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万达影城-穿过宜昌老城(1)

一 : 穿过宜昌老城(1)

穿过宜昌老城(1)

一、小城悠久

宜昌已经有2700年的历史了,据《宜昌城建近代史》里的《宜昌开埠后的城市建设》介绍,宜昌古城的城墙是明代洪武十二年(1379年)"由守御千户所许胜、知州吴冲霄、绅士易思、陈永福等率众在唐代夷陵旧城的基础上修砌而成的。城垣高二丈二尺,周围八百六十三丈,城墙垛口三千九百零三垛。"到了明成化四年(1468年),知州周正、千户常垕率人"在原城墙的基础上增高加厚。完工后城墙高五丈,城外砌石,横直勾连,彼此相制。"算起来,宜昌建城也有近七百年的历史了。

如果将明朝作为初创,到了清顺治十三年(1656年)清政府专门拨出专款,委任彝陵(宜昌古称)左营游击张琦对原有的宜昌城进行了大规模的修葺,于是就开始有了可以关闭的城门,从不设防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城池。在这次的修葺中,"城门由原八门,减为七门,名称也有改变,正东东湖门,改称大东门;正南南藩门,改为大南门;西南文昌门,改称小南门;正西西上门,改称中水门;西北之西西塞门,改称镇川门;西北之北北左门,改称小北门;正北北望门,改称大北门。原东北小东门,因阴阳风水先生称不吉利,遂闭其门,且为台以镇之,称威风台。"《宜昌府志》中记载,满清王朝曾经多次重修古城,最后一次大修是在同治元年(1862年),由前署知府唐协和的倡导下进行的。不过随着国力的衰退、外国的入侵、战乱不断,宜昌古城到了辛亥革命(1911年)的时候已经残破不堪了。

宜昌老城不大,不过就是占地1200亩左右。沿长江摆开的南北向长有3里多;从江边向樵湖岭、珍珠岭一带的东西向短仅1里多。当时的城内有40多条大小长短不等的街巷,民宅大多具有宜昌特色,因为靠近鄂西山区,木料来源广泛,所以除了一些很阴暗的干打垒的土房,大多都是低矮的板壁房,有钱大户也会在城里修一些三进四进甚至更大的建筑群,大多都为明清硬山式建筑风格,一个天井套一个天井,以前南正街未拆迁的时候,我家隔壁就是一个三进的大建筑群,可以从南正街一直走到江边去,江风惬意的穿堂而过。

城内的南正街、北正街、天官牌坊(**路)是大户人家聚集之地,商贸中心集中在鼓楼街、锁堂街一带。盐税号、土税号、钱庄等大多集中在锁堂街(尔雅街)。绸缎、布匹、杂货、广货、药材、酱园等店铺,大多集中在鼓楼街、二架牌坊(新民街)、南门外正街、北门外正街和东门外正街。这里地处城门口,是城乡物资交流的重要场所,生意特别兴隆。据《宜昌城建近代史》里的《宜昌开埠后的城市建设》介绍:"城内街道都很狭窄,闹市区之外的街巷还很污秽,低则水窟,高则土山,人走拥挤,车行冲撞,紊乱不堪。"(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那个时候,宜昌城外也很热闹,沿江一带多为坐河朝坡的那种如今只有在三峡人家才能看见的板壁的吊脚楼。沿河的街上就是一些商行、货栈的交易市场:紫云宫以榨油坊为最多,油籽船停靠三江江边等待交易;板桥河街设有青果行;镇江阁为米市专用码头;镇川门、中水门江边停有运煤、运砖的船;据记载,宜昌当时有十三帮,各有各的地盘,各有各的势力。坡上有商贾交易,河下有木船停泊。很多很多年以前,有一个住在献福路的大哥哥领着少不更事的我到中水门去玩,还曾经见到过帆桅如林的壮观景象,印象深刻极了。

二 : 穿过宜昌老城(8)

穿过宜昌老城(8)

八、记住老城

于是,随着拆迁的**,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去到老城区的那些老街小巷里面用文字寻觅那些历史轨迹、用镜头记录那些发黄的印象、用薄砖青瓦来留存过去的记忆,用眼睛来追寻自己曾经在这里留下的足迹和身影。于是,在那些老城区的某条老街、某个角落,某个人就可以打开一段封尘的记忆,仿佛**了时光隧道,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实现了一次穿越。

那些令人心跳、令人眼睛**、令人激动不已、令人难以抑制的情感穿越是因为那里的一个灶台、一把火钳、一个木凳、一口被油烟熏过漆黑的铁锅和一扇古老陈旧的木门;是因为那里的某个佝偻着背、蹒跚着步,在街边生着蜂窝煤炉的老人;是因为那里的小的可怜的小卖部在营业、电视里播放着最新的影视剧;是因为那里的一只猫、一条狗、一把椅子、一个悠闲自得的的老人和一台放着那英唱的《春暖花开》的收音机;是因为那些湿漉漉的衣服就可以无所顾忌的晾在任何一根铁丝和电线上;是因为小巷深处只要有一寸空地,就会开满鲜花和植物,可以想象那些金银花、紫丁香在夜里飘来阵阵清香。

宜昌的老城里的那些老街小巷如今早就是百年沧桑,曾经的繁华已经变得十分破落和没落。其实,那些原住在这里的居民基本上都已经从那里迁出,留下来的除了那些留恋熟悉的环境、亲近的邻里关系的白发苍苍的老人,大多都是来自天南海北、*着不同口音、跑到宜昌做些各种小生意的外**营户。他们或者租一店面,卖菜、卖日杂百货、卖烟酒糖茶;或者做着破烂王的生意,在那些小巷深处,随处可见那些收荒货的身影……于是,那里成为了官方口里的棚户区,明显的和那些做着大城梦的领导的思维显得格格不入,所以就应该在那些斑驳的墙壁上写一个大大的、红色的"拆"字。

宜昌老城区的改造其实一直都在进行,从那些高楼大厦**到这样的小街小巷,立马就会有一种时空穿越的感觉,街上低矮破旧的房子、巷道上方凌乱的电线、梧桐树上挂着五颜六色的衣服、房*的石棉瓦都破碎了、裂开的墙缝里修补的水泥、以及老树昏鸦、驳斑弄影;有些建筑已显得脆弱不堪,好象一阵狂风刮来,就会轰然倒塌、灰飞烟灭;一些老屋的房*却生机一片。想想也是,从一粒随风而落的种子,到慢慢长成这样顽强成活的小树,不知要经历多少的风霜雪雨、日晒雨淋,多少个春秋冬夏、日出日落?(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所以,有空的时候,大家还是应该去再去拜访一下老城区那些即将消失的老街小巷,若干年后,如果再想起这些充满回忆片断的街名和地方的时候,肯定再也找不到现在这样身临其境的感觉了。无论我们是否喜欢,老城区的那些老街小巷都已深深地烙印在我们的人生之中。也许是因为与那些灯红酒绿一街之隔而不为所动的淡定,也许就是因为那些低矮的老屋、昏黄的路灯、狭窄的巷道、古老的屋脊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老式天井房的上面安装着一排十分壮观的卫星电视接收小锅、木板房里的摆设还让时光停留在过去的记忆中……

如果有机会,在春暖花开的时候去也行,在阳光灿烂的时候去也可以,在落叶纷飞的季节去也行,在雪花飘飘的日子去也可以,反正找个心情不错的机会,悠闲地带一部相机、手机也行;带一些虔诚、伤感也行,穿过老城区去寻找那些历史的痕迹,在那些即将消失的老街小巷里和这里的过去、也和自己过去的时光挥手告别。

老城的那些老街小巷应该改造,这里的一些历史建筑也应该保护,不过这不是我们这些平头百姓应该关心的是。在这里似乎最适宜和大家一边走、一边一起聆听邓丽君的那首充满怀旧情调的歌曲:"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若是你到小城来,收获特别多。看似一幅画,听像一首歌,人生境界真善美,这里已包括。唱一唱、说一说,小城故事真不错,请你的朋友一起来,小城来作客……"(2013-10-9)

三 : 穿过宜昌老城(7)

穿过宜昌老城(7)

七、老城印象

宜昌是一座有着2000余年历史的老城,我们可以在那些久远的文字中读到它,在博物馆厚重的藏品里感触它,在前辈和摄友们拍摄的照片上去感悟它,可是,城市文化不仅仅如此,而是表现在对人的尊严、对价值的认可、对道德的坚持、对遗产的重视、对精神层面的追求和对历史的高度珍重,所以,一座城市的魅力绝不在于它的发展速度和自吹自擂,也绝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梦想,而是在于它不仅有现实的一面,还有历史的一面,有自己独特的精神文化和历史传承,让历史和文化的氛围弥漫在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

宜昌老城区经历了几百来年的战火的**、风雨的洗涤,自然如同一个老妇人似的韶华已去,双鬓斑白,所有的时光和故事要么被淡忘、要么被磨去了棱角。想想也是的,明末清初的时候,这些街道犹如初升的太阳,喷薄而出、光芒四*,显示了无限的活力;清末民初的时候,这些街道就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情窦初开、有羞答答的羞涩,也有粉红色的憧憬。

到了解放以后那些火红的年代,这些街道就成了那个名声*大的工人诗人黄声孝,激情豪迈的朗诵着:"口唱号子肩扛钢,汗水滴在铁板上。今天撤下建设种,换得幸福万年长";到了现在,随着城市化步伐的加快,越来越多的老城建筑被拆毁、历史痕迹被消失,那些道路就成了一个忧国忧民的屈原,仰头问天:"路漫漫兮修远兮,我将上下而求索。"

虽然祖籍不在宜昌,可却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宜昌人,曾经在中书街度过了自己的童年时光,在学院街小学读完了高年级的课程;在学院街曾经有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在南正街、艾家巷经历了自己的中年;也曾经在南正下街住过,在新街工作过、初恋过;中水门曾经是我的一些年轻的狐朋狗友聚集之地,而因为新民街不仅有袜厂、还有一座陈旧的破楼都是我几乎隔三岔五就会去拜访的地方……(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所以,在很多年里,我曾经就是那里的常客,所以,我几乎熟悉老城区的每一条街道,也与那些街道相互交集。这么多年的风云变幻,我已将自己的生命和热情融入在这些街道里;我不得不爱这些街道,因为我不仅目睹了它们的发展和变迁,也目睹了它们的破败与衰亡。不过,随着葛洲坝的建设,沿江一带就有了一条美丽的风景线,随着城市化的进程,随着旧城改造,环城南路、环城东路、环城北路之间的老城就变成了都市里的村庄。

如今的环城南路被三江航天给毁了,将解放路那一带建成了四不像的地方;而环城东路则变成了宜昌的KTV一条街,这KTV一条街直到东门十字路口为止,过了路口就是环城北路,在与北正街交接的地方就是北门。现在的北门是宜昌最大、最著名、最热闹的夜市一条街。也就是被评为宜昌著名特色美食、其实却是人家**原产地的红油小面的发源地。不过如果是在环城东路KTV完了之后到北门宵夜,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那个曾经红火了近百年的东门现在却是物是人非:世贸商场关门大吉,亚洲广场也没做起来,有名的东门地下小商品市场也几近衰落,看来市场定位很重要,那些老街道也很重要。

四 : 穿过宜昌老城(6)

穿过宜昌老城(6)

六、消失了的老街道

其实,围绕着宜昌老城区周边,已经有许多消失了的老街道,比如新老"三条街",老三条街最初是指已经消失了的光前街人民剧院处三条弯曲短窄的小巷子。民国十年(1921年)以后,就变成了平安里、源发里、吉庆里,也包括美华里、永和里、新元里。这一带有卖**的,当时三分之一的宜昌原住民都吸食那种毒品;老三条街还是宜昌的红灯区,在这些里巷中,窑馆**竟达半数之多,十分热闹。

新三条街是指现在的时代广场附近已经消失的一菜场、富裕街、日新巷那一带,没有老三条街那么有名和热闹,民国初年,这里还是一片阴森森的坟地,后来建有房屋,被称为西园;到了民国十年左右,此处建有较整齐的房屋二十八间,故新三条街又被称为二十八栋。不过这里是解放前宜昌黑社会活动的主要场所之一,不知道是不是曾经会有上海滩许文强那样的硬汉,或者梁羽生笔下的那个小李飞刀般的侠客?

在**路24号,站在街的对面,可以毫不费劲的看见大约建于16世纪的那个早已衰败的陈氏祠堂的痕迹,如今只剩下北侧山墙和前后檐墙留。这些存留的墙*均为人字形两坡屋脊瓦*,北侧山墙为五山梯形屏风墙,每梯墙端为三坡三脊飞檐翘角,檐口盖瓦头为花边,底瓦头为如意滴水,一律粉墙黛瓦,显得古朴和秀美。站在古街道的遗址上,仰望五山梯形屏风墙头,美丽的天际轮廓线分明,古城风韵犹存,不知有多少摄友反复拍过那堵防火墙,有手机的朋友如果路过那里一定要留此为念。回去慢慢品尝,就会看出许多的韵味。

在**路未改造的部分依稀可见原汪家祠堂的部分山脊和风火墙,那是在老城区极为罕见、保存至今的明清建筑,而在学院街、中书街、元亨路、汪家巷、新民街、河水巷等处,也有几栋2层或3层的原居民的老住宅,约为清末或民国时期所建,也有一定的保护价值。不管怎么说,老城的相关保护迫在眉睫,如果再不重视,宜昌古城的文脉将荡然无存。(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那座不久前消失的二马路附近的原朱家一巷12号楼有200多年的历史。该房屋为三间一重天井院落式的二层穿架木构古建筑,装修十分讲究,底层和二层都是轻盈剔透的隔扇门窗,房屋周围为青砖砌成的单丁错缝空*墙,房屋大门门框为垂花门式的门头,以美化建筑装饰。封火墙、房屋的瓦头和滴水都有精美的花纹图饰,极富装饰性和观赏性,整个房屋立面形象素雅古朴端庄秀美。典型灌土墙、青砖房,可惜在建滨江壹号的过程中还是被坚决地拆掉了,70多岁的古建专家,还曾经深夜现场因为阻拦未果而老泪盈眶。

不管怎么说,拆迁仍在继续,2013年开始拆迁的范围,除了环城南路片区,还有美岸长堤三期等等,与这些老房子一起即将消失的还有那些存在至少百年的地名:璞宝街、杨柳巷、西平巷、童家巷、献菜场、汪家巷、元亨街、新民街、鄢家巷、尚书巷。所以我们应该记住这些即将被拆迁的老街小巷的名字:小箭道(学院街-西平巷);西平巷(学院街-环城南路);杨柳一巷(环城南路-学院街);杨柳二巷(璞宝街-环城南路);杨柳三巷(学院街-杨柳二巷);璞宝街(学院街-环城南路);新民街(学院街-献福路);人民路(学院街-献福路),献菜场(九拐巷-献福路);元亨街(献福路-学院街);童家巷(元亨街-中书街);中书街(献福路-学院街);汪家巷(汪家一巷-学院街);汪家一巷(汪家巷-中书街);汪家二巷(汪家巷-中书街);河水巷(献福路-横巷);**路(南正街-学院街),还有那些几乎被历史遗忘的小街小巷,譬如刚刚被拆光的裕厚里。

如今随着复兴之梦的兴起,一哄而上的城市化建设诞生了越来越多的千城一面,其实也就是当局者急功近利、人云亦云、照本宣科、信手拿来的结果,也是自我吹嘘、粉饰政绩,对历史、对后人极不负责的表现。说穿了,还是官僚主义作祟,还是官场功利主义为主导、还是今日有酒今日醉的简单、愚蠢的思维。其实,身为一个地方父母官,当好了可以流芳千古,否则就会如同拆了宜昌城墙的赵铁公一样背上千古骂名。

下页更精彩: 1 2 3
上一篇: 表达思想感情的词语-为古诗和成语牵线搭桥,并猜出一个表示思想感情的词语来 下一篇: 2015新年祝福语大全-2015年最新高考祝福语大全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