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是我的缘分-我和你的缘分

一 : 我和你的缘分

因为十号的晚上突发的一个事件,在和你经历了大半夜的沉没,故做平静的讨论,思考,四眼相望,夹杂着对未来日子的害怕,无奈,眼泪还是没能在眼眶里驻足,顺着脸轮廓的弧形沉沉的坠下来,坠到心间,坠到了深渊处。我抱着老公,无法松手,就好像明天永远不相见一样,就像天亮了梦会碎一样。我这个平日在老公眼中高调的女汉子,那时那刻就像是被挂在绞刑架上的弱弱的羔羊,无力的等待着命运的最后一个喘气。

去年后半年,再我的再三要求下,你放下深圳的一切远走,来到新加坡和我这个任性的女人团聚,事实今日再从你导师冰冷的语气中得知你必须回去深圳延期毕业的事情时,我彻底石化了。但如果是因为爱情和相知相聚犯下的一些错,哪怕每天都尝着苦味,哪怕知道被惩罚,哪怕无助彷徨着,我们都要牵起手,一起走过。每次谈到分离,我就觉得脆弱到要命,认识八年,恋爱四年,外人不懂,自己清楚的知道,两个人相聚的日子基本上少之又少,为了相聚,身在异国的我总是惦念着,总是绞尽脑汁的算计着自己的年假,为了相聚,我胆大包天的欺骗单位凶悍的领导,为之忐忑一个礼拜。当我起飞到广州,顺着提前打听好的一条曲折的路线,下了深圳的地铁,拉着小小的行李箱,咯噔咯噔的沿着通往深大的那条小瓷砖铺成的人行道走,然后又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在校园里面转悠,打听了几个路上的学生,在找不到你实验室的情况下,我只能停在图书馆南馆的门前发短信给你的时候,是我唯一一次偷偷的跑去找你,带着满满一箱,外加一背包的想念,你刚好就在那间图书馆,你以为是一个玩笑的短信,但是你还是问都没问,从图书馆的楼下瞬间狂奔下来,而我就在你站在你面前,你跑过来抱住我,你怕这一幕只是午后的一个梦,你抱着我久久没有松开。还有在深圳的那次,为了能再多抱你几个小时,深夜里打电话花上千块更改到第二天的机票,那时候,我不知道有多讨厌被你送去机场,你在关卡前驻足看着我,但是我却留不下我的背影,只能咬着嘴唇,把眼泪狠狠的吞下去,堵住喉咙,不让自己哭出声,直到再次从你的世界,从你能呼吸到的空气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你老是伤感的说,自己喜欢一个人望着天上的飞机,因为飞机里面有你最思念的远方的人。

一个人的日子对我来说是那么的难耐,我好像找不到生命的支点,每天就像是一个人的旅行,晃荡漫长的地铁里,手机总是一遍一遍的唱着阿桑的歌,野百合的春天,我就是那支野百合,在某个杳无人迹的山角或者山巅,等待着春天,看淡灯火辉煌和灿烂浮华,任由消耗生命,时光蹉跎,只和你一起盛开凋谢。一首寂寞在唱歌,就像是这个已经不在世间的女人浅唱着寂寞,我仿佛能感觉那浅浅的沙哑的声音在我的血液里流淌,呼吸着我身体里的氧气,在我的脑海里生根发芽。你不在日子里,伤感就如植入到206条筋骨里,思念像蛀虫一样侵蚀着脑浆,忧郁蔓延着,我经常过着一个又一个礼拜自己晃荡的日子,一日又一日大半天的时间,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找着各种各样的事情做,打发时间和空间,看书,看电影,看视频,学Ps, 做瑜伽,画画,自己竟能和最无聊最抽象最黑白的素描做成了朋友,在空空的房间里,靠窗架个铁架子,找来一把不起眼的落地小灯,折射着昏暗的黄光,打亮一小片,摆上两个青苹果,和一个两元店里买来的果盘,蹲下身去,弯着腰驼着背一笔一笔的削好铅笔,外面的光太亮,拉上大半个窗的窗帘,往往看着那两个苹果,抱着画板就是半天,直到全部完工。再没有你的日子,我是那样的无力,受不得门外吹的半点风。我害怕下雨天走在雨中,我怕一个人撑着无用的伞,水从鞋子里灌进来,全身冰冷,如果自己在思念的潮水中已经被命中变成一只落汤鸡,我不想在狂风大雨的无人街,再一脚踩进水坑里,挣扎半天爬不出来,像只落水狗一样的虚弱。我说我想像自己是只美人鱼,能在一望无际的,波光粼粼的海面,在午后的阳光里,躺在干干净净的海上冒出的石头上晒太阳,所以我画个美人鱼送给你,我说不出对你的爱,完全表达不出这辈子我许诺给你的相濡以沫,我跑出去,走了几条街,挑选一条白色的丝巾,画上红色的小鱼和黑色的大鱼,大鱼转头小鱼摇首相望,仿佛可以看到那默默渴望的眼神,以神传情,丝丝的忧伤,抽搐的胡须,湿润的眼睑慢慢垂下,如果我们不能在一起了,那我必定还爱着你。直到你去年七月的到来,我们才慢慢感知到什么叫两个人的生活,其实再美好的爱情能转化的也只是生活上的普普通通,但是这也却见证了我们的点点滴滴,你包揽了九成多的家务,我从懒惰变的更加懒惰,你说我是吃睡长,吃的多,睡的长,还长着脂肪,我们除了泡床,睡懒觉,泡图书馆,泡麦当劳,还泡厕所,虽然我没有带你领略当地的风景,但是你却牵着我的手走遍大街小巷,没头没脑,吃吃喝喝,打打闹闹。虽然也顶着压力和烦恼,但是却有着相爱相处相知的小欢喜小快乐,我不再活的小心翼翼,我不再像只潮虫一样在宽阔的大马路上吐着唾沫,添着自己常年爬行摩擦的伤口,在大路上留着星星斑斑的发粘轨迹,因为你和我的朝夕相处,我像只小鸟,感觉自己的翅膀有力,有望飞翔,又感觉自己像个有乳味的小孩,你像只奶瓶,散发着牛奶的芬芳,十月如致,带着你仅有的六天的婚假,我们回家办婚礼,我一直都觉得我们是婚礼上的两个主演,演给父母和所有的亲朋好友看,从婚纱店里租来的堆满尘土的挂饰散乱的旧婚纱,和结婚当天那张被不专业的化妆师弄的一脸浓厚夸张俗气的新娘妆,被穿着宽大西装的你牵着的小手,拜着天拜着地,还有那一八斗生了瓯子的小麦。

我不在乎这场闹剧,我不乎世俗,我也没有好好扮演合情合理成为你新娘的那一刻。因为从我开始爱你,我就已经把我的身体和灵魂许配给了你,在爱情的绿洲里,只有我和你,我不需要一切的浮华,天地为证,我为你盘起发髻,你为倾心不已。我喜欢花了50块钱打来的结婚证上被拍的老气的照片,我像穿着马包片30几岁的大婶,你的小绿军装褂子,漏着小虎牙留着的小平头,咂看好像是被我这个大婶拐进来的傻乎乎的天真少年,照片又含着60年代革命的强烈气息,我们两个好像革命时代很不搭调的动荡简朴的小家庭,别有一番复古的风味。我们两个的结合就是真诚快乐的源泉,我们从朋友的初衷,到现在的夫妻,我越来越庆幸,这辈子能有一个如一个如丈夫般的朋友,一个如朋友般的丈夫的相伴。还记得我们的婚纱照吗,我忘不了那天我像嗑了药般的快乐,在你的帮助下,我实现了我的天马行空的梦想,虽然你牺牲了自己生理方面的一些特征,我们拍了四组反串婚纱照,有我换了男装彪悍的女汉子气息,自由跋扈,沉稳内敛。还有你穿上大红短裙楚楚可怜的温柔顺服弥漫了整个房间的女人味。我穿上西装的那种压过你的无可抵挡锋利无比的帅气,你穿裙化妆修眉带上假发后势比过我的妖娆,让我有了心灵上的最大的创作快乐,谢谢你那么大度的爱我,那些照片是你送给我的最快乐最喜庆的感动。

你这辈子缺了一嘴的伶牙俐齿,你给我的情书寥寥无几,还有各种不会哄老婆的窘相,我也常常抱怨你的情商好像被人半路劫走,对于你的语塞我表示无语绝望,但是别人拿不走的是你那温暖的拥抱,漫长细致的体贴,任劳任怨的耐劲儿,还有被老婆欺负的怂劲儿,你每夜比我晚睡,每天比我早起,之前考试那段时间,我发神经似的把闹钟定到凌晨四点一个,五点一个,六点一个,信誓旦旦的,结果是你从四点被闹钟吵醒,一直到六点,你轻轻在我耳边叫我起床,都不敢大声,悲剧的是我从来都起不来,继续呼呼大睡,你却被闹钟吵到后半夜睡不好,但是你从来不拿这种事情抱怨,对我所有做的傻事蠢事和大脑短路,你都一概举双手支持。天下所有的女人都会有鸡蛋里面挑骨头般的贪心,我也会变本加厉,有时候太有依赖感,就会忘记珍惜你在我身边的这种幸福,我变的会慢慢抱怨你的种种,我们也会有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冲突,我现在明白了,被爱的老婆会有一天感知这些团聚时光的不容易,知道你给了我多少安全感,而我又是多么的离不开你,老婆不够坚强,因为有老公如大树般的挡雨遮凉,但是我答应你,我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对生命表示出的那种无力和脆弱,尽管承受各种各种的痛苦忧郁,但是我不后悔这八年来和你拥有的点点滴滴,因为有你给一碗水的清凉,我们可以熬八个年头的酷暑。

因为有你的坚强,我会学会坚强,因为有你对生命表现出来的大度,我会学会大度,因为有你的勤劳,我会学会勤奋,因为有你对苦难的不放弃,我会学会坚持,因为有你对人性的大度,我会学会谅解,因为有你的勇敢,我是不是应该不再害怕。因为有你对我无尽的爱,我会学会爱你。如果我们能甘心承受所有的分离,那一定是为了相聚。(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二 : 为你努力是种荣幸,见你一面是种缘分

三 : 也许是缘分,最早遇见你,你只属于我一人

2014年3月26日是个特殊的日子,之所以说他特殊,也不卖关子了,是因为我遇见了那个陪我走下去的人。

那天我们的班主任“大灰狼”开恩,其实是因为外校的人来考试,让我们早早的回家,灰蒙蒙的天空依旧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不时有几只急着回巢的燕子飞过,而我似乎有点怪胎,最喜欢的莫过这种天气,不觉得就放慢了速度,和往常一样,我骑着红色的居家自行车走在回家必经公路上,空气被染得阴郁,但还是可以依稀看的树叶被洗过的绿色,各种的小花都打了花苞,说不出名字的清雅,暗暗地发着香味,我从小对香水就很敏感,一闻到就想吐,但今天空气中比满着的而不再是自视高贵的贵妇人的脂粉味,也不是装腔作势的男主管的古龙水,而是

他,一个睡在绿的清爽的草丛里的人,看起来不我大一些,他的一条腿是弯起来的,说不出的随意与优雅,右手的手背盖着眼睛慵懒而透着一股不羁的气质,身上的牛仔裤是种发白的灰,上面有着数不清的口袋,上衣是一件微黄的衬衣,不难看出那其实应该是白色的,外面套了一斤黑色的开衫毛衣,大大的开衫把身体包了起来,让人感到温暖气息在萦绕着四周

“你好”他醒了,其实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睡着,看见我打量的目光之后,极其自然的打着招呼。

“这个人一定不简单,好镇定啊”我心里这么想着

"喂!”他向我伸出他的右手,眼神中似乎在埋怨我没有有回答他,嘴唇微微撅起,明明带着丝生气的不悦,却让我也发的离不开视线(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喂! 拉我起来,听见没有”他的手依然伸着,声音的不悦似乎又加深了几分,而我几乎是下意识的握住他的手把他拉了起来,他的手很软,白皙的就像是贵族一样,而我似乎没有半分面对陌生人的不安,也许有些人就是有这种魔力

“啊!啊!啊!你干什吗啊”我好心的拉他起来,他却把全身的重量都往我这边压,我毕竟只是个弱女子,自然是支持不住了,只能任由他倒在了我的身上,而我做了他的肉垫

"喂”记得以前看那些无聊的肥皂剧时经常会有这种老套的戏码,只是我们两个人真的离的很近,近得离谱,让我不禁怀疑是不是她故意的往我身上靠

"喂"他用他的漆黑的眼睛看着我说

我是真的受不了了,从刚才开始一直喊我喂,就和这是我的专有名词是的

“我不叫喂”我有些生气的说,憋的小脸通红

"那你叫什么”他用天真的语气说,接着他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我

“顾斯蓝”我怎么就说出来了呢,唉

“奥,知道了,蓝蓝,我叫明月”又是这种天真的语气

“你这么叫似乎不合适吧”我无奈的看着他

“好像是这样” 这人终于开窍了,感谢上苍

“那我娶你当我老婆不就行了,这样就可以了,以后也可以直接喊老婆”当他用这么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出来这番话的时候,我立刻凌乱了

可是我似乎忘了一件事情,貌似这个叫明月的还一直压在我身上,话说怎么一个男生起这么个名,无语

“哥,能先起来再说吗”我无奈的说,因为我已经彻彻底底地输给这个说要娶我的人了

“不要,刚才没睡够,接着睡,老婆”我已经彻彻底底的无奈了,他整个人都趴在我身上抱着我,让我很怀疑是不是刚才没睡好现在想要个抱枕了,这人,还真是

他身上的味道不会让我想吐,不知道是什么香味,但是很好闻,是让人一辈子都忘不了的那种香味,很安心

我其实因该庆幸,这段时间竟然没有一个人来过,不会是老天爷帮他吧

(敬告读者:我还不确定这篇小说是不是连载,所以想听一下大家的意见,如果大家喜欢的话,可以再写一下之后的事,觉得这样就好的话就不会连载,广大读者们,给点意见吧,拜托了,树慕在此谢过了)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组工干部五种形象-组工干部形象箴言<数来宝> 下一篇: 鱼饵制作-精制白饵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