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品的故事-藏书的故事

一 : 藏书的故事

六十年代后期,我在父亲任教的农村中心小学就读。学校设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靠店的祠堂内,当地人称之为‘后祠堂’。

这祠堂坐落的地方,称得上是一块风水宝地。其东方,是当地最高峰‘青化山’。一年四季,气象万千,晴日里,远远望去,连绵峰峦,在阳光下辉映着黛碧,呈现出水墨画般的和谐;雨天中,沿山径慢步,但见山谷幽静,林木茂盛,在婉转鸟唱间隙时,可听到湍急的溪声。微风吹来,透过翻飞的枝叶,可见一帘银白瀑布,正飞溅在峡谷间,畅流着轻快和悦意。学校西侧,是一条南北向运河。波光潋滟的河面上,时有橹声欸乃的船舟悠悠摇过。站在绿草夹道的河堤上,但见两岸田野,阡陌纵横,随着清澈河流,绵延通向远方。远方,是一脉缓缓起伏的山峦,霞光下,炊烟袅袅升起处,是古朴的村庄、葱茏的竹林、桑田,让人怡然感受到《归园田居》中的那份“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意境。

听老辈人讲,古祠重建于乾隆年间,属本地旺族‘天乐李氏’的祠堂。历经了二百多年的风霜雪雨后,这座古建筑依然硬朗,也许是因为天乐李氏族不凡的历史渊源吧。据《天乐李氏宗谱》记载;“天乐李氏”始祖李庶,字乐天,是唐睿宗李旦长子,汝阳郡王李琎曾孙。唐天复元年(901)为避祸乱,流寓绍兴锦鳞桥;旋于后梁开平元年(907)卜宅山阴天乐胥里,所以谱称“天乐李氏”。

这古老祠堂,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两扇黑漆大门,分别开在南北两侧。跨进石条门槛,是一处大小如晒场的青石板院子,院中有两处石材围成的澄清方池。池旁立四柱座狮雕栏,池内现两对石狮倒影。每日里,顽皮孩童在院子里雀跃,天上云霞在池水里悠游。沿青石小径,踏几级雕刻台阶,便是祠堂正厅。记忆中,正厅上方那块乌木金字的“天乐李氏”古匾,常给人以一种肃穆的感觉。但我总觉得,更富神秘色彩的,应该是那东西两厢,南北二进,各有六间作为教室或是宿舍的旧式房间。尤其是在雨淅沥,风细语的夜晚,当房内点亮幽黄灯火后,那黯淡光线投射在祠堂墙边的树林、花草、或是蔬果作物的枝叶上,那斑斑驳驳的光影,使得寂静祠堂又平添了几分森森的诡异之气。

那是一九六七年的事了。其时,正是‘文革’方兴未艾的初期。如全国学校一样,祠堂内的小学也停课闹起了革命。平日里热闹的教室,没有了学生,霎时,变得冷冷清清起来。偌大的古建筑里,除了分裂成‘造反派’和‘保皇派’的十来个老师,以及两三个像我这样的教师子女外,再有的,就是在灶房里打盹的黑猫,在屋檐下乱窜的老鼠,或是在院子里低飞的麻雀。记得是那年初夏的一个正午,日常里静如止水的祠堂,突然沸腾起来。我循声来到西厢房,但见一队串联而来的红卫兵,正在围攻侮辱图画老师孙绩。孙老师是绍兴人,瘦高身材,淡眉细眼,一副圆框眼镜架在鼻梁上,怎么看都不像我想象中的潜伏特务。但是,红卫兵们一口咬定孙是国民党特务。证据就是那本用青天白日满地红的旗帜包裹起来的《三民主义》。

细想起来,这件事确实诡谲。不知道是谁?又是在何时?为何要把这本书藏到西厢房的栋梁间?据说那本书是在晚上自动掉落下来的,又说书是被红卫兵搜查出来的,因为有人告密。但不管哪种说法,孙老师宿舍在西厢房是事实。让人不解的是;在同一屋檐下,还住着另外两位老师。一位姓童,男性;另一位姓姚,女性。为什么非要说,是孙老师秘藏了这本书呢? 或许,是因为他也姓‘孙’?或许,是因为孙的气质太具民国范儿?然而,这一切都随着孙绩的投河自尽而变成了永远的迷。(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发现孙老师失踪,是在第二天中午。由于孙没来厨房取他的蒸饭,老厨工去寻他未着。于是,大家自发去找,结果,找遍了祠堂里东西南北,楼上楼下的二十四个房间,以及周边的丛林、山坡、农田、池塘,但都没发现孙老师的踪迹。

“他不会畏罪潜逃去了台湾吧?”“瞎扯!他怎么去啊?”这是俩位造反派老师的对话。“清晨还看到孙老师蹲在茅厕里抽烟呀!”“他是否回老家去了?”“不会吧?孙老师不会这样冒失的。”这是另外几个老师的猜测。尽管大家议论纷纷,猜测种种,可是,谁都没想到;此时,孙老师早已投入到西边那条运河里,飘然去了平和的天堂。

大概是在三四天以后,几个在河边钓虾的青涩少年,在河中的水草蓬里发现了孙老师的遗体。那天的‘后祠堂’热闹如赶集,不仅学校老师,还有周边村里人,大家纷纷聚集在河边、祠堂里神秘地谈论着这件事。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一位老师模棱两可地问道。“你指什么?投河?藏书?”有人反问。“这是什么书?反革命的?”有村民在请教。沉默片刻,无人回答。

只有那位姓童的老师推论道;“地主、富农的子女多数都是反革命,孙绩家是地主,所以,他肯定是潜伏特务。畏罪自杀,死有余辜。”

“我觉得这包书不像是孙老师藏的!”老厨工说了自己的看法。“为什么?”有人不解地问道。

“西厢房屋顶有七八米高,他怎么爬上去?”“用梯子呀。”“哪里能找到这么高的梯子?”“那倒也是……”众人在思索了。

“如果这不是孙老师做的事,那不是太冤枉他了?”有人在替孙绩叫屈。

“他也太倔。这样死掉,犯不着。实在冤屈!”不知是谁?突然冷冷地说了句;“冤死会变厉鬼的……” 夏日正午,气温虽高,但此话却让众人感到了阵阵寒颤。尤其是学校里的老师们,是否会感到特别恐惧?

从这天起,虽然无人承认恐怖,但大家不敢去西厢房已成了事实。住那里的俩位老师,也悄悄换到了北侧房间去住。大家在私底下流传着种种诡怪的事情,让人听了头皮阵阵发麻。有人说,每到晚上常有饮泣声从西厢房隐隐传出;也有人看到,孙绩住过房间的门窗常会自动开闭;老厨工半夜起床解手,竟看到孙绩提着蒸饭,从厨房里幽幽出来;更离奇的是,那天半夜,姚老师的房门被风吹开,她定神一看,竟是孙绩静静站在天井里,月光下,他手举着那本《三民主义》。姚老师连声尖叫,惊喊她不需要书。孙绩听后默默摇了摇头,又无声地离开了。

也许含冤死去的人真会阴魂不散,也许古老祠堂真会显现故人的身影,或许是有人暗暗吩咐了老厨工,或许是老厨工真心同情孙绩的命运。诡异的氛围,惊悚的传说,在大家经历了三十几个恐怖日子后,终于在孙老师‘五七’忌日的那个黄昏,大家看到,老厨工在祠堂内二十四个房间和厅堂、天井、走廊、厨房的醒目之处,恭恭敬敬地贴上了用红纸剪成的葫芦。只见他对着红葫芦喃喃念诵。至于他默诵了些啥?自然无人晓得。但,自此以后,诡怪的现象渐渐消失了。期间,虽然‘文革’还在各地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但在这座古老的祠堂里,一切都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一九九七年仲夏,我曾回旧地去寻找过童年的回忆。那时,虽然古祠还在。但已然流露出衰败的迹象,原先正气的建筑,给人以断井颓垣的感觉,两口方池也枯竭长出了野草,四柱座狮雕栏,已不见了石狮影子。曾经恢宏的祠堂正厅,感觉西风残照,摇摇欲倒。那块乌木金字的古匾又在何方?我问当地同学老李,他说,古匾已被李家村村委保管起来。将被挂到正在建设的‘李氏祠堂’中去。他还告诉我,新建的‘李氏祠堂’将会更加气势辉煌,不同凡响。

哦!原来如此。虽然,我为‘天乐李氏’的古匾将会重现在崭新祠堂里而高兴。但,在我内心涌动的却是失落和遗憾。我自然想起了三十年前发生的事情。我问老李; “还记得孙老师的事吗?”“当然记得! 你有他家的消息?”老李反问道。我摇了摇头。接着,老李告诉我;老厨工已在八二年去世了。由于他是孤老,没有亲属,所以,是当地实行火葬的首位。听说还是孙绩的子女赶来安葬了老厨工的骨灰。我深深感慨道;“是啊!好人总会有好报的。”

那天,我和老李沿着古祠堂的走廊,天井,院墙,里里外外地绕走了一圈。一切都已面貌全非。学校也早已迁到异地重组了新校。孙绩住过的房间还在,只是更加阴暗潮湿,屋里杂物乱堆,门前绿苔丛生。老李指了指西厢房的屋顶欲语还休;“你知道那本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是谁秘藏的吗?”我惊讶地问他;“你知道?”

“知道还用问你?”老李神秘地笑道。

我深深感叹道;“看来,这将是永远的迷了!”三十年前那个初夏正午的情景,又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地主、富农的子女多数都是反革命,孙绩家是地主,所以,他肯定是潜伏特务。畏罪自杀,死有余辜。”那个童老师说过的话,仿佛又在荒凉的西厢房里回荡。

“老李,那个童老师如今在哪?”我问道。“八十年代中,听说他在市党校做了领导。现在不知道了。”

“ 噢!后祠堂也出人才了。姚老师呢?”我想起了那个女老师。

“是那个漂亮的音乐老师吗?”

“除了她,还有哪个姚老师?”

“你不知道她?”老李惊奇地看着我说道;“她女儿就是市民盟主席呀!”

“啊?!……”我脑海中跳出了一个四五岁小丫的模样,圆圆的脸,稀落的黄头发,流着鼻涕,缺两颗门牙,她就是姚老师的女儿。在当年,真的无法想象,漂亮的唱歌老师就是她的妈妈。但,这丫头自我感觉超好,常说;“丑小鸭会变天鹅的!”

是的!岁月在流逝,世事会巨变。但我相信,事物的真相不会变。我也希望,人心中真诚的品质不会变。我常想;当年,如果那本书的真正主人能够承认,此书是其所藏。或许孙绩就不会冤死了。那么,这本藏书的真正主人又会是什么样的命运呢?也许,这又是一个永远的迷?

盛夏的热风吹得人昏昏欲睡,古老的祠堂内,一头苍老的黄狗在阴影下打盹,几只饶舌的麻雀跳跃在断墙残瓦上张望。老李提醒我该回去了。好吧,让我向古老的祠堂道声再见吧。但这些难忘的祠堂印象将会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之中。

二 : 收故事的人

在这个轻浮的时代,还有多少人喜欢听故事?更别说收故事的人。

吕宝,一个毕业两年的文艺青年,追求着活得不拘一格,但谁又能免俗,都要努力拼搏。每天上班、下班,就像安全行驶的列车,遵守一切规则。但吕宝也有不守规则的时候,游荡在上班与下班的时间缺失点。

夜晚或者休息,吕宝会陷入手机,精神游荡在城市里,凭着一眼之缘,寻觅有故事的人。

吕宝收故事,也收说故事的人。

2016年初,吕宝待在省会城市H城,这里地处中部地区,与沿海高度发达的经济相比,H城正在加紧发展的脚步,未知中充满机遇,吸引着而全各地的人才。吕宝不知自己是不是才,也曾想在这里寻找机遇。

在机遇来临之前,吕宝先找到了有故事的人。一位知性的成熟女人,仅凭照片,吕宝就有了一些自己的判断。照片中,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较为职业性的装束,有时尚气息,但有点“端着”。照片是女人自己在车里自拍,吕宝从车内的装饰和色系,判定这车是女人自己的,女人有着一定的经济基础。(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在往常,吕宝是不会主动接触这个类型的女人。一方面,存在着生活阶层的差异,吕宝会心生自卑;另一方面,吕宝认为这样的女人,较为傲慢,静观有益,亵玩惹火。但这一次,吕宝突发奇想的要试试,啃一啃硬骨头,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故事。

“你好,干嘛呢?”“在xx茶楼喝茶呢!”,吕宝知道这个茶楼就在附近,进出的都是白领阶层以上的人群,尤其在H 城这样低收入高消费的城市,养成喝茶这样的生活习惯,要的不仅是享受高品质的腔调,还有支撑腔调的经济。女人问到吕宝是做什么工作,吕宝脑中闪出一个名词“妇科医生”,最起码比“收故事的人”可信。不过,女人还是怀疑,毕竟女人都有着一个信条:宁愿相信世界上有鬼,不可相信男人的破嘴,更何况这是一个有相当阅历的女人。吕宝只好从源头说起,从考大学时家人让他选择医学,到无奈被分到妇科专业。女人开始相信了,其实这些都是吕宝自己编的,他连医学院有没有妇科专业都不知道。

吕宝收故事,交谈中探听他人的故事,无意之中,从自己的口中也说出了故事,有真有假。

故事之所以为故事,就是因为你信了。吕宝就是这样,在他人开始相信故事时,就要彻底打消疑虑,当然这一切都是在不给被人造成任何伤害和损失的前提下。

欲情故纵,吕宝自我怜惜般的向女人发问:”我一个男的,做妇科医生,你不会觉得变态吧?”,吕宝敢问出这样的问题,就已经知道自己能得到满意的回答,只不过是让女人亲口说出来,这样女人才会承认这个答案。

吕宝认为,中国的女人在意识里羞性、羞于生理,即使有妇科病,都要思量再三,觉得妇科病就长在脸上,生怕别人知道。来到医院已实属不易,更别说脱下裤子,张开双腿,让一个男人瞧上几眼(检查),有必要时还要拨弄几下,这与再不情愿状况下,失身无别。这种意识下,男妇科医生就是变态。

“这有什么的,医生是有职业操守与道德的人,在国外男妇科是很常见的群体”,果不其然,女人说出了吕宝想要的答案,这一切都是基于吕宝对这个女人的判断。

得到正面且肯定的回答之后,吕宝越来越自信于自己的判断,更加大胆起来。蹬鼻子上脸,过于无耻了。给了机会,见缝插针还是可以的。吕宝剑走偏锋,想要用指直接尖锐的问题,直击女人的要害,戳疼了,被女人骂的狗血喷头;戳痒了,让女人欲罢不能。“现在,很大一部分女性受着各种妇科病的困扰,你有妇科病吗?”,吕宝问出后,都觉得自己变态,但是从后来的结果看,这句话是对这个女人一种刺激。

“没有,我挺注重个人卫生”,女人回答了。就是如此,接下来吕宝和女人从妇科病入手,切入了女人故事。

他们从妇科聊到了性,家庭、生活,爱好,直到聊到了彼此。女人时年35岁,江苏南京人,嫁到了H城,是一家医药公司的高管。老公是另外一家公司的老总,工作很忙,时常出差,十天半个月不回家。无聊时,女人会出来喝喝茶,也是因此开始了和吕宝的聊天。

收故事就像寻宝,首先得找到点,才能挖出故事,吕宝通常会在不同聊天话题中,像个盗墓者,手里握着洛阳铲,这戳,那捣。

在和女人聊家庭时,吕宝发现她的话语中缺少一个角色——老公。这个女人明明老公,也没有离婚,却在与另外一个男人聊家庭时,对自己老公不曾提起,是可以回避,还是觉得没有必要?“你们夫妻感情怎么样啊?”吕宝问,女人很淡然的回答:“还能怎么啊!都老夫老妻了,没啥了,过日子呗”,突然女人话锋一转,反问吕宝:“你觉得老天对于同样是在职场风斗的男女是不公平的?”。吕宝以为女人是要向他倾诉打拼的艰辛,放低音调,用温和的语气表示同情:“当然,同样的职场,女人可能要比男人更艰辛”。“不不不,我不是说这个”“夫妻同时起步奋斗,随着时间的推移,物质累积越多,达到同样的地位,女人失去的和男人一样的是青春,不一样的是男人抗下更多,压垮了身体,女人三十如狼,四十似虎,而男人这是就可能无法满足了”。听完这些,吕宝明白,女人口中的事,所得就是她自己,夫妻生活不和谐,难言之痛。

吕宝也就直接的问:“你说的这些,都是自己的事吧”,女人嗯了一声,说自己累了,不聊了,但是女人约了吕宝,第二天见面给他说一个故事。

第二天,日期所致,吕宝得到了一个故事。

五年前,女人和老公同处于事业的上升期,这也是他们结婚之初立下的共同奋斗目标。在忙绿中,夫妻俩度过了所谓的“七年之痒”,女人以为一切都相安无事,就等着彼此事业成功的庆祝。

一次女人在出差期间,被公司升职为了部门经理,在完成了出差任务后,提前回家,想和老公庆祝一下。

推开家门,冲进卧室,与老公相拥亲吻,扑向床上。当一切都照着都市情感剧发展,接下来理应当是一片香艳之境时,剧情却有了家庭伦理剧般的转变。女人无意之中,从被窝里摸出了一个胸罩,不是自己的,那么真相只有一个,老公虽然有心无力,但是终究出轨了。裤子都脱了,尴尬症却犯了,女人开始质问老公,等到的回复是沉默。女人开始哭骂,摔东西。老公出门躲避,几天后给女人发了一条短信:“老婆,我一时冲动,没有控制住自己,接受了诱惑,我是爱你的,爱这个家的,如果你无法原谅我,想要离婚,我愿意净身出户”,女人没有回复。

女人找到还没有被自己砸坏的旅行箱,拖到车上,决定出于旅行,想清楚这一切,再回来解决。

女人把车开出了H城,开向西南,一路无心看风景,走走停停,加油、住宿、上路,似乎在寻找一个目的地,却不知道在哪里。直到进入西藏地区,来到信仰之城拉萨。拉萨市旅游者向往之地、迷茫者在这里寻找自我。在拉萨的公路上,女人的车被拦住了,一个背包客想要搭便车,去的是珠峰方向。反正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哪里?就送他一程吧!且把背包客的目的地当做自己的目的地,女人就让背包客上了车。女人想背包客说了自己不知道去哪,就是想帮他,让他之指路,送他过去,一路上背包客想女人介绍自己。

原来背包客今年刚大学毕业,这次拉萨珠峰之行,原本是俩个人的旅行,他和她的女朋友约好的毕业旅行。可就在半年前,背包客的女友被查出癌症晚期,毕业前一个月走了。这次,背包客是来纪念爱情。

当然女人漫无目的的游荡,也是想要这个地方,不过是埋葬爱情,恰好来到这里。半天的颠簸,俩人来到了珠峰脚下,但夜晚也要降临。背包客邀请女人一起去珠峰脚下,搭起帐篷,燃火,唱歌,看星星,女人答应了。

俩人心中都有抹不去的伤痛,情歌烧心,酒精催情,篝火考暖身体,夜渐迷离。都需要释放,都在压抑身体里原本的冲动,最原始的。最终没有战胜不断升高的肾上腺素,女人,背包客,缠绵在一起,在西藏,在珠峰脚下,在帐篷里。放纵,喷发,享受。

一夜过去,女人早早的离去,给背包客留下了一张纸条:我还有家庭,我要回去,你还有未来,需要放下过去,再见!

一个星期后,女人辗转回到了H城,回归家庭,继续工作,没有离婚,只是不再像曾经,夫妻只是家庭的组成部分,时而沉溺自己世界、私生活。

吕宝听完了女人的故事,在女人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退房了,你还有家庭,我还有未来”。

在这里,吕宝是收故事的人,女人是说故事的人,吕宝也说了故事,吕宝和女人有了故事,这本身就是一个故事。

宫小撇

我想做自己的公众号,若果你愿意转发或者推荐,甚是感谢!

微信公众号:GYMW365

三 : 收藏家的故事

我有一朋友,他自诩为收藏家,因为他的生肖属马。所以,他酷爱收藏有关于“马文化”的一切藏品。比如,写有马字或者绘有马图案的字画、以马形状制作的陶瓷工艺品、以及形形色色跟马相关的物件。

我那位朋友曾对我说过,他最渴望的就是能够收藏到一幅徐悲鸿画的关于马的画作。因此,每当空闲之时,他就会习惯性的往一些古玩市场逛逛,期待自己能够在捡漏的时候交上好运。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次,我那朋友跟往常一样逛了古玩市场,并且在一家古玩店驻足,被一幅画有马图案的画作所吸引。他走近一看画作左上角的印章以及署名,不禁暗暗惊喜。因为此画为《奔马图》,左上角的落款正是大师“徐悲鸿”。

不过,惊喜之余,我朋友也担心,这会不会是一幅赝品?因为像徐悲鸿大师这样的的名家之作,市场价应该在几百万左右吧!而我朋友看到价格,虽然也不便宜,要几万元人民币,但是跟市价几百万相比,连个零头到不到。于是,他回归了冷静,心里思忖着:这肯定是临幕的赝品。

只是在这个时候,古玩店的老板出来了,他看出了我朋友对于这幅《奔马图》的喜爱,于是就滔滔不绝地介绍起来:什么此画作,运用饱酣奔放的墨色,勾勒出画中的马头、马颈、马胸、马腿等大转折部位,并以干笔扫出鬃尾,使浓淡干湿的变化浑然天成。而且整体上看,画面给人的感觉苍劲有力,透视感较强,前伸的双腿和马头有很强的冲击力,似乎要冲破画面......

听着老板这唾沫乱飞的介绍。我那朋友不禁怦然心动。于是,就问老板这《奔马图》的真伪。这个时候,老板掷地有声地拍着胸脯说道:绝对是徐悲鸿的真品,如果定下来,不仅提供齐全的票据,而且还给您留一份承诺书。如果不是徐悲鸿之《奔马图》,我以十倍的价格赔偿。(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老板此话一出,我那朋友真的心动了,并且掏处了信用卡,准备刷卡购买这徐悲鸿的《奔马图》。同时,还留个一个心眼,要了一张古玩店的名片,借口用一下古玩店的卫生间方便之际,偷偷拨打了有关工商注册的信息。在确保无误的情况下,欣喜若狂的购买了徐悲鸿的这幅名画《奔马图》。

我那位朋友回到家中,便邀请了一些懂画的朋友,并喜气洋洋声称:他捡漏捡到大便宜了。待众多朋友欣赏完毕之后,似乎异口同声地说:这徐悲鸿的《奔马图》是赝品,是假的。并且还言词凿凿地打赌说:如果真是徐悲鸿之作,他们愿意送他10万。

听了这样的话,我那朋友慌了。急忙先打电话到古玩店求证,古玩店的老板在电话中,一口咬定是徐悲鸿的真作,否则愿意按照承诺赔偿。这下,大家都纳闷了。于是几个人一起去了古玩店。古玩店老板看到了《奔马图》倒也没说是否被掉包之类的话,而是痛痛快快地承认,这徐悲鸿的《奔马图》确实从他那里买的,绝对是徐悲鸿之作。

这个时候,我朋友这边的几个人就嚷开了,指责古玩店的老板不厚道,睁着眼睛说瞎话,并且要求按照承诺书上写的一样,作出赔偿。这么一嚷嚷,古玩店老板真的有些生气了,他掏出身份证,然后将身份证拍在桌面上,大声说:你们看看我的身份证就明白这《奔马图》是不是徐悲鸿的真作了,就知道我是绝对没有骗你们了。于是,大家的目光就聚集在了老板所拍在桌面的身份证上了,身份证上的姓名是:徐悲鸿......

作者:周虎 网络笔名:中国青年、中国公民、东方青年等

四 : 反水不收的故事

【注音】fǎn shuǐ bù shōu

【成语故事】商朝时期,姜尚(姜太公)才学过人,精通兵法,但因家贫,他的妻子马氏见他年老没出息就离开他,他只好到渭水边搭茅屋钓鱼为生,周文王拜他为国师,姜太公助周文王灭了商朝,他的妻子要求复合,他取一盆水泼地如能收回就复合。

【出处】虽仲尼为相,孙子为将,犹恐无能为益。反水不收,后悔无及。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光武帝纪上》

【解释】水已泼出去,不能再收回。比喻不可挽回。

【用法】作宾语、补语;比喻不可挽回

【近义词】覆水难收

【示例】谁都知道反水不收的道理。

五 : 什袭以藏的故事

【拼音】shí xí yǐ cáng

【成语故事】春秋时期,有个宋国人在梧台东边拾到一块燕石,觉得很漂亮,以为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带回家用十层绸布包裹,再里外用十个木箱包装,并到处宣扬他得到一块宝玉,邻居要求展示,他郑重其事地打开让人观看。邻居说这只是一块普通石头。

【典故】人家竞相传钞,什袭以藏。  清·李绿园《歧路灯》第九十五回

【释义】什:形容多;袭:重迭。一层又一层把东西包裹起来。形容十分珍重地收藏好物品。同“什袭而藏”。

【用法】作谓语;形容极珍重地收藏物品

【相近词】什袭而藏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电脑反应慢的解决方法-电脑开机没反应解决方法 下一篇: 华擎主板-全球首款Win10认证主板面市 竟不是华擎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