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的邮件被认为是垃圾-美一妇女每天狂发垃圾邮件或将入狱33至41年

一 : 美一妇女每天狂发垃圾邮件或将入狱33至41年

  北京时间10月16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密歇根州联邦法院在当地时间周二控告了一名叫茱蒂(Judy)的女子,她涉嫌协助垃圾广告邮件商艾伦 (Alan )每天发送数以千万计的垃圾邮件。

  据茱蒂的代理律师表示,茱蒂完全服从美国司法部门的判决,并且已经服罪。她也积极配合警方的调查,追踪其他10名涉案人员的下落。其中包括头目艾伦。

  茱蒂将面临33至41年的牢狱生活,但是律师认为念在她完全配合法官的良好表现份上,法院可能会减刑。

  而艾伦对此反驳称,他从事的正经业务,并未涉及不法。但是却遭到反垃圾邮件倡议者(Antispam Advocates )强力驳斥,并把他认定成是全世界最高产的垃圾邮件制造者之一。法院则裁定艾伦等人用的僵尸网络(Botnet)技术,让众多被恶意代码感染、控制同互连网相连接的电脑,且在电脑主人尚未察觉下,每天发送数以千万计的垃圾广告邮件。

  反垃圾邮件组织也认同法院的说法,表示他们曾胁迫大量被感染病毒的电脑,干着群发海量垃圾邮件的勾当,而且还在垃圾邮件中伪造无辜用户的地址,导致了难以估量危害与损失

二 : 对“法轮功"垃圾邮件的回复

对于一名来自中国农村的青年人,对尔等污蔑、歪曲历史的言论。我个人认为,是对历史的不负责。看完这些反共产党的影片和宣传,我感到无尽的愤怒,并强烈的表示谴责。

以前我对什么是”法轮功“,还不甚了解。看完垃圾邮件后,我明白了。国家对“发轮功”的伪“真、善、美”的评定,是正确的、不容置疑的。

这些家伙永远不明白一个道理,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功过人民自会评论。尔等此等污蔑的言论,只有那些反革命分子和西方反华分子才会信以为真。哪里有压迫,就会有反抗,一两个人可能精神已经死了,难道18亿人口的大国精神都死了吗?简直是荒唐至极,强烈谴责“发论功”组织,此等人者。简直是中国人的败类。

李洪志,你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民族败类,叛徒,汉奸,走狗。你的祖先曾经创建了辉煌的大唐文明,大概他们怎也想不到,千年后,作为大唐李氏后代的你,既然会沦落成未帝国主义的走狗、汉奸、卖国贼。现在的人民生活水平比汉唐文明时期要强过万倍。你为什么不去撰写一两篇文章或者拍摄一部宣传片去诋毁的你祖先“大唐文明”呢?

说到底,你抹黑、诋毁中共只不过是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而已。而你所能蛊惑的人也只是那些民族败类和那些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我承认现在的中国确实存在官员腐败等现象,汉唐文明就没有官员腐败吗????你如此的歪曲历史,是何居心???

我想告诉你,作为当下的一名中国青年,虽然我没有太大的建树,但基本的是非我还是能够分得清的。所以,你就不要白费功夫了。你一手建立所谓的“发轮功”组织,才是真正的邪教。而你将会成为中华民族的罪人。我想中国大陆所有的李氏都会为你的行为感到耻辱。可怜的你,苟延残喘的居住在美国,背进离乡的滋味不好受吧?????(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我中华虽以包容为美,但汉奸、走狗、卖国贼的你李志红,又有何面目回来。有何面目回来面见“盛唐文明”的国度和你的祖先。你父亲要知道你沦为汉奸、走狗、卖国贼,恐怕会起得坟墓里跳出来打死你这个不孝子孙。

三 : 嘀嘀打车诞生记:等待市场爆发 曾被称做垃圾

  

 

  出行类APP模式总结

  新浪科技 张楠

  出租车司机季师傅不再开着他的伊兰特游荡在路上趴活了,他现在每天停在商业区的角落,打开新买的智能手机等待乘客“送上门来”。

  改变他的是一款名为“嘀嘀打车”的App(下载)。这款App的原理非常简单,与电话叫车服务类似。即乘客在手机中点击“我要用车”,并发送一段语音说明具体的位置和要去的地方。用车信息会被传送给离乘客附近的出租车司机中,司机可以在手机中一键抢应,并和乘客联系。

  “势如破竹”,嘀嘀打车创始人程维用这四个字形容这半年来的发展。他透露,无论是在主管部门、出租车公司还是出租车调度中心,都没有遇到任何阻力。嘀嘀甚至和北京市两大出租车调度中心之一96106(另一家为96103)达成战略合作,系统互通,嘀嘀为96106定制客户端。

  “通过与96106的合作,嘀嘀打车的覆盖范围一下从1万多辆出租车,增加到3万多辆。嘀嘀打车的叫车信息可以直接96106的车载终端中显示。”程维介绍说,目前在北京的叫车成功率有进85%,非高峰期达到90%,除了北京,在上海和广州也有近千辆出租车的规模。

  “乘客和司机最基本的沟通没有了”

  程维认为,“出租车拒载已经成为大城市的普遍现象,嘀嘀打车的最大价值是匹配用户和司机的需求,减少司机的空载提高效率。”

  在季师傅看来,造成出租车拒载最重要的原因是乘客和司机之间的不理解。“出租车每天都有必去的方向。例如我家在亦庄,交班就必须往那个方向走。每个月要开例会,我也必须去五方桥方向。”

  “现在乘客一上来,第一句话就是‘走吗?’我要是说‘走’。乘客马上就上车,不再管你要去哪,是不是要交班。”季师傅说,所以很多司机如果需要去指定方向时,宁肯空载,看着乘客在路边招手,也不敢过去问。一旦问了,方向不对,拒绝了乘客,就可能会被投诉拒载。”

  他继续说道,“现在每天有数以万计的出租车,就这样空载着在路上。乘客和司机连最基本的沟通都没有了,多说两句话问问‘您方便去哪’都做不到。”

  季师傅强调,出租车司机很多时候并不是挑选路途远的乘客,而是选择合适的方向。“这就要乘客和司机互相理解,好好沟通。如果方向合适,没有司机愿意空载。因此需要类似嘀嘀打车这样的东西,解决需求匹配的问题。”

  程维对新浪科技表示,嘀嘀打车广告费是0,没有打过任何广告,所有的司机都是现场推广或口碑传播带来的,目前每个月有数千新增的司机用户。

  “我们没有向司机送过一部手机,都是他们主动购买的。买个智能手机装上嘀嘀打车对司机来说是一种投资,也许每天只能多赚几十块钱,但一个月就是上千块。掌握嘀嘀打车这种的叫车工具,以后可能就是生存必备手段。”程维说。

  曾被前辈称做“垃圾”

  不过,程维在创业初期确并没有后来那样顺利。

  嘀嘀打车是在2012年9月9日上线的,上线第一天全北京只有16个司机在线,乘客想叫到车非常难。为了能有第一批种子司机,程维不得不带着他的团队去出租车公司一家一家的推广。

  “当时去一家出租车公司推广,有100个司机坐在下面听,我跟他们说移动互联网让不少行业提高了效率,赚了钱,你们应该试试这个新产品。当时100个人只有20个人有智能手机,有8个人装了嘀嘀打车客户端。”程维说。

  问题很快来了。创业初期,产品不完善,嘀嘀打车后台运行不但比较耗电,而且非常耗流量,再加上司机多数不懂手机,不少司机找上门来理论。

  “曾经有一位司机师傅来到我们办公室,手机往沙发一扔,说刚用了几天就用了十几兆流量,你们得赔我钱。”程维哭笑不得的说,“在很多地方推广的时候甚至被司机拨110报案,说嘀嘀打车是专门骗流量的骗子,我们不得不耗费了大量精力与司机沟通。”

  时至今日,嘀嘀打车几乎每一位员工都是兼职客服人员,工位上的座机,经常被出租车司机来电“骚扰”,反复询问嘀嘀打车的用法。

  为了有更多的用户,程维找到了业内好友美团CEO王兴,希望能在美团员工内部推广。王兴是产品经理出身,说话不拐弯抹角。他用了一下之后的评价是,“这个东西很垃圾,我的生活区总能打到车,没有这个需求。”

  为了证明嘀嘀打车的作用,程维离开与王兴会面的酒店之前用嘀嘀打车叫了一辆出租车等在门口,而王兴只能在酒店门口排队等其他出租车。

  “后来,王兴给我们提了很多有价值的建议。”程维回忆说,开始时注册太繁琐,需要输入密码、性别,经王兴指点后,嘀嘀打车不再需要注册,只是验证下手机号码。

  收入还是“0”

  说起收入,程维不愿意多提。当被问道未来如何赚钱时,他的回答是“不知道”。到目前为止,嘀嘀打车既不向用户收费,也不向出租车司机收费。所以基本上,收入还是“0”。

  在最早的版本中,嘀嘀打车曾试图向用户收费。每次叫车,用户需要多支付3元,嘀嘀和出租车司机各得1.5元。可是,收费限制了用户的增长,嘀嘀打车干脆直接免费,如果用户愿意,可以多付钱给司机,让自己更容易打到车。

  “全国打车最难是北京和杭州,北京的特点是靠雪,一下雪订单量就飙升,华南和华东是靠下雨。”程维认为,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培养用户预约叫车的习惯,让用户形成打出15分钟的提前量,形成用App预约叫车。

  不过竞争对手也纷至沓来,他数了数苹果App Store中的同类App共有12个。有的背靠大树,有的行业背景深厚,也许出打车们早晚会有一战。

  在创业之前,程维曾在阿里巴巴工作8年,从B2B到淘宝,最后在支付宝负责B2C业务。他用阿里巴巴做类比来说明打车行业的机会:

  “阿里巴巴B2B帮助中小企业做外贸推广,说白了就是用互联网颠覆了展会业。淘宝则是用互联网颠覆了小商品市场。过去的30多年间,打车这件事几乎没有任何改变,现在蓝领阶层开始使用移动互联网给行业带来了发展的基础,出租车业已经被推到了变革的临界点。”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人体器官衰老时间表-人体衰老信号 你老了吗 下一篇: 麒麟935-麒麟935是颗什么芯片? 华为P8性能测试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