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贫困-当前中国城市贫困的现状

一 : 当前中国城市贫困的现状

当前中国城市贫困的现状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经济制度的转型和各种经济和社会政策的变化,导致了城市人口在收人和实际生活水平上发生了较大的分化。在城市经济快速发展,居民平均收人和生活水平大大提高的同时,城市居民的贫困问题日益突出,成为当前中国面临的主要的社会问题之一(关信平,1999)。根据民政部的统计,到2003年9月,全国城市中最低生活保障对象为2180万人(民政部网)。民政部关于全国低保对象的数据是根据各个城市低保对象调查的数据汇总而来,而在各个城市对低保对象的调查一般是根据维持基本生活的最低需求来测算的。因此这一数据只是代表了对“绝对贫困型”人数的测算,是城市贫困规模估计中的下限数据。由于许多城市“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标准和测算,以及对受益者的认定还受到各级财政对低保制度财力投人量的限制,因此与贫困救助有关的贫困规模估算数只能是一个低位测算。例如,一些研究者根据实际失业率的情况,以及对一些地区实际情况的推算,目前我国城市中的贫困者应该有300()万人左右,约占城市人口的6%左右(唐钧,2003)。城市贫困问题的发生不仅给陷人贫困的个人和家庭带来了物质生活、健康、精神和社会生活方面的严重的负面影响(唐钧,2003),也会对城市社区和整个社会的稳定、快速、协调和可持续发展造成严重的危害(关信平,1999)。能否解决城市贫困问题关系到中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能否实现。中国的城市贫困问题已经引起了政府和社会的广泛重视,国家和政府相继出台了一系列城市反贫困的政策和措施,涉及就业服务、社会保险和社会救助等各个方面。在就业服务方面,包括为失业和下岗人员提供就业信息、介绍就业、提供就业培训和促进非正规就业等;在社会保险方面,包括建立和发展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和医疗保险,以及工伤和生育方面的保险;在社会救助方面,包括建立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下岗职工基本生活费制度,以及鼓励非政府组织、社区和其他组织及个人参与提供补充性社会救助。可以说,目前我国已初步建立起了城市反贫困行动体系,这套体系的建立表明我国城市近年来的反贫困行动已经从过去临时性的措施逐步走向建立制度化的反贫困政策体系(关信平,20()3)。但是,仔细分析上述反贫困政策和措施,我们就可以发现,到目前为止,有关中国城市反贫困的政策和措施基本上将焦点聚集在宏观的制度层面,主要关注反贫困的政策设计和制度建设,重点从促进就业、提供保障和物质救助方面开展反贫困行动,很少涉及微观层面的、具体的、针对每一个贫困者的社会服务—这需要专业社会工作者运用专业社会工作方法和技巧来实现。虽然已经有学者认识到了专业社会工作在反贫困工作中的重要性(唐钧等,1999;唐钧等,2003;关信平,2003;王思斌,2003),但是在反贫困的实践中,专业社会工作的重要作用基本上是被忽视的。其中固然与目前中国缺乏专业的社会工作者有关,但更重要的是政策的制定和实施者缺乏对专业社会工作及其在反贫困行动中的重要性的认识。因此,本文将全面分析社会工作在城市反贫困行动中的作用,希望引起人们对社会工作在反贫困行动中的功能的认识,在反贫困的政策设计和具体实践中注意发挥专业社会工作的功能,使反贫困政策更全面、更具体、更具操作性,使反贫困行动更为灵活、更有针对性、更人性化、更能激发贫困者的主动性,从而更有实效性。

社会工作在城市反贫困中的作用

按照王思斌的定义,社会工作(SocialW。坎)“是以利他主义为指导,以科学的知识为基础,运用科学的方法进行的助人服务活动”(王思斌,1999:13)。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是社会工作的本质,扒这个意义上说,在中国属于社会工作范畴的活动早就存在,但从“以科学的知识为基础,运用科学的方法”的意义上而言,社会工作从根源上来讲是西方社会特有的产物,它是从在西方社会中对穷人的慈善救助活动中逐渐发展起来的,是一项专业性的社会服务活动。

追踪历史我们可以发现,社会工作发展的历史就是人类与贫困作斗争的历史,社会工作及其各种专业法正是人们在与贫困和其他各种社会问题作斗争的实践中逐步形成和发展的

一(王思斌,1999)。专业社会工作通过为遭受贫困和各种困难与不幸的人提供必要的物质和精神上的帮助,保障了他们基本生活的需要,使他们能够发挥自己潜在的力量,增强了他们适应社会的能力,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由贫困和其他各种社会问题带来的社会紧张和冲突,为社会的稳定和发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已有的研究表明,贫困的产生是市场经济的制度性排斥和人们面对风险的脆弱性相结合的必然结果(程胜利,2003)。经济上的剥夺和社会上的排斥相互促进,不仅使贫困者受到物质匾乏带来的严重后果,而且使他们在社会上处于被孤立的地位,给他们的精神和心理带来严重的伤害;严重的贫困问题还会带来社会冲突,危及国家和地区的安全稳定和可持续发展。从化解贫富分化所造成的社会矛盾和冲突,为国民经济持续快速的发展提供一个稳定的社会和政治环境的角度来看,必须进行宏观层面的政策设计和制度建设—制定促进就业、强化培训的政策和建立与完善社会保险、社会救助制度,为贫困者提供物质上的保障,但是宏观的政策和制度是抽象的、统一的、理性的,不能适合每一个具体的、生动的人生境遇,不能解决由于贫困和社会排斥造成的精神上的创伤和心理上的无助,更不能从根本上激发贫困者自身的潜能和他们自身摆脱贫困的主动性和创造性,解决反贫困政策和制度造成的“贫困陷阱”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除了宏观层面的政策设计和制度建设之外,必须从贫困者的角度,尊重贫困者的主体性,为他们提供差异化的、人性化的社会服务,真正解决贫困给他们造成的精神和心理问题以及社会排斥问题,而在反贫困的实践中发展起来的“助人自助”的专业社会工作服务可以发挥重要作用。

具体来说专业社会工作在当前中国城市反贫困行动中可以发挥以下四大功能。

1.个案社会工作可以为贫困者提供差异化的、面对面的、有针对性的个人服务,能有效地帮助贫困者缓解贫困所带来的精神和心理问题,增强他们摆脱贫困的信心和能力。贫困的发生有制度性、社会性的原因,也有个人自身或家庭的原因(关信平,2003;世界银行,2001)。制度性的原因是共同的,但个人和家庭的因素则千差万别,由贫困所造成的心理体验也是极富个人性的。要解决个人和家庭所面临的贫困状况和由此引发的各种问题,在提供必要的物质支持外,必须了解个人和家庭贫困问题发生的脉络,就具体问题提出有针对性的应对策略。个案社会工作是由专业社会工作者运用有关人与社会的专业知识和技巧为个人和家庭提供物质和情感 方面的支持和服务,帮助个人和家庭减轻压力、解决问题,达到个人和社会的良好福利状态(王思斌,1999)0个案社会工作一对一的个人化原则、注重对受助对象潜能开发的原则、强调理解案主个人和家庭环境及自身特点的原则、充分利用案主的“自然资源”的原则、专业化原则,可以达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帮助贫困者真正摆脱贫困陷阱的目的。在个案社会工作的过程中,不是贫困者被动地接受帮助,而是社会工作者在与贫困者彼此信任的和谐关系中,充分调动贫困者自身的潜能和积极性、主动性,通过共同探讨,研究贫困者的问题,他的家庭和社会环境,提高贫困者对自身处境的认识和理解,改善他们的精神和心理状态,并运用贫困者自身和外部资源,增强贫困者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达到帮助贫困者的目的。

2小组社会工作借助团体的形式可以帮助贫困者改善自身的工作和生活环境,并通过教育、娱乐和经验提高贫困者对自身状况的认识和对社会生活的适应能力。

贫困不仅使贫困者处于物质生活严重被剥夺的境地,而且由于经济地位的急剧下降导致贫困者个人和家庭社会地位的降低,并逐渐从社会交往活动中脱离出去。这部分是由于其他群体对贫困群体的社会排斥月尼造成的,部分是由于贫困者的自卑心理所造成的(唐钧,2003 ),这会造成贫困者逐渐远离正常的社会生产活动和社会生活,导致他们社会功能弱化和退化,对贫困者及其家庭产生严重的不良影响。

小组社会工作作为专业社会工作方法之一,它通过有目的的团体经验,协助个人增进其社会功能,使其能更有效地处理个人、团体和社区的问题(王思斌,1999 )。小组社会工作

强调相互支持的原则、分享的原则、协作的原则、共同成长的原则。对于贫困者来讲,小组社会工作可以使贫困者通过小组过程分享他人的相关感受和经验,纠正自己在认识、情感和行为方面的偏差,发展出新的人生价值观、态度和行为模式,恢复自信并积极参与正常的社会生活,承担家庭和社会中负责任的积极角色;在小组中通过学习和不同经验的分享,可以丰富和扩大经验和见识,学习与人交往和沟通的技巧,发展自身面对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增加自己摆脱贫困的可能性。

3.社区工作可以通过社区组织动员和整合社区资源,通过社区发展达到消除贫困的目的。社区工作还可以通过提高人们对社区事务的参与意识和参与能力,4强社会凝聚力,减少社会冲突。

贫困不仅表现为个人或家庭的生活水平低下,有叶还表现为整个社区的贫困化。贫困化的社区往往具育刘易斯所概括的“贫困文化”的特征(关信平,1999)。要解决社区性贫困,仅就个人或家庭层面开展工作,往往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贫困文化所具有的贫困的价值观、贫困的生活方式和贫困者特有的心理特征,也就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区域型贫困问题。

社区工作正是在以社区为单位的反贫困行动的实践中发展出来的专业社会工作方法(王思斌,1999)。在贫困社区,社区工作以社区和社区居民为案主,通过发动和组织社区居民参与社区行动,确定社区的问题与需求,动员社区资源,争取外力协助,有计划、有步骤地解决和预防社会问题,调整和改善社会关系,减少社会冲突,在这个过模中可以培养社一区居民自助、互助和自觉的精神,逐步克服贫困文化的消极影响,培养出新的价值观念、新的行为方式和新的个性心理特征。社区工作还可以加强社区的凝聚力,培养社区居民的参与意识和参与能力,发掘并培养社区领导人,提高整个社区的福利水平·,促进社区进步与发展。 在非贫困型社区,除了可以动员和整合社区资源致力于社区发展以消除贫困以外,社区工作还可以通过社区教育消除社会对贫困者的社会排斥,通过鼓励贫困者对社区事务的参与,增强其参与社区决策的意识和能力,使社区政策向有利于穷人的方向变化,为贫 困者摆脱贫困提供良好的政策和社会环境。

4.通过专业社会工作者参与我国城市反贫困社会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可以将社会工作价值观和各种社会工作实务技巧贯彻于社会政策及其实施过程中,不仅可以在更加宏观的层面上为城市反贫困构建一个良好的制度环境,而且可以为在城市反贫困行动中开展以上各项专业社会服务提供制度上的保障,使各项反贫困行动更加有效。

发挥社会工作在城市反贫困中作用的政策建议

目前中国专业社会工作在城市反贫困行动中的作用还远远没有得到发挥,其中固然与中国专业社工教育起步较晚有关(张敏杰,2001),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对专业社会工作在城市反贫困行动中的重要作用缺乏足够的认识和重视,没有为发挥专业社会工作在城市反贫困行动中的作用提供制度环境和保障。因此,为充分发挥专业社会工作在当前城市反贫困行动中的作用,特提出以下建议:

1.尽快制定相应的政策,在社会服务领域引人专业社会工作,让社会工作真正成为一个职业。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制约中国社会工作发展的制度约束,为社会工作和专业社会工作教育在中国的发展提供制度上的保证,促进社会工作教育和专业社会工作在中国能够快速稳步的发展。专业社会工作的职业化将是充分发挥其在中国城市反贫困中的作用的前提和制度保障。

2.加快并规范社会工作教育的发展,为在城市反贫困和其他领域开展专业社会工作服务提供足够的高素质的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如果说,社会工作的职业化为充分发挥专业社会工作在城市反贫困中的作用提供了良好的制度环境,那么大量经过严格社会工作价值、社会土作理论和社会工作实务技巧训练的优秀的高素质的社会工作者,则是发挥专业社会工作在中国城市反贫困中的作用的关键因素。加快并规范中国专业社会工作教育的发展是社会工作职

业化的关键,也是发挥专业社会工作在城市反贫困中的作用的当务之急。随着一大批大专院校开设社会工作专业,很快将会有大量的社会工作专业的大学生进人社会。在社会工作教育方面,目前重要的不是量的扩张,而是质的提高。中国目前所缺少的不是社会工作教育,而是规范的、高水平的社会工作教育。

3.在目前既缺乏专业社会工作人才,又缺乏社会工作职业化的制度保证的条件下,可考虑对在城市反贫困领域工作的在职人员—负责城市反贫困政策制定的工作人员、负责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的工作人员、负责社会保险和社会救济的工作人员等—开展专业社会工作培训,使他们初步掌握社会工作价值观、社会工作理论和实务技巧,并在城市反贫困的实践中尝试使用专业社会工作方法和技巧,提高反贫困行动的效率。口编辑/李聆

二 : 当前中国城市贫困的现状

当前中国城市贫困的现状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经济制度的转型和各种经济和社会政策的变化,导致了城市人口在收人和实际生活水平上发生了较大的分化。[www.loach.net.cn)在城市经济快速发展,居民平均收人和生活水平大大提高的同时,城市居民的贫困问题日益突出,成为当前中国面临的主要的社会问题之一(关信平,1999)。根据民政部的统计,到2003年9月,全国城市中最低生活保障对象为2180万人(民政部网)。民政部关于全国低保对象的数据是根据各个城市低保对象调查的数据汇总而来,而在各个城市对低保对象的调查一般是根据维持基本生活的最低需求来测算的。因此这一数据只是代表了对“绝对贫困型”人数的测算,是城市贫困规模估计中的下限数据。由于许多城市“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标准和测算,以及对受益者的认定还受到各级财政对低保制度财力投人量的限制,因此与贫困救助有关的贫困规模估算数只能是一个低位测算。例如,一些研究者根据实际失业率的情况,以及对一些地区实际情况的推算,目前我国城市中的贫困者应该有300()万人左右,约占城市人口的6%左右(唐钧,2003)。城市贫困问题的发生不仅给陷人贫困的个人和家庭带来了物质生活、健康、精神和社会生活方面的严重的负面影响(唐钧,2003),也会对城市社区和整个社会的稳定、快速、协调和可持续发展造成严重的危害(关信平,1999)。能否解决城市贫困问题关系到中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能否实现。中国的城市贫困问题已经引起了政府和社会的广泛重视,国家和政府相继出台了一系列城市反贫困的政策和措施,涉及就业服务、社会保险和社会救助等各个方面。在就业服务方面,包括为失业和下岗人员提供就业信息、介绍就业、提供就业培训和促进非正规就业等;在社会保险方面,包括建立和发展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和医疗保险,以及工伤和生育方面的保险;在社会救助方面,包括建立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下岗职工基本生活费制度,以及鼓励非政府组织、社区和其他组织及个人参与提供补充性社会救助。可以说,目前我国已初步建立起了城市反贫困行动体系,这套体系的建立表明我国城市近年来的反贫困行动已经从过去临时性的措施逐步走向建立制度化的反贫困政策体系(关信平,20()3)。但是,仔细分析上述反贫困政策和措施,我们就可以发现,到目前为止,有关中国城市反贫困的政策和措施基本上将焦点聚集在宏观的制度层面,主要关注反贫困的政策设计和制度建设,重点从促进就业、提供保障和物质救助方面开展反贫困行动,很少涉及微观层面的、具体的、针对每一个贫困者的社会服务—这需要专业社会工作者运用专业社会工作方法和技巧来实现。虽然已经有学者认识到了专业社会工作在反贫困工作中的重要性(唐钧等,1999;唐钧等,2003;关信平,2003;王思斌,2003),但是在反贫困的实践中,专业社会工作的重要作用基本上是被忽视的。其中固然与目前中国缺乏专业的社会工作者有关,但更重要的是政策的制定和实施者缺乏对专业社会工作及其在反贫困行动中的重要性的认识。因此,本文将全面分析社会工作在城市反贫困行动中的作用,希望引起人们对社会工作在反贫困行动中的功能的认识,在反贫困的政策设计和具体实践中注意发挥专业社会工作的功能,使反贫困政策更全面、更具体、更具操作性,使反贫困行动更为灵活、更有针对性、更人性化、更能激发贫困者的主动性,从而更有实效性。

社会工作在城市反贫困中的作用

按照王思斌的定义,社会工作(SocialW。坎)“是以利他主义为指导,以科学的知识为基础,运用科学的方法进行的助人服务活动”(王思斌,1999:13)。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是社会工作的本质,扒这个意义上说,在中国属于社会工作范畴的活动早就存在,但从“以科学的知识为基础,运用科学的方法”的意义上而言,社会工作从根源上来讲是西方社会特有的产物,它是从在西方社会中对穷人的慈善救助活动中逐渐发展起来的,是一项专业性的社会服务活动。

追踪历史我们可以发现,社会工作发展的历史就是人类与贫困作斗争的历史,社会工作及其各种专业法正是人们在与贫困和其他各种社会问题作斗争的实践中逐步形成和发展的

全国贫困市 当前中国城市贫困的现状

一(王思斌,1999)。(www.loach.net.cn]专业社会工作通过为遭受贫困和各种困难与不幸的人提供必要的物质和精神上的帮助,保障了他们基本生活的需要,使他们能够发挥自己潜在的力量,增强了他们适应社会的能力,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由贫困和其他各种社会问题带来的社会紧张和冲突,为社会的稳定和发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已有的研究表明,贫困的产生是市场经济的制度性排斥和人们面对风险的脆弱性相结合的必然结果(程胜利,2003)。经济上的剥夺和社会上的排斥相互促进,不仅使贫困者受到物质匾乏带来的严重后果,而且使他们在社会上处于被孤立的地位,给他们的精神和心理带来严重的伤害;严重的贫困问题还会带来社会冲突,危及国家和地区的安全稳定和可持续发展。从化解贫富分化所造成的社会矛盾和冲突,为国民经济持续快速的发展提供一个稳定的社会和政治环境的角度来看,必须进行宏观层面的政策设计和制度建设—制定促进就业、强化培训的政策和建立与完善社会保险、社会救助制度,为贫困者提供物质上的保障,但是宏观的政策和制度是抽象的、统一的、理性的,不能适合每一个具体的、生动的人生境遇,不能解决由于贫困和社会排斥造成的精神上的创伤和心理上的无助,更不能从根本上激发贫困者自身的潜能和他们自身摆脱贫困的主动性和创造性,解决反贫困政策和制度造成的“贫困陷阱”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除了宏观层面的政策设计和制度建设之外,必须从贫困者的角度,尊重贫困者的主体性,为他们提供差异化的、人性化的社会服务,真正解决贫困给他们造成的精神和心理问题以及社会排斥问题,而在反贫困的实践中发展起来的“助人自助”的专业社会工作服务可以发挥重要作用。

具体来说专业社会工作在当前中国城市反贫困行动中可以发挥以下四大功能。

1.个案社会工作可以为贫困者提供差异化的、面对面的、有针对性的个人服务,能有效地帮助贫困者缓解贫困所带来的精神和心理问题,增强他们摆脱贫困的信心和能力。贫困的发生有制度性、社会性的原因,也有个人自身或家庭的原因(关信平,2003;世界银行,2001)。制度性的原因是共同的,但个人和家庭的因素则千差万别,由贫困所造成的心理体验也是极富个人性的。要解决个人和家庭所面临的贫困状况和由此引发的各种问题,在提供必要的物质支持外,必须了解个人和家庭贫困问题发生的脉络,就具体问题提出有针对性的应对策略。个案社会工作是由专业社会工作者运用有关人与社会的专业知识和技巧为个人和家庭提供物质和情感 方面的支持和服务,帮助个人和家庭减轻压力、解决问题,达到个人和社会的良好福利状态(王思斌,1999)0个案社会工作一对一的个人化原则、注重对受助对象潜能开发的原则、强调理解案主个人和家庭环境及自身特点的原则、充分利用案主的“自然资源”的原则、专业化原则,可以达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帮助贫困者真正摆脱贫困陷阱的目的。在个案社会工作的过程中,不是贫困者被动地接受帮助,而是社会工作者在与贫困者彼此信任的和谐关系中,充分调动贫困者自身的潜能和积极性、主动性,通过共同探讨,研究贫困者的问题,他的家庭和社会环境,提高贫困者对自身处境的认识和理解,改善他们的精神和心理状态,并运用贫困者自身和外部资源,增强贫困者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达到帮助贫困者的目的。

2小组社会工作借助团体的形式可以帮助贫困者改善自身的工作和生活环境,并通过教育、娱乐和经验提高贫困者对自身状况的认识和对社会生活的适应能力。

贫困不仅使贫困者处于物质生活严重被剥夺的境地,而且由于经济地位的急剧下降导致贫困者个人和家庭社会地位的降低,并逐渐从社会交往活动中脱离出去。这部分是由于其他群体对贫困群体的社会排斥月尼造成的,部分是由于贫困者的自卑心理所造成的(唐钧,2003 ),这会造成贫困者逐渐远离正常的社会生产活动和社会生活,导致他们社会功能弱化和退化,对贫困者及其家庭产生严重的不良影响。

小组社会工作作为专业社会工作方法之一,它通过有目的的团体经验,协助个人增进其社会功能,使其能更有效地处理个人、团体和社区的问题(王思斌,1999 )。小组社会工作

全国贫困市 当前中国城市贫困的现状

强调相互支持的原则、分享的原则、协作的原则、共同成长的原则。(www.loach.net.cn)对于贫困者来讲,小组社会工作可以使贫困者通过小组过程分享他人的相关感受和经验,纠正自己在认识、情感和行为方面的偏差,发展出新的人生价值观、态度和行为模式,恢复自信并积极参与正常的社会生活,承担家庭和社会中负责任的积极角色;在小组中通过学习和不同经验的分享,可以丰富和扩大经验和见识,学习与人交往和沟通的技巧,发展自身面对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增加自己摆脱贫困的可能性。

3.社区工作可以通过社区组织动员和整合社区资源,通过社区发展达到消除贫困的目的。社区工作还可以通过提高人们对社区事务的参与意识和参与能力,4强社会凝聚力,减少社会冲突。

贫困不仅表现为个人或家庭的生活水平低下,有叶还表现为整个社区的贫困化。贫困化的社区往往具育刘易斯所概括的“贫困文化”的特征(关信平,1999)。要解决社区性贫困,仅就个人或家庭层面开展工作,往往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贫困文化所具有的贫困的价值观、贫困的生活方式和贫困者特有的心理特征,也就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区域型贫困问题。

社区工作正是在以社区为单位的反贫困行动的实践中发展出来的专业社会工作方法(王思斌,1999)。在贫困社区,社区工作以社区和社区居民为案主,通过发动和组织社区居民参与社区行动,确定社区的问题与需求,动员社区资源,争取外力协助,有计划、有步骤地解决和预防社会问题,调整和改善社会关系,减少社会冲突,在这个过模中可以培养社一区居民自助、互助和自觉的精神,逐步克服贫困文化的消极影响,培养出新的价值观念、新的行为方式和新的个性心理特征。社区工作还可以加强社区的凝聚力,培养社区居民的参与意识和参与能力,发掘并培养社区领导人,提高整个社区的福利水平·,促进社区进步与发展。 在非贫困型社区,除了可以动员和整合社区资源致力于社区发展以消除贫困以外,社区工作还可以通过社区教育消除社会对贫困者的社会排斥,通过鼓励贫困者对社区事务的参与,增强其参与社区决策的意识和能力,使社区政策向有利于穷人的方向变化,为贫 困者摆脱贫困提供良好的政策和社会环境。

4.通过专业社会工作者参与我国城市反贫困社会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可以将社会工作价值观和各种社会工作实务技巧贯彻于社会政策及其实施过程中,不仅可以在更加宏观的层面上为城市反贫困构建一个良好的制度环境,而且可以为在城市反贫困行动中开展以上各项专业社会服务提供制度上的保障,使各项反贫困行动更加有效。

发挥社会工作在城市反贫困中作用的政策建议

目前中国专业社会工作在城市反贫困行动中的作用还远远没有得到发挥,其中固然与中国专业社工教育起步较晚有关(张敏杰,2001),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对专业社会工作在城市反贫困行动中的重要作用缺乏足够的认识和重视,没有为发挥专业社会工作在城市反贫困行动中的作用提供制度环境和保障。因此,为充分发挥专业社会工作在当前城市反贫困行动中的作用,特提出以下建议:

1.尽快制定相应的政策,在社会服务领域引人专业社会工作,让社会工作真正成为一个职业。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制约中国社会工作发展的制度约束,为社会工作和专业社会工作教育在中国的发展提供制度上的保证,促进社会工作教育和专业社会工作在中国能够快速稳步的发展。专业社会工作的职业化将是充分发挥其在中国城市反贫困中的作用的前提和制度保障。

2.加快并规范社会工作教育的发展,为在城市反贫困和其他领域开展专业社会工作服务提供足够的高素质的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如果说,社会工作的职业化为充分发挥专业社会工作在城市反贫困中的作用提供了良好的制度环境,那么大量经过严格社会工作价值、社会土作理论和社会工作实务技巧训练的优秀的高素质的社会工作者,则是发挥专业社会工作在中国城市反贫困中的作用的关键因素。加快并规范中国专业社会工作教育的发展是社会工作职

全国贫困市 当前中国城市贫困的现状

业化的关键,也是发挥专业社会工作在城市反贫困中的作用的当务之急。[www.loach.net.cn]随着一大批大专院校开设社会工作专业,很快将会有大量的社会工作专业的大学生进人社会。在社会工作教育方面,目前重要的不是量的扩张,而是质的提高。中国目前所缺少的不是社会工作教育,而是规范的、高水平的社会工作教育。

3.在目前既缺乏专业社会工作人才,又缺乏社会工作职业化的制度保证的条件下,可考虑对在城市反贫困领域工作的在职人员—负责城市反贫困政策制定的工作人员、负责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的工作人员、负责社会保险和社会救济的工作人员等—开展专业社会工作培训,使他们初步掌握社会工作价值观、社会工作理论和实务技巧,并在城市反贫困的实践中尝试使用专业社会工作方法和技巧,提高反贫困行动的效率。口编辑/李聆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上一篇: 裸妆唇膏-Photoshop一招给裸妆MM画唇彩 下一篇: 夜来香-夜来香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