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收公平原则-什么是税收的属地原则和属人原则

一 : 什么是税收的属地原则和属人原则

    问:什么是税收的属地原则和属人原则? 
  答:(1)属地原则。是指一个国家以地域的概念作为其行使征税权力所遵循的原则。属地原则可称为来源地国原则,按此原则确定的税收管辖权,称作税收地域管辖权或收入来源地管辖权。它依据纳税人的所得是否来源于本国境内,来确定其纳税义务,而不考虑其是否为本国公民或居民。
  (2)属人原则。是指一国政府以人的概念作为其行使征税权力所遵循的原则。属人原则可称为居住国原则,按此原则确立的税收管辖权,称作居民税收管辖权和公民税收管辖权。它依据纳税人与本国政治法律的联系以及居住的联系,来确定其纳税义务,而不考虑其所得是否来源于本国领土疆域之内。 

二 : 90税收公平原则

税收公平原则

一、税收公平原则的提出及其含义

早在17世纪,古典经济学家威廉·配第就提出了公平、便利、节省的税收原则,18世纪尤斯蒂提出的六大税收原则就包括了“平等课税”,亚当·斯密从经济自由主义立场出发,提出了平等、确实、便利、最少征收费用四大课税原则。德国经济学家瓦格纳提出的税收原则是财政政策原则、国民经济原则、社会公正原则、税务行政原则。其中社会公正原则包含普遍原则和平等原则,普遍原则是指课税应毫无遗漏地遍及社会上的每个人,不能因身份、地位等而有所区别,平等原则是指社会上的所有人都应当按其能力的大小纳税,能力大的多纳,能力小的少纳,无能力的(贫困者)不纳,实行累进税率。1美国当代著名财政学家理查·穆斯格雷夫也提出:“税负的分配应该是公平的,应使每个人支付他合理的份额。”2穆斯格雷夫进一步指出:“根据纳税能力原则的要求,拥有相同能力的人们必须交纳相同的税收。而具有较高能力的人们则必须交纳更多一些。前者即称之为横向公平,后者则称之为纵向公平。在这一原则下,横向公平只适用于最基本的平等方面。”3

我国有学者对税收公平原则作了如下定义:税收公平原则通常是指纳税人的法律地位必须平等,税收负担在纳税人之间公平分配。4那么,如何衡量税负的公平呢?通常所说的衡量税负公平的准则或标准有三种不同的观点:机会原则、受益原则和负担能力原则。机会原则要求以纳税人获利机会的多少来分担税收。获利机会相同的纳税人纳相同的税,获利机会多的纳税人多纳税。进一步来说,纳税人获利机会的多少是由其拥有的经济资源决定的。受益原则要求按纳税人从政府公共支出中获得的受益程度大小来分担税收。负担能力原则要求按照纳税人的负担能力来分担税收。5

笔者认为,不同性质的税收衡量税负公平的标准并不相同,受益税以受益原则来确定税负,即按照纳税人从政府提供的准公共产品中的受益程度确定税负,1

2郭庆旺等编著:《当代西方税收学》,第209-217页,大连:东北财经大学出版社,1997。 [美]理查·A·穆斯格雷夫、皮吉·B·穆斯格雷夫:《美国财政理论与实践》,邓子基、邓力平编译,第188页,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7。

3 [美]理查·A·穆斯格雷夫、皮吉·B·穆斯格雷夫:《美国财政理论与实践》,邓子基、邓力平编译,第195-196页,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7。

4刘剑文:《财税法专题研究》(第2版),第196页,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

5袁振宇等编著:《税收经济学》,第30-35页,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5。

矫正税以责任原则来确定税负,即按照纳税人的负外部性行为对社会造成的损失程度来确定税负,而狭义税收(即本文所指的一般目的税)则按照经济能力来确定税负,即实行量能课税原则,而机会原则从总体而言在实践中不具有可行性。

二、量能课税原则作为宪法原则和税收立法基本原则的争议 量能课税原则能否作为宪法原则和税收立法基本原则,在学术界尚存在争议,有肯定说和否定说两种观点。

第一、肯定说。日本税法学者北野弘久认为,应能负担原则(即量能课税原则——笔者注)属于立法理论标准上的原则,它在租税立法上起着指导性原则的重要作用。因此,有时已经成立的租税立法若违反了该项原则将会导致违宪无效的后果(如违反宪法第13条、第14条、第25条、第29条等情形)。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应能负担原则构成了宪法水准上的法律解释方面的原则。以日本宪法为基础,我们应认识到应能负担原则不再单纯是财政学中租税论上的原则,而是宪法规定的原则。6我国台湾学者葛克昌认为,税法不能仅仅视为政治决定的产物,更不能经由形式上的立法程序即取得正当合法依据,相反,它必须受正义等价值观念的拘束,而量能课税正是税法体现伦理要求的基本原则。量能课税不仅应成为税收立法的指导理念、税法解释的准则,同时还是税法漏洞补充的指针和行政裁量的界限。量能课税原则还使税法成为可理解、可预计、可学习的一门科学。与体现“受益者付费”的税收利益原则不同的是,量能课税原则以纳税人的负担能力分配税收,旨在创设纳税人与国家之间的距离,以确保国家对每一国民的给付无偏无私,不受其所纳税额的影响。量能课税原则确保税课的平等性,同时也用于防范税课的过度。7我国台湾学者陈清秀也认为,税法上税捐正义要求税法的规定应以合乎事理的各项原理原则为基础,并应前后一致的贯彻适用该原则。在税法上有关财政目的规范,应受量能课税原则的支配,此项原则可谓是“宪法”第七条平等原则的表现,其要求课税应趋向于纳税人的经济上的给付能力。其中所得、财产及消费(所得暨财产之使用)可作为衡量其经济上给付能力的指标。8

第二、否定说。部分学者则否认量能课税原则作为课税的基础原则,例如德6

7 [日]北野弘久著,陈刚、杨建广等译:《税法学原论》,陈刚、杨建广等译,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0。 参见葛克昌:《量能原则与所得税法改革》,载台湾《中原财经法学》第1期,1995年6月,第31-41页。转引自刘剑文、熊伟:《税法基础理论》,第130页,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

8陈清秀:《税法总论》(第3版),第37页,台北:翰芦图书出版有限公司,2004。

国学者认为,量能课税原则并不是课税的基础原则。一项基础原则并无法忍受强烈限制的适用范围。然而联邦法院却将量能课税的原则上要求特别限制于所得税法上。消费税以及一切其他的间接税、交易税包括销售税以及不动产税,则不考虑税捐义务人的给付能力。联邦法院固然认为在各种消费税,给付能力表现在消费者上,然而此种见解并不切实际。正由于间接税并未考虑个人的给付能力,因此从十七世纪以来即在政治上被抗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学者Erzberg想要使公共的财政需要的四分之三,透过直接税加以满足,但并未实现。其发展趋势却相反,间接税占总体收入的比例日愈增加。在此范围内,量能课税原则与税法上竞争中立性原则互相竞争。9我国学者刘剑文、熊伟认为,虽然量能课税的各项主张在宪法中都能找到相应的依据,但各种依据综合起来是否就能催生出一个宪法上的量能课税原则,这实在值得怀疑。量能课税原则并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法学界对何谓“税收负担能力”并没有明确具体的标准,很大程度上受制于国家的财政需要。因此主张,税法应当恢复平等主义作为普遍原则的地位,将量能课税从整体上作为一种有待追求的财税理想。即便在所得税领域,也应当明确其法律依据,规范负担能力的衡量标准,使之统一在税收法定主义体系之下,避免法律法律适用过程中的恣意和轻率。10

三、一般目的税的量能课税原则写入宪法条款的可行性

一般目的税实行量能课税原则,那么,如何衡量纳税能力?有“主观说”和“客观说”两种学说。“主观说”认为,政府征税使纳税人的货币收入和满足程度减小,即使纳税人牺牲效用,因而效用牺牲程度可作为衡量纳税人负担能力的标准。如果征税使每一纳税人的效用牺牲程度相同或均等,那么,税收便达到了纵向公平。由于对效用牺牲程度相同或均等有着不同的理解,形成了绝对均等牺牲、比例均等牺牲和边际均等牺牲三种不同的理论。绝对均等牺牲论认为,不同的纳税人,其总效用量的牺牲应是相等的。也就是说,不管纳税人收入的高低及其边际效用的大小,其所牺牲的总效用量都应当是相等的。在绝对均等牺牲条件下,税额如何在纳税人之间分配,取决于收入的边际效用。倘若纳税人货币收人的边际效用恒等不变,那么,所有纳税人应当交纳相同数额的税收。这时,所采9 Heinrich Wilhelm Kruse, Lehrbuch des Steuerrechts, Band Ⅰ Allgemeiner Teil,1991, S.51f.转引自陈清秀:《税法总论》(第3版),第24-25页,台北:翰芦图书出版有限公司,2004。

10刘剑文、熊伟:《税法基础理论》,第135页,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

用的税率应为固定税额,而且是按人头征收的。一般认为,收入的边际效用是递减的,高收入者货币的边际效用较小,而低收入者货币的边际效用较大,因此,高收入者应当负担更多的税收,而低收入者应当负担更少的税收。也就是说应纳税额应随着收入的提高而增加。比例均等牺牲论认为,不同纳税人因纳税牺牲的总效用量与纳税前全部所得的总效用量之比应当是相等的。在比例均等牺牲条件下,若纳税人货币收入的边际效用恒等不变,则意味着纳税人因纳税牺牲的总效用量与纳税前全部收入的总效用量之比等于应纳税额与税前全部所得之比。这时,应当采用比例税率计税。在货币收入边际效用递减条件下,便要求采用累进税率课税。边际均等牺牲论认为,每个纳税人纳税的最后一个单位货币的边际效用应当是相等的。边际均等牺牲亦称为最小牺牲学说。因为每个纳税人边际效用的牺牲彼此相等,从全社会来看,各社会成员因纳税而受到牺牲的总量,已经缩小到最低的程度,或者说,税收负担使社会总效用的牺牲达到了最小。在边际均等牺牲条件下,若纳税人货币收入的边际效用恒等不变,那么,税收负担的分配难以确定,因为纳税人负担任何比例和数额的税收,其边际牺牲都是相同的。若纳税人货币收入边际效用递减,便要求实行累进课税,并且累进程度也较高,甚至要求实行100%的边际税率才能达到边际牺牲相同。11“主观说”虽然都有自己的道理,但是,由于效用很难用指标衡量,因此,“主观说”很难在税收立法中实际操作。

“客观说”12主张负担能力可以以收入(所得)为依据,以支出为依据,或是以财产为依据。因为三个因素中的任何一个因素的增加都意味着负担能力的增加。至于以收入、支出或是财产中的哪一个作为衡量负担能力的依据,这直接涉及到课税对象或税基的选择问题。在上述三个因素中,一般认为,收入最能够反映纳税人的负担能力。收入的增加使负担能力的提高最为显著,同时,收入的增加意味着支出能力的增加和增添财富能力的增加。收入不仅包含着财产收入,同时也制约着支出水平。但是,单以所得为税基,也有其不完善之处,如财产继承或受赠就体现了受让者负担能力的增加。纳税人的收入也有多种来源,既包括有勤劳收入,亦包括有不劳而获的意外收入或其他收入。对不同来源的收入不加区11

12袁振宇等编著:《税收经济学》,第40-43页,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5。 参见袁振宇等编著:《税收经济学》,第40-43页,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5;高培勇:《西方税收——理论与政策》,第32-34页,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93。

分,统统视作一般收入来征税,亦有失公平。收入并不是衡量纳税人相对经济地位的足够精确的指示器,极端的例子是,一个窖藏黄金的人和—个乞丐,都可能是“零收入”者(即收入方面为零的意思),但不会有人认为他们具有等同的纳税能力,因为财产的所有权也是对经济资源的控制。如果仅按收入征税,即使从横向的意义上看,也不可能认为是公平的。同时,税基的选择还应注意其在实践中的可行性,对所得课税,需要全面的核算资料,这一点即使在发达国家也是不容易做到的。

以支出作为衡量纳税人负担能力的依据的理由是,支出虽然来源于收入,但是,它不包括收入中用于储蓄的部分。所得税具有对储蓄重复征税的缺点:它不仅对储蓄的那部分收入进行征税,而且对储蓄的利息又征一道税,因此,并不符合公平原则。从鼓励节俭和储蓄角度看,对支出课税也具有优点,它有利于动员储蓄,加速资本的形成。这一点,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是尤为重要。发展中国家的资本短缺将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税收体系的设计,应当有利于将消费转化为储蓄和投资,从而促进资本形成和生产能力的提高。不过,从实践角度看,对支出课税,必须具备纳税人各项收支的详细资料,这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财产是衡量纳税人负担能力的又一依据。财产的增加意味着纳税人收入的增加或者隐含收入的增加。但是按纳税人拥有的财产来衡量其纳税能力,亦有一些缺陷:一是数额相等的财产并不一定会给纳税人带来相等的收益;二是有财产的纳税人中,负债者与无债者情况不同,财产中的不动产与动产情况也不同;三是财产情形多样,实践上难以查核,估值颇难。

美国财政学家塞利格曼认为,量能课税的“主观说”缺少可操作性,因此需要从客观方面对纳税能力作出新的说明,提出了客观能力标准。他认为,能力原则的发展经历了四个阶段,即以人丁为标准的阶段;以财产为标准的阶段;以消费或产品为标准的阶段;以所得为标准的阶段。他认为,所得是纳税人在一定时期内取得的总收入减除为取得这项收入而开支的费用后的余额,在现代社会中,只有所得最能反映人们真实的纳税能力,并对国民经济所产生的负面影响最小。13以收入(所得)、支出、财产作为衡量纳税能力的标准,各有利弊,因此,应当综合采用收入、支出、财产这三项标准,应注意税基的广泛性以及各税种之间13[美]塞利格曼:《累进课税论》、《所得税论》,商务印书馆1935年版,转引自陈松青:《西方税收公平原则的演进与借鉴》,载《当代财经》,2001(7)。

90税收公平原则_公平原则

的互补性。任何的单一税制都很难实现量能课税,只有合理结合收入、支出、财产各项税基,实行复合税制,才能实现量能课税,同时与税收效率原则、税收社会政策原则相协调。总体而言,一般目的税实现量能课税是可行的,因此,一般目的税的量能课税原则入宪也是可行的。将一般目的税的量能课税原则写进宪法,为一般目的税的立法提供了基本准则,同时,一般目的税的立法仍然具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

四、税收公平原则入宪的立法例

一些国家的宪法有比较明确的量能课税条款。例如,1789年法国《人权宣言》第十三条规定:“为了武装力量的维持和行政管理的支出,公共赋税就成为必不可少的;赋税应在全体公民之间按其能力作平等的分摊。”1947年《意大利共和国宪法》第五十三条规定:“所有人均须根据其纳税能力,负担公共开支。税收制度应按累进税率原则制订。”1978年《西班牙宪法》第三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全体公民视经济能力并据以平等和渐进原则制定的公正的税收制度为维持公共开支作出贡献,这在任何情况下不得为查抄性质的。”1982年《葡萄牙共和国宪法》第一百零七条(税种)规定:“一、个人所得税旨在缩小不平等,应在考虑以家庭为单位的需要和收入的基础上,实行完全的累进税率。二、企业主要根据其实际收入纳税。三、遗产税和遗赠税实行累进税率,以利于公民间的平等。

四、消费税旨在使消费结构适应经济发展和社会公平的变化着的需要,对奢侈消费应征收重税。” 1960年《塞浦路斯宪法》第二章“基本权利和自由”第二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任何人都有按其能力分摊公共负担的义务。”14一些国家的宪法还明确规定根据累进税率征税原则,例如,1987年《菲律宾共和国宪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税则应统一和公平。国会应制定累进税则。”15一些国家的宪法原则性地规定了税收公平条款,例如,1973年《巴林国宪法》第十五条

第一款规定:“征课捐税必须公平合理,依法纳税是应尽的义务。”16

14 在宪法上规定量能课税条款的国家还有克罗地亚、洪都拉斯、萨尔瓦多、玻利维亚、智利、委内瑞拉、危地马拉、约旦等。

15 在宪法上规定累进税原则的国家还有意大利、葡萄牙、智利、委内瑞拉、叙利亚、约旦等。 16 在宪法上有税收公平的原则规定的国家还有墨西哥、阿根廷、秘鲁、厄瓜多尔、土耳其等。 6

三 : 如何看待税收公平原则的两种理论观点

如何看待公平原则的两种理论观点


税收的公平原则

税收的公平原则是指税收本身的公平,即国家征税要使各个纳税人承受的负担与其经济状况相适应,并使各个纳税人之间的负担保持均衡。

1.税收的横向公平与纵向公平

横向公平是指经济能力或纳税能力相同的人应当缴纳数额相同的税收,并且税收负担与其经济状况相适应。纵向公平是指经济能力或纳税能力不同的人应当缴纳不同的税收,纳税人之间的税收负担差别要同纳税人的经济能力或纳税能力的差别相适应。可以说横向公平是纵向公平的前提条件,只有同等条件的纳税人之间实现公平,不同条件的纳税人之间才会实现公平。

2.衡量税收公平的标准

要使税收既做到横向公平,又保证纵向公平,一个关键问题,是要弄清楚公平是就何而言的,即要确定以什么标准来衡量税收公平与否。

税收理论界对税负公平标准大体有三种解释,即:受益原则、机会原则和负担能力原则。

(1)受益原则

衡量税收公平的受益原则是指税收负担应该按纳税人从税收的使用中得到的利益大小来分摊。

(2)机会原则

衡量税负公平的机会原则是指税收负担按纳税人取得收入的机会大小来分摊,即按纳税人支配的生产要素的量来分摊。如果纳税人支配的生产要素相等,在平均资金利润率决定价格的条件下,就是获得盈利的机会相等,对他们应征收相同的税赋;否则,纳税人的税负应有所差别。

(3)负担能力原则

衡量税负公平的负担能力原则是指税收负担按纳税人实际负担能力的大小来分担。

税收公平原则与效率原则的内涵及关系

(一)税收公平原则的理论含义

税收公平原则就是指政府征税要使各个纳税人承受的负担与其经济状况相适应,并使各个纳税人之间的负担水平保持均衡。它包括三个方面的含义:一是税收负担的公平,包括税收的横向公平——相同纳税能力的人缴纳相同的税和纵向公平——不通纳税能力的人缴纳不同的税;二是税收的经济公平,即通过税收机制建立机会平等的经济环境,实现起点的公平。;三是税收的社会公平,即通过税收机制对社会成员个人的收入进行调节,以征税或补贴方式实现社会成员间利益上的相对公平,实现结果的公平。

(二)税收效率原则的理论含义

税收的效率原则指的是以尽量小的税收成本区的尽量大的税收收益它通过税收成本与税收收益的比较得以衡量。税收的效率具有丰富的内涵,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税收的行政效率和经济效率。

税收公平原则与效率原则关系及处理方法.

1.税收公平与效率的关系

税收的公平与效率原则是既矛盾有统一的两个范畴。矛盾表现在具体的税收制度中很难兼顾公平与效率,二者往往是相互抵触的。公平原则强调量能负担,而效率原则强调税收应尽量避免对经济产生干扰,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和经济的稳定与增长,要实现这一目标,就可能拉开贫富差距,从而破坏公平原则。但从整个经济运行的方面来看,公平原则是实现税收效率原则的前提。只有在达到一定程度的公平原则为前提,才能谈及效益问题。如果不以一定的公平为前提,政府征税就不会被纳税人接受,从而影响市场的公平竞争,扭曲经济活动主体的经济行为,当然就会使效益无法提高。从另一方面看,效率为公平原则的实现提供了动力,效率的提高可以保障公平更好地实现。盲目的平均主义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公平,只有在整个经济都很活跃的时候,整个社会的公平程度才有可信度。

2.税收公平与效率原则的处理我国正处于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起步阶段,发展社会主义生产力是我国的根本任务。因此,只有效率优先,低消耗、高产出,保障经济持续稳定增长,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高水平的公平。只有经济效率提高了,可供分配的财富增加了,全体社会成员收入水平的提高才有物质基础,国家才有可能通过国民收入的再分配,调节各地区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使贫困地区的人民早日摆脱贫穷,并通过福利、救济等办法来保障低收入者的生活。坚持效率优先,并不是说公平不重要,更不能以牺牲公平为代价来换取效率的提高。事实上,公平和效率都是社会主义持续、稳定和协调发展的基本保证,没有效率就没有高水平的公平,而社会的不公平也制约和阻碍着效率的提高。第一,收入差距过大,两极分化,会导致占比重相当大的低收入者有效购买力低,有效需求不足,使生产力发展受到制约:第二,实现高效率的一个重要条件是建立合理的激励机制。如果低收入者通过主观努力和勤奋劳动不能改善自己的处境,便会损害效率,甚至会造成社会的不稳定和动荡。现在,我们一方面应坚持不懈地发挥税收促进经济发展和效率提高的作用,坚持公平税负,鼓励竞争;另一方面,要强化税收在实现社会收入公平分配方面的功能,调整税制结构。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感动的眼泪作文-感动的眼泪 下一篇: 什么是人力资源管理-什么是“资源税管理证明”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