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与香妃有没有孩子-有种爱叫乾隆香妃

一 : 有种爱叫乾隆香妃

大多数人知道香妃,都是因为《还珠格格》或者《书剑恩仇录》,在这些影视剧和小说里,香妃长相绝美,为了家族利益被献给乾隆,乾隆被她的美貌倾倒百般优待,香妃却始终不为所动,屡次拒绝乾隆。[www.loach.net.cn)乾隆对她百般纵容和宠爱,终于引起后宫其他嫔妃的嫉妒,向太后告发香妃身怀利刃拒绝乾隆近身,太后震怒,赐予香妃毒酒,一代佳人,就此香消玉殒。

帝王与妃子的感情,通常难以评价,正规的史书中也不会记录帝王私事,只是从宫中记录的奖赏记录中,我们能够看出,乾隆对香妃极为宠爱,屡屡给她厚重的赏赐。

对香妃这样的政治婚姻,乾隆若不是真的喜欢她,大可放于宫中,优待则好,不必时刻对她关注有加。更何况,香妃又是宫中唯一一位维族的女子,据说性情柔顺,待人恭敬有礼,深得乾隆和太后的欢心。

然而,二十七岁的香妃,当年想必没有料到,自己会有这番命运,如果没有出现动乱,她或许会留在回疆,嫁给一位部落的首领,过着平静的生活,不会千里迢迢来到京城,不会留在乾隆身边二十余年,不会葬于独属于满清皇族的清东陵。

在清东陵里,几乎埋葬了满清最重要的人物,顺治、康熙、乾隆、孝庄、慈禧、慈安、同治……几乎整个清朝的历史,都能够在这里觅得踪迹。这位在民间留下种种动人传说的香妃,不过是极普通的一位。

然而,最普通的香妃却演绎了最美丽的爱情故事。谁说无情最是帝王家,有一种爱叫乾隆爱着香妃。乾隆知道她来自异乡,所以对她特殊照顾,尊重她的民族习惯,允许她不按照满清规矩,穿着维族服装,保持维族的饮食习惯,专门为她找来维族厨役。每每宫中有来自西北的进宫,如哈密瓜之类,乾隆总是会多留给她。甚至她同乾隆一起下江南,一路上得到的赏赐,也大都是清真食品,与伊斯兰教习俗相关的物品。

若不是有心,哪里会照顾得这么多?乾隆怜惜她,希望能够给她一些看起来熟悉的东西,好缓解她的思乡之苦。

但现在的大多数呢?恐怕比无情的帝王更无情。现代社会中,大家似乎越来越忙,忙得不愿意去走近一个人,更别说耐心地去了解一个人,很多时候,男人和女人走在一起,似乎只是为了排遣寂寞和解决婚姻大事生儿育女。

总是会听到身边的姑娘们在抱怨,诉说男友的不靠谱,明明自己喜欢吃橘子,对方却偏偏每次都买一大堆苹果,明明最讨厌黑色,每次送来的礼物却总是这个颜色。有人劝说,能送就不错了。姑娘依旧不依,满腹委屈,他根本就不愿意花心思去了解一下我喜欢什么!

其实,了解一个人,懂得一个人,有多难呢?连日理万机、日日五六点就起床处理政事、一生中做过那么多大事、后宫佳丽三千的乾隆,都愿意去体恤一个妃子的心思,专门为她寻觅来自家乡的瓜果、小玩意儿、特色食物送给她,只为博红颜一笑。由此可见,只要你愿意,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冬冰俯北沼,春阁出南城。宝月昔时记,韶年今日迎。屏文新茀禄,镜影大光明。鳞次居回部,安西系远情。”乾隆二十八年,兴致勃勃地写诗,仿佛是在向香妃讨功。为了她,他在宫中建立宝月楼,在城中建立回回城,让她的族人前来居住,还建了清真寺,让她可以遥遥相望。

男女之间,最难得不过我所有曲折难以言说的心思,你都懂,最幸运不过能够遇见一个值得你深情以待的人。

传说中的香妃,有那么多身世和传奇,那么多刚烈和惨痛,人们似乎更愿意相信她是那个死得凄惨不屈服于帝王权威的香妃,而我,却一直深信,她这一生,过得足够安定祥和,拥有属于她的现世安稳。

香会消玉终殒,真正的香妃遗体,葬于如今位于河北唐山的清东陵中,伊帕尔罕静静地躺在清东陵的裕陵妃园寝,不远处,就是乾隆归葬的裕陵。人已逝,情长存,如果你懂得深情,愿你到她在清东陵的坟前唱一曲歌,告诉你最值得深情以待的人。

二 : 大清后宫野史之乾隆有没有民间妃子

关于乾隆皇帝,这些年总是以“风流天子”的形象出现在荧屏,关于他与汉女的故事电视剧拍了不少,一些小说也未能脱出俗套,连二月河先生的《雍正皇帝》《乾隆皇帝》都描述乾隆有两个汉女-----嫣红 英英。民间传说他有一个汉族妃子叫银妃。人们似乎一提到清朝皇帝与汉女的故事,言必称乾隆皇帝。


那么乾隆皇帝究竟有没有出身民女的嫔妃?

清朝的官方史料肯定颇有隐讳,而野史则多为民间谣传,不可尽信。但是我们有另外一条途径------明朝和清朝给我们留下了大批的原始的未经篡改的档案,解决这个问题要从它入手。

从档案中我们可以知道,乾隆至少有两位汉族的嫔妃,一位是扬州籍的陈氏,一位是苏州籍的陆氏。

现在就让我们看一下这份档案,是来于《宫中档》,从皇宫各处收集的朱批奏折,未交内务府和军机处办理。缘由是乾隆四十三年夏天,有一位名字叫做陈济的人自称“国舅”,找到总管内务府大臣福隆安,说自己是明贵人的兄长,因为生活艰难,求内务府赏个差使。而福隆安知道宫中有明贵人其人,认定此事八成属实,于是上奏乾隆皇帝。乾隆命福隆安将旨意密谕两淮盐政伊龄阿,扬关监督[www.loach.net.cn]寅著。此外他又想起宫中还有一个苏州的陆常在,于是又传谕苏州织造舒文。现在将这份档案全文转载如下:

“奴才寅著奏:乾隆四十三年七月初六日接领侍卫内大臣,总管内务府大臣,尚书 公福隆安传谕:本年六月二十八日奉上谕:‘据福隆安奏:有明贵人之兄陈济来京,具呈恳求当差,看来此人系不安行之人,若驱令回籍,不免招摇生事之语。当令内务府大臣酌量将陈济留京赏给差使安插,不许在外生事,并询知其家属现在扬州伊岳母处,伊既已留京,家属不便仍居原籍,著交伊龄阿即行查明,遇便送京,交福隆安办理。再据陈济称,尚有伊兄在扬关管事,今陈济来京具呈,伊兄自必与闻,安知不借此名色在彼多事,亦未可定,朕于宫眷亲属管束极严,从不容其在外滋事。恐伊等不知谨饬,妄欲以国戚自居,则大不可。凡嫔妃之家尚不能称为戚畹,即实系后族,朕亦不肯稍为假借,况若辈乎?着传谕伊龄阿,如陈济之兄在扬尚属安静,不妨仍令其在关管事,如有不安本分及借端生事之处,即当退其管关,交地方官严加管束,不得稍为姑容,致令在外生事,至四十五年胗巡幸江浙,不可令此等人沿途接驾,混行乞恩,又陆常在系苏州籍贯,其有无亲属人等,亦当详悉查明,严加管束,四十五年南巡亦不可令其接驾乞恩,并传谕舒文照此办理……”

乾隆四十三年七月初十日

从这份档案我们明显可以知道,陈氏和陆氏都是地道的江南女子,并非旗人。乾隆有没有汉族的嫔妃就可以通过档案真相大白了。这里也可以知道她们的家庭并不富裕,不过一般家庭而已。还有乾隆对其家属给予极大关注,生恐其“在外生事”,这和清朝吸取前朝教训,对外戚严加管理的政策造成的。

无独有偶,还有另外一份奏折,关于陆氏的,转载如下

“苏州织造普福

奏报令交管束欺诈之人折

常熟县人陆云翼船到门口,自称系陆娘娘之叔求见……

朱批:应即密传旨交彼严加管束,毋令滋事,亦不必张扬,若伊再不安静,竟差人押进京交内府。”

这份档案同样表明陆氏是江南女子,其在奏折上出现同样因为家属“不安本分”造成的。

关于她们,《清东陵大观》记载的最为详细

“芳妃,陈氏,陈廷纶之女,生年不详,生辰为九月二十四日。乾隆三十一年十一月十六日新封明常在;四十年晋明贵人;五十九年十月二十二日,由大臣恭拟了贵人陈氏晋封嫔的字样,乾隆帝在‘茂 翎 芳’三个字中选了‘芳’字,明贵人即晋封芳嫔。嘉庆三年十月,嘉庆帝奉太上皇乾隆帝敕旨,尊芳嫔为芳妃。嘉庆六年八月三十日芳妃薨,十一月二十七日葬裕妃园寝。”

“陆氏,生年不详,生辰为九月二十三日,乾隆二十五年十二月十四日新封禄常在,四十年时为禄贵人,五十三年十二月十八日陆贵人葬纯惠皇贵妃园寝”

另外,本人想说明的是根据朝鲜史料记载乾隆的第二个皇后被废是因为她要阻止乾隆纳一个妃子,而陈氏入宫时间正好巧合,所以有学者就说那个妃子可能就是陈氏。不过从上面记载来看,陆氏入宫要早,但是去世也早,最终只是贵人。而陈氏入宫时间略晚,但是最后封号为“妃”,如果乾隆废后原因真是由她而起,那么乾隆是相当对的起她了,不过她封妃已经距离乾隆去世不远了,而且还应该考虑乾隆年间满洲议政王大臣会议已经裁撤,王公贵族对皇帝私人事务干涉下降和乾隆身边的满洲主要嫔妃都已过世。像电视剧那样皇帝遇到一个女子进宫就封妃,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关于陈氏晋封为妃的册文现在还能见到“咨尔芳嫔陈氏,秉质柔嘉,持躬温淑。早传婉娩,椒庭之礼教维娴;计厥岁年,兰殿之职司无?”

应该说这样的册文大多有夸大之辞,但是也可以看出她还是很懂“规矩”的。

三 : 孩子们感叹暑假只有"暑"没有"假"说与谁

孩子们感叹暑假只有"暑"没有"假"说与谁听?

暑假过半。某地的新高一学生张某长舒了一口气,欢呼:“总算放假了!”最后20天,父母将带他出国旅游。“这个暑假,只有"暑",没有"假"。每周一、三、五全天上课,二、四、六用来拼命做学校的暑假作业和补习班留下的作业,加上要背一大堆生僻单词和长句、准备应试的英语口译班。我就是一台会走路的学习机器,放假比上学还累呢!”小张有些无奈地抱怨。

不过,他也很“通情达理”,告诉笔者:“同学都在补课、参加夏令营,想约个人打球、一起玩玩都找不到,呆在家也只能一个人上网、看电视,最大的乐趣也就是偶尔在网上碰上一两个同学组队打一会儿游戏。想想别人都在补课,自己也有压力的。”

笔者向周围的家长、孩子们打听,几乎所有学龄儿童和青少年这个暑期都过着“不在补习班上课,就在去补习班路上”的忙碌日子。媒体还在照例吐槽暑假已成“第三学期”的无奈,没完没了的补习、屡禁不绝的奥数班——换个电头,把这类新闻放在10年前、5年前,都没什么“违和感”。孩子们背着大书包情愿或不情愿地在酷暑中行走,父母脸色则随着错题的多少、用功的程度、老师的评语而阴晴不定。阳光下的奔跑、同伴间的嬉戏、父母面前的淘气,甚至自由自在的阅读,都仿佛成了奢侈的享受,或是缩微进“爸爸去哪儿”综艺节目,让被“填鸭”的孩子们每周艳羡地瞥上一眼。

谁在把暑期变成“第三学期”?谁又能真正扑灭已成燎原之势的课外补习“烽火”?准毕业生、新生,差生、优等生,谁不需要补习?暑期补课潮中,新学期即将进入毕业年级,要面对小升初、中考和高考大关的孩子是最坚定、最“疯狂”的群体。有人补差,也有人“培优”,名校竞争激烈,优等生家长希望孩子能一进校就占据有利位置,表现得比其他孩子出色。中等生家长则认为,孩子只要再用功一点、多补补课,就能上一个台阶,进入优等生范围,将来考进更好的学校。“别人都在补”,“不补,让孩子去哪”?哪位家长不纠结?让孩子留在家里,不放心;报了班,既有经济上的压力,又要忙着东接西送,生怕在哪一阶段“输在起跑线上”;一边怕孩子变得疏懒、养成坏习惯,一边忍受孩子对暑期不能玩还要补课的抵触和叛逆情绪,家长们岂能不焦虑?水涨船高与推波助澜,谁更快乐一些?

“我原来并不想让孩子上补习班,但听老师说,他们班绝大多数孩子平时周末和暑期都在赶来赶去上课,我们没早点报班,已经影响孩子的成绩了。”小夏妈妈这样说。补比不补好,多补比少补好,早补比晚补好。家长们这样的思维逻辑和心态,让越来越多的孩子被裹胁进暑期补课大军,社会补习机构和家教的行情也一涨再涨。( 文章阅读网:www.loach.net.cn )

“我们从十年前就严令禁止学校违规补课,每年暑假都要重申。只要有人举报,我们一定严肃处理。不少学校还会给家长发公开信,提醒他们暑假要让学生多参加社会实践活动、参观游览,自主学习,不宜补课。”某地教育主管部门负责人介绍。事实上,近年来,从教育部到各地都已多次发文强调禁止违规补课,传播新的教育观念。然而“按下葫芦浮起瓢”,禁了公办学校的公然补课,火了商业味浓厚的社会培训。这个暑假,学生依旧很累,家长除了接送孩子的压力,还要面对水涨船高的培训成本。

业内人士说,暑期是社会培训机构最重要的赚钱档期。一个暑期,做得好的话能完成当年度一半的业务量。因此,每年暑期前两三个月开始,各大培训机构都不遗余力做宣传,报纸上的广告挤挤挨挨,篇幅越来越大,用语十分夸张,有众多真假莫辨的成功案例,动辄承诺“提高80分”、“保进名校”。中小学期末的家长会一散场,就有社会培训机构人员夹道派发传单。那些热门的中小型培训机构哪怕从不做广告,单靠家长之间的口口相传,就能提早挂出“名额已满,下学期请早”的免战牌。

很多时候,一提到中国儿童,哪怕是暑假,主角总是这样一群被学业纠缠的城市孩子。事实上,还有另一个更庞大也更沉默的群体:农村留守儿童。他们有着和城市同龄人截然不同的暑假生活。有的千里寻亲走进陌生城市。父母忙于打工,小“候鸟”则踽踽独行于工地、街巷、小饭馆、杂货铺……人生地不熟,没有玩伴,没有归属感,没有暑期活动,他们比平时更加孤独。而留在乡村和老人相伴的暑假更是乏味,孩子们常常枯守电视或耗在网吧打发时光。平素家庭监护缺失,到了暑假,还要失掉一重学校监管,他们时不时成为暑期意外伤害的悲剧主角……中学生聚集的人人网,有孩子们在热闹地转发一则对话:某学霸故作高深地发问:是否家境越好的人越愿意努力向上,而家境一般的人反而安于平凡?有人作答:和你们不同,我们光是活着就竭尽全力了……对农村娃娃来说,淘宝网、钢琴课、境外游学,以及奥数班的开开停停、明星们的分分合合,这种种小时代的热闹,像云端里的童话泡沫,让他们注定“后会无期”。

事实上,暑期补习也大有向农村蔓延之势。不过与大城市的社会培训机构格外红火不同,暑期培训在经济落后地区多半是学校组织或私办。无需审批,也没有资格认证,师资水准和教学质量参差不齐。城市、乡村孩子呈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暑期场景,发人深思。在越来越强调教育资源均衡化的今天,暑期“恶补”成风无疑是加大了城乡、贫富人群教育环境的差距。但究竟是整天疲惫地奔走于暑期班的城里孩子更幸运,还是要承受生活压力、但拥有更多时间和精神自由、更宽广天地的农村孩子更健康,真很难说。

当然,两群孩子也有共同的烦恼:成年人都没耐烦倾听他们内心的真实渴望,更不能营造一个有游戏、有同伴、有大自然、有快乐故事的暑假氛围,不管外在是热闹还是孤寂,他们的心灵同样苍白。若干年后,他们蓦然回首,会不会向父辈怨忿发问:你们把我们的暑假丢在哪儿了?在本该舒展的年龄里惆怅着,在本该放松的假期里紧张着,在本该呼朋唤友的天性中却不得不忍受孤独,本该充满安全感的美丽乡村却暗伏危机……

综上,孩子们感叹暑假只有"暑"没有"假"究竟说与谁听?值得教育主管部门和全社会家长认真思考!

四 : 风流乾隆的十一位妃子 个个国色天香

乾隆帝后和十一位妃子肖像,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藏。原存圆明园的“乾隆及后妃图卷”,为郎世宁等宫廷画家所绘。

图卷展出时的文字说明为:“乾隆[www.loach.net.cn)元年(1736年)郎世宁等为乾隆皇帝和皇后、十一位妃嫔的画的像。其中皇帝、皇后、令妃为郎世宁所画,其余七人为郎世宁的弟子所绘,最后三人是宫廷画家续画的。”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乾隆画像

1、富察氏(皇后)

满洲镶黄旗人。其父李荣保为察哈尔总管,其弟为协办大学士傅恒。富察氏生于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二月二十二日,雍正五年七月16岁时,奉雍正皇帝之命,赐封为皇四子弘历的嫡福晋。弘历登极,25岁的富察氏被立为皇后,并于乾隆二年举行册立礼。

富察氏

皇后画像即为这一年所绘,富察氏时年26岁。她生有二子二女,其中仅存活一女,封和敬公主。乾隆十三年二月,乾隆皇帝奉皇太后率皇后东巡,驻赵北口,至曲阜谒孔林,至泰安诣岱庙,登泰山。三月驻济南,幸趵突泉,侍太后阅兵,幸历下亭。三月十一日回銮,至德州登舟,不料皇后突然病逝,年37岁。

风流乾隆的十一位妃子 个个国色天香 乾隆的妃子

2、贵妃

即慧贤皇贵妃高氏,大学士高斌女,初隶包衣,后入满洲镶黄旗。嘉庆二十三年,命《玉牒》改书记佳氏。初侍藩邸为侧福晋,乾隆二年十二月封贵妃,画卷上的贵妃像当为本年所绘。

乾隆十年正月二十六日死,追晋皇贵妃。谥号“慧贤”。乾隆十七年十月二十七日,随孝贤皇后梓宫,自静安庄送往胜水峪地宫安葬。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贵妃

3、纯妃

即纯惠皇贵妃苏氏,亦称苏佳氏,苏召南女。生于康熙(www.loach.net.cn)五十三年五月二十一日,初入侍高宗藩邸,乾隆登极,赐号纯嫔。乾隆二年十二月册为纯妃,画卷上的纯妃像应为本年所绘。

乾隆十年十一月晋贵妃,乾隆二十五年四月晋皇贵妃,当年四月十九日死,卒年48岁。苏氏生有二子一女,其子永瑢过继给允禧为孙,善诗文、丹青;其女和硕和嘉公主下嫁孝贤皇后之弟傅恒的公子、尚书福隆安为妻。

纯妃

风流乾隆的十一位妃子 个个国色天香 乾隆的妃子

4、嘉妃

即淑嘉皇贵妃金氏,上驷院三保女,吏部尚书金简之妹。初隶内务府汉军旗,后为正黄旗包衣人,赐姓金佳氏。金氏初入宫时赐号贵人,乾隆二年十二月封嘉嫔,乾隆四年生皇四子永诚,乾隆六年十一月晋嘉妃,画卷上的嘉妃像应为本年所绘。

乾隆十一年生皇八子,乾隆十二年生皇九子。乾隆十四年晋嘉贵妃,乾隆十七年生皇十一子。乾隆二十年十一月十六日死,被晋为淑嘉皇贵妃。金氏所生皇十一子,即成亲王永瑆,擅长书法,乾隆裕陵神功圣德碑之碑文即成王所书,字体端庄秀丽,颇(www.loach.net.cn]见功力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嘉妃

5、令妃

即追封的孝仪皇后魏氏,内管领清泰女,本为汉军正黄旗包衣管领下人。族入满洲镶黄旗,称魏佳氏。生于雍正五年九月九日,初入宫为贵人,乾隆十年十一月封令嫔,乾隆十四年四月晋令妃。画卷所绘令妃像,应为此年所绘。

乾隆二十四年晋令贵妃,乾隆三十年晋为皇贵妃。孝贤皇后死后,乾隆不再立皇后,故由皇贵刀摄六宫之事。乾隆四十年正月二十九崩,年49岁,谥号令懿皇贵妃。她一生共养育6位子女,颙琰(嘉庆)即其中之一。乾隆六十年九月,颙琰被宣示为皇太子,十月追谥令谥皇贵妃为孝仪纯皇后。

令妃

风流乾隆的十一位妃子 个个国色天香 乾隆的妃子

6、舒妃

叶赫那拉氏,满洲正黄旗人,侍郎永绥女,生于雍正六年(1728年)六月初一日,乾隆六年14岁时被选入宫,赐号贵人,同年十一月册封为舒嫔。乾隆十四年四月,叶赫那拉氏晋封为舒妃,画卷上的舒妃像应为这年绘制。乾隆十六年生育皇子,乾隆四[www.loach.net.cn)十二年五月三十日死,时年50岁。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舒妃

7、庆嫔

即庆恭皇贵妃陆氏,陆士龙女。生于雍正二年(1724年)六月二十四日,乾隆初年入宫,号陆贵人。乾隆十六年六月封庆嫔,画卷之庆嫔应为本年绘制。

乾隆二十四年晋庆妃,乾隆三十三年晋庆贵妃。乾隆三十九年七月十五日死,卒年51岁。因仁宗(嘉庆)幼时为妃所鞠,抚育周全,与生母无异,故丧礼办得非常隆重,追晋为庆恭皇贵妃

庆嫔

风流乾隆的十一位妃子 个个国色天香 乾隆的妃子

8、颖嫔

即颖贵妃巴林氏,都统纳亲女,蒙古镶红旗人。生于雍正九年正月二十九日,初入宫号贵人。乾隆十六年六月册为颖嫔,画卷上的颖嫔像应为本年绘制。乾隆十四年晋为颖妃,嘉庆三年晋为颖贵妃,嘉庆五[www.loach.net.cn)年二月十九日薨,卒年70岁。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颖嫔

9、忻嫔

即忻贵妃戴佳氏,满洲镶黄旗人,总督那苏图女,生年不详,生辰为五月二十九日。乾隆十八年进宫,乾隆十九年间四月封忻嫔。画卷之忻嫔像为本年绘制。乾隆二十八年晋忻妃,乾隆二十九年十一月薨,诏以贵妃礼嫔葬。

忻嫔

风流乾隆的十一位妃子 个个国色天香 乾隆的妃子

10、敦妃

汪氏,满洲正白旗人,都统四格女,生于乾隆十一年三月初六。乾隆二十八年十月十八日入宫,封永常在。时年17岁,比乾隆小36岁。乾隆三十六年正月十七日晋为永贵人,十月初十日封嫔。

乾隆三十九年九月晋妃,画卷之敦妃像应为本年所绘。乾隆四十年生皇十女,乾隆四十三年因擅杀宫婢,降为嫔,3年后复妃位。嘉庆十一年正月十七日死,卒年61岁。其女即固伦和孝公主,下嫁和珅子丰绅殷德。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敦妃

11、顺妃

即被降为顺贵人的钮祜禄氏,总督爱必达女。乾隆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生,乾隆三十一年六月二十六日进宫,初封常贵人,年18岁,比乾隆小38岁。

乾隆三十三年封顺嫔,乾隆四十一[www.loach.net.cn]年六月晋顺妃,画卷上的顺妃像应为本年绘制。乾隆五十三年正月二十九日,顺妃降为贵人。当年十月二十八日入葬,卒年41岁。

顺妃

风流乾隆的十一位妃子 个个国色天香 乾隆的妃子

12、循嫔

即循贵妃伊尔根觉罗氏,总督桂林女。生年不详,生辰为九月十七日。乾隆四十一年十一月十八日进宫,初封贵人,复封循嫔,画卷上的循嫔像应为本年绘制。乾隆四十四年十月行册封礼,乾隆五十九年十二月晋循妃。嘉庆二年十一月二十日死,嘉庆四年九月十一日以贵妃礼入葬。

点击图片[www.loach.net.cn)进入下一页

循嫔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 大布娃娃官方旗舰店-OPPO官方发海报预热拍照旗舰OPPO R9将发布 下一篇: 开学典礼班主任发言稿-小学毕业典礼班主任感言

优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