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勒斯-杜勒斯十条

一 : 杜勒斯十条

杜勒斯十条

杜勒斯十条又称为《十条诫命》(TenCommandment),是西方旨在针对共产主义国家进行和平演变的行动守则,包括有以下内容:

1.尽量用物质来引诱和败坏他们的青年,鼓励他们藐视,鄙视,进一步公开反对他们原来所受的思想教育,特别是共产主义教条。替他们制造对色情奔放的兴趣和机会,进而鼓励他们进行性的滥交。让他们不以肤浅、虚荣为羞耻。一定要毁掉他们强调过的刻苦耐劳精神。

2.一定要尽一切可能,做好宣传工作,包括电影、书籍、电视、无线电波……和新式的宗教传布。只要他们向往我们的衣、食、住、行、娱乐和教育的方式,就是成功的一半。

3.一定要把他们的青年的注意力,从他们以政府为中心的传统,引开来。让他们的头脑集中于:体育表演、色情书籍、享乐、游戏、犯罪性的电影,以及宗教迷信。

4.时常制造一些无风三尺浪的无事之事,让他们的人民公开讨论。就样就在他们的潜意识中种下了分裂的因子。特别要在他们的少数民族里找好机会,分裂他们的地区,分裂他们的民族,分裂他们的感情,在他们之间制造新仇旧恨,这是完全不能忽视的策略。

5.我们要不断地制造“新闻”,丑化他们的领导。我们的记者应该找机会采访他们,然后组织他们自己的言词来攻击他们自己。在一些国际聚会的场所,拍摄照片时要特别留意,这是丑化他们的最佳时机。我们要透过一切可能,让他们的人民在无意中发现,他们的领导是丑陋的,怪模怪样的,卑鄙的和污秽的。

6.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要传扬“民主”。一有机会,不管是大型小型,有形无形,就要抓紧发动“民主运动”。无论在什么场合,什么情况下,我们都要不断地对他们(政府)要求民主和人权。只要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断地说同样的话,他们的人民就一定会相信我们说的是真理。我们抓住一个人是一个人,我们占住一个地盘是一个地盘,一定要不择手段。我们的商业机构和人员,都绝不能以占据了商业市场为最后目的。因为商业市场会转眼就失去的,如果我们没有占领政治市场的话。

7.我们要尽量鼓励他们(政府)花费,鼓励他们的信用,使他们货币贬值,通货膨胀。只要他们对物价失去了控制,他们在人民的心目中就会全垮台了。

8.我们要以我们的经济和技术的优势,有形无形地打击他们的工业,只要他们的工业在不知不觉中瘫痪下来,我们就可以鼓励社会动乱。不过我们必须表面上非常慈善地去帮助和援助他们,这样他们(政府)就显得疲软。一个疲软的政府,就会带来更大更强的动乱。

9.我们要利用所有的资源,甚至于举手投足,一言一笑,都足以破环他们的传统价值观。我们要利用一切来毁灭他们的道德人心。摧毁他们的自尊自信的钥匙:就是尽量打击他们刻苦耐劳的精神。

10.暗地运送各种武器,装备他们一切的敌人,和可能成为他们的敌人的人们。

07年的时候在网上查杜勒斯十条还很困难,如今终于不被和谐了。谢谢辩论小朋友可以把它挖出来。 曾经有人问一个南京军官“你看现在中国,杜勒斯十条实现了几条?”军官答:“几乎全部。” 以前很多人批80后,可是事实说明80后没有前辈想象的那么差劲。现在很多人也在批90后,相信90后也不是说的那个样子。

把杜勒斯十条贴上来,是因为有朋友太崇洋媚外,特别对美国。其实,美国真的没有像被描述的那么好,很多事实都和电影、剧集、书籍、广播有所差异,甚至是相反的。美国非常非常两面派。意识形态的差异,在高层次的政治、经济、文化碰撞上是很尖锐的。虽然,我们也老烦讲什么政治斗争,但事实就是如此。

德国“墨客儿”总理曾说过:“中国近代以后对世界没有做出过任何贡献。像民主,人权都是我们西方提出来的。”

当然,他们宣扬人权,宣扬人性解放,也包括性欲解放,所以有性滥交,所以有艾滋病。这个世界难症也是西方的贡献之一。

只要想想西藏问题,台湾问题,bbc,cnn对中国的丑化,文化的入侵(当然,他们称为解放),还有中国威胁论,就可以知道杜勒斯不是白说着玩的。外国人老说爱国的中国人是被洗脑了,其实他们又何尝不是被自己的政府所愚弄呢?

中国的东西很端正,即使它形式了点,可大家都看的明白。西方的东西虽然活泼,可是它却是潜移默化的影响人的评判标准的,我们未必可以一眼看明白其后的用意。

发这篇东西,不是为了让大家仇视西方,因为意识形态的差异无可厚非。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也确实有过人之处。只是想说,不了解的看一下,有个稍微清醒的意识。中国没有那么不好,西方也未必就那么好。如果读者已经知道杜勒斯十条,那么请容忍一下我。

另外,小朋友们不要做愤青,因为曾经有人对我说“生在中国认命了”,这让我很郁闷,希望不再听到小朋友们这么说。被人叫了“学姐”就会有学姐的啰嗦,愤青有三个特点:爱国,愚昧,不怕死。这种人容易做了炮灰,还没什么实质贡献。另外,中国人不应该是小心眼的,不要仗着爱国大旗长自己的狭隘民族主义。爱不爱国,不是流于表面的事情。

真有中国心的话,好好学知识,长能力,将来干一番实事

二 : 杜勒斯十条

杜勒斯十条

杜勒斯十条又称为《十条诫命》(TenCommandment),是西方旨在针对共产主义国家进行和平演变的行动守则,包括有以下内容:

1.尽量用物质来引诱和败坏他们的青年,鼓励他们藐视,鄙视,进一步公开反对他们原来所受的思想教育,特别是共产主义教条。(www.loach.net.cn]替他们制造对色情奔放的兴趣和机会,进而鼓励他们进行性的滥交。让他们不以肤浅、虚荣为羞耻。一定要毁掉他们强调过的刻苦耐劳精神。

2.一定要尽一切可能,做好宣传工作,包括电影、书籍、电视、无线电波……和新式的宗教传布。只要他们向往我们的衣、食、住、行、娱乐和教育的方式,就是成功的一半。

3.一定要把他们的青年的注意力,从他们以政府为中心的传统,引开来。让他们的头脑集中于:体育表演、色情书籍、享乐、游戏、犯罪性的电影,以及宗教迷信。

4.时常制造一些无风三尺浪的无事之事,让他们的人民公开讨论。就样就在他们的潜意识中种下了分裂的因子。特别要在他们的少数民族里找好机会,分裂他们的地区,分裂他们的民族,分裂他们的感情,在他们之间制造新仇旧恨,这是完全不能忽视的策略。

5.我们要不断地制造“新闻”,丑化他们的领导。我们的记者应该找机会采访他们,然后组织他们自己的言词来攻击他们自己。在一些国际聚会的场所,拍摄照片时要特别留意,这是丑化他们的最佳时机。我们要透过一切可能,让他们的人民在无意中发现,他们的领导是丑陋的,怪模怪样的,卑鄙的和污秽的。

6.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要传扬“民主”。一有机会,不管是大型小型,有形无形,就要抓紧发动“民主运动”。无论在什么场合,什么情况下,我们都要不断地对他们(政府)要求民主和人权。只要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断地说同样的话,他们的人民就一定会相信我们说的是真理。我们抓住一个人是一个人,我们占住一个地盘是一个地盘,一定要不择手段。我们的商业机构和人员,都绝不能以占据了商业市场为最后目的。因为商业市场会转眼就失去的,如果我们没有占领政治市场的话。

7.我们要尽量鼓励他们(政府)花费,鼓励他们的信用,使他们货币贬值,通货膨胀。只要他们对物价失去了控制,他们在人民的心目中就会全垮台了。

8.我们要以我们的经济和技术的优势,有形无形地打击他们的工业,只要他们的工业在不知不觉中瘫痪下来,我们就可以鼓励社会动乱。不过我们必须表面上非常慈善地去帮助和援助他们,这样他们(政府)就显得疲软。一个疲软的政府,就会带来更大更强的动乱。

9.我们要利用所有的资源,甚至于举手投足,一言一笑,都足以破环他们的传统价值观。我们要利用一切来毁灭他们的道德人心。摧毁他们的自尊自信的钥匙:就是尽量打击他们刻苦耐劳的精神。

10.暗地运送各种武器,装备他们一切的敌人,和可能成为他们的敌人的人们。

07年的时候在网上查杜勒斯十条还很困难,如今终于不被和谐了。谢谢辩论小朋友可以把它挖出来。 曾经有人问一个南京军官“你看现在中国,杜勒斯十条实现了几条?”军官答:“几乎全部。” 以前很多人批80后,可是事实说明80后没有前辈想象的那么差劲。现在很多人也在批90后,相信90后也不是说的那个样子。

把杜勒斯十条贴上来,是因为有朋友太崇洋媚外,特别对美国。其实,美国真的没有像被描述的那么好,很多事实都和电影、剧集、书籍、广播有所差异,甚至是相反的。美国非常非常两面派。意识形态的差异,在高层次的政治、经济、文化碰撞上是很尖锐的。虽然,我们也老烦讲什么政治斗争,但事实就是如此。

德国“墨客儿”总理曾说过:“中国近代以后对世界没有做出过任何贡献。像民主,人权都是我们西方提出来的。”

杜勒斯 杜勒斯十条

当然,他们宣扬人权,宣扬人性解放,也包括性欲解放,所以有性滥交,所以有艾滋病。[www.loach.net.cn]这个世界难症也是西方的贡献之一。

只要想想西藏问题,台湾问题,bbc,cnn对中国的丑化,文化的入侵(当然,他们称为解放),还有中国威胁论,就可以知道杜勒斯不是白说着玩的。外国人老说爱国的中国人是被洗脑了,其实他们又何尝不是被自己的政府所愚弄呢?

中国的东西很端正,即使它形式了点,可大家都看的明白。西方的东西虽然活泼,可是它却是潜移默化的影响人的评判标准的,我们未必可以一眼看明白其后的用意。

发这篇东西,不是为了让大家仇视西方,因为意识形态的差异无可厚非。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也确实有过人之处。只是想说,不了解的看一下,有个稍微清醒的意识。中国没有那么不好,西方也未必就那么好。如果读者已经知道杜勒斯十条,那么请容忍一下我。

另外,小朋友们不要做愤青,因为曾经有人对我说“生在中国认命了”,这让我很郁闷,希望不再听到小朋友们这么说。被人叫了“学姐”就会有学姐的啰嗦,愤青有三个特点:爱国,愚昧,不怕死。这种人容易做了炮灰,还没什么实质贡献。另外,中国人不应该是小心眼的,不要仗着爱国大旗长自己的狭隘民族主义。爱不爱国,不是流于表面的事情。

真有中国心的话,好好学知识,长能力,将来干一番实事

三 : 杜勒斯和平演变戒命

杜勒斯和平演变《十条诫命》:

1.尽量用物质来引诱和败坏他们的青年,鼓励他们鄙视、公开反对他们原来所受的思想教育。(www.loach.net.cn]替他们制造对色情奔放的兴趣和机会,进而鼓励他们进行性的滥交。让他们不以肤浅、虚荣为羞耻。一定要毁掉他们强调过的刻苦耐劳精神。

2.一定要尽一切可能,做好宣传工作,包括电影、书籍、电视、无线电波……和新式的宗教传布。只要他们向往我们的衣、食、住、行、娱乐和教育的方式,就成功了一半。

3.一定要把他们的青年的注意力,从他们以政府为中心的传统引开来。让他们的头脑集中于色情、享乐、游戏、犯罪性的电影以及宗教迷信。

4.时常制造一些无风三尺浪的无事之事,让他们的人民公开讨论。这样就在他们的潜意识中种下了分裂的因子。特别要在他们的少数民族里找好机会,分裂他们的地区,分裂他们的民族,分裂他们的感情,在他们之间制造新仇旧恨,这是完全不能忽视的策略。

5.我们要不断地制造“新闻”,丑化他们的领导。我们的记者应该找机会采访他们,然后组织他们自己的言词来攻击他们自己。在一些国际聚会的场所,拍摄照片时要特别留意,这是丑化他们的最佳时机。

6.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要传扬“民主”。一有机会,不管是大型小型,有形无形,就要抓紧发动“民主运动”。无论在什么场

杜勒斯 杜勒斯和平演变戒命

合,什么情况下,我们都要不断地对他们要求民主和人权。[www.loach.net.cn)只要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断地说同样的话,他们的人民就一定会相信我们说的是真理。我们抓住一个人是一个人,我们占住一个地盘是一个地盘,一定要不择手段。我们的商业机构和人员,都绝不能以占据了商业市场为最后目的。因为商业市场会转眼就失去的,如果我们没有占领政治市场的话。

7.我们要尽量鼓励他们花费,鼓励他们扩张信用,只要他们对物价失去了控制,他们在人民的心目中就会全垮台了。

8.我们要以我们的经济和技术的优势,有形无形地打击他们的工业,只要他们的工业在不知不觉中瘫痪下来,我们就可以鼓励社会动乱。不过我们必须表面上非常慈善地去帮助和援助他们,这样他们(政府)就显得疲软。一个疲软的政府,就会带来更大的动乱。

9.我们要利用所有的资源,甚至举手投足,一言一笑,都足以破环他们的传统价值观。我们要利用一切来毁灭他们的道德人心。摧毁他们的自尊自信的钥匙:就是尽量打击他们刻苦耐劳的精神。

10.暗地运送各种武器,装备他们的一切敌人,和可能成为他们敌人的人们。

基辛格给美国总统的建议“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如果你控制了

杜勒斯 杜勒斯和平演变戒命

货币,你就控制了整个世界”。(www.loach.net.cn]

是中国人的希望你细读————加拿大华人谈中国未来 幕后真相太可怕了? (转载)

如果不是突然爆发 的金融危机,美国为中国设计的改革路线图进行的十分顺利。第一步私有化几乎没有遭遇到任何阻力;第二步殖民化也已经相当成功,中国在经济上已不再是一个独立国家,被美国人十分自信地称之为是“美中国”。中国2万亿美元外汇资产的绝大部分被美国占有,2万亿美元的产业资本归外资所有。

按照这个路线图继续走下去,无需太长时间,只要再过10多年时间(中国绝大部分稀有金属还只能开采10多年),美国等西方国家就能够基本掏空中国的稀有金属资源,摧毁中国的生态环境。当中国稀有金属被完全掏空时,中国就彻底丧失了尖端武器制造能力,那时中国除了解除武装之外没有任何选择。

也就是说,美国持续几十年对中国施行的武器禁运、技术封锁和战略资源禁售,只要再坚持10多年时间,中国在军事上就会自动崩溃。到时再加上生态破坏引发的环境灾难,中国将会不战自乱,轻而易举地被分割成为许多小国,按照美国人的说法就是,“一次性地永久解决中国问题,实现亚洲和世界的永久稳定”。

就在所有这一切都有条不紊地顺利推进时,就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和国内买办集团很快就要接近最终目标时,虚拟经济时代的第一场经济危机爆发了。汹涌而来的经济危机狂潮,不仅消除了覆盖在世界繁荣表面上的巨大经济泡沫,同时也消除了覆盖在改革开放华丽外表上的巨大zz泡沫,把掩盖在世界一体化眩目表象之下的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战略阴谋,十分清晰地展现在中国人民面前:在工业社会还没有找到摆脱资源危机和环境污染的情况下,基本对策就是掏空中国资源,毁掉中国环境,牺牲13亿中国人民,以维持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经济发展和优良环境。

为了防止中国人民将来进行报复,以及能够控制灾难扩散,必须把中国分割成为七到八个独立小国。中国将重新回到列国纷争的战国时代,二千多年的统一发展将被彻底格式化,中国的历史将完全回到原来起点。

中国人民被西方国家这一国际战略震惊得目瞪口呆,终于从30多年的历史催眠中开始苏醒过来,中国人民开始苏醒的一个标志,就是如同春潮般涌动神州大地的毛泽东热。毛主席再次走遍祖国大地,意味着那个曾经先后两次打败过美国、坚决维护中国人民和发展中国家人民根本利益的新中国,将有可能再次崛起。

杜勒斯 杜勒斯和平演变戒命

对于美欧等西方国家而言,新中国的再次崛起,意味着中国将成为第二个俄罗斯,把西方国家耗费半个世纪“和平演变”的阴谋化为泡影。[www.loach.net.cn]美欧等西方国家耗费半个世纪解体苏联的根本目的,是要占有广袤富饶的俄罗斯资源,把俄罗斯变成美欧等西方国家的资源基地。

可是,俄罗斯民族精神的回归,使美欧等西方国家的战略目标完全化为泡影,除了当初趁着俄罗斯混乱时期在金融市场上打劫了几票之外,没有得到哪怕是一丁点儿俄罗斯资源。不仅无偿占有俄罗斯资源的目的没能实现,甚至连正常投资俄罗斯能源产业都被立法禁止。

美欧多次像当初要挟中国那样,用加入WTO来要挟俄罗斯,可是结果却更加失望,每当美欧刚刚流露出要挟苗头,俄罗斯便抢先主动宣布此前加入WTO的所有谈判全部作废,弄得美欧等要挟者反倒狼狈不堪,一次又一次前功尽弃。

今天在欧洲面前的俄罗斯,已经完全恢复了历史上曾经拥有的大老感觉,开始逼迫欧洲去适应自己的脾气。收复车臣和入侵格鲁吉亚,就是俄罗斯对美欧的公开调戏和羞辱。结果,美欧除了操纵中国右派在网上对俄罗斯叫骂一通之外,连个屁都没有放就扔掉了对车臣和格鲁吉亚的庄严承诺。

网聚知识提醒您本文地址:

所以,美欧等西方国家绝不能让俄罗斯的历史在中国重演,绝不能让耗费在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的心血白流。如此一来,美国等西方国家便和13 亿中国人民形成了你死我活的尖锐对立。美欧等西方国家一定要牺牲中国,觉醒了的中国人民又不甘愿牺牲,双方都没有了回旋退步的余地。

一方面,美欧等西方国家没有了回旋余地。因为“中美国”已经形成,美欧等西方国家的经济运行和国民生活,已经建立在了依赖中国廉价资源的基础上。工业社会在没有找到新的出路之前,只能建立在耗费资源和毁灭环境的基础上,要享受工业社会的成就又不愿意耗费本国资源和毁灭本国环境,就只能牺牲其他国家。

而要能够满足美欧20多个发达国家对廉价商品的需要,至少要牺牲一个资源丰富的大国,而目前能够牺牲的大国只有中国。俄罗斯已经站起来了,美欧即使在梦中都放弃了对俄罗斯的资源幻想。

印度遍地都燃烧着民族主义的大火,美国在印度连肯德鸡、麦当劳、可口可乐都卖不出去,要想把整个印度作为牺牲品更不可能。特别是美欧等西方国家始终没有找到控制印度知识分子的有效方法,在中国他们能够发动起整个精英集团辱骂毛泽东,而在印度组织三五个人骂释迦牟尼都不可能。

当然,在掏空中国资源、毁灭中国以后,美欧等西方国家能否通过战争等其他手段控制印度,则另当别论。但是至少在目前,牺牲中国比牺牲印度更加容易。特别是目前已经控制了中国,已经把中国纳入了经济殖民化轨道,美欧等西方发达国家已经是家家都有中国商品,人人都离不开中国货物,全体国民的生活已经建立在了消耗中国资源和牺牲中国环境的基础之上,只能继续维持牺牲中国的发展方式。

可以说,30多年来西方国家在不消耗本国资源和不破坏本国环境的情况下,在彼此没有争夺资源战争的情况下,能够尽情享受美好生活,完全是依靠牺牲中国的资源和环境,牺牲中国人民的健康和生命。

否则,单是对资源的争夺,就会使美欧等西方国家陷入炮火连天的战争之中。所以,对于美欧等西方国家来讲,放弃毁灭中国的发展方式已不可能,这不是一个意识形态问题,也不是一般的利益问题,而是根本的生存和发展问题。

美欧等西方国家“弱肉强食、优胜劣汰” 的丛林哲学,使得他们把牺牲有色人种国家,看得如同牺牲鸡鸭狗兔等一

杜勒斯 杜勒斯和平演变戒命

样理性自然。(www.loach.net.cn)目前美欧在WTO起诉中国,要强制中国扩大稀有金属和焦炭出口,就是这种矛盾不可调和的反映。

美欧国家为了保护环境和子孙后代利益,纷纷禁止开采国内稀有金属,停止冶炼焦炭。可是美欧国家的生产生活又离不开稀有金属和焦炭,特别是作为世界最大军火商的美国,制造尖端武器更是离不开稀有金属。

所以便强迫中国出口,由中国来满足世界对稀有金属和焦炭的需求。焦炭是随便一个农民都能够掌握的简单技术,为什么西方国家停止炼焦而强迫中国为其生产?就是因为炼焦对环境具有毁灭性破坏作用。炼焦炉一开,黑烟滚滚,遮天蔽日,所到之处,漫天黑雨,甭管白猫花猫,全都成为黑猫,白天无日头,夜晚无月光,动物灭绝,植物变异,那种恐怖景象完全如同人间地狱。

以往炼焦仅限于满足国内小规模需要,污染范围和程度尚能控制,现在为整个西方国家大规模炼焦,毁灭性灾难根本无法控制,等于在把13亿中国人民推向灭绝深渊。后果越是悲惨,美欧等西方国家越是禁止国内生产,就越是强迫中国生产。中国GDP发展模式也迫使地方ZF愿意生产,加上这些地方官员的子女亲属将来可以去美欧生活,更是不会顾忌灾难性后果。13亿中国人民就这样糊里糊涂地成了美欧等西方国家现代化生活的牺牲品。站在美欧等西方国家的立场上来看,这是维持现有生活方式的唯一选择,是他们自己免于生态灾难的唯一选择。

另一方面,中国人民更是没有了任何回旋余地。此前“中美国”的形成,已经使中国人民付出了极其巨大的经济代价,所谓“中美国”的基本含义,就是中国人生产,美国人消费,形成了生产消费不可分割的新型经济体。

通过私有化改革把中国资源变成廉价资源,通过禁止BG等立法把中国劳动力变成廉价劳动力,然后把廉价资源和廉价劳动力生产的廉价商品,装船运往美欧等西方国家,美国则开动印刷机印制美元付给中国,为防止中国用这些美元购买美国商品,便让中国用这些美元购买美国国债,用这种方式把付给中国的美元又收了回去,最终结果是中国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13亿中国人民流血流汗生产的财富,完全是“无偿”地白白奉献给了西方国家。

这就是“中美国”的基本经济内容。从中国向西方国家搬运财富的历史过程,至今已经持续了30多年,期间不分白天黑夜,无论太平洋还是大西洋,所有航道上都挤满了来往穿梭的巨型货轮,在抓紧从中国搬运财富,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兵不血刃地在经济上瓜分一个大国。中国60年艰苦奋斗的结果,就是创造了4万亿美元总产值。

现在2万亿美元外汇资产的绝大部分被美国占用;国内2万亿美元的产业资本归外资所有;这两个2万亿反映了中国60 年的创业和积累等于白干。还有,我国对外贸易占GDP比重超过70%,对外贸易中外资又超过70%,这两个70%反映了中国老百姓天天在为美欧等西方国家生产。

西方“经合组织”20多个发达国家中,家家都有中国产品;美国财政收入中超过四分之一是依靠中国购买国债的资金;中国完全变成了西方国家的“厨房”。而为了生产这些产品,中国人民失去了富裕,失去了福利,失去了保障,失去了健康,失去了青山绿水,失去了美好家园,以至于看不起病,买不起房,甚至到了死无葬身之地的绝望地步。

所有这些财富损失中国人民都认了。要求把中国商品的百分之七十以上运往美欧等西方国家,中国认了;要求控股中国产业,中国认了;要求开放中国金融市场,中国认了;要求中国给外资特殊优惠,中国认了;

要求进入国民生死攸关的水务等公共产业(美国自来水公司归国防部直接领导,连美国私营公司都禁止进入),中国也认了……

就这样,一认再认,一退再退,终于退到了已经无法再认,无路再退的地步:掏空中国资源,摧毁中国环境,牺

杜勒斯 杜勒斯和平演变戒命

牲掉中国13亿人口。(www.loach.net.cn]这次美欧起诉中国,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殖民化问题,而是在试探突破13亿中国人民的生死底线。已经接受了穷光蛋命运的中国人民,不可能再继续接受死亡的命运。

网聚知识提醒您本文地址:

希望每一 个中国人都能保持清醒的头脑.让更多的中国人认清美国的阴险嘴脸.中国人民和政府更应该横眉冷对,不要再让美帝国主义继续忽悠下去了.

中华民族大团结万岁.毛泽东思想万岁.

潘妃分析的极是啊,到底是学经济的,很像叶檀风格。转发一篇公开发表的文章: “中国模式”的确很有特色,常常让洋专家跌破眼镜。比如,近几十年来,中国经济遇到过多次危机,眼看轮船就要抛锚,可每次都能有惊无险,度过难关,伤了点皮肉之后,整个经济体仍就完好无损,GDP仍就能一路高歌猛进。这让那些唱衰中国经济的洋人们很是尴尬。这些唱衰者很多都是造诣很深的经济学家。他们手上有了可靠的数据,用来评估和预测别的国家的经济走势,通常都不会太离谱,但一旦将中国经济作为研究对象,他们就经常洋相百出。

中国经济的特色是什么?为何很多洋人读不懂?“中国模式”的基本特色是政治与经济的高度同构,到了运作层面,就表现为权力与权利的混同。经济就是政治,权利就是权力。政治与经济当然密不可分。但在真正的民主市场国家,政治与经济的联系是外部的,经济按自己的规律运行,政治按自己的逻辑运作,不大会张冠李戴。而在集权的中国,政治权力至大无边,它的手可以伸到一切领域,这样常识就被颠覆了。洋人们看不清这一点,当然也就不可能读懂中国。

洋人们对中国经济的误读,还不仅仅止于他们看不清中国政治权力的凶猛,他们即使看到了,看到的也只是宏观层面,而这种权力在微观领域的凶狠劲儿,他们是很难感同身受的。一切集权国家都具有“集中资源办大事”的某种能力,也具备某种集中资源规避和抗击风险的本事,为何效果却大不相同?其中的奥妙就在于,同样是集权国家,各国的政治权力对社会的微观生活的干预力道不一样。中国是一个政治权力干预微观经济最细致、最到位、最得力的国家,这一点甚至远远超过了前苏联。中国能做到这一点,就不仅仅与苏联模式有关了,跟我们的历史传统也有关系。中国是一个密谋政治发达的国家,私交、人际关系、台下施压或交易的效果,往往好过台上的公开运作。比如,现在的国企,尤其是大型央企越坐越大,把民营企业挤到了夹缝处,可你几时见过政府下过一份红头文件,明确宣布要打压民企,实行“国进民退”?相反,我们倒是看到,各级政府在不断发文件作报告,说是要扶持中小型民企,要解决它们的融资难云云。而实际结果却是,民营企业的生存越来越艰难,国企越来越牛逼。这里面的诀窍都包含在隐性的运作之中。表面一视同仁,实则大不一样的融资条件和成本,税收的紧与松,一块特殊牌照的给与不给,甚至司法方面的纠缠或恫吓等,都足以让民企浑身发毛,坐卧不安,难以为继,不得不将肥肉拱手让给特权企业。在很大程度上,央企就是这样坐大的,民企就是这样失守的。

杜勒斯 杜勒斯和平演变戒命

政治权力能运用公开的与隐蔽的、明的与暗的两手立体干预经济生活,从宏观干预到微观,这才是我们的经济总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基础性原因。(www.loach.net.cn]在这种权力干预或操纵中,公开的、宏观的干预理由,显示的是这种干预的政治目标(当然可能是表面的,口号的),微观领域的干预或控制,是为这一目标服务的。在毛时代,国家的政治目标是平均主义,为了这一目标,把生产力压在一个最低的水平,连基本的民生都难以满足也在所不惜,而微观领域的户口制度、票证制度、特供制度、无私产的低工资制度等,则保障着这种乌托邦平均主义的推行。进入这三十年,权力政治的目标转换成了GDP,宏观层面的资源调度,微观领域的利益操弄,都在围绕着这个目标转。GDP之所以是个政治目标,是因为它跟“振兴中华”、“国家强盛”、“民族复兴”之类的堂而皇之的话语扯到了一块。落实到微观个人领域,又跟官员的政治前途绑在了一起。

政治权力在经济生活中的无所不在,无所不能,导致中国经济形成了这样一种生态圈和食物链,在这条食物链上,处于顶端的是政治权力,而不是创新;是特权和垄断,而不是最好的技术、管理、品牌与营销创意。与此同时,处于经济食物链顶端的权力,还是这样一种凶猛动物,它的食物是一切比它低阶的生命,甚至包括昆虫,而不仅仅限于某些动植物。这种经济生态现象,能解释中国的政治权力,为何总能做到随心所欲,想集中资源办大事,就能办成;想GDP坐上火箭腾飞,就可如愿。也能解释中国经济在高速增长,为何很多民众却得不到这种高增长的好处,增长收益的很大一部分,轻易地就落入了少数人腰包。它还能解释,为何中国的经济每每遇到自然的、实体产业的、金融的危机,总能大难不死,有惊无险。

为什么?因为这种无所不能的权力,具有超强的危机转嫁能力。有危机就有代价和损失,问题仅在于,这些代价由谁来承担?怎样承担?要承担多久?在民主的市场经济国家,一场经济危机来临,必定会伴随一场持久的利益博弈。这种博弈的特点是:一方面,不可能出现危机的代价全部转移至某些阶层,而另一些利益集团却毛发无损的情况。比如,危机来临,政府加税,公务员加薪,而工人却削减工资,这是很难做到的。强大的反对派和工会势力,就足以让这种危机解决方案成为泡影。作出这种决策的政客,也等于在政治自杀。另一方面,这种博弈往往比较纠结,时间拉得较长,危机也很难快速解除,通常都有一个先萧条后复苏的较长周期。但这些现象,我们这里就不甚明显,一些人甚至感觉不到,即使有些感觉,危机也往往如风过无痕,表面的繁荣很快就恢复了。这一切都源于权力的神奇。权力能迅速将危机成本转移到某些特定阶层身上,以最快的速度化解危机,也能做到让受害者安分守己,即使敢怒敢言,也无可奈何。

这种例子比比皆是。往远处看,上世纪50年代末,农业歉收,食品严重短缺,这时候,为转嫁危机,维持城市居民的供给,在农村已大面积发生饥荒的情况下,政府仍将城市大量的边缘人群打发到了农村,去与农民争食。后来的知青上山下乡也如此。那时全国经济萧条,城市出现了大量隐性失业人群,但农业生产也同样徘徊不前,农民的温饱问题非常严重。可即便如此,政府还是强制大批城市青年下了乡,去跟农民分口粮。往近处看,08年国际金融风暴发生,政府迅速投入4万亿资金应对,这4万亿大部分都到了垄断特权企业手中,相当部分进入了房地产市场。其结果是,中国经济虽然看上去很快度过了危机,但房价进一步暴

网聚知识提醒您本文地址:

杜勒斯 杜勒斯和平演变戒命

涨,又把城市普通白领转嫁了一把。(www.loach.net.cn]现在,这4万亿仍在发酵,转化成了切切实实的通胀,而受害的只能是中低收入阶层。

可以看出,当权力玩危机转嫁游戏时,它遵循的仍然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规则,总是先从弱势群体下手,从食物链的最低端开始觅食,然后依次往上找替死鬼。农民、工人、农民工、民企、白领,这一排列次序,大体就是这些年来中国危机承受者的出场顺序。前三十年,中国要实现工业化,农民成了最大的牺牲者,每当出现社会和经济危机时,也首先拿他们垫背。后来国企要转型为现代企业,下岗工人成了十字架的背负者,国企危机变成了下岗工人的生存危机。再后来,国企要做大做强,民企被赶到了冷板凳上;国家要度过金融海啸,要用房地产维持两位数的GDP,大量城市白领就成了房奴和蜗居族。

政治权力威力巨大,能迅速将危机转嫁消解,固然能逞一时之快,把表面文章做足,但它留下的后患,所累积的矛盾却令人心优。它造成的最大恶果是:每次危机过后,产业结构不是优化了,而是更畸形了;特权阶层不是削弱了,而是更壮大了;垄断食利者的领地不是萎缩了,而是扩张了。这与发达市场国家形成了鲜明的对照。那里的每次危机的持续时间都较长,但危机之后,产业总能升级,总能冒出一些新技术产业,拉动经济走出低谷。一百多年来,美国一直引领着机械、机电、汽车、化工、生物工程、医药、电子、互联网技术的新潮流,这个国家新技术产业的出现,又有哪次与危机无关?

从经济生物圈和食物链的角度看,每次危机来临之际,就对低阶生命虐杀一次,特权垄断集团就疯狂膨胀一番,这无异于杀鸡取卵,最终将导致整过生物圈的毁坏,食物链的彻底掉链子。这就好比非洲草原上的狮子,为了壮大自己的种群,就拼命繁殖,同时拼命捕食其他动物,以满足族群扩张的食物需要,直到有一天,非洲狮终将发现,它们已经无食可捕。

我觉得中国经济的状况,就已经接近这种窘境。现在,中国农民连同他们的土地,已经被剥夺过了;城市平民的房屋,该拆的也拆得差不多了,下岗工人的包袱扔掉了,农民工身上能挤出的所谓人口红利,也已接近枯竭。标志性的事件是,连城市白领、中产阶级也难以幸免,成了危机转嫁的对象,中产阶级的生存也变得困难起来。问题是,在中国的经济生态链上,中产阶级之后,还有谁是捕食的对象呢?似乎已经无从寻觅。要找就只能找自己了,革特权阶层,垄断利益集团自己的命,而这是不可能的。当然,中国还有庞大的公务员群体,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也不是什么特权分子。但他们是特权集团的外围和护卫,却也是动不得的。如果扯远点,中国还有些特殊的民企,主要是从事出口贸易的企业,尤其是外资企业。可把它们也逼入死胡同,中国的外需市场就会大面积萎缩,GDP就会掉下来好几个百分点,动得了吗?

就此而言,我认为若中国再遇上大的经济风暴,想再通过转嫁手法来消解危机,这种空间的回旋余地已经很小了。如果非要硬着头皮这么做,很可能播下龙种,收获跳蚤,不仅无法再有效地规避危机,还可能引发更大的社会危机。换言之,今后的中国经济,不可能再有惊而无险了。在不彻底实施新的制度创新,改

杜勒斯 杜勒斯和平演变戒命

变如今的利益结构的前提下,中国经济必将迎来硬着陆的一天。(www.loach.net.cn)而且,这一天并不遥远。

网聚知识提醒您本文地址:

四 : 杜勒斯和平演变戒命

杜勒斯和平演变《十条诫命》:

1.尽量用物质来引诱和败坏他们的青年,鼓励他们鄙视、公开反对他们原来所受的思想教育。替他们制造对色情奔放的兴趣和机会,进而鼓励他们进行性的滥交。让他们不以肤浅、虚荣为羞耻。一定要毁掉他们强调过的刻苦耐劳精神。

2.一定要尽一切可能,做好宣传工作,包括电影、书籍、电视、无线电波……和新式的宗教传布。只要他们向往我们的衣、食、住、行、娱乐和教育的方式,就成功了一半。

3.一定要把他们的青年的注意力,从他们以政府为中心的传统引开来。让他们的头脑集中于色情、享乐、游戏、犯罪性的电影以及宗教迷信。

4.时常制造一些无风三尺浪的无事之事,让他们的人民公开讨论。这样就在他们的潜意识中种下了分裂的因子。特别要在他们的少数民族里找好机会,分裂他们的地区,分裂他们的民族,分裂他们的感情,在他们之间制造新仇旧恨,这是完全不能忽视的策略。

5.我们要不断地制造“新闻”,丑化他们的领导。我们的记者应该找机会采访他们,然后组织他们自己的言词来攻击他们自己。在一些国际聚会的场所,拍摄照片时要特别留意,这是丑化他们的最佳时机。

6.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要传扬“民主”。一有机会,不管是大型小型,有形无形,就要抓紧发动“民主运动”。无论在什么场

合,什么情况下,我们都要不断地对他们要求民主和人权。只要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断地说同样的话,他们的人民就一定会相信我们说的是真理。我们抓住一个人是一个人,我们占住一个地盘是一个地盘,一定要不择手段。我们的商业机构和人员,都绝不能以占据了商业市场为最后目的。因为商业市场会转眼就失去的,如果我们没有占领政治市场的话。

7.我们要尽量鼓励他们花费,鼓励他们扩张信用,只要他们对物价失去了控制,他们在人民的心目中就会全垮台了。

8.我们要以我们的经济和技术的优势,有形无形地打击他们的工业,只要他们的工业在不知不觉中瘫痪下来,我们就可以鼓励社会动乱。不过我们必须表面上非常慈善地去帮助和援助他们,这样他们(政府)就显得疲软。一个疲软的政府,就会带来更大的动乱。

9.我们要利用所有的资源,甚至举手投足,一言一笑,都足以破环他们的传统价值观。我们要利用一切来毁灭他们的道德人心。摧毁他们的自尊自信的钥匙:就是尽量打击他们刻苦耐劳的精神。

10.暗地运送各种武器,装备他们的一切敌人,和可能成为他们敌人的人们。

基辛格给美国总统的建议“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如果你控制了

货币,你就控制了整个世界”。

是中国人的希望你细读————加拿大华人谈中国未来 幕后真相太可怕了? (转载)

如果不是突然爆发 的金融危机,美国为中国设计的改革路线图进行的十分顺利。第一步私有化几乎没有遭遇到任何阻力;第二步殖民化也已经相当成功,中国在经济上已不再是一个独立国家,被美国人十分自信地称之为是“美中国”。中国2万亿美元外汇资产的绝大部分被美国占有,2万亿美元的产业资本归外资所有。

按照这个路线图继续走下去,无需太长时间,只要再过10多年时间(中国绝大部分稀有金属还只能开采10多年),美国等西方国家就能够基本掏空中国的稀有金属资源,摧毁中国的生态环境。当中国稀有金属被完全掏空时,中国就彻底丧失了尖端武器制造能力,那时中国除了解除武装之外没有任何选择。

也就是说,美国持续几十年对中国施行的武器禁运、技术封锁和战略资源禁售,只要再坚持10多年时间,中国在军事上就会自动崩溃。到时再加上生态破坏引发的环境灾难,中国将会不战自乱,轻而易举地被分割成为许多小国,按照美国人的说法就是,“一次性地永久解决中国问题,实现亚洲和世界的永久稳定”。

就在所有这一切都有条不紊地顺利推进时,就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和国内买办集团很快就要接近最终目标时,虚拟经济时代的第一场经济危机爆发了。汹涌而来的经济危机狂潮,不仅消除了覆盖在世界繁荣表面上的巨大经济泡沫,同时也消除了覆盖在改革开放华丽外表上的巨大zz泡沫,把掩盖在世界一体化眩目表象之下的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战略阴谋,十分清晰地展现在中国人民面前:在工业社会还没有找到摆脱资源危机和环境污染的情况下,基本对策就是掏空中国资源,毁掉中国环境,牺牲13亿中国人民,以维持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经济发展和优良环境。

为了防止中国人民将来进行报复,以及能够控制灾难扩散,必须把中国分割成为七到八个独立小国。中国将重新回到列国纷争的战国时代,二千多年的统一发展将被彻底格式化,中国的历史将完全回到原来起点。

中国人民被西方国家这一国际战略震惊得目瞪口呆,终于从30多年的历史催眠中开始苏醒过来,中国人民开始苏醒的一个标志,就是如同春潮般涌动神州大地的毛泽东热。毛主席再次走遍祖国大地,意味着那个曾经先后两次打败过美国、坚决维护中国人民和发展中国家人民根本利益的新中国,将有可能再次崛起。

对于美欧等西方国家而言,新中国的再次崛起,意味着中国将成为第二个俄罗斯,把西方国家耗费半个世纪“和平演变”的阴谋化为泡影。美欧等西方国家耗费半个世纪解体苏联的根本目的,是要占有广袤富饶的俄罗斯资源,把俄罗斯变成美欧等西方国家的资源基地。

可是,俄罗斯民族精神的回归,使美欧等西方国家的战略目标完全化为泡影,除了当初趁着俄罗斯混乱时期在金融市场上打劫了几票之外,没有得到哪怕是一丁点儿俄罗斯资源。不仅无偿占有俄罗斯资源的目的没能实现,甚至连正常投资俄罗斯能源产业都被立法禁止。

美欧多次像当初要挟中国那样,用加入WTO来要挟俄罗斯,可是结果却更加失望,每当美欧刚刚流露出要挟苗头,俄罗斯便抢先主动宣布此前加入WTO的所有谈判全部作废,弄得美欧等要挟者反倒狼狈不堪,一次又一次前功尽弃。

今天在欧洲面前的俄罗斯,已经完全恢复了历史上曾经拥有的大老感觉,开始逼迫欧洲去适应自己的脾气。收复车臣和入侵格鲁吉亚,就是俄罗斯对美欧的公开调戏和羞辱。结果,美欧除了操纵中国右派在网上对俄罗斯叫骂一通之外,连个屁都没有放就扔掉了对车臣和格鲁吉亚的庄严承诺。

所以,美欧等西方国家绝不能让俄罗斯的历史在中国重演,绝不能让耗费在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的心血白流。如此一来,美国等西方国家便和13 亿中国人民形成了你死我活的尖锐对立。美欧等西方国家一定要牺牲中国,觉醒了的中国人民又不甘愿牺牲,双方都没有了回旋退步的余地。

一方面,美欧等西方国家没有了回旋余地。因为“中美国”已经形成,美欧等西方国家的经济运行和国民生活,已经建立在了依赖中国廉价资源的基础上。工业社会在没有找到新的出路之前,只能建立在耗费资源和毁灭环境的基础上,要享受工业社会的成就又不愿意耗费本国资源和毁灭本国环境,就只能牺牲其他国家。

而要能够满足美欧20多个发达国家对廉价商品的需要,至少要牺牲一个资源丰富的大国,而目前能够牺牲的大国只有中国。俄罗斯已经站起来了,美欧即使在梦中都放弃了对俄罗斯的资源幻想。

印度遍地都燃烧着民族主义的大火,美国在印度连肯德鸡、麦当劳、可口可乐都卖不出去,要想把整个印度作为牺牲品更不可能。特别是美欧等西方国家始终没有找到控制印度知识分子的有效方法,在中国他们能够发动起整个精英集团辱骂毛泽东,而在印度组织三五个人骂释迦牟尼都不可能。

当然,在掏空中国资源、毁灭中国以后,美欧等西方国家能否通过战争等其他手段控制印度,则另当别论。但是至少在目前,牺牲中国比牺牲印度更加容易。特别是目前已经控制了中国,已经把中国纳入了经济殖民化轨道,美欧等西方发达国家已经是家家都有中国商品,人人都离不开中国货物,全体国民的生活已经建立在了消耗中国资源和牺牲中国环境的基础之上,只能继续维持牺牲中国的发展方式。

可以说,30多年来西方国家在不消耗本国资源和不破坏本国环境的情况下,在彼此没有争夺资源战争的情况下,能够尽情享受美好生活,完全是依靠牺牲中国的资源和环境,牺牲中国人民的健康和生命。

否则,单是对资源的争夺,就会使美欧等西方国家陷入炮火连天的战争之中。所以,对于美欧等西方国家来讲,放弃毁灭中国的发展方式已不可能,这不是一个意识形态问题,也不是一般的利益问题,而是根本的生存和发展问题。

美欧等西方国家“弱肉强食、优胜劣汰” 的丛林哲学,使得他们把牺牲有色人种国家,看得如同牺牲鸡鸭狗兔等一

样理性自然。目前美欧在WTO起诉中国,要强制中国扩大稀有金属和焦炭出口,就是这种矛盾不可调和的反映。

美欧国家为了保护环境和子孙后代利益,纷纷禁止开采国内稀有金属,停止冶炼焦炭。可是美欧国家的生产生活又离不开稀有金属和焦炭,特别是作为世界最大军火商的美国,制造尖端武器更是离不开稀有金属。

所以便强迫中国出口,由中国来满足世界对稀有金属和焦炭的需求。焦炭是随便一个农民都能够掌握的简单技术,为什么西方国家停止炼焦而强迫中国为其生产?就是因为炼焦对环境具有毁灭性破坏作用。炼焦炉一开,黑烟滚滚,遮天蔽日,所到之处,漫天黑雨,甭管白猫花猫,全都成为黑猫,白天无日头,夜晚无月光,动物灭绝,植物变异,那种恐怖景象完全如同人间地狱。

以往炼焦仅限于满足国内小规模需要,污染范围和程度尚能控制,现在为整个西方国家大规模炼焦,毁灭性灾难根本无法控制,等于在把13亿中国人民推向灭绝深渊。后果越是悲惨,美欧等西方国家越是禁止国内生产,就越是强迫中国生产。中国GDP发展模式也迫使地方ZF愿意生产,加上这些地方官员的子女亲属将来可以去美欧生活,更是不会顾忌灾难性后果。13亿中国人民就这样糊里糊涂地成了美欧等西方国家现代化生活的牺牲品。站在美欧等西方国家的立场上来看,这是维持现有生活方式的唯一选择,是他们自己免于生态灾难的唯一选择。

另一方面,中国人民更是没有了任何回旋余地。此前“中美国”的形成,已经使中国人民付出了极其巨大的经济代价,所谓“中美国”的基本含义,就是中国人生产,美国人消费,形成了生产消费不可分割的新型经济体。

通过私有化改革把中国资源变成廉价资源,通过禁止BG等立法把中国劳动力变成廉价劳动力,然后把廉价资源和廉价劳动力生产的廉价商品,装船运往美欧等西方国家,美国则开动印刷机印制美元付给中国,为防止中国用这些美元购买美国商品,便让中国用这些美元购买美国国债,用这种方式把付给中国的美元又收了回去,最终结果是中国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13亿中国人民流血流汗生产的财富,完全是“无偿”地白白奉献给了西方国家。

这就是“中美国”的基本经济内容。从中国向西方国家搬运财富的历史过程,至今已经持续了30多年,期间不分白天黑夜,无论太平洋还是大西洋,所有航道上都挤满了来往穿梭的巨型货轮,在抓紧从中国搬运财富,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兵不血刃地在经济上瓜分一个大国。中国60年艰苦奋斗的结果,就是创造了4万亿美元总产值。

现在2万亿美元外汇资产的绝大部分被美国占用;国内2万亿美元的产业资本归外资所有;这两个2万亿反映了中国60 年的创业和积累等于白干。还有,我国对外贸易占GDP比重超过70%,对外贸易中外资又超过70%,这两个70%反映了中国老百姓天天在为美欧等西方国家生产。

西方“经合组织”20多个发达国家中,家家都有中国产品;美国财政收入中超过四分之一是依靠中国购买国债的资金;中国完全变成了西方国家的“厨房”。而为了生产这些产品,中国人民失去了富裕,失去了福利,失去了保障,失去了健康,失去了青山绿水,失去了美好家园,以至于看不起病,买不起房,甚至到了死无葬身之地的绝望地步。

所有这些财富损失中国人民都认了。要求把中国商品的百分之七十以上运往美欧等西方国家,中国认了;要求控股中国产业,中国认了;要求开放中国金融市场,中国认了;要求中国给外资特殊优惠,中国认了;

要求进入国民生死攸关的水务等公共产业(美国自来水公司归国防部直接领导,连美国私营公司都禁止进入),中国也认了……

就这样,一认再认,一退再退,终于退到了已经无法再认,无路再退的地步:掏空中国资源,摧毁中国环境,牺

牲掉中国13亿人口。这次美欧起诉中国,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殖民化问题,而是在试探突破13亿中国人民的生死底线。已经接受了穷光蛋命运的中国人民,不可能再继续接受死亡的命运。

希望每一 个中国人都能保持清醒的头脑.让更多的中国人认清美国的阴险嘴脸.中国人民和政府更应该横眉冷对,不要再让美帝国主义继续忽悠下去了.

中华民族大团结万岁.毛泽东思想万岁.

潘妃分析的极是啊,到底是学经济的,很像叶檀风格。转发一篇公开发表的文章: “中国模式”的确很有特色,常常让洋专家跌破眼镜。比如,近几十年来,中国经济遇到过多次危机,眼看轮船就要抛锚,可每次都能有惊无险,度过难关,伤了点皮肉之后,整个经济体仍就完好无损,GDP仍就能一路高歌猛进。这让那些唱衰中国经济的洋人们很是尴尬。这些唱衰者很多都是造诣很深的经济学家。他们手上有了可靠的数据,用来评估和预测别的国家的经济走势,通常都不会太离谱,但一旦将中国经济作为研究对象,他们就经常洋相百出。

中国经济的特色是什么?为何很多洋人读不懂?“中国模式”的基本特色是政治与经济的高度同构,到了运作层面,就表现为权力与权利的混同。经济就是政治,权利就是权力。政治与经济当然密不可分。但在真正的民主市场国家,政治与经济的联系是外部的,经济按自己的规律运行,政治按自己的逻辑运作,不大会张冠李戴。而在集权的中国,政治权力至大无边,它的手可以伸到一切领域,这样常识就被颠覆了。洋人们看不清这一点,当然也就不可能读懂中国。

洋人们对中国经济的误读,还不仅仅止于他们看不清中国政治权力的凶猛,他们即使看到了,看到的也只是宏观层面,而这种权力在微观领域的凶狠劲儿,他们是很难感同身受的。一切集权国家都具有“集中资源办大事”的某种能力,也具备某种集中资源规避和抗击风险的本事,为何效果却大不相同?其中的奥妙就在于,同样是集权国家,各国的政治权力对社会的微观生活的干预力道不一样。中国是一个政治权力干预微观经济最细致、最到位、最得力的国家,这一点甚至远远超过了前苏联。中国能做到这一点,就不仅仅与苏联模式有关了,跟我们的历史传统也有关系。中国是一个密谋政治发达的国家,私交、人际关系、台下施压或交易的效果,往往好过台上的公开运作。比如,现在的国企,尤其是大型央企越坐越大,把民营企业挤到了夹缝处,可你几时见过政府下过一份红头文件,明确宣布要打压民企,实行“国进民退”?相反,我们倒是看到,各级政府在不断发文件作报告,说是要扶持中小型民企,要解决它们的融资难云云。而实际结果却是,民营企业的生存越来越艰难,国企越来越牛逼。这里面的诀窍都包含在隐性的运作之中。表面一视同仁,实则大不一样的融资条件和成本,税收的紧与松,一块特殊牌照的给与不给,甚至司法方面的纠缠或恫吓等,都足以让民企浑身发毛,坐卧不安,难以为继,不得不将肥肉拱手让给特权企业。在很大程度上,央企就是这样坐大的,民企就是这样失守的。

政治权力能运用公开的与隐蔽的、明的与暗的两手立体干预经济生活,从宏观干预到微观,这才是我们的经济总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基础性原因。在这种权力干预或操纵中,公开的、宏观的干预理由,显示的是这种干预的政治目标(当然可能是表面的,口号的),微观领域的干预或控制,是为这一目标服务的。在毛时代,国家的政治目标是平均主义,为了这一目标,把生产力压在一个最低的水平,连基本的民生都难以满足也在所不惜,而微观领域的户口制度、票证制度、特供制度、无私产的低工资制度等,则保障着这种乌托邦平均主义的推行。进入这三十年,权力政治的目标转换成了GDP,宏观层面的资源调度,微观领域的利益操弄,都在围绕着这个目标转。GDP之所以是个政治目标,是因为它跟“振兴中华”、“国家强盛”、“民族复兴”之类的堂而皇之的话语扯到了一块。落实到微观个人领域,又跟官员的政治前途绑在了一起。

政治权力在经济生活中的无所不在,无所不能,导致中国经济形成了这样一种生态圈和食物链,在这条食物链上,处于顶端的是政治权力,而不是创新;是特权和垄断,而不是最好的技术、管理、品牌与营销创意。与此同时,处于经济食物链顶端的权力,还是这样一种凶猛动物,它的食物是一切比它低阶的生命,甚至包括昆虫,而不仅仅限于某些动植物。这种经济生态现象,能解释中国的政治权力,为何总能做到随心所欲,想集中资源办大事,就能办成;想GDP坐上火箭腾飞,就可如愿。也能解释中国经济在高速增长,为何很多民众却得不到这种高增长的好处,增长收益的很大一部分,轻易地就落入了少数人腰包。它还能解释,为何中国的经济每每遇到自然的、实体产业的、金融的危机,总能大难不死,有惊无险。

为什么?因为这种无所不能的权力,具有超强的危机转嫁能力。有危机就有代价和损失,问题仅在于,这些代价由谁来承担?怎样承担?要承担多久?在民主的市场经济国家,一场经济危机来临,必定会伴随一场持久的利益博弈。这种博弈的特点是:一方面,不可能出现危机的代价全部转移至某些阶层,而另一些利益集团却毛发无损的情况。比如,危机来临,政府加税,公务员加薪,而工人却削减工资,这是很难做到的。强大的反对派和工会势力,就足以让这种危机解决方案成为泡影。作出这种决策的政客,也等于在政治自杀。另一方面,这种博弈往往比较纠结,时间拉得较长,危机也很难快速解除,通常都有一个先萧条后复苏的较长周期。但这些现象,我们这里就不甚明显,一些人甚至感觉不到,即使有些感觉,危机也往往如风过无痕,表面的繁荣很快就恢复了。这一切都源于权力的神奇。权力能迅速将危机成本转移到某些特定阶层身上,以最快的速度化解危机,也能做到让受害者安分守己,即使敢怒敢言,也无可奈何。

这种例子比比皆是。往远处看,上世纪50年代末,农业歉收,食品严重短缺,这时候,为转嫁危机,维持城市居民的供给,在农村已大面积发生饥荒的情况下,政府仍将城市大量的边缘人群打发到了农村,去与农民争食。后来的知青上山下乡也如此。那时全国经济萧条,城市出现了大量隐性失业人群,但农业生产也同样徘徊不前,农民的温饱问题非常严重。可即便如此,政府还是强制大批城市青年下了乡,去跟农民分口粮。往近处看,08年国际金融风暴发生,政府迅速投入4万亿资金应对,这4万亿大部分都到了垄断特权企业手中,相当部分进入了房地产市场。其结果是,中国经济虽然看上去很快度过了危机,但房价进一步暴

涨,又把城市普通白领转嫁了一把。现在,这4万亿仍在发酵,转化成了切切实实的通胀,而受害的只能是中低收入阶层。

可以看出,当权力玩危机转嫁游戏时,它遵循的仍然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规则,总是先从弱势群体下手,从食物链的最低端开始觅食,然后依次往上找替死鬼。农民、工人、农民工、民企、白领,这一排列次序,大体就是这些年来中国危机承受者的出场顺序。前三十年,中国要实现工业化,农民成了最大的牺牲者,每当出现社会和经济危机时,也首先拿他们垫背。后来国企要转型为现代企业,下岗工人成了十字架的背负者,国企危机变成了下岗工人的生存危机。再后来,国企要做大做强,民企被赶到了冷板凳上;国家要度过金融海啸,要用房地产维持两位数的GDP,大量城市白领就成了房奴和蜗居族。

政治权力威力巨大,能迅速将危机转嫁消解,固然能逞一时之快,把表面文章做足,但它留下的后患,所累积的矛盾却令人心优。它造成的最大恶果是:每次危机过后,产业结构不是优化了,而是更畸形了;特权阶层不是削弱了,而是更壮大了;垄断食利者的领地不是萎缩了,而是扩张了。这与发达市场国家形成了鲜明的对照。那里的每次危机的持续时间都较长,但危机之后,产业总能升级,总能冒出一些新技术产业,拉动经济走出低谷。一百多年来,美国一直引领着机械、机电、汽车、化工、生物工程、医药、电子、互联网技术的新潮流,这个国家新技术产业的出现,又有哪次与危机无关?

从经济生物圈和食物链的角度看,每次危机来临之际,就对低阶生命虐杀一次,特权垄断集团就疯狂膨胀一番,这无异于杀鸡取卵,最终将导致整过生物圈的毁坏,食物链的彻底掉链子。这就好比非洲草原上的狮子,为了壮大自己的种群,就拼命繁殖,同时拼命捕食其他动物,以满足族群扩张的食物需要,直到有一天,非洲狮终将发现,它们已经无食可捕。

我觉得中国经济的状况,就已经接近这种窘境。现在,中国农民连同他们的土地,已经被剥夺过了;城市平民的房屋,该拆的也拆得差不多了,下岗工人的包袱扔掉了,农民工身上能挤出的所谓人口红利,也已接近枯竭。标志性的事件是,连城市白领、中产阶级也难以幸免,成了危机转嫁的对象,中产阶级的生存也变得困难起来。问题是,在中国的经济生态链上,中产阶级之后,还有谁是捕食的对象呢?似乎已经无从寻觅。要找就只能找自己了,革特权阶层,垄断利益集团自己的命,而这是不可能的。当然,中国还有庞大的公务员群体,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也不是什么特权分子。但他们是特权集团的外围和护卫,却也是动不得的。如果扯远点,中国还有些特殊的民企,主要是从事出口贸易的企业,尤其是外资企业。可把它们也逼入死胡同,中国的外需市场就会大面积萎缩,GDP就会掉下来好几个百分点,动得了吗?

就此而言,我认为若中国再遇上大的经济风暴,想再通过转嫁手法来消解危机,这种空间的回旋余地已经很小了。如果非要硬着头皮这么做,很可能播下龙种,收获跳蚤,不仅无法再有效地规避危机,还可能引发更大的社会危机。换言之,今后的中国经济,不可能再有惊而无险了。在不彻底实施新的制度创新,改

变如今的利益结构的前提下,中国经济必将迎来硬着陆的一天。而且,这一天并不遥远。

下页更精彩: 1 2 3
上一篇: 江西庐山云雾缭绕-(2011•雅安)历史上雅安蒙顶山就是优质贡茶的原产地,“蜀土茶称圣,蒙山味独珍”是诗人对蒙顶贡茶的赞誉,蒙顶山,常年云雾缭绕,气候温润,这种得天独厚的生长环境孕育了优质“蒙顶茶”,“云雾缭绕”中雾的形成属于物态变化中的( ) 下一篇: 会计考试试题及答案-1997年度注册会计师考试《会计》试题及答案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