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叶菊-瓜叶菊

一 : 瓜叶菊

    虽已年过而立,人却依然脆弱。无论工作生活,顺则喜,一遇困难就泄气逃避。

    去年春节前夕,为扮新居我从市场上选回几盆花,有盆廉价的名叫“瓜叶菊”。个子矮矮的,叶子很大很茂盛地向外舒展着,翠绿的叶面之上那一朵朵深紫色的小花肩并肩、膀挨膀欣喜地绽着,很是灵秀、美丽。我很喜欢它,便把它安置在卧室门角下,它立刻为素白的房间增添了诗意。

    我平时不大养花,总觉得花娇气。然而这盆瓜叶菊却颇好养,常日里无需多管,只需给它浇些水,它便顶花吐蕊每天都保持着水灵灵的娇媚。萧瑟的冬季,生活因了它一下子有了情趣,她一度成了我生活的主题。每早起床后,我都不忘给它浇瓢水,每晚进门时,我都先跑过来和它打个“见面礼”,只要看到门角里它一脸灿烂而矜持的笑,我的心便“晴”了,活干得也好,话说得也温柔。

    俗话说,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这样的景象过了大约一个月,瓜叶菊那迷人的风姿便不再了。先是叶面褶皱,继而花瓣也开始凋零。我以为是缺水便增加了浇水的次数,但是不见好转。一天浇水时,我蹲在花前仔细查看起来。发现残缺的花上有很多白芝麻样的小虫子,伸出手我小心地把花翻过来,发现花蒂上也聚集着密密麻麻的小虫。我又扒开的枝叶往里一看,竟吓出我一身的冷汗!原来那层层叠叠覆盖着的叶子下面,所有的枝上、叶子的背面都齐生生地趴着了令人作呕的小虫子。我一面打着寒颤一面飞速地逃出卧室,仿佛慢走半步那虫子就会齐刷刷地趴在我的脊背上。

    我从小便怕密密麻麻的东西。中学时上物理课上的“铁屑试验至今想来都让我毛骨悚然。而那天的一瞬使我再也无法亲近瓜叶菊。该浇的水拖着,习惯性的观赏有意回避。有时不巧看到了它,马上扭头哼曲让自己视线思想全逃离。

    可我心里又分明依然爱它,它曾经那么的打动过我的生活。我也曾抱怨自己的懦弱、无情,便跑到花市上买了些杀虫剂来打那些虫子。可打了几回丝毫不见好转,虫子依然在繁殖。眼见“白芝麻”不少反多,我便泄了气,索性丢下它不再去管了。

    而它在病魔的折磨中日渐衰败了。花枝散乱失去了形,花瓣也残缺不全的失去了往日的娇颜。夫不能忍受卧室中它的恶心,坚持要把它丢弃。我不忍,便把它丢到了阳台的角落里。深冬的阳台光线虽好,但气温很低。我心里明白,置身此处它就如罹绝症又弃冷宫的妃子,只有等死了……

    接下来的日子瓜叶菊便被淡忘了。卧室的门角处又树起棵高大俊逸的“春雨”。

    日子一如既往在继续。天渐渐地热了。一个初春的晌午,阳光特别的好,我和女儿到阳台嬉戏。不经意,我的目光触到了那盆瓜叶菊。她竟然没死!在这么冷的地方仅靠着凉衣时滴下来的水!可怜她已病入膏肓,枝子东倒西歪,叶子都卷缩着,几朵破损的花怏怏地垂着头,遍体都趴着可憎的蚜虫。仿佛一个奄奄一息的病人。我又羞又愧又无奈,羞的是自己还不如一棵花,见着困难就逃避;愧的是自己的无情无义。怅怅中我的目光又触到了女儿,看着眼前活泼健康的女儿,我心里忽然一震:如果眼前生了恶疾的是女儿,我也会这样弃她出门或逃离吗?不,不会,应该不会!可是,我又怎么能对她……一瞬间,深深的自责袭击了我。巨大的勇气冲上心头,冲得我浑身发热。非凡的勇气中,我恨恨地,宛如和自己决裂一样飞快地戴上橡胶手套,忍住涌上来的恶心,几个星期以来,第一次双手抱起了那盆瓜叶菊,不由分说一步步地把端到了水池里。闭上眼睛,握了握拳,在心里给自己喊了几声“加油”!哗哗的水流下,我开始用手指一枝又一枝、一面又一面给她撸洗。手过虫处,一阵阵无法克制的颤栗袭击卷全身,但我坚忍着,咬着牙,闭着嘴,一声不吭的继续……

    大约洗了四十多分钟她身上的虫子才基本清理完,当瓜叶菊重新回到阳台上时,望着阳光下它光润、干净而虚弱的身体,我热泪盈眶。既是为它也为我自己。后来我又陆续咨询了几个卖花人,学会了用烟丝泡水趋虫子的办法,终于为瓜叶菊彻底赶走了虫子。

    春满人间的时候,瓜叶菊走了。因为它本是一颗草本植物。可在我的心里,永远有一盆盛开着的瓜叶菊。因为它教会了面对困难的态度,使我懂得了面对困难,不要逃避,而要直面困难,勇敢地挑战自己,战胜自己。更使我懂得了只要坚定不懈地去做,困难是可以被战胜的。

  

※本文作者:轻如烟一…※

二 : 瓜叶菊

瓜叶菊

三月底的一个周日,兄弟俩随同父母去祭扫祖先,临近公墓,路上行人车辆一下子多了起来,园林路通车了,停在路边上私家车排成了长龙。周围一家两三人或七八人,手上拎着祭扫物品,多数都拿着花。路边有不少卖花的,有单枝的舌状菊花,黄色的、白色的显得肃穆庄严,还有专门包扎好的束花,在鲜艳的礼品纸的衬托下显得更加高雅和高贵,另外就是一摊一摊的盆花--瓜叶菊,五颜六色的排列着,有各色单色的,也有复色的--紫红夹着白色。买的人真不少,好多人手里就是托着这种盆花。一问价钱,不贵,五元一盆。生意相当好,不断有三轮车运过来补货。我们也买了一盆,我正要挑选一盆复色瓜叶菊时,母亲说,还是拿旁边的那盆纯红色的吧。

像找门牌号码一样,找到墓地的第83排,将盆花及其他祭扫物品摆放在爷爷奶奶的墓位前,老父亲念念有词:弟兄三个就剩我一个了,又到清明,今天过来给你们扫墓来了。

过程中,遇到同事一家也过来扫墓,父辈谈起,说其有三个儿子四个女儿,哇,真是多子多福呀。想不到我们是同事,我们的祖先因为拆迁也变成了一个“新村”里的邻居了。望着这密密麻麻排列的公墓,倒使我想起来了前不久放映的电影《非诚勿扰2》中孙红雷饰演的李香山不满墓地太拥挤说的话:活着扎人堆里,死了还是人挤人。不如把骨灰洒大海吧。看来是笑话,此时却并不好笑。
我看着这盆普通的瓜叶菊,花盆也就是那种大宗的褐色塑料花盆,薄薄的,看着有些卑微,我想,我们大都也只是普通而平凡人,谈不上什么富贵,百年后可能也只能还是这样人挤人了。

回来,路过花鸟市场,进去看看,原来也有不少瓜叶菊,一问价钱,同样的五元,于是也买了一盆,我比较喜爱复色的那种,特别挑选了那盆紫红色花瓣中间揉进洁白的白色,显得分外亮丽。


瓜叶菊花的外形与格桑花、波斯菊、蛇目菊有几分相似,不过瓜叶菊的花瓣更多,大概总在十三片上下,每片花瓣外围类似樱花一样有一个缺口。这盆紫红色的花瓣中间夹有雪一样的白色,白与红在交界处互相包含、衍生、发散,形成U字形的渐变,仿佛是红红燃烧的火焰中心白热化高温区的颜色一样。在一次浇水时,碰掉下来一片花瓣,发现花瓣背面完全与正面不一样,色泽也没有正面那样鲜艳,显得浅淡得多,而且颜色分布也不是那么有规律,原来瓜叶菊用它微薄的力量把自己最美丽最灿烂的一面呈献给世人。



瓜叶菊,原产非洲北部大西洋上的加那利群岛,目前国内外对界限分明的二色舌状花类品种甚为酷爱。瓜叶菊中具有其他花卉中少有的蓝色品种,它花色丰富,除黄色以外其他颜色均有。瓜叶菊平凡而不高贵,亮丽而不妖娆,显得那么的平易近人,它的入门门槛较低,相对比较好养,容易上手,对于它,有些花草专家可能是不屑一顾的。有个朋友是个养花高手,家里养了不少君子兰,我跟他提起我前天买了一盆花,才五元钱,他就笑着说:这么便宜,一定是一年生的的草本花卉吧。真是被他一言道中。

兴冲冲买回家来,我看花盆内土质不太干,就没有浇水,想不到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它叶子萎耷(萎蔫)了下来,完全丧失了生机,于是赶快给它浇水、在花叶上洒完水,就上班去了。在公司工作之余仍还记挂着担心它,盼望家里的新买来的瓜叶菊能够得以好转。等下班回家一看,果不其然,一阵惊喜,黄瓜叶盘大小的叶子又挺拔起来了,恢复了原来的生机。
去年开春在新村路口就有人用小卡车运来好多花草,其中就有这种瓜叶菊,特别抢眼,那时也就是抱着观赏的态度。今年正好有清明扫墓的机会,也就下手买了一盆回来。当然买回家来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方便拍照,就等周六周日休息天,而且要正好遇上好天才好拍照。在家里,你可以仔细观察,通过不同角度找到最佳拍摄视角。清明那天,天气还可以,有太阳光,在家就抓紧时间拍,拍的过程中弄倒了花盆,洒了一地黄色的花粉。



我挑了两张拿到办公室做了电脑桌面背景,办公室也有不少人平时就喜欢花草的,看到后说真好看,问我是什么花这么好看,叫什么名字,我就解释说:因为叶子大,像黄瓜叶,所以叫瓜叶菊。大家都说我的相机好,其实也就是中等的卡片相机,感觉还是花本身好看及拍摄的视角不同而已。
瓜叶菊的花期跟水仙花一样,只有30-40天,而且瓜叶菊的种子很小,很难收成。花期过后,它的生命就要走向终点了,但有了它春天会更加多姿多彩,一盆上那密密麻麻几十朵,像盛开在春天的万花筒。虽然它生命短暂,但它同样尽情绽放出了自己的多姿多彩,活出了自己的那份精彩瞬间。




网络上说瓜叶菊为一、二年生草本植物,不是宿根植物,所以明年只有重新播种才会有新植株,才会开出花朵来!当前的植株只会结束生命,不会于翌年开花。看到此,我心里未免觉得有点惋惜,但我仍然抱有试一试的态度,尽量延长它的生命。我知道,这样的草本植物,最怕过冬,特别是遇到严寒更是一种考验,今年冬天,我终于照顾一盆驱蚊草过了寒冬,现在正含着小花苞迎来了春天,因此,争取让这盆瓜叶菊也能够渡过来年的寒冬,希望它明年再次绽开出艳丽的花朵来。



三 : 冬瓜菊


原料:
冬瓜,胡萝卜,番茄酱,吉士粉,绵白糖,精盐,色拉油,味精,面粉,淀粉。
制作:
冬瓜去皮剞上十字花刀,用盐水浸泡至软,拍上吉士粉、淀粉、入油锅炸熟。胡萝卜切成细末,撒在花的中间作花蕊。番茄酱放入锅中,制成芡汁淋在冬瓜菊上。

特点:
形似菊花,口味酸甜。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上一篇: 巴菲特传 读后感-巴菲特传读后感 下一篇: 部队学习心得体会-学会“插队”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