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而已-1%的生活:莫谈理想与不公 一门生意而已!

一 : 1%的生活:莫谈理想与不公 一门生意而已!

一条“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的微博火了,超过42万的微博转发量。而这条微博指向的创业产品“快看漫画”则冲到了App Store免费榜第一位,百度指数36000(截至昨天)。这些已经足以说明这碗理想调料加多了的鸡汤有多火了。

当然,总有不喜欢喝鸡汤的,吐槽这种情感绑架和营销方式,比如说朋友阑夕先是为那些专业漫画家和艺术系学生鸣不平,随后又有那篇同样很火的文章《1%的生活,99%的泡沫》。

有人说创业已然成了选秀节目似的比惨,可问题是,其实大多数创业公司的产品可能连登上比惨舞台的机会都没有。

我们不妨先来看看“快看漫画”所属的这个舞台上还有哪些产品吧,看完这些或许你就会发现它的成功也并不完全靠的是故事那么简单。

有妖气

2006年成立,创始人周靖淇曾在TOM和完美工作过,创立有妖气的时候也不过25岁。有妖气最初只是一个动漫交流论坛,很长一段时间里只有周靖淇一人来运营(貌似比起早就成立工作室的安妮还惨)。

转折点发生在2009年6月,盛大文学投资“有妖气”,促使其转向原创漫画平台。到2013年初的时候,有妖气的注册用户数已经到了300万,但当时重要的营收来源却是来自“十万个冷笑话”这个段子化漫画作品的衍生收入。

在很多漫画迷和漫画家眼中看来“画的不好的那波人”,靠较为简单粗暴煽情搞笑的段子漫画而走红,这也是阑夕所吐槽的。但段子漫画更容易或,在这一点上,“有妖气”也不能免俗,甚至是用8年的时间基本上予以了证明。

“有妖气”的商业模式一定程度上采用了盛大的“起点模式”,低保、VIP章节、月票、出版、改编等等,以至于在移动端都像起点一样过度依仗移动无线阅读基地这样的运营商平台。

前者由于漫画更新频次低、盗版严重等原因,付费用户并不多;后者短期内确实为作者和平台带来了可观的收益,但直接导致的则是“有妖气”在移动端的薄弱,从版本记录来看,2012年10月iOS版上线至今,一共迭代了不过8个版本,最近一次更新则是在今年7月。

目前有妖气的主要方向仍是漫画IP的动画化和衍生产品开发,最近又有了弹幕广告的方式。

“有妖气”一方面在段子漫画和传统漫画之间摇摆,一方面在移动端的薄弱,而段子手出身的安妮所切的段子漫画、鸡汤漫画这个点,本身就是一种极为适合移动端传播的点

腾讯动漫

财大气粗的腾讯在2012年推出了腾讯动漫,当时隶属于腾讯游戏。似乎也是发现国内优质漫画资源有限,因而腾讯在国外的动漫版权方面投入颇多,整体的运作方式也和腾讯游戏的思路类似。

2013年腾讯动漫和日本最大的综合出版社集英社达成合作,引进《火影忍者》、《航海王》等多部日漫电子版权,从而奠定了其在国内动漫领域头名的地位。

腾讯很注重打造泛娱乐产业链,腾讯文学、腾讯动漫、腾讯游戏、腾讯电影+,一路走的也非常高大上。腾讯动漫更多的也是在做传统漫画,延续了实体出版、改编动画或游戏的思路。

而安妮的“快看漫画”则直接切了一个腾讯并不怎么关注的小点,做的也是很移动互联网化的产品和内容。

《知音漫客》

漫画可不仅仅是互联网的天下,湖北知音传媒旗下的《知音漫客》可以说是这一领域线下最大的玩家。

从知音传媒的招股书来看:

2011年至2013年,《知音漫客》发行量分别为4171.26万册、6183.57万册和7780.15万册,而销售收入分别为1.01亿元、1.63亿元和1.96亿元,这两个数字甚至高于《知音》的主刊。

2011年至2013年,知音传媒动漫产品线实现收入2.4亿元、3.69亿元和3.94亿元,占同期公司营业收入的49.08%、62.75%和68.05%。

但实体出版收入不错的另一面则是线上业务拓展的问题,与杂志几乎同时创办的社区“漫客网”目前注册人数也只有300余万,同有妖气在13年出的数字相近,内容平台漫客栈发展成果同样平平,移动端情况也并不乐观。

借用那句被说烂了的话,或许这真是“基因问题”。

布卡漫画、漫画控、漫画岛等

这个市场中还存在着大量正在努力洗白的移动端产品。它们最初大多都是打版权以及内容的擦边球迅速壮大,产品本身往往质量不错。但随着腾讯这样的巨头大举收购优质版权资源,以及相关部门的打击,像布卡这种在产品阅读体验上表现非常出色的移动产品正面临缺少版权内容等问题,同样的情况昔日网络小说阅读器市场的老大“掌阅iReader”也正在面对。

但默默想了想某度的某款主打产品用盗版小说吸引大量用户的成功案例,很显然在我大天朝,免费的午餐总是很有市场。打击盗版这事情看来还是需要广电总局的同志们来做啊。

暴走漫画

对于创业公司来说,上面高大上的方式并不容易走,于是从某一内容切入,然后逐渐向更丰富的模式走显然更可行。在这一点上,暴走漫画已经比安妮早走出去了不少。

2010年就推出的暴走漫画最初只是王尼玛所创造的这一形象而大火,但在先后接受了盛大、创新工场以及永宣联创三轮投资之后,暴走漫画围绕动漫形象本身做了不少文章,而不是简单的做内容。

首先暴走做成了一个社区,从而将当初一炮而红时带来的粉丝通过社区运营留了下来。

随后在2013年初,暴走漫画在其移动端加入了“制作器”功能,通过暴走提供的工具,没有漫画基础的用户也可以利用暴走的形象自行创作内容。无论是用户参与度还是社会化传播能力都得到了很大提升。

2014年初,暴走则又在移动端增加了“阅读器”功能,从而也开始做漫画内容的分发和IP的收集。

暴走在移动端和社交网络上的成功确实是上面几家所没有做到的,不过暴走漫画和快看漫画的切入点显然不太一样,内容方向同样也有出入。

快看漫画

让我们再来看看“快看漫画”本身,“伟大的安妮”自己拥有838万粉丝,运营的“安妮与王小明”有209万粉丝。

不完全统计一下“快看漫画”上的其他漫画段子手们:“郭斯特”粉丝707万,使徒子粉丝328万,吴琼琼爱画画124万,顾异的63万,罗小黑35万,谨斯里35万,郑插插35万,制冷少女27万,虽虽酱10万,插画师白茶8万……

甭管是不是鸡汤,绑架不绑架用户,从商业角度来看,这些数字至少可以证明两点:段子手漫画的受众足够多,安妮的传播力足够强。

不妨看一下App Store中对快看漫画的评价,很多用户的感受是“再也不需要从微博上一点点找这些漫画看了”。而在“快看漫画”上,一条彩妆知识漫画上传36个小时就能有超过1100条的评论,此类内容受众的活跃度可见一斑。

就如同“一个”将微博和豆瓣那些会讲故事的人发掘出来一样,“快看漫画”将微博上的这些“漫画创作者”们翻了出来。对心灵鸡汤的需求频次低,少量精品本身就是一种不错的应对方式。

似乎更大的问题还是阑夕所言的,如何说服那些已经从微博上获取大量利益的大V段子手们一起来抱团。但看上去解决起来也不难,发掘并捧红那些能创造好内容的小V们,“一个”已然成功了。

当然,普通人显然做不到韩寒那么强的影响力和号召力,而安妮通过这样一条微博也确实将自己838万粉丝的能量发挥到了最大。也许有人会质疑这样一个产品没什么壁垒,但一夜爆红的名气和身处段子手圈子的安妮本身就是一种壁垒。

对于大多数起于社交网络的产品来说,像暴走漫画一样,通过运营社区将社交网络上的流量转移到社区中,随后再通过社区为自己的产品导流量几乎是业内通行的方式之一。优质的内容载体、社交网络上的强传播力,导流量过程中的强运营能力,缺一不可。

即便是前面拿来对比的“ONE一个”,挂着韩寒金字招牌,一上线就冲到苹果应用商店免费榜第一位,最初也是一面同腾讯合作,一面运营着自己的社区做用户沉淀。

相比之下,但几乎是一夜爆红的“快看漫画”在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否则不少用户恐怕会成为“热点观光团”,下载个应用,到此一游。

从商业角度来看,适合移动阅读与传播的内容、创始人段子手的身份和传播力、一夜而红的故事以及一个点找的还不错的产品,这事儿就已经成了一半了。

如何留住用户,形成粉丝效应,如何让用户之间建立社交联系才是“快看漫画”未来值得看的点。至于对理想的支持和对鸡汤的吐槽,何必认真,不过一场生意而已。

二 : 人生处处困境?浮云而已

    
  文/李波
  
  我出国的时候我母亲来了一句话,我母亲是比较要面子的,她希望我出去,她说了一句很动感情的话,她说那里汽车多,中国人看觉得国外汽车多,说你小心一点。我当时读完博士回来以后,我要找的工作,我想当教授,后来我发现当时中国的大学研究体系很困难,我这个专业经济学也没有什么经费也比较敏感,我还带了两个女儿回来,我那时候35岁了比他还大,我想做教授做不了,这样我就马上转了职业,这个也是我一个困境。
  
  但是我活着回来了,我当时带着一箱子书出去的,我带五箱子书回来带了两个女儿回来了,我不知道怎么养两个女子,当时我胆子很大就回来了。还有一句话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大家一定要相信,如果你是正确的心态,我刚才算那个减法是我经常做的事,我经常遇到一个困难譬如小偷把我一个钱包偷走了,很好我这次免费做了施舍。你又觉得时间上你走了一个弯路,你说我这次做了一个社会调查,有人骗了你我体会了一下上当受骗是什么意思。你每次要把它,把任何负面的东西其实你都可以正面的去解释,而且是真心的解释,我这样讲不是阿q的精神,我是真的说很好。
  
  然后你还轻松了放松了,放松了以后你又面对外面的机会,第一你没有压力了,你后面的学习,因为人生就是学习。你后面的学习能力就发挥正常不会失态,因为你压抑的时候会失态,按照我这种方法你们肯定赚,心理放松法肯定赚。然后机会来的时候你很从容,这个我觉得蛮重要。至少从我的经历来看,我认为这招还是有效的。
  
  我还有一个秘密,就是我年轻的时候看了旧版的《上海滩》,大家都知道周润发演的文哥,你们没看都不知道不会笑。《新上海滩》黄晓明也是很帅,但周润发演的许文强多厉害多潇洒,他年轻的时候你们不能看他现在,现在不好看没办法,刚才讲害怕什么,害怕衰老。
  
  当时文哥跟冯佳冯景尧的女儿冯橙橙也很好,然后也已经接冯景尧的班了,但是就因为不愿意配合日本人的事,开始被追杀他就因为这个手指头被丁力给砍了去,他自己隐姓埋名到香港,在香港做什么呢?没有办法不能做别的事情,做跑堂倒茶,但他倒的很认真,所以有一个报馆的编辑就非常欣赏他,就请他去做校对,校对是一个很累的事,但他校对做的很好,不光校对可能改了几个错别字可能还提了建议,然后又当了编辑。
  
  我说如果我人生中遇到困境,我说就向许文强学习。我经常给自己讲一句话,大不了去香港茶楼当跑堂,当跑堂我肯定能当好,我在德国时当过跑堂,我们做学生勤工俭学我们做过跑堂,我拿的小费是很多的。
  
  我们要做好准备,可能事情不是像我们想的那么顺,也许我28岁我认清楚了,但我别的机遇还缺,所以到了30几岁的时候我做的不错又把我打下来了,这个有可能。在座的可能年纪轻还没有这种情况,我给你们提醒一下人生的风浪是会来的,在38岁左右会来很大的风浪,这个风浪会把你以前的成就全打掉,这个时候看你的本事,是不是能够甩甩衣袖,想想许文强,想想李波今天讲的。这个风浪一定会来的,你要准备好你就能过去,过去以后你又能走很长,到了68岁又会来风浪,那个时候无所谓离死亡也不远了。
  
  托尔斯泰到70岁离家出走,你们看过最近有个片子,就是托尔斯泰从家里出走受不了他太太,跑到一个小火车站最后冻死最后生病死掉。你很难理解这么成功的人,最后他是这样的结局,他的遗产不想给他的夫人,他想把遗产给他的运动宗教事业和平事业,但他夫人反对,你说这个日子怎么过?到了老年得不到安宁?但还好死亡能结束这一切。
  
  我最近给我的一个侄儿他也面临选择的问题,他问我,我说你别问我了,因为我是大人干吗给你讲,讲了之后如果选择不好批评我。如果你硬要讲,你要选有热情的真正喜欢的事情,你年轻的时候先选一个特别喜欢的事做,因为年轻有折腾的成本,而且有的时候以为你喜欢,真正做了不喜欢了,早点知道自己不喜欢扔掉更好。省得你将来到了30多岁,你又可以决定的时候,你说那个我喜欢,结果那个你犯错误来不及调整了,年轻的时候犯点错误来得及调整。
  
  平时我们讲偏社会分工,你是偏工程技术类的这是一类,计算机是一类,管理人是一类,做管理是一类。然后做社会服务是一类,做政府这个是一类。这个大类要明白以后,还有时做点心理测试也很重要,做做心理测试。现在有200块钱还是500块钱可以做一次,其实这个测试大同小异,做了以后你可以明白,你的兴趣爱好在这个阶段更偏重什么,我自己测出来,比如说我是偏做老师做教育,我偏做传教士,所以我刚才传教了。我偏做创新的鼓动者,所以在公司里边我的任务是发现创新机会所以我很开心。
  
  我还有一个是有一种激情,就是我这个会克服困难的时候,我会要想尽一切办法来做。所以我找的职业,我想跟我这个要合适,但有的时候不一定,虽然测出来了,可是现在我27岁马上28岁,我要成家立业现在这边我已经做的差不多了,我做一个位置可以了,我再做两年就可以上去了,这个时候要从头开始吗?可能不是。我可能在不太适合在我的位子上做,你会发现什么问题呢?不是不能做,而是在这个位子上当压力很大的时候你就失败了,这个失败是正常的,这个失败是符合你的天性的,所以当压力非常大的时候,你的天性就暴露出来了,暴露出来不适合这个岗位,这个时候失败是正常的。
  
  但不是我们日常不能做测评出来的工作,这个工作让我挣钱让我争光让我养家糊口先做着,不能马上调整。选择的前提是认清自己想要什么,但是想要什么是困难的一件事情我们要认清。我们在28岁时想要的和48岁想要不完全一样,跟68岁想要的不一样,但阶段性你要考虑,你自己的强项弱项你得明白。还有走的快也很重要,就是说机遇,这时候家里人朋友能帮你,你自己选择了,选择以后不要拒绝他们的帮助,就是说我选择了这个,你们有没有朋友可以给我创造机会,让我走的快一点,让我遇到困难的时候别人给我点的多一点,我成长的快,但你不要因为自己成长快看不起别人,你的目的是你在这个位子上犯更多错误,更多的学习。千万别自己成长了在这个位置上牛起来,开始这样子看人家了不行。而且你要明白把你早点放在这个位子,目的是让我早点犯更大的错误,让我下来然后更好的上去,人生就是这样。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卧薪尝胆-卧薪尝胆造句 下一篇: 描写荷花的优美诗句-描写水的优美诗句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