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直播平台-烧钱之后 游戏直播平台又将走向何方

一 : 烧钱之后 游戏直播平台又将走向何方

  游戏直播,从不缺喧闹声。

  从早期的斗鱼、战旗,再到后起之秀虎牙、熊猫,游戏直播平台渐渐从幕后走向台前,而后带着资本的青睐,迅速燃起战火,在目不暇接的话题中,完成了其他领域本需要数年的更迭。

  然而,喧嚣声背后,如何将可观的流量变现,至今仍悬而未决。

  如今,上一轮主播争夺战逐渐平息,行业内一边是熊猫TV等新兴平台的高调融资,一边却是饿殍遍地。一位业内人士向网易科技透露,此前曾与斗鱼掀起主播争夺战的战旗,由于资金链遇到问题,正寻求出售。但由于其盈利模式不清,后续投入较大,有意向者寥寥。

  事实上,无论是以斗鱼、战旗为代表的主打流量变现类平台,还是以YY旗下虎牙为代表的秀场类平台,大多还处于亏损状态。由于用户对主播的粘性远大于平台自身,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游戏直播平台的想象空间;与此同时,当前平台高流量的维持,很大程度上仍有赖于高额的带宽及运营投入。

  如同早期的视频网站,当烧钱期到达一定阶段,资本或许已不再有耐心。

  主播热退潮

  “在2014年-2015年之间,国内主播的身价至少翻了10倍”,虎牙直播市场总监黄恂恂告诉网易科技。

  在他看来,游戏直播领域无疑充斥着泡沫。优质的主播数量有限,但平台数量却在不断增加,这就导致每次有新平台出现,就有可能掀起一次主播争夺战。另一方面,由于游戏主播大多是签一年或三年的合约,合约期满,就将再次面临平台的抉择,这也加剧了平台对主播争夺的激烈程度。

  最终的结果是,主播在不断的争夺中身价扶摇直上,但整个市场的盘子却还是那么大。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斗鱼工作人员表示,这种围绕主播的行业乱象也是平台不得已为之,“每一个优质主播都有大量且稳定的用户群,游戏领域的主播更是如此”,其游戏技术的难代替性,让用户心甘情愿跟随其跨平台,在这个过程中,新平台不得已只能通过招揽主播来提升流量。

  但流量的攀升可能只是一种虚假繁荣。在整个过程中,平台的特征并不明显,一旦断了对主播的高投入,就可能遭遇主播快速流失进而平台流量滑坡的窘境。

  “当平台都意识到这个问题时,主播身价的增长幅度就开始放缓了”,上述斗鱼的工作人员说。黄恂恂也表示,经历了此前的烧钱期后,各家平台都开始趋于理性,毕竟无休止的加码主播薪酬并不会在营收上有所体现;这让主播的身价整体趋于平稳,不像年初那么激烈,“从长远意义上讲,未来还可能会有所回落”。

  但主播对于平台依旧具有重要的意义。只是一阵疯狂期背后,平台及其背后的资本方开始愈加关注平台自身的变现能力。

  秀场模式可沿袭?

  高流量带来的广告营收,在高额的投入面前早已显得杯水车薪。具有较高利润率的秀场模式此前曾被认为是游戏直播的有效变现途径,而在一些平台上,这种模式已经初见成效。

  KK唱响市场负责人刘子肃告诉网易科技,与大多数游戏直播平台不同,从其秀场业务剥离出来的KK游戏直播目前已经处于盈利状态。这项具备秀场基因的游戏直播业务,并不主打专业性,其主播技术普遍不高,甚至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但由于美女主播的存在,依旧有不少受众。

  刘子肃解释称,秀场业务中,大多讲求用户与主播的互动,平台通过贩卖互动虚拟产品盈利;游戏直播则不同,虽然用户量可观,但由于游戏直播更注重观赏,相应的互动性就相对较弱,传统秀场业务所贩卖的虚拟产品就难以走量。最终,KK建立了如今这个二者结合的直播模式,虽然流量不大,但实现了变现。

  不过,这种模式的弊端也显而易见。一位业界人士告诉网易科技,由于KK游戏直播受众以秀场用户居多,专业性上的欠缺使得其对游戏深度用户的吸引力十分有限,很难进一步扩张,最终只能定性为一项小而美的业务。

  这种限制在主打秀场型直播的虎牙身上已经有所体现。

  黄恂恂表示,虎牙的变现模式主要是秀场的虚拟物品,同时这项礼物营收有50%会分给主播。虽然依托YY在游戏领域的积累,虎牙如今也在游戏直播领域已经占有较大的份额,但据YY方面估计,2015年该项业务将亏损4亿元,短期内仍无法实现盈利。

  显然,要想真正赚到钱,游戏直播平台需要更加多元的变现手段。

  未来在何处?

  更为紧迫的是,留给各家平台的时间可能并不多。

  黄恂恂坦言,随着游戏直播领域日渐成熟,领域的入局门槛也在逐渐提升,“直播投入+高带宽+运营成本,现在一年没有十个亿根本没有办法搞定”。由于秀场模式在游戏直播上的变现能力有限,一些厂商开始效仿视频行业开始了一些探索,以防资本“断奶”后的猝死。

  网易科技将可能的变现方向归纳为以下三点:

  1、联运或开发休闲小游戏。在视频领域,无论是大众的爱奇艺还是小众的Bilibili,都基于流量开拓了一些游戏市场,也因之获得了一部分收入;一些游戏直播平台本身就有游戏联运业务,吸引到游戏核心用户后,或将提升小游戏的活跃度。

  2、将直播打包进与厂商的合作。游戏的火热会带动游戏直播的火热,而游戏直播上的火热反过来也会提升游戏的热度,作为游戏产业的周边链条,游戏直播正被放到更重要的地位。据了解,虎牙上月已经开启了类似的合作,诸如网易暴雪的《守望先锋》、空中网的《战舰世界》可能都将与之试水这种模式。目前来说,可能单个直播业务上无法显露出利润,但一定程度上会帮助其在生态层面盈利。

  3、效仿视频网站打造一些自有IP。在游戏直播领域,一些脱口秀已经具有了这种IP的雏形,同时,一些平台打出要做出游戏直播上的《奇葩说》的口号,试图开发出更具辨识度的IP品牌。然而,鉴于游戏直播平台在经验、资金上尚有不足,短期内可能还很难看到自有内容IP的批量出现。但长远来讲,不愿意只沦为管道的平台,有可能在将来重点发展自有内容,以求在IP上有所收入。

  但无论哪一种模式,当前都还没有显著的变现效果;至少在短期内,游戏直播仍将充斥着亏损。这场烧钱游戏,是止于平台收归理性后的平静,还是将来留给BAT竞逐,如今还难以预期;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只有能活下来的平台才能看到这个结局。

二 : 移动直播新旧势力对决:游戏平台转型泛娱乐,押注优质CP

文/腾讯科技 李儒超

直播大战已然进入下半场,原先的格局正发生微妙的变化。

在经历约一年的高速增长期后,整个直播业界开始呈现回调趋势。这具体体现在直播应用新装量上,根据QuestMoble数据,原先保持增长的曲线到去年8月触及最高点8166万,9月开始骤跌回7121万。

在这阵回调期中,倒闭潮也随之出现。据腾讯科技此前的粗略统计,目前已有趣直播、微播、网聚直播、猫耳直播、咖喱直播等数十几家平台下线或停止服务,而这些直播平台大多属于近年来新兴的移动直播。

反倒是在上一轮火热期略显低调的游戏直播,大多巩固着成立之初的优势。事实上,截至去年9月,虽然移动直播巨头映客已占据国内直播平台活跃度榜首,但斗鱼、虎牙、熊猫等游戏直播起家的平台仍牢牢占据前十。

不仅如此,当移动直播的首轮喧嚣渐渐尘埃落定,日趋稳定的游戏直播们大多已逐渐进入第二轮的竞逐----从游戏直播起步,扩张到更广阔的泛娱乐领域。

庞大的用户基数、雄厚的资本背景,令斗鱼等一度以PC为主力的平台涉足移动端,实力颇为可观。这无疑会与同样布局泛娱乐领域的移动直播们展开一场正面对决。

盈利初现,先天劣势被补全?

自2014年突然爆火的游戏直播,从诞生之日起就被盈利问题困扰。

虽然游戏直播从来不乏热钱,但初期经历数轮“主播大战”后,主播身价节节攀升,平台本身不堪重负。另一方面,以广告为主的盈利模式颇为单一,“主播大战”也并没有为之带来新的变化。这使得烧钱的游戏直播雪上加霜,造血能力的缺失为其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在斗鱼直播创始人、CEO陈少杰看来,这在行业初期不可避免,“主播当时要放弃很多,我们给一定补贴以说服他们,这让我们支付了很多费用”。这些旨在教育行业的举措,如今看来,确实也取得了一定成效。

不过,随着模式上的转变,这笔开支已开始变少。事实上,由于初期行业不成熟,主播如果不能从直播平台获取收入,就很难维持生计;但分成模式的推进,令主播在收入上降低了对平台的依赖,通过普通用户就可获得可观收入。

根据斗鱼的数据,在总数为200万的主播数量中,斗鱼选择了其中3000人签约;但这一数量如今已经增长十分缓慢。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签约的重要性正在降低。

但这并不意味着游戏直播会放弃签约模式。业内人士告诉腾讯科技,对于游戏直播而言,头部主播往往是世界冠军或以前的知名职业选手。这类资源十分稀缺,替代性也偏弱,所以对于这部分主播,平台依旧需要付出较高的代价;但次一级的“第二梯队”却随着模式的改变,以及烧钱大战后理性的回归,变得缺乏议价权。

然而以往,正是这一群体,由于数量庞大,其需要的签约费用总额颇为可观。解决掉这部分资金的问题后,游戏直播平台便抖掉了一个大包袱。

另一个利好来自于带宽费用的降低。以斗鱼为例,其每年在支出上最庞大的一块来自于带宽支出,数额高达四五亿。规模稍次的虎牙、熊猫在这笔开支上同样也居高不下。

但得益于近年来云服务市场竞争的日渐激烈,带宽采购价格正逐年下滑。游戏直播平台在带宽上的高需求无疑也提升了其议价权,云服务提供商数目的不断扩大却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自身的议价权;如此一来,直播平台在带宽采购上的优势得以显现。

上述两个层面的原因,共同为游戏直播平台提供了盈利可能。一位行业人士告诉腾讯科技,国内的几个大型游戏直播平台基本都有了一些单月正现金流,没有了原先的大幅度亏损;其中,陈少杰告诉腾讯科技,斗鱼在2017年度肯定会发生盈利。

健康的财务状况,是游戏直播平台再次雄起的基础。但经营多年所遇到的游戏业务天花板,却成了困扰这些平台的关键性问题。

转型泛娱乐会水土不服吗?

转型泛娱乐直播,成了诸多游戏直播平台的普遍选择。

除了旗帜鲜明转型泛娱乐的斗鱼,虎牙也开设了户外直播、美食萌宠模块,熊猫直播则下设了一个名为“娱乐联盟”的大区域,内含户外、音乐萌宠、桌游等众多泛娱乐领域。

由此可见,虽然游戏直播平台仍保持着既有游戏业务的运作,但泛娱乐领域的扩展已经被提上日程。业内人士估测,泛娱乐直播可想象的空间将远远大于游戏这一垂直领域,而这一论断,也早已被主打泛娱乐的移动直播们亲自论证。

但真正开始扩展起来,并不容易。

在游戏直播上,斗鱼前身Acfun生放送即倚靠《英雄联盟》一款游戏起家。在解决了头部主播问题后,斗鱼的发展便进入了快车道,冲量效应十分明显。此后,陈少杰为斗鱼又引入了《炉石传说》和《刀塔传奇2》两款游戏,在此期间,单款游戏的直播一经上线,便立刻复制了《英雄联盟》的曲线。这已经成为这类平台普遍的套路。

但泛娱乐直播截然不同。在泛娱乐直播的各个细分领域,人气的聚集可能远比倚靠头部主播就能完成的游戏直播艰难。此前一直播甫一推出,就以贾乃亮等明星作为噱头,但在业内人士看来,为一直播贡献最大的可能并不是明星,而是来自于合作方微博的社交关系链。

而YY此前推出的陈赫直播似乎成了佐证。事实上,在陈赫开播第一天出现了数十万人围观,但第二次直播开始,数量就开始了骤降,后来基本稳定在数千人。

也许,泛娱乐领域很可能就没有“头部”。

陈少杰向腾讯科技解释,明星直播是一个个离散的时间,时间不太长,频率也不高,况且本身的带动能力也有限,包括这个明星到底能带来多少流量,很难权衡。事实上,明星直播更多是一个营销层面的东西,由于缺乏真正的互动,也难以为平台形成生态。

如此,强调互动以及更散的内容,令泛娱乐直播必须迥异于游戏直播的运作模式。至少在内容上,平台需要更加长尾化的内容以留出新用户;用户数量上,也必须积聚到一定规模,才能量变产生质变。

但这并非表明泛娱乐领域不需要类似于“大V”的角色。相反,当平台实现“质变”、具备稳定的用户和内容生产者后,一些优质的CP(内容提供方)自然会在生态中孕育。

但显然,这个顺序与游戏直播正好相反。漫长的发展过程,以及具体操作上的不确定性,多少还是让斗鱼等游戏直播平台面临较大的挑战。

如何破局?

但幸好,游戏直播平台原本具有的用户基数帮了大忙。

对于游戏直播平台的原有用户,其需求本身就不限于游戏中,包括户外、汽车、二次元、美食,都有可能成为这部分用户的额外需求。类似于虎牙直播开辟新模块进行导流的做法,往往可以为这些模块带来第一批用户。

来疯直播总裁张宏涛告诉腾讯科技,直播本身是个流量消耗品,如果解决了流量来源,将会有很大裨益。这在泛娱乐直播发展初期,更为明显-----游戏直播所带来的既有稳定用户群,无疑充当了提供流量来源的角色。

与此同时,在用户自然导入的同时,刻意培养一些优质CP,同样对平台有着较大裨益。不仅如此,对于这类CP,从长远来讲,将成为平台转型泛娱乐的战略核心。

目前,斗鱼已经成立了一只基金用于投资CP团队,在投资范围上,除了一些直播综艺,包括旅游公司、数码公司等各个细分领域的公司都在考虑范围内,只要能为斗鱼提供优质的细分内容。

陈少杰表示,这种投资的好处显而易见:一方面自己平台的CP,数据自己最清楚,保证了尽调的准确度,资源的协同也更方便;最重要的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斗鱼往往能在最早期发现这类公司,从而领先于其他资本。而更早期进入,往往意味着更高的回报率,可以说兼顾了战略与财务两个层面。

最终,泛娱乐直播的生意,很有可能变为一个押注CP的生意。

另一方面,获取优质CP的同时,利用CP扩展原本单一的盈利模式也正被提上日程。就目前而言,离钱最近的无疑是被各家平台看好的电商直播。

这在移动直播上已有平台试水,诸如一直播,早在去年下半年就已经推出了这一模块。而直播带来的小圈子文化,往往会带来较高的精准性,卖货并不是一件难事。

然而,一个常见的误区在于,主播在直播中卖货,常常会将流量导入到淘宝等电商平台,直播平台顶多只能抽取佣金,这种模式下主动权并不在平台自身。这也正是很多平台对于电商直播既跃跃欲试,又顾虑颇多的原因。

相比之下,斗鱼准备自建电商平台显得颇为新颖。按照斗鱼方面的解释,斗鱼电商平台会将仓储、发货交给第三方,而对于产品和直播内容的筛选,斗鱼会亲力亲为,以保证产品少而精。

陈少杰说,从逻辑上讲,直播电商是通过高质量的内容,引发用户的购买欲,所以必须在筛选上加以严控;这本身与淘宝天猫平台的直播更多是将产品介绍页视频化的逻辑大为不同。

不过,这种模式能否最终行之有效,仍还需要一些时间验证。

可以猜测,押注CP并围绕CP展开新的盈利模式,很有可能会在直播发展的下一阶段占据更为重要的地位。斗鱼等游戏直播平台能否在这一轮竞争中夺取先机,将极大影响到将来直播领域版图的重绘。

三 : 移动直播新旧势力对决:游戏平台转型泛娱乐,押注优质CP

  文/腾讯科技 李儒超

  直播大战已然进入下半场,原先的格局正发生微妙的变化。

  在经历约一年的高速增长期后,整个直播业界开始呈现回调趋势。这具体体现在直播应用新装量上,根据QuestMoble数据,原先保持增长的曲线到去年8月触及最高点8166万,9月开始骤跌回7121万。

  在这阵回调期中,倒闭潮也随之出现。据腾讯科技此前的粗略统计,目前已有趣直播、微播、网聚直播、猫耳直播、咖喱直播等数十几家平台下线或停止服务,而这些直播平台大多属于近年来新兴的移动直播。

  反倒是在上一轮火热期略显低调的游戏直播,大多巩固着成立之初的优势。事实上,截至去年9月,虽然移动直播巨头映客已占据国内直播平台活跃度榜首,但斗鱼、虎牙、熊猫等游戏直播起家的平台仍牢牢占据前十。

  不仅如此,当移动直播的首轮喧嚣渐渐尘埃落定,日趋稳定的游戏直播们大多已逐渐进入第二轮的竞逐----从游戏直播起步,扩张到更广阔的泛娱乐领域。

  庞大的用户基数、雄厚的资本背景,令斗鱼等一度以PC为主力的平台涉足移动端,实力颇为可观。这无疑会与同样布局泛娱乐领域的移动直播们展开一场正面对决。

  盈利初现,先天劣势被补全?

  自2014年突然爆火的游戏直播,从诞生之日起就被盈利问题困扰。

  虽然游戏直播从来不乏热钱,但初期经历数轮“主播大战”后,主播身价节节攀升,平台本身不堪重负。另一方面,以广告为主的盈利模式颇为单一,“主播大战”也并没有为之带来新的变化。这使得烧钱的游戏直播雪上加霜,造血能力的缺失为其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在斗鱼直播创始人、CEO陈少杰看来,这在行业初期不可避免,“主播当时要放弃很多,我们给一定补贴以说服他们,这让我们支付了很多费用”。这些旨在教育行业的举措,如今看来,确实也取得了一定成效。

  不过,随着模式上的转变,这笔开支已开始变少。事实上,由于初期行业不成熟,主播如果不能从直播平台获取收入,就很难维持生计;但分成模式的推进,令主播在收入上降低了对平台的依赖,通过普通用户就可获得可观收入。

  根据斗鱼的数据,在总数为200万的主播数量中,斗鱼选择了其中3000人签约;但这一数量如今已经增长十分缓慢。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签约的重要性正在降低。

  但这并不意味着游戏直播会放弃签约模式。业内人士告诉腾讯科技,对于游戏直播而言,头部主播往往是世界冠军或以前的知名职业选手。这类资源十分稀缺,替代性也偏弱,所以对于这部分主播,平台依旧需要付出较高的代价;但次一级的“第二梯队”却随着模式的改变,以及烧钱大战后理性的回归,变得缺乏议价权。

  然而以往,正是这一群体,由于数量庞大,其需要的签约费用总额颇为可观。解决掉这部分资金的问题后,游戏直播平台便抖掉了一个大包袱。

  另一个利好来自于带宽费用的降低。以斗鱼为例,其每年在支出上最庞大的一块来自于带宽支出,数额高达四五亿。规模稍次的虎牙、熊猫在这笔开支上同样也居高不下。

  但得益于近年来云服务市场竞争的日渐激烈,带宽采购价格正逐年下滑。游戏直播平台在带宽上的高需求无疑也提升了其议价权,云服务提供商数目的不断扩大却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自身的议价权;如此一来,直播平台在带宽采购上的优势得以显现。

  上述两个层面的原因,共同为游戏直播平台提供了盈利可能。一位行业人士告诉腾讯科技,国内的几个大型游戏直播平台基本都有了一些单月正现金流,没有了原先的大幅度亏损;其中,陈少杰告诉腾讯科技,斗鱼在2017年度肯定会发生盈利。

  健康的财务状况,是游戏直播平台再次雄起的基础。但经营多年所遇到的游戏业务天花板,却成了困扰这些平台的关键性问题。

  转型泛娱乐会水土不服吗?

  转型泛娱乐直播,成了诸多游戏直播平台的普遍选择。

  除了旗帜鲜明转型泛娱乐的斗鱼,虎牙也开设了户外直播、美食萌宠模块,熊猫直播则下设了一个名为“娱乐联盟”的大区域,内含户外、音乐萌宠、桌游等众多泛娱乐领域。

  由此可见,虽然游戏直播平台仍保持着既有游戏业务的运作,但泛娱乐领域的扩展已经被提上日程。业内人士估测,泛娱乐直播可想象的空间将远远大于游戏这一垂直领域,而这一论断,也早已被主打泛娱乐的移动直播们亲自论证。

  但真正开始扩展起来,并不容易。

  在游戏直播上,斗鱼前身Acfun生放送即倚靠《英雄联盟》一款游戏起家。在解决了头部主播问题后,斗鱼的发展便进入了快车道,冲量效应十分明显。此后,陈少杰为斗鱼又引入了《炉石传说》和《刀塔传奇2》两款游戏,在此期间,单款游戏的直播一经上线,便立刻复制了《英雄联盟》的曲线。这已经成为这类平台普遍的套路。

  但泛娱乐直播截然不同。在泛娱乐直播的各个细分领域,人气的聚集可能远比倚靠头部主播就能完成的游戏直播艰难。此前一直播甫一推出,就以贾乃亮等明星作为噱头,但在业内人士看来,为一直播贡献最大的可能并不是明星,而是来自于合作方微博的社交关系链。

  而YY此前推出的陈赫直播似乎成了佐证。事实上,在陈赫开播第一天出现了数十万人围观,但第二次直播开始,数量就开始了骤降,后来基本稳定在数千人。

  也许,泛娱乐领域很可能就没有“头部”。

  陈少杰向腾讯科技解释,明星直播是一个个离散的时间,时间不太长,频率也不高,况且本身的带动能力也有限,包括这个明星到底能带来多少流量,很难权衡。事实上,明星直播更多是一个营销层面的东西,由于缺乏真正的互动,也难以为平台形成生态。

  如此,强调互动以及更散的内容,令泛娱乐直播必须迥异于游戏直播的运作模式。至少在内容上,平台需要更加长尾化的内容以留出新用户;用户数量上,也必须积聚到一定规模,才能量变产生质变。

  但这并非表明泛娱乐领域不需要类似于“大V”的角色。相反,当平台实现“质变”、具备稳定的用户和内容生产者后,一些优质的CP(内容提供方)自然会在生态中孕育。

  但显然,这个顺序与游戏直播正好相反。漫长的发展过程,以及具体操作上的不确定性,多少还是让斗鱼等游戏直播平台面临较大的挑战。

  如何破局?

  但幸好,游戏直播平台原本具有的用户基数帮了大忙。

  对于游戏直播平台的原有用户,其需求本身就不限于游戏中,包括户外、汽车、二次元、美食,都有可能成为这部分用户的额外需求。类似于虎牙直播开辟新模块进行导流的做法,往往可以为这些模块带来第一批用户。

  来疯直播总裁张宏涛告诉腾讯科技,直播本身是个流量消耗品,如果解决了流量来源,将会有很大裨益。这在泛娱乐直播发展初期,更为明显-----游戏直播所带来的既有稳定用户群,无疑充当了提供流量来源的角色。

  与此同时,在用户自然导入的同时,刻意培养一些优质CP,同样对平台有着较大裨益。不仅如此,对于这类CP,从长远来讲,将成为平台转型泛娱乐的战略核心。

  目前,斗鱼已经成立了一只基金用于投资CP团队,在投资范围上,除了一些直播综艺,包括旅游公司、数码公司等各个细分领域的公司都在考虑范围内,只要能为斗鱼提供优质的细分内容。

  陈少杰表示,这种投资的好处显而易见:一方面自己平台的CP,数据自己最清楚,保证了尽调的准确度,资源的协同也更方便;最重要的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斗鱼往往能在最早期发现这类公司,从而领先于其他资本。而更早期进入,往往意味着更高的回报率,可以说兼顾了战略与财务两个层面。

  最终,泛娱乐直播的生意,很有可能变为一个押注CP的生意。

  另一方面,获取优质CP的同时,利用CP扩展原本单一的盈利模式也正被提上日程。就目前而言,离钱最近的无疑是被各家平台看好的电商直播。

  这在移动直播上已有平台试水,诸如一直播,早在去年下半年就已经推出了这一模块。而直播带来的小圈子文化,往往会带来较高的精准性,卖货并不是一件难事。

  然而,一个常见的误区在于,主播在直播中卖货,常常会将流量导入到淘宝等电商平台,直播平台顶多只能抽取佣金,这种模式下主动权并不在平台自身。这也正是很多平台对于电商直播既跃跃欲试,又顾虑颇多的原因。

  相比之下,斗鱼准备自建电商平台显得颇为新颖。按照斗鱼方面的解释,斗鱼电商平台会将仓储、发货交给第三方,而对于产品和直播内容的筛选,斗鱼会亲力亲为,以保证产品少而精。

  陈少杰说,从逻辑上讲,直播电商是通过高质量的内容,引发用户的购买欲,所以必须在筛选上加以严控;这本身与淘宝天猫平台的直播更多是将产品介绍页视频化的逻辑大为不同。

  不过,这种模式能否最终行之有效,仍还需要一些时间验证。

  可以猜测,押注CP并围绕CP展开新的盈利模式,很有可能会在直播发展的下一阶段占据更为重要的地位。斗鱼等游戏直播平台能否在这一轮竞争中夺取先机,将极大影响到将来直播领域版图的重绘。

四 : 盲目烧钱的游戏直播平台,未来之路该走向何方?

  文/刘娈

  得益于近年来电子竞技游戏的高速发展,游戏直播行业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而随着电子竞技游戏玩家数量的逐渐增多,游戏直播行业受到了资本市场的青睐,国内越来越多的企业举旗呐喊一窝蜂涌入游戏直播市场,一时间使得诸多游戏直播平台呈现在大众眼前。

  2014 年里国内游戏直播平台的数量便已高达数十家,这其中包括斗鱼TV、战旗TV、mbaTV、火猫TV、虎牙TV、KK直播、龙珠TV等。而在2015年里, 当万达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摊上电子竞技这摊浑水欲打造“王氏”电竞帝国,布局渗入至游戏直播行业之际,游戏直播行业也加入了一支新军——熊猫TV。原 本各大游戏直播平台竞争便导致游戏直播行业便十分混乱,近年来桃色事件、主播掐架事情可谓是屡见不禁,然而有了出生牛犊不怕虎的“国民老公”王思聪的加 入,游戏直播行业这场混乱无疑将会变得更加混乱。

  目前从用户数量上而言目前国内各大知名的游戏直播平台用户都在不断攀升,但是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各大游戏直播平台都已经上线已经很长一段时间营收却是亏损的状态。

  行业越发浮躁 游戏直播平台亏损成常态

  据 相关数据统计,在2015年第一季度虎牙便亏损9000万人民币。而这还只是冰山一角,此前有YY高层表示,2015年YY在游戏直播业务上投入的金额高 达7亿,而直播业务的营收却仅仅只是3亿人民币,可见YY在游戏直播业务上还是损失了4亿人民币。越来越来游戏直播平台亏钱不断,无疑游戏直播平台盈利亏 损已经成为整个游戏直播行业的常态。那么为什么平台亏损会如此严重呢?

  游戏直播火热的的大背景下,各大知 名游戏选手、主播的身价水涨船高。 “主播去哪个平台,我就去哪个平台”,这是某位游戏玩家曾经对笔者说过的一句话,现如今可谓仍旧记忆犹新,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知名游戏主播、选手,具有 明显效应,而利用这类游戏人的知名度百年能够为平台带来更多地用户。在这种情况下,游戏直播平台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么一个抢占市场份额的机会,平台之间的抢 夺主播大战便是开始上演了。

  早些年前,诸多游戏主播们的收入最高的也不过是每个月几万块,而现如今知名游戏主播身价早过千万,堪比影视圈明星大腕。在这种情况下,平台签约高昂身价主播便也成为了导致平台亏损的因素之一。

  另 外,带宽成本费用过于高昂也是其原因之一。支付带宽费用是每一个视频平台无可避免的问题,因为中国的带宽费用不比国外,在美国直播平台带宽几乎是零成本, 而在中国却是以最低的码率为800K来算,一个同时在线百万的直播平台,每个月仅仅带宽费用就高达3000万到4000万元之间。看看斗鱼、虎牙这些火热 的直播平台每天的在线人数,需要支付的带宽大概金额大伙也就可想而知了。

  但是要知道诸多游戏直播平台均已上线很长一段时间,营收仍旧还是亏损转态这着实还是令人担忧。游戏直播行业火热的背后竟然只不过是平台不断的烧钱而已,游戏直播平台还有未来吗?未来路又在何方呢?引人深思。

  盈利模式过于单一 游戏直播平台元化发展才是关键

  目前各大游戏直播平台最为主要的盈利模式为举办主播与平台之间分成、举办电竞赛事直播,但这样对于处在风口浪尖的游戏直播行业而言,为它所带来的利润终归过于薄弱。它们各家直播平台在盈利上的巨亏,如若继续延续此路线恐怕永远也不会有出头之日。

  其实斗鱼tv、虎牙TV以及熊猫TV等这类每天具有强大的流量的游戏直播平台可以通过流量来变现,至于如何变现,当然首先需要的是勇于打破盈利模式上的桎梏,不要太过单一,要不断拓展产业链条,实现多元化发展,游戏直播行业的未来才能够能够更加的昌盛繁荣。

  就目前来看,可以从增值服务、游戏联运、广告、会员订阅乃至电子商务、赛事竞猜等各个方面入手。游戏直播平台只有走上多元化模式发展的道理,是在真正的盈利才能为未来打下更好基础,为未来成为新的流量入口做好准备。

  而在未来优质主播和游戏直播内容的争夺也将会异常惨烈,如果现在游戏直播平台不通过多元化发展实现盈利积蓄资本,到时候各大平台厮杀起来很容易就会被打得头破血流,最终落个淘汰出局的结果。

  本文首发于千军游戏,作者刘娈,转载请注明。

五 : 烧钱之后 游戏直播平台又将走向何方

  文/李儒超

  游戏直播,从不缺喧闹声。

  从早期的斗鱼、战旗,再到后起之秀虎牙、熊猫,游戏直播平台渐渐从幕后走向台前,而后带着资本的青睐,迅速燃起战火,在目不暇接的话题中,完成了其他领域本需要数年的更迭。

  然而,喧嚣声背后,如何将可观的流量变现,至今仍悬而未决。

  如今,上一轮主播争夺战逐渐平息,行业内一边是熊猫TV等新兴平台的高调融资,一边却是饿殍遍地。一位业内人士向网易科技透露,此前曾与斗鱼掀起主播争夺战的战旗,由于资金链遇到问题,正寻求出售。但由于其盈利模式不清,后续投入较大,有意向者寥寥。

  事实上,无论是以斗鱼、战旗为代表的主打流量变现类平台,还是以YY旗下虎牙为代表的秀场类平台,大多还处于亏损状态。由于用户对主播的粘性远大于平台自身,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游戏直播平台的想象空间;与此同时,当前平台高流量的维持,很大程度上仍有赖于高额的带宽及运营投入。

  如同早期的视频网站,当烧钱期到达一定阶段,资本或许已不再有耐心。

  主播热退潮

  “在2014年-2015年之间,国内主播的身价至少翻了10倍”,虎牙直播市场总监黄恂恂告诉网易科技。

  在他看来,游戏直播领域无疑充斥着泡沫。优质的主播数量有限,但平台数量却在不断增加,这就导致每次有新平台出现,就有可能掀起一次主播争夺战。另一方面,由于游戏主播大多是签一年或三年的合约,合约期满,就将再次面临平台的抉择,这也加剧了平台对主播争夺的激烈程度。

  最终的结果是,主播在不断的争夺中身价扶摇直上,但整个市场的盘子却还是那么大。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斗鱼工作人员表示,这种围绕主播的行业乱象也是平台不得已为之,“每一个优质主播都有大量且稳定的用户群,游戏领域的主播更是如此”,其游戏技术的难代替性,让用户心甘情愿跟随其跨平台,在这个过程中,新平台不得已只能通过招揽主播来提升流量。

  但流量的攀升可能只是一种虚假繁荣。在整个过程中,平台的特征并不明显,一旦断了对主播的高投入,就可能遭遇主播快速流失进而平台流量滑坡的窘境。

  “当平台都意识到这个问题时,主播身价的增长幅度就开始放缓了”,上述斗鱼的工作人员说。黄恂恂也表示,经历了此前的烧钱期后,各家平台都开始趋于理性,毕竟无休止的加码主播薪酬并不会在营收上有所体现;这让主播的身价整体趋于平稳,不像年初那么激烈,“从长远意义上讲,未来还可能会有所回落”。

  但主播对于平台依旧具有重要的意义。只是一阵疯狂期背后,平台及其背后的资本方开始愈加关注平台自身的变现能力。

  秀场模式可沿袭?

  高流量带来的广告营收,在高额的投入面前早已显得杯水车薪。具有较高利润率的秀场模式此前曾被认为是游戏直播的有效变现途径,而在一些平台上,这种模式已经初见成效。

  KK唱响市场负责人刘子肃告诉网易科技,与大多数游戏直播平台不同,从其秀场业务剥离出来的KK游戏直播目前已经处于盈利状态。这项具备秀场基因的游戏直播业务,并不主打专业性,其主播技术普遍不高,甚至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但由于美女主播的存在,依旧有不少受众。

  刘子肃解释称,秀场业务中,大多讲求用户与主播的互动,平台通过贩卖互动虚拟产品盈利;游戏直播则不同,虽然用户量可观,但由于游戏直播更注重观赏,相应的互动性就相对较弱,传统秀场业务所贩卖的虚拟产品就难以走量。最终,KK建立了如今这个二者结合的直播模式,虽然流量不大,但实现了变现。

  不过,这种模式的弊端也显而易见。一位业界人士告诉网易科技,由于KK游戏直播受众以秀场用户居多,专业性上的欠缺使得其对游戏深度用户的吸引力十分有限,很难进一步扩张,最终只能定性为一项小而美的业务。

  这种限制在主打秀场型直播的虎牙身上已经有所体现。

  黄恂恂表示,虎牙的变现模式主要是秀场的虚拟物品,同时这项礼物营收有50%会分给主播。虽然依托YY在游戏领域的积累,虎牙如今也在游戏直播领域已经占有较大的份额,但据YY方面估计,2015年该项业务将亏损4亿元,短期内仍无法实现盈利。

  显然,要想真正赚到钱,游戏直播平台需要更加多元的变现手段。

  未来在何处?

  更为紧迫的是,留给各家平台的时间可能并不多。

  黄恂恂坦言,随着游戏直播领域日渐成熟,领域的入局门槛也在逐渐提升,“直播投入+高带宽+运营成本,现在一年没有十个亿根本没有办法搞定”。由于秀场模式在游戏直播上的变现能力有限,一些厂商开始效仿视频行业开始了一些探索,以防资本“断奶”后的猝死。

  网易科技将可能的变现方向归纳为以下三点:

  1、联运或开发休闲小游戏。在视频领域,无论是大众的爱奇艺还是小众的Bilibili,都基于流量开拓了一些游戏市场,也因之获得了一部分收入;一些游戏直播平台本身就有游戏联运业务,吸引到游戏核心用户后,或将提升小游戏的活跃度。

  2、将直播打包进与厂商的合作。游戏的火热会带动游戏直播的火热,而游戏直播上的火热反过来也会提升游戏的热度,作为游戏产业的周边链条,游戏直播正被放到更重要的地位。据了解,虎牙上月已经开启了类似的合作,诸如网易暴雪的《守望先锋》、空中网的《战舰世界》可能都将与之试水这种模式。目前来说,可能单个直播业务上无法显露出利润,但一定程度上会帮助其在生态层面盈利。

  3、效仿视频网站打造一些自有IP。在游戏直播领域,一些脱口秀已经具有了这种IP的雏形,同时,一些平台打出要做出游戏直播上的《奇葩说》的口号,试图开发出更具辨识度的IP品牌。然而,鉴于游戏直播平台在经验、资金上尚有不足,短期内可能还很难看到自有内容IP的批量出现。但长远来讲,不愿意只沦为管道的平台,有可能在将来重点发展自有内容,以求在IP上有所收入。

  但无论哪一种模式,当前都还没有显著的变现效果;至少在短期内,游戏直播仍将充斥着亏损。这场烧钱游戏,是止于平台收归理性后的平静,还是将来留给BAT竞逐,如今还难以预期;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只有能活下来的平台才能看到这个结局。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九只鸟打一字-九只鸟“打一字” 下一篇: 在我孤独的时候还可以抱着你-拥抱孤独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