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公司倒闭潮-游戏行业再掀资本热潮:5家公司超28亿资金

一 : 游戏行业再掀资本热潮:5家公司超28亿资金

从10月7日起,天神娱乐、中南重工及迅游科技均公布各自投资并购及资产重组方案。其中,天神娱乐通过设立基金拟以13.23亿元收购《琅琊榜》出品方儒意影业49%股权;中南重工拟定增8.7亿收购手游发行商值尚互动;迅游科技拟收购移动应用安全服务商洋浦伟业,标的估值或超6.3亿元。

除此之外,世纪游轮宣布终止与原重组标的信利光电股份有限公司的重组事项,拟向巨人网络全体股东非公开发行股份购买巨人网络100%股权并配套募集资金。上海新文化与北京软星科技合资成立新公司,双方共计认缴200万元。

  天神娱乐拟13亿元并购《琅琊榜》出品方儒意影业49%股权

10月7日晚间,天神娱乐发布公告,该公司参与设立的并购基金天神娱乐文创基金拟以现金购买股权方式投资儒意影业,投资金额为13.23亿元,投资完成后天神娱乐文创基金将持有儒意影业49%股权。

儒意影业的主营业务为影视剧的策划、制作、及其衍生业务,是国内主要的基于互联网数据分析基础上进行电影和电视剧内容研发、制作的公司。儒意影业自成立以来,已策划出品多部影视作品,如《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老男孩之猛龙过江》、《小时代3》、《小时代4》、《一个勺子》等,即将上映作品如《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夏有乔木雅望天堂》(片名以实际上映名称为准)等;已策划出品多部电视剧作品,如《李春天的春天》、《北平无战事》、《左手劈刀》、《琅琊榜》等。

此次投资是公司参与设立的并购基金天神娱乐文创基金对外投资项目,属于并购基金的正常投资经营行为,并购基金产生的投资收益可以为上市公司带来新的利润增长点,对公司无不利影响。

兴业证券指出,并购基金的投资目标以影视娱乐为主,公司的泛娱乐战略实施持续深入。游戏是目前变现能力最强的内容子领域,设立合资成立投资中心将大大提升外延布局速度,不断推进其跨界到影视动漫等IP资源的强劲外延实力。

  巨人网络欲借壳世纪游轮回归A股 后者临时更换标的

10月8日,世纪游轮发布了重组进展显示,提及公司终止与原重组标的信利光电股份有限公司的重组事项,并重新选定了重组交易标的为史玉柱旗下上海巨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巨人网络”)。

公告提出,公司于9月30日与巨人网络及其实际控制人史玉柱签订了《重大资产重组意向框架协议》,拟定交易方式为公司拟向巨人网络全体股东非公开发行股份购买巨人网络100%股权并配套募集资金。其中,公告还提及巨人网络是一家以网络游戏为发展起点,集研发、运营、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互联网公司。目前,世纪游轮公司及相关中介机构正在开展与本次重组相关的尽职调查、审计、评估、具体重组方案的论证等相关工作。

据了解,世纪游轮自2014年10月27日发布公告筹划重大事项停牌后,曾发布了二十四次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进展公告。直至2015年7月29日,世纪游轮公司才对外宣布控股股东彭建虎与信利光电控股股东信利工业(汕尾)有限公司签订了重大资产重组的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同意共同推进世纪游轮向信利光电股东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信利光电股权并同时募集配套资金。公司曾于当日表示,信利工业将成为世纪游轮的控股股东,信利光电将成为世纪游轮的控股子公司。

今年7月17日,被问及在A股重新上市事宜时,已经从美股完成退市的巨人网络总裁纪学锋说,其对中国股市还是非常有信心,而巨人网络的市值1000亿元是起点。

  北京软星与上海新文化成立合资公司 共计认缴200万元

上海新文化与北京软星科技日前共同成立仙境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仙境网络),力图共同发展影视内容和游戏,寻求影游联动的商业机会。其中新文化认缴102万元人民币,占注册资本总额的51%;仙境网络认缴98万元人民币,占注册资本总额的49%。 组织结构方面,仙境网络董事会由5名董事组成,新文化可提名三位。

上海新文化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上海影视文化领域的上市公司,主要从事影视内容的制作、发行业务,代表作品《一帘幽梦》、《步步杀机》、《一代枭雄》、《胭脂霸王》、《胜利之路》、《两个女人的战争》等。

软星科技是台湾大宇资讯旗下网游开发及运营商,目前已成功推出《仙剑奇侠传》系列、《大富翁》系列等单机产品,以及《大富翁ONLINE》和《仙剑奇侠传逍遥游》桌游卡牌等。

新文化与软星科技成立合资公司有利于将公司影视IP等资源改编成网络游戏,同时布局软星科技的优质IP资源,实现IP的多元化开发利用,加速影游联动商业模式的落地。目前已知大宇的轩辕剑和仙剑IP都与新文化有合作,合资公司的建立也许是为之后的影游联动做准备。

  中南重工拟定增8.7亿收购值尚互动 将进军网游行业

10月7日,中南重工发布公告,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钟德平、朱亚琦、刘婷、邓金华、田华东、佳恒投资、信德奥飞、力奥盈辉、康远投资合法持有的值尚互动合计100%股权。本次交易中标的资产值尚互动100%股权的预估值约为 87,134.46 万元,经公司与交易对方协商确定值尚互动100%股权交易价格为 87,000万元 。

根据预案,公司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支付全部交易价款,其中现金对价4.35亿元,其余由公司通过发行股份方式支付。公司并拟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8.7亿元,4.35亿元将用于支付现金对价,剩余部分补充流动资金。

值尚互动主要从事移动游戏的代理发行和运营以及信息推广服务,移动游戏代理发行业务的收入占比保持在75%以上,是其盈利的主要来源。目前,值尚互动主要代理发行的是运行在移动终端上的游戏产品,其中《龙印OL》、《马上三国》、《大话水浒》、《街头激战》四款游戏占值尚互动及其子公司游戏业务收入总额的69.48%。

截至2015年7月31日,值尚互动股东全部权益账面价值为3617.55万元(未经审计),评估后股东全部权益预估价值为8.71亿元,增值率2308.66%。公司认为,除游戏公司普遍估值增值较高外,标的资产较高的资产盈利能力、未来较高的业绩增长速度和优秀的游戏推广运营人才也是导致估值较高的原因。

  迅游科技宣布重大资产重组 拟收购洋浦伟业股权

10月8日,迅游科技发布公告称,此次重大资产重组的方案初步确定为公司发行股份购买北京洋浦伟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洋浦伟业)股权,同时募集部分配套资金。据相关媒体报道,标的估值超1亿美元(约合6.3亿元)。

记者了解到,“梆梆安全”正是洋浦伟业2010年打造的移动安全应用品牌,“梆梆安全”主要为移动应用提供安全加固、安全评估、渠道监测、大数据风控等服务,是国内首个也是规模最大的移动应用安全服务商。

实际上一直以网游加速器为主营业务的迅游科技,自上市来一直被质疑业务存在增长瓶颈,尤其是在当下网络游戏增速放缓,手游急速爆发之时。也有观点认为,迅游科技欲借此拓展新业务。

二 : 微视点:网传社交游戏公司“五分钟”面临倒闭,引发各方热议

曾凭借《开心农场》一举成名的社交游戏研发公司“五分钟”,被传团队解散,相关业务已出手,“濒临倒闭”。一夜之间负面消息蜂拥而至,引发业内人士激烈讨论。

“五分钟”联合创始人COO@徐诚Season站出来表态

多谢大家关心,五分钟没有大碍。我们正在经历创业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一次挫折。我们将会把五分钟的几款新产品拿出来和业界知名的公司一起合作运营。将资源更集中到五分钟最优质的资产上面。我,@郜韶飞 @FM康天 都在为此事努力。目前进展良好。请大家放心。[www.loach.net.cn]共勉!

@吴刚表示慰问:一夜暴出这么多五分钟的负面,我不了解这家公司所以没有发言权,但是如果是一家坚持原创的游戏公司就算出了状况也值得我尊敬!相信困难是暂时的!没有创造力的游戏就是行尸走肉与死无异!不评价不诊断,相信没有几个创始人不希望把公司做好,人无完人,大家不是生来就是企业家,失败是做企业的常态,看不惯人家五分钟还没关门呢,就开始唱死唱衰的,如同有人病了,就有人传这人要死的道理一样。要有点同情心啊!

一些业内人士表现出惋惜的态度:

@倪伟:再优秀的游戏开发公司,没有自己的用户,把命脉交给另一家公司是无法成长壮大的。看人脸色生活是杯具的!

@吴京华:当初肯卖给腾讯的话,也许会好过一点。国外这样的公司不少,比如那个出draw something的,赶在快死的时候卖了,虽然卖了之后也一塌糊涂,但创始人钱也到手了。关键是,不会因为钱烧光解散,团队可以公司内调配。

@陈让:潮气潮落。社交游戏过了疯狂赚钱的时候了,获取用户成本太贵了,已经比3年前贵了6倍到10倍,好友邀请,病毒营销,用户不买账。不过看到五分钟这状况,真是觉得可惜,五分钟是有原创能力的团队。

@Uncle_Zheng: 2010开心农场2在人人上线后的种种不给力仿佛已经在预示今天的局面,相对于热酷的品牌效应和市场推广能力,五分钟很少有具有冲击力的动作,所以输不仅仅在于早期决策和创新力,对市场和竞争估计实属不足

其他一些业内人士对移动互联网游戏开发的痛苦持理解态度:

@139ME-朱连兴:10年前一个朋友告诉我:人生的第一桶金会散掉!

@折折熊: 游戏行业,特别是这种没有持久生命力的游戏,都是一锤子买卖,过去的辉煌不是下次成功的铺垫。

当然也不缺泼冷水的:

@魔都小瞿:关于这种依托他人的平台游戏,我的理解是。1:你的游戏是否无可替代,持续领先出色?2:开始过上富日子的团队,很少能回去过穷日子。3:国外有失败多个项目,后面成功项目的典范,国内与之相反。4:要和平台建立长期合作共赢的关系,也要设计自己长远的方向。5:替团队中的每个人规划未来。

当然也有反击泼冷水的:

@彭军辉在北京: 有的人说别人的失败的时候都津津乐道,仿佛自己是圣人,是最聪明的人,不会失败,不会犯别人犯下的“低级错误”。哈哈!我无语,只好说,节日快乐!

但愿“五分钟”可以战胜挫折,坚持自己的原创!

三 : 手游现增长拐点:小团队倒闭潮 资本整合加速

梁辰 8月3日报道

除了Showgirl 事业线不准超过2厘米之外,今年ChinaJoy上另一个讨论的数字值得关注——上半年移动游戏收入同比增长67.2%,这是中国手游收入增幅百分比首次跌破三位数。

在经历了两三年高速增长后,手游行业的繁荣在资本的操纵下,或将迎来一轮整合期。在2015年ChinaJoy期间,腾讯科技采访的游戏行业人士大多都支持这样的结论。

事实上,手游行业两极分化已十分明显。“好游戏的月流水能够上亿,而差的一个月也就二、三十万,连研发成本都难以覆盖”,有业内人士告诉腾讯科技。

种种迹象显示,手游市场的发展正在经历新的拐点。

两极分化

2015ChinaJoy的各类展馆,除了为用户提供PC游戏的体验,各种移动设备亦大量摆上展台。但从人气上来看,那些主打移动游戏的展台却显得冷清,因为用户完全可以通过自带设备进行体验,而且很难出现吸引人的产品。

2015年上半年,手游市场爆款产品已难以出现。 一方面,手游市场被过度消费,厂商在2014年整体收入迅猛增长;另一方面,产品的研发和生命周期延长,导致游戏公司想要推出第二款能够匹及其前一部爆款手游的时间也相应延长,新品发布拖延至了2015年第三季度末。

这对小型游戏公司的生存模式提出挑战。“2012年市场上什么火就做什么,谁快就能赢;2014到2015年,那些中小手游团队,还想着跟市场风头走,没有自己擅长的领域,肯定是会被击溃的。” 艾瑞咨询首席分析师曹笛告诉腾讯科技。

小团队的价值也正在跌落。“有些小团队上半年找公司投钱的时候,张口就要1000万,下半年给300万就知足。” 游族网络COO陈礼标表示,小团队的产品尽管在内容上并没有变化,但叫价已从去年年中开始下降。

游戏公司高层已经清楚意识到了这样的趋势。飞鱼科技总裁陈剑瑜也表示,中国的游戏环境,对非常初创型的手游团队和小型厂商基本上已经没有机会,大公司(主要是端游公司)快速切入,大部分中型公司成为战场厮杀的主力——今年游戏领域的并购案例将大幅增加。

对于淘汰名单,西山居副总裁郑可认为,是那些研发实力还没有建立起来的团队。虽然某些公司有一款产品能在2014年获利,但没有深度研发积累,难以满足对游戏品质越来越高的需求,就会逐步被淘汰。

“手游公司将是两极分化,强者愈强。”陈礼标强调。不过,他同时表示,目前并不能确定哪些公司成为最后的赢家,即便在2013、2014年获得资本认可,甚至是通过上市或并购完成规模扩张的公司,接下来能否长期保持市场地位仍是未知。

产品方向更加细分

在中国的手游市场上,用户再难以看到类似《找你妹》、《疯狂猜图》等爆款轻游戏应用的产生。取而代之的是,《梦幻西游》等传统端游IP改编成手游的偏重度游戏,以及类型更加细分的如针对女性玩家或军事题材类的游戏,以及利用各种影视、动漫、综艺节目等IP推出的“同名”游戏。

国民级的成功产品难已再现,分析人士表示,未来的发展主流是细分市场,传统玩法在迭代的同时,细分市场正在以二次元、体育、军事等题材不断向外拓展。

在陈芳看来,与海外大部分用户规模较小的市场不同,中国某一个细分品类的手中就可以达到区域市场的规模,游戏类型的边缘正在交叉不断模糊。

这是手游另一种趋势,向多元化细分领域发展。陈礼标表示,与端游和页游不同,手游品类的包容度更大,过去在页游和端游时代里面能够赚钱的产品,类型很少,但是手游的品类已经远超过页游和端游,不断有新的游戏模式被创造。

乐逗游戏COO苏萌表示,手游行业早期是粗放式发展,产品较少,现在玩家会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市场,开发出适合不同人群的产品。“每一个领域都有它的用户存在,只是这些用户的需求还没有得到满足。”

“在这个时代,生存一定是越来越艰难的事情,你越擅长干什么就干什么,才能活下去。” 艾瑞咨询首席分析师曹笛表示。

IP续作化

昆仑游戏CEO陈芳认为,小团队必须要有核心竞争力,没有优质的游戏版权来制作游戏,就要面临被洗牌的风险。

此前,大多数游戏厂商围绕卡牌等过去积累的资源进行变现,但这个变现模式遇到阻碍,手游行业正进入全面的内容竞争。除了IP本身,题材、内容的对象如果是以特定的用户群体作为受众,也有更强的召唤力和生命力。

这种趋势就是IP的续作化。时隔五年,来自芬兰的休闲益智类手游《愤怒的小鸟》的第二代日前通过昆仑游戏正式在中国市场发行,但其开发者没有意识到,其已难以追赶中国的游戏开发商的迭代速度和步伐。《保卫萝卜3》的攻略已经在网上随处可见,而《魔力宝贝》资料片“巫师归来”也已上线,后者将客户端网游的更新模式引入手游。

经典产品的续作化依然是一个趋势。虽然新的产品最终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形式,而且两代之间的数值也不相通,但是对于拉回原来流失的用户和吸引老用户依然有很强效应。

四 : 五分钟否认倒闭:公司内部调整 将集中资源做2款游戏

五分钟因开发出“开心农场”而被人熟知,不过2011年后,社交游戏整体走下坡路,五分钟也就再未推出像《开心农场》这样重量级的游戏。(TechWeb配图)

【TechWeb报道】6月21日消息,今日有消息称,“开心农场”、“小小战争”游戏开发商五分钟B轮融资失败,面临倒闭,团队已经解散。对此,五分钟联合创始人、COO徐诚与TechWeb连线时表示,公司确实有内部调整,但只是搬了办公室,解散一说为谣言。

五分钟是一家社交游戏开发和运营商,公司位于上海。2008年,五分钟因开发出“开心农场”而被人熟知。2009年4月,腾讯与五分钟达成合作,拥有了开心农场最高使用权,并将开心农场改名为QQ农场上线。2009年底,五分钟获得德丰杰投资公司350万美元投资。 2010年7月,CyberAgent联合JAIC中国投资五分钟,金额在50~100万美元之间。

2010年8月,五分钟推出《小小战争》。2010年12月,五分钟曾起诉恺英网络的公司《恐龙王国》侵权,山寨其《小小战争》。2011年4月,五分钟起诉恺英网络侵权案开庭,当场未宣判,至今没有下文。

由于社交游戏面临生命周期短,2011年后,社交游戏整体走下坡路,五分钟也就再未推出像《开心农场》这样重量级的游戏。

近日有传闻称,五分钟B轮融资失败。徐诚未正面回应这一问题,表示当五分钟业绩更上一层楼时会进行B轮融资。

徐诚坦言五分钟正遭遇创业过程中的挫折,他总结,过去五分钟精力过于分散,未来将专注做1-2款游戏。

5月底,徐诚曾发微博:“五分钟没有大碍。我们正在经历创业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一次挫折。我们将会把五分钟的几款新产品拿出来和业界知名的公司一起合作运营。将资源更集中到五分钟最优质的资产上面。我、郜韶飞、康天都在为此事努力。目前进展良好,请大家放心。”

五分钟公司遭遇的挫折也是社交游戏开放商的缩影。开发商们都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如何延长已经成功的社交游戏的生命周期?社交游戏设计一般比较简单,用户容易上手,但另外一方面,也造成了门槛低,容易形成审美疲劳。TechWeb曾报道,社交游戏的平均生命周期在6个月左右,不太好的游戏达不到6个月。而这6个月中,可能只有两三个月是赚钱的。(可心)

五 : 裁员风暴,倒闭寒潮:游戏人仓皇出逃的2016年

忙里忙外又是一年,摩拳擦掌准备裁员。

2016年10月,陈二狗动了离开游戏行业的念头。

今年9月,葡萄君曾经在《从融资两亿到薪资纠纷,游戏厂商今年不好过》中讲述了银河数娱的困境。当时整个集团的员工都被迟发工资,迟缴公积金,陈二狗也不能幸免。

于是制作人和研发领导开始找他谈话:如果你主动离职,公司就立刻跟你结清拖欠的工资,并再给你2000元补助。9月底,基于对这家公司的心灰意冷,陈二狗带着一身慢性病答应离职——虽然这家公司把原有的十几个项目砍到四个,大幅度缩减人员规模,也拿到了新的投资,但他实在是待不下去了。

现在陈二狗决定离开游戏行业,备战公务员考试,选一个朝九晚五不加班的文职——当年陈二狗毕业就进了一家国企,却因为热爱游戏辞职做了策划。如今想来,他觉得自己的脑子一定是坏掉了:

“有一种差距,叫做我理想中的游戏行业和现实中的游戏行业。”

知名厂商:裁裁撤撤的通行证

银河数娱并非孤例,在2016年,许多一时显赫的游戏公司都遭遇了或大或小的困境。

新动文化便是其中之一。今年6月,其发行的手游《鬼吹灯3D》一度抵达畅销榜第三,并稳定在前五十名的位置。但从8月10日开始,这款产品的畅销榜排名便一落千丈。

《鬼吹灯3D》畅销榜排名曲线

10月末,有猎头称新动文化已裁员90%,还有离职员工称,其专注海外的上海分公司仅剩个位数的员工,且近两个月还要砍掉三分之二的运营。

今年6月,新动集团董事长陈运逴在接受葡萄君的采访时,表示集团手中还握有大量资金,此前花了7000万在手游领域试错,之后还会花8000万用于《鬼吹灯3D》,希望半年左右收回成本。

但该名离职员工称,《鬼吹灯3D》原有的渠道评级在B和B-之间,勉强推到B+,只能走一波流,以此吸引更多的投资。但投资并不如想象中多,游戏不够赚钱,公司又不敢签产品浪费热度。现金流转不畅,最终只能裁员。

如果说新动尚属昙花一现,那老牌公司盛大的裁员力度则透露出更加明显的市场信号。今年9月,有消息称盛大游戏将公司的2000名员工裁到了几百人,相当一部分员工在部门合并的过程中被辞退,重组的部门要按约30%的比例进行裁员。虽然调整架构必然是裁员的原因之一,不过市场的变化也加速了盛大的调整。

与之相较,许多大公司的变化并不剧烈,但也流露出变革的意味。2015年11月,巨人网络就曾免掉160名干部中的133名,称要追求扁平的管理结构;今年4月,史玉柱又主动在微博上发表“狼兔论”,将对干部员工每季度实行10%的末尾淘汰,不怕媒体误读为裁员。

在在更早吃到手游红利的触控,这些变化则更加温水煮青蛙,根据36氪的报道,一名前触控员工称:“一直陆陆续续有人走……触控科技在望京SOHO曾零散地租了近13层楼,现在只有一层还留下来办公使用,其他都已经被转租出去了。 ”

对这些知名厂商来说,一旦无法保持在研项目的成功率,那庞大复杂的管理架构便会显得冗余。此时调整结构,进行裁员便成了最好的选择。在这种趋势的影响下,业内许多人都开始捕风捉影,甚至完美世界、畅游、西山居、智明星通、天象互动等知名企业都始终流传着裁员、员工批量离职的真相或谣言。

而在这场裁员风暴中,外企也不能幸免。

例如在某知名日资游戏公司,周期性的招人和裁员都是家常便饭。他们往往会临时招一批人研发一个项目,如果项目不够成功,便将项目组砍掉,然后再招一批人进来。有猎头称,“就像做工程一样,招了很多农民工,楼盖好了你们就都可以走了。”

Crytek的情况则没有这么正常。这家公司曾研发出《孤岛惊魂》与《孤岛危机》等经典作品,并在2015年初获得了亚马逊的7000万美元注资。但近日有员工和猎头称,受德国总公司的现金流影响,其上海分公司也已经欠薪两个多月,且没有为员工缴纳社保。

《孤岛危机》

目前Crytek上海分公司的CEO正在寻求投资和独立,不过暂时还没有结果,原因也很简单——这家公司太久没有盈利项目,许多前沿项目的研发周期也太长了一些。

对这些公司和整个市场来说,裁员或许是优化架构,引导公司朝良性方向发展的必要措施。但对个体而言,身处裁员风暴当中,难免人人自危。

中小公司:密密麻麻的墓志铭

然而这些知名公司的困境还只是九牛一毛。按照顽石互动CEO吴刚的说法,虽然每个人的朋友圈里都充斥着千万流水,畅销榜前十的各路喜报,但这些都是寒冬里的温泉,而非整个游戏行业的现状。事实上,行业中还充斥着大量艰难度日、已经死去或在生死之间挣扎的中小游戏公司。他们才是2016年游戏寒潮的主角。

据一名猎头描述,仅上海一城,就至少有如下公司出现了困境:

几个月前,页游研发公司火之炎老板跑路;

尚掌网络的《胡闹西游》曾代理给EA的麒麟狗,但项目质量不过关,于是公司于今年4-5月倒闭;

掌兴游戏一直在研发一款MOBA产品,其HR曾找到猎头说需要主策。“我猜是主策跑路,没敢给他们找。”结果公司于1个多月前倒闭;

小梦游戏也曾研发一款MOBA产品《小刀塔》,但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

《鬼吹灯3D》研发商掌域科技于近期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

卓派网络也于近期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老板还撑了蛮长时间的。”;

乐卓网络曾经有很多自研项目,后来裁掉了大部分研发人员,转做发行;

通耀游戏拥有《蜡笔小新》等IP,主打二次元,但近期砍掉了所有没有成功的项目;

灵玩网络的《仙魔劫》端游研发了近四年,但近期游戏上线后发不出工资,已经有部分研发人员离职;

慧观网络的ARPG游戏《青龙偃月刀》还未上线,公司就因资金断裂而倒闭;

《全球使命》研发商英佩游戏于近期裁员;

魅魔网络本来于7,8月资金就濒临断裂,后来虽然获得了投资,但最后还是倒闭,产品也未上线……

事实上,这些遭遇了困境的中小公司尚属于有名有姓的佼佼者,还有大量不为人知的公司,安静生长,安静死亡,从未出现在人们的视线当中。

而抛却种种品类选择不妥,管理水平不高、资金运用不善、研发能力不足之类的弊病,他们的困境如出一辙:公司没钱了。

继一线美元风投、PE基金和人民币基金逐一接盘之后,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即将结束的论调终于激起了所有投资人的警觉,创业寒冬正式到来。

雪上加霜的是,2016年5月,证监会又叫停了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四个行业上市公司的跨界定增、并购和再融资。此次禁令大幅度限制了游戏公司在资本市场的能力,使得许多现金流捉襟见肘的公司丧失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泰岳梧桐算是为数不多的,还对手游有兴趣的投资机构,但其VP安静曾对葡萄君表示,他们对游戏业务的投资逻辑有两点:赛道是否足够细分,游戏的微创新是否足够。很明显,绝大多数研发同质化卡牌、ARPG和MOBA游戏的中小厂商都不符合这两点条件。

VR游戏也遭遇了类似的窘境。虽然今年早期,许多拿不到投资的手游团队纷纷转做VR,寻求资本的垂青。但早在今年6月,VR投资的二级市场就已经渐冷,资本开始趋于理性,早期入局的优秀VR游戏团队也都拿到了融资。现如今,即便是经历过39个涨停板的“妖股”暴风魔镜,也传来了裁员50%的消息。

资本遇冷,竞争加剧,市场饱和,2015年寒冬的所有问题非但没有解决,还变得愈加严重。如今年关将至,对于缺乏竞争力的中小公司来说,更多坏消息还会传来。

仓皇出逃的从业者

在这场裁员风暴和倒闭寒潮当中,从业者们如履薄冰。

按理来说,大公司、知名IP和贡献现金流的项目永远是第一顺位的选择。但在当今的市场状况下,只有程序员才是这场危机中唯一的幸存者:只要不挑三拣四,他们总能找到一个和编程相关的职位。而许多离职或被裁的主策、制作人更难找到工作,即便能找到工作也都是平跳甚至降薪。“行情差得一塌糊涂,根本没有挑三拣四的机会。”

于是,许多游戏人决定出逃,逃向同样身处寒冬,但成功更有迹可循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与金融行业。

这一选择必然纠结无比:暴雪的三位创始人曾经回忆,在公司成立的前三年,他们每一天都濒临破产,两个月才发一次工资。所有足够伟大的公司,几乎也都遭遇过一场或几场足以致命的危机。吃不了这些苦,注定只能选择逃离。

暴雪的三名创始人

但国内的游戏公司曾经离钱太近了,没有人能够接受如今的命运。想当年,几个大学毕业生创业做手游就能拿到一两百万的投资;而现在,当承诺的分红没有发出,公司濒临倒闭,自己又被拖欠薪水,游戏行业的诱惑力自然就不如当初了。

此情此景,葡萄君无意重复“产品就是王道”,“用户才是根本”等正确的废话,因为机会的存在终究无法弥补市场大潮的跌落。当风口平息下来,曾经虚假繁荣的游戏行业终究要付出代价;而人来人往之后,也只有依然热爱游戏的游戏人才会让这个产业获得更加长足的发展。

或许这场风暴和寒潮都不是坏事,市场总会回归平衡。只是希望有人记得这个年代人们曾经历的泡沫、疮痍和仓皇。

在陈二狗离开之后,经历漫长的不安与氏惆,银河数娱基本已经回归了正轨。只是有一天,忽然有员工在沉寂良久的微信群中说道:“昨晚去楼下吃羊肉串,看着三层黑乎乎的,有点怀念当初灯火通明的银河。”

在他心中,公司的印象大概会永远停留在那个时候:那时银河数娱单款产品的代理金高达1500万,且刚刚完成了两个亿的融资;那时华灯初上,春光明媚,寒冬未至。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化工厂安全工作计划-化工厂安全工作计划 下一篇: 日本电影花房乱爱-日本剧情片《花房乱爱》高清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