好一会儿。志远的嘴唇慢慢移向正在静候着的蓝铃那樱桃小嘴。他们都闭上了双眼。好一阵狂吻。他们飘若神仙,领略着一种从未体味过的奇趣。沸腾的血液似乎把他们融成一个整体,剧烈的心跳让他感到她酥软得像一只温柔的绵羊,她也感到他是一座坚挺的铁塔。又好像一座山洪爆发中的水库。她受不了了!她突然一下清醒过来,她明白,这样下去,这坐水库就要溃坝了,她不能接受那滚滚洪流的冲击。她轻轻碰了碰志远的手臂,志远也很理智,就听从着蓝玲的指挥,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托着她头部的双手。玲蓝伸出一个小指头,对志远说:“来我们钩手发誓,以后不再这样。”志远答应着也伸出小指,他们钩手微笑。然后再一次拥抱。她小声说着再见。嫣然一笑,飘然离去。

志远摊坐在靠椅上,望着蓝玲离去的窈窕身影发怔。在这理智与感情的界面上,他迷惘了。募地,他拉开抽屉,取出一本日记。

“你飘着白帆,步履轻盈,蹬上仄仄的梯子,在ok的声音里品尝生活的颤动,在摇曳的烛光下坦露相爱的情怀,天籁俱静,月色正浓,孕育人间的真纯……。”志远不由写下了这样的小诗。自我欣赏,睡意全无。于是他又一次自我陶醉着前面的文字。

3月20日

我与她的每一次见面都有一 种特别的感觉,我们没有相约,更没有承诺,我们却又那么相约似的。多少次闲谈,似乎多少次在敲打对方的心墙,而多少次又把手缩回,一复一日,梦绕魂牵,睡觉时,她陪着我,闲游时,她跟着我,这种感觉她是否也拥有?当我想她的时候她是否也想我?

3月21日

昨晚,我们又一次最晚相见,平淡,依然平淡,可我的心一片恍惚。该死的沉默!我真想对她说一句我喜欢你,可我话刚出口又犹豫打住,我怕我的冒昧吓着她,甚至让他感到我是个伪君子,当她悄然离去,我的心便翻江倒海,我脆弱?坚强?稳重?傻子?呆子?什么都是,也什么都不是。

3月23日

“爱没有理智,爱就是爱。”她说。我不管她是否爱我,假如她一日离我而去,我会久久的念着她。没有一个男人像她一样理解我,也没有一个女人像她一样具有魅力。我并非好人姿色,只是她那样醒目的飞入我的领空,让我着迷。她并非艳丽,一个挺朴素的女孩,具有男人一样粗大的手掌和胳臂,迈着勤劳村妇结实的步子。只有当她洗发后将长发向肩膀上一甩,扭动一下腰肢,才现出点女性特征。不过,那双水灵鲜活的眼睛,那张不是唱歌就是和别人打趣的嘴却让人愉悦。多日的交往让我感到这并非她的全部,他大方、活泼、淳朴、聪慧而又超脱世俗,她是周敦颐笔下的那朵莲花。你爱她却又不能去碰她,你想靠近她,却有水护着她。曾经认定是理智型的我,这下可好,真他妈的糊涂了。

3月24日

昨晚,我们谈得很晚,她向我讲述一个故事,挺新奇:一个男人竟能博得多个女人的爱,连她对他都有好感。她强调绝不是因为他长的帅,而是他的为人让人倾倒。她还说他挺重视肉的感觉。我说,这是个情场老朽吧。跟这种人接触一定很危险,她笑着反驳:“不一定。”我说:“真正健康的爱应是心灵的沟通,相互的促进。”她又笑着狡辩:“像他那样不更直接吗?你的沟通还隔着一层呢。而这一层往往拒人于千里之外。至于相互促进也并不会因为接吻什么的而耽搁,相反......唉,不说了,不好意思了。”我也不想再听下去,她说的太放肆。

3月25日

原来,她在故意和我开玩笑,这鬼东西,她捉弄我。难怪她说话的样子是那样诡秘。所吐出的话语让我感到现在的女孩真不简单,似乎如洞庭湖的麻雀。她还是一个20岁上下的女孩啊。也许她是注意场合的,他就爱这样,我们单独说话,她可毫无顾忌,时而玩笑,时而倾心和我玩着捉迷藏的游戏。她说的也许有道理。有些男孩想在心灵上去沟通别人,可是越沟越不通,而那样一些花花肠子单刀直入,花言巧语,结果女人一个又一个,这么说来,道德,法律又从何谈起?

3月26日

真没想到,她有如此见解。她说:道德、法律这些东西是社会的需要,但如果对某一人来说就不必僵化了,就是某人干了看来是不“道德”的,但对他人来说又是多么珍贵的事情,而在客观上又一点也没有影响他人和社会,这应该是可以的吧。不过,要做到这样,当事者一定要-明智。这些话,我有点听不懂,她好坏呀,是不是在打哑谜?她在检测我吗?

3月30日

几天没有与她聊天,不免觉得单调。我跨入她的门槛。她正伏在抬子上写些什么。我悄悄走近她身旁,这可是把她吓了一大跳。她忙关上日记本,生气地说:“谁呀,怎么不吭声?”她定下神来,看着我:“原来是你呀。你不该这样!”我顿时很后悔,因为我太冒失,我想和她闹着玩,殊不知这样做近乎非礼。我忙说:“对不起,我原来是想和你玩一玩,下不为例吧。”这时她才露出微笑:‘这就对了。以后千万别这样。’我想看看她写的日记,便把手伸了过去。她阻止道:“哎,你干什么呀?这可不能让你看。你也真是,到我这里来,是专给我捣蛋的呀。”其实,我无意要去发现别人的隐私,我只是想了解这90年代年轻少女的心态,增加一点编织文字的素材。我想要用一种适当的方式去打开她那日记本。

4月5 日

也许她认为我心怀鬼胎,她不和我聊什么了。偶然相逢,就点头一笑。

4月6日

我想了一个自以为可行的办法。我又一次进她的卧室。“蓝玲。你写的那个日记本还是让我学一学吧,我绝对保密。这样吧,我也把我的日记交给你,这不就扯平了?”其实,我这是在撒谎。我的日记根本就不会给人看的。我即使要给她看的也不过拿那些不像啥样的诗文之类。原来,我这一招实在太幼稚,她根本就不吃这一套:“不能看就是不能看,隐私,你知不知道?我也不想看了你的文字钻到你的心里去。”我惆怅,甚至感到羞耻,我似乎是一个想沾花惹草的男人。我历来自诩我不是一个运用花招去谋求个人欲念的人,我为什么要去看别人的隐私呢。我在日记里也写着一些关于爱的感受,甚至还有一些无聊的想象,那也是作为隐私珍藏着的,我能拿那些东西在别人面前露馅吗?我真的太傻。

4月8日

改完试卷,我站在窗前放松一下,4月的夜晚,明月、蛙声、轻风。真的舒坦。他轻盈步入我的卧室。刚洗过澡吧,头发修长披撒湿润,散发淡淡幽香,白皙的脸蛋显得更加清秀,那玩皮的微笑在告诉我她要说什么。我递给她一杯茶,漫不经心的说:“蓝玲,你有什么新闻想告诉我是吧。”她嫣然一笑:“有,你请客吧。”接着,她递给我一张报纸:“你的学生文章登报了。”这一次,她没有久留。我还真想与她随便聊聊,她为什么就走了呢?

4月12日

我想,她应该没有警惕我。平时,我们的谈话也是或长或短,很随意的。人生社会,海阔天空,无所不谈。她几乎是一个通讯员,大到世界大事,小到风流韵事,扯完了,我们又跟着录音机唱上几支流行歌曲。

4月15日

今天晚餐后,她给我讲的那个故事让我沉思。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原本相当传统,平常都不敢与女性同凳坐着。但同行的一个女性与他平常交往,时间长了,他便喜欢上那女的。他也知道搞婚外恋是不道德的行为。他克制自己,可是越这样,情感的浪潮就越荡的凶。他终于冒险了,想亲吻一下对方,那女的也理解他的心情,竟答应下来,但有个条件:这是头一次,又是最后一次。他也是这样想的,他不想惹出什么麻烦来。在几次心头发烧的催促下,他们的双唇终于幸福地对接,他们尽情享受着这人世间的天伦之乐,他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甜美,当两只舌头相互舔着的时候,他飘然若仙,他有一种要溃坝的感觉。她也感到再不能承受,他们终于在急促的呼吸中分开。他第一次感到接吻的奇趣,尽管与他的妻子生活了好几年,却从未这样体味过,他感到他是最幸福的人。尔后,他们信守诺言。他可是来了几个通宵失迷。那女的豆蔻年华,还是第一次这样,更如平静的湖面丢了颗石头。不知是她胡乱编造还是确有其事,说完以后,她给我开了个玩笑:“你可不能这样啊。”

志远看到这里,猛然醒过神来:刚才发生的事情怎么就跟她说的那个故事这样的相似?唯一不同的是她主动,可我为什么就没依她那句玩笑而拒绝她呢?他不由感到一种负疚和罪恶感:我亵渎了一个多么好的女骇!

这是一所山村学校。志远和玲蓝就在这校舍的木楼上办公。志远刚从师专分到这里来的时候,玲蓝还是这里的学生。志远的数学课上得非常好,而且很有责任心。十分接近学生。玲蓝就爱拿一些数学题去请教。后来,玲蓝考上了师范学校。毕业后便回到母校。20来岁,花样年华。这时志远已是三十好几的有妇之夫了。他的家在城里,而这与城里相距有40公里,志远只能节假日才回家一趟的。玲蓝的家虽然离校较近,但基本上是住校的。由于师生的关系,他们的交往接触就很平常。志远酷爱文学,他买了不少的文学名著,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司汤达的《红与黑》,沙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夏洛蒂•勃朗特的《简•爱》。还有《茅盾短篇小说选》、《1980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选》以及琼瑶、席慕容、三毛、汪国真等作家的作品。玲蓝有空的时候就到志远的房里来看书,或许借上一本看完了还了又借。每当还书借书时都要相互交流一些看法。玲蓝是个挺机灵,爱开玩笑的女孩,她在志远面前可是没有顾忌的。看到志远的一些诗文习作,她还会像模像样的评论一番。有时还引发争论。玲蓝还爱把她道听途说的东西都讲给志远听。玲蓝最爱听歌,也爱唱歌。她很喜欢毛阿敏,番美辰等歌星的歌曲。志远有部录音机,玲蓝就爱拿那些流行歌曲的磁带到志远房里来欣赏。也许日久生情吧,玲蓝就爱唱《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

其实,玲蓝知道,她去爱志远,就是一个“第三者”,扮演这一角色是很不光彩的。但他没打算要“插足”。因此,玲蓝她知道怎么做。在她看来,爱一个人是没有错误的,爱总是好的。她希望这种爱的力量能够让志远摆脱世俗,超越时空,实现梦想。所以,她在与志远的接触中一直把握着分寸,然而,交谈的日子长了,无形之中就有了某些默契,她开始下决心割断头脑中日益滋长着的意念,她想用一种特别的方式把自己与志远分割开来,于是就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也许是爱屋及乌吧,想不到,玲蓝自己也不知不觉的爱上了文学,她暗地里天天日记练笔,把自己尝到的酸甜苦辣都记下来。她有一种非常充实的感觉。这一点,志远可是不知道的。

玲蓝从志远那吻别后,心里一直很乱,她关上电灯,抱着枕头想好好睡上一觉。然而,就是睡不着。她不停地在床上烙着烧饼。刚才和志远的那一幕总是在头脑中浮现。她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那样做,自己的初吻竟然献给了一个不该相爱的人!自己为了一个男人的梦想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豁出去了。幸好志远没有失去理智的冲动。但自己这样去撩拨志远实在是太无聊了,这种形式的幸福浪漫一过,接下来的就是双方的伤痛。她不由感到很懊恼。她在心里狠狠的骂自己:玲蓝啊玲蓝,你怎么要去爱上一个有家室的人呢?玲蓝又翻了个身,她干脆拉亮电灯,打开自己的日记本,拿起笔来,写道:“真该死,我为什么这样?爱一个人,让我变得如此荒唐。轻浮的举动,迷乱我一生的情爱,心灵的伤害,不知道何日能挽回。”玲蓝想再写些什么,可就不知如何下笔,她真的乱了。她便浏览近日关于“他”的日记。

3月10日

对他来说,我不要呼唤爱情,但我不能没有知己、老师和朋友,我要的是人世间最理想的真纯,在与他交往的日子,首先我觉得他是一个怪人,后来我感到他是一个好人,也是一个才人,但他太沉郁,他不能那样矜持,甚至虚伪。他心中好象有些东西不想说出来似的,他为什么就不能豁达一点?开朗一点?豪放一点?其实,把心里的东西说出来也是一种乐趣,有时还是一种解脱。

3月11

当我和往常一样进到他的房里,他也和往常一样对我要理不理,伏在台子上批改他的作业,我却把磁带塞入他的录音机里。他这才放下笔,想和我闲聊却只是望着我一脸的傻笑。我说我打搅你了吧,他就回敬一句:“哪里。”接下来,就没有对话了。其实,平时,我们很小闲扯些什么,只是一谈到文学,比方说谈到于连,谈到夏洛克,他就有说不完的话语。我借了他的不少书籍,也看了他的不少诗文习作,以及一些被编辑枪毙了的稿件,我便觉得他是一个有追求的人,我为他的投入而感动。但他那种个性还需要改变,那么压抑,那么内向,怎么出灵感?他能有所改变吗?

3月12日

不知怎么,我今天又去了他那,我竟然想向他提建议。我说:“你不是爱好文学吗?那么,文学创作的灵感从哪里来?”他书呆子式的回答:“生活中来。”我便问他:“你有哪些生活能让你产生灵感?”他可是答不上来了,只是望着我笑。我便单刀直入,劈了他个措手不及:“我看你呀,有点抑郁,甚至有点孤僻,你把自己关在一间封闭的房子里。我看了你退高签上的评语。我觉得编辑说的有点道理。编辑说要你在阳光中写作,要你视野开阔,去获取创作的灵动。你怎么就无动于衷呢?”他还是傻笑。唉,真是急死我了。后来,我跟他开了个玩笑:“要我帮你吗?”他可是莫名其妙:“帮?怎么帮?”“帮你提供素材呗。”我们都笑了。其实,我真的希望他有所改变。

3月15日

几天来,我与他聊了不少乡间趣闻,乡政府大院里的风流韵事,学校隔壁的婆媳吵架,以及有关婚姻家庭方面的问题。我们在谈论中交换看法,时间就不知不觉中过去了。男人哪,也许不能去经常交往,瞧他那眼神,跟以前相比就是不同,难道是我在他面前自觉不自觉的给了他什么暗示?三十多岁的男人,是最危险的,他可不能爱上我,我虽然喜欢他,但我也不能让他来爱,我应该怎么做?

3月17 日

昨晚,去他那,其实我并没想要和他说什么,他见到我非常高兴,我却非常世故的躲避他的眼睛,没有露出一丝的微笑,就让他感到我的冷漠与陌生,我想只有这样才能和他保持距离。我们好一阵没有说话,他好象在想什么,然后终于对我吱吱唔唔的说:“玲蓝,我…….我…….”他叫我的名字了!我感到他的心跳得很快。我说:“我什么,说就是。”可他一下又转回去。冲着我一笑:“不说了。”我便装着生气的样子:“没什么,我就走了。”我真的离开了。我想我只有这样,让他对我捉摸不透。

3月22日

真见鬼,平时我是隔三岔五的进到他的房里去听音乐或闲聊,这下可好,几乎每晚办完公后就要去和他相会,约定了似的。虽然我那次冷淡了他,他也没有见怪。他变得开朗多了,但他应当多一分脑筋,不能太老实,他应该能承受多方面的刺激,我想这样对他文学创作才会有所帮助。

3月25日

为了让他活一点,我故意编了几个故事,其实这也是听说过的。用这样的故事去和他开玩笑,我倒是觉得很有意思。我们的谈话更加随便和无所顾忌。

4月1日

昨天,他竟进到我的房里来,不声不响的,吓了我一跳。真没想到他这样来和我闹着玩。他想看我的日记,这怎么行呢?

4月8日

他还真有能耐,他的小说在报纸上发表了。他要成为作家了。他自己还不知道呢。我真为他高兴。在这样一个山角落里如果真能出一个作家,那真是值得庆贺。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他的时候,他很兴奋,我担心他的情不自禁,上次他那吱吱唔唔中也许就有一种非分之想了,别以为他真老实。所以,我没有与他多聊。我必须这样“随便”。

4月16日

也许和他随便谈扯惯了,便自觉不自觉竟放弃了需要保持的距离。昨晚我竟然向他讲了一个中年男人的故事,我是想去警告他的,同时也给他提供一些素材。可我又后悔了,我这样也许给他造成错觉,我该如何办?我们交往得多了,周围的舆论也就来了,再这样下去我们都会有问题了,还是结束吧。

蓝玲看到这里,想起刚才和志远发生的那一幕,不由发笑,真没想到自己想出这么个结束的方式。我真变成个坏女人了!我勾引了一个多么傻的男人!

后记

志远和蓝玲以后信守诺言,终于不再往来,但他们对文学的执着没有改变。这所山村学校的那栋木楼早已变成高大的教学楼。志远和蓝玲也相继调离这所学校,后来志远成了一名知名记者。蓝玲也成了一名优秀作家。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终于相会了。那是08年A市的一次作家代表会。蓝玲坐在发言席上,当她看到志远用摄像头对着她的时候,感到异常兴奋和激动,志远在镜头里,看到蓝玲那张九违而熟悉的面孔,一种说不出的暖流流遍全身。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云南专科学校排名-2016云南省专科学校排名汇总 下一篇: 求一篇农业银行面试自我介绍-平面自我介绍3篇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