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约炮-陌陌:不想作“约炮”利器

一 : 陌陌:不想作“约炮”利器

 

陌陌创始人之一雷晓亮

 

  创业不到两年,估值1亿美金,陌陌早就不是默默无闻了。

  文 | 郑江波 摄影 | 黄更生

  今年8月,有消息人士称,陌陌B轮融资数千万美元,估计达1亿美元。这个消息一经传出,互联网圈子质疑声四起:陌陌值那么多钱吗?

  不止是现在,围绕陌陌的质疑其实从来就没有停止过。陌陌虽然火了,但陌生人交友的商业逻辑走得通吗?用户黏性如何建立?商业模式怎么摸索?“我们根本就不去想这些问题,想也没用。我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如何把产品做好,尽可能改善用户体验。”陌陌联合创始人、产品总监雷晓亮说。

  第一个版本很山寨

  去年年初,时任网易主编的唐岩找到了雷晓亮商讨创业,并把陌陌的产品思路对雷晓亮讲了一遍,雷晓亮当即决定加入。用他的话说是:“大不了换一个工作嘛。唐岩都做到主编了,他的风险比我大多了。”在网易时,两人打交道很多。雷晓亮是内容部门的技术需求对接人,提供唐岩需要的所有技术支持。这种包办的角色让唐岩一度认为雷晓亮是技术,实际上他负责的是网易的产品统筹。陌陌的Beta产品做出来,雷晓亮向唐岩说,我们需要一个技术,唐岩惊呼:“你不就是技术吗?”

  又加入了一个技术之后,三个从没有过创业经验的网易人开始了“默默”征程。“移动是大势所趋,我们在顺势而为。”雷晓亮说,之所以对创业没有任何犹豫,除了有唐岩个人魅力的感召之外,还有对大势的思考。陌陌团队组建的时候,微信也刚刚起步,还在1.0的版本,远远没有形成现在的规模,“搜索附近的人”的功能都没有加。国内在社交领域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一款大用户量且可以改变格局的产品了。

  创业之初,团队除了缺人,也没啥经验。雷晓亮和另外一个技术之前都是做网站的,没怎么开发过手机产品。“刚开始真的是很山寨,什么东西都要从头学。”两人天天查论坛、看帖子,获取国外的一些信息。由于陌陌这种纯陌生人社交的产品在国外没有参照,只能零零散散地从其它交友类产品中寻找产品思路。长时间泡论坛之后,他们终于从交互、界面、可用性等产品技术层面获得了一些心得,东拼西凑,做出了陌陌的第一个版本。

  谈到合作伙伴,雷晓亮觉得二人在性格上很互补:“唐岩是一个急脾气,我做决定会比较慢。”当然这也经常导致两人在业务上的争吵。唐岩做决定很快,有魄力;雷晓亮则会想得比较多,但也不免会钻牛角尖,走到细枝末节上去。

  性格上的差异产生的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二人在增加产品功能上的意见不同。由于社交产品对数据的依赖相对较小,更多依赖于个人的主观感觉,雷晓亮觉得短信邀请功能会极大地增加用户量,唐岩却觉得自己不会用,不同意增加这个高成本的推广功能。为此内部曾发生过激烈的争论,最后没有通过。又有一次,唐岩觉得应该增加星座搜索功能,经过讨论,同样没有获得统一意见,也没有通过。唐岩虽然强势,但并不搞一言堂。

  用户也曾经为陌陌提过很多增加功能的意见,比如按年龄搜索、摇一摇、聊天室等,但陌陌并没有采纳。“用户提出的功能并不一定要满足,我们需要遵从自己的产品规则。”雷晓亮说,陌陌的产品规则简而言之就是两个字:简单。这种简单不是功能的多少,而是逻辑的简单。陌陌的产品设计以线性逻辑为主,避免多重的交叉逻辑,信息结构力求单一:资料、距离、好友、聊天这四个元素是陌陌的核心,在功能设计上力求简单,以满足最大量用户的使用场景为主。

  现在陌陌位于北京国贸商圈的一个高档写字楼里,每个月光租金就要30万元,享受着创业团队少有的奢侈环境。这已经是陌陌的第3个办公地点了。去年团队刚成立的时候,他们还挤在狭小的办公室里,扩充到20人就已经坐不下了。后来公司搬进了一栋别墅,和很多创业团队一样,在民居中办公。拿到A轮融资之后,他们搬到了现在的地方。

  “唐岩是一个很骄傲的人,我们从没有求过钱。”雷晓亮说,作为联合创始人,他也会介入到团队融资事物中。陌陌对融资方的要求主要有两点,其一是认可产品,其二是有能力协助下一轮融资。实际上陌陌并不是一个很烧钱的团队,用雷晓亮的话说是,他们“除了在给员工的办公环境上没有省,其他都很省”。在A轮融资之前,陌陌花的钱没有超过100万。

  能“摘帽”吗?

  陌陌在去年8月推出iOS版本以后,第一个月用户量是10万,5个月左右这个数字上升到了100万;之后的增长越来越快,新增用户从每天几千涨到每天几万。到了今年4月,陌陌进入了稳定的高速增长,在App Store上稳居前列,也形成了一定的品牌认知。去年12月Android版本的推出让陌陌获得了更广阔的用户群,到现在陌陌已经积累了2000万用户。“外界给我们估值1亿美金的重要原因,可能就是移动互联网很久没有我们这么一款表现稳定的社交产品了吧。”雷晓亮说。

  Android引入了许多年轻“屌丝”用户的同时,也成为了陌陌隐忧爆发的催化剂,一个新的称号随之产生:约炮利器。“做之前我们就意识到有这方面的风险。”雷晓亮说,这是做社交产品,尤其是陌生人交友所必须面临的问题。成为“利器”给陌陌的品牌建设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而这还不是让陌陌团队最担忧的问题。更严重的问题是,“利器”是一个工具,所谓工具就是用完了就可以放在一边了,而陌陌的产品属性并非工具,而是一款社交产品,它可以对用户产生黏性,让用户可以用它消磨时间。

  “有伴侣的情况下用陌陌就是会让人感觉奇怪,我们不想做世纪佳缘,一锤子买卖,我们必须摘掉这个标签。”雷晓亮说,为了鼓励健康交友,杜绝负面影响,陌陌实行了所有社交产品都不曾使用过的极端手段:设备封禁。所谓设备封禁被封的不是账号,而是设备本身。

  陌陌被工具化的另外的一个原因是陌生人交友的概念,用户量激增的同时也面临着巨大的流失,很多陌生人在认识之后直接加微信,这似乎已经成为了很普遍的现象。陌陌在今年10月的新版本中增加了“群”的功能,这是基于兴趣的陌生人圈子。虽然据雷晓亮讲,群的活跃度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好,但这也许可以成为陌陌增加黏性的试金石。

  不久前陌陌融资消息满天飞的时候,陌陌内部却没人讨论这件事,办公群里面大家依旧聊着产品、功能、运营。“融资是和业务没有太大关联性的东西,我们也没为融资去特别庆祝什么的,该干什么还干什么。”雷晓亮说。

二 : 唐岩:陌陌不是约炮工具 用户破亿水分很少

陌陌用户过亿如何评价?这么多用户都在陌陌上做什么?

被邀请来回答这个源自我几天前微博的话题,加上很久没在知乎上回答问题,再加上一直以来对知乎的好感,我用最诚实的态度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吧。

1、陌陌的一亿注册用户是水分很少,而且很可能是水分最少的。很早以前,陌陌就采取了手机号码与下行手机验证码来进行用户注册(每一个手机号码只能注册一次陌陌帐号)。这样做的原因最初是因为反SPAM的需要促成的,同时也造成了至今为止每月数十万短信费用的产生。

另外,陌陌的注册流程比较复杂和繁琐,需要手机验证码验证,头像上传,基本资料填写等N多步骤才能完成注册,这也导致了我们注册量与应用实际下载量的比例并不高(陌陌现今每日注册量大致为25-30万之间,下载量却在40多万)。

在这种情况下,除去我撒谎的因素(这个我没法证明的),可能造成用户数虚高的因素大致有两个,真实小号以及性工作者或营销帐号的批量注册。真实用户的小号数量,我们目前也无法核实,但考虑到这种情况需要拥有两台或以上的智能机,而且他需要用这两个手机号码分别去注册陌陌帐号,所以这种情况的比例应该较小,比较常见的类型是本人的账户因为被封禁,借用他人手机号注册陌陌帐号。

其他的批量注册行为是一直存在的,因为陌陌自身有国内所有社交平台最为严厉的封禁系统(同时封禁帐号与手机设备号),所以在我们反SPAM最为严厉但对安卓模拟机批量注册应对不及时的时候,每天的批量注册号能达到2%,后来在我们采取了相关措施之后,这个比例已经下降到不足0.5%了。目前淘宝上陌陌的女号能卖到平均10元一个,可以侧面说明一些情况。

关于活跃用户的定义,陌陌采取的是登录并成功提交地理位置一次,即算活跃用户。目前我们的日活用户是1500万,月活用户是4000万,考虑到我们每天有近6亿的消息量,这些用户还是相当活跃的。当然,我们与微信,QQ类熟人社交平台相比,月活之外的用户会有很大比例不但并不登录了,还很有可能因为自身社交状态的改变(婚恋啊等等)或者处于外界道德压力,删除了应用,因此此类用户会无法进行主动与被动(交友信息push)召回。

至于说我们员工有指标,瞎拉人注册是完全扯淡的,一来我们不是来往,二来我们只有200来个员工,拉到天上去对我们整体用户量也几乎没有帮助。

2、后面这个问题回答起来会略微主观一些。整体而言,这就是一个社交大杂烩,有在里面找男女朋友(大家没必要怀疑这个)的,有找一夜情的,有当作营销平台卖各类东西的,有根据兴趣群组找组织的,有纯属拿来刷屏看奇葩资料的,各式各样,一应俱全。

有人总喜欢简单粗暴地把陌陌用户整体定义到约炮人群,这是很偷懒的一种智力判断,对有志于从事社交事业的互联网从业人员并没有什么帮助。事实上,除非你具有较强的社交优势,否则在陌陌上约炮是非常困难的。而且,真想约炮的话,用微信的摇一摇或者漂流瓶功能应该成功几率会大得多。这里并不是黑微信,只是想说摇一摇和漂流瓶能解决双方及时沟通的约炮前提。另外,作为一个草榴用户,自拍版块里的标题也批量印证我的无实证判断。

当初我做陌陌的时候,就有人问我,你为什么要和陌生人聊天?我当时觉得这个问题好奇怪,因为我第一反应就是我为什么要和熟人聊天?我的QQ关系熟人基本上全是同事与行业圈的(其他关系类型如同学,发小,都因为生活轨迹原因而极少联系),我要有话和他们说的话在白天的PC上早就说完了,为什么下班后还要和他们聊?因此,我觉得和合适的陌生人交流对我而言是一个刚需。目前,我自己的手机交流基本都在新建立的社交关系上,只有很少一部分是与原有熟人关系上的。

对于一线城市的陌陌用户而言,因为各种类型的北漂,沪漂已成为城市人口的大多数,他们在城市里的社交关系大多和我一样,只是同事圈和行业圈,这对于一个健康的社交网络而言,是很不人道与不能被满足的。但由于一线城市用户的隐匿性,和相对更加浮躁,所以一线城市的平台生态也呈现了一些负面影响,最典型的就是约炮和炫富,这也是陌陌最容易被诟病的地方。这个问题我们暂时并没有特别好的解决办法,也许有一些社会现实是我们不能去装外宾而必须面对的。

对于二线,三线城市用户而言,平台生态相对会更加健康。因为这些地方是一个准熟人社交环境,这里不但没有绿茶婊和伪富二代,连职业性工作者也无法借力平台揽客。因此他们在平台上产生新社交关系并通过群组发展线下关系的比例相对会更高。

对于年纪相对偏大(大致35以上)的人而言,陌陌的必要性会小很多,整体的原因是他们的社交网络相对稳定,对陌生人社交的需求不大,而下半身需求又多受到家庭的阻力。但对于年轻人群而言,陌陌无疑是一个相对更加开放的社交平台,一来他们既有的社交关系无法完全满足需求,二来他们的社交关系正在建立过程中,陌陌给了他们无限的可能与想像空间。例如很多年轻用户个人资料里试图展现的,更多是他们希望的而不是他们现有的生活。

3、打字都打了这么多,索性再多说几句题外的:与外界认为有较大出入的是,陌陌公司是中国互联网界三观最正的公司(或者是之一)。创业到现在,从来没有刷过榜也从来没有做过下半身营销(网络上流传的包括mike隋的视频,陌陌微电影之类),都不是陌陌公司的主动行为,甚至在我们官方的行为里都不允许出现诸如“帅哥”,“美女”或者“哦”,“呀”的语气助词(仅仅是公司高管的个人喜好),对外公布的所有数据都与公司后台的数据保持一致,我们对于平台运营行为也尽量遵循普世价值观:例如即便对于一夜情,非骚扰类而是自愿类的,我们也秉承自由原则高于道德原则,而采取尊重且不加干涉。

陌陌的愿景是希望打造最适合中国人(或许将来是人类)的社交平台,把科技发展的福利更好地带给人们,我们目前确信我们将会做到这一切,虽然目前这看起来有些狂妄。

但知乎用户们,未来是充满变数的,我们不妨边走边瞧。  

三 : 陌陌,该甩掉你“约炮”的帽子了

曾经以“约炮”的名义席卷整个移动社交市场的陌陌,在短期内就获得了大量用户。和易信、来往等产品不同的是,陌陌的娱乐属性反而让它在移动社交市场占一席之地,近一两年来也没被微信给直接“吞掉”。

昨天陌陌创始人兼CEO唐岩发布微博宣布宣称:两年三个月,注册用户8000万,每天活跃用户1300万,月活3500万,日均消息5亿条(含群消息),140万个群组,日均群消息1.5亿,每天留言800万条,新上线陌陌吧日均贴数100万条(含评论),首款联运游戏一周下载200万,干脆把家底告诉大家好了。另外,我们不亏钱了,谢谢各位!

在移动社交的这片战场上,似乎陌陌一直都是“不做声不做气”,至少没有易信、来往这样高调,反而依靠自己“约炮”的标签获得了近8000万用户,而且活跃用户量还不低。但是“约炮”这真的是陌陌应该走的路吗?是陌陌依靠它继续前进的强有力的标签吗?

我认为:无论是哪一款移动社交产品,首先必须得保证产品的良性发展,至少她不会触及相关政策的红线,另一方面在自己的反作弊能力上应该有所加强。陌陌并不是一款只有几百个人的小团队使用的移动社交应用,里面用户量是数千万,它不能再玩一个“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

“约炮”可以成为用户使用它的工具,但是产品自身并不应该助长这种风气盛行。“一粒老鼠屎,祸害一锅粥”,如果陌陌的用户里面大量涌入不良的用户,陌陌自身不去提升自己的反作弊机制遏制这种现象,被骗者会大大增强。

图为陌陌应用当中查找附近的人查找到的结果,里面包含贷款的、卖彩票的、娱乐会所的,总之各种“胸怀鬼胎者”参杂其中。笔者在《移动社交:胸怀鬼胎者的的天堂》一文中提到:“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社交”,移动社交工具庞大的用户群体,给这群胸怀诡异者分发了非常多的养料,他们得以滋润、膨胀,恣意在这群庞大的用户群体中谋取个人的利益,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天堂。根据上图中显示的结果来看,这里已经被“胸怀鬼胎者”淹没了。

用陌陌“屡被骗”

黔中早报2013-11-13第A08版消息,两名长相帅气的男子,利用聊天工具“陌陌”与单身女性认识后,以做生意为由邀请加盟,凯里的冯女士,误信对方馋言后,借了25万元高利贷加盟生意,结果被骗。

市场星报报道,11月4日,合肥市民张先生来电称,他通过陌陌认识一年轻女孩,初次见面,对方就将他带到一酒吧,喝了几杯酒,吃了点小吃,竟花了600多元,传说中的酒托被他遇上了。

京江晚报2013年11月6日消息,两名在扬州的打工妹怎么也没有想到,通过“陌陌”认识的“朋友”,从扬州一路将两人诱骗威胁到镇江,并将其中一名女子强奸。

东方早报2013年10月18日消息,9月29日晚,26岁的男子武某通过手机聊天软件“陌陌”查找附近人,与女子陈某搭识,在武某熟睡之际,陈某将武某随身带来的一部iPhone 4手机和1000余元现金全部盗走,醒来后的武某发现自己的钱物被盗。

用户量不是王道

竞争激烈的移动社交市场,陌陌的路其实过得很艰难,它没有微信直接复制QQ用户的能力,也没有易信、来往的渠道能力,移动社交用户总量是恒定的,竞争者的增多让陌陌有了很大的压力。所以这次陌陌的用户量能突破8000万,实在是难得的一次“扬眉吐气”,终于可以把头抬起来了。

但是通过上面的截图和事例我们不难发现,这8000万用户里面,包含各种贷款的、卖彩票的、娱乐会所、直接让加QQ的不良用户,这些用户是很容易导致其他正常用户上当受骗的,因为这些“胸怀鬼胎者”所散步出来的信息真假陌陌是无从辨别它的真假性的。

用户数量是组建社交网络的基本工具,但是它并不是一个“罪恶”的集中地,作为产品自身,就应该有能力去遏制这种赤裸裸的虚假信息存在。哪怕它拥有再多的用户,如果这些用户当中都是卖表的、骗子、酒托,那这个产品又如何营造良好的用户环境呢?没有好的用户环境,它的用户最终都会是“蛀虫”吗?

一个成熟的产品,应该有它成熟的产品防作弊机制,光论用户量的话,陌陌已经是一个庞大的移动社交产品了,但是它的用户质量,着实让人心惊胆战。是陌陌应该甩掉它“约炮”帽子的时候了,打造一个良好的移动社交应用平台,摒弃掉产品自身不良的基因吧。当然也有很多产品被这种不良信息给毁掉了,如果陌陌不提升产品的反作弊机制,即使它的用户量大,用户环境也始终是污染的吧。

随着移动应用的逐步发展和渗透,移动社交占据用户的时间越来越长了,但是目前的移动社交安全环境实在是“一地鸡毛”,用户被骗屡见不鲜,虽然这和用户自身有关,但是产品构建的环境也很重要。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上一篇: 我为那天的事感到高兴-高兴的感受 下一篇: 2016年除夕祝福语-2017大年三十祝福语 除夕2017祝福语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