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那棵梧桐树

一 : 那棵梧桐树

窗外那棵茂密的梧桐树下

你撩起衣裙,踮起脚尖

轻柔的风伴奏

梧桐叶惶恐地飘落

那洋溢的笑容

我在世间的沧桑中(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独自陶醉

突如其来的阴霾

你我都猝不及防

我躲在风雨无法侵袭的小屋里

你却跌倒在苍茫中

二 : 怀念梧桐树

那是一个美好的夏天,

我心扉荡漾着迈进了这个校园,

一棵茁壮的桐树伫立在路边,

满眼的烂漫点缀着心田,

那童话似的桐花摇曳着梦想,

宛如清泉滑过渴望里的明天,(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这铭刻的感动于蓦然回首间已经一十五年。

在这个混沌迷惑的秋天,

我的桐树被不知什么人拦腰斩断,

流落满地的枝叶离开了自己的家园,

只留下孤零零赤裸裸的一截残干;

但愿能像那传说中的凤凰浴火涅槃,

经历过风霜雨雪的锤炼,

重新汲取阳光和雨露的容颜,

让我的桐树能抽出新枝绽放笑脸。

三 : 梧桐树-红布袋

春风和煦,经过了一冬的眠熟,繁花次第地在暖风的熏陶下开放了。躲在寒室里的人们也陆续地搬出了椅子,慵懒地躺在椅子上。猫咪儿蜷缩了一冬,现在正尾随主人的后面,在藤椅的旁边追逐着身上细碎的阳光。温暖的阳光普照着门前的连绵青山,柔柔地照在潺潺的山涧水里。

晓莉的手臂顺着藤椅滑落了下去,触动了在藤椅边睡觉的灰色小狗。狗崽是晓莉在迫不得已与前男友分手后,唯一的留下的作为他们情感结束的纪念物。

“晓莉,答应我。即使我不在身边,也要照顾好我们的爱犬噜噜”子逸站在一颗繁茂擎天的梧桐树下,手臂弯里是憨憨欲睡的灰色狗崽。

“嗯,我会照顾好它,就好像你……在我身边。你……也是。记得把病医好。……”晓莉深黑的眼眶里禽满了泪花,禁不住颤颤巍巍地在子逸的肩头撕心裂肺地痛哭着。

“嗯,这棵梧桐树就是我们前世今生来世……三世的相约地。”子逸轻轻地拥抱着晓莉,手掌轻轻地拍着她那瘦削的脊背。

“晓莉,你干嘛把我给弄醒了.”噜噜很不开心地从青磗上爬了起来,弓着背,伸着懒腰,抖着那一身灰色里夹杂着黑色斑点的狗毛。喵呼……喵呼……猫咪踏着细碎的脚步,与眼前这只小布点的萌狗逗玩着。噜噜与猫咪戏弄着从藤椅上滑下的洁白修长的手指。(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嘘……嘘……噜噜,你们怎么那么顽皮,弄得我咯咯笑。”晓莉一把抓住小萌狗,放在她那上下均匀起伏的胸脯上。双手不停地拨弄着小萌狗柔软的毛。

“你说,都那么些时月了。也不知子逸的病医好了没有。”晓莉深沉的话语里,仿佛要把阿猫阿狗带入到前世。

过去与子逸在一起的岁月,像压在木箱子底下陈旧又泛黄的老照片。晓莉书房里的洁白色的墙壁上贴满了子逸与她一起走过岁月的黑白或者是彩色照片。那些鲜活的过往总是在晓莉内心深处不经意地被触动了。以至于每每不经意被大心形照片墙感动得热泪盈眶。

晓莉的父母从一开始就千叮嘱万叮咛地警告过她。从他们偷偷地几经辗转奔波证实的子逸的确凿优秀家世背景开始,不止一次两次地对晓莉敲过警钟。可晓莉总是不顾父母的劝阻,执意地与子逸在一起。

犹今,父母望着日渐瘦削的晓莉,为了这段逝去的恋情日益憔悴。“你不要再等他了,他已经和父母移居海外。”父母总是不停地在晓莉耳边唠叨着,时常给晓莉安排各种相亲,以缓和她那郁结的心里。晓莉只是随意地应付着每一天的相亲,对于父母的言辞凿凿和谆谆教诲,晓莉没有疯狂地与他们争论,只是默然痴呆,眼神里充满了忧郁烦闷。连灰色狗崽噜噜都开始怜悯起晓莉来。

有一年初秋的黄昏,噜噜哇哇地叫着,异常躁动不安。身着宝石蓝衬衫,外套粉红色西装的晓莉一把抱起噜噜,用那双几近爱怜的眼神望着它。

“嗨,小伙伴,你安静如常。今儿个怎么躁动不安。”噜噜每天都会被晓莉拎进厨房,在浴室里玩耍好几个小时,然后用电吹风一层一层的皮毛给吹干。

噜噜被晓莉放到地板上,晓莉刚一放手,噜噜却爬山涉河地走到前头。后面的晓莉也几近奔跑地跟着噜噜。大概过了差不多三世的时间,晓莉和噜噜来到了一棵梧桐树底下。

在这棵梧桐树下与子逸分别两年多了,梧桐树依旧是如从前般,树冠茂盛,枝叶繁茂,徐徐的秋风吹着散落的梧桐叶,在晓莉和噜噜周身,吹成了一个大漩涡。与两年前不同的是,梧桐树上多了一个红色的布袋。噜噜一骨碌地爬到梧桐树上,取下布袋。

晓莉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布袋,里面是一封红色信笺。

亲爱的晓莉:

还好吗?经年一别,甚是怀念。想必你已经早为人母,初为人妇。只是过往如屋瓦炊烟,岁月的风一吹,就散落在天涯海角。两年多的时间,别说人非物是,情到浓处转薄,就是佳木葱茏,有亭翼然的幽竹庭院,想必多了一孩童戏耍,我们亲手栽种的玫瑰花亦想必枝枝连曳,摇叶生姿起色了吧。千百遍放心,我的手术很成功,半年后叙。

爱你三世的子逸

晓莉手抖着看完了信,来不及试去额前沁出的密密汗珠。眼泪已是决眶而出。幸好,子逸的手术成功。幸好,子逸还活在人世。两年多期间,你音信全无,竟与我不通信。我还以为你去了来世,就这样不等我的。晓莉双臂把信紧紧拥在胸前,唯恐初秋的风把信吹走,但是也请带走我的思念,飘过前世今生来世的大海。

忆得那次,清晰如昨,你手臂的温度通及我的心脏,你在我耳边呢喃,幸亏医生发现得及时,说是良性肿瘤,只需要一个小手术。但独子富贵人家的你,只配高超的医疗技术。一旦手术成功,你盟誓说会及时地回到我的身边。不顾父母的反对拦阻,只为内心爱情的光辉。

可是,留有余温的红色信笺证明你还好好地活在世上。四海等着我造就我们的童话小镇,走进生命最美的时刻,婚姻殿堂。两年多的时间之轮酝酿相思酒,我在酒里变痴醉。茶余饭后的日子靠些微薄回忆度,日日深情。把每日的思念写进封封信笺,只等寄出的那一天。既然你病已经好,早该是实现诺言的一天。可为何以这样的方式延续着我们两个人的世界。

晓莉把信捧在手心里,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不曾发现子逸现在的地址。晓莉疯狂地抱起噜噜,把它举到半空,又是轻吻又是随风打转。

往后的时月,晓莉只是满怀憧憬地等那个约定好的日子。满怀希望总是会使人脸若桃花,脚下生风。

晓莉每天精心地呵护着庭院的玫瑰花株,细心地折叠好那些写给子逸的信,关于子逸在信中的猜测,晓莉是多么焦急地想告诉他,你未娶,我怎敢嫁,只是时光闲慌,不曾辜负深情一片。有时的她抱起小狗,自言自语,折叠着一些爱的花。只是这些永远无法寄达。且珍藏内心,待有朝一日,与你话桑麻。

厚厚的台式日历每个日子,晓莉用大红色大头笔细细勾画。时光翻飞如蝶,飞不过内心的深情厚海。把所有对子逸的爱,全都浇灌在这青山万川。晓莉全心思地幻想着自己披上唯美浪漫婚纱的那一刻。心中太多的喜悦需要叙说分享,根本无法等到半年时光飞梭。

晓莉在冬春交际,乍暖还寒时候,不顾噜噜的执意不肯,抱起噜噜,一路飞奔,跨山涉河,来到梧桐树下,尽管明明知道一场空。

倒春寒,梧桐树下却站着一个里搭蕾丝碎花裙,外穿长棉袄的妙龄女子。莫非子逸已经娶此时尚清新的女子为妻。而那些信,又是为了证明什么的存在。晓莉脚下细碎的裂帛声惊慌了正在树枝桠挂红布袋的妙龄女子。裹挟着柳絮的风吹乱了各种彩色的信笺。惊慌失措的女子忙不迭地捡拾起那些被风吹乱的信笺。

晓莉弯下腰,捡拾起其中的一封信,失望难过地拆开。

亲爱的晓莉:

晓莉,安好。曾想絮絮叨叨地与你话桑麻。我的眼泪纷飞,如彩色花瓣。曾记否,绿色草茵上空的七色彩虹。是你最爱的色彩。半年后叙。

爱你三世的子逸

晓莉失声痛苦无力地坐在绿色草茵上。妙龄女子被失声痛哭的晓莉弄得不知如何是好。心慌的她只有紧紧抱住晓莉,手掌轻轻地拍着晓莉颤抖的后背。心痛心虚地把实情告知晓莉。

[别哭。晓莉。这确实是我表哥在两年多的化疗期间写的信。哥哥得白血病以后,尽管亲友实实相瞒,秉性颖慧的哥哥自知活期不长。他知你爱那彩虹的色彩,便用这荷叶的脉络晾干,在染缸里染成七种色彩。把平生三世对你的思念写满信笺。交待我,等他死后,便挂在你们三世的相约地,梧桐枝桠上,且半年一次。他不在这两年多的化疗期间,一一寄出,却选择在他死后。是因为他要你坚信这世上盟誓娶你为妻的他还活着。]

妙龄女子说完,已是泣不成声,声泪难咽。

晓莉收拾好所有的彩色信笺,失魂落魄地抱着噜噜,划船回家。漫天的星光碎散在湖水的涟漪里。晓莉撑起满船悲伤清辉的月光。

[晓莉,其实我是子逸的灵魂,一直,往后一直都会给你风花雪月,细水长流。]噜噜借一线月光,抬起萌萌的脑袋,深情地凝望。

四 : 梧桐树情缘

菩提树下苦苦求了五百年

只为今生伫立在他的窗前

频频凝眸,频频凝眸

只为窗前偶尔的一次回顾

桃红柳绿争相斗艳的风情

它强忍着舒展枝叶的冲动(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唯恐那一树宽大的绿叶

遮挡了那一缕怡人的清风

乌云掩盖住天空的黑暗

让它暴发出全身的力量

每一次弱弱的抵挡

都留下深深的创伤

瑟瑟秋风引来了萧萧细雨

它抖了抖残留身躯上的枯叶

最是那每一叶的飘落,

都传来了温馨的问候

寒风营造着白色的世界

覆盖了它残存的躯干

唯有栗栗颤抖的身影

刻画出一地的凄凉

菩提树下苦苦求了五百年

只为今生伫立在窗前

痴痴守候,痴痴守候

只为窗前偶尔的一次凝眸

五 : 哭泣着梧桐树

梧桐叶离开了梧桐树,梧桐树再也没有往日的欢声笑语了,没精打采地在雪花飘飘的岁月里,在寒风沥沥中挥舞着赤裸裸的膀臂,在漫漫长夜里,在暗无天日间徘徊流泪并伴着呼呼的西北风呜呜地哭泣着…。有谁知?要谁知吗?只有绿化工人,伸出手,给他的腿上上了一层一米高的白白的防冻霜来安抚来怜悯。那街道两边一颗颗树下的白色一溜边地从近向远看去,像似一条在东北常见到的很长很长的雪道,永无止境的恐怖白,让人看了更胆颤。

透过稀稀拉拉的,光秃秃的梧桐树枝条,是灰蒙蒙的天空。在北方的天空下有一群鸿雁高高的,形成一个“人”字向这里飞来。它们从梧桐树上空飞过时,留下一阵阵哀鸣,继续南下,渐渐远去,飞过长江,飞越钱塘江…。

春寒料峭。今年的春天一致公认是近六十年来最迟的,理所应当是最冷的一年。立春好多天了,只见梧桐树深褐色的枝条有点泛青。那个毛茸茸的近乎是黑色的,一串串的梧桐树果,似乎不觉得天气有多大变化,他依然如故地在风中摇摇晃晃,风稍大一些,有个别的就砸向路面,破裂开来,扬起缕缕飞絮。一阵风吹过,毛絮便扬扬洒洒扑面而来,迷眼、呛鼻、痒喉咙。梧桐絮吹进人眼中,会使人眼睛充血、肿胀、奇痒和灼痛,吸入呼吸道则会导致口干舌燥、打喷嚏,甚至会引发支气管炎。他是不是在向着这样的天气叫板?向无辜的人们发难?估计这是梧桐树在发疯了。

春雨来了,给正在发脾气的梧桐树带来了一些安慰。一场又一场的春雨不紧不慢文文静静地把那枝条上的像刚刚发育少女乳头似的小苞渐渐催大,一股又一股的春风把那嫩嫩的小芽从那鼓鼓囊囊的苞中抽出…一片,一片,又一片,…在春天的阳光下煞是可爱。

转眼间,立夏到了。好像今年的夏天就在一夜之间说到就到了。据气象资料说,今年的夏天是近五十年最早的一年。放眼看去,梧桐树上的叶子郁郁葱葱,隐天蔽日。太阳有点像火球了,让梧桐树有着旺盛的生命力,不低头,不卑不亢!仿佛听到他在大声疾呼:让阳光来得更猛烈些吧!

忽然间,雷电交加,狂风暴雨。可怜的梧桐树有的折断了膀臂,那美丽的翅膀悬挂着,上面的梧桐叶在雨中渐渐枯萎,那雨水流在树干上就像从梧桐树的眼睛里流下来的泪。(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此时此刻从不远处的歌厅里飘过来费翔的《六月雪》:爱你任摆弄冷冷的眼眸,六月的夏天我心在下雪;爱你任摆弄冷冷的眼眸,散了,淡了,忘了,哭了。……

流吧,流吧,流吧。哭泣的梧桐树依然像个男子汉,屹立着,顶天立地撑起一片蓝天。

哭吧,哭吧,哭吧。男人有泪不轻弹!梧桐树对大地的情永远在,永远真。

雨后天会晴的,见不见到彩虹,对于梧桐树来说不重要。夏天过去还有秋天,那可是梧桐树向往的,也是天下的树向往的,更是生活在梧桐树下的人们向往的季节。

秋天里,梧桐树不会再哭泣。

下页更精彩: 1 2 3
上一篇: 教师跟岗学习总结-幼儿教师跟岗学习个人总结 下一篇: 谁能详细介绍一下什么叫信用卡?-水滑石是什么?详细介绍一下其应用和前景.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