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第一缕阳光-早春的阳光

一 : 早春的阳光

早春的阳光

文/神龙

早春的阳光,

洒在山石上,

暖意亲和的激动,

淌下热泪行行。(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

早春的阳光,

洒在河溪上,

冲出冰盖的禁锢,

潺潺流淌欢唱。

/

早春的阳光,

洒在垂柳上,

惺忪萌动的芽眼,

随风舞动荡漾。

/

早春的阳光,

洒在屋檐上,

唧唧喳喳的麻雀,

呼唤燕子回乡。

/

早春的阳光,

洒在田野上,

唤醒蛰伏的虫草,

试探伸展酝酿。

/

早春的阳光,

洒在广场上,

欢动健身的人们,

追逐时代畅想。

/

早春的阳光,

洒在课堂上,

孜孜不倦的学子,

遨游知识海洋。

/

早春的阳光,

洒在大街上,

流动的五颜六色,

编织缤纷时尚。

/

早春的阳光,

洒在臂膀上,

肩负使命的脚步,

匆匆追赶前方。

/

早春的阳光,

洒在希望上,

巨龙腾飞的迸发,

震撼环球翘望。

(2014年2月22日)

二 : 送你窗边的一缕阳光——第二章背影

第二章 背影

当我们踏足社会,理想便挥手告别。

自那天后,约莫是过了一个足月,尽管仍有些不舍,可他们终归是分开了。虽然有时会想她过得开不开心,有没有好好吃饭。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回忆与幻想总会被冲淡。

程书平放纵着时间从自己的身边擦过,慢慢的忘记了小钥。接受了分手的事实,就像当初和自己的理想挥手告别一般,惬意而无谓。

理想的快乐,现实的凄苦。我们总是徘徊在它们的边缘,有了理想,我们会快乐;但现实却又不能不去面对。当现实呼唤你,你只好和理想挥手告别。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穿着大背心在一个建筑工地上挥洒着汗水,掉色的裤腿卷到膝盖处。南城迎来了短暂的晴朗,烈日照在程书平的脊背上留下古铜色的烙印。远处,他的工友戴着歪了的头盔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手上的手机响个不停。(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书平,有你电话。打了好几个了,你快接一下。这么急,不是家里出啥事了吧?”

程书平接过手机看了眼,笑着接通了电话:“喂?师兄咩,有么事啊?”

“系亚平吗?我揾佐你好耐咧。你死去边度了?”突然,一口剽悍的广东腔从电话那头喷了出来。把程书平身旁的工友吓了一跳,悄悄地问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程书平摇摇头走到一边,稍带歉意的答道:“冇去边度,只系先择份工做下嗟。师兄,你食咗未啊?你先前话帮我睇个工点呀?嗰件事搞掂咗啦?”

“搞掂咗了!我搵你就系为咗尼件事嘎。亚平啊,我台车以后就交俾你嘞。”

“得啊,你放好心了。”

“咁就好。唉,亚平,你得闲出来饮啖茶吗?好耐唔见喔。我过几日同你阿嫂返乡下,家下我同你去办转让手续。到时我再把台车俾你。”

“哦,我知咧。哽家下我去边搵你啊?我份工仲没做完喔?”

“咁咩,咁你去嗰间叫彼岸花的茶餐厅咯,我添日暗昼喺嗰度等你啊!额……咁我挂了喔,你阿嫂叫我咧,唔讲了啊……拜拜!嘟嘟嘟——”

伴随着一阵嘈杂,电话挂了。程书平有些好笑看着电话,无奈的摇了摇头把手机放回兜里,抹了抹头上的汗继续埋头干活。

茜色的夕阳带着凉凉的风,不觉间程书平干完了工地的活踏上了回家的路。天色有些阴沉,迎面吹来的风夹杂着沙石。挎着斜肩包,他踩着欢快的步伐走在杜鹃公园的石子路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终于拿下了师兄的车子,那是程书平想了两年的东西。他的师兄是南城汽运公司的一名出租车司机,两年前入赘到妻子家,成为上门女婿。老岳父死得早,小舅子又因为烂赌欠了一屁股债,抢劫未遂被送进局子里,现在还在服刑。为了帮妻子一起经营岳父的馄饨店,同时帮自己的小舅子还债,他曾一度想把车子过给程书平。但因为程书平的背景拖了很久,直到最近才有眉目。

“唉,要是早几个月搞定,就不用和小钥……”喃喃自语间想起了小钥,原本洋溢在脸上的欢乐黯淡了少许。

“嗯?”突然,一首莫名熟悉的梵婀玲曲悄然地飘到耳边。原本抑郁的心情稍有缓解,这琴声让人觉得很舒然。细细聆听,琴声仿佛点醒了昏昏欲睡的牵牛花,掠过了湖边老柳树上镌刻着岁月的伤痕。空气中泛着淡淡的玫瑰色,一抹幽香窜入鼻中。

演奏者的技法可谓异于常者,弹指间便冲击了五感。程书平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渐渐地,视线变得模糊。他尘封的记忆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从心底里最不愿去面对的黑暗角落,被一点一点的勾起。

“阿平哥,你快来听一听。这是我新学的一首曲子,老师说我拉的很好。我想用它参加学校举办的音乐比赛”穿着淡蓝色的连衣裙,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冲着程书平撒着娇。

“呃?你是谁?”说不出话,程书平看不清她的脸,但嘴巴却无由的在动,他很暖暖的笑着,幸福地说着。

但——这只是一个甜蜜的开始。

“阿平哥,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吗?为什么?为什么我们是……”

“是什么?”眼前所有的一切蒙上了一层光晕,连景物都变得模糊。只有她身上还穿着的那条连衣裙依稀可见。莫名的,他似乎感受到她的感受——“很难过”

回忆开始变得沉重,慢慢变得零散。

“阿平……阿平……哥……”躺在他的怀里,女孩浑身是血,发丝黏在她的额头上,鲜血不断从口中涌出“我……我们……下辈子……还在一起……好……吗……”

“下辈子?——为什么?她死了。”痛苦而绝望的嚎哭着,渐渐地,女孩停止了呼吸。唯一的念头只有——“心好冷!好痛!”

由此,碎片开始混乱,记忆逐渐遗失。

猛地一道响雷,程书平从回忆里惊醒。眼泪不知怎的竟流了出来。琴声也在闪电过后戛然而止。天空中,猝不及防的洒下瓢泼大雨。程书平举起斜肩包遮住脑袋冲向不远处绽放着夕颜花的凉亭。

放眼看去,一个身着蓝白色运动服和深蓝色过膝褶皱裙的女孩紧靠在一根亭柱旁,地上是一把摔断了弦的梵婀玲。女孩抱着头蜷缩在角落,身子在飘入的雨中微微颤抖。

“你怎么了?没事吧。”边走边拍了拍身上的雨水,程书平蹲在女孩的面前拍拍她的肩膀。谁知身子猛地一缩,后脑勺撞倒了柱子上,眼睛向上一翻,便昏了过去。

小心地把女孩抱在怀里,程书平细细的打量着她,不禁哑然其貌。女孩年芳十四五余,一头深栗色的卷发简单地用一条乳白色发带系于脑后,不做过多的装饰,只是鬓角处别有一个红色的发卡做点缀。额前稍作修剪的刘海下是一张素雅清秀的小脸。深邃而不失婉柔的眉毛配以一对恰到好处的小杏眼,薄薄的樱唇轻启,皓齿见然,呓语未可知。

说句老实话,在南城这个国际性的大都会,有几个混血儿并不稀奇,况且程书平也不是第一次见到混血的孩子。可要说有女孩这般可爱中稍带着些妩媚,清纯中亦有一丝妖娆的,还未尝有之。

所以,程书平看着女孩不觉的有些痴,同时也觉得是在哪见过她。细细回想之时,女孩睫毛微颤,慢慢睁开了眼睛。

一双深茶色的眸子直直的看着程书平,不久,她紧紧抱住了他。

“唉?你醒了,小妹妹……”柔肩轻颤,程书平的胸前被一丝暖流浸透。女孩把脸埋在他的胸前,嘤嘤的哭了起来。

“兴许是被那道响雷给吓着了。”看着女孩,程书平如是想着。温柔地抚着她的头,安静地看着亭子外的朦胧水雾。

淡淡的茉莉香缠绕在鼻尖,骤雨不觉的停了,听着雨水滴答的清脆。哭声也渐渐息止,慢慢的,女孩坐直了身体。

“不好意思,弄脏你衣服了。”语气很冷淡,女孩面无表情的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她轻轻地拭去眼角的泪水,爬到那把梵婀玲前一言不发的收拾。

“呃,没事……”态度的转变令人咋舌,明明刚才还依偎在怀里哭泣,此刻却仿佛陌生人一般。这种反差让程书平一时不知所措,他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女孩子,或者说是这样奇怪的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原本酝酿在脑海中想要说的话也无端的噎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眼睛随着她的一举一动而飘忽,尴尬的局面也越发的尴尬。程书平努力的想要找一句合适的话打破这种尴尬,憋了半晌,他憋出一句原本随口可说的话:“你叫什么?”

随着那句话的出口,程书平的脸一下子红成了猴屁股,他觉得这个问题很傻,一个活了快三十年的成年人被一个看起来涉世未深少女弄成这番狼狈模样,好不好笑。

“嗯?”盖上黑色的琴盒,女孩背对着他一愣。

“你叫什么名字?”深吸了几口气,程书平见女孩答应了他,方才定了定心神,觉得女孩可以继续交谈下去。

“夏梦雪。”背起琴盒,女孩站起来看了看天,太阳从云里钻了出来。湖水被阳光洒的泛着奶黄色的微光。

“夏梦雪?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拍了拍裤子上的灰,程书平也站了起来。

“或许吧,或许我们见过。”斜眼看他,梦雪眉宇间闪过一丝落寞。

“哦,这样啊……”又陷入了尴尬。女孩的回答实在是随便。“或许她的性格就是这样!”只能这般安慰似的想着,程书平忽然觉得自己好傻。轻轻地蹙起眉头,他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叼在嘴边,但随后又放了回去。

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女孩站在原地没有说话,她看着地面说:“嗯……谢谢你!那个,香烟还是少吸点好!再见……”

一下子愣住了,程书平转过头诧异的看着她,她却早已走远。背影在斜阳下被拉得老长,一块反着光的东西掉在了地上。程书平捡起来对着那逐渐远去的背影喊道:“诶……你东西掉了……!”

仿佛没听见他的呼喊,女孩向他摆了摆手消失在夕阳中。

“有没有搞错?算了,有空再送去给她吧。”看着手中的东西,是一个做工精美的十字架。程书平背起发白的斜肩包,把十字架放进了装香烟的口袋里,一点点消失在反方向的夕阳里。

三 : 送你窗边的一缕阳光——引言&第一章玫瑰

引言

腊月寒冬,无力的冬阳洒在泛白的大街小巷,鹅毛般的雪细细的飘着,落在南城某处的小巷里,被一个美籍犹太裔的男子染红。他趴在雪地里,浅褐色的卷发盖着他布满皱纹的脸,殷红的血从身下淌出。目光虽已黯淡,却仍存着最后一丝温柔。

顺着那目光,是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她颤抖的蜷缩在巷子尽头的墙根下,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挡在她身前,雪花落在他衣服的褶皱间消融。一股股热气从口中呵出,眼前是几个横七竖八的混混。其中一人的手里握着一把染血的匕首。

少年转过身蹲在女孩的面前,同情且饱含善意的注视着她。他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女孩披上,捧着她的手哈了几口热气缓缓摩擦。淡淡的微笑挂在嘴边,看着女孩惊恐婆娑的茶色双眸,温柔的抚了抚她栗色的卷发。

像对待自己的妹妹一般,他在她的耳边轻声说:“不怕不怕,哥哥已将把坏人打倒了。”

……(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第一章 玫瑰

我们不断的追着梦,梦不断地破碎。——可总有一天,我们会梦醒。

骤雨初歇,南城骤然寒了几度。薄薄的乌云聚了不愿走,似乎是想将寥寥数笔的骤雨化作漫漫无际的水幕。那雷也是不滚了,暖了几日的春阳消失在天空中,地上的流水倏倏的淌过,无数的小水洼映成满地的镜子被来往的行人踩碎。

一滴雨从屋檐上滑下,一声轻叹从一间叫彼岸花的咖啡厅里飘出来。轻柔悠扬的音乐萦绕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靠在磨砂玻璃制成的橱窗前,无聊的搅拌着自己面前的黑咖啡。清新淡雅的浅妆搭配一件普通的白衬衣,柔柔的长发披在肩上,一张可人的脸蛋与那脱俗的气质引来一片目光。

但她确实是一个普通人,打扮淡雅的她不过是一家酒吧里普通的服务生。她叫方小钥,是一个有着和大多数女孩一样梦想的普通女孩。她不追求一掷千金的锦衣玉食,也不希冀成为万人宠的爱掌上明珠。她的追求很简单,只是想要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度过余生。

而此刻,她正在等一个人,一个她即将告别的男人。

“小钥——”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沉思,搅拌咖啡的手停了下来。抬起头,是一个气喘吁吁,浑身湿透的男人。

这便是她要等的人,和她交往了五年的男友程书平。一个没有固定职业的临时工,一个很努力却总是犹豫不定,总是遭受失败的男人。

“你来了,坐吧。”小钥轻轻应了声,将菜单递给了他。

“不好意思,小钥。公司那边出了点事,我……”抓了抓头,程书平接过菜单憨憨的笑道:“好像又被解雇了。”

“是吗?我知道了。书平,我有话想跟你说。”垂着眼继续搅拌杯中的咖啡,小钥平静的反应让他很是不安。不清楚她到底在想什么,看着她的眼睛,如坠深渊。

“呃…小钥。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点了杯冰水,程书平放下手中的餐牌。

“没事,只是有点累。”

愈发的不寻常,回想起这段时间和小钥在一起的日子,她总是给人一种心事重重的感觉。虽然书平不止一次想问她发生了什么,但她要是不想说,自己也不愿强求。于是,为了缓解眼前这尴尬的气氛,他从随身的斜肩包里拿出了一个包装小巧精美的礼物。

“送给你,祝你生日快乐!”今天是小钥二十六岁生日。她接过礼物放在了一边,继续搅拌着杯中发凉的咖啡,看着吧台旁的小型舞台上的小型乐队,小钥轻轻地随着他们哼起肖邦的练习曲。

这个乐队是这间咖啡厅的一大特色。它的成员大多是头发霜白的老头,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拉着像小提琴或大提琴这类的管弦乐器,但弹钢琴的钢琴师却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女孩。这种奇妙的对比造就了一种独特的魅力。

“她真漂亮,对吧?”

“嗯?什么?”托着下巴,小钥很随意也很突然的问了一句,让程书平一愣。

“哈——没什么?”目光从舞台上收了回来,小钥用手指蘸了点咖啡在桌子上画了个心,淡淡地问:“书平,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你问这个干什么?有五年了吧。”目光跟着小钥的指尖游走,一颗心被她灵巧的画了出来。程书平浅浅的笑着,笑容慢慢变僵。

指尖直直的划下,心在一瞬间裂成了两半。小钥略有深意的问道:“书平,我们结婚吧?”

“小钥,你是不是想对我说什么!你知道我现在还不行,我还在……”一下子,程书平爆发了。他想着“当前是发生了什么?”语气也随之变得急躁。他的声音稍稍有些高,引来了周围人的目光。但话还未说完,便被小钥硬生生的打断。

“也就是说,我还要等?”仿佛是抱怨,但又刻意显得漫不经心。触着她坚定不移却又游离若水的目光,那一刻,在这双清澈的眼里,程书平居然找不到自己的倒影。“书平,我今年已经二十六了。你知道对一个女人来说,二十六还剩下多少青春吗?”

“轰——”一道闪电划过,大雨再次倾盆而下。程书平把刚送来的冰水狠狠地灌了一口,冰凉的触感在舌尖化为寒冰让他冷静下来。面对小钥的提问,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选择沉默。

“书平?”见他没说话,小钥接着问:“那你可以给我这个承诺吗?可以给我一个无须等待的承诺吗?”

书平越发的无言以对,尽管他可以不顾后果勇敢的许诺,但五年的求职生涯和过去的诸多岁月让他认识到自己是多么的无能。没有物质基础的婚姻注定走向灭亡。书平很爱小钥,所以他明白这个道理。而正是因为爱她,所以他想让她幸福。

“你还是这样,你就不能说可以吗?书平,我们还是……”原本闪烁在眼里的最后一丝希望之火熄灭了。小钥失望地看着程书平,轻轻地要为他们之间画上句号。

“结束吧,小钥。我们结束吧。”那最后的话语,程书平抢先说了出来。他面带微笑的将礼物塞进小钥的手中,淡淡的祝福道:“这就当做我们告别的礼物吧。小钥,祝你幸福。再见!”

“呃?!”带着吃惊的眼神看着他,小钥呆在了原地。此时的一切都超出她的预料。但是,从心底里,她明白了眼前这个男人给予自己最后的,最沉重的爱!只是——

哪怕自己要辜负他一生,也无法留下。这是一场注定的告别,但如果哪天他可以给自己一个承诺,那她或许不会犹豫,她会牢牢地把它握在手里。

所以,小钥最终还是离开了。程书平明白她的苦衷,于是他目送着她在雨幕中渐行渐远的背影。挂着微笑咬了咬下唇。含着眼泪凝视对面尚有余温的位置。空气中,她的味道还缠绵在鼻尖,泪水里,包含的全是对她的不舍。但现实总是残酷——

“没有钱,没有能力,再多的爱也不过是一个浮华的借口。我们活在这个世上,有时真的是身不由已。尽管我们尽力的去维护那小小的幸福,但它总是会被现实践踏得体无完肤。”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不停的下就像为这对情人分别而感到伤悲。

他抬起头让眼泪倒回眼里,背起自己的斜肩包推开了门,夹杂着雨水的寒风割着他的脸,尽管已是初春,却仍如寒冬般瘆人。毫无遮蔽,纯粹的踏进这冰冷的雨幕。程书平微笑着抬起头看向那远方的天空,黑压压的是一片昏暗的云。

在那角落里,一朵经历大雨洗礼的野玫瑰在雨水最后的冲击下凋零,一个黯淡目光轻轻地随着他落寞的背影。

四 : 春天,放飞一缕芳香的爱

我为什么这么幸福

一缕爱的芳香

把我整个人灌醉

我的心里的涟漪

有无数个喜悦的花蕊

借着春的明媚(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我要高声的唱出心思

那一冬的蕴藏与孕育

在春的飞翔的翅膀里

欣然而至

我浸泡在满足里

每天能看到你

用我的一生的柔情

开在你的四季的心房里

盎然生机

山野的嫩绿剥开心扉

在哪里窃窃私语

你的顾盼的眼神里

是否收到一份礼物

杨柳般的情意

请敞开四月的怀抱

迎接春天的芳菲

让幸福住进一隅

看见阳光的熠熠生辉

那一片草长莺飞

追逐燕子的轻盈

吮吸泥土的气息

无数希望的种子

在爱的怀抱

创造奇迹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不能忘记你把你写在日记里-QQ伤感日志:我在不经意间把你忘记 下一篇: 运营指标分析-大型网站的运营指标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