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离婚

一 : 离婚

男人几乎是叫嚣地:“你有啥子本事啊?要是有真本事,就跟我去离婚啊!”

这样的话,男人说过很多遍了。女人也真的有点不争气。男人说这话的时候,她总是坐在一边哭哭啼啼,弄得像个泪人儿。然后怕男人听到似的低声喃喃:“俺嫁给你就是指望你的……俺就是没本事才不离婚呢。”

越是这样,男人就越是嚣张,离婚就像是他挟制妻子的一张王牌,随时都可以摊出来吓吓她。而这也真的很凑效,每每说到离婚的时候,女人总是一脸的苍白,软弱得像刚下锅的粉条。在男人跟前,女人总是表现出一种可怜的小心翼翼。

晚上,躺在床上。男人不说话,女人也不敢说话。男人随便“哼哼”两声,女人像是明白了什么,慢慢地爬到男人的床头,几乎试探地用手轻轻触摸男人的身体。男人不说什么,麻利地剥掉女人身上不多的衣服,没有任何的前奏,粗暴地把女人压在身体的下面。女人好像已经麻木,木头一样的任男人摆布!

做完了,男人从女人的身上滚落下来,呼呼地扯起了鼾声。女人像是完成了任务,又爬回自己的一头。夜深了。女人听着男人如雷的鼾声,心里感到一种难熬的孤单。她想,要是男人给她说说话多好,那怕是随便说些不疼不痒的话也好啊!但是她明白,男人是不会和她说什么的。已经有两年了,男人就是这样。男人不会想到她的感受……想着,心里便有了说不尽的委屈,女人的泪水猛地流了出来,顺着脸颊,浸湿了枕巾。

男人又要出去打工了。女人送他到村头。(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女人说:“咱们家也安装个电话吧?”

男人看也不看她一眼,赌气一样地质问:“安装电话干球?那不是白花钱啊!”

女人低着头,轻声地说:“我想……想你的时候,也好给你说说话嘛。”

男人干脆地说:“有啥球说的!”

车过来了,男人坐上车走了。留下女人,站在那里,好久醒不过神来。她在想,男人走的时候,到底给她留下了什么值得让她回味的话语?“有啥球说的!”女人想到男人的这句话,心里难受的不得了。看来,他和她是真的没有什么话可说了!但是女人的心里还是有种难言的留恋。他踮起脚尖朝男人离去的方向张望,看到的却是飘飞的尘烟。女人只感到心里酸酸的,想狠狠地哭上一场。

风吹着女人的头发,也吹乱了女人的心。走在回家的路上,女人只感到脚下有千斤的重量。

女人是两年前嫁给男人的。村上的王媒婆做的媒。女人的模样还算漂亮,也很能干。刚结婚,家里就给他们分家了,结婚时欠下的债务也全由他们来扛着。男人常年在外面打工,只有年尾的时候回来几天,家里的田地都是女人料理的。村上人都夸她能干哩!再说,女人也很善良,对公婆特别孝顺。尽管男人不在家,做了什么好吃的,她都要端给他们吃。女人不管有多苦,总是埋在心里不跟别人说,他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内心的痛苦,更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婚姻的别扭。

男人走了,尽管男人没有留给她点点的安慰,她还是感到空落落的。晚上,她一个人躺在床上,怎么也合不上眼睛。不能总让男人看不起自己呀!她想,假若能给男人生个儿子,也许他就会改变对她的态度了。常听人说,女人要想拴着男人的心,最好是给他生个可爱的宝宝。于是女人就盼着能怀上男人的孩子。梦里也就梦到自己的肚子真的大了起来。

两个月过去了,女人身上没有来那个。高兴得女人心里像开了花花一样的得意。而且,饮食上女人也开始有了反应。女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有种彻底解放的轻松与快乐。女人就想着应该先告诉男人,也算是给他一个惊喜。

第二天,女人跑到邻居家,借电话拨通了男人的手机。

男人开口就问:“有啥球事情了?还要费钱打电话啊!”

虽然和男人相隔千里,但从男人的口气里她听得出来,男人对她依然是近乎绝情的冷漠。

她低声地说:“俺……有了。”

男人大声地吆喝:“说啥啊?不会大声说话啊?”

女人又重复了一遍,男人听清楚了,然而却不屑地说:“那有啥球稀奇的?我当啥球关紧事呢!”说完,没等女人反应过来,就把电话挂了!

女人慢腾腾地回到家。折腾了整整一宿。天亮的时候,女人叫开了婆婆家的门。她说:“我要回娘家几天,钥匙就留在你们这里了。”女人快步地走开了,头也没有回。

等了几天,依然不见女人回来,婆婆就到她的娘家打探,可结果是,娘家人说,她压根就没有回来的。婆婆慌了,给儿子打电话,可是儿子却不以为然地说:“就她那球本事,跑不到哪里去!看我回家咋的收拾她!非离婚不可了!”

说说话话就到了年底。男人回来了,可是女人还是没有回来。男人看看家里的东西,一样也没有少。男人纳闷,女人到底到哪里去了呢?

过完正月,女人终于回来了。她的出现几乎让村上人感到一种震撼,尤其是女人们,睁大的眼睛里含着一种强烈的羡慕。就出去了几个月,打扮得和城里的女人没有啥子区别了。而且还不时地拿出手机接个电话。

女人走进家门。男人开口就说:“你回来干啥?”

女人淡淡地说:“不干啥,就是回来跟你离婚!”

男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啥?说啥?!”

女人又重复一遍:“我要跟你离婚!”

男人有点结巴地:“那你怀的孩子呢?孩子让你弄哪里去了?”

“我把他做了,因为我知道他救不了我!”女人镇定地说。

女人的手机响了。女人对男人说:“我很忙,这就走了!家里的东西我不要,都是你的。咱们在这里说不清楚的东西,还是到法院说吧。我已经请了代理律师!”

女人走了,走得轻松自然,男人的心里却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痛……

二 : 离婚

这几天人们都忙昏了头,不是忙着上班,也不是忙着走亲戚串人户,而是忙着去离婚。

丽蓉和明军在家里关着门,已经闹了两天了。

明军是大明公司的老板,他管理着几百号人,厂里的效益也很好。他很有钱,有几百万吧。

丽蓉没有工作,但她比有工作的人有钱,她每年炒房地产就能赚到几十万。

孩子已经长大,在外地工作,工资也不低,四、五千元总还够他自己的花消。

丽蓉和明军有两套150平方米的房子,都是在单位时,享受国家政策买的。花钱不多,每套大概4、5万元吧。丽蓉下冈后她把她的房子租给了别人,每年能或多或少地收到几千元的房租费。一家几口人就住在老公的这套房子里。(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丽蓉很有头脑,她知道这几年的房价要涨,全国到处都在开发,她利用贷款,将国家的资金拿去买房又卖房,从中得到了很丰厚的利润。

云县坐落在大山深出,四面群山环绕,一条滔滔的大河从中穿过。

开发商看准了这个地方。在这里扎个大型水库,修个很大的电站,将带来财源滚滚。这里淹没的地少,就迁一个县城,县城还县城也不过投资几十个亿。

然而这里现在的人太多了,如果每人一套房子,业主的投资太大,得有个可行的方案。想来想去,业主想出了一个方案,每户一套房。

消息就是灵通,还没公布,县里的很多人都知道了。一个好好的大家庭,有了分成小家的念头。结婚自由,离婚也自由,两口子离婚不就是两个家了吗?每人不就有一套房了吗?

这时老的也想离婚,小的也想离婚。

各镇上的办公室可热闹了,每天都排着长长的离婚人。

男女间有愁眉苦脸的,有说说笑笑的。手里都拿着从单位开来的证明——夫妻感情不和。

办事人员忙得连饭也顾不了回家吃,干脆叫餐馆送盒饭。

每一对夫妻进来都是横眉绿眼的,说话的语气也非常生更,显出那感情不和的样子。

办事人员看了介绍,随便问了两句,用温和的口气调解一下,夫妻双方用坚定的语气坚持要离。办事人员收回结婚证,从抽屉里拿出离婚证,写上双方的名字,盖上红印章,收取30元的手续费。男女双方各拿着属于自己的绿本本,怀着担忧离开了这里。

离婚的人一对接着一对,从早上八点忙到下午六点,那几千张离婚证几天就开完了。知道消息晚的人都非常地担心,离不了婚就少得一套房子呀!

丽蓉很早就知道了这消息,她和丈夫明军商量“离婚”,然而明军怎么也不同意。丈夫说:“夫妻间感情好好的为什么要离婚呢?不就是为了占便宜多得一套房子吗?钱能买回感情吗?”

然而钱复心的丽蓉这次为钱真的给丈夫翻了脸,她不顾和丈夫相处20年的感情。她不顾和丈夫相爱结婚时什么也没有,而现在很富有的家,她不顾在下冈时夫妻双方为了钱而到处东奔西跑的同甘共苦的事。也许是她穷怕了。

她向丈夫数落着孩子读高中时交不起学费而向别人借钱时的难堪,她数落着丈夫一家六口人住在不满20个平方米屋子里的惨相,她数落着丈夫,在老人病重住院期间,使他们当时负债累累的情景。

丽蓉和丈夫每天大吵大闹,不吃不活,也不和丈夫做饭,洗衣。她是下了决心要和丈夫离婚的了。丈夫白天要上班,回来还要被她闹,丈夫实在是没有精力了,丈夫受不了。她把丈夫赶出了家门,他们分居了。两月后,丈夫同意和她离婚,然而就在她们来到镇上办理离婚时,离婚证已经发放完了。

上边好像意识到了这点,又制定出了新政策,移民住房要以两年前的登记为准。这时那些感情好的,是为了得房而离婚的,分居不便,又来镇上复婚。

自从丽蓉和丈夫闹离婚后,丈夫一直几个月没回来。这时的丽蓉心里总感到惶恐,难道丈夫有外遇了吗?难到丈夫不爱她了吗?丽蓉每天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难到是自己错了吗?我也是为了这个家呀!

丽蓉想道:我要去找回丈夫,要向他赔礼道歉,我不能失去丈夫,我要把他请回来。

十月的秋风带着寒霜刮来。它无情地吹落了满山的树叶。它吹在人的脸上,使人们感到一阵阵的寒冷。

就在丽蓉想去向丈夫认错,请求丈夫谅解时,丽蓉收到了法院送来的传票,丈夫明军向丽蓉提出了离婚的诉讼。

丽蓉看见法院的传票,心里凉了半截,脑子里嗡翁的响。

十月七日的早上十点钟,丽蓉走上了法庭的被告席上。丈夫向法官宣读了离婚的理由,和离婚后财产的分割。

丽蓉不同意离婚,然而法官一再调解,丈夫始终坚持离婚。

法官根据婚姻法的规定,为了维护妇女的权利,根据丈夫的安排,最后将房子和家里存的钱断给了丽蓉。丈夫明军只拿着一张离婚判决书酸楚地离去。丽蓉走出法院,眼巴巴地看着丈夫消失在,这快要淹没的小县城中。

丽蓉恍恍惚惚地回到家里,守着一栋空空的房子而大哭起来。

三 : 离婚

乡里计划分住房地。条件——拥有本村户口。

夫同妻商量。咱俩的户口早年已迁入市里,现在只有我父母的户口在乡里,少分了好多地。夫捶胸顿足道。这心,痛哪!

那你说该怎么办?妻关切地问。

我问过了,听说有一条政策。夫靠拢妻说。离了婚的子女就可以将户口迁回乡里。

妻惊慌地盯着夫。

慌什么?夫挺直腰杆说。我又没说真离婚,我的意思是咱先假离婚,这样下来可以多分上一些地。(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妻沉默。

夫瞄了瞄妻,赌咒道。我对天发誓,迁完户口后我要是不跟你复婚,我出门就得被车撞死 ……。

妻赶紧捂住夫的嘴。我明天跟你去办离婚手续就是了,何必赌这样的咒。

夫揽妻入怀。我就知道你最好!

户口迁办完毕,妻开心地问夫。咱啥时候去复婚?

夫一脸春光道。我是要结婚,不过,不是跟你。

妻骇然。可你不是赌咒说......。

赌咒!夫冷笑。谁还信那个!

大门“咣当”一声送走了夫,同时也挡下了妻那凄厉的哭叫声。

四 : 离婚

离婚

文:紫罗兰

被窝里的两个人还在熟睡当中,手机铃声突然不依不饶的响了起来,半夜三更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谁呀?真烦人。天还没亮呢。”岚儿嘟囔了几句,不情愿的翻了个身,把手从丈夫温暖的怀抱里小心翼翼的抽了出来,伸出一只白皙丰满的手臂,在枕头底下摸了半天,终于找着了手机,“喂,谁这么讨厌呀?”

“呜呜呜。。。。”电话里传来一阵哭声,深更半夜突然听到这么哀怨的哭声,岚儿心里一惊,瞌睡也没了,她壮着胆子问道:“谁呀?说话呀?”电话里除了哭声还夹杂着呼呼的风声,岚儿着急了,一声怒吼:“到底是谁?说话!”这一招还真管用,电话那头的哭声立马停止了。沉默了半响,手机里终于传来一个声音:“是我,阿姐。昨晚我和你姐夫吵架了,那个死鬼把我揍了一顿,还把我赶出了家门。小妹,我再也不回那个家了,这次我坚决要和他离婚!!”

愣了半响,岚儿才清醒过来,她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对冤家,已经不是第一次闹离婚了,这种半夜三更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也不是第一次了。虽然经历过无数次了,岚儿还是被狠狠地吓了一跳。

阿姐有个不幸福的婚姻,这让她的情绪很不稳定,甚至产生过自杀的念头。每次受了委屈,她总是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岚儿,这个时候,只有岚儿的细心呵护才能稍微平复她那颗受伤的心。(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岚儿呢,听到阿姐受欺负,虽然气愤难平,可是碰上这么个不讲理的姐夫,她也无可奈何。劝也劝了,骂了骂了,你这头气还没消呢,她那边已经和好如初了,搞得岚儿是啼笑皆非。丈夫对岚儿很不满,说她多管闲事,可是姐妹情深,每次阿姐打电话来,岚儿都很无奈,你说这事管还是不管呢?

姐夫的脾气很倔,他是农村里出来的,没念过多少书。家里三兄弟都是大老粗,脾气很暴躁,两个嫂嫂也经常挨哥哥的打。他们三兄弟经常得意的把那句话挂在嘴边:“女人要是三天不挨打,就得上房去揭瓦。”婆婆身材瘦小,是个传统的农村妇女,也管不了儿子的事,虽然嘴上时常数落儿子几句,心里头还是向着儿子的。

阿姐是个贤妻良母,可是生性懦弱,家里头里里外外都是她一个人操持着,挣钱也比丈夫多。可是丈夫脾气暴躁,不心疼人,还有酗酒的毛病,一喝多,就借酒发疯,把阿姐往死里揍。

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句老话说的一点也没错,我阿姐真的就是这样,千挑万选,还是嫁错了男人。当年,正值青春韶华的阿姐长得是如花似玉,父亲为了让她有个好工作,将来能少吃点苦,于是提前退了休,让她顶了职。那里想得到,漂亮的阿姐让在家务农的姐夫给盯上了,死缠烂打,紧追不放,心地善良的阿姐终于软下心肠,答应了这门婚事。

父母都反对,可是阿姐铁了心要嫁给这个农民。母亲提出一个条件,姐夫必需要有工作才能娶阿姐,本以为可以让姐夫知难而退。谁承想,姐夫还有个在国土局当官的爹,经过他的疏通,姐夫终于成了一名零时工,这样一来,他也如愿以偿的娶到了阿姐。

婚后,姐夫就露出了丑陋的嘴脸,吃喝嫖赌样样来,脾气还暴躁,动不动就拿阿姐出气。当时阿姐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没办法,阿姐只好忍气吞声,继续维持这段不幸福的婚姻。

两个人时常吵吵闹闹,结婚的嫁妆都给姐夫砸的稀巴烂,家里一片狼藉,旁人都不敢去他家里串门。阿姐每次一回到娘家,就哭哭啼啼,爹娘见了,又心疼又生气,恨自己的女儿不争气,如果当初不是她坚持要嫁给姐夫,现在也不会遭这份罪了。

可是骂归骂,日子照样还得过。阿姐在娘家住上几天,拿着爹娘送给她的生活用品,又回到了自己那个支离破碎的家。在这样的吵闹声中,孩子呱呱坠地,姐夫也转成了正式工。

姐夫顿顿离不开酒,每次都是喝得醉醺醺的才被朋友劝回家来,醉醺醺的坐在大门外头,也不进门,骂骂咧咧的,还得阿姐亲自去哄,好话说尽一箩筐,才肯乖乖回家。到了家里边,嚷嚷着要阿姐给他做宵夜,吃完宵夜,还不肯睡,还得听他胡言乱语的说上一通,直闹到筋疲力尽,才肯罢休。

最近,听阿姐说姐夫和他单位里的一个女同事关系挺暧昧的,俩人同进同出,亲亲热热的,那女人经常找借口让姐夫开车送她去这去那,俩人还经常去舞厅里厮混。

为了这事,阿姐和姐夫闹了好几回,也和那女人当面锣对面鼓的吵了几架,甚至闹到单位里边去了。领导其实早就知道了,当面都安慰阿姐,让她别着急,可是清官难断家务事,三人之间还是纠缠不清。

阿姐日不能食,夜不能寐,好几次半夜打来电话,哭哭啼啼说她站在桥上,想寻短见。我的天,每次接到这样的电话,我都胆战心惊,却又无能为力,只得轻言细语,好言相劝。丈夫戏言,“你是姐姐还是妹妹?怎么你比你姐还操心呢?”我说:“我和她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你说我能不操心吗?”丈夫也只好摇头苦笑,随我去了。

闹到后来,姐夫家里边也知道了,他母亲和姐姐苦苦相劝,都要他和那个女人断绝来往,不然就和他断绝关系。儿子对他也心生恨意,见了面不再亲热的喊他爸,他这才收敛了一些。

一段风波就此结束,我终于可以安稳的睡个好觉了。阿姐半夜里在电话中的哭泣声,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惊魂一刻。每次从睡梦中惊醒,我都要被这样的哭声吓得胆战心惊,然后在极度不安中度过一个不眠之夜。

为啥别人夫妻都恩恩爱爱的,就他俩过不安生呢?我问过阿姐:“就他这德行,你怎么能够受得了呢?为啥不离婚啊?你还年轻,趁早离了还能找个心疼你的男人。”阿姐对我说出了心里话,其实她也烦,也想离了单过,可是每次都狠不下心,说是为了让儿子有个完整的家。我听了,只好摇摇头,任由她去,毕竟日子是她自己的日子,还得由她自个儿做主。

没想到才安生了几天,这俩口子又闹腾了起来,这次姐夫实在是太过分了,就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把阿姐揍了一顿,还把阿姐直接关在了门外头。母亲气愤不过,说了几句,没想到姐夫是个混蛋,竟然对母亲恶语相向,母亲气的要将他们赶出家门。

姐夫不服气,说要搬出去住,我说好吧,搬出去好,搬出去,这个家里清静,母亲可以过几天安生日子,好好享清福。阿姐犹豫了,一边是亲人,一边是嗜酒如命的丈夫,我该怎么办呢?

房子暂时没找好,两口子分了居,一人睡一间房,见了面也不打招呼,每天就这么凑合着过,谁也不搭理谁。

这一天晚上,姐夫又喝的醉醺醺的回家了,和往常一样,脸也没洗,牙也没刷,就直接上床睡觉了。隔着一堵厚厚的墙,那呼噜还打得震天响,吓得阁楼上的老鼠呼啦啦蹿过来,又呼啦啦蹿过去,阿姐吓得直哆嗦,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忽然,隔壁传来一阵痛苦的呻吟,阿姐仔细一听,是姐夫发出来的,她转过身去,不想搭理,可是这呻吟声越来越厉害,阿姐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她悄悄地推开隔壁的房门,往里面一瞅,哎呦,只见姐夫疼得满头大汗,在地上直打滚呢。阿姐心里一着急,也顾不上许多了,她叫醒母亲,扶起虚弱的姐夫急忙上了医院。还好,医院离家不远,经过紧急抢救,医生说是胃出血,大量饮酒导致的,如果再晚来一会儿,可能就性命不保了。听了医生的话,姐夫也没敢再吱声。

在医院住了一星期,阿姐每天都守在医院里,精心伺候着,寸步不离,医生护士都夸她是个好妻子,细致入微的照顾让姐夫的身体恢复得挺快。我埋怨了阿姐一通,怪她不该对姐夫这么好,阿姐在电话里告诉我,毕竟还没离婚,她不能见死不救。母亲也在家里忙前忙后,杀鸡炖肉,给女婿做了许多好吃的,这个善良的老人,完全忘记了之前的恩恩怨怨。

姐夫出院了,两个人像商量好了似的,谁也没有主动提起过离婚的事儿。姐夫戒了烟酒,晚上也不再出门,日子又恢复了平静。本来这件事情可以告一段落了,谁知道一次突发事件,让阿姐彻底死了心,她下定决心要结束这段错误的婚姻关系,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是一次同学聚会让阿姐彻底转变了思想,自从结婚以后,阿姐陷入油盐柴米之中,整天和姐夫吵吵闹闹,哪里还顾得上和同学联络感情呢?她的生活总是缺少阳光。

一次上街购物,阿姐正在聚精会神的挑选生活用品,肩膀突然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她回头一看,欣喜若狂,原来是最要好的同学李梅。老同学相见,格外兴奋,阿姐看到李梅红光满面,穿着打扮十分新潮,就迫不及待的问她现在过得怎么样?李梅神秘地一笑:“咱们许久没见,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不如把好同学都约上,这个礼拜六咱们好好聚聚怎么样?”阿姐心动了,犹豫了半天,在李梅热情的邀约下,还是点了点头。

阿姐回家跟姐夫说了此事,姐夫沉着脸,半天没吱声。阿姐急了,大声嚷嚷了起来:“不管你答不答应,我一定要去,我都已经答应人家了。”说完,转身回了房。

站在镜子面前,阿姐仔细打量着自己快速衰老的容颜,看到眼角的鱼尾纹,再想到红光满面的李梅,她捂着脸伤心地哭了。

姐夫看到阿姐一意孤行,没有横加阻拦,只是当阿姐打扮妥当拎着包即将出门的时候,他用阴冷的眼神盯着阿姐的脸足足看了好几分钟,这让阿姐的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害怕。可是一想到马上就能和昔日的好友一起相聚了,她也顾不上许多了,躲开姐夫的目光,飞也似地逃离了这个并不温馨的家。

同学们已经提前到了,大伙儿一看到阿姐到来,纷纷和她拥抱寒暄,这份久违了的亲情让阿姐的心里莫名其妙的涌起一股心酸,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滚落到阿姐新买的衣服上。

同学们都很诧异,纷纷询问阿姐这是怎么了?阿姐轻轻的摇了摇头,她掩饰着激动的情绪,低声说道:“没事,老同学相见,太开心了呗。”说完,破涕而笑。

接下来,阿姐被同学们亲热的簇拥在人群中间,你一言我一语的,回到了童年的快乐时光里。这个时候的阿姐又变成了那个活泼开朗的美少女,要知道,她的人缘特别的好,大家都很喜欢她,只是因为不幸福的婚姻才让她忘记了快乐是什么滋味?

大伙儿聊累了,就围着餐桌一起吃饭喝酒,热热闹闹的就像一家人,有那爱开玩笑的男同学又旧事重提,说起了当年阿姐和班上一个男生之间的初恋。那个男生一直很喜欢阿姐,直到阿姐参加工作以后还经常去找她,后来阿姐结了婚,他们俩才没有再来往。此时这个男生正在不远处用温情的目光注视着阿姐,仿佛在问她过得好吗?阿姐的脸在酒精的烧灼下变得格外生动,仿佛又变回了那个单纯可爱的少女。

吃饭的过程中,姐夫接二连三打来几个电话,阿姐小心翼翼地解释了半天,就挂断了。吃完饭,本来阿姐想告辞回家的,可是同学们依然不肯放她回去,非要拖着她打几圈麻将,说难得见面,一定要玩的尽兴。

这期间,电话一直在响,同学们纷纷取笑阿姐,说她有个“夫管严”的毛病,还说今天无论如何不能让她提前溜走。阿姐今天的手气特别的好,一会儿就赢了一大把钞票了,亢奋的情绪让她暂时忘却了家里的烦心事,殊不知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麻将散场,阿姐才发现夜已经深了,她从来胆子小,怕黑,不敢一个人回家。于是大伙儿有意将阿姐的初恋男友从人群中推了出来,怂恿他直接送阿姐回家。

大伙儿一溜烟地消失不见了,只剩下阿姐和她的初恋男友,阿姐看了看黑黢黢的夜晚,胆战心惊的,只好让这个昔日恋人送自己回家。路上,终于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两个人聊了许多,男友知道阿姐过的不幸福,激动的抓住阿姐的双手喊道:“离开他吧,这样下去你会失去自我的。”阿姐摇了摇头:“不,我已经这样了,不想再改变什么了。”

离家还有几十米,阿姐转身对男友说道:“谢谢你送我回家,你回去吧,很抱歉,我们家那位脾气不大好,我不能邀请你上去坐坐了。”男友深深地叹息了一声,他摇摇头消失在了夜色里,阿姐整理了一下心情,抬腿朝自家的楼道迈去。

黑暗中,一个男人突然从身后蹿了出来,一把揪住阿姐的头发,拳头像暴风骤雨般砸了下来,丝毫没给阿姐任何心理准备。阿姐晕倒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从刺骨的寒风中醒来,拖着满身的伤痕回到了自己的家。门被锁着,阿姐蜷缩在在门口的角落里哭了一整夜。

天亮了,房门打开,姐夫穿着崭新的皮鞋出门了,这双鞋是阿姐前两天在网上替他买的。他出门时,眼角都没斜视一下,仿佛看不见浑身是伤的阿姐。

阿姐等他出了门,这才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进了家门。母亲看到她披头散发的样子,心疼的落下了泪水,叹息着摇了摇头:“自作孽,不可活啊。”阿姐伤心的扑进了母亲的怀抱里,嚎啕大哭起来。

泪水哭干了,阿姐收拾好行李,从箱底翻出大红色的结婚证,愣愣的看了半天,冷笑着将它撕成两半,嘴里喃喃自语道:“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三天以后,姐夫搬离了这个家,他们结束了这段破碎的婚姻。阿姐在沉默了一段时间以后,重新开始了自己的人生,她又恢复了欢声笑语。除了工作,她把自己的时间都用来交友,她和朋友们一起逛街,一起喝茶聊天,一起自由快乐的做着自己想做的任何一件事情。

值得高兴的是,我再也没有在半夜听到过阿姐的哭泣声,我躲在温暖的被窝里,美美地做起了香甜的梦。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苹果手机白屏怎么回事-苹果手机闪退是怎么回事 下一篇: 殷桃的嘴怎么了-殷桃的嘴怎么了 殷桃图片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