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知道红包发给谁了-腾讯给6600人发了“红包”,人均39万元

一 : 腾讯给6600人发了“红包”,人均39万元

7月10日,腾讯控股(00700.HK)公告称向6650名(获奖励)人士授出21.76亿新股。[www.loach.net.cn]按最新交易价,上述新股总市值折合人民币26.1亿元,人均39.26万元。从这次土豪式的分钱行动中,可以看到腾讯对中层员工股权激励的诸多细节。

这些股票的授予不是发生在一天之内也不是管理层心血来潮。而是根据“受限制股份奖励计划”,在2014年11月至2015年7月之间分期分批授予的。

“受限制股份奖励计划”的宗旨是“表彰获选参与者所作的贡献”,并明文规定“并无任何除外人士”(地球人都可以)。董事会将筹措资金认购腾讯发行的新股或从二级市场购股票,买建立一个股票池。池中股票总数不超过已发行股本的3%。

奖励对象及每人获赠股票数量确定后,相应股票划归董事会委托的机构保管。当获奖励人士满足一定条件时,方可无偿获得股票。获得奖励股票者若为腾讯员工,如果离职(不论主动还是被动)则失去所获股票。奖励计划还规定,向单一人士授予的股票不超过总股本的1%。

股票池子可以有许多个,哪年设立的就打上年份标签。目前同时存在的池子有两个,分别是《2007年计划》、《2013年计划》。

从下表看到,2014年11月到2015年6月期间获得股票的694人,平均每人获得7377股,市值110.6万港元。7月10日,腾讯大发大发利市,5839位人均获得2716股,市值40.7万港元。

《2007年计划》中的股票已所剩无几,待最后9.948万股被授出后,计划将自然终止。《2013年计划》剩余2.278亿股,按人均3000股计算可给7.5万人进行股权激励。#一时半会儿够用了#

二 : 谁知道做好记性广告的“大山”娶了一位怎样的中国妻子?

谁知道做好记性广告的“大山”娶了一位怎样的中国妻子?

谁知道做好记性的“大山”娶了一位怎样的中国妻子?


“合资”文化的精华

大山的妻子叫甘霖,是一位四川姑娘。对于自己的妻子,大山开门见山地说,“很多人对甘霖的期望值很高,相貌上应该如何如何,其实,我挺为甘霖骄傲的。”大山用“平平淡淡才是真”形容自己的婚姻生活。“甘霖不慕虚荣,坦然面对生活,真实地活给自己,这就是一种生活的纯粹,一种人生的境界。”大山给了爱妻很高的评价。

作为一位普通的中国姑娘,“娶”了一位声名显赫的洋丈夫,盛名之下的6年婚姻,一直沉醉在宁静的港湾。有本科的外贸英语作底,有使馆商务工作铺就的阅历,甘霖平凡的外表中平添了一份宽容、聪慧、整洁的魅力。吃不惯加拿大的早餐,只管找四川老家的辣酱蘸薯片,从不担心会被视为“另类”而埋没自我。坦荡地生活、坦荡地做人,就是甘霖的魅力。这是因内蕴而产生的魅力,绝非造作。

大山为自己作为公众人物,给甘霖的正常生活带来的麻烦而感到非常内疚。因此,他发明了“逛街两米法”。大山在前,甘霖随其身后两米远,遇有围观,甘霖可以装作旁观者在旁等候,免受干扰。这是一种理解、一份尊重,也是大山示爱的一种方式。在中国大多数男人看来,伺候孩子似乎一直是女人的专利。但在大山家里,给孩子洗澡却一贯是大山“承包”的。大山恪守丈夫职责,营造亲情也传递着文明。

两种文化背景下的两个优秀的人,互相融合的是本民族文化的精华。这或许应该是“合资”家.

和儿子抢电脑

电脑在这个“合资”家庭占有特殊地位似乎很正常,大山是在高中时代开始接触电脑,学外贸英语出身的甘霖也是较早使用电脑的国人。婆母、哥、弟、妹都会在每个节日发来电子邮件问候他们。

大山有个可爱的儿子叫甘睿。甘睿没有外出学琴、学书法,如果某一天他需要填报自己的特长,那他可以理直气壮地写下:电脑。坐在电脑桌前,脑袋刚刚浮出桌面的甘睿,摆弄起鼠标,显示出特有的灵活,自己可以装盘、开机、进入、退出。他现在玩的一套软盘是父母为他特选的,以训练逻辑思维、拼读英语单词为主。画面上经常出现一群人,要求用衣着的颜色或个头的高矮分成类、排成队,训练孩子的组合、分辨能力;在另一套游戏中,进入一个新画面的钥匙是拼对这个画面的单词。

小家伙儿玩得上瘾,常常和父亲抢电脑,大山常常无奈地“央求”儿子:“该我工作一会儿了。”歪打正着,甘霖与大山的这种早期教育说不定会成为另一种模式。

1998年,甘霖以中文编辑和指导的身份协助大山在互联网上建立了自己的网站,网上资料库囊括了大山近10年的概况、《加拿大指南》、“加氏大山”产品系列,《随大山访加拿大》、《捷进英语》等教育节目,相声VCD专集,关于大山的访谈录等等,许多章节的名字是甘霖敲定的。

三 : 现在的小岗村情况怎样?发展的怎样了,具体情况谁知道呀,奉献上来让

现在的小岗村情况怎样?

发展的怎样了,具体情况谁知道呀,奉献上来让大家看看!


漫谈小岗村,感慨有万千,于理不为然,于情同病怜

张德元文章《小岗村观感》[1]中有一段内容:“1978年以前的小岗村,只有20户人家100多人,是远近闻名的“三靠村”——“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生产靠贷款”。每年秋后,家家户户都要背起花鼓去讨饭。”同篇文章还说:“如今的小岗村有106户人家,400多人,耕地面积1600亩,其中承包地1070亩。”

安徽滁州市新闻出版局白礼华等人的文章《小岗村:改革路上不歇脚》[2]有一段话:“二十年前的小岗村是个偏僻、闭塞、贫困的小村庄。全村20户人家,住的都是破漏陈旧的草房,不少房门竟是用高粱秸捆扎而成的,屋内空空荡荡;来了亲戚,吃饭要借碗,没有筷子,就折两根树枝充当;母女俩只有一条裤子穿的大有人在。”

又有资料[3]称小岗村:“现有90户人家、373人、劳动力180人;耕地面积1600亩,人均耕地4.29亩。其中承包耕地面积1070亩。1978年以前的小岗村,是全县有名的“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生产靠代款”的“三靠村”,每年秋收后几乎家家外出讨饭。”

由上述分属不同观点资料的相互印证,不难得知小岗村1978年前的三点概况:

一 小岗村有人口100多人。这和20户人家的数字基本相符,按每户平均5人计,不就是100人吗。

二 小岗村有耕地1600亩。此数字在两篇资料中均称是现在耕地的亩数,但考虑到小岗村处于淮河之滨的平原地带,耕地面积由于修路建筑等因素,逐年减小可能有之,逐年增大可能无之。再者,即便小岗村是一面“旗帜”,但从其它邻村割来土地的可能性也极小。所以,这1600亩耕地,即是现在小岗村的所有,也大概是1978年前小岗村的家当。

三 小岗村人穷到不得不背起花鼓讨饭的程度。

可是,对小岗村有了这三点了解后,却又让人感慨万千。人口一百,耕地千六,人均十余亩,只要亩产三十斤,人均粮食当在四百斤以上,就不至于“吃粮靠返销”,更何必背起花鼓去讨饭呢?

亩产三十斤是什么概念?对农村稍有了解的人都会明白,只要春天撒下种子,不必施肥,不必浇水,更不必精耕细作,但等秋天收一下,就会有比三十斤多的收获。难道当年小岗村村民如此痛恨集体的土地,生怕在其上滴一点汗吗?难道小岗村村民连种子都懒得撒,又如何有背起花鼓走四方的力气呢?

如果以上推测不错的话,当时的小岗村的村民根本就不适合搞集体经济,分田到户是他们唯一的出路,冒“杀头”的风险按“红手印”也是他们正确的选择。

其实,人人都知道这样的道理,只有人的道德高尚了,共产主义制度才会行得通。农村的集体经济不必要求那么高尚的道德,但到了每一个人都怕为别人多流一点汗的时候,集体经济就只有死路一条。

凡是集体经营搞的好的村子,一要有一个相对无私的带头人,二要村风正派,最起码,村子中不能有偷、赌和“背花鼓”之类的习气。这样的村子,如南街村,如大寨,如周家庄,皆然。

人不同,业有异,不然,同样的土地,同样的种子,为什么却有不一样的收成呢?所以,民风淳朴,可以选出较正直的人做村长的地方,就具备了搞集体经济最关键的条件,不妨推行南街村的经验;反之,村风不佳,又实在选不出较无私的人做村长的地方,尚欠最基本的条件,何妨仍然留用小岗模式,也不必恨铁不成钢,可以慢慢来吗,谁也没有立竿见影的灵丹妙药。好在人的道德水平是可以逐渐提高的,不妨假以时日。

小岗村领导人参观南街村后,表示要重走合作化道路。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党国英酸溜溜地说[4]:“在我看来,小岗村的领导人有点迷糊。”小岗村究竟迷糊不迷糊,只有小岗村人自己知道。小岗村已被安徽政府竖为“旗帜”三十年,荣誉之下,必激励心志,更兼被媒体广为关注,众目之下,必保持形象。三十年时间,一代人长成,足以使村风易,人貌变。如果小岗村已经具备了搞好集体经济最关键的条件,何妨重走集体路?若果如此,则迷糊的不是小岗村,迷糊的是党研究员。

给我的感觉,小岗村人始终很有个性。三十年前,宁可打花鼓,不顾集体田,十八红手印,敢为天下先。三十年后,取经南街村,不为盛名误,再出惊人举,重走回头路。说实话,我未必赞成有个性者的所作所为,但对这些人从不反感,而且喜欢,对也好,错也罢,率性而为才是真。之所以喜欢,是因为本人自认为也颇具个性,正所谓同病相怜。有机会,真想到小岗和南街这些有个性的村子,走一走,看一看。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上一篇: 狗狗拉肚子了怎么办-我的狗狗拉肚子了该怎么办?一直睡觉 下一篇: 去黑头最有效的产品-和草莓鼻说bye 真正有效的去黑头产品推荐

优秀文章